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再世倾城、嫡女:再世倾城小说凤倾雪

嫡女:再世倾城

嫡女:再世倾城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嫡女:再世倾城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凤倾雪

更新内容:嫡女:再世倾城最新更新至第 154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嫡女:再世倾城小说简介:“凤凰重生,蛟龙在世,魔兽重现,大陆重分。”沧桑的声音响起,来自远方。

告别书荒、精品小说轻松找、小说无广告阅读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热门小说站点免费阅读

第一章 倾城二世
凤羽国

“凤凰重生,蛟龙在世,魔兽重现,大陆重分。”沧桑的声音响起,来自远方。

丞相府————

“小姐,你醒醒啊,水清来了啊,小姐,呜呜。”耳边是阵阵呜呜声响起,地上的人不悦的皱皱眉头,好吵。

想要睁开眼睛,但是脑子一阵疼痛。仿佛有一些画面在回放。

“凤倾城,你个贱人。从小就没娘的孩子!”一个长相漂亮,略显稚嫩的丫头,身着水蓝色的衣衫,让人喜爱无比。只是,说出的话却是令人叹为观止。

“来人啊,给我打,打死了我兜着。”那个小姐麽样的丫头狠狠地吩咐。

“是,二小姐。”几个奴才纷纷上前,对着凤倾城一阵拳打脚踢。看来对于这样的事已经得心应手了。

“妹妹,求求你放过我,求求你。。”那女子被四个奴才打的倒在地上,哭着求饶。

“求我?凤倾城,你真是丢爹爹的人,哭!就知道哭!”凤倾雪再次吩咐,完全不顾地上的人的呼求。

“妹妹,姐姐错了,姐姐不嫁了,求你,放过我。”地上的女子一边躲闪着一边虚弱的说着,衣服已经有些破烂,身上紫一片黑一片,衣服外印着丝丝血迹。抬起那张小脸,脸上也有一道浅浅红色的痕迹,嘴里吐出一口鲜血。

“打,给我打!”凤倾雪掐着腰,眼睛看着倒地的凤倾城,没有一丝同情。

“狠狠的打!”

是死了么?倾城渐渐的感觉不到疼痛,弥天的恨意出现,昏死过去,失去知觉。

“小姐!二小姐,你放过大小姐吧。”门外,一个丫鬟听到消息匆匆跑来,小姐,你一定要撑住啊。

“哼,你一个丫鬟有什么资格命令我。”倾雪不削的看着丫鬟水清,哼,凤倾城讨厌,她的丫鬟也是一样讨厌!

水清飞快的跑到倾城身边,护住已经昏倒的倾城,几个奴婢奴才看着凤倾城昏过去,已经害怕了,纷纷停手,看着二小姐凤倾雪。

“去,看看她死了没有。”凤倾雪的贴身丫鬟走上前,手放在凤倾城绝美的脸上,没有呼吸?脸色一下煞白,“小、小姐,没有呼吸了。”

凤倾雪不信,怎么可能这么容易死掉?提起裙摆凑上来,手缓缓放在倾城鼻前,手一抖、、、死、死了?

虽然她有想过让倾城死掉,但是就这样死在她面前,还是受到了打击,不过一瞬间,脸上的狠意还有惧意消失,哼,凤倾城,你咎由自取!

拍拍身上不存在的脏东西,吩咐着:“你们都听着,就说凤倾城勾引别人不成,顾及脸面,自尽而死。我们走。”说完转身向门外走去。脸上的表情柔美无比,跟刚刚仿佛不是一个人,还真是会演戏。

死、死了?大小姐被他们打死了?刚刚出手的四个人纷纷低下了头,怎么办?即使她再不受宠,也是大小姐啊。脸上害怕无比,他们,害怕啊。脚步犹豫不定。

听到这句话,水清急了,不、不会的,小姐不会死的。

“小姐,你醒醒啊,水清来了,小姐不会死的。”声音带着哭腔,水清轻轻拍拍倾城苍白的脸,小姐,都怪水清,水清不该擅自离开你的。

“咳咳、、、”声音不大不小,院子里的人都惊了一下。全部看向凤倾城。

“咳咳。”仿佛是为了证实她们的想法,她又活过来了,所以,又咳了一声。

大小姐没有死?这一刻,刚刚动手的四个人,只感觉无比轻松,她没死就好。

额,头好疼啊。倾城迷茫的睁开双眼,受不了这么刺眼的阳光,又闭上,自己不是从楼上坠落了么?怎么除了头有点痛,身上有些疼之外,还活着?那么,暗亚呢?

“小姐?”水清惊喜的叫着,她就知道小姐福大命大,不会死的。

听到声音,倾城睁开那双好看的双眼,映入眼帘的就是水清那张哭花的小脸,一些记忆随之出现。

倾城在脑子里过滤一遍,凤羽国?丞相府?这里?是古代?

再次看向水清,一股记忆被翻开。凤倾城打小就跟水清一起长大,水清也只是比她大了五岁,两人情同姐妹,这个身体的主人经常受欺负,都是水清第一个冲上前保护凤倾城。两人都是懦弱的性格,所以不敢直言。

穿越了?到了这个时候倾城不得不相信,自己穿越了。而且还是一个历史没有记载的国度。呵,很好,凤倾城?样貌倾城?才情非凡?很好。既然我来了,以后我就是倾城,凤倾城,属于你的我会一一拿回来,欺负你的,我会让他们后悔莫及!

点点头语气平和的说道:“水清,我没事。”之前的记忆,让倾城知道,在这个凤羽国,这个丞相府,只有水清对自己好,之前倾城受欺负,水清第一个冲上前,倾城受了伤,她比倾城还要心疼,很多事,如果没有水清,倾城的生活只会更苦。

以自己冷漠的性格,也为她们俩的姐妹情动容,更为倾城心疼,既然自己决定了替倾城活下去,那么,这个水清,自己不能太过冷漠,至少,她是真心对倾城的。

眼神凌厉的看向凤倾雪,就是她让倾城死掉了么?呵,倾城,我就先拿她为你报仇。

缓缓站起身,水清也随着起身,她感觉小姐不一样了。但是她没有说话,只是站在凤倾城身边扶着,不管怎样,她都是水清的小姐。

凤倾城又活了?凤倾雪刚从震惊中走出,以至于没有发现倾城眼底的冰冷。贱人就是命贱,麻烦!自己又要动手了!

