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风沁小说柳菀馨风沁、好看的小说笔趣阁

穿越之风沁

穿越之风沁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穿越之风沁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柳菀馨,风沁

更新内容:穿越之风沁最新更新至第 310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穿越之风沁小说简介:她的前生被未婚夫和亲人背叛,这次她重生而来,不想再活得如此窝囊,不想再受人欺骗。今生,她遇到了视自己为珍宝的父母,想要好好珍惜。今生,她要活得自在,活出新生,不再受制于人。 他是新晋的武林强派磐门之主,他的身份神秘,容颜绝色,心性冷淡且腹黑诡谲。 当她遇上他,又会碰撞出怎样绚烂的火花?她的重生又会经历何种异变?她还能随心所欲么。。。。


热门小说站点免费阅读

第1章 穿越重生
“亲爱的,我们什么时候能和我姐姐摊牌,我们一直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情……”风沁刚到家门口,就听到妹妹雪儿的声音,只是妹妹说的话怎么这么让人听不懂,妹妹想和自己摊什么牌?

但是随后出现的男人声音让她震惊了,“雪儿,现在还不是时候,等在过一段时间吧!”这是她未婚夫昊天的声音,他们两个人之间难道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

风沁还没有从惊吓中回过神来,房屋中又传来了妹妹和昊天的谈话声。“昊天,你准备什么时候和我姐分手,现在养父已经死了,现在所有的家业财产都落在了姐姐手中,难道你真的准备和她结婚吗!”妹妹雪儿越说越激动,说道后面声音越是尖利。

这尖锐的声音让昊天的剑眉不自在地皱了起来,但是沉浸在自己情感世界中的风雪是没有发现的。

“再等一段时间吧……”许久才传出昊天略显不耐地声音。

“为什么还要在等一段时间,你是不是舍不得她!”妹妹雪儿急切地说,这样的话让风雪感觉到了危机。

“雪儿,怎么会呢……我和她在一起就是为了她老爸留给她的遗产,谁让风博远就她一个亲生女儿(风雪是被收养的)。等我们把遗产都骗到手后,谁还会理那个又丑又无趣的老女人!”

这个说着无情言语的人就是爸爸给她挑的好未婚夫,真是个白眼狼,风沁在门外听的浑身发抖,这是被气的!

“亲爱的,你真坏……”风雪得到昊天的承诺,自然是开心的,心满意足地窝在昊天的怀中。

站在门外的风沁听着未婚夫的混帐话忍无可忍,一把推开了大门,用充满怒火的眼神盯着正在客厅中商量怎么骗取自己财产的两人。

“砰!”大门撞击墙壁的声音将客厅中两人给惊醒了,他们惊恐的看着站在门口的风沁,昊天的脸色还算镇定,马上推开了怀中的风雪。而被昊天推开的风雪脸上是惊慌,还有对昊天这么快推开自己的埋怨,但是想了想也忍了,现在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还是先想想怎么应对自己的姐姐风沁才是重中之重。

“沁儿,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昊天略显紧张地问道。

“怎么,你们很不希望我回来么。哦,也是……你是怕我知道了你们两个人的事,就骗不到我爸的遗产了是吧!”风沁冷漠的说道,现在的她已经没有刚才那么气愤了,毕竟自己也不是真心喜欢昊天,要不是老爸在临终前将自己托付给了昊天,他们两也不会订婚。

“姐,你怎么能这么说昊天,我们是真心相爱的!请你成全我们。”风雪反驳道。

“哼,成全你们……好,那我就成全你们,明天我会召开记者招待会宣布我和昊天解除婚约。”风雪脸上的惊喜还没有下去,就被风沁接下来的话给惊的呆住了。

“哦,对了……明天顺便宣布妹妹你从此脱离风氏。你们两想在一起可以,但是永远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因为我觉得恶心!”风沁说完,转身就走,她现在一点都不想看见这两张另人作呕的脸孔。

“不……姐,你不能这样对我们!”风雪惊恐的尖叫着,顺手抄起桌子上的台灯想将风沁打晕,拖延一些时间。谁知自己用劲太大,看着倒在地上的风沁和不停地从风沁头上流出的血,慌张地躲到昊天的背后,“怎么办,好多血啊!我只是想打晕她……”

昊天慢慢挪到风沁身边,伸出手指放到她的鼻子下,发现鼻息微弱,若有若无。“她还有气,你是想她活还是想她死。如果她醒过来,那我们就完蛋了,一无所有;如果她死了,那么她的遗产就都是你的了,我们会幸福的在一起。”

“这……”风雪在和她内心的良知作斗争,最后还是贪婪的欲望战胜了良知,“我要她死,从小她就高高在上,世人眼中只看到她,从来不会注意到是她妹妹的我……”

第二天早上,风沁因承受不住父亲去世的消息而跳楼自杀的新闻,就陆续出现在大大小小的报纸媒体上。并且风家大小姐还留下遗书,将财产都留给自己的妹妹风雪……

另一个世界,北镜国百花谷内。

“沁儿,怎么还没有醒……”带着浓浓担忧的女声。

“菀儿,你不要担心,百子幽前辈不是说了沁儿已经没事了么,沁儿是惊吓过度,只要休息够了就会醒过来的”这次又变成温柔的男声了。

“我这是怎么了,头好痛好晕……还有谁这么吵,还让不让人休息了……”风沁在心中诽腹到。

“啊!小姐的眼睛动了!”一个婢女说道。

“真的么!”又是那个充满担忧的女声。

当风沁费力睁开眼时,就看到一个美丽的女人用她那可以和兔子媲美的红眼睛正盯着自己看,看的自己鸡皮疙瘩都出来了。

“沁儿,你终于醒了,担心死我们了!”那美人高兴地拉着风沁的手说道。

“你是谁?我这是在哪里?”风沁问美人。

“沁儿,你这是怎么了?我是你娘啊!”美人担忧的说,“翼,你快让百前辈来看看!”

这时风沁才发现,这间屋子里除了自己和这美人还有别人。就在这时,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出现在床边,拉着她的手把起脉来。过了许久,白发老人才放下她的手缓缓说道,“沁儿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只是有可能头部受创导致了失忆……”

“这可怎么办,我可怜的女儿……”美人又开始掉眼泪了。

风沁最见不得人哭了,尤其此美人还是自己这具身体的娘亲,“你是我的娘亲吗?你不要哭了,我想休息会儿,可以吗?”风沁用虚弱的声音说道。

“好好好……我们都出去吧,让沁儿好好休息一下”美人对大家说道,“紫月留下照顾小姐。”不多一会儿,房间里就剩下了风沁和婢女紫月。

“紫月,我想问你点事情。”风沁望着紫月。

“小姐只管问,奴婢定知无不言。”紫月恭敬的说道。

“好,那我问你现在是什么朝代?你也知道我失忆了,什么都不记得了。”

“现在是在北镜国内,现任皇帝是黄浦天瑞。”

“看来我是穿越到架空的时代来了。”风沁在心中暗想。“我现在是在什么地方?”

