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爱晚成小说霍云烯黎晓曼龙司昊、书荒热门小说在线阅读

大爱晚成

大爱晚成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大爱晚成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霍云烯,黎晓曼,龙司昊

更新内容:大爱晚成最新更新至第 826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大爱晚成小说简介:这是怎么地方? 这时,一道陌生的声音便传进了她的耳里。 “霍太太,你醒啦,那就陪我们好好玩玩吧。” 闻声,黎晓曼循声看去时,便看见三个笑的一脸猥琐的男人正色眯眯的盯着她……


热门小说站点免费阅读

第一章 无情,送进别人房间
K市帝华国际大酒店

金碧辉煌极富有情调的旋转餐厅内,黎晓曼坐在靠窗的位置,清丽的小脸微微泛红,清澈明净的双眸到现在还带着一丝不置信的睨着坐在她对面的俊逸男人。

一个平时她只有在电视和报纸上才能经常见到的男人——霍云烯,身姿俊朗,面容英俊,一身塞露蒂的白色西服衬的他更加俊逸三分,此时他正坐在她对面,叫她怎么不惊讶,她现在看他的眼神就像是看见了一个跨宇宙外星人。

霍云烯俊眉微挑,睨着正惊讶睨着他的小女人,声音低沉魅惑,“曼曼,结婚一周年快乐,我们干一杯。”

“结婚一周年?”黎晓曼心神一晃,她都快忘记在法律上,她已经升级为已婚人士了。

他竟然叫她曼曼?他的话语带给她的惊讶程度不亚于亲耳听到美国总统奥巴马唤她一样一样的。

她仿佛有N久没听他这样叫过她了。

他不怕闪了舌头?

霍云烯见她又走神,白皙的大手端起高脚杯,轻轻碰了下她手中的杯子,低唤一句,“曼曼……”

她抬眸睨向霍云烯,白皙的小手端起高脚杯,唇角浮出樱花般绚丽的笑容,与霍云烯碰杯,“谢谢!一周年快乐。”

霍云烯眯起眼眸睨着面带笑容的她,有一瞬的晃神,眸光带着一丝惊讶的睨着她,声音低沉,少了平日里的冰冷,“为什么说谢谢?”

黎晓曼白皙的脸蛋因为酒精的缘故,酡红诱人,更加的耀人视线,她浅浅一笑,“我只是很意外你竟然还记得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

他们结婚一年,他对她态度冷漠,从来不碰她,甚至没和她在一张床上睡过,她根本没想过他会记得今天是他们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连她自己都忘记了。

她的话里透着一丝跃雀,也有一丝伤感,眼眸氤氲起了一层薄雾,是高兴去却也觉得无比心酸。

霍云烯俊眉轻蹙,眸中复杂的情绪复杂,随即绅士的再为她倒满了酒,“再干。”

黎晓曼见霍云烯又为她倒满酒,已经喝的有些头晕眼花的她,眯起眼眸睨着他,“云烯,你知道我从不喝酒,再喝我就醉了。”

霍云烯俊眉微蹙,握着高脚杯的白皙大手一紧,有片刻的犹豫,随即说道:“放心,有我。”

“放心,有我”,这短短的四个字,却令黎晓曼心头一阵泛酸,有种想哭的冲动,她默默守候了一年的丈夫,真的开始回心转意了吗?

虽然她的头已经越来越晕,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旋转,但她见霍云烯难得如此有兴致,她不想扫他的兴,再次与他碰杯喝尽。

一顿饭吃完,黎晓曼醉的不省人事,那张清丽漂亮的小脸酡红不已,如同熟透的樱果,又似甜美剔透的梅子酒一般煞是娇媚诱人。

霍云烯垂眸睨着酒醉的她,冷魅的眸子中闪过一丝犹豫,他好看的眉头蹙起,似在犹豫,最后还是下定了决心,无情的将他的妻子,亲自送到了酒店预订好的房间,一个居心叵测的男人房间。

他抱着黎晓曼站在房门前,犹豫了下,正欲敲门,一个与他年纪相当的男人打开了房门。

男人长的倒还俊逸,但流里流气,纯粹一个穿西装打领带,扣着正经人士帽子的升级版地痞流氓。

他双眸瞥了眼霍云烯怀里的女人,不耐烦的说道:“怎么现在才来?把她交给我就行了,今天是夏琳的生日,她还在等你,别让她等久了。”