“贱人,你不是死了么?”凤倾雪语气不甚的说着。

凤倾城冷冷一笑,并不像之前那样求饶,饶有兴趣的说着:“哦?贱人骂谁?”语气玩味,但是泛着丝丝冰冷,贱人?找死!

凤倾雪想也不想的说着,“贱人骂你。”说完总感觉哪里不对。

倾城心底泛起一丝冷笑,凤倾雪,你那样对待倾城,我定让你生不如死。

“原来,庶女二小姐是贱人啊。”

倾城一句话,水清“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突然想到这样会害了小姐,连忙抱歉的看着倾城,身子微微上前。

倾城心里一暖,这是除了暗亚,第一个对我好的人,把水清拉到自己身后,虽然她感动,但是不会让她受平白无故的伤害,这些人,还伤不了自己。

远处,一道人影杵在墙头,好笑的看着这一切,有意思,这凤倾城怎么跟自己听闻的不同了?

其他人也想笑,但是都忍住了。他们怎么感觉现在的倾城大小姐比二小姐还可怕?

“什么?凤倾城!”凤倾雪气急了,庶女?就是这个称号,自己背了14年,凤倾城找死么?几步到了倾雪跟前,比倾城低了一些,扬起手掌,想要教训她。

倾城怎么会给她机会?只听“啪。”的一声,凤倾雪白皙的左脸上有了五个深深的五指印,这才是刚刚开始。

凤倾雪捂着脸,不敢相信的抬起头,凤倾城打我?她居然敢还手?看着凤倾城的眼神有着一丝惧意。她感觉凤倾城不一样了。

倾城仿佛看透了凤倾雪,冷冷的说:“打你?有何不可?”

第二章 南宫云
“打你?有何不可?”倾城冷冷的说。

好冷、凤倾雪只感觉这凤倾城现在的麽样像极了爹爹,不!怎么可能,她就是个只受欺负懦弱的凤倾城,不可能像爹爹的。

凤倾雪气急的喊着:“来人啊。青儿,让他们给我打!”凤倾城居然打她?这个时候,凤倾雪还没有看清状况,还不悔改的喊着。

“是,二小姐。”凤倾雪的贴身丫鬟青儿应了一声,她胆子不算小,刚刚以为凤倾城死了也没大声嚷嚷,由此可见。“你们几个,去,狠狠的打。”青儿狐假虎威的说着。

这。还要打么?几人走了一步,又停住,这可是刚刚醒过来啊,如果真的打死了。怎么办?

凤倾雪见几人不动,急了,娇喝着:“我娘亲说了今日凤倾城必死无疑,你们不上还等什么!”

几人一听,夫人吩咐的?那他们不照做就是他们死了。上吧。几人对视一眼,纷纷围住了凤倾城两人。

水清其实很怕,但是抖着身子还是要把倾城护在身后,倾城眼神动了动,这丫头真的对倾城很好,手微微用力,把水清推到了四人围的圈外,但是这几人居然还傻傻的以为这还是之前懦弱的倾城,一个个赤手空拳凶神恶煞的围着出了手。

不见倾城怎么动,手里凭空出现了一条血红色的长鞭,有着金边装饰,高贵,嗜血。与倾城本人相符,手使劲一甩,明明是照着一人,但是,鞭子突然分叉,再看四个奴才,全部倒地不起,胸口处呼呼冒血,明显说明着他们是被鞭子捅破心脏死亡。

哼,这个凤倾雪真够愚蠢!

若不是这幅身子太过虚弱,对付你们我根本不会用鞭子。刚刚她动了动神识,居然发现自己上一世的血蛇也在,那是条灵蛇,可幻化武器,这也是之前倾城稳稳黑市第一的能力之一。

“啊。”一声尖叫,倾城不悦的看着凤倾雪,那声音就是她发出来的。

“杀,杀人了。。”青儿也是想要往外跑,凤倾雪她这次真的好怕啊,这四个大男人,居然被凤倾城杀死了?虽然不敢相信,但是确实发生了,她好怕啊。

“青儿,我,我们,走,快走。”声音带着哭腔,她不要再这里了,这个凤倾城明明死了又活过来了,而且还这么厉害,不要,她不会武功,再待下去会死的。

青儿哆嗦着扶着凤倾雪,凤倾雪捂着左脸,两人哭着离开。

倾城并没有阻拦。待两人走后,看着水清,眼底闪过一丝满意,很好,这丫头居然没有吓得跑掉。“水清,你可怕?”倾城声音尽量平和的问着。如果她怕,她会考虑过一阵给他盘缠让她自行离开,胆子小的人,她的身边留不得。

水清紧咬下唇,她心底真的怕得要死,但是一想到小姐是为了保护自己,而且小姐不会害自己,所以虽然浑身颤抖,但是她不走,她要呆在小姐身边“我,不怕。”水清声音有些颤抖,但还是掷地有声的说出了这三个字。

“嗯,很好,以后呆在我身边,就不许有怕这个字,你先回房,收拾一下。顺便给我拿件外衣。”倾城说着。

水清拒绝“不要,小姐,我再也不离开小姐一步了。”虽然有些怕现在的小姐,浑身冒着寒气,眼神凌厉,但是她还是不要走。

倾城有些无奈的说:“回去,我不会有事。”语气带着不容置疑,水清看着倾城射来的眼神,应了一声“是。”走进了房间。

“既然来了,何必一直坐在墙上?”倾城站直身子,脱掉了破烂的衣服,这身体还真弱,看到水清拿出大红色的外衣,倾城很满意,很好,她们的爱好还挺相同,但是,倾城,你为何会如此懦弱?这样想着,抬头,眼神不悦的看着墙头那个同样红色衣袍的男人。

墙上有人?水清一愣,已经从刚刚的害怕中走出,但是她不敢多问,走进了房间。

额?被发现了?墙头的那人想着,但是他何曾怕过谁?轻飘飘的从墙上下来,一步步慢慢的走到倾城面前,撇气的说:“哟,小丫头,感应力不错嘛。”但是心底却不像表面那样平静,他隐藏气息居然还会被这丫头发现,这丫头的感知力该如何?真的跟传言不同了啊。

倾城冷冷的看着此人,语气不善的说“你是谁!”声音如冰窟,她搜寻这个身体主人的记忆,不记得有这号人物,所以,在分不清敌友的时候,对他,不会有好脸色。

南宫云一愣,这丫头,对那个女婢脸色也没这么冷啊,对刚刚她那个妹妹冷,那正常,对自己这么冷干嘛?自己何时得罪她了?语气带着一丝疑惑:“大小姐,我南宫云何时得罪你了么?”