……

风沁通过一系列的询问,对自己现在所处的环境已经有了基本的了解。自己现在的身体年龄是十二岁,自己的老爹叫风影翼,是百花谷的谷主,现在自己就在百花谷中。而自己第一眼看到的美人就是自己的娘亲柳菀馨,夫妻二人十分恩爱,更是对他们的掌上明珠风沁疼爱有加。但是因为他们也是江湖中人,所以不可避免的总会有一些仇家,而自己现在受伤躺在床上也是被这些仇家所赐。

“对了,紫月拿把镜子给我,我想看看头上的伤口。”风沁借着伤口一事想看看自己现在的容貌如何,前世因为自己忙于工作而忽略了保养,使自己被未婚夫昊天嫌弃又老又丑,如今老天给了我重生的机会,此生定要好好对待自己,掌握自己婚姻的主导权,不能再向前世那样被男人所骗。

“是,小姐。”紫月从梳妆台上拿起一面镜子递给风沁。

“这……真的是我吗……”风沁被镜中的人给怔住了,镜中女子肌肤胜雪,细润如温玉,樱桃小嘴不点而赤,娇艳若滴,腮边两缕发丝拂面凭添几分诱人的风情,而充满灵气的眼眸慧黠地转动着,带着几分调皮,几分灵动。风沁用手抚摸过自己的脸,不禁感叹道,小小年纪已出落的如此美丽动人,将来长大了定是倾城之色。

“小姐,不用担心,夫人为了不使其留疤,特地为小姐寻来了价值千金的凝玉露。”紫月以为小姐是担心会留疤,不由出言安慰道。

“噢,是吗……”

而另一边,刚刚从房间里出去的几人来到大厅,商量起这起事件的后续问题。

“真是可恨,他们居然对小孩子下手,真是太不讲江湖道义了。”美人娘亲气愤的说道,一点也没有之前在屋子里柔弱感。

“这次要不是百前辈出手相救,还不知道沁儿会怎么样!”说话的是一个硬朗帅气的男人,此人就是百花谷谷主风影翼。

“老夫也是和沁儿有缘……”百子幽也就是之前给风沁把脉的白发老人,撸了撸胡子说道。

“翼,这次我们不能再息事宁人了,他们都将脑经动到了沁儿身上,这次沁儿头受伤失去了记忆,如果下次再有这种事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美人娘亲说道。

“对,这次一定要将这些隐患解决彻底,不知百前辈是否可以留下帮忙?”风谷主询问百子幽前辈。

“这个嘛……老朽已经多年不问世事,这次只是有缘救了沁儿。”百子幽见风氏夫妇紧张的神情,笑着又说“不过我见沁儿的根骨奇佳,我想收她为徒,让她随我去飞雪山庄,这样可以保证沁儿的安全,你们也可以没有后顾之忧。”

“如此这般,甚好。”风谷主松了一口气,“不过我们还是要询问一下沁儿。”

“无妨。”百子幽说道。

第2章 拜师
第二天早晨。

风谷主夫妇和百前辈来到风沁的房中,“紫月,小姐醒了吗?”,柳菀馨问道。

“回夫人,小姐已经醒了。”

“那好,百前辈我们一起前去看看沁儿吧。”风谷主说罢,领着众人向卧室走去。

“沁儿,今天感觉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美人娘亲关心地问着。

“娘亲,沁儿感觉好多了。”风沁说到。

“沁儿,我们有事要与你商量。”美人娘亲悠悠地说,“你也知道,我们家身在江湖必会有仇家,这次你受伤就是这些仇家所为。我们想让你拜百子幽前辈为师,去飞雪山庄学艺。一来百子幽前辈武功高绝,医术精湛,你拜前辈为师我们也放心;二来可以躲避仇家,只有保证了你的安全,娘亲和你爹爹才能大展手脚对付那些仇家,不知你觉得怎样?”

“嗯……”风沁在心中考虑着,如今我身在古代,定要学些防身的功夫,既然娘亲和爹爹已经为我找到了这么好的师父可不能浪费了,“好吧,但是如果去了千雪山庄,那我岂不是要很长时间见不到娘亲和爹爹了……”说着风沁伤心地说道。

“沁儿不必如此伤心,爹爹和你娘定会时常上山去看你的。”风谷主安慰着自己的宝贝女儿,“那沁儿还不赶快拜见师傅!”

“是!徒儿风沁拜见师傅。”风沁刚想下床行拜师礼,便被百子幽阻止了。

“乖徒儿不必如此,你如今有伤在身就不必行如此大礼了,还是好好休息吧。”百子幽面带微笑和蔼地说道。

“是,谢谢师傅关心。”

“那我们先出去吧,让沁儿好好休息。”美人娘亲说道。

几天后,风沁的伤好了,准备启程和师傅去飞雪山庄。

“沁儿,你此次跟随你师傅上山学艺定要勤奋认真。”风谷主不舍地摸着风沁的头说道。

“知道了,爹爹,女儿定会学成归来的。”风沁信心满满的答道。

“沁儿,娘亲有时间会经常来看你的,你可不能不想你娘亲和爹爹哟!”美人娘亲将风沁搂在怀中说道,“还有我们让紫月也一起跟着你去山庄,毕竟这丫头和你从小一起长大,一直负责你的生活起居,让她跟着你我们也放心。”

“谢谢娘亲和爹爹的关心,沁儿会每月写信给你们的。”像前世是女强人的风沁也被此刻的亲情所感动,眼眶也开始渐渐泛红,湿润起来。

“好了,你们母女两也真是的,又不是生离死别,沁儿只是去学艺,又不是见不到了。”爹爹虽然嘴上说的不在乎,但是心里还是不舍的。

“呸呸呸!让你乌鸦嘴不说好话!”美人娘亲假装生气地在老爹腰间狠狠拧了一把。

“嘶……菀儿手下留情……”老爹肉疼的说道。风沁见爹爹和娘亲两人斗嘴的摸样,不禁破涕而笑。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让沁儿和百子幽前辈快点启程吧。”老爹再怎么不舍,还是不能耽误了行程。风沁在紫月的搀扶下依依不舍地上了马车。

“百前辈,我们家的沁儿就要劳烦您照顾了。”风谷主抱拳说道。

“不麻烦,不麻烦,能收到沁儿这样有根骨的好徒弟是老夫赚到了,呵呵。”百子幽笑呵呵地回答道。

说罢,百子幽也进了另一辆马车中,吩咐车夫启程。

风谷主夫妇目送着马车渐渐远去,心情也逐渐平复下来。

“翼,现在沁儿的安全已有保障,我们也是时候解决那些盯着我们的豺狼虎豹了……”柳菀馨恨恨地说道,“让沁儿受伤的家伙一个也不能放过,定要让他们尝尝痛是什么滋味!”

“菀儿说的是,老虎不发威当我们是病猫了不成。”风影翼附和道,“这些年定是我们太息事宁人了,这些个阿猫阿狗都敢在老虎嘴边拔毛了,当我们百花谷是废了不成!”

