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叔,求你别宠我、大叔,求你别宠我小说顾浅浅

大叔,求你别宠我

大叔,求你别宠我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大叔,求你别宠我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顾浅浅

更新内容:大叔,求你别宠我最新更新至第 2303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大叔,求你别宠我小说简介:顾浅浅没有想到,她这辈子做过最轰轰烈烈的一件事,竟是爱上了一个叫陆战北的男人。他看似冰冷,实则凶狠。她问他:“我们这样,是不是不应该?” “是相爱。” “可你从来没说过你爱我。” “有些爱,不用说!” 这是一个小可怜送羊入虎口的故事,这是一个禁欲男无力抗三观的故事。

告别书荒、精品小说轻松找、小说无广告阅读

热门小说
小说排行榜


热门小说站点免费阅读

1 这混蛋的腿到底朝哪儿伸呢?
欧式的阳台四面透光,全落地式的玻璃设计让整个阳台看上去透净而明亮。

半圆形的空间并不算空旷,却还置放着一张香槟色的双人小沙发。

正是晌午,光线充足,阳台上的每个角落均一览无遗,包括……沙发上姿势不正常的男女。

“咚咚咚,咚咚咚……”

顾浅浅听见了,这会儿正有人疯了一样地在外头捶着门,可顾浅浅面前的这个人,却完全没打算放开她的样子。

离得这样近,她越发地感觉到自己心跳如擂。

故做镇定的抬起水当当的眸,顾浅浅静静地打量着这个曾经令她痴迷疯狂到不顾一切的人。

岁月,似乎从不曾在他的身上留下任何的痕迹,无论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他依然英武不凡,俊美得不似人间所有。

也正是他这种近乎于冰冷的邪美,曾几何时,让她慾罢不能!

“放开我!”

压低了声音,顾浅浅恨恨地磨着牙。

可身子稍有反抗的意思,便又被陆战北粗鲁地制止了:“要是我不呢?”

只这这一句,顾浅浅的脑子就炸了,想挣扎,可男人一个扭转,双臂已反剪着被他扣在了她的后腰上。

单手扣压着,向前一推。

被动至此,顾浅浅刚要出声低咒,却突然感觉……

他,他……

这混蛋的腿到底朝哪儿伸呢?

慌乱地抬首,恰对上陆战北雪山冰顶般的森然的眸。

四目相对,心悸的感觉一如当初。

顾浅浅的心跳很快,快得几差没有蹦出她的嗓子眼。就是他这种眼神,她想了多年,也恨了多年,可就是怎么也忘之不掉。

淡定,淡定,淡定……

眯了眯绝美的黑眸,顾浅浅故做镇定耸耸肩,而后妖娆一笑:“小舅舅,有话好好说嘛是不是,我毕竟……”

好好说?

男人邃黑的眼眸微微一眯,眼前只剩下一片昨夜星辰,还有那些深入骨髓的画面,还有刻进骨子里的疯狂旧事。

“小舅舅……”她连声音都在抖。

陆战北寒声:“叫我什么?小舅舅?嗯?”

不记得多久没有听她这么叫了,以往的每一次他听着都能让他头皮发麻,但,今天她故意这么叫,他明白她的意思。

想和他撇清那种‘不正当’的关系是不是?想把他从她男人推到小舅舅的位置上,虽然他从来就不是她的舅舅。

做梦呢!

大为不满,男人的眸色渐沉,反剪着她的大手故意扣着一扭,顾浅浅‘嘶’地又是一声,瞬间疼得直叫唤:“放开,你弄疼我了。”

“我还可以让你更疼,不记得了么?”

话落,男人的大手再度用力,顾浅浅只觉得自己的手腕都要被他生生拧下来了。刚要失声尖叫,男人却突然又伸手死死捂住了她的嘴。

在她耳侧阴侧侧地笑:“乖,你确定真的要叫?”

顾浅浅:“……”

不,她不能!

