(www.xszyku.com)小说资源库简介:一个专业的小说资源网站。让你充分享受阅读的乐趣。热门小说推荐【玄幻、仙侠、系统、无敌、重生、异界、修真、校园、都市、总裁、豪门、历史、军事】海量精品小说携手掌阅。

职场传奇陈远李莲小说免费阅读、小说最新更新至第1543章

职场传奇陈远李莲小说免费阅读、小说最新更新至第1543章

职场传奇

告别书荒:[长篇小说]

小说人物: 陈远,李莲

最新资源:在线更新至 第 1543 章

作品推荐:★★★★★★★★★★

小说职场传奇简介:
被上司打压,却不停升职,看我如何纵横世界。

免费小说阅读

0 第1章 误会
“为什么家门打不开?”

出差多天的陈远提前回家了,他想给妻子一个惊喜。

此刻却没有办法打开家门,他微微皱眉,门被人从里面反锁了?

陈远心中奇怪,之前和妻子通过电话,她说今晚才到家,可她居然提前回家了?

敲了好一会儿门,门才从里面开了,妻子李莲看到丈夫回家,眼中闪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慌乱。

捋了捋额前的几根发丝,李莲脸上露出惊喜的神情:“老公,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明天到家吗?”

陈远的妻子李莲今年26,比陈远小3岁,貌美如花,肤白肌嫩,身材苗条,是广电系统一枝花,甚至电视台美女播音主持苏妍都在李莲面前甘拜下风。

这个漂亮的女人,眼界也很高,陈远和她结婚这么长时间以来,往往都对自己不冷不热的,今天怎么回事?居然这么热情的主动迎接自己,还一副很关心自己的样子。

太反常了,陈远心中升起不好的感觉,浓浓的疑惑让他立刻走向卧室。

一进到卧室,仔细嗅了嗅,空气中怎么还有淡淡的香烟味道?

这股烟味儿如同引爆愤怒的火焰,陈远不顾妻子的阻拦,开始疯狂地在屋子里寻找着什么,恰巧,又看到了卫生间地面的烟头。

“怎么回事?家里来过什么人?你不是晚上才回家的吗?”

陈远眼睛血红,双手抓着李莲的肩膀用力摇晃着。李莲被吓坏了,生怕他愤怒下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情。

“你听我解释!”李莲拉着他的手,一边继续说着:“我昨天接到领导通知,临时有事提前回来了。”

陈远半信半疑,可反锁和烟头呢?这又怎么解释?

见自己老公指向烟头,李莲委屈的解释起来:“我一个人在家害怕才锁门的嘛!家里马桶坏了,那烟头是上来修马桶的师傅留下的!”

李莲一边抽泣着,一边一副气呼呼的样子:“回头我一定去投诉他,维修师傅居然在户主家里随便抽烟。”

陈远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疑惑地盯着自己的妻子。

被陈远盯得混身不自在的李莲急忙掏出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嘟!对面电话响了,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

“喂?”

李莲连忙开口:“师傅啊!是我,之前我家马桶坏了您不是上门来修理了吗?”

“哦!是李女士吧?”

“对对对,是这样……”

见妻子找了个人证明自己的清白,陈远的怒火渐渐平息了,讪讪的挠了挠头,觉得这样怀疑自己的妻子确实不太对。

“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嘛?”

陈远向自己妻子主动道歉,正打算拿出小礼物再哄一哄妻子,突然间,砰砰砰,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陈远疑惑,这个时候谁来敲门?

打开门,陈远愣了下,门口站着三个陌生人,一女两男,三人都是一副严肃表情。为首的女人齐耳短发,皮肤白皙,一身黑色套裙,半高跟鞋,看起来37、8岁的样子,身材绰约,仪态雍容,带着成熟女人的风韵,只是神情非常冷淡。

“你是江州日报社办公室主任陈远吧?”女人声音不大,但锐利的眼神气势逼人。见陈远点头,女人掏出证件,不容置疑道:“内部检查!陈远,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陈远顿时眼皮狂跳,天啊,他们怎么找上自己了?

