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罪新娘、代罪新娘小说罗浩辰

代罪新娘

代罪新娘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代罪新娘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罗浩辰,云梦雪

更新内容:代罪新娘最新更新至第 307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代罪新娘小说简介:梦幻婚礼变无间地狱,只因那双不属于她的眼。黑暗中的微笑不带任何情感,冰冷声音如同恶魔般的召唤。”“求你,放过我父亲!”她声泪俱下苦苦哀求,却被罗浩辰嫌恶的一脚踹开!”“云梦雪,给我好好的记住这份痛苦!这是你应得的惩罚!收拾你的东西,带着你的感情,立刻滚出我的世界!””面对乞求,他狠心拒绝。她拖着残破不堪的身心落寞离开,可是见她落泪,心为何锥扎般疼?”爱情就像手中的风筝线,拽得越紧断的越快,最终消失得无影无踪……”从无情到有爱,转眼便成殇,原来爱他是劫……”再次相遇她华丽蜕变,复仇只因曾经破碎离开!”一场纠缠虐恋,曾经爱过恨过的两个人,能否再续残缘?

告别书荒、精品小说轻松找、小说无广告阅读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热门小说站点免费阅读

第001章 心怀恨意恶相待
 罗家大宅,张灯结彩喜气洋洋。

 今天是罗家二少爷、森亚集团28岁年轻总裁,罗浩辰的大喜之日。

 新娘云梦雪,是仰德集团董事长云致远的独生女儿,22岁的她刚刚大学毕业不久,人长得清纯漂亮,与罗浩辰郎才女貌,而且门当户对。

 新房被装饰得一片暖色,大红喜字映红了人的脸,但是偌大的房间却没有半点温情,罗浩辰有着近乎于完美的俊朗外形,只是在他光鲜的外表下,掩藏的是魔鬼般黑暗的心。

 “罗浩辰,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衣衫残破的云梦雪,双手紧紧抓着罗浩辰强健的手臂,泪水洗刷了妆容,睫毛膏沾染在眼周围和脸上,白皙的皮肤带着点点淤痕。

 “你说过,只要我嫁给你,就会放过我爸爸!我答应你嫁了进来,但不是卖给你做奴隶的!罗浩辰,你凭什么要这样对我?”

 曾经梦想的新婚场面没有出现,洞房夜,罗浩辰就撕去面皮上伪装的笑意,给云梦雪上了记忆深刻的一课,让她这辈子都无法忘记。

 面对云梦雪的质问,罗浩辰嘴角一扬,露出残冷的笑,手指在她脸上轻轻滑动,勾勒着云梦雪姣好的脸庞,完美的曲线,最终指尖停留在她的眼角边,突然面色一沉。

 “你的眼睛很漂亮,但是这份光明,本应属于另外一个人,只是你……永远剥夺了她生的权利!云梦雪,你敢毁我快乐,我就让你坠入地狱!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罗浩辰的话如同晴天霹雳,狠狠地打在云梦雪的头顶,她的身子瞬间石化,双眼瞪得很大,难以置信的看着身上的罗浩辰。

 那双嗜血双眸不再充满邪魅,恨意没有一丝遮掩,毫无保留的暴露在云梦雪面前,冰冷的眼神似乎冻碎了她的心,稀里哗啦破落一地!

 “你……恨我?”

 虽然还没完全弄明白怎么回事,但是罗云梦雪心里猜到了,罗浩辰的怒气,与她两年前所做的眼角膜移植手术有着极深关联。

 罗浩辰突然退出云梦雪的身体,不适感让她倒吸口凉气,还没等缓过劲儿,便又被紧接而来的无情闯入痛得叫出了声!

 低眸瞥了眼云梦雪紧抓自己的手,泛白的指甲深深抠进皮肤,罗浩辰似乎感觉不到疼一样,反而有着某种莫名的兴奋感。

 “记住这份痛是谁给你的,你这样的表现让我很愉悦。”

 魔鬼般的笑容再次浮现在他脸上,云梦雪的反应代表着她所承受的痛苦,只要看到云梦雪痛苦,罗浩辰的心情就会好上几分。

 “你……认识楚梦瑶?是不是?”

 云梦雪迫切的询问罗浩辰,额头布满细密冷汗,发丝被汗和泪水打湿,凌乱地贴在脸和额头上,白皙的脸已经没有了丝毫血色。

 但是这一次,云梦雪没有得到罗浩辰的回答,她的话却惹来罗浩辰的不悦,无情的律动每一下都贯穿到底,让云梦雪如同跨坐刀锋,身子被利刃切割、被利爪狠狠撕裂!

 云梦雪忍不住的哭喊,似乎惹恼了罗浩辰,一手扼住云梦雪的脖子,带着压倒性的气势凑近她面前,却用完全不同于他的温柔声音,在云梦雪耳边柔柔低语。

第002章 罗浩辰你真卑鄙
 “如果你不想让外面还未走的客人们听到,就尽管大声叫出来,让他们听听!”