男人说完,将醉的不省人事的黎晓曼和她的包包接过,轻蔑的瞥了她一眼,转身进入房间,如同扔垃圾一般,将她没有一丝怜惜的扔到了大床上。

第二章 下药,老公安排的出轨戏
霍云烯见状,有一瞬间,想冲进去将黎晓曼带走,但一想到夏琳,那个为了他可以不要性命,甚至还为他打过孩子的女人,他还是止步了。

他没有多看黎晓曼一眼,目光冷漠的睨向房里的男人,声音冰冷,“雷洋,别忘了我交代你的事。”

叫雷洋的男人走到房门前,睨着霍云烯流气的一笑,“我办事,你放心。”

随即他便将房门关上,霍云烯睨了眼紧闭的房门,轻蹙了下眉,顿了会,才转身离开了酒店。

酒店房间里的雷洋看了眼大床上醉的不省人事的黎晓曼,目光一狠,将早就准备好的一颗药丸塞进了她的嘴里,不屑的说道:“黎晓曼,好好享受,这可是你的好老公亲自给你安排的出~轨戏,你谁都别怪,要怪就怪你自己太贱,偏嫁给了云烯,破坏了夏琳的幸福,只有你真的出~轨了,云烯和你离婚才不被阻拦,你才能净身出户。”

雷洋说完,将针孔摄像头藏好,看了下手腕上一款名贵的劳力士腕表。

这时,正好响起了敲门声,他得逞的勾起唇角,走到房门前,伸手打开房门。

三个表情猥琐,双眼冒精光的粗狂男人站在房门口,看着雷洋猥琐的一笑,“雷少。”

雷洋轻蔑的睨着床上的黎晓曼,“那个女人就交给你们了,别着急,一定要一个一个上,这可是霍氏集团总裁霍云烯的老婆,他可是亲自交代了的,让你们一定要伺候好他老婆,你们好好享受,对了,最好是激烈些,别把她折腾死了就行。”

雷洋说完,唇角勾出得逞的笑意,走出了酒店房间,夏琳,你很快就可以嫁给云烯了,希望你能幸福,今晚过后,那个贱人再也没资格待在霍家。

雷洋一走,三个猥琐男人连房间门都没还来得及关,便猥琐的笑着走向床前。

“热……好热……”

大床上的黎晓曼扭动着纤细妙曼的身子,如玉的小手撕扯着身上的衣服。

因为是到豪华酒店用餐,今天的她里身穿着一件白色碎花吊带连衣裙,外面一件浅蓝色披肩,此时经过她这一扯,圆滑白皙的香肩露了出来,白皙的玉颈,匀称修长的双腿,充满了诱惑力。

见此风景,三个猥琐男人双眼冒光,吞了吞口水,再也顾不上雷洋说的一个一个上,立即脱了衣服,一起扑向了黎晓曼,对着她又啃又咬,上下其手。

黎晓曼的披肩被扯掉,连衣裙的带子被扯了下来,滑到了肩头下,白皙如玉的肌肤透着粉色,更添几分诱惑。

三个魁梧粗犷男人的重量投下来,酒醉的黎晓曼感觉到一阵窒息,突觉胃里一阵翻滚,猛的想吐。

她眉宇紧拧,难受的睁开了双眸,却看见三个笑的极为猥琐的男人趴在她的身上,对着她上下其手。

她一时弄不清状况,她不是在和云烯用餐吗?怎么会?

胃里越来越难受,体内却像是被火烧一般难受。

第三章 滚开,不要碰我
三个男人猥琐的笑容却令她猛的清醒过来,她奋力的扭动着身子,语气中夹杂着一丝惊慌,“你们是什么人?你们要做什么?放开我……滚开,放开我……”