南宫云?就是那个天下公子排名第一的男人?听说对人从来都是不冷不热,除亲密人,别人靠近不了三步之内?否则轻则伤重则亡的男人?之前有过一次,是一位公主进了他三步之内,碰到了衣袖,结果他挥挥手,就把人家的宝贝公主的手腕给折断的南宫云?

倾城一愣,这些记忆是一下子冒出来的,她有些无语,这男人是有洁癖么?

略微打量这人。长长的秀发随意束起,穿一件二色金百蝶穿花大红箭袖,束着五彩丝攒花结长穗宫绦,外罩石青起花八团倭锻排穗褂,登着黑色长靴,鬓若刀裁,眉如墨画,面如桃花,眼眸一动,让人看不清想法.虽怒时而若笑,视而有情,生得风流韵致。帅气逼人。

但是,越是帅的男人越难对付,所以,倾城防备的看着这人问:“你来做什么?”

任南宫云宣布身份,也没有他预想到的好脸色看,上前一步,笑笑说,“我么?当然是看戏。”殊不知,两人之间只剩下一步之遥。

倾城注意到了,微微一愣,难道传言是假的?两人距离之近早就超越极限,这男人,若不是我现在没了力气,定不饶恕,脸上不动声色,拒之千里的声音又响起:“这样?现在,戏没了,你可以走了。”说完,人欲要进入房间。

南宫云脸色不好的说:“女人,我何时让你这么不待见?”又上前一步,大手一用力抓住了倾城的手腕,他怒了,这女人三番两次的撵自己,这是从来没有发生过得事。

倾城被迫停住脚步,抬起另一只手,向南宫云后背劲部砍去,该死的男人,以为我好欺负是么?

南宫云好似猜到了,另一只手随意抬起,挡住了倾城的一招,倾城不服,抬起脚,向南宫云下档踢去。

南宫云一愣,随即脸色更臭,手抓住了倾城不安分的双腿,微微用力,把倾城抱起,俯下头,看着倾城,脸色黑黑地说:“女子还是温柔点的好。”说完,唇就压了下来,倾城张口,一口咬住了南宫云的唇,顿时鲜血盛开。

放开倾城,闪身离开她三步之外,该死,自己怎么会这么容易被她挑逗生气,而且还主动抱着了她,这不像自己的作为。抬头看向倾城。

三千青丝如锦缎般披落在肩头,一对柳眉弯似月牙,却偏在眉尖染上了淡淡的冷清;一双美眸漆黑得不见底,眼角微微向上挑,想来笑起来的时候必定宛如黑夜般魅惑;睫毛在眼帘下打出的阴影更是为整张脸增添的说不出道不明的神秘色彩;鼻梁挺拔且不失秀气,将姣好的面容分成两边,使脸庞格外富线条感;一张樱桃小嘴颜色红润,嘴角的一滴鲜血,仿若无声的诱惑。美好的五官被完美的脸部线条一直引到了尖尖的下颚。白皙的肌肤几近透明,胸前那特有的一种不知名的花朵还若隐若现。散发着女子与生俱来的体香,但这香的与其她女子不同,不知是什么味。一袭红色的曳地长裙,红衣妖媚,折纤腰以微步,呈皓腕于轻纱,目光中寒意逼人。吸引着自己的目光,但是立即回神,说道:“女人,我们会再见面的。”说完,人影消失。

倾城冷冷的看着南宫云离开的方向,狠狠的说:“期待下次见面!”敢碰我,下次见面,你等着!

南宫云身影如风,向茶楼施展轻功飞着,嘴角是一股笑意,他不得不承认,他不抵触碰那个女人,而且刚刚那个吻,他很回味。他听到了倾城咬牙切齿的声音,低低的笑着,中秋佳节,我们一定会再见!

南宫云走后,倾城抬脚走进屋子,她要好好修复这身子, 她可以短时间修复,那是她前世与生俱来的能力,她不可以再让这幅身体受欺负,同样,她要一一还回来。

想着在21世纪,自己小时候就有快速修复身体的能力,十五岁的时候,居然在21世纪遇到了灵宠,所以,她慢慢变强,成了第一。

“水清,我知道你疑惑,我真的死过一次了,阎王不收我,给了我复仇的机会,以后我的道路会很难走,如果你怕了,我会给你盘缠助你离开,如果留下,我会让你随我变强。”倾城走到水清面前说着,她没有说她不是之前的倾城了,不是不信她,是怕她接受不了,所以,她并没有全部说实话。

“小姐,水清知道,水清刚刚就知道了,小姐,水清发过誓再也不离开小姐了,即使是死,我也不离开。”水清眼神坚定的看着倾城说着。小姐现在很好,她更喜欢现在有些冷的小姐。

倾城点头,说道“水清,以后我会助你练武功,现在这两日,我需要安静,谁来都给我挡着,谁敢硬闯,直接让她滚。”想来,自己的威严已经够自己安静两日了。

水清点头,“是,小姐!”

第三章 激怒玉儿
为今之计,就是修复这不争的身体,真的是不适合自己使用呢,虽然自己是接受了穿越这个事实,但是,这身子,自己很不满意。

思绪微动,手掌不规则的转动,仔细一看,倾城胸前的那朵微露的花居然在发着暗红的光。倾城刚来时发现,这幅身体上居然也有彼岸花,比自己的弱了一些,但是,那麽样,自己再清楚不过。彼岸花,千年开花,花开花叶落,终不相见,是最神秘,但是又最邪气的花。

淡淡的气息慢慢被倾城吸到身体内,只见那裸露在外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在慢慢的变淡,还有脸上的红印,早就消失,脸上如玉的光彩,妖艳无比。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倾城修复着这身子,居然发现,这身体受过很重的内伤,被强行封印住,所以,虽然才学惊人,有过目不忘的本领,但是不曾接触武学,这也是倾城懦弱的原因么?