门外的挠门声还在,不出意外就是她妈,要是让她知道她和陆战北在阳台上乱来,她妈非急出个脑梗不可。

所以……

紧绷着的身体平静下来,她用眼神告诉他,她绝不会再闹。

男人会意,非常配合地松开了她的嘴,可她却迫不急待地喷他一句:“欺负女人,你特么还是不是男人?”

“我是不是男人,你还不清楚?”

“你,下流!”

顾浅浅真的恼了,恨不得现在就狠咬他几口:“陆战北,你特么到底想干嘛?”

“你说呢!”

话落,他以最霸道的资势制着她,从后往前……

男人急促地喘着粗气儿,顾浅浅却感觉自己就要死了,迷离之中,记忆倒带,刹那间似已将她带回了四年前……

2 时光倒带,记忆飞梭
时光倒带,记忆飞梭……

刹那,四年前!

坐在雪白的马桶上,顾浅浅畅快地吁了一口气。

从梨花镇到菁城,她坐了一天一夜的大吧,下车时连上个洗手间的时间都顾不上,便被人直接带回了这里。

这里……

菁城第一红色豪门,陆家!

据说,她妈妈是这家的‘大小姐’,一个二十岁便被流放在外的‘大小姐’。

可悲?可笑?

到了地方,不及细品菁城陆宅叹为观止的惊人奢华,顾浅浅便闷头冲进了‘自己’的房间。

放掉身体里多余的水,拉上小裤裤,按下冲水键……

‘哗啦’的水声在安静的空间里显得尤为清晰,亦在瞬间惊醒了正在浴缸里沉睡的某个人……

陆战北,菁城陆家三少。

自带生人勿近属性的他,浴室做为私人领地自然也是闲人免入的禁地。

可是……

不悦地起身,扯过摆放在一边的纯白浴巾围在腰间。

拉开浴室的门,走出去……

————————————-

听到身后的动静,顾浅浅愣了愣……

无意识地转身,如雾的眸底瞬间便撞入了一幅让他瞠目结舌的画面。

那是一具极具魅力的身体,麦色的肌理,饱满的胸脯,平整的腰腹上八块腹肌清晰可见。

上面,满布水滴……

男人那略短的黑发上沾着水,却仍旧一根根桀骜不驯地向上拨挺着。

发尾的水滴剔透,邪恶地循着他刚毅的轮廓蜿蜒滑下,经过喉结,锁骨……

那画面,引人暇思!

他是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画面,一时间竟也忘了害羞。片刻,顾浅浅眨了眨眼,视线向上,便生生撞入一双深壑浩海般的眼。

四目相对,一股子莫名的沉默在两人之间无声发酵。

浴室的灯光不亮,但有更亮的东西,犹如利箭一般猛地撞入了陆战北的视线。

一个稚嫩的少女,脸上长着一双俨如黑天鹅般的眼眸。

偶一流盼,甜美!

柔丝般的眉睫,荫掩着盈盈的双瞳,星光一般耀亮人心……

打量着面前的女孩,陆战北蹙着眉头无声无息,而顾浅浅亦然。

其实,她,窒息了……

因为她怎么也没有想到,不过是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却能遇上这么样的极品。

陆战北那张脸,酷,帅,冷……

浴室的灯光折射在他线条流畅的脸廓,令他整张脸看上去更加立体完美。

狭长的凤眸内敛而深邃,却时刻闪烁着令人不容小觑的冷光。

他侧脸的线条堪当完美,高挺的鼻梁,菲薄的唇此刻正紧紧抿着,周身,寒意凛冽……

“我……我不知道这里面还有人……”而且还是个皮相十分养眼的,异性。

可这不是她的房间么?

而且她刚才……

还-在-这-里-小-解-了!

而且她小解的时候,这个男人就在她隔壁的浴室里泡澡,那他是不是……

这个认知令人无比崩溃,顾浅浅瓷净的小脸迅速染上一丑绯色,然后腾地燃烧起来:“对不起!我马上就出去……”

急急后退,一不小心却踏空了台阶……

3 闯入他属地的可口猎物
“啊!”

