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小说、苏寒乔雨珊小说无广告阅读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苏寒,乔雨珊

更新内容: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更新至第 2381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小说简介:会武功,懂医术,一手治病,一手泡妞。不要招惹我的女人,更不要招惹我!


热门小说站点免费阅读

0 第1章:是她非礼我
“啊啊……我不活了!我不活了啊!”

警察局,审讯室中,一个妇人浓妆艳抹,头发凌乱在哭天喊地,“我的清白没有了,没脸活了啊,杀千刀的,让我去死啊!”

妇人那生无可恋的模样,仿佛刚刚被人非礼了一般,满脸的绝望。

同一块玻璃,隔着的另一边,苏寒的手被铐着,坐在椅子上,清秀的脸上满是无奈。

“警察同志,这真不关我的事,是那个女人自己抓着我的手,伸进她那里的,是她非礼我。”苏寒无奈,解释了一句。

他哪知道,自己听从师父的安排,来俗世寻找机缘,刚出火车站,就遇见这碰瓷的家伙。

苏寒识破了他们的伎俩,这妇人竟然抓着自己的手,伸进她那里……

“哼,少跟我来这一套,你这种人我见多了,打扮得人模狗样的,其实就是斯文败类!”给苏寒做笔录的警察,抬了抬眼皮,哼哼道,“别废话,名字,职业,籍贯信息都交代出来!”

“我只是一个实习医生,来天海市实习而已,”苏寒顿了顿,知道再跟这警察说再再多也没用,“警察同志,你还是放了我吧,不然等我未婚妻过来,你还是要放了我的。”

“你未婚妻?”警察不屑笑了一声,“你祖宗来了也没用!”

话正说着,审讯室外头楼道里,传来一阵急促的哒哒哒声音,光是听声音,似乎就能感觉到,穿着这双高跟鞋的女人,会有一双多么迷人的大长腿。

乔雨珊心情很不好,想到那个消失五年的混蛋又回来了,想到还有两年就到期的婚约,她心里就有一种绝望的感觉。

她刚刚在大厅一问,竟然说那个混蛋是在街上调戏女人被抓!

乔雨珊真的要疯了,这种人怎么会是她的未婚夫?

她走到审讯室门口,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敲了敲门,里头的警察微微转头,看到乔雨珊,不禁瞪大了眼睛。

“乔小姐!”警察深吸了一口气,立刻站了起来,天海市鼎鼎大名的乔雨珊,谁不认识啊!

他忙站了起来,还没开口,身后的苏寒已经笑了起来:“雨姗,你来啦。”

苏寒一开口,乔雨珊脸都沉了下来,心底涌上一股怒气:“苏寒,你太让我失望了!”

苏寒尴尬笑了一声没说话,而那个警察,已经目瞪口呆,这……这小子真是乔雨珊的未婚夫?

看乔雨珊那模样,分明就是因为苏寒在街上调戏女人而生气吧?

天啊!家里有个这样的极品未婚妻,竟然还在外面乱来!

此刻,那警察看向苏寒的眼神十分复杂,有着羡慕,嫉妒,还有一点点愤怒。

乔雨珊咬着牙,真想直接转身就走,可她知道,乔家当初欠了别人一个天大的人情,才定下了这个婚约,她现在若是走了,家里老爷子非得生气不可。

她狠狠瞪了苏寒一眼,心里有着一股苦涩,更多的是绝望,自己难道就是要嫁给这种下流的人?

深吸了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静下来,乔雨珊转头看着那警察,淡淡道:“警察同志,我已经做了保释,跟你们林局长沟通过了,现在能把人带走么?”

如此好听的声音,让那个警察虎躯一震,忙讪讪笑着:“可以了可以了,我已经做好了笔录,可以带走了。”

乔雨珊迈步离开,苏寒就跟在她身后。

刚走出警察局,乔雨珊就直接上了一辆保时捷,她瞥了苏寒一眼,冷冷道:“你托关系来天海市实习,就不要丢了别人的脸,至于我跟你的婚约,等时间到了,我自然会履行,但在此之前,请你离我远点。”

说完,乔雨珊脚下油门一踩,扬尘而去,留苏寒一个人站在那,苦笑着摇了摇头。

0 第2章:我来试试吧
苏寒看着乔雨珊离开,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他背着双肩包朝着乔氏集团第一医院走去。

大学五年,苏寒基本处于休学的状态,都在深山里跟着老道人学医学武,也因此没能修够学分,被学校劝退。

就连这份实习工作,都还是老道人托关系找的,苏寒有些无奈,自己竟然沦落成一个关系户了。

乔氏第一医院,是天海市最大的私人医院,资金雄厚,医疗资源丰富,是乔氏集团下最大的产业之一。

乔雨珊便是这乔氏集团,现在的总裁,在她的领导下,乔氏集团如今在医药领域,已经取得了十分辉煌的成绩。

只是对她来说,最失败的,就是有了一纸无法抗拒的婚约,对象还是一个连大学都没能毕业的人。

苏寒到了乔氏第一医院,询问了几个人,才找到人事科在哪里。

坐在办公室里的主任刘成,听到苏寒介绍自己大学还没毕业,顿时就忍不住笑了起来,连介绍信也只是扫了一眼,便丢到一边。

“既然是乔家那边介绍来的,那自然也要给你安排个岗位,”刘成眯了眯眼睛,盯着苏寒,手指在桌面上扣着,道,“只是,我们乔氏第一医院,就连护士都至少要是本科毕业,你这……让我有些为难啊。”

他说着话,眼里满是鄙夷,托关系进来的,能有什么水平,还想当医生?做梦去吧!