黎晓曼拼了命的扭动身子,可是压在她身子上的几个男人稳如泰山,纹丝不动。

“嘿嘿……别乱动,哥几个会好好疼你。”其中一个男人猥琐的说完,强行将黎晓曼的衣裙褪到了腰际。

衣裙被褪下到腰际,她胸前那令人窒息的风景便落入了三个猥琐男人眼中,更是激发了他们的兽性。

见状,黎晓曼惊慌的想用双手护住胸前,却被两个男人按住了双手,她挣扎的手腕红了也没挣扎开。

从没有过的屈辱感与惊慌袭上她的心头,她拼了命的摇头,躲避着猥琐男人的啃咬,水眸中氤氲起晶莹的水雾,“不要碰我……滚开,你们这群流氓,不要碰我,滚开……云烯,救我,云烯……”

其中一个猥琐男人不屑的说道:“哼,装什么贞洁烈女,哥几个玩腻了自然会放过你,你别喊霍云烯了,他不会来救你,就是他花钱请我们来玩你的,霍总裁可真大方,连他老婆他都舍得让别的男人玩,哈哈……”

猥琐男说完,那令人作恶的双手袭向了黎晓曼胸前。

听到猥琐男的话,黎晓曼突然停止了挣扎,像是耳朵突然失聪了一般,听不到任何的声音,脑袋里空白的就只剩下猥琐男说的那句是霍云烯花钱请他们来玩她的话,不断的在她脑海里回响。

不,不可能是云烯,不可能,他就算再不爱她,再厌恶她,也不会这样对她,一定不是他,一定不是。

难道她记忆中的霍云烯真的变了吗?那个曾经会保护她的霍云烯变了吗?

三个猥琐男见她突然不反抗了,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便又猥琐的笑着再次扑向了她。

突地,房间里走进来一个身形颀长挺拔的男人,周身散发着慑人的气势,他身手敏捷,一把就将其中一个猥琐男从黎晓曼的身上老鹰抓小鸡般扯了起来。

被扯起的那个猥琐男怒骂道:“MD!谁坏劳资的好事?”

他一转过身,看清了男人的冷俊面容,对上了他清冷凛冽似剑的目光。

冷峻男人周身隐隐散发着骇人的慑人气势,如同来自地狱的撒旦,空气中的温度似乎因为他的出现以火箭的速度下降。

他诱人的薄唇紧抿,溢出冷戾至极的声音,声音幽冷犹如从寒潭发出一般,“Youbastard!”

“你……啊……”

猥琐男正要出声,冷俊男人拳如疾风,两拳就将他打的鼻青脸肿,翻倒在了地上。

另外两名猥琐男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便同时被两只白皙的大手抓住了衣领,一拳一个,击倒在地上。

还不到三秒的时间,三个猥琐男就被打倒在地,痛苦的哀嚎。

听到几个猥琐男的哀嚎声,黎晓曼这才回过了神,见那三个猥琐男鼻青脸肿,嘴角溢血,正在地上翻滚。

第四章 难受,缠上俊美男人
因为喝太多酒的关系,她胃里再次一阵翻滚,刚要伸手捂住嘴,便一个没忍住,全部吐了出来,正好吐到了一堵肉墙上。

那带着神秘色彩深邃如墨的黑色西服上突然印上了这一滩污秽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浓烈的酒味在这房间里弥漫开来。

名贵的黑色西服就这样毁在了这滩污秽物上。

这时,一道尖锐的惊叫声传来,那惊讶的程度像是看见了冰河世纪的恐龙,又像是那被毁的不是一套名贵西服,而是古时的帝王龙袍。

“oh!No!总裁,你这套GiorgioArmani高级定制纯手工西服价值不菲,就这么被她一张嘴给糟蹋了,实在是太令偶痛心了!”

发出尖锐叫声的是一个将近三十岁的男人,他捻起兰花指指向了黎晓曼,“你你你……你谁啊你?我们总裁亲自出手救了你,你你你……你竟然弄脏了我们总裁的西服……你你你……你连这西服一颗扣子的三分之零点一都赔不起……你……”

他指着黎晓曼话还没说完,一道低沉听不出喜怒的魅惑声音却似剑一般的穿透他耳膜。

“shutup!Getout!”