……

经过半个多月的路程,风沁他们终于到了飞雪山庄。

“师傅,您终于回来了。”从山庄门口走出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约十五六岁,神情语气虽欣喜,但还是遵从古代淑女的准则,笑不露齿,轻移莲步,带着柔和的气质浑然天成。少女身穿淡蓝色纱裙,腰间用水蓝色软烟罗系成一个小巧淡雅的蝴蝶结,腰间一侧挂有白玉。墨色的秀发上轻轻挽起斜插着一支镂空的玉簪,肌若凝脂气若幽兰,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一瞥一笑动人心魂。

“师傅,这位是?”风沁的思绪被打断,这是她才发现原来少女身后还站着两位少年。说话的是较为年长的少年,大约十七八岁,笔挺的修长身材,小麦色的健康肤色,刀削的眉,高挺的鼻梁,抿紧的薄唇,以及一双漆黑的眼珠时而闪过寒光,周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而一旁稍显年轻的少年,和之前的少女差不多年岁,有着一头黑中泛着隐隐红光的秀发,可见此少年拥有异族血统,白皙的象牙色皮肤上点缀着一双琥珀色的桃花眼,直挺的鼻梁下有着一张不点而红的朱唇,更彰显出此人气质非凡。

看来这次来飞雪山庄学艺也不会那么无趣了,风沁心中暗暗赞叹。

“为师来为你们介绍一下,这是百花谷少谷主风沁,是师傅新收的徒弟,以后就是你们的小师妹了,你们要好好照小师妹。”百子幽为三人介绍。随后又对风沁说道:“沁儿,这是你大师兄百里少卿,二师姐南宫槿,三师兄凤栖梧。”

“风沁见过师兄师姐。”风沁向三人行礼。

“小师妹不必多礼。”二师姐向前一步,轻轻扶起风沁。

“就是就是,小师妹你来了,我就不是老幺了,三师兄会好好照顾你的。”说话的是三师兄凤栖梧,眯着他的桃花眼笑嘻嘻地说道,像极了奸计得逞的狐狸。让风沁对这三师兄有了更进一步的认识。

“好了,大家先进山庄再说吧。”百子幽说道。

“是,师傅。”随后大家便跟着师傅进了山庄。

山庄客厅中,众人坐在各自的座位上,听百子幽吩咐事宜。

“沁儿,你先随你二师姐学习如何辨识药材和记熟每种草药的特性,一个月后为师回来检查。还有让你大师兄教你一些基础的武学基础,先锻炼的根基。”百子幽吩咐道,“为师有事要出去一个月,沁儿你要向你师兄师姐好好学习。”

“是,徒儿谨遵师命。”被点名的三人回复到。

“哎,师傅,大师兄和二师姐都有任务了,那我的任务是什么?”三师兄凤栖梧问道。

“栖梧,你就专心将为师之前传与你的《太阿剑谱》练熟参透,和你小师妹一样,一个月后检查。”

“是,师傅。”

“那槿儿你先带沁儿去她房间整顿一下,随后大家就散了吧。”百子幽说罢便起身离去了。

第3章 三师兄,凤栖梧
“小师妹,请随我来。”南宫槿轻声说道。

“二师姐,不必如此客气,叫我沁儿就行,我可以叫你槿师姐吗?”风沁亲热地拉着南宫槿的手说道。

“当然可以,那我以后就叫师妹沁儿了。”南宫槿柔柔地笑着说道,“自沁儿来了,师姐也多了一个伴。”不多久,两人就来到了风沁的房中。

“对了,师姐我为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婢女紫月。她虽是我的婢女,但是我把她当做我的好姐妹。”风沁将紫月介绍给南宫槿。

“紫月见过南宫小姐。”紫月向南宫槿行礼。

“紫月不必如此多礼,沁儿将你当成自家姐妹,那你也是我的妹妹。”南宫槿说道。

“多谢南宫小姐抬爱。”紫月感动的说道。

“好了,我们一起整理东西吧。”南宫槿说道。

等三人整理好东西,已经是两个时辰之后了。风沁累的摊到在床上,一旁的紫月上前为小姐按摩起来,而南宫槿则坐在在桌边优雅地喝着茶,“沁儿,东西都整理好了,你想参观一下山庄里的景色吗?”

“好啊!”风沁一听见可以参观山庄,刚才地疲惫一下子就全部消失不见了。新奇的事物总会引起人们的好奇心,更何况是风沁这个初到异世界的人,除了刚穿越过来呆了一段时间的百花谷,她第二个落脚的地方就是这个飞雪山庄了。在来飞雪山庄的路上风沁几人也没有多做停留,每次只是下车吃个饭,,就又要启程赶路了,这次自己一定好好参观参观这个飞雪山庄。

此时的风沁忽然觉得自己变的不像前世的自己了,前世的自己每天都活在巨大的压力下,商场中的勾心斗角,还有不断的压榨自己,才成为了商业中的女强人,虽然有了名利,但是也忽略了身边的人,更是遭到亲人和未婚夫的背叛。既然老天给了我第二次生命,今生我风沁定要活的自由自在,珍惜亲人和朋友,对我好的,我定会一生护他;背叛算计我的,我要让他们尝到痛不欲生的滋味。

风沁和师姐南宫槿走在山庄后花园的小路上,一边听南宫槿介绍山庄的事物,一边欣赏路边的风景。风沁发现山庄竟如此之大,不仅有花园还有菜园,单是住房就有四五十间,仆人却只有十人左右。看来这山庄虽大,但是百子幽更喜欢清静的生活,“沁儿,这里是山庄的药园,今后你需要什么药材都可以到这里来取。”南宫槿指着前方一处的园子说道。

“槿师姐,这药园真大,打理起来肯定很麻烦吧?”风沁问道。

“这药园都是我在打理,因为师姐我自小体弱多病,师傅只能教我一些比较基础的武学,所以我就把精力都用在医术上了。”南宫槿对自己不能学武而感到忧伤。

“师姐不必伤心,等沁儿学会了武功,就由我来保护师姐!”风沁拉着南宫槿的手安慰道。

“那以后师姐的安全就权仗沁儿你了!”南宫槿轻笑出声轻点风沁的额头。

“是,沁儿遵命。”风沁调皮地眨了眨眼。

就在这时,突然从旁边树上跃下一个人影,原来是三师兄凤栖梧。

“原来是槿师姐和小师妹在逛花园啊……”凤栖梧挑起耳边的一缕发丝,朝风沁抛了个媚眼,“小师妹长得可真漂亮,和师姐不相上下啊。”

“多谢师兄夸奖。”风沁无语的望着眼前的“花孔雀”。

“栖梧,沁儿刚来山庄,你可不能欺负沁儿。”南宫槿告诫着凤栖梧。

“我怎么会欺负小师妹呢……我疼她还来不及呢。”凤栖梧逞风沁不注意偷偷摸了把风沁粉嫩的小脸蛋。而反应过来的风沁则用怒火中烧的眼神盯着凤栖梧,如果眼神可以杀人,凤栖梧估计已经被凌迟了不下上万次了。风沁心中暗暗发誓,等自己以后有机会了,定要好好教训教训这只“花孔雀”,看他以后还敢不敢随便调戏自己,哼哼!