李莲连忙询问:“我老公犯了什么事情?”

女人没有回答李莲的问题,反而看向陈远:“什么事自己清楚!现在,请吧?”

看这架势,陈远知道此刻多说无益,轻轻拍了拍李莲的手,便要跟对方离开。

走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卧室,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劲,可具体是什么,一时间又想不起来。只是一个念头闪过,陈远不再多想。

上了一辆黑色轿车,女人坐在副驾驶,两个年轻男子一左一右把陈远控制在后座中间。

黑色轿车开出小区,不知开往何处,车上的气氛安静又压抑。陈远此时心中忐忑,明天自己还有一个重要的面试,希望别被耽误了。

几天前,陈远参加了江州市组织的一个考试,是报社副总编的笔试,他则在三百多名考生中夺得魁首。

而第二名是报社记者部主任王欣然,仅比自己少了半分之差,所以这场角逐会在他们之间展开。

自己和那个女人这次报考分别是报社一把手李长青和总编文方正在背后支持,他们自然都希望自己人能占据更高的位置。

这个关键时候,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情,不得不让他多想。

轿车停了下来,陈远被三人带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女人指着屋内的椅子,示意陈远坐过去。

陈远心中不安,但表面上表现的很淡定,他知道,这种地方,说错一句话都可能会带来难以弥补的后果。

陈远似乎想到了什么,浑身发寒,这个看起来冷冰冰的漂亮女人是纪委三室主任张丽,办案铁面无私,平日不苟言笑,加上常穿一身黑,不少圈子里的人都暗地叫她黑寡妇。

多少人都对她如避蛇蝎,没想到自己竟然被她请来喝茶了。

张丽突然换上一副温和的模样,对着陈远一笑,看起来比冷冰冰的模样看起来更美了,不过陈远却更紧张了,最危险的人,往往不是以可怕的面目出现的。

张丽开门见山道:“说一说李长青违纪违法的事情吧。”

陈远心中咯噔一下,不好,自己的靠山李长青,竟然出事了?!

李长青的出事,没有任何征兆,要知道,昨天回来之前,他还关心自己今天的面试,亲自打电话叮嘱。而最近他正忙着和另一位叫楚冬的人竞争上面的一个位子,可谁能想到,今天就出事了?!

“怎么?不想说吗?”面对张丽的逼视,陈远陷入回忆之中……

陈远想起前阵子自己随着李长青去吃饭,李长青临时有事中途离开了,留下自己继续应酬。结束后,纸厂老板要自己帮忙转交一套化妆品给李夫人,且要自己亲手交给李长青。

只是当时自己酒过微醺,没有太过留心。以至于后来随手放在家中,化妆品就被妻子李莲打开了。可当她打开后,夫妻二人都怔在原地了,两根黄澄澄的金条静静躺在盒中!

陈远当即吩咐李莲不要乱讲,连忙收好,第二天送到李长青的办公室去……

回忆许久,陈远也只知道这件事了,可是李长青对自己有知遇之恩,自然不好落井下石把这事说出来。

于是陈远做出积极配合的样子,开始谈自己跟着李长青被请吃请喝的小事,一口气说了一大堆。

张丽表情渐渐沉了下来:“你不老实啊,说些该说的!”

陈远装糊涂:“张主任,我都老实交代了,很诚恳啊。”

“是吗?你再好好想想,我有得是耐心。为了不必要的人,耽误了明天的面试可不值当啊。”

陈远心中没底,这个女人到底知道多少?不应该啊,那件事情,应该只有自己和妻子李莲知道,她怎么会蠢到乱说而毁了自己丈夫的前途。

等等?李莲?陈远越想越不对劲,甚至回想起自己被带走时的一幕,屋内的李莲好像急匆匆给谁打了个电话,当时自己慌乱没有留意到那些。

还有卫生间的马桶,此刻终于想明白当时为什么觉得不对劲了,为什么那里根本没有刚刚修理过的痕迹?!难不成那个维修电话是假的?顾不得其他,陈远恨不得现在就回去检查一下。

越想越愤怒,陈远甚至忘记自己身处的地方,霍的起身,张丽一惊,以为他有什么异动,而张丽身旁的男人立刻上前制服陈远。

陈远的思绪回到身处的环境,这才冷静下来,耳旁响起张丽冷冰冰的声音。

“你现在跑也来不及了,老实交代,我还能帮你求求情!”