 罗浩辰的话,触及到了云梦雪的软肋,楼下不仅有客人,还有她的父亲云致远,云梦雪心里面不想让云致远知道,才新婚初夜,她就被罗浩辰如此残虐对待。

 紧咬着下唇,云梦雪强忍着罗浩辰带给她的痛楚,泛白的嘴唇似乎快要被咬破,“罗浩辰,你……你好卑鄙,你是……魔鬼!”

 听到云梦雪骂声,罗浩辰微扬一侧嘴角,但是笑容却未曾深达眼底。他扬起手,啪的一声狠狠甩在云梦雪脸上。

 耳光清脆响亮,云梦雪白皙的脸上很快就浮现出几道清晰的手指印,她被打得眼前一阵眩晕,罗浩辰的身影似乎出现了四五个。

 “我卑鄙?这才刚刚开始,你就受不了了?那么接下来的日子,我们要怎样继续消遣?”

 云梦雪紧咬颤抖的唇,狠狠瞪着罗浩辰,她知道这样会惹怒这个男人,但是柔弱的她并不是逆来顺受型的女人,就算要死也得死个明白,更何况现在还处于一片混沌之中。

 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云梦雪就知道他不是什么善类,如果不是云致远在商斗中败给罗浩辰,她也不会委曲求全去求这个恶魔男人,答应联姻保身这种荒唐事。

 云梦雪也曾在心中暗想过,罗浩辰为什么提出这种条件?他不缺女人,怎么会看上一个才刚大学毕业、处处略显青涩的自己?但是听了刚才的那番话,云梦雪终于知道,罗浩辰是为了报复他们云家,从前到后所有事,原本就是罗浩辰的阴谋。

 残冷对待让云梦雪抑制不住的发出声音,屈辱使她别过头,不愿再看身上为所欲为的男人,疼痛啃噬着灵魂,云梦雪的眼泪在汹涌,身子颤抖得厉害,抠着罗浩辰手臂的指甲弄破了他的皮肤,渗出点点鲜红。

 身体似乎被残忍撕碎,罗浩辰的暴戾与无情,在此时展露无遗。云梦雪的身子随着动作一下一下如同风中残叶,此时就连哭喊都已经没了力气。

 一番风雨过后,云梦雪无力的瘫在床边,眼中含泪又十分虚弱的看着罗浩辰,但这并不是意味着结束,而是新一轮残虐的开始……

 罗浩辰的身影再次欺压而至,他不知疲惫一次又一次无度需索,云梦雪终于体力不支,身子猛地一凛,随即晕了过去。

第003章 醒来尴尬第一天
 窗帘没有拉上,阳光透过高大的落地玻璃窗,洋洋洒洒地铺满了宽敞明亮的房间,同时也照在云梦雪的身上,她微微蹙了蹙眉,缓缓睁开眼睛。

 望着眼前陌生的环境,云梦雪似乎忘记了昨天她是怎样走进来的,但是当身子动弹一下传来的酸痛与不适,充满恐怖的记忆,再次充斥进云梦雪的脑中,她蓦地睁大眼睛。

 罗浩辰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的,云梦雪倒吸了口气,撑着身子勉强从床上做起来,昨日被他揉掐留下的淤痕,此时变得更加明显。

 “二少夫人,您睡醒了吗?”

 门外传来佣人敲门的声音,云梦雪猛地回过神,“二少夫人”这个词,她还有些不太适应,不过也连忙回应着。

 “呃……噢!那个……已经醒了。”

 云梦雪一边回应着门外,一边忍着身体的疼,抓起叠放在床边的睡衣穿在身上。再瞅了眼昨天被罗浩辰撕破的衣衫,心狠狠地一痛。

 容不得迟疑,云梦雪将残破的衣物卷吧卷吧,藏在了床头柜里,然后佯装着无事一样坐在床上,抹了两下佯装做无事。

 “进来吧。”

 房门缓缓推开,一名小女佣拿着收纳篮笑着走进来,对云梦雪毕恭毕敬行了个礼。云梦雪怔了一下,也连忙点头回应着对方,说实话,罗家这种规矩,让她有些不适应。

 “二少夫人,老爷和夫人还有大少爷,这会儿都在楼下等您呢,二少爷让我来叫您,到楼下去给老爷夫人奉早茶。”

 云梦雪轻轻点头,她已经是罗家的儿媳妇了,这些是理应做的。

 “我知道了,我马上就下楼。”

 云梦雪起身走去浴室,清醒一下头脑,摆脱发烧一样的感觉,她回身刚要推拉门,就见到小女佣已经开始动手拽下床单,上面那抹嫣红的痕迹十分刺目。

 “你……做什么?”