而一边的凤栖梧还在回味手上的触感,真是细腻白嫩,让人摸了还想再摸,却不知自己已经被风沁这个小魔女给惦记上了,看来以后凤栖梧的日子要难过了。

“不如接下来的路就由我来带小师妹参观吧,想来师姐忙了一天也累了。”凤栖梧向南宫槿提议。

风沁刚想拒绝,不想槿师姐已经同意,“好吧,正好我也有点累了,栖梧你可要好好带沁儿熟悉山庄。”南宫槿刚对凤栖梧说完,便又对风沁说:“沁儿,那师姐就先回去了。”

“好的,师姐慢走。”风沁目送着南宫槿离开,随后便一言不发,自顾自的朝前方走去,不去理身旁的“花孔雀”凤栖梧。

“哎……小师妹慢点走,等等师兄我。”凤栖梧话还没说完,便已经迅速地出现在风沁的身前,用调侃地语气说:“怎么,生气了……”

风沁暗自翻了个白眼,“我有什么可生气的,就当刚才是被猪蹄摸了一下。”

“什……什么,猪蹄……”凤栖梧气的声音都变调了,“你见过这么好看的猪蹄吗!”

“我又没说你的手是猪蹄,你自己要承认,我也没办法啊……”风沁挑衅地挑了挑眉。

“你,你,你……好好好,好男不和女斗,这次算我认栽!”凤栖梧不甘心地认输,但是心中却想,这个小丫头看来也不是这么好欺负的,以后可要当心点不能着了她的道。

“哼,算你识相,想姐姐我前世可是在黑暗腐朽的商场里混的,想在我的手中讨到便宜,真是痴人说梦,前世今生的年龄加起来当你娘都绰绰有余了……”风沁心中暗暗偷笑。但是嘴上还是一本正经地问着问题:“三师兄我想问你个问题,不知可否?”

“当然,你想问什么问题?”凤栖梧见小师妹有问题向自己请教,顿时来了精神。

“不知,各位师兄师姐都多大了?”

“就这个问题,简单,大师兄今年十八,二师姐十六,置于三师兄我嘛,上月刚满十五。”凤栖梧以为小师妹会问什么高难度的问题,结果只是问大家的年龄。

风沁听到凤栖梧的回答,心中暗叹果然如此,就知道此小子年纪不会大到哪儿去,也就十五,半大孩子一个。却不知其实风沁自己在别人眼中,还不如半大的孩子呢!

随后,风沁和凤栖梧逛了一会儿,将山庄大致转了一圈,具体方位都差不多了解清楚后,就发现太阳已经夕阳西下,是到了该吃晚饭的时辰了,两人便直接前往前厅准备去吃晚饭。

风沁和凤栖梧两人刚到前厅,只见大师兄百里少卿和二师姐南宫槿二人,不见师傅百子幽的人影。

“大家吃饭吧,师傅已经启程出山庄办事去了,今天就我们几个一起用餐。”大师兄百里少卿对这大家说道。随后几人便围着饭桌坐了下来,风沁与师姐南宫槿坐在桌子的右边,而大师兄百里少卿和三师兄凤栖梧则坐在左边。

第4章 有问题
几人静静地吃着饭菜,当风沁夹了几次菜后,忽然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原来,当风沁第一次夹菜的时候,眼角的余光就发现大师兄似是在偷看槿师姐。一次两次还以为是自己多心了,但俗话说的好,事不过三,超过三次就肯定有猫腻。

“难道是……大师兄对二师姐有意思……”风沁暗自揣测,“不过看两人的样子,估计大师兄还没有对二师姐表白呢……”这时,风沁再一次发现少卿师兄又在偷偷地看槿师姐。

百里少卿似乎也感觉到了风沁的注视,便飞快地收回了看着南宫槿的目光,假装低头专心致志地吃着碗里的饭菜。

“有意思,真有意思……看来除了学艺之外,还有不少事可以做……”一抹奸笑爬上风沁的嘴角,但是却没人发现,只是百里少卿突然感觉似有一阵阴风袭来,将自己笼罩。

南宫槿和凤栖梧就和平常一样用餐,而百里少卿和风沁两人则各怀心事。百里少卿总感觉今晚吃饭吃的浑身不自在,老是觉得周身阴森森的,像是被什么东西盯上了的感觉。虽然百里少卿之前发现了风沁的注视,却没有将两者之间联系起来,毕竟风沁才十二岁,认为她不会给自己带来这种危险的感觉。却不知这个罪魁祸首,正是被他忽略的风沁,风沁表面虽然只有十二岁,但是身体里的灵魂可不止十二岁,好歹风沁的前世是在商界混的风生水起的都市精英。

不多久,几人就用完的晚餐,各自起身回屋了,只留下仆人收拾碗筷。

第二日早晨,风沁的房间。

“小姐快起来了……南宫小姐来了……”紫月正努力设法想将风沁从睡梦中唤醒。

“哎……好困……”风沁不情愿的从被窝里探出头来,睡眼惺忪地问,“现在什么时辰了?”

“小姐,现在已是卯时三刻。”紫月回道。

“好早啊……”风沁抱怨道,不由想到前世朝九晚五的都市生活,现在却让自己这么早就起来真是要了自己的小命。之前刚穿越过来的时候,因为养伤,每天都是睡到自然醒,也没人管着。

“沁儿,现在是锻炼身体的最好时辰,一日之计在于晨,这个时辰锻炼身体有事半功倍之效。”南宫槿笑着安慰风沁。

“是,是……知道啦!槿师姐……”风沁慢悠悠地坐起身,揉了揉睡眼惺忪的眼睛。

“那师姐先去看看早餐有没有准备好,一会儿你梳洗好了就直接去前厅用早餐吧,师姐和你的两位师兄们都会在哪里等你……”南宫槿吩咐完就从风沁的房间出去了。

“小姐,紫月去给你打水梳洗。”紫月看着风沁迷迷糊糊的样子笑着说道。

“好……”风沁说完,支撑不住周公的召唤又倒在了床上,想逞紫月去打水的时间再在床上眯一会儿。

“小姐……”紫月打完水回来,看见自家小姐又躺倒在床上睡了过去,无耐地上前叫醒风沁。

经过紫月的不懈努力,终于将一切搞定。“小姐,你可真美!”紫月望着镜子中的小姐,由衷地赞叹道。

“那是,你家小姐我是天生丽质,当然还有我们家紫月的一双巧手的功劳。”风沁看着镜中的人儿满意的点头。

“要不是小姐吩咐不准化妆和梳太麻烦的发型,紫月的手艺连一半都没发挥出来呢!”紫月骄傲的说道。

“是是是,我们家紫月最厉害了!”风沁附和着,心里想,我这是要去学武打扮那么好看干什么,还有化妆什么的,如今的自己根本就不需要。

现在应该要好好保护自己白嫩的肌肤,不能被化妆品给“腐蚀”了,更何况古代的化妆品含铅量可比现代的化妆品高多了。自己可不想前世因为不保养被人嫌弃,而今生却因为过早使用这含铅极高的古代化妆品过早破坏了自己的好底子,看来等自己学会了药材的配置,要先整点保养品出来用用。