0 第2章 疑云
陈远开玩笑似得露出一个笑容:“没什么,我刚刚突然想起,我家煤气好像没关,又仔细想了想,应该是关了。”

“哼!既然你执迷不悟,那我就陪你慢慢熬,看谁能熬过谁。”

张丽怒气冲冲的离开了,离开前,和身旁的人小声交代了几句。

不知过了多久,昏昏欲睡的陈远听到黑暗中有人猛拍桌子,大喝一声:“不许睡!”

而这一切,只是开始,不知经历了多少次这般周而复始的折磨,陈远感觉自己的精神就快要面临崩溃的边缘了。

“陈远,你可以走了!”

这个声音有点虚无缥缈的感觉,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一点。

“我可以走了?”看着眼前的张丽,陈远不太相信的样子。

“李长青已经都招了,和纸厂老板那边的口供也对上了,所以,你再这里耗下去,也没意义了。”

陈远似乎想起什么,飞快的向外跑去,经过张丽时,这个女人嘴角勾起冷笑:“忘记告诉你,已经是第二个夜晚了。”

咔嚓!仿佛一道惊雷在脑海中闪过,陈远知道,自己错过了面试,也错过了……

回到家中,妻子居然不在家?陈远疑惑地又把家里检查了一遍,可惜没有发现什么蛛丝马迹,他太累太困了,懒得再多想什么,倒头就睡下了。

第二天,当他来到报社办公楼时,发现不少同事都在背后对自己指指点点,甚至拉开距离,他明白,靠山没了,树倒猢狲散。

刚到办公室,陈远就被文方正一个电话叫过去了,如今的报社,没有李长青的制衡,文方正成为只手遮天的存在。

“文总!”

办公室内,文方正悠闲的品着茶,心情似乎极好,衣衫也整整齐齐的。

一旁沙发上,王欣然穿着白色连衣裙,优雅的坐在那里,看到自己,脸上似有一抹怜悯之色。

这个臭娘们儿,摆出一个胜利者的样子,给谁看?恶心!

王欣然是文方正一手提拔起来的,算他那一脉的人,如今坐上副总编位置,估计这死秃子心里也很开心吧。

“陈远来了啊,坐!”文方正转而看向陈远,装出一副惋惜的样子:“可惜了你笔试第一名啊!是这样的,因为这次事件,报社决定给你严重警告、降级处分,从目前的正科降为副科。而且需要对你的岗位进行调整,你将到生活基地担任副主任。”

生活基地在三江县的偏远大山里,主要项目是养猪种菜。李长青一倒,这死秃子就等不及把自己“发配边疆”往死里整了?

而王欣然一脸平静,显然早就知道这个决定了,难怪这臭娘们儿装作一副怜悯的恶心样子。

“文总打击报复的手段真巧妙,一切打着报社的名义,你无耻的样子我都有点佩服了。”陈远冷笑道。

“你说什么?小子!这都是报社领导们决意的决定,又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祝你出门被车撞死,你个死秃子!”

文方正大怒,这小子,怕是要破罐子破摔了,挥手大吼:“滚!立刻滚!”

当天下午,陈远便乘大客车去往生活基地了。

路上接到了楚冬的电话。

陈远和楚冬私人关系不错,因为楚冬是自己和李莲的媒人,不过这事很秘密,包括李长青都不知道。

楚冬在电话里宽慰陈远:“家里的事情你别担心,我会帮你照顾下的。”

陈远总觉得,这话听着那么别扭,可此时心情低落,也没多想。

到生活基地找基地主任司常遇报道完,就开始干各种脏话累活,忙碌了一天,回到宿舍已经是夜里十一点了,这才接到了李莲打来的电话。

“陈远,出了这么大的事,你为什么不和我说一下?要不是冬哥和我说我都不知道!李长青出事是早晚的事,你为什么不配合纪委调查?你真是犯贱,自讨苦吃!”李莲上来就质问。

陈远本就心情不好,当时就火了:“和你说?你一天天都不着家,昨天晚上我回家,你人呢?”