要不要打开?倾城陷入挣扎,外伤已经修复好了,肌肤如锦稠一般,白玉的胳膊裸露在外,倾城身上独有的清香,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又是半个时辰,解,若不解,自己的功力也只能事半功倍,发挥的能力最高只能有六成,那样,太弱。她还记得自己刚来时被欺负的时候,虽然吻一下对带有21世纪记忆的倾城没什么大不了,但是,那是在告诉自己弱者必被欺,为了倾城我也必须解开。

下定决心,倾城手对准丹田,微微用力,气流全部注入丹田,刚开始,倾城头上就开始直冒冷汗,好疼啊。刚触及那封印的边缘,就让倾城有些承受不住,紧咬牙关,本来红润的小脸顿时苍白无比,让人心疼不已。身体倒在床上,蜷缩在一起,“额。”忍不住,倾城发出声响,接着就是再次咬紧下唇,下唇被咬的血肉模糊,但是倾城浑然不知,只是一个劲去破那道防线,真的很疼,疼入骨髓,印在灵魂。

两个时辰后,丹田内的小人微微动了动,倾城吐出一口黑紫色的血液,微微一笑,她真的没力气了,随后陷入昏迷。

第二天一早,门外,水清起来守着,小姐已经呆在房间一天两夜了,这之间没有进食,她很担心啊,在门口来回走动,怎么办啊。

“凤倾城!”一道声音响起,水清一个哆嗦,夫、夫人。夫人一定是来为二小姐报仇的,怎么办啊?突然想到倾城说的,不管是谁,硬闯就让他们滚,稳稳心神,不能给小姐添乱!

利索的跑到院子门口,其实这座院子不大,只是有三间房间而已,倾城一间,水清一间,还有一间是小厨房。所以水清三两步就到了门口,面部改色的说:“二夫人,小姐说了谁也不见,还请您回去吧。”

二夫人玉儿听了,更加生气,哼,这死丫头没死脾气也大了?

前两日自己的宝贝女儿捂着肿胀的左脸哭着到了自己的别院,让自己心疼不已,听到女儿描述,这凤倾城没了呼吸又醒了过来,结果就仿佛会了武功,一招杀死了四个男子,自己听到了也是一惊,这丫头虽然生来就有惊人的武功天赋,但是不是被自己找人封印了么?怎么会武功?她决定看着这死丫头会怎样做,结果等了两日,也没个动静,她坐不住就过来了,结果被挡在门外?哼,以为自己真的有本事了?哼。

“怎么?现在这死丫头这么没规矩了么?知道本夫人来了也不行礼?”语气不善的说,她倒要看看这丫头该有多厉害。

“这,夫人,论地位,小姐是嫡女,你只是个妾室,恐怕行礼也是你向小姐行礼吧。”水清说着,现在她不怕了,既然小姐说了,跟着她随时可能会出事,那么,水清还有什么好怕的?

这句话,刺痛了玉儿的心,她也记得,自己虽然私底下非让别人喊自己二夫人,但是,到头来自己还是侍妾,否则,她也不用忌讳,凤倾城也活不了这么久。“你!你个贱丫头,找死么?来人啊,给我把这个以上犯下的丫头掌嘴。”

虽然她是侍妾,但是老爷也把家权交给自己了大半啊,只是那个夫人的称号迟迟死咬不放,那些别的侍妾她也不得不防,这丫头居然敢说这些!

“玉儿夫人,水清是实话实说。”说完倔强的看向一方,但是心里却发毛,小姐,水清撑不了多久啊。

这玉儿被水清一气,忘记了凤倾城,不得不说,水清的头脑聪明,但是,自己却遭了秧。小姐,水清会帮你到底的。

两人架着水清,水清奋力抵抗,但是她手无缚鸡之力,那些抵抗,对于两个壮实的奴才来说根本没用,从玉儿身边走出一个麽嚒,“夫人,莫生气,我去收拾这丫头。”

那一脸皱纹,让水清皱眉,不行,不能再软弱,拖小姐的后退,说着:“玉儿夫人,你这样做,是在掩饰什么么?”她在延缓时间,只希望小姐可以出来,她相信现在的小姐会对付玉儿夫人的。

“死丫头,李麽嚒给我掌嘴。”玉儿气踹吁吁的说着,她真的生气了,没想到现在这两个丫头倒还真牙尖嘴利啊!

“啪。” “啪、啪、”一连几声,水清的脸已经肿了起来,玉儿哼了一声,敢欺负雪儿我让你们也活不长!

水清忍住眼泪,小姐,水清在努力,不会丢面子。

麽嚒还要动手,她的手有些疼了,由此可见她用了多大力。门吱嘎一声被打开,一袭红衣的倾城,头发用红色丝带随意扎成一个马尾辫,脸色有些苍白,是虚弱过度没有全好的后果,入眼的就是水清红肿的脸庞,还有那楚楚可怜的眼神,倾城一下怒了!

“你!找死!”身影一动,一瞬间到了水清面前,冷冷的看着这个麽嚒:“打够了么?”声音冰冷无比,敢欺负我在乎的人!找死!

李麽嚒被吓了一跳,她是怎么到这里的?声音颤抖的说:“大、大小姐。”她记得二小姐给夫人描述的时候,本来不信,现在她信了,她好怕啊。

“啪啪啪啪。”倾城一连甩了十来个巴掌,最后一个,用了现在身体的五分力,把麽嚒一把甩倒在地,拉起水清,抹上药膏,红肿的脸庞有所好转,其实这药膏就是普通的药膏,但是只是多了一样倾城的血,所以,便成了灵药。

又看向那两个男子,倾城说着:“自己滚,还是死!”两个男子连忙连滚带爬的走出院子,连玉儿夫人都忘了带。

“水清,还好么?”倾城转身问着。

“小姐,水清没事,小姐的身体?好了么?”水清站起身,不顾自己脸上的伤,问着倾城怎么样。

倾城心里一暖,这丫头,自己怎能不在乎?处处为自己着想,微微一笑:“好了,我替你报仇!”

不待水清说话,嗜血的眼神看着玉儿,玩味的说:“玉儿夫人?行礼?”