“好了,我们去前厅吃早饭吧,想来师兄师姐们也等久了。”风沁从自己的思绪中脱离,起身和紫月一起前往前厅。

“沁儿,紫月你们来啦,快坐下一起吃饭吧。”南宫槿迎上二人,说着便准备拉风沁和紫月在饭桌边上坐下。

“奴婢还是在一旁伺候小姐和南宫小姐吃饭吧。”紫月恭敬地拒绝了南宫槿的提议。

“……”南宫槿拉了拉风沁的衣袖,用眼神示意风沁这个主子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

“紫月,你就坐下来一起吃吧,我可是把你当成亲姐妹看待的,再说我又不是少了手脚,还需要人来伺候我吃饭。”风沁不容置疑地拉着紫月坐下。

“可是……”紫月犹豫着。

“没什么可是的,再不坐下可就是不给你家小姐和槿师姐的面子了!”风沁故意生气地说道。

“是……”紫月心里感动风沁和南宫槿两人没有将自己当成下人看待,还对自己这么好,心中暗暗发誓,以后自己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家小姐和南宫小姐,如果她们遇到了什么危险情况,自己一定要率先挡在两人身前,保护她们。

“这样才对嘛!”南宫槿柔柔地说道,“那我们吃早饭吧……哦对了,沁儿,百里师兄和栖梧他们不过来一起吃了,等待会儿吃完早饭,你先和我一起去药园学习医术,下午再和你百里师兄学武功。”

“好。”风沁应道。

很快三人就用完早饭,风沁和南宫槿儿人来到药园,而紫月则到厨房去帮忙准备今日的午饭。

“沁儿,你先将这本《百草录》记熟,师傅要你在他出去的这一个月之内将书中所有药草的特征和药性都一字不差的记在脑中,师傅回来后会对你的医术进行检查。”南宫槿叮嘱道,“还有此书中的大部分药草这药园中都有种植,只除了一些稀有珍贵的药草没有之外,你可以和将书中的图样和药园中草药的形态进行对比,这样更有助于你记忆,如果有不明之处可以来问我。”

“恩……好的……”风沁接过南宫槿手中的《百草录》,坐到一边的石桌前认真看起来。

南宫槿见风沁如此兴致勃勃翻阅《百草录》,也进入药园里的木屋中开始研究起解毒丸来。虽然南宫槿之前已经研制出了一种解毒丸,但是她却不满意此解毒丸的药性,只能持续半个时辰的时间,觉得时效太短,想再研究研究能否使药力持续的时间再长一些,可是进展却不大,只能做到将解毒丸的药性再增加出一盏茶的时间。

第5章 学艺之路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药园安静的只能听到风沁翻书的声音,而另一边的木屋中也是如此,只见南宫槿全神贯注地调配着各种药材之间的比例,只要药量有一点点错误就会前功尽弃。时间就在两人的专注之下匆匆流逝,很快便到了午时。

“沁儿,已经午时了,我们去吃饭吧。”南宫槿走出木屋,对风沁说道。

“已经午时了?时间过的好快,我都没感觉到……”风沁不由伸了个懒腰,“不过肚子还真有些饿了……”

“那是因为沁儿太专注于《百草录》了,所以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南宫槿笑着说道,“不知沁儿看的怎么样了?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么?”

“暂时没遇到什么问题。”风沁说道。

两人边走边聊,不一会儿就到了前厅吃饭的地方,一进屋就看见百里少卿和凤栖梧早已经坐在桌边等着她两用餐。

“师兄,栖梧。”南宫槿和两人打招呼道。

“大师兄,三师兄。”风沁也和两人打招呼道。

“恩。”百里少卿应了一声,眼神却在扫过南宫槿的时候停顿了一下,虽然其他人没有发现,却被风沁逮了个正着。

“槿师姐和小师妹快来吃饭吧。”凤栖梧催促着,隐隐带着一丝急切和窃喜。让风沁有一种危机感,看来这顿午饭定是被他动了一些手脚,不由精神警惕起来。

“小师妹,你快来尝尝这道白玉豆腐羹,这是师兄我特地吩咐厨房做的,对女子有美容的功效,你可要好好尝一尝。”说着,凤栖梧便给风沁盛了一碗,用殷切的眼神看着风沁。

在凤栖梧好心给风沁盛豆腐羹的时候,风沁便多了个心眼,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果然,凤栖梧以宽大的衣袖遮掩偷偷摸摸在碗中撒了些粉末,虽然隐秘但是还是没有躲过风沁的火眼,看来这碗豆腐羹中定有玄机,“可是,我对豆腐过敏……不如槿师姐你吃吧,不能浪费了三师兄的心意……”风沁刚把手伸出去。凤栖梧便迅速的抢过那碗盛着豆腐羹的碗说道:“不用了,我突然很饿,这碗豆腐羹先给我吃吧。”说完凤栖梧就快速地喝完了那碗豆腐羹,喝完的瞬间整张脸被咸的皱在了一起,但还要努力表现出好吃的样子。

“栖梧你吃这么快做什么,又没人和你抢……”南宫槿无奈又好笑地说道。

“师兄看你的表情似是很美味的样子,不如剩下的白玉豆腐羹你都解决了吧!”风沁提议道。

“不用了……”凤栖梧刚想拒绝,便被风沁打断。

“三师兄不必不好意思,我们可以吃其他的菜,反正菜这么多。是吧,大师兄,槿师姐?”风沁问道。

“师弟,你这么喜欢这豆腐羹,我们就不和你抢了……”南宫槿体贴的说道。

凤栖梧见百里师兄和槿师姐都没有反对,不禁脸都绿了,用怨恨的眼神望着风沁。

“小样,就你还想整本姑娘,先活个几辈子再来吧!”风沁得意的对凤栖梧挑了挑眉。

凤栖梧见风沁的得意样,气的咬牙切齿,就差将一口银牙咬碎。

“小师妹,下午未时到申时你来武堂,我教你一些武学的基础。”百里少卿对风沁说道。

“是,大师兄……”风沁见大师兄率先离席了,随后便也和南宫槿起身准备离去,还不忘对凤栖梧眨了眨眼,“三师兄,我和师姐先走了,你慢慢吃……”只留下凤栖梧一个人,一脸痛苦纠结地抚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子。

“好你个风沁!我凤栖梧今天算是倒了八辈子的霉,竟然载在了你手里……哎哟……好撑……”凤栖梧不由哀怨地盯着自己圆鼓鼓的肚子,瘫在了座椅中,一动也不想动,怕自己一动就吐出来,那就太丢人了。

……

“沁儿为什么如此开心?”南宫槿发现两人自从用完午饭出来,风沁的嘴角就一直微微上扬的,好似心情很不错。

“哦,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些有趣的事情。”风沁笑着说到。

“什么好笑的事情?不如说与师姐听听,让我也跟着开心一下。”南宫槿虽然表面上看着似如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样,但是内心还是如正常女子一样也喜欢听八卦。