陈远气急,骂完直接挂了电话,而对方也没再打过来。

陈远洗漱后躺在床上仔细想想,疑点颇多,虽然楚冬说对李长青出事感到震惊,但细细琢磨他当时的语气,似乎并不意外。还有,李莲电话里说李长青出事是早晚的事,听那口气,似乎她早已料到李长青会出事。之前,自己一直觉得是文方正和王欣然捣鬼,可现在他有了新的怀疑。

楚冬和李长青竞争上面的同一个位子,确实有动机。而更让陈远不舒服的是,楚冬私底下都称自己妻子莲子,李莲也称他冬哥,陈远越想越烦躁。

一直为这些事烦了两周,之后陈远回江州到兽医站去买猪瘟疫苗,到兽医站一问,疫苗要明天才有货了,于是他决定先回家住一晚,明天再来。

此时是下午四点半,陈远进了小区走到楼下,下意识抬头看了下三楼自家的窗户。这一看,略微一愣,卧室窗帘紧闭!

这个时间窗帘拉这么紧干嘛?李莲在家的时候,白天通常是不拉窗帘的,难道李莲没上班在家睡觉的?还是……

陈远心里突然涌出不好的感觉,快步上楼走到家门前,掏出钥匙轻轻打开门。

家里很静,卧室的门关着,陈远悄悄走到卧室门口侧耳倾听。

里面没有动静。

陈远握住门把手,无声推开卧室门。

没人,床上收拾地很干净。

陈远松了口气,看来是李莲午睡时拉的窗帘,走时忘记拉开,自己刚才想多了。

陈远嗅嗅鼻子刚要出去,突然闻到一股香烟的气味,心一紧,尼玛,自己不在家,卧室里怎么会有烟味?

陈远突然想到了什么,走到门口打开鞋柜,一看自己的拖鞋,心里咯噔一下,自己的拖鞋平时都是习惯头往里放,而现在是头向外。

陈远瞬时明白,李莲极有可能带人回家了,而且这人穿了自己的拖鞋!

想起李莲平时对自己的不冷不热,陈远怒火喷涌,这臭女人极有可能背叛了自己!

这人是谁?什么样的人会如此大胆?

气疯了的陈远此时无法知晓。

显然,李莲刚离开,甚至忘记拉开窗帘了。

陈远坐在客厅沙发上抽了半天烟,逐渐冷静下来,想了一会,去卧室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

刚要出卧室,又看着床头上挂的大幅结婚照。

看着照片上幸福洋溢的自己,看着美若天仙的李莲,想到那对狗男女在结婚照下的情景,陈远心里涌起巨大的酸楚和耻辱,一跺脚愤然离去。

这个家,没有什么值得自己留恋的东西了。

陈远在外面找了家经济酒店住下,躺在床上一个劲抽烟,琢磨着下午的发现,显然,如果李莲把男人带回家,一定不是第一次,甚至很久了,只是不知是和自己婚后,还是婚前。

想到婚前,陈远心里涌出无比的愤怒和羞辱。

不觉天色渐晚,陈远感觉肚子咕咕叫,去了酒店楼下的夜市排档,要了菜和二锅头,独自喝起来。

借酒浇愁愁更愁,越喝心情越糟糕。

几瓶二锅头下了肚,不知不觉已是午夜,陈远昏沉沉结账离开,不想回酒店,沿着马路漫无目的往前走。

恍惚着溜达到了报社门前,陈远看看办公大楼,此时大楼的灯大多熄了,只有值夜班的几个窗口还亮着灯。

陈远下意识往里走,直接进电梯上楼,走到自己昔日的办公室门前,门关着,灯黑着,自己的钥匙已经上交,进不去了。

陈远叹了口气,转头看到旁边一间办公室亮着灯,门口挂着副总编辑的牌子。

整个楼道只有这一间亮着灯。

看看时间,已经快凌晨1点了,一般报社的稿子12点左右就传完了,怎么这会值班副总编还没下班?