跌倒的瞬间,人的本能便是下意识地伸手却抓住身边任何可以抓住的东西,所以,顾浅浅也伸手抓了,而且真的抓到了。

柔软的,带着湿意的,白色的……

腰间一凉,陆战北刚刚围好在腰间的浴巾已被人彻底扯落。

———————

仰面跌倒,后脑着地时传来一声闷响!

那一跤,摔的顾浅浅三魂差点去了两魄,微张着小嘴,她疼得半晌都喘不过气来。

可是,她刚才不小心抓到的到底是什么?

忍着疼,费劲地将抓来之物凑过脸前一瞧,被摔得七晕八素的小丫头,当即便倒吸了一口冷气。

如果她没有看错的话,这……这……好像是……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闭紧了双眼,生怕自己一不小心会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顾浅浅人躺在浴室的地砖上,手里还拼命挥舞着某人的浴巾。

“还……还给你!”

“然后,我会马上出去的,我保证……”

站在那里,陆战北气息沉稳。

纵然身无半缕,却丝毫无损于他本身的卓冷凛冽。

淡冷的俊脸上看不出任何的表情,只无声无息地打量着突然闯入他属地的可口猎物。

可口!

这是陆战北对顾浅浅的第一个印象。

居高临下,从他的视线看过去,恰是一地的春-光,正对他无声地发出邀请。

躺在地上的少女看上去年纪不大,却有着令人目炫神迷的玲珑曲线。

该肥的地方肥,该瘦的地方瘦!

精致的小脸不染纤尘,原本清澈明亮的双眸正死死地闭着,弯弯的柳眉,长长的睫毛蝴蝶般微微地颤动着……

正开合的双唇,亦如花瓣般娇嫩欲滴!

如玉的肌肤吹弹可破,如乳,似玉,更像是雪地里的膏脂凝露……

胸不拂而挺,腰不盈一握。特别是短裙下那一双纤长笔直的长腿,衬着鹅黄色的小裤子,浸润在灯光下,正粼粼泛着迷人的波光……

鹅黄色,带卡通的小裤子!

这是陆战北对顾浅浅的第二个印象。

做为第十九个被送进他房间里的女孩儿,如此美人儿,足见他那位‘善解人意’大嫂也是用了‘心’的。

只是,这么嫩的丫头,成年了么?

刹那,陆战北邃黑的眸骤然暗下,深挺的眉头亦越拧越紧。

“张开!”

磁性的嗓音带着沐浴后的沙哑,冰冷,迫人,却令她闻之心动。

只是他说出来的话……

张开?

仅这两个字,顾浅浅整个人都吓滞了!

他在说什么?难道是让自己……

冷汗骤下,她下意识地收紧了膝盖。

明明该不顾一切地爬起来逃走,可不知道为什么,只听到这个男人的声音,她便怕到整个人都动弹不了。

瑟瑟发抖,因为不知自己遭遇了什么……

可男人清流般的声音,却在她的震颤中又一次清晰地响起在头顶:“把眼睛张开。”

囧!

顾浅浅尴尬病犯了,全身的肌肤亦因此而泛起了粉红色的色泽。

原来是,把-眼-张-开!

不是腿……

4 他到底是谁?
他让她把眼张开,可是……

她怎么敢?

手里的东西正时刻提醒着自己的处境,当然,还有那个男人‘尴尬’的处境。

她不能理解的只是,为什么这个男人会如此镇定,明明他身上连最后一块遮羞布都让自己抓下来了不是么?

“还,还你……”

僵躺在地上,顾浅浅仍旧死死闭着眼。

俏挺的鼻梁上早已不争气的渗满了冷汗,也不知道是怕的,还是紧张的……

瞧着她手里摇来晃去的白色浴巾,陆战北邃黑的眼眸闪过诡谲的异彩:“我说,把眼张开!”

头顶上方传来的声音磁性,带着沐浴后特有的沙哑。

迷人,好听!