“这个嘛……”风沁犹豫了一下,但是秉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精神,将凤栖梧想整自己却反被自己整的事件说与了南宫槿听,“就是……如此……那样……整个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了。”

“栖梧也真是的,怎能如此做……真是……”南宫槿虽然嘴上一本正经地这么说,但是整个人却是已经笑的肚子都痛了。南宫槿想努力使自己脸上的表情平和下来,但是只要一和风沁对视,就会马上破功。

整条小路上都充斥着两人银铃般的笑声,两人一路笑着到了药园……

下午未时刚到,风沁就出现在了武堂。

“小师妹,你先将这两个铅块分别绑在两脚,每个铅块重十斤,然后绕着武堂外围跑十圈。这是为了锻炼你的脚力和速度,以后会逐渐增加铅块的数量和圈数。”百里少卿冷着张脸说道,“等你跑完了,我们在进行下一项训练。”

“知道了。”风沁说完,就转身向武堂外面跑去。

一圈,两圈……五圈……风沁已经不知道跑了多长时间了,从一开始的轻松,到现在越跑越觉得喘不过气,呼吸困难,腿很艰难才能向前迈出一步,就像是腿被灌了铅一样,举步维艰。喉咙干得像是要着火了一样,感觉好像只要轻轻呼一口气就能喷出火苗……

“好了,停下吧,到十圈了……”百里少卿的声音就如天籁一般,出现在了风沁的耳边。

风沁什么话也没说,因为她已经累的说不出话了。虽然风沁很想一屁股坐在地上,但是她知道这样不好,即使自己一步都走不动了,几乎虚脱了,肺疼的似是要炸开了,但还是慢慢的移动着自己的脚步,向百里少卿走来。

“很好,接下来我们进行扎马步。”百里少卿见风沁经过这么剧烈的跑步后,没有一下子瘫倒在地上,不由赞赏地点了点头,在心中给予了肯定。毕竟绕武堂一圈有一千米,十圈下来就是一万米,对于没有习过武的男子来说都有些苛刻,更何况是身为女子的风沁。

“是,大师兄……”只听见风沁用沙哑而又坚定的声音说道。风沁可以从耳中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砰,砰,砰……”她每说一个字,就感觉自己的心脏像是要从嘴里跳出来了一样。

风沁进入武堂,百里少卿没有让她取下铅块,仍是让她绑着铅块练习蹲马步。

百里少卿一边纠正风沁动作不对的地方,一边说:“练习扎马步是为了加强下盘的稳定度和你的忍耐力。那先扎一个时辰的马步……”

“明白。”风沁自刚才跑完步都没有休息就开始练习扎马步,虽然心跳已经平复下来,喉咙和肺也没有那么疼了,但是全身的肌肉却在叫嚣着。

风沁忍着全身的酸痛,咬牙坚持着,每当她的动作有变形时,百里少卿便会上前来纠正。时间就想是一滴水滴滴入了广袤无垠的大海,不见身影,不见尽头,缓慢的流逝,却又好像感觉不到时间的逝去……

第6章 小有所成
“今天就先到这里吧。”百里少卿看着面色苍白的风沁,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不禁有些替她感到担心,“我让紫月过来扶你回房间去吧,晚上的时候也不用去前厅用餐了,我会让仆人送去你房间……恩,还有,腿上的铅块除了沐浴洗澡的时候,最好不要摘下。”

“是,大师兄……”风沁在百里少卿的搀扶下艰难的移动到座椅边,缓缓坐下,坐下的瞬间风沁感觉到自己终于可以喘口气了。百里少卿见风沁在椅中坐下修习,就转身离开去找紫月来帮忙,毕竟自己和小师妹男女有别……

“小姐,你怎么样了……快让我看看……”紫月一听到让自己来接风沁,就急急忙忙地奔了过来,对风沁全身进行了一番检查。

“没事,我只是有点脱力而已……”风沁见紫月看到自己的惨样都急红了眼,不由轻声安慰着紫月。

“哪里像是没事的样子,你看你的脸色都苍白成什么样了!”紫月担心的说道。

“哎,没事,你不要担心,第一天练武总有点不适应,过两天就不会如此了……”风沁淡淡地说道,“你还是先扶我回房吧……我想休息一下……”

“是,小姐……我来扶你……”紫月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见风沁的疲累的样子又止住了已经到嘴边的话语。

风沁在紫月的搀扶下,步履艰难地终于走到了自己的卧室,在床边坐下,“紫月,帮我准备热水,我要沐浴。”

“是,小姐,紫月这就马上去准备热水。”

紫月刚出去不久,就见南宫槿急匆匆赶来进了风沁的房间,担忧的看着靠着床柱闭目休息的风沁说道:“沁儿,还好吗?我已经从百里师兄那里知道了你的情况……我带了些药材过来,你沐浴的时候将这些梓芯花加入,可以缓解你剧烈运动后肌肉的酸痛。还有,这盒子里装了我从薰草中提炼出来的熏香,可以舒缓神经,待会儿让紫月给你点上。”

“谢谢槿师姐……”风沁感谢道。

这时,紫月也已经准备好了沐浴的热水,“小姐,是现在沐浴还是过会儿再沐浴?”紫月见南宫槿也在房间中,向风沁询问道。

“那沁儿你先沐浴,我先去给你准备晚饭,过一会我再来看你。”南宫槿将梓芯花和熏香放在桌子上,转首又对紫月吩咐道,“紫月,一会儿沁儿沐浴的时候将这些花撒在水中,还有将盒子里的熏香点上。”

“是,南宫小姐,紫月记住了。”

“那就辛苦槿师姐了……”风沁准备起身送南宫槿出去,但马上被南宫槿阻止了。

“沁儿,你还是坐着吧!”南宫槿体贴的说。

“那紫月你帮我送师姐出去。”

“是,小姐。”紫月将南宫槿送出去,便马上回到房间为风沁准备沐浴。

风沁将整个身子浸泡在热水中瞬间,就感觉绷紧了的神经立即放松了下来,舒服的呻吟出来,“嗯……好舒服……”

一旁的紫月先将熏香点上,后坐在浴桶边给热水中撒上梓芯花……

“小姐,我给你按摩一下吧……”紫月说道。

“恩……”风沁轻声应允。

风沁沐浴完,感觉一身轻松,“紫月你按摩的手艺真好,小姐我现在都感觉不到肌肉酸痛了。”

“小姐谬赞了……”紫月害羞的说道,“那紫月以后天天给小姐按摩……”

“好啊!”风沁高兴地说道,就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咚,咚,咚”

“是槿师姐吗?”风沁问道。

“嗯,沁儿你沐浴好了吗?我给你把晚饭拿来了……”南宫槿在门外回道。

“紫月,快去给师姐开门。”风沁吩咐道,紫月马上前去将房门打开,把南宫槿手中的饭菜接过。

“师姐,你来的可真及时……”风沁惊奇的说道。

“我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就过来了,没想到这么凑巧。”南宫槿微微一笑,“不知沁儿现在感觉如何,身体还酸痛么?”