苏寒脸色平静,见刘主任似乎并不想安排自己,也没有说什么,毕竟自己大学都没毕业,哪怕跟着老道人这个神医学了五年,也没法证明什么。

“这样吧,大厅还缺一个导诊人员,你要不先委屈委屈?”刘主任笑了一声,龇着牙,眼里带着一种戏谑,“年轻人多锻炼锻炼,总是好事,你别说,就那导诊台的位置,不知道多少人盯着呢!”

苏寒看得出,这刘主任只是在打发自己,也没说什么,点了点头道:“行,那就导诊台吧,谢谢刘主任。”

老道人安排他来这里实习,他若是撂挑子不干了,回去非得被那老家伙修理一顿不可,虽说自己现在的实力已经超过了他,但也不能跟老人家动手啊。

刘主任见苏寒竟然没生气,不由得更是不屑了,心道要是给苏寒安排一个有技术含量的话,他恐怕还真胜任不了。

“看来这小子,还有点自知之明。”刘主任心里不屑哼了一声,随之将介绍信胡乱塞进信封,便喊了人,带着苏寒去办手续。

去后勤处领了工作服,又将相应的材料交给经办人去办入职手续,苏寒来回折腾了一上午,才把所有的事情办好。

到了下午,在医院的接待大厅门口,多了一个穿着护士服的男人,苏寒就站在那导诊台前,看着来来往往的患者,有些不知所措。

“新来的?”站在一侧的几个小护士,有些诧异地看着苏寒,忍不住笑了起来,“什么时候来的男护士啊。”

“我不是护士,我是来实习的医生。”苏寒有些不好意思,点头笑了一声,一眼看过去,导诊台似乎真都是女护士,他这么一个大男人站在这,的确有些奇怪。

“医生?医生哪里要来导诊台哦。”一个俏丽的小护士,捂着嘴偷笑了一声,见苏寒白白净净,看起来就斯文,看过去就比较有好感,便道,“你刚来,还不熟悉导诊台的工作,先站在一边看会儿吧。”

苏寒感激地点了点头,冲着几个小护士笑了笑。

导诊台的工作并不复杂,却需要十足的耐心,时刻保持着平和的心态,面对患者的咨询做出解答,方便患者就医。

过了好一会儿,苏寒才了解工作流程和内容,也跟几个护士熟悉起来。

“真没想到,你竟然真的是来当医生的,可你大学都没毕业呀。”一个小护士有些诧异道,大学都没毕业,怎么能来当医生?

苏寒也只能笑笑,这种问题,他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好了,你们别欺负他了,人家刚出学校,还得你们照顾呢。”那个俏丽的小护士,轻轻笑了一声,显得清纯而动人,顿时惹得其他护士打趣起来,说她是不是看上了苏寒。

正聊着,突然门口传来一声大吼。

“让开!快让开!”

几个人急匆匆推着担架床进来,为首的中年男子,从他的穿着和气质来看,身份不低,浑身散发着一种在位者的气势,此刻的他,却是一脸的着急,紧张地看着床上的老人。

“爸!爸!你坚持住,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那个中年男人,抓着老人的手,抬头喊了起来,“医生呢!快把医生喊来!”

苏寒看着他们,将老人推进了急救室,很快,刘主任来了,医院的领导也来了,随之把医院两个最有名的老教授医生也都请来了。

急诊室外,中年男子着急不已,来回走动着,心中自责又内疚。

远远的,苏寒看了一眼,忍不住问道:“这是什么人,这么大动静,连医院领导都来了?”

俏丽小护士压低声音道:“那个老人听说年轻的时候参过军,在战场上杀敌无数,为了国家敢堵枪眼的英雄,到了晚年,却是一身的伤病,唉,看着也怪可怜的。”

苏寒心中一颤,老军人?

为了国家,敢去堵枪眼的人?这可真是英雄啊!这样的人,值得他敬佩,值得他尊敬!

不等苏寒反应,急诊室那边已经传来了中年男子的声音:“什么?你说救不了?你再跟我说一遍!”

刘主任被那中年男子揪着衣服,也不敢挣扎,讪讪笑着:“真是很抱歉,医院两位老教授也已经出手了,可是……”

刘主任此刻心乱如麻,没能把这老爷子救回来,这中年男人要是发怒,那他们医院怕都会被拆了啊!