他的语调很轻,没有加重语气,但却无形的给人压迫之感,不怒而威之势展现的淋漓尽致。

捻起兰花指的男人立即噤声,以千里马奔腾的速度冲出了房间。

黎晓曼见那喋喋不休的男人长腿一迈,鬼追似的冲出房间,体内越来越燥热难受的她抬眸睨向了她身前的肉墙。

一个容貌俊美的令人窒息的男人闯进了她迷离的视线中,泼墨的双眉似剑,蕴藏着霸气,完美的轮廓,充满了魅惑,墨黑的双眸如幽潭般深不见底,深邃的仿佛能吸走人的灵魂,菲薄的双唇紧抿,性感而迷离的色彩,像是两片樱花一般充满了诱惑力,让人不由自主的会将目光落在他的诱人唇瓣上,隐约间,像是有一种魔力,令人移不开视线。

俊挺的鼻梁,傲人的身高,修身的黑色西服衬托的他更加的魅惑迷人。

表情不怒而威,周身散发着王者般的高贵气势,无形中给人一种压迫感。

他俊美的像是一副看不透的画,不是一分钟,两分钟能欣赏全面的,越是看下去,越是容易令人沉迷其中。

黎晓曼本就醉的晕晕乎乎,再加上现在体内的药性开始发作,越来越意识不清,越是睨着眼前俊美的男人,她越是口干舌燥,难受不已。

“热……我……好热……难受……”

她不安分的扭动着身子,原本遮盖着她身子的被子从圆滑白皙的肩头滑下,诱人的风景落入了冷俊男人龙司昊深邃的墨眸中。

他目光一沉,如墨的瞳眸紧收几分,深邃的目光带着几分灼热。

黎晓曼无意识的扭动着身子,拉扯衣裙的举动看在龙司昊的眼里,像是邀请他享用一般。

黎晓曼坐起身,纤细的玉手像是一条水蛇一般蜿蜒上他的脖子,她不安分的蹭着他健硕的胸膛,仿佛这样能减轻她体内的燥热。

第五章 好热,我要抱抱
她红的滴血的双唇在他白皙的颈间触碰着,嘴里溢出低喃,“好热……热……”

冷俊男人如墨的双眸睨着这个女人,身子不受控制的僵了僵,象征着男性魅力的性感喉结处上下滚动。

龙司昊眸光幽深,看不透眸底的情绪,他白皙的大手拉扯着灰色条纹领带,动作魅惑带着几分暧昧。

他倾下颀长俊挺的身子,深邃的敏锐目光落在了她滴血的脸上,见她脸红的不正常,他剑眉轻蹙,声音低沉而又魅惑,“你被下药了?”

“嗯~”黎晓曼无意识的轻应一声,迷离的目光落在了龙司昊俊美的脸上。

她如水蛇一般妖娆的缠在龙司昊脖子上的双手紧了几分,红润诱人的双唇一点一点的靠近他的双唇。

两人的气息纠缠,似乎连彼此的呼吸都变得滚烫灼热几分。

这样近距离的睨着她,龙司昊的呼吸急促,就在两人的唇瓣近在咫尺时,他深邃的墨色眸子微沉,紧抿的薄唇勾出柔美的弧度,声音低沉清润,“知道我是谁吗?”

黎晓曼像是没有听懂他的话,目光迷离的睨着他,粉嫩诱人的双唇含住了他的耳垂。

龙司昊因为她的举动倒抽一口气,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她知不知道这样做有多危险?

他墨眸微敛,长臂一伸,将大床上的黎晓曼拦腰抱起,跨步走进了这间豪华套房的浴室。

他将黎晓曼抱进浴缸,为她放满了水,才将他自己身上脏了的西服脱下。

他刚将脱下的西服与雪白的真丝衬衫扔到一边,突地,他身子一僵,没有一丝多余赘肉的蜂腰上多出一双细嫩如玉的藕臂。

他双眸微眯,如墨的眸子越发深沉的如同墨色深渊,看不出任何的思绪。

缠在龙司昊腰间的纤细双臂,自然是意识消退的黎晓曼的,她已经从浴缸里出来,从背后抱住了他,滚烫滴血的脸在他白皙光洁的背上蹭着,仿佛只有这样才能缓解她的难受。

她那粉嫩诱人的双唇更是贴在了龙司昊的背上,无意识的轻轻触碰着,似吻似舔。

龙司昊的后背僵了僵,绷紧了身子,深邃的墨眸危险的眯起,性感的薄唇里溢出听不出喜怒的低沉声音,一样轻轻的语调,却带着霸气,“放开,否则,你会后悔。”