玉儿扶起李么么,这是自己的奶娘,从小就跟着自己,看着她被打,眼神狠狠得看着倾城:“凤倾城!你这是做什么?”介于刚刚倾城的速度,她只敢喊着,不敢再动手。

倾城看着这个所谓的二娘,心底冷笑,“呵,你算什么东西?我行礼?要么现在滚!要么你也死!自己选。”倾城不想浪费时间,她要赶快破解封印,否则她始终不安心。

玉儿狠狠地看着倾城,倾城身上散发的冷意,让玉儿感到了惧怕无比,想到之前女儿说的,看来都是真的,腿微微颤抖,但是大家闺秀的理则告诉她她不能倒下,李么么扶着玉儿,小声说:“夫,夫人,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我们去告诉丞相。”看着倾城的眼神闪烁,她想快点离开。

“凤倾城!你给我等着!我告诉老爷去!”说完,两人搀扶着一瘸一拐的离去,倾城冷笑,我想到了更好的主意,你们接招吧。

两人惊魂未定的到了主院,玉儿让李么么下去上药,那血淋淋的麽样,让她感到恶心,想着,这凤倾城真的不一样了,但是自己不能暴漏武功,否则。转念一想,一定要在老爷那好好说了去!凤倾城!你给我等着,雪儿,娘亲会为你报仇的。

不得不说,贱人就是这样,刚刚怕的要死,现在又一肚子坏水!凤倾城从主园离开,冷冷一笑,丞相么?我倒要看看,这个父亲到底为什么对倾城不管不顾!倾城,你放心,好戏,开始了。

第四章 丞相爹爹
又过一日,倾城水清两人在自己那破旧的院子内一个坐在椅子上,一个在忙碌着什么。

“太慢。”倾城抿了一口茶水放下茶杯,朱唇吐出两个字。

再看水清,手里拿剑,那把剑的手柄呈血红色,有着金丝花边,与那天的血鞭大同小异,没错,这是血蛇的化身,倾城没有告诉水清她手里拿的其实是一条蛇。

水清在耍着倾城早晨耍的剑术,照猫画虎,刚开始一点也不到位,倾城拿出石子,随意一投,水清就变了步伐,慢慢的,可以顺利的耍下全部,但是,还是太慢,没有倾城那种气势。但是倾城没有说太多,水清可以练这么快,已经是血蛇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她不能太过苛刻。

倾城闭目养神,眼睛呼的睁开,嘴角勾起一丝冷笑,来了。

“水清,收手。”倾城说着,那把剑仿佛有灵性回到了倾城的手中。

水清从惊讶中走出,接着表情也是一副淡淡的,小姐说了,以后她身上不管发生了什么,都不可以暴漏太多情绪,也不可以有太多问题,该知道时就会知道。

倾城满意的看着水清的表现,很好,这样的水清她很满意,以后,定会陪自己站在最高处。

没错,以倾城不服输的性格,解决了丞相府的事情之后,她虽然武功没有全部恢复,但是还是可以出去网罗人马,建立自己的势力。势要站在最高处,不可能再被任何人掌控。

“大小姐,老爷请您去正厅一聚。”一个管家麽样的中年男子恭敬的说着,如果仔细观察,定会发现,这管家看倾城的眼神也是恭敬无比。是发自内心的恭敬。

这些,当然是倾城看在眼里的,不知道为什么,她记忆中好像也有见到过这个管家,有时候也会帮自己一把,还有这眼中的恭敬?这让倾城不由的怀疑,这管家跟自己一定有什么联系是么?

但是倾城很好的把情绪埋藏在心底,她在不知道这管家的目的之前,是不会暴漏情绪的。“好,管家请带路。”

“大小姐这边请。”管家眼底划过一丝惊喜,这小姐真的不一样了。迈开脚步,向院外走去。

倾城走在管家前边,水清随后跟着。

“主人,这管家对你真的没有恶意。”血蛇在倾城的脑海中说着,在没有必要的时候,血蛇都是不会以实体出现,好比倾城的那多彼岸花,血蛇会附身在那里。

倾城用神识跟血蛇说着“丝丝,你可感觉得出这管家是谁人指使?”虽是这样,但是倾城面色不改,一样淡淡的表情,让人不敢乱猜此人的情绪。

“主人,如果丝丝没有感应错的话,此人的主人与小姐有着血缘关系,不过这已经是十五年前了,丝丝之所以感应的到,是因为他喝过那人的血液。”血蛇说着,那彼岸花泛着丝丝红光,但是又随即消失。

血缘关系?是那个丞相?不可能,还是说,娘亲呢?看来倾城已经真正的融入了这个角色了。

娘亲?对了,一丝记忆划过,她仿佛记得,娘亲的失去,连丞相也没有看到,只是消失了,这些记忆?是倾城刚出生醒来的事,倾城,你的记忆,真的很不一般啊。

这样想着,已经到了正厅。

远远就看到坐于正位的丞相威严无比,倾城心底闪过一丝惆怅,她从小无父无母,倾城,你安心走好,以后,我就是凤倾城。

到了大厅,管家走到了丞相身边,低下头不知道想些什么。

倾城站直身子,没有动作,水清跪下请安:“给丞相老爷请安。”说完,自己站了起来,她不是怕丞相,只是因为这是小姐的爹爹,自己请安理所应当。

凤丞相看着自己十多年不见的女儿,眼底闪过一丝什么。

“凤倾城,见到你爹爹还不跪下。”玉儿夫人喝着,都是这丫头!让老爷没有给自己好脸色看,自己是哭求了好久,才让老爷来插手此事啊。

风倾雪看着这个姐姐,嫉妒无比,但是却也害怕不已,不敢作声。

“爹爹?在哪里?”倾城故意一眼扫过这屋子里的人,几个妾室,还有凤倾雪母女,冷意渐渐浮现,好似真的不知道这个爹爹的存在。丞相大人,不知道你值不值得我喊你爹爹。

凤言冷看着自己的女儿,听到她说的话,还是不自觉的心痛了,看着自己女儿穿着虽然不是很破旧,但是那料子也不是一个丞相大小姐所穿的,有些生气,扫了一眼玉儿夫人,就是这样照顾倾城的么?看向倾城淡淡的说:“倾城。”

倾城这时才回头看向风言冷,不曾说话。

这时候,玉儿夫人不敢太过,她怕自己打不过凤倾城,哭着说:“老爷,都是她,都是她让雪儿的脸肿成那个样子,她还恶言相撞,还说,要么滚,要么死。呜呜。”她不能让这父女二人有感情,那样,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还有什么用?