 尴尬让云梦雪真想冲过去抢下床单,但是身子却不听她的使唤。

 “二少夫人,我给您和二少爷换床单。”

 小女佣笑得人畜无害的回头看她,眨巴着大眼睛,似乎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对。面对她的坦然,云梦雪感觉更加不自在,但是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点点头,躲进了浴室里。

 镜子里略显疲惫的脸,一双哭红的眼,云梦雪有些认不出自己,竟然一夜间,她就变成了这副模样。用冷水轻轻拍打着面部缓解一下,绝对不能带着这样的容颜下楼示人,但是无论怎样做,都抵不了云梦雪内心所受的伤害。

 “罗浩辰说……这才刚刚是开始,那么以后……”

 喃喃自语,云梦雪不敢再继续往下想,回想起昨夜那个残忍冷酷的男人,云梦雪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悲伤在她脸上蔓延,尊严被罗浩辰无情践踏,心也跌入谷底深渊。

 一番梳洗过后,身穿红色连衣裙的云梦雪款款走下楼,她才刚刚新婚,穿着鲜艳是应该的。但是普通人穿不出韵味的大红色,穿在她的身上,别有一番风情,让人忍不住多看几眼。

 从楼上到楼下,罗家的佣人都在悄悄议论着这位新来的年轻女主人,云梦雪尽可能让自己表现得自然一些,来到罗家老爷子罗景天与夫人许叶莉面前。

 罗景天看起来很精爽,根本看不出他的实际年龄,许叶莉也是一样风韵犹存,看到她含笑和蔼的面容,就让云梦雪打从心底里涌起一阵暖意,至少,她的公公婆婆看起来人还不错。

 视线游移,落在罗浩辰哥哥罗浩宁身上,她的心不免为之一颤!

第004章 不太和睦一家人
 昨天人太多,而且心情的关系,云梦雪没太注意到罗家的大少爷罗浩宁,但是今天相见她才注意到,外形俊朗的罗浩宁竟然坐在轮椅上。

 看到罗浩宁在对自己微笑,云梦雪尴尬的连忙点了下头别开视线,却对上了另外一张脸——罗浩辰黑着一张面孔在看她,云梦雪脚步不由后退了两下,她怕这个男人。

 佣人将茶盘递过来,云梦雪在心底舒了口气显得轻松一点,端起茶碗送到罗景天面前。

 “爸爸……早安,您请喝茶。”

 这声爸爸叫的有些生硬,云梦雪还没有适应,罗景天笑着接过茶碗,红包送上。云梦雪又端起另外一杯茶,送到罗夫人许叶莉面前。

 “妈……”

 “不用叫她。”

 还没等云梦雪“妈妈”两个字全都说出口,罗浩辰冷冷的声音慑得她手一颤,茶水差点洒出来,抬头看向罗浩辰,他的脸色不是一般的难看。

 云梦雪想起一件事,早就听说许叶莉不是罗景天的原配,但是看罗家的关系,罗浩宁应该是罗浩辰同父异母的哥哥,不然怎么名字这么像?

 眼前情况有些复杂,云梦雪有些慌了神,正当云梦雪不知道要怎么做才好时,许叶莉微笑着主动接过她手里的茶碗,随即又把红包送到云梦雪手中,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表示好感。

 “梦雪呀,从今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这里就是你的家,不用这么拘谨客气哈。”

 许叶莉一开口,声音充满着无尽的温柔,云梦雪从小没有母亲,再加上昨天晚上被罗浩辰那样对待,一听到许叶莉这样说,眼眶顿时变得有些湿润。

 “呃……我知道了。”

 云梦雪差点把那个称呼脱口而出,既然罗浩辰不让她叫人,就是不承认许叶莉是这家的女主人,本来就不知不觉招惹上罗浩辰,她更不可能沿着细杆子顶风往上爬。

 从始至终,罗景天都没有开口说话,云梦雪心里觉得,罗浩辰对许叶莉这样的态度,估计和罗景天的关系也好不到哪里去。

 还没等她内心猜想结束,罗浩辰竟然转身向外走去,罗景天作势要叫罗浩辰,但是微微抬起的手停在那里,话到嘴边又打住,任由罗浩辰先行离开了。

 “好了,我们回去吧。”

 许叶莉轻轻握住罗景天的手,两人对望一眼后起身离开,云梦雪诧异的望着他们两人的背影,总是觉得很怪。

 “别太往心里去,这个家里的一切,以后慢慢适应就好了。”

 罗浩宁的声音,让云梦雪回过神,看到罗浩宁眼底温柔神色,她有些不太自然的动了动嘴角,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一样,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罗浩宁微微扬了下唇角,转动轮椅,身影渐渐的消失在在云梦雪视线之内,他与罗浩辰简直天上地下两个人,罗浩宁是乐园天使,罗浩辰是地狱恶魔。

 “适应……吗?如何才能适应?”