他的自制力一向很好,可是在她面前却一点点瓦解。

黎晓曼只知道她抱着他会比较好受些。

她小孩子般负气的摇头,“不……我不放……让我抱,抱着你我就不难受。”

她说完将他越抱越紧,贴在他背上的粉嫩双唇在他的背际滑下,纤细的小手环抱着他的腰,在他健硕性感的胸膛上游走。

龙司昊再次倒抽一口气,热血沸腾起来,那深邃如墨的双眸微敛,清冷的目光中散发着一丝危险的气息,语调轻如薄翼,却依旧不减其中的霸气与威胁性,“我再说一次,放开,别惹我,否则,你会后悔。”

第六章 吻我,情不自禁
他抱她来浴室,是想让她洗洗,她却这样抱着他……

“不……不放……”黎晓曼低喃着不放,粉嫩炽热的双唇在龙司昊的背上下意识的允吻。

龙司昊再次僵住,体内的火被点燃,如墨的双眸微眯,深邃的目光染上点点暧昧的色彩,声音沙哑诱人,“这是你自找的。”

他突地转过身,利用自身身体的优势,将黎晓曼抵到了浴室冰冷的墙上,低下头,带着惩罚性的攫住她的双唇。

品尝到她清甜的味道,龙司昊不受控制的想要获取更多,允吸,纠缠,动作霸道而狂野。

黎晓曼的背抵靠在了墙上,那冰冷的温度刺激着她滚烫的身子,檀口内被迅猛的似蛇一般的长舌搅的天翻地覆,舌尖传来阵阵酥麻,因为药性的关系,一湍一湍的热流涌遍全身,她似乎连脚趾头都酥麻了,却莫名的舒适。

黎晓曼完全没有了意识,身体的渴望令口干舌燥的她生疏的回应起龙司昊的吻来。

两人的身子紧紧相贴,滚烫的肌肤似乎能擦出火。

察觉到她的回应,龙司昊呼吸渐渐急促,墨眸染上情~欲之色,越发不受控制的吻着她。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令他这么不能自已,她是第一个,也正因为是她,他才会情不自禁。

他白皙的大手暧~昧的没入她散下的柔发,修长的五指轻轻扣住她的后脑勺,令她微仰起头,更加深切承受他狂热的吻。

黎晓曼紧紧搂着他的脖子,凭着本能毫无意识的回应他。

龙司昊离开她的唇瓣,狂热的吻沿着她精致的下颚滑至颈间,所到之处,寸寸樱红。

漂亮的水眸染上了雾霭,目光迷离的睨着龙司昊,她好难受,好热,快要死掉了。

她不知道她在渴望什么,只知道这样的吻并不能解救她。

她因为身体燥~热难受不已,声音带着一丝哭腔,“难受……好难受……救……救我……”

龙司昊听到她的话,染上情~欲的墨眸锁紧她难受的动人模样,目光炙热的足以将她化为灰烬,她那带着渴望的眼神竟是该死的勾~人。

“确定要我救你?”龙司昊的声音极尽的沙哑,充满了诱~惑力,漆黑如墨的双眸闪动着复杂的情绪。

黎晓曼目光迷离的睨着他,无意识的点了下头,柔软的身子紧紧的贴在他的身上。

龙司昊只觉下fu一紧,全身的血液再次沸腾起来,他结实修长的双臂揽住黎晓曼的纤腰,将她压倒在了浴室的地板上。

…………

翌日

黎晓曼醒来,习惯性的翻了个身,被子从她妙曼的身子上滑落,感觉到凉意,她打了个喷嚏,伸手去拉被子,却发现她竟然一丝不挂,并且周身酸痛,一种不好的预感袭上她的心头。

她垂眸一看,见她白皙细腻的肌肤上上满是大小不一的吻痕,如同樱花一般正绚丽的绽放。

第七章 醒来,这不是真的
昨晚的一幕幕像是放电影一般在她脑海里回放。

先是她和霍云烯用餐,霍云烯反常的让她喝了很多酒,她喝醉了,再醒过来见到三个猥琐男想要强占她。

是一个陌生男人救了她,而她因为药性的关系,好像是她主动缠上了他,他们在浴室……

“阿嚏……”

黎晓曼打了个喷嚏,后面的一幕幕有些模糊,她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她脸色煞白,漂亮的水眸氤氲起水雾,泪滴顺着清丽白皙的脸滑落。