“多亏了师姐的药和紫月的按摩,我现在好多了。”风沁笑着说。

“那你们先吃饭吧,我准备了两份,我想紫月应该也没吃吧?”南宫槿考虑周到地说。

“师姐想的真周到,紫月一起坐下吃吧。”风沁心中暗叹南宫槿的细心,一边叫紫月坐下一起吃。

“是。”紫月自从早上的事情后,便不再那么拘谨了。

风沁和紫月二人用晚餐,紫月将碗筷收拾好,由南宫槿带了出去,“那小师妹今天晚上好好休息,我先回去了,明天卯时不要忘记去前厅用早餐。”

“嗯,知道了,师姐明天见。”风沁将南宫槿送至门外,然后让紫月将《百草录》取来,准备再看会儿书。

第二天,风沁回到房间的时候,又是筋疲力尽,但是脸色却没有第一天那么苍白。

到了训练的第五天,风沁已经将三寸厚的《百草录》倒背如流了,风沁发现自从穿越后,自己的记忆力几乎可以用妖异来形容,就是过目不忘,这要是放到现代去,高考去考文科的内容那就是小菜一碟。

而且身体的素质和适应性也不能同日而语,不管百里少卿如何加大计量操练自己,只要一到第二天就可以恢复如初,这让百里少卿和南宫槿都感到十分地诧异。

而凤栖梧最近几天则是不见人影,就连吃饭的时间也不见他出现,虽然听百里少卿说是正忙着参悟《太阿剑谱》,但是风沁心中却不以为然,参悟剑谱用得着连饭也不来吃么,估计那小子又是躲起来动坏脑经了吧。

半个月过去,果然被风沁猜中,在这半个月期间,凤栖梧又多次在背后使绊子,不过都被风沁一一识破,反而被风沁给整了回去。之后,凤栖梧似乎也意识到,自己很难整到风沁,于是便和风沁握手言和……

再说风沁的学艺之路,风沁已经将《百草录》融会贯通,举一反三,并助南宫槿成功将解毒丸的药性延长至一个半时辰,让南宫槿也不由自主地夸赞风沁在制药上的才华。

风沁自成功帮助南宫槿配置成解毒丸后,自己也开始研究起一些简单的丹药,成功研制出了养颜丹和固元丹。养颜丹,只听名字就可以猜到其功效,美容养颜;而固元丹的功效则是固本培元,固人之根本,培人之元气,可巩固基础,减少修习内功时出现走火入魔的几率。

腿上的负重也增加到每只脚二十斤,圈数也增加到一个时辰二十圈,扎马步地时间还是一个时辰没变。

时间随着风沁疯狂的训练飞快流逝,很快一个月的时间就要到了。

第7章 师傅归来
今天是师傅百子幽归来的日子,风沁和三位师兄师姐们早早地就站在了山庄门口候着,准备迎接百子幽。

只见远处一辆马车缓缓驶来,当马车在山庄门口停稳,众人迎了上来,“师傅!”

百子幽见四人上前,撸了撸长长的胡子,笑嘻嘻的点头说道:“我们先进去再说……”

飞雪山庄,前厅。

师傅百子幽坐在上首位置,看着下面坐着地众位徒弟,“为师此次出门收获不少,不知众位徒儿的功夫有没有长进啊……栖梧你先来说说你的剑谱学的怎么样了?”

“回师傅,徒儿已经将剑谱练熟参透了。”凤栖梧起身上前回话。

“好好……这次没偷懒,有长进。少卿和槿儿为师就不多问了,为师知道你们两人是不会偷懒的。”百子幽满意的点头,“那沁儿先留下,其他人先回去,各自去忙吧。”

“是。”百里少卿三人答道。

等三人离去,大厅中就剩下百子幽和风沁二人。

“沁儿,你随为我来,为师要检查一下你这一个月来修习的医术和武功。”风沁跟着师傅百子幽一路来到师傅的专用炼药房。

“先坐下吧,我先抽查一下你的医术。”百子幽先让风沁坐下。

“是。”风沁乖乖在椅子上坐下,等百子幽提问。

“我说出药材的名称,你将其功效说出来。”百子幽说道。

“好的,师傅请出题。”风沁应道。

“第一个,黄芪。”

“黄芪性温,收汗固表,脱疮生机,气虚莫少。”

“恩,不错,那白术呢?”

“白术甘温,健脾强胃,止泻除湿,兼祛痰痞。”

“白芍和赤芍。”

“白芍、赤芍皆酸寒,但白芍能收能补……赤芍能泻能补……”

……

师徒二人你问我答,在百子幽抽问了尽50种药材后,惊奇地发现风沁居然一字不错全部回答正确,不禁又拿出数十种难得一见的珍贵药材让风沁进行辨认,不仅说得头头是道,还举一反三,对这些药材用于哪些病症都作出的总结和归纳。

百子幽在一旁听的目瞪口呆,这徒儿还真是收对了,仅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就将所有的药材都记熟了,还有了自己对药材的见解,想当初收二徒弟南宫槿的时候就是因为看中了槿儿对医术有很高深的造诣,当时的槿儿都花了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才将所有药材的药性记熟,没想到风沁只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就能做到如此地步。心中不由暗暗欣喜,虽然之前收风沁为徒是看中了她在武学上的天赋,但是没想自己捡到了个宝,看来自己的衣钵终于可以得到传承了。

以前每每想到自己先前收的三个徒弟,就会暗自神伤。就百里少卿和凤栖梧虽在武学上得到了自己的真传,但是一个对医术完全一窍不通,可以称之为“医痴”;而另一个却对此不敢兴趣,只学了个皮毛。而南宫槿虽然医术高超,但是因为身体羸弱没办法学武,所以自己的绝学九转金针刺穴大法只能做到四转,因为四转之后需要用内力进行辅助,才能发挥出这套金针刺穴大法的精髓。这事可是让自己头疼了好久,没想到这次收的新徒弟,居然在医术上的造诣超过槿儿,不过现在自己还不能高兴地太早,虽然知道风沁是练武的奇才,但要等到明天等自己确认了风沁在武学上的天赋之后,才能正式定下来是否由风沁来继承自己的衣钵。

“不错,不错,在医术方面算是通过了,之后我会传授你九转金针刺穴大法。”百子幽从药架一侧的暗匣中取出一盒子递于风沁,“这是为师早年打造的一套金针,有九枚。这套金针本来一共是有三套,一套给了你槿师姐,一套师傅自己留着,这第三套就给你了,用这套金针施展九转金针刺穴大法有事半功倍之效。”

“谢师傅……沁儿定会好好保管这套金针的……”风沁默默从百子幽手中接过。

“现天色已晚,武功的测试就等到明天再来检查,你先回去吧……”

“是,师傅。”风沁手中捧着金针离去。

风沁回到自己的住处,发现南宫槿也在。

“槿师姐,你怎么来了,等了很长时间么?”风沁放下手中的盒子问道。

“没有很长时间,我看快到吃饭的时间,便来看看你有没有从师傅那儿回来了,一起去吃饭。”南宫槿说道,“不知你通过师傅的检查没有?”