 嘴里不自禁地喃喃自语,云梦雪瞅了眼左右,佣人们立刻开始忙着自己手里的事,突然的安静让云梦雪有些不太适应,她犹豫着迈出脚步走进罗家庭院,来到一亭子驻足回头看去。

 罗家很大,宅子处于上风上水福地,叠拼式的规划建筑富有强烈艺术气息与层次感,三栋独立式别墅错落有致,其中一栋是罗浩辰居住,另外两栋不用说云梦雪也清楚。

 “罗家……”

 云梦雪眉头紧蹙,不禁叹了口气。

 “外表光鲜的虚伪,要想受益豪门的‘好’,也要能承受豪门的种种‘坏’。”

第005章 重温回忆好不好
 餐厅,偌大的餐桌上,只有云梦雪一个人。满桌佳肴,却提不起她一丁点儿的食欲。

 从新婚到现在,云梦雪在罗家度过几日,不过除了第一天被罗浩辰那样残虐对待,这几天罗浩辰都没有再回来过。

 罗浩辰不回来,云梦雪倒还觉得自在一些,不过日子久了,她感觉到一种莫名的恐慌。

 “嫌这里的饭菜不好吃?”

 清冷声音突然传来,云梦雪身子一颤!

 罗浩辰不知何时站在餐厅门口,冷冷冰眸瞥了她一眼,随即走进来,云梦雪立刻站起身。

 虽然罗浩辰对她不咋地,但是身为妻子,丈夫回来了还坐在那里不动,似乎有些不太好。

 “不……不是,不过只有我一个人,吃不下这么多东西,感觉有些浪费。”

 云梦雪回答的声音很小,双手纠结的缠绕在一起,怯怯弱弱的样子让罗浩辰有些厌烦。

 “一个人吗?那我是谁?”

 “啊……”

 云梦雪尴尬的抬头望向罗浩辰,他这问话让人不太好直接回答。

 “算了,我没兴趣听你解释。”

 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罗浩辰似乎没有想吃饭的意思,云梦雪犹豫了下,忍不住开口问他。

 “那个……我给你盛……”

 “不用你。”

 罗浩辰总是在云梦雪话未说完,就冷冷的打断她的话外加回绝,让云梦雪的小心脏,不停地跟着一起一伏难以平静,她寻思了一下,也坐回到位置上。

 “你……几天不回来,是有意疏远我的……对不对?”

 听到此话,罗浩辰突然一记眼杀甩来,云梦雪感觉自己似乎瞬间窒息,大气儿不敢出!

 “你还有话没说完吧?说下去,让我也听一听,我不在家的这几天,你心里有什么怨言?”

 话说出口,想要收回却已覆水难收,云梦雪挑起八字愁眉,用力咽了一下口水,她心里知道,某些话一说出来,必定引起狂澜。

 “说啊,怎么不说了?还是你觉得这个地方不适合说私话,咱们回房间去说?”

 罗浩辰脸上露出一抹邪魅的笑,那种说的话让云梦雪有些无地自容,新婚初夜的恐怖记忆再次浮上心头,她感觉到后背一阵寒凉。

 躲不掉了,谁让开口之前嘴上没有门插,只好硬着头皮回应着。

 “我知道……你不想和我在一起,可是……可是新婚夫妻都应该腻在一起不是吗?你和我这么快就……就分居而住,如果被外界发现,必定会传出不太好的声音,你可以……可以用这种方式让我难堪,但是……至少留在家里分房而睡,毕竟……罗家的声誉总得保护吧?”

 云梦雪支支吾吾、勉强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冷汗使得衣衫贴在后背,凉飕飕的感觉异常不舒服紧,双眼还不忘记观察着罗浩辰的反应。

 “嗯,你说的对,我的确不应该丢你一个人独守空房。”

 罗浩辰起身,踱步向云梦雪走去,见他步步靠近,云梦雪心被猛地捏紧,她站起身,颤抖着目光紧盯罗浩辰,脚步开始后退。

 “你……你……要做什么?”

 罗浩辰脸上始终保持刚刚的邪笑,与进门时的冰冷简直判若两人,但是他的这种笑,就俨如新婚那天的笑容,根本就是来自地狱。

 “做什么?当然是觉得自己做的不对,所以接受你的抱怨,重温一下新婚夜,怎么样?”

第006章 忍不住惹恼恶魔
 罗浩辰的话,差点让云梦雪窒息,她心头一紧,手下意识地更加用力去推罗浩辰。

 “我不是那个意思,你……就当我什么都没说过,放开我……求你放过我……求你……”

 云梦雪知道,她这样乞求罗浩辰,真是显得卑微又可笑,但是有什么办法?现在的罗浩辰手里掌握着整个仰德集团的命运,容不得她不低头。

 “放你?你觉得可能吗?”

 罗浩辰一阵冰冷一阵邪魅,让云梦雪怀疑自己的眼睛,看到的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人?他大手用力抓住云梦雪的手腕,将她从餐厅拖出去向楼上走去。

 “罗浩辰,你……”

 云梦雪不肯就范,一只手拉着楼梯扶手,挣扎着往回拽!想要说出口的话,又被她咽下去,反正说了也无用,还那么喊他做什么?

 “想被家里的佣人们看到,我们两个在这里打情骂俏吗?”

 罗浩辰邪邪的笑着回头看她,云梦雪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她感觉耳根子很烫,似乎有很多张嘴在背后窃窃私语,议论着她这个新嫁来的二少夫人到底是怎么回事?