“不……不可能……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不是真的……”

她不能接受和陌生男人有了1夜情的事实,她纤细的双手抓着头发,拼命的摇头,任凭泪水挥洒。

身边早已没有龙司昊的身影,她无声的哭泣,清白之身被一个陌生男人占有了,她恨不得立即去死掉,她怎么可以做出对不起霍云烯的事?她真不是人。

“黎晓曼,你不是人。”黎晓曼哭骂着她自己,扬起手狠狠的扇了她自己一巴掌。

她对不起霍云烯,她去向他坦白,就算他要和她离婚,她也绝无怨言。

毕竟她已是不洁之身,是她对不起他。

此时的黎晓曼完全忘记了亲自将她送进陌生男人房间的男人就是她认为对不起的霍云烯。

她秀眉紧蹙,忍着身体的不适下床,捡起地上的裙子穿上,然后去了浴室,她一直不敢抬头看她自己,洗完脸出了浴室,拿起包包便逃似的离开。

巧的是她刚离开,一袭墨色纯手工名贵西服的龙司昊便走了进来,当他见到大床上没有黎晓曼的身影时,他俊眉微蹙,当即大跨步进入了浴室,动作有些急切。

随他进来的身着蓝色西服的男人见状,眉头有些疑惑的蹙起,总裁这么急着找什么?难道是昨晚那个女人?

只一会,龙司昊跨步从浴室里出来,那俊美的令人窒息的脸像是覆盖了一层冰霜,正散发着渗人的寒气,刀削的薄唇紧抿,线条冷硬,令人不寒而栗。

“总裁,你刚找什么?不会是找昨晚那个女人吧?”说话的正是昨晚说黎晓曼赔不起龙司昊西服上一颗扣子的男人,名叫洛瑞。

龙司昊深邃如墨的双眸覆上一层薄冰,目光锐利的似一把开了封的利剑,声音冷硬,“查清那三个男人的身份没有?”

洛瑞微微颔首,说道:“查清了,他们是……”

…………

一辆蓝色的士进入K市翠园别墅区在一栋豪华别墅前停下。

黎晓曼下了车,此时双眸红肿不堪的她在别墅大门外徘徊了一会,才下定决定鼓起勇气进入了别墅。

她直奔豪华的大厅,正好碰到了林嫂。

林嫂见到双眸红肿的她,有些惊愕的问道:“少……少夫人,你这是怎么了?怎么哭了?你不是和二少爷在房里吗?你什么时候出去的?”

黎晓曼听到林嫂的话,征愣了住,她突地想到那三个猥琐男说的话,是霍云烯花钱请他们来玩她的。

第八章 心痛,撞见老公出轨
心猛然的痛了起来,黎晓曼神色复杂的睨了眼林嫂,便忍着全身的酸痛,咚咚咚的上楼去。

和霍云烯在房里的是谁?是霍云烯带女人回来了吗?

她知道他有很多绯闻,今天和这个女星拥吻,明天和那个富家千金出双入对,她一直默默忍受,甚至还抱着不相信的态度。

而且他很少回来这个家,怎么可能带女人回来?一定有什么误会,她不能乱想。

拖着千斤重的步子,黎晓曼每跨上楼梯一步,心便生生的揪紧,像是被刺进了一把利刃,疼痛在心间蔓延开来。

她水眸中漫出水雾,眼泪已经不争气的滑落下来,害怕上楼后见到她无法面对的一幕。

她甚至想转身下楼,不去求证这件事。

可她的双脚不听使唤,还是上了楼。

她直接去了霍云烯的房间,推开门,房里并没有人。

稍稍松了一口气,心中有一丝窃喜,原来真的是她误会了,霍云烯怎么可能带女人回来?