“医术方面是通过了,师傅还给了我一套金针,武功则是要等到明天再进行检查。”风沁笑着抚摸盒子中的金针,爱不释手。

“这金针我那儿也有一套,看来师傅对沁儿你的医术很满意啊。”南宫槿对风沁能通过师傅百子幽的考验而感到衷心的祝福,眼中没有一丝嫉妒的神情,“以后我们就可以一起研习医术了!”

“是啊,以后还要劳烦槿师姐多多赐教了。”风沁打趣道。

“你啊……”南宫槿笑着轻点风沁的鼻子,无语的望着淘气的风沁。

第二天,众人用完早餐,风沁跟着百子幽来到之前一直训练的武堂。

“沁儿,你先将腿上的负重尽数解下,看看能跳到这树的哪里。”百子幽指着武堂院子里的一棵五六丈高的大树说道。

风沁解下绑了一个月的负重,当四十斤重的铅块掉在地上的时候,扬起了地上的一层灰尘。解下负重的瞬间,风沁感觉一身轻松,在原地活动了一下筋骨。

“那师傅我跳了……”风沁对百子幽打了个招呼,表示自己已经准备好了。

“恩……跳吧……”百子幽点头示意风沁可以跳了。

风沁深吸一口气,轻轻向上一跃,一下子就跃上了大树差不多三分之二的地方,看到自己如此轻松就跳了十米,自己也被自己的跳跃能力吓了一跳。风沁见师傅百子幽在下方招手,示意自己下去,便又轻飘飘的向下一跳,在百子幽身边站定,等百子幽发话。

“恩,不错不错,还没有修习内功心法,单凭自身的跳跃能力就能跳这么高,看来我的衣钵可以有人传承了。”百子幽在一边喃喃自语。

“师傅,我过关了吗?”风沁看百子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没有话对自己说,不由疑惑是不是自己没合格。

“过关了,过关了!”百子幽回过神来,激动的说道,“沁儿随我来,我将内功心法传授于你……”

第8章 绝世秘籍
二人进了武堂的室内,“这是两本内功心法,一本是《逍遥游》,此书男女都可以练,是本门世代传承的武学秘籍,为师和你两位师兄都是练的此秘籍;另一本是《九莲焚天》,是你太祖在世期间偶然间得到的,只适合女性修习,如果男的练轻则走火入魔,重则变得不男不女。因为你太祖一生只收了为师一个徒弟,所以此本秘籍还无人修炼过。不知徒儿想选择哪一本内功心法,若选了《逍遥游》,为师可以给予你在内功心法修炼上的提点,这样你就可以一路畅通无阻的练到最高层。但如果是《九莲焚天》,则需要沁儿你自己摸索参研了,为师给予你的帮助就不会像《逍遥游》这么大,不知你如何想?”百子幽将两本秘籍放在桌上,让风沁进行选择。

“恩……师傅,不知这两本心法哪个更厉害?”风沁问道。

“这……为师听你太祖说过,《九莲焚天》当世最高深莫测的两本秘籍之一,另一本秘籍则是《幻天神诀》,只要练成两本秘籍中的任何一本,都可傲视群雄,无人可挡。而且此本秘籍在当时,是人人争抢的绝世秘籍,当时是你太祖运气好,最后得到了这本秘籍。如果沁儿选了此秘籍,在没有练到最后一重之前,一定不能被外人知道,否则必有杀身之祸临身……”百子幽不由提醒道,其实百子幽在心中是期望风沁选择《九莲焚天》的,毕竟希望能在自己的有生之年可以看到《九莲焚天》临世的辉煌,如今又有风沁这样的武学奇才,百子幽相信此梦想离实现也不远了。

但是又怕风沁不选《九莲焚天》,百子幽心中开始暗恨自己干什么多此一举拿出《逍遥游》来让风沁选择,直接给她《九莲焚天》不就好了么……真是悔之晚矣,手心中都紧张的开始出冷汗了……但,当听到风沁的选择后,提着的心终于放下,暗暗松了一口气……

“……”风沁在心中将优势和劣势考量的一边,最后做出了决定,“我选《九莲焚天》……不过,师傅为什么没有提到那《幻天神诀》?”

“好,好……至于《幻天神诀》,师傅对此也知之不多……没有听说过有谁得到了此逆天神功……我们还是不说这些了,还是先给你说明一下《九莲焚天》吧。”百子幽将其中一本《逍遥游》收回,便开始为风沁进行讲解,“此心法,不像一般的秘籍只有十重,而是有十二重……”百子幽详细的给风沁讲解了一边,并将修炼内功时比较容易出现情况一一做出提点,让风沁在练功时可以多个心眼。

风沁一边听着百子幽对《九莲焚天》的注意事项,一边在心中思考着一个问题,“既然《九莲焚天》和《幻天神诀》都属于逆天的绝世功法,但是不知道哪个更厉害些……算了,现在想这些也没用,还是先练好我的《九莲焚天》吧……”

“关于《九莲焚天》的详情,我就说道这里,你以后遇到有问题的地方再来找师傅,现在你将这枚红果服下,此果可以为你增加三十年的功力。”百子幽从袖中掏出一只用白暖玉雕刻而成的玉盒子,打开盒盖,赫然一枚鲜艳欲滴的红色果子出现在风沁的眼前,用玉盒来装此果,想来必定十分珍贵,“这红果本是一株,每株结有三颗果实,百年才结一株,师傅有幸得到此果,还是别人拿此果有求于我,你大师兄和三师兄都以服用过,这最后一颗就由你来服用。你现在就地打坐,服用此红果,为师帮你打通任督二脉。”

“是,师傅。”风沁心中感激百子幽竟然将如此珍贵的红果二话不说的给了自己,可见师傅是真心疼爱自己,毕竟师徒两从拜师到现在,都没有多少时间聚在一起。风沁马上就地坐下,接过玉盒中的红果服下。

一盏茶后,从风沁头上冒出丝丝白色真气,脸上也不断有汗珠滴下,面上似有痛苦之色,那是经脉打通时的刺痛感……半个时辰后,风沁身后的百子幽慢慢收功,风沁真开眼的瞬间,感觉自己五感的灵敏度增加的五倍之多,周围的一切尽在掌握中。

“沁儿,感觉如何?”百子幽问道。

“回师傅,我感觉自己五感的灵敏度增加了很多,而且丹田之处有气运转于全身……”风沁描述道。

“恩,不错,你有此感受是对的。”百子幽赞同的说道,“明天早上来师傅的药房学习半个时辰的九转金针刺穴大法,然后回去自行研究。至于武功方面,以后这铅块就不用带了,明天下午申时来武堂,师傅将四象步和飞鸢逐月传授给你。四象步适用于地面,飞鸢逐月适用于空中,你将此两种顶级轻功功法学会,除非功力高于你的人才有可能抓住你,在危机时刻,这可是用来保命的绝技。”百子幽感慨的说,似是想到的什么事情。

“难道,师傅以前遇到过?”风沁打趣的问道。

穿越之风沁小说柳菀馨风沁、好看的小说笔趣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