 云梦雪一怔,停止了挣扎的动作,但是没想到罗浩辰突然手一松,适才挣扎时的惯性还在,云梦雪脚下一晃,身子向楼下倒去。她甚至都没来得及叫出声,腿就传来强烈刺痛,楼梯磕到了小腿骨上,疼痛迅速蔓延!

 “啧啧啧!瞧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摔坏了,我可是会很心疼的。”

 罗浩辰阴阳怪气的咂咂嘴,说出的话和他脸上神情行程鲜明对比,云梦雪双眉紧蹙想要用手去揉摔疼的腿,发现白色长裙上已经透出鲜红血迹,她受伤了。

 见到云梦雪受伤,罗浩辰非但没有任何举动,反而冷眼旁观,面容上写满了嘲讽与冷笑。

 云梦雪强忍着快要流下的委屈泪水,用力深吸口气,抬起头无惧的看着罗浩辰。

 “你就尽管这样对我好了,我知道,你是因为楚梦瑶,才会故意针对我们云家,针对仰德集团,如果这样会让你舒服一些,那就随你意吧。”

 云梦雪的话,无疑是在空气里,猛地投掷一颗重磅炸弹!

 罗浩辰脸色一僵,刚刚的邪魅与冷笑立刻消褪,他寒着一张脸蹙起的双眉,让云梦雪知道,今夜的厄运降临到她头上,罗浩辰不会放过她。

 不过尽管如此,云梦雪还是说出了想说的话,对于她而言,一直被蒙在鼓里忍受罗浩辰的虐待,倒不如开诚布公的说出来,俗话说:死也要死得明白。

 “云梦雪,你没有资格提‘楚梦瑶’这个名字!”

 罗浩辰话音一落,身影已经来到云梦雪面前,高大的身影在墙壁灯映衬下,带着一种恶魔漆黑羽翼覆盖遮掩的压迫感,慑得云梦雪打了一个寒颤!

 “为什么不能提?明明就和我有关系!”

 云梦雪表达不满与抗议,冲罗浩辰大喊,他面色变得愈发冰冷,大手一拽,不太温柔的拖过云梦雪,将她往肩上一杠,任由云梦雪拍打挣扎踢蹬双腿,没听到一样向楼上房间走去。

第008章 被迫无奈忍接受
 罗浩辰这样的要求为胁迫,让云梦雪无法接受。

 没错,这就是她的可悲之处,无论怎样对罗浩辰的行为感到不满,最终都要为了她的父亲,在他面前低下原本高昂的头。

 “叫不叫?!”

 狠狠用力,云梦雪疼得从紧咬牙齿缝隙间,隐隐发出一丝痛苦声音。

 “你不如直接杀死我,好为你心里的那个人报仇!”

 云梦雪依然嘴硬,罗浩辰突然有种要放开她的举动,云梦雪一怔,连忙伸手住住罗浩辰手臂,他眉头微微一挑,带着胜利的笑只一闪便消失不见。

 “舍不得我了?”

 拽着罗浩辰的手微微一颤,云梦雪放也不是、不放也不是,索性干脆紧紧抓住他。

 “我知道……知道你要的是什么,我求你……求你……”

 罗浩辰似乎还在等着云梦雪说下去,但是那种话到了嘴边,云梦雪无论如何都开不了口。

 “算了。”

 手指挑起云梦雪的下巴,罗浩辰居高临下看着在他身下狼狈不堪的女人,眼底覆盖冰霜。

 “云梦雪,给我记住!要想让你父亲好过一点,最好别再我面前耍你倔强的脾气!”

 低垂下眼帘,云梦雪忍气吞声,默默承担下了这份耻辱与痛苦,残虐却依然在继续……

 几日后,大雨滂沱。

 站在落地窗前,望着外面被雨水冲刷的甬路另一头,云梦雪的心情如同窗外天气般压抑。

 “梦雪,过来吃饭了。”

 许叶莉来到云梦雪身后,轻轻的唤着她的名字,云梦雪连忙努力做出一个微笑,尽可能让自己放轻松些转过身。

 “阿姨,他还没有回来,下这么大雨,我有些担心。”

 云梦雪嘴上说着言表不一的话,心里倒是希望恶魔罗浩辰一直不要回来,起码那样她可以不用面对罗浩辰,以及他的那些恶劣举动。

 罗浩辰并不承认许叶莉这个继母,云梦雪也不好叫她“妈妈”,不叫人又不太好,所以她也不管罗浩辰愿不愿意,就自顾自的称呼许叶莉为“阿姨”。

 许叶莉拉着云梦雪的手,一边往饭厅走去,一边安慰她。

 “新婚小夫妻,能这样恩爱,我和他爸爸也很高兴,你放心吧,没事的,况且像这样的周末,浩辰不回家一起吃饭也是常有的事。”

 许叶莉的话让云梦雪神色微微一诧,自觉到说多了话,许叶莉连忙笑着改了口。

 “毕竟他要忙公司的事,没时间回来吃饭是很正常的,公司那么大的一个摊子交给浩辰一人管理,也真是难为他了。”