陈远看看房间的位置,这是王欣然的办公室,可是这么晚了,这娘们不回家在干嘛?难道太晚了不方便,要在办公室住下?

陈远缓缓走过去,门虚掩着没关死。

还没来得及往里看,就听到里面传来惊吓的声音。

陈远心里一动,靠,王欣然在办公室干什么?

陈远的手忍不住握住了门把手,缓缓扭动……

0 第3章 惊吓
陈远刚要闯进去,随即看到王欣然电脑屏幕上的东西,立马觉得困惑,王欣然有老公,怎么会在办公室看这种东西呢?

他突然心里一动,摸出手机,打开相机,尼玛,拍几张留念,搞不好以后用得上。

“咔嚓——咔嚓——”陈远按住快门猛拍。

闪光灯突然亮了起来。

“啊——”王欣然被闪光灯刺到了眼睛,大吃一惊,做梦也想不到这时候会有人在门口偷拍。

王欣然慌乱关闭了网页冲向门口,然而,就在她起身那一刻,网页又自动弹了出来。

尼玛,原来她不是故意打开这种网站的,只是不小心弹出来的!

陈远暗暗晦气,偷拍不成还被发现,只能撒腿就跑。

没跑几步,王欣然开门出来了,一看那背影,靠,这不是在大山里养猪的陈远吗,这混蛋竟然深更半夜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偷拍自己。

“混蛋,陈远,你给我站住——”王欣然大叫。

陈远头也不回,跑得飞快,一口气跑回酒店,惴惴不安洗了个澡,想着王欣然告诉宁冯正这事的后果,躺在床上一夜没睡着,甚至担心很快就有人敲门。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陈远去兽医站买了疫苗,一刻也不耽误,回了大山里的生活基地。

在大山里惶恐不安呆了两天,没有任何动静,陈远渐渐安稳下来,应该没事了。

这天,陈远正在猪场忙乎,一辆黑色大奔开过来停下。

陈远停下手头的活,抬头看着大奔,尼玛,哪里来的大款,来这里干什么?

后车门打开,一位白衣妙龄女郎款款走出,面容俊俏,波浪卷头发,身材有致,大长腿,高跟鞋。

陈远看清女郎的面貌,心里咯噔一下,方真真,她不是在美国吗,怎么突然出现在这里?

方真真是陈远在江州大学中文系的同学,不光人长得漂亮,家里还很有钱,是江州首富正泰集团董事长方正泰的独生女。方正泰一直把方真真当做掌上明珠,格外疼爱。

方真真对陈远有好感,因为陈远曾经碰巧救下过被混混纠缠的她。

陈远明白方真真的心思,但她是江州首富的掌上千金,自己是出身农村的贫寒子弟,极度的自卑还是让他退却了。

此刻见到离别8年的方真真,陈远心里涌出一阵激动,随即又黯然神伤,自己混的如此落魄,有何颜面面对老同学呢。

陈远的心情突然十分平静,从猪圈里爬出来,走到方真真面前微微一笑,突然注意到方真真胳膊上的孝袖,一愣,松手一指:“真真,这是……”

方真真的眼泪流出来,从小包里拿出纸巾边擦眼边嘶声道:“我爸爸前不久遭遇车祸走了,我紧急回国处理后事……”

“怎么会这样?”陈远吃了一惊,喃喃道。

方真真悲戚无语,处理完爸爸的后事,她脑子里充满疑问,感觉爸爸突然遭遇的车祸很很蹊跷。

此时,方真真和陈远都不会想到,方正泰的车祸,会引发出江州官场的地动山摇!