凤倾雪配合的把低垂的头抬了起来,这丞相府都知道了。

但是丞相是为了中秋佳节的宫宴而刚刚回来。加上他根本对这些人没有感情,所以,还不知道这些事,只是这玉儿在他刚回来就哭着让自己给他母女做主,他嫌她们讨厌,才应承了。

看着凤倾雪那微微有些红肿的小脸,心底平静,又转头看着倾城:“你可有说过。可有做过”

倾城笑笑说:“原来你就是丞相啊,是,我说了也做了,如何。”那无所谓的语气,让玉儿母女心底暗笑,呵呵,凤倾城有才学又怎样?有武功又如何?没人教礼仪,不还是顶撞了丞相么?

但是,风言冷并没有向她们以为的那样生气处置了倾城,依然不喜不怒:“为何?”

倾城催动自己的能力,衣服里白嫩的肌肤顿时冒出了许多伤疤,还有那紫一块黑一块的肌肤,倾城本来是不削做这些的,但是,现在,她看着风言冷,心里有那么一丝亲切感,所以,她想知道风言冷值与不值。

缓缓伸出手臂,说道:“丞相大人,为何?你可曾过问过我?”接着就是那暴漏在空气中的肌肤,那些新旧的伤疤,让人看着心疼。丞相顿时怒了。

玉儿母女一个趔趄,这凤倾城想要做什么?哭声加大:“呜呜,老爷,你可要为我做主啊。”

那些妾室们只是旁观,没人接话,其实她们更偏向凤倾城,她们都没有欺负过她。

“闭嘴!”风言冷冷言说着,他真的很讨厌这些女人,居然敢伤害倾城!嫣然,我们的女儿,我不该因为你的离开而不管不顾啊。“你们都给我滚下去。”怒吼着,他现在弥补可以么?现在女儿这么冷,都怪自己啊。

“老爷,我。”玉儿还想说什么,但是见那些妾室都出去了,一跺脚,只能不甘的走出去,凤倾城,你杀了那几个奴才算你本事,我就不信你有多大能力!

“倾城,父亲,错了。”这一刻,风言冷褪下冰冷的伪装,真正的是一个父亲的模样。

“丞相大人,我想知道为什么?从小就对我不管不顾,甚至我这嫡女身份还不如她们妾室,你是不是想我死了你才知道你错在哪了呢!”倾城吼着,她从小无父无母,现在这身体的主人,没了娘亲,父亲也对她不管不顾!她心寒,替自己心痛,要知道,现在她就是凤倾城啊!

“我、倾城,你能原谅我么?”风言冷说着,他真的伤害了女儿啊,站起身,想要去碰倾城的胳膊,倾城习惯性的一躲,叹了口气,抬起的双手又放了下来。

倾城久久看着风言冷,没有说话。

“好啊,给我一个理由,给我一个从小无父无母的理由!”仰起头,硬逼着眼泪不掉下来,她何时这么懦弱,学会哭泣了?

“我,倾城,你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风言冷心疼了,看着自己的女儿像个刺猬一样,脸上伤痛无比,他错了,他真的不应该这样不管女儿,自己怎么现在才明白。

倾城一愣,她不明白。“我娘亲真的死掉了?”她在试,他错了?是因为什么?

“不,没有,你娘亲怎么会死,她是自己离开了。”那么不平凡的女子,怎么会那么轻易死去呢?自己这么多年不愿意回家,就是恨嫣然的离开啊。看着自己女儿这么冷,连爹爹也不叫,他真的后悔了,嫣然,我们的女儿,我没有管好她啊。

“那她去了哪里?”倾城收回情绪追问着,她不知道这里居然真的有问题?

“她、去了东海,那里才是她的家。”风言冷坐在椅子上,那颓废的麽样,让倾城心疼,只是苦的事那个凤倾城了啊。

“为何?”倾城坐在风言冷旁边,惜字如金,她不知道该怎样说话了。

风言冷看了一眼倾城,母女两人样貌真的像极了啊,这性子也跟自己相仿,“当年东海出事,那时你娘亲怀孕,我一直拖着,她当时的情况怎么可以离开?本来说好的辞官陪她一起去的,但是,她刚生下你就命人带她离开,我恨啊,她怎么可以这么自私,所以,我对世人公布你娘亲难产走了,否则,你娘亲在这里闹出这么大的动静,突然消失,会有很多事情对凤羽国不利。”

第五章 掌家大权
“娘亲是东海的什么人?”倾城一边问着,一边在脑子里搜索东海的记忆,东海么?早晚有一天,我会踏足到那里。

“你娘亲,是东海长公主,那年出海,我俩相遇,商量对策,就以贫民身份来到凤羽,你娘亲不安分的性子硬是把凤羽搅和的天昏地暗,但是,除了我爱慕你娘亲,还有他人,好比皇上,好比王爷,唉。”凤言冷无奈的说着,眼底的情愫倾城都有看到。

原来,娘亲桃花不少啊。

倾城,我们原谅他吧,以后,我不再是无父无母。周围的气息变得柔和,要知道,再怎么样,倾城也是个缺爱的孩子呀,所以,她在尽可能的接受这些她不曾拥有过的亲情。

“爹爹。”倾城轻声叫着,看来她的变强之路要快些准备了。

凤言冷欣喜的看着倾城“你,刚刚叫我什么?”他有没有听错?爹爹?

倾城叹了口气,抓住他的大手郑重其事的说着“爹爹,我原谅你了。”看着爹爹的模样,倾城有些无奈,她也许知道爹爹和娘亲为何走到一起了。呵呵。

“倾城,哈哈,倾城,以前是爹爹不对,嫣然一定会回来的,到时候我们一家三口去世外桃源,过不问世事的生活。”只见丞相满脸都是笑意,那发自内心的笑容,倾城很温馨。

话音一转“爹爹,我要掌家。”倾城说着,她要让那些人付出代价。

“好,倾城,爹爹现在就去宣布,我们走。”说完小孩子心性的拉着倾城的手,现在的倾城,很快乐。

嘴角勾起二十五度角的弧度,心情很好,好戏开始了。

“爹爹,想来这些人你都没有碰过对么?”路上,倾城问着。

丞相脸色一红,说“倾城啊,你怎么知道的?”那害羞的模样,让倾城嘴角嗜笑,其实爹爹蛮可爱的嘛。

“看出来的,除了玉儿,那些人你应该都没有碰过,因为他们看你的眼神都是淡淡的,根本不是看一个相公的眼神。”倾城解释着,两父女手拉着手,让丞相府的奴才大跌眼镜。

“那个玉儿,也不是我,那孩子不是我的。。”丞相小声说着,他不能让女儿再误会自己了,所以他有必要解释一下。

“不是么?怎么回事?”倾城没想到还有这一茬,不是?哼,很好。

“这些以后爹爹给你解释。”倾城点头,她不急。

倾城现在才仔细的打量着丞相爹,现在他不再阴沉的脸庞,一张邪魅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光彩,好像一直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玄月。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只是那举手投足之间,给他的阳光帅气中加入了一丝不羁,这就是自己的爹爹了啊,倾城很满意。