正失神,冰冷的吐息却在瞬间撩过她敏感的肌肤,一个颤栗,她吓得猛地睁开双眼……

不期地撞入一双猎鹰般的眼眸里。

冷!绝冷!无比冷!

这个男人,仿佛自带冰雪属性,仅是吐出的气息,便足够冻得她全身都打起寒颤……

黑葡萄般的眼儿越瞪越圆,顾浅浅惊怕地看着他。

与生俱来的女性直觉告诉她,此地不宜久留,不是谈话的好地方,特别是跟这个……

陌生的-裸-男!

“你,成年了吗?”

不知道他为什么会问自己这个,顾浅浅脑子一抽便机械地回答了他:“十……十九岁!”

“噢……”

尾声上扬,但男人的脸上完全看不出兴奋的样子。

十九岁,还没完全长开呢,就出来……

高大的身躯欺近,陆战北逼人的气势以压倒性的姿态直接占据了顾浅浅上方的所有领地。

这样的姿势,顾浅浅倒吸一口冷气!

顾不上矜持,她猛地推了他一下,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可身前的男人,却巍然不动……

突然,陆战北的眼神骤然一黯!

是故意的么?

这个可口的小东西,她的手,好像正放在他左胸的某个中心点上面。

又进一步,他将自己与她的距离缩近到十厘米,顾浅浅瞪大了眼,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僵直的后背,更是死死地贴着冰冷的地板砖。

危险!

顾浅浅能清醒地意识到这一点,但她被困在男人高大的身影之下,根本退无可退……

许是浴室的空间太小,许是男人的气势太迫人。

那一刻,顾浅浅只觉得,周围的空气严重供应不足。

呼吸不畅,憋得她整个肺都要爆炸了一般,窒息的感觉排山滔海,她觉得自己,缺氧……

“呼吸!”

吐呐间,强烈的男性荷尔蒙直侵而来,男人的大手用力捏开她的嘴,强迫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原来,她竟紧张到忘了呼吸!

“懂不懂自己在做什么?”

“我,我……”

她不懂,她只是来借个厕所……

不对,这明明就是她的房间,为什么这里突然多了男人?还是个可怕的危险份子?

“这是我的房间!”

鼓起勇气开口,可她的声音还是弱得就像是柔弱的小猫儿一般。

“你的房间?”

男人俊逸挺拔的身躯撑在她上方,犀利的眸子定定地瞅着她巴掌大小的脸,眸带奚落。

他的眼神,让她觉得自己像是被剥光了摆放在他面前的一道菜。

怎……怎会变成这样?

他到底是谁?

5 落荒而逃
“浅浅,浅浅你在这里吗?”

“浅浅,浅浅……”

门外,短促的拍门声,伴着母亲焦急的声音。

冷汗!一滴滴滚落。

就在顾浅浅迟疑着接下来自己到底应该做什么的时候,原本冰山一般罩着他的男人,突然几不可见地蹙起了眉。

伸手夺过她里的浴巾,男人好看的手轻轻一转,便围在了腰上。

站直了身子,他不客气地开口:“出去!”

一时没听清,顾浅浅懵懵地啊了一声,黑水晶般的眸子自以往向上瞅着他眨啊眨啊眨……

“出去!”

这一次,她听清楚了,是让她双手抱头,圆润离开的意思。

谢天谢地!

终于可以滚了。

顾不上收拾自己狼狈的心情,顾浅浅慌乱地从地上爬起来,二话不说,夹着尾巴便落荒而逃……

————————————

亲眼看着女儿从房间里出来,陆盛琳憔悴的脸上闪过一丝几不可见的慌乱。

那可是……

二话不说,拖着女儿就朝楼下走。

她拉得太急,顾浅浅:“妈,您干什么?”

“让你走就赶紧走,问那么多干嘛?”

话落,陆盛琳再不废话,一口气便将女儿拖下了楼。

寻到厨房的一角,确定四下无人陆盛琳才敢焦急地问她:“你啊你,你怎么跑到那个房间里去了?你在里面做了什么?怎么那么久都不出来?啊?”