 许叶莉的尴尬,云梦雪能够了解,虽然她对这个家了解的还不够多,但是新婚第二天早上奉茶时的观察,已经让云梦雪心里打了一剂强心针。

 “阿姨,有那样一种人,很少把自己的感情表露在外面。不过,这并不代表他的心里没有装下这些,只是不善于表达罢了,您千万别往心里去。”

 云梦雪懂事又体谅人,说得许叶莉心头一阵温热,拉着云梦雪的手,不由得微微紧了紧。

 云梦雪低头看了眼握着自己的手,那么温暖,就好像妈妈一样的感觉,云梦雪心里也一阵莫名感情在荡漾。

 如果可以,云梦雪真的希望,可以把许叶莉当成自己的妈妈一样来对待。可是,她无法漠视罗浩辰的存在,云家的命运还掌控在罗浩辰手里。不想惹他都能发怒,怎么可能顶风上?

 坐在餐桌,云梦雪发现,似乎比坐在罗浩辰那栋宅子里的大餐桌感觉好一些。在那里只有她一个人,在这里,却有四个人围坐在一起,圆形的餐桌,更加增添了家的气氛。

 “梦雪,不要客气,吃菜。”

 许叶莉拿起备用筷子,给云梦雪夹了菜。

 “谢谢阿姨。”

 云梦雪稍稍感觉有些拘谨,毕竟这是第一次和罗家人共同用餐。

 一双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总盯着饭碗,似乎还不太礼貌。

 云梦雪游移视线,无意中,又再次与罗浩宁的视线交集到了一起。

第009章 就叫我浩宁哥哥
 这份尴尬,让云梦雪立刻收起视线,专注于自己的饭碗,不停的往嘴里送着饭,却听到罗浩宁不经意间的轻笑声。

 “浩宁,吃着饭呢,你突然笑什么?”

 许叶莉看着自己的儿子,充满笑意的脸上,带着无法掩饰的疼爱之色。

 “妈,我是觉得,弟妹第一次和咱们在一起吃饭,生疏不自在是难免的,您和爸总得先说点什么,打破人家的尴尬吧。”

 罗浩宁轻松说着,云梦雪更加感到自己无地自容了,脸唰地一下红了起来。

 “对对对,瞧我这个老糊涂,总觉得梦雪来到这个家有些日子了,应该习惯了,大家聚在一起吃个饭还是头一次。”

 罗景天瞅了眼许叶莉,他这个做公爹的人,有些话说多了,似乎也会显得有些多余,毕竟云梦雪是个挺容易害羞的人。

 “爸爸,阿姨,从今后,你们就是我的父母,这杯酒我敬你们。”

 云梦雪强忍着脸上呼啦啦的火烧感觉,佯装自然举杯示敬,她在努力适应这个充满秘密奇怪的罗家,心里也清楚,罗浩宁说这种话,是为刚刚的笑做掩饰,以此打破她的不适感。

 敬过罗景天与许叶莉,云梦雪又斟了杯酒,举起酒杯看向罗浩宁。这一次,她可以借由敬酒的名义,好好地看一看温柔帅气、却天道不公让他坐在轮椅上的大伯哥。

 “呃……”

 微微动了下唇,云梦雪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叫人,对于罗浩宁这个大伯哥,她有些张不开口。叫大伯哥,还没等叫呢,就已经感觉很生疏生硬,直接叫哥哥?又觉得味道不太对。

 见云梦雪踌躇不定、面色纠结的模样,罗浩宁微微一笑。

 “弟妹。”

 云梦雪一怔,“大伯哥”三个字差点脱口而出,她皱了皱眉,还是没叫出口。

 “那个……就叫我梦雪吧,不用弟妹这样叫着,感觉很客气。”

 罗浩宁似乎在等着云梦雪这样说,笑容在他脸上逐渐放大。

 “好吧,既然是一家人,那我以后就叫弟妹‘梦雪’,你也一样可以叫我浩宁哥,总比大伯哥叫起来自然一些吧?”

 听闻罗浩宁此话,云梦雪突然明白了,罗浩宁看似合情合理的解释,其实还是在为她排解尴尬。云梦雪心里暖暖的,一种近乎于感激的神色,在她眼底不停蔓延,她连忙低头掩藏。

 “嗯,那……就这样好了。”

 轻轻点头,云梦雪心中对罗浩宁充满了好感,虽然只和他接触过两次,说过的话也才那么几句,但是心里强烈地感觉到,罗浩宁与罗浩辰并不相同。

 罗浩宁简直就是人间的温柔天使,但是罗浩辰,是从地狱烈火中衍生而出地狂肆恶魔。

 “二少爷,你回来了。”

 客厅突然传出的说话声,顿时打破餐厅这副其乐融融的画面。

 云梦雪心“咯噔”一下,差点将手中餐叉掉在盘子里,她感觉脖子都僵硬了,慢慢转头看向不知在客厅里站了多久的罗浩辰。

 “你……你回来了。”