这时,她的耳里传来女人欢愉的娇吟,一声比一声大,似要将她的耳膜刺破。

这声音一瞬间便将黎晓曼打入了无尽的深渊,她怔怔的站着,漂亮的水眸没有焦点的睨向了那发音处。

拖着千斤重的步子,她走到了她自己的卧室门前停下。

半敞开的门扉内,正上演着她的老公和别的女人的出~轨大戏,一大早两人就这么激~情,还真是精力旺盛。

地上散落着两人的衣物,西服,领带,短裙,性感丝袜,蕾丝内衣裤,红色的高跟鞋……

黎晓曼呼吸一滞,仿佛坠入了地狱,被泪水模糊的水眸怔怔的睨着房内运动的两人,悲痛不已的心剧烈的颤抖,脑海中一片空白,险些站不稳的跌坐在地上,幸好她及时扶住了门框。

霍云烯,她爱的男人,她的合法丈夫,她一直很信任的丈夫,竟然和别的女人出轨,还是在她的房间,他们的婚房。

这是对她最大的羞辱。

现在她开始信了,信那三个猥琐男说的话,昨晚的她分明是被下了药,而向她下药,害她没了清白之身的男人竟然是她的老公。

在他陷害她出~轨时,他自己竟然也在出~轨。

哈哈……真是好笑。

满腔的愤怒与无尽的悲痛令满是泪水的黎晓曼重重的一把将房门推开,走了进去。

而她重重的推门声令大床上的两人都是一惊,停了下来。

霍云烯侧眸,见进来的竟然是黎晓曼,他瞳眸中划过深深的惊讶,眸底闪动着一抹惊慌,但当他的目光落在身下的女人身上时,那抹惊慌慢慢换成了一抹冰冷。

他目光凌厉的睨着她,俊脸上没有一丝被妻子抓住出~轨的愧疚,冷冷的吼道:“滚出去。”

黎晓曼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她盈满泪水的双眸怔怔的睨着霍云烯,那目光中有着陌生,她似乎已经不认识他了,他出了轨,完全没有一丝的慌张,看来真的是她错看他了。

他已经不再是她所认识的霍云烯。

在他身下的女人,因为被他挡着,她看不见长什么样子。

女人娇媚的声音响起,“云烯,别生气,她喜欢看就让她看,我们继续。”

第九章 够了没?不够继续
没有听到霍云烯的回应,但两人又开始恢复了之前的运动。

她怔怔的站在原地,等两人运动完,她的心已经痛到麻木了。

她从来都不知道她可以这么勇敢,勇敢到静静的看着自己爱的老公和别的女人在床上欢爱,竟然不哭不闹,就像是看了一场成人动画片般冷静。

她眸中闪动着晶莹的水雾,现在他们扯平了是吗?她被他设计陷害,她对不起了他,而他也对不起了她。

见两人完事了,黎晓曼漂亮的水眸微眯,目光清冷的睨着大床上光着的两人,“够了没?不够可以继续,我等你们。”

或许是受到了太大的打击,她的语气轻轻的,平静的没有任何的波澜,可她的心早已经痛的粉碎。

霍云烯听到她的话,像是不认识她似的,怔怔的睨着她,这就是爱他的女人,见到他和别的女人在床上,她竟然不生气?

他双眸浮出怒气,心里莫名其妙有种钝痛感,随即他没有理会她,将大床上的女人抱起,往浴室走去。

就在他抱着那女人转身时,女人唇角勾出得逞的笑容,挑衅轻蔑的目光落在了黎晓曼的身上。

黎晓曼这才看清了她那张脸,原本麻木的心又剧烈的痛了起来,痛的她快不能呼吸,痛的她双唇颤抖,无声的哭泣。

为什么是夏琳?为什么是她?

黎晓曼眸中的泪水再次涌出,小手紧握,因为心中的悲痛,尖锐的指甲狠狠的陷进了手心,她却感觉不到痛。

因为此刻她心中的痛要比这手心痛上千万倍。

这时,浴室里再次传出了女人的娇吟声。

夏琳生怕黎晓曼听不见似的,叫喊的比刚刚还要大声,就好像她嘴里叼了麦克风似的。

再次听到这娇吟声,黎晓曼已经不知道心痛不痛了。

过了许久,夏琳围着浴巾出了浴室,布满吻痕的肌肤上还在滴水。

她带着得逞的笑容,扭臀甩腰的走到了黎晓曼的身前,目光轻蔑的睨着她,“怎么?心痛了?亲眼见到自己的丈夫和别的女人上~床是什么滋味?不好受吧!呵呵……这能怪谁,只能怪你太贱,你谁不嫁偏偏嫁给云烯,破坏了我和云烯的幸福……”

黎晓曼紧咬下唇,不让自己在夏琳面前落泪,清冷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胸前,那密密麻麻的吻痕,刺痛了她的双眸,她以为心已经痛到麻木了,可是竟然还是会痛。

她还伤的不够重吗?