这个还是那个不受宠的小姐么?丞相自从嫣然夫人走后不是不跟人亲近么?现在这脸上的笑容。让他们怀疑,是不是嫣然夫人又回来了。这哪里还是那个冰冷的丞相大人?幸好他们没欺负过倾城小姐,看来,玉儿夫人的好日子到头了。

都这样想着,恭敬的喊着“丞相老爷,大小姐。”两人点头。

“管家,去把府里的人都叫过来,就说我有事宣布。”丞相吩咐着,这管家是嫣然的人,所以他很放心。

“是。”应了一声,管家回身,心里很欣慰,老爷跟小姐终于都放下了。夫人,你可以放心了。

一刻钟之后,倾城水清站在一边,丞相看着人都到齐了,说着“今天让你们都过来是要吩咐一件事情,以后,倾城管家,我不在,就把所有事全权教给倾城,以后,谁敢欺负倾城,小心自己的脑袋!”脸色又是冷了下来,倾城想着,爹爹和我的性格还真相同呢。

“老爷,凭什么啊!她那么小怎么会掌家。”宣布完后,玉儿第一个不乐意了,自己辛苦这么多年,还没有掌握全部丞相府,这凤倾城休想!狠狠地看着倾城。

倾城一个眼神看去,淡淡的看了一眼玉儿,玉儿一惊,她怎么忘了这丫头会武功了。

“怎么?你有意见?”凤言冷轻飘飘的说出一句话,玉儿浑身一抖,她忘了他的无情了。。心不甘情不愿的退了下去。

凤倾雪冷冷的看着凤倾城,她想凤倾城怎么没有死!为什么还会了武功,现在她根本欺负不了她了,低下头,敛住眼底的恨意,凤倾城,你想掌家么?那要看你有没有这个命!能掌家的只能是娘亲!

大小姐掌家?奴仆只是愣了愣,随后释然,玉儿夫人掌家也不见得有多好,而且私底下欺负他们,现在可以换家主,对他们来说也许是好事。

全部跪在地上“参见大小姐。”他们只是奴才,做好该做的事就好。而且大小姐是嫡女,掌家也是可以的。

倾城听他们说完,点点头,慢慢向人群中走来。看着那对母女,“你,还想说什么?”冷淡的声音在她俩耳边响起。

两人跪在地上的身躯抬起头,都不说话,倾城冷笑一声,“你们想活还是死?”

倾城看到了爹爹示意不可以杀了他们,倾城虽然疑惑,但是她知道爹爹会给她解释的,所以,不杀也罢。

“哼,爹爹是不会让你杀我的。”凤倾雪气呼呼的说着。那张小脸微红,倾城饶有兴趣的看着凤倾雪,呵,真会装纯洁啊。

“哦?是么?”倾城身影一动,居高临下的看着凤倾雪,“啪!”当着丞相的面打了凤倾雪。打完拍拍手说“你可以试试!”

水清上前,细心的给倾城擦拭手心,这一动作更是惹怒了她们两人。

玉儿梨花带雨的哭着,“老爷,你就任凭她欺负我们母女么?”眼神一动不动的看着凤言冷,她怎么爱上了这么冷血的男人。

凤言冷看也不看他们,温声说道“倾城,算了,我有事告诉你。”现在他还不能杀了玉儿母女,那是不必要的麻烦。

倾城微微一笑“知道了。”她现在也没兴趣一下子杀了他们。她要给他们折磨!哼。

“老爷,你就如此偏心?她是你的女儿啊。”玉儿不甘心的说着,那绝色的面孔,透漏着不愿相信。

“李玉儿,你欺负倾城之时可曾想过他是本相的嫡女!”不带一丝情绪的话语说出口,凤言冷倾城,管家水清四人渐渐离开。

那些奴才也被管家都吩咐散了,只剩下瘫坐在地上的李玉儿还有倾雪两人。“娘亲,呜呜。”

等丞相几人走了,凤倾雪才捂着脸扶起李玉儿向别院走去。

“娘亲,呜呜,凤倾城用了什么妖术,让爹爹对他那么好,呜呜。”凤倾城坐在别院里哭着说。为什么爹爹跟他们讲话不多说一句,而且都是冰冷冷的,跟那个贱人就那么温柔?他不甘心!

“雪儿乖,以后爹爹还会是你一个人的,你放心,凤倾城!活不了多久!!!”李玉儿如玉的手指抓紧,手心已经红红一片她也浑然不知,凤倾城,你会武功了是么?我不管你是一直都会还是怎样,你都得死!看来,她需要再次回到那里了。看着自己的女儿,无比心疼,她错就错在爱上了他啊。。。

“娘亲,只要凤倾城死了,爹爹就会只对雪儿好了对不对?”凤倾雪问着,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只可惜眼底是无尽的恨意。

“雪儿放心,娘亲不会放过他的,放心吧。”李玉儿从情绪中走出,安慰着凤倾雪,自己暗暗拿着主意,凤倾城,你等着!