 连忙放下餐具,云梦雪起身向罗浩辰走去,每一步靠近,她都更加强烈地感觉到,来自罗浩辰周身散发而出的冰冷气息,在不停地向她逼近。

 “嗯,回来好一会儿了,不过……”

 原以为罗浩辰转了性,竟然会好好说话了,但他紧接而来的转折词,让云梦雪感到不妙。

 “你们似乎聊的太开心也太投入,完全没注意到我回来。”

 果不其然,罗浩辰看起来自然的回答,言语表情却不带一丝温度,说出的话,更是让云梦雪身形不禁一颤。

 罗浩辰明显带着挑衅来的,刚才他们的说笑,让他心里十分在意,也分外不爽。

 “浩辰,回来的正好,快过来坐下一起吃饭。”

 许叶莉忙起身招呼着,罗浩辰却丝毫不领情地冷眸一瞥,许叶莉才刚走出两步的脚步登时停在那里,竟然不知要继续前行还是转身坐回去。

第010章 想进屋就爬进去
 云梦雪紧张的看着餐桌那边,很怕罗浩辰这样的态度,会惹怒了他的父亲。但是罗景天并没有说话,她好像没有看到听到一样开始变得沉默,低着头自顾自的吃饭。

 罗浩宁之前温柔的笑,也顿时在脸上消失不见,他微微蹙眉看着罗浩辰。

 “看够了吗?如果没看够你就留下,看够了,就给我回去。”

 罗浩辰清冷声音,狠狠刺进云梦雪耳中,她意识到自己的失神,连忙收回视线,只觉手腕一疼,被罗浩辰拽着就往外面走去。

 “罗浩辰!你放开我!”

 罗浩辰的手似乎长了铁刺,抓得她很疼,云梦雪疼的不停地挣扎,沿着连接三栋别墅的回廊走到一半,罗浩辰一把甩开云梦雪。

 踉跄两步,云梦雪手扶着回廊柱子,才稳住身形,一双充满怨责的眼,狠狠瞪着罗浩辰。

 “你疯了?干嘛一回来就这样?”

 虽然感觉罗家人之间的关系不咋地,但是云梦雪觉得,罗浩辰不该这样对待自己的父亲和许叶莉,毕竟他们都是长辈。

 “你很享受这种天伦之乐,这些虚伪的人,这家里虚伪的一切,都让你乐在其中是不是?”

 再次莫须有的指责,让云梦雪觉得,罗浩辰真是不可理喻。

 “我怎么就乐在其中了?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顿饭,难道还要哭丧着脸吗?你是想让他们知道我们两人之间的关系有多恶劣,让大家都面露苦色,你心里就舒服了是吗?”

 总是被人这样对待,云梦雪又忘了罗浩辰是个多么可恶的存在,也忘记了在与他对峙之后,将会得到什么样的惩罚。

 罗浩辰微眯双眼看着云梦雪,嘴角弯起一抹冷笑。

 “一家人?看来……你的代入感很好啊,这么快就把自己融入到罗家了。”

 云梦雪拧紧着两条秀眉抬头看着罗浩辰,他真的是很愿意故意找茬吵架。

 “我不管你心里是怎么打算的,既然嫁给你,哪怕只有一秒,我也是罗家的儿媳,孝敬长辈是我应尽的义务,我不能认同你的做法和态度。”

 鄙夷的神色清冷地笑,罗浩辰像是看着笑话一样看着云梦雪。

 “为什么?为什么你每次都要忘记自己的身份呢?”

 云梦雪一诧,罗浩辰话里有话,落在回廊石柱上的雨水,迸溅到她只穿着七分袖的手臂上,凉凉的感觉再加上罗浩辰的阴冷态度,云梦雪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你……要做什么?又要用我爸爸威胁我是不是?”

 反正罗浩辰每次都会这样,云梦雪心知肚明,她也知道,罗浩辰不会马上对云致远有所动向的,因为他还没有折磨够云梦雪,只会一次次威胁她、逼迫她乖乖就范。

 只是很无奈的是,云梦雪不得不屈从,毕竟,她无法保证惹怒了罗浩辰,他会不会突然抽风,当真对云致远下手。

 “想让我知道,你是真的希望我放过你父亲吗?如果是这样,那就别站在这里躲雨,给我滚到院子里去,让我看到你的真心诚意。”

 罗浩辰一改冰冷,神色邪魅,眼底却充满冷血无情!