夏琳见她忍着不哭,目光鄙夷的睨着她,奚落的话语溢出,“姐姐,忍着不哭的滋味可是很难受的,如果我要是你,早就不忍了,你还真不要脸,死赖着云烯不放手,你知道云烯有多讨厌你吗?对了,我听云烯说,你嫁进霍家一年了,他可一次也没碰过你,你就不寂寞吗?不如早些找个半老不死的老头子嫁了,省得当老姑婆。

说到这,夏琳目光鄙夷的睨着她,“你昨晚一夜没回来,想必过的很愉快吧!”

听到她的话,黎晓曼一个激灵,盈泪的水眸目光清冷,似剑一般的犀利,“你什么意思?”

第十章 天造地设的一对畜生
“呵呵……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黎晓曼,你敢说你现在还是清白之身吗?”夏琳目光鄙夷的睨着她,走近她几步,语带嘲讽的说道:“怎么样?云烯昨晚给你准备的一周年结婚礼物还满意吧?”

听到她的话,黎晓曼的头像是被狠狠的打了一棍,头晕目眩的睨着夏琳,心再次跌入了谷底,她纤细的玉手紧紧的握起,目光清冷,“昨晚的事真的是……霍云烯设计的?”

夏琳眸露不屑的瞥了她一眼,“想知道你不会自己去问云烯吗?既然你已经撞破了我和云烯,他也不会再对你隐瞒什么了,姐姐,你真是傻得无可救药,云烯都不爱你,你还为他守了一年的活寡,怎么样?昨晚很舒~服吧?”

她目光清冷的睨着夏琳,心已经痛到了麻木,她唇角勾出一抹嘲讽的笑,语锋犀利的似一把利刃,“呵呵……畜以类聚人以群分,要看清出~轨的男人是什么货色,就看他找的是什么类型的小三,夏琳,我得谢谢你,你让我看清了霍云烯是个什么货色,你俩能凑在一起,简直是臭味相投,天造地设的一对,我拜托你们千万别分开,最好是拿万年胶黏在一起,因为这个世上没有人再“配”的上你们,没有人能像你们一样有能力从人退化为畜生。”

“你……你……”夏琳被黎晓曼的一番话气的脸色涨红,气喘吁吁,连胸脯都耸动起来,她伸手指着她,那双眼眸怒红,恨不得将黎晓曼掐死。

“贱人,你竟敢说我和云烯是畜生。”夏琳愤怒的骂着黎晓曼,目光一狠,扬起手就扇到了黎晓曼的脸上。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房里响起,黎晓曼一时没有躲开,被夏琳狠狠的扇了一巴掌,半边脸火辣辣的,痛的她险些落泪。

她纤细的小手抚着被扇的那半边脸,目光清冷犀利的睨着夏琳。

突地,她扬起手,用力的扇了夏琳一巴掌。

她用的力度比夏琳用的力度还要大。

“啊……”夏琳被扇的惨叫一声,见霍云烯正好从浴室里出来,她故意跌坐在了地上。

霍云烯见黎晓曼将夏琳扇到地上,他急忙跨步上前在夏琳的身前蹲下,见她半边脸都红肿了,他双眸中划过一丝心疼,“琳琳,是不是很疼?”

夏琳伸手捂着被扇的红肿的脸,紧咬着下唇,一副忍着不哭的委屈样子,“云……云烯,我……我没事,你不要怪姐姐,在她眼里,我是勾~引你的小三,而昨天是你和姐姐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我却和你在一起,她会打我是理所当然的,谁让嫁给你的是姐姐。”

霍云烯见夏琳哭的伤心不已,他心中愤怒不已,心疼的将夏琳扶了起来。

转过身,他双眸怒红的睨着黎晓曼,目光狠厉,声音冰冷的怒道:“黎晓曼,你吃了豹子胆了,你敢打琳琳?你别忘了,琳琳是你的妹妹,立即向琳琳道歉,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大爱晚成小说霍云烯黎晓曼龙司昊、书荒热门小说在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