“爹爹?为何?”凤言冷几人到了书房,水清和管家守在门外,倾城两人进了房间。

“倾城,她是受人指示才嫁到这里,她以为我不知道,我就配合着,那孩子,不是我与他所生,所以,没有感情。现在杀了他,不如把她留在明处,对我们不会不利。”凤言冷说了这么多,坐在桌子前写着什么。

这样么?那好,就先留下,是时候建立自己的势利了。

“爹爹,我想建立势利。”倾城实话实说,现在她对爹爹没什么好隐瞒的。

“也不是不可,只是,你一个女子建立势利,可行?”凤言冷疑惑的看着女儿,她的女儿也不安分啊,但是,他会帮她,只要倾城想做他就帮她。

“这点爹爹尽管放心,倾城有能力,明日,需要你一些资金,爹爹。”倾城说到下边,也有些不好意思好,给爹爹要钱, 她是第一次啊。

凤言冷笑笑说“丫头,你尽管去做,爹爹会为你铺路,这个玉佩你拿着,是丞相的象征,拿此玉佩在各个钱庄都可取钱。”说着,把腰间的玉佩解下,递到倾城手中。

倾城满意的笑笑,很好,她现在就可以做想要做的了。

凤言冷想事情想得入神,突然回神说:“倾城,你娘亲的竹园,你住进去吧,你的院子,哪里是一个嫡女住的地方。”

倾城点点头,无所谓,在哪里都是一样,竹园是娘亲住的地方,自己住进去也无妨。“好,爹爹没事女儿就先回去了。”

“嗯,倾城只管住进去就好,日常用品衣服我会重新给你备上。还有,过几日的中秋节宫宴,你陪我一块去。”也许在那里可以给女儿找到如意郎君呢,以后不能让女儿受半点委屈。凤言冷暗暗想着。

“好。没什么事我先走了。”倾城听到宫宴没太多表示,她无所谓,只是换个地方吃饭罢了。

第六章 捉蛇宠
“小姐?我们以后真的就住在这里了?”水清小脸通红,一副不敢相信的模样,她就知道,小姐最棒了。

倾城水清由管家带领进入竹园,左边映入眼帘的就是大片的紫竹林,有百年之久,紫竹林旁边,是一块水塘。片片荷花,散发着迷人的清香。水里养着金鱼,清澈见底。倾城看了,不由想着,娘亲与自己的爱好怎么也是如此呢?

右边是各种各样的花,五颜六色,让人仿佛身临其境,不肯自拔。倾城慢慢走着,不知不觉到了水塘边,眼神一动。

“小姐可还满意?”管家笑着说,小姐,看到了么,小小姐终于改变了。

倾城一席红衣,那绝美的脸庞,让人羡慕无比。水清看着自家小姐的模样,也不由痴了。以前的小姐虽然漂亮,但是却没有现在的清新脱俗,还有那临危不乱的处事态度,两者相比,她更喜欢现在的小姐。

“很好,娘亲的地方,就是不凡,管家,你去忙吧,顺便给爹爹说一声,今天不用来找我了,我也许会出去。”

“是,小姐。”管家应了一声便离开了。

自始至终,倾城都一直看着水面,“水清,过来。”

水清听到声音走了过来,小姐怎么了么?

“丝丝,水下面是什么?”倾城与血蛇沟通着。面色凝重,虽然她武功没有完全恢复,但是她在21世纪的感应力并没有退化,她感应到水下有东西。

“主人,是一条小蛇,在紫竹林里修炼了百年,不如捉了送给水清,跟在她身边再合适不过。”血蛇解释着,它猜到了倾城的想法。

“好,你出来吧。”倾城说着,看着水清“水清,你,可怕蛇?”如果她怕也要努力克服它,蛇可怕么?不,有时候还不如人恶毒。

水清一听,脸色一变,蛇?有蛇?身子微微紧张,随后开口:“小姐。水清怕,但是,如果小姐身边有蛇,水清会去克服它。”水清知道小姐不会随意问,既然问了,也许就是有。

“很好,那就看我怎么给你抓条蛇当宠物。”倾城笑笑,过几日的宫宴,本来不想让她去了,现在,跟着也无妨。对水清,她从来都是以我来称呼。

话音刚落,血蛇现身,不像别的毒蛇那样吓人,虎头虎脑的样子,鲜红的鳞片,在阳光底下闪烁,肚皮红白相间,可爱无比,吐着信子,摆动身躯向倾城怀里游去。

倾城宠溺的摸摸血蛇的头,血蛇张起那尖尖的小嘴,在水清略带恐惧的眼光中,舔了舔倾城的小脸。“呵呵,丝丝别闹了,去。把它捉上来。”倾城笑着说,这一笑,倾国倾城。

水清松了一口气,小姐认识啊,再看血蛇游进水里,水清也不怕了,原来蛇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啊。

过了一会,血蛇先出去,看着水面嘶嘶吐着信子。“还不出来!”倾城听懂了。无奈的看着血蛇,怎么还是这么能闹。

“嘶嘶~蛇,蛇王。”只见水面上荡起波波水花,接着一条全身紫色的小蛇游到了地上。躺在草地上,一副累死的麽样。

“嘶嘶~哼,服不服!”血蛇抬起蛇脑袋,黑溜溜的蛇眼,散发着震人的气息。

倾城好笑的看着这一大一小,一红一紫,一个高傲的抬起脑袋,一个垂头丧气的趴在地上。“蛇,蛇王,服了。”紫蛇说着,呼,她再怎么也没想到这是灵蛇王,在水里把自己折腾的够呛,再不服它还要不要活命了。

“嘶嘶~主人,搞定了。”血蛇人性化的把蛇嘴勾起二十五度的斜角,它在笑。

倾城勾勾手,再看血蛇已经到了倾城怀里,火红的衣衫,把血蛇的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血蛇抬起头,吧唧一口,亲在倾城的脸上,倾城咯咯的笑着。

“水清,过来吧 。”水清步伐平稳的走到倾城面前说:“小姐。”

“嗯,水清,现在可怕了?”倾城看着水清,看这丫头的情况,是不怕了,呵呵,胆子不错。

“不怕了,跟蛇比起来,人心更可怕。”水清应该是想到了什么,眼神愤恨,粉拳握紧。周围也有了气场。

倾城一愣,“水清,以后,不会再有别人欺负你,只要有我在。”一句话,简单的保证,倾城可以确定水清对自己没有二心,自己,定会拿命相护。

“是,小姐!”

“嗯,紫蛇,你叫什么?”倾城冷意尽显,释放着强者气息,她要紫蛇真正的臣服,否则,放在水清身边也不安全。

“紫林。”紫蛇嘶嘶叫着,脑子耷拉在地上,这是蛇臣服的表现。它害怕啊,这女子怎么比蛇王还可怕?

嫡女:再世倾城、嫡女:再世倾城小说凤倾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