“我,刚才内急,所以就先进房间上了个厕所……”

陆盛琳:“你上厕所为什么不进你自己房间上?这一间是……”

闻声,有如一桶冷汗浇了顾浅浅个满头满脸的水:“那……不就是我房间吗?”

“你的房间在一楼。”

顾浅浅傻眼了,呐呐地开口:“舅妈明明告诉我是那一间,所以我才……”

“什么?”

点点头,顾浅浅对现在的状况也表示非常的懵逼,但她还是尽可能清晰地还原了之前的真相:“就是接我们回来的舅妈。”

闻声,陆盛琳没有再说话,只是垂在两侧的双手已不自觉地紧攥成拳。

从来没见妈妈的脸色这么难看,顾浅浅心里一慌,上前便扯住了母亲的手:“妈,到底怎么了?”

被女儿这么一扯,陆盛琳总算回过神来,然后便警告她:“以后没事不许上二楼。”

“为什么?”

其实,经过刚才那件尴尬事后,她对二楼的那个房间也可以说是心里有了阴影。

会这么问,也完全是条件反射,但她也确实觉得奇怪。

为什么不能上二楼?

因为那个男人?

“不要问为什么,不许就是不许!”

“那,我刚才去的那一间里面住的……”到底是谁?

“问那么多干嘛?”

喝斥着打断,陆盛琳这时亦心虚地抬头望向之前顾浅浅出来的地方,偏巧那时二楼的房间正好被人打开……

面色徒然一变,陆盛琳拉着女儿便慌不择路地朝外跑。

被母亲拉得太急,顾浅浅脚下一个不稳便趔趄了一下,慌乱中她眼角的余光一斜,恰瞥见楼上那双阴骛的眼……

6 19岁的孩子
被母亲从大屋里拖出来,不下两分钟,她们又被人重新请了回去。

不过这一次,请她们的人是她的舅舅陆战东。

她这位舅舅,是陆家现任的家主,也是菁城市市W书记,地地道道的一把手。

在梨花镇那种小地方生活了19年,顾浅浅从来没有想过,母亲的娘家会有这么深厚的背景。

而自己,居然也能被人家称一声‘小姐’。

陆家,跺一跺脚Z国都会抖三抖的菁城陆家,她居然是这一家的外孙女?

带着这样的疑问,她惴惴不安。

“舅舅。”

毕竟是从小第一次见,叫的这一声略显生涩,但并不失礼。

城府的男人抬头,面前的少女亭亭玉立,清丽的五官足够令他眼前一亮。

上上下下地打量,片刻,陆战东问:“你叫浅浅?”

“是……”

陆战东挑眉又问:“今年19岁?”

“是……”

讶异于她这位舅舅的淡冷口吻,顾浅浅正好奇着他接下来要问的是不是自己的身高体重,结果却意外地看到他直接扭头对着之前给她‘指错房间’的那位舅妈吩咐道:“进了陆家的门,就是陆家的人,你去帮她挑几件像样的衣服,晚上家里有客,别太失礼了!”

于百合点头,笑得温和婉约:“知道了。”

说完,已直接拉住了顾浅浅的手:“浅浅是吧!跟我来……”

舅妈笑得很温柔,一如她的名字一般清雅致美,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为自己指错房间的那件事太不可思议,顾浅浅对她,就是没有好感。

下意识地扭头去看母亲,陆盛琳却微笑着对她点点头:“去吧!”

低低一叹!

母亲都这么说了,她还能怎么办?

————

目送着女儿离开她,陆盛琳忍了一路的话,终还是问了出来:“你,一定要这么做吗?”

闻声,陆战东凌厉的双眸淡扫过陆盛琳的眼,反问:“陆家的外孙女,带回陆家养有什么不对?”

“可你明知道……”她不是。

虎目微抬,城府的男人淡冷地看了她一眼,答:“所谓的真相,不过是大多数人心里想的那个答案,别人认为她是就够了,其它的,不重要!”