 云梦雪怔怔望着罗浩辰,没想到他会这样说。

 在云梦雪她心里已经有一种认识,罗浩辰再怎样折磨她,不过是反复伤害她的身体,咬紧牙忍一忍就过去了,但是这一次,他竟然懒得亲自动手。

 “好,我如你的意。”

 云梦雪平静的回答着,紧抿着唇倔强转身,径直走进大雨瓢泼的院落中,任由冰冷雨水淋湿她单薄的身,视线不停被雨水模糊,甚至有些看不清罗浩辰的身影。

 “不想被雨淋也可以,给我爬着进去,这次我就原谅你。”

 无情的话从罗浩辰薄凉的唇吐出,云梦雪看不清他的脸,但是恶魔般的笑容却是那么明显。原谅她?云梦雪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又谈何原谅?她的脸上泛起苦涩的笑。

 罗浩辰走了,只留下云梦雪一个人站在那里继续淋雨,不知过了多久,她很冷,大雨淋得胸口憋闷,甚至感到一阵窒息。

 但是云梦雪也有自己的骄傲和自尊,爬进去乞求罗浩辰这种事,她宁愿死也做不出。

第011章 待她怎样我乐意
 雷声闪电,大雨滂沱,书房内有些阴暗。

 罗浩辰坐在桌前看书,但是他的心思并未完全在书上,而是想起了深埋在心中的那个人。

 “梦瑶,你永远离开的那一天,也是下着这么大的雨。”

 轻抚着手中的书本,罗浩辰脸上充满忧伤,这本书是当年楚梦瑶送给他的,那个时候的他们,还都处于青葱年代,有着少男少女懵懂的情怀。

 但是转眼间,就已物是人非,再次从书架上拿出这本书,感受着楚梦瑶残留的温度,更多的,也不过是触景伤情、睹物思人,让心中平增了几分难过而已。

 “啪”地一声,烦躁的将书合上,罗浩辰双手支着桌子痛苦的抱住头,黑亮的发丝,从他修长的手指间缕缕滑过。

 一声轰隆,窗外闪电慑人!罗浩辰猛地抬头向窗外望去。

 宽大的书房,正对宅院的方向是片玻璃墙,因为有雨搭,所以窗户没有挂多少雨水,庭院里的一切,全都尽收在罗浩辰的眼底。

 他虽然不想承认心中的担心,还是免不了一双眼睛迫切的寻找着那抹孱弱身影,云梦雪有些摇摇晃晃,无情雨水淋在她身上,只见踉跄一步,云梦雪倒在地上,手撑住了地面。

 罗浩辰心头一紧,刚要起身走过去,某种坚持与心理,又让他耐住了性子。

 “云梦雪,还不准备来求我吗?好啊,那我就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罗浩辰像个孩子在赌气一样,强迫不去关注已经体力不支的云梦雪,就在他刚要别开视线时,那抹倔强身影突然倒在地上,好半天,都没有再爬起来。

 “该死!”

 这一次,罗浩辰再也无法按耐性子继续坐在这里观望,他唰地一下站起身,三步并作两步冲出书房门,径直朝着庭院里跑去。

 越是靠近云梦雪,罗浩辰越有一种生命在点点消逝的恐怖感觉。

 “云梦雪,你给我站起来!不要在我面前装死!”

 用脚踢了踢云梦雪,她纹丝不动的躺在那里,发丝凌乱的贴在脸上,黑色头发下是紧闭的眼和一张苍白的脸,抿紧的嘴唇已经完全失去了血色。

 罗浩辰抱起云梦雪回了宅子,冲着迎面而来的佣人大喝道。

 “打电话!快给医生打电话!”

 见这阵势,佣人们自然不敢迟疑,立刻忙做一团!

 不多时,罗家的家庭医生来了,经过一番检查,医生满面愁色的看着罗浩辰摇了摇头。

 “罗总,少夫人的情况不太好,在家里恐怕延误了治疗,还是尽早送去医院更稳妥一些。”

 森亚集团下属医院,抢救室外。

 罗浩辰有些烦躁的来回走动,这一次,他真的把事情搞大了,虽然心里恨云梦雪,也因此折磨她,但是还没到真的要弄死云梦雪的地步。

 罗浩辰没想到,宁愿淋雨到昏厥,也不肯进屋去求他。况且,他又未必真的需要云梦雪爬进去,总不会有人那么笨,真的会爬进去求吧?偏偏云梦雪就是如此执拗。

 手里的烟燃到尽头还浑然不知,直到手指被烫得一疼,罗浩辰终于回过神儿,将烟头熄灭,刚一转身,就对上罗浩宁冰冷双眸怒瞪着他。

 “为什么要这样对她?”

 罗浩辰脸上刚刚浮现的担忧之色一扫而光,勾唇冷冷一笑。

 “为什么?呵!你应该比我更加清楚。”

 罗浩辰的话,让罗浩宁脸色更加难看。

 “你又不是小孩子,这样做,觉得很有意思吗?”

 面对指责,罗浩辰始终一副“我没错”的姿态。

 “你心疼了?是因为她,还是……”

 罗浩辰话未说完,罗浩宁脸上已经布满纠结神色,但是,愤怒却也愈来愈烈!

 “她是无辜的,你不该如此待她。”

 “无辜的?”

 罗浩辰冷嗤一声,眼底充满鄙夷与不屑。

 “她是我老婆,我要怎么对她是我的事,你要是插手进来,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呢?”

代罪新娘、代罪新娘小说罗浩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