方真真沉默片刻:“陈远,我今天来这里,不只是看你,爸爸走后我接管了集团,想让你到正泰集团担任董事长助理兼办公室主任,做我的助手。”

陈远睁大眼,要知道正泰集团的董事长助理,那可是年薪百万的待遇。

但不知为何,陈远却又有一种空落感,自己在圈子里奋斗了8年,难道就要这么离开?心甘吗?

陈远叹了口气:“真真,对不起,我不想就这么狼狈离开自己奋斗了8年的官场。”

方真真的眼神暗淡下来,不语。

陈远也沉默了。

二人沉默许久,随后方真真道了别,上了大奔。

陈远此时不知道,方真真的突然出现,对自己的今后意味着什么。

又是半个月过去。

这段时间,陈远一直没出山,李莲给自己打过一个电话,却是提出离婚的。

陈远当即痛快答应了,说过几天回去就办手续,自己现在对李莲已经没有了任何感情,这样的婚姻再拖下去也没有意思。

听陈远答应地如此痛快,李莲怔了下,似乎有点意外,却也没说什么,随即挂了电话。

这天上午,陈远正在烈日下和几个工人喂猪,司常遇气喘吁吁跑过来:“陈主任,陈主任……”

陈远看着司常遇:“司主任,有事?”

“王总来了,让你过去。”

陈远一愣,王欣然来这里找自己干嘛?算账的?

“王总好。”陈远硬着头皮打招呼。

王欣然冷声道:“陈远,换身干净衣服,收拾行李跟我走。”

陈远一愣,王欣然这话是什么意思?

司常遇也愣了,呆呆看着王欣然。

“司主任,部里和报社有新的人事变动,通知随后会下发到这里,很快你就明白了。”

看得出王欣然不想和他们多说什么,接着就出去了,上车等着陈远。

陈远换了身干净衣服,收拾好行李上了车,然后车子离开了生活基地。

陈远坐在副驾驶位置,看看开车的驾驶员小伙,又回头看着王欣然,王欣然正狠狠瞪着自己。

这眼神让陈远打了个寒战,深呼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笑了下:“王总……”

“陈远,从现在开始,不许叫我王总。”王欣然打断陈远的话。

“啊?不叫你王总那叫什么?还是王主任?难道你也挨处分降职了?”陈远心里一喜。

王欣然横眉一竖:“放屁,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倒霉。”

“那……”

看陈远吃惊的样子,王欣然得意一笑,随即又板起脸:“陈远,没想到吧,我这副总编的位子还没坐热,就调到部里了,现在是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兼着办公室主任,分管行政和新闻宣传……”

陈远一震,尼玛,这不合逻辑啊,王欣然刚当上副总编,怎么眨眼就成副部长了,虽然是平级,但副部长可是部里领导,宣传部可是报社的主管单位,王欣然交了什么狗屎运?

还有,部办公室主任是何丰宇,既然王欣然兼办公室主任,那何丰宇自然另有他用。

何丰宇是唐俊文的心腹,说不定提拔了。

“王总,哦不,王部长,你带我出山是要干嘛?我要去哪里?”陈远结结巴巴道。

“陈远,你的职务变动了,不在报社了,到部里担任办公室副主任。”王欣然说完神情有些沮丧,不由叹了口气,虽然自己心里一万个不情愿,但这是新部长的指示,只能服从啊。

“什么?”陈远惊呆了,我靠,自己正在山里喂猪,怎么突然就成部办公室副主任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0 第4章 交了狗屎运
陈远在山里消息闭塞,不知道江州宣传系统最近发生了一系列人事变动:

唐俊文调任市委组织部部长,楚冬如愿以偿当上了宣传部常务副部长,不再担任广电局局长。

随后,省委宣传部新闻处处长徐杰恒空降江州,担任市委常委、宣传部长。

徐杰恒到任后,第一件事就是调整人事。

刚担任副总编的王欣然平调到部里任副部长兼办公室主任,分管行政和新闻等业务。

原办公室主任何丰宇到理论科任科长,理论科归王欣然分管。

同时,徐杰恒一道指示:调陈远到部办公室任副主任。

这一人事变动让众人大跌眼镜。

王欣然刚晋升副总编就调任副部长,虽然是平级,但副部长的位置显然比副总编重要的多。

特别是陈远,刚挨了处分降职为副科,正在大山里养猪呢,怎么突然一步成为部办公室副主任了,虽然没提拔,但却是不折不扣的重用。

众人私下议论纷纷,唐俊文心里很不快,自己是宣传部前部长,刚离开,继任者就把自己的亲信何丰宇换掉了,看来这位省里来的新部长没把自己这位老部长放在眼里。

陈远此时一切都蒙在鼓励,稀里糊涂跟王欣然回了江州,直接去了部里。

下车后,王欣然带陈远去了部长办公室。

徐杰恒是一个40多岁的中年男子,个头中等,平头,面色沉稳,此时正坐在办公桌看报纸。

见到徐杰恒,陈远一愣,这不是省委宣传部新闻处的徐处长吗,怎么坐在部长办公室?

随即明白过来,唐俊文走了,徐杰恒空降江州提拔成新部长了。

徐杰恒在担任省委宣传部新闻处长之前,任省出版局新闻报刊处处长,曾经来报社做过一次客,是李长青请来的,为的是请他帮忙到出版署弄晚报刊号的事。

当时作陪的是李长青和报社班子成员,自己连和他握手一桌吃饭的机会都没有,只是在幕后安排饭局、住宿等事项。

陈远只见过徐杰恒这一面,自己认识他,他却不会认识自己。

王欣然恭敬地看着徐杰恒:“徐部长,陈远来了。”

徐杰恒放下报纸,缓缓抬起头,用审视的目光看着陈远。

这小伙高高的个头,身材挺拔,虽然气色看起来有些憔悴,但还是掩不住眉宇间的那份英俊和阳光。

面对新部长威严的目光,陈远一时有些局促,忙打招呼:“徐部长好。”

徐杰恒注视了陈远有几秒钟,一直没说话。

这几秒对陈远来说很煎熬,不由更局促了。

“你就是陈远?”徐杰恒开口了。

这话一出口,王欣然一愣,陈远认识徐部长,徐部长却不认识陈远,怎么和之前听到的不一样?

陈远忙点头:“对,我是陈远。”

徐杰恒瞥了一眼王欣然,暗暗一笑,接着哈哈大笑起来:“臭小子,我当然知道你是陈远,陈远,我们可是老熟人,一起吃过好几次饭了。”

陈远一怔,我靠,自己什么时候和徐部长是老熟人了?一次饭都没吃过,哪里来的几次?徐部长这么说是啥意思?

陈远懵懵地看着徐杰恒,徐杰恒继续笑着,脸上的神情有些莫测。

陈远看看王欣然疑问的眼神,突然意识到,徐杰恒这么说,一定和王欣然在旁边有关系,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自己此刻必须配合好徐杰恒。

陈远立刻笑起来:“是啊是啊,我们一起吃过几次饭,我还敬过徐部长好几次酒呢,您酒量可真大。”

徐杰恒暗暗点头,嗯,这小子思维敏捷,领会自己的意图很快,看来那人的推荐有点道理。

王欣然眨眨眼,原来徐部长刚才是在开玩笑,原来他们以前真的熟悉,怪不得陈远突然来了好运。

徐杰恒接着道:“小陈,根据部里工作需要,经部长办公会研究,决定调你任部办公室副主任,你原来在报社是正科级的办公室主任,现在担任这个副科的职位,不觉得委屈吗?个人有什么想法?”

陈远明白,部长办公会只是个幌子,这其实就是徐杰恒的意思,徐杰恒对自己根本不熟,怎么想到把自己调来做办公室副主任呢?

这到底怎么回事?!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JD淘宝福利卷(www.jdtbflj.com)简介:一个专业的(京东)JD淘宝福利网站。JD淘宝粉丝福利购物官网入口,全网JD淘宝优惠券免费领取,下单直接抵扣,在线福利超实惠。每天更新JD淘宝优惠券,天猫优惠券及商品,让您享受粉丝福利购物优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