“这对浅浅不公平?她还是个孩子……”

“19岁还是个孩子?”

话落,陆战东又是冷冷一笑,阴狠的眸底闪过一丝显而易见的嘲讽:“可我怎么记得,你19岁就已经是个女人了呢?”

“战……”

手指已被捏得发白,但陆盛琳还是忍着惊惧望向这个她怕了几十年的男人:“大哥,你到底让我们回来做什么?”

“不是猜得到吗?何必再问?”

“可……”

陆战东似是不愿再言,只阴冷冷地低喝:“再多说一句,现在就给我滚出陆家,也别想再见她。”

“……”

陆盛雅顿时噤了声,再不敢多说一个字。

这个家里到处都是不好的回忆,但这个家里,有她整整想了19年的人,为了她,说什么她也不会再轻易离开!

绝不……

7 这个家里特别的人
将顾浅浅带入女儿的房间,于百合随手从衣柜中拿出一件蝴蝶兰的小洋装在她身比了比,脸的上笑意很敷衍:“这件不错,晚上就穿这个吧!”

在她看来,顾浅浅这个乡下来的野丫头根本就不配穿她女儿的衣服,可丈夫说晚上有‘客人’,自然又是另当别论。

只是更让她觉得不高兴的是,这个死丫头不但是长相甜美可人,就连身材也是无可挑剔。

她已经挑了衣柜里最不起眼的一条裙子,可没想到,只是在她身上比了比,效果便足够令人惊艳!

“谢谢舅妈……”

闻声,于百合不走心地笑了一下:“一家人,不用这么客气!”

一家人?

初次见面就会挖坑给自己跳的这种,也能称家人?

心里这般鄙夷着,但顾浅浅的脸上并没怎么表现出来,只淡淡地嗯了一声,一幅乖顺的小模样。

很满意她的反应,于百合将手里的洋装递给她,似是不经意,又提了一句:“刚才,你有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人?”

顾浅浅接洋装的手一迟,片刻便恢复了自如,懵懵地抬头,问:“舅妈,什么叫特别的人?”

“就是……”

本是想看看自己今天的成果,结果竟被这丫头无声无息地呛了回来。

于百合面上一僵,一双妙目炯炯,来回在顾浅浅的脸上梭巡,似是想看出什么端倪一般。

只是,顾浅浅的眼神清澈,如一汪清泉灵溪,那不染杂质的眼神看起来似乎也不像是在耍什么心眼儿。

笑了一下,将本要吐出的话语收回,于百合瞬即亦恢复了之前的温婉得宜,只说:“你拿着衣服先回去吧!”

“好。”

不该问的什么也不问,不该多嘴的什么也不说。

自动翻过方才那一页,顾浅浅乖乖地点头,又甜甜地对于百合笑了一下:“那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

转身,刚走了一步,又被于百合叫住:“这些都拿回去吧!反正是囡囡不穿了的,搁这里也是浪费。”

闻声,顾浅浅水当当的眸子瞬间起了波澜,但亦只是微微一荡,立刻满口笑答:“好。”

人家不要的旧衣服,扔了觉得浪费,索性就便宜她这个‘叫花子’。

这叫施舍,她听得懂!

不过有什么所谓呢?

这种面料,这种质地,是她人生的前19年从来不曾拥有的,就算是被人穿过的也无所谓,小时候,她也不知道穿过多少人的旧衣服。

不在乎多穿这一次……

欣然接过,宝贝般将那些长长短短的裙装抱在怀里,顾浅浅故意露出千恩万谢的表情,然后便‘兴高采烈’地离开了表妹的房间。

表妹的房间在三楼,她的在一楼。

经过二楼的时候,下意识地又瞥了一眼某个方向。

之前,舅妈亲自给她指的房间是错的,刚才又问她在家里有没有见到特别的人。

是指那个男人么?

正疑惑间,突感如芒。

一回头,当顾浅浅对上那双冷如雪豹的眼,她只觉得,全世界都冷却了……

大叔,求你别宠我、大叔,求你别宠我小说顾浅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