站一边的医院领导不敢说话,让刘主任顶着,两个老教授也是一脸无奈,到了这种地步,饶是他们,也回天乏力啊。

中年男子红着眼睛,突然转身,朝着急诊室跪了下去。

“爸!我对不起你!”

他这一跪,可把医院领导跟刘主任,还有那两个老教授给吓了一跳,可见中年男子这般,也知道他接受了现实,至少不会再追究医院的责任了。

“我来试试吧。”

突然,一道温和的声音响起,苏寒走了过来,站在那中年男人的跟前,微微俯视着他,“我可以救他。”

0 第3章:有点眼力劲
空气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苏寒的身上,那个中年男子此刻仿佛在跪在苏寒面前一般。

“苏寒,你干什么!”

突然,刘主任大吼一声,仿佛一个疯子,气急败坏朝着苏寒怒吼,“不要在这胡言乱语!”

老人救不过来已经是事实,人家家属也接受这种结果,这就跟医院没关系了啊,苏寒这一说,不是又把麻烦牵扯到医院身上了?

刘主任都快气炸了,这哪里来的傻子,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今天才来第一天,就给医院惹事!

“我可以救他。”苏寒只是抬头看了刘主任一眼,刚刚那老人推过去的时候,苏寒就已经认真看了几眼,那老将军气血枯败,并非只是因为年老,而是身上淤积的旧伤,让他的身体机能被削弱了而已,苏寒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你闭嘴!”刘主任冷哼一声,恨不得把苏寒踢出去,咬着牙道,“你连大学都没能毕业的人,懂怎么治病?别在这给我捣乱!”

那两个老教授也是诧异了一阵,随之见苏寒稚嫩的脸庞,也是连连摇头。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一个老教授摇着头,满脸的不屑,“你连病人什么病症都不知道,就敢夸下海口救人?”

另一名老教授,脸色有些愠色,他们两个老教授都救不了人,这年轻的小子就敢说他能救,意思是他们两个老家伙,还不如这小子了?

“年轻人,口气大,容易把人撑死知道么!”

苏寒还没说什么,刘主任已经走了过去,推着苏寒,有些恼怒道:“你给我滚,别在这给我惹麻烦,你想害死谁啊?”

“难道你们想眼睁睁看着那老将军死?”苏寒挣脱开刘主任,忍不住摇了摇头,他只是见那老将军年轻时为国奉献,想帮他一把,可这些人却一再阻止他。

“你给我闭嘴!”刘主任恼羞成怒。

“应该是你闭嘴才对!”那个大人物站了起来,吓得刘主任顿时不敢说话,心底已经恨死苏寒了。

本来已经没事了,这混蛋……哎哟喂,真是害死整个医院了!

“你能救我爸?”中年男子认真盯着苏寒,到了这一步,他根本就没有别的选择,就连两位老教授都没有办法了,他还能怎么选?

只是眼前的苏寒,真的太年轻了,让他根本就不敢相信,这家伙会比两个老教授还厉害?

“我想救的人,阎王都不敢带走。”苏寒微微眯了眯眼睛,脸上瞬时绽开一种自信到极点的光芒!

“好大的口气!”许老教授哼了一声,一甩手,盯着苏寒,“你说你能治,倒是让我们这些老骨头开开眼!”

他也气恼,活了一把年纪,还没这么被一个后辈轻视过。

中年男子不理会两个老教授,深吸了一口气,眼神通红盯着苏寒:“你要对你自己说的话负责!”

苏寒看着他,没说什么,突然转头,手指着那个俏丽的小护士道:“我需要一个助手。”

那个俏丽的小护士心中一动,忙走了过来,有些怯弱,也有些紧张,这怎么扯到自己身上了?

她认得这个大人物,可不是她能招惹得起的啊!

万一苏寒失败了,那她……

周围几个小护士,此刻眼神里已经流露出一抹同情,那个臭小子自己惹祸上身不算,还要把别人拉上,真是太过分了!

苏寒脸色平静,抬头看了那两个老教授一眼,淡淡道:“两位前辈,你们若是不信,也可跟进来看看。”

说着,苏寒便迈步走了进去,小护士就跟在他的身后,两个老教授冷哼一声,到了这一步,他们哪里还能服气?

中年男子也顾不得那么多,派人就在外面守着,不让任何人进去,而他立刻跟了进去。

病床上,那位老将军面色苍白,周围的体征仪表,已经渐渐变得平稳起来,可以明显感觉得到,他的呼吸已经渐渐减弱,命不久矣。

“气血亏败,脏器全部老化,老将军年轻时还受了不少内伤,哪里有那么容易救啊。”张老教授摇着头,一脸的惋惜。

“安静!”

突然突然轻喝一声,让张老顿时涨红了脸,自己竟然被苏寒呵斥了?

“我要动手了,别打扰我!”此刻的苏寒,仿佛突然变了一个人一般,浑身散发着一种飘然的气息。

他吩咐小护士将老将军的衣服扒开,缓缓抬起了手……

张老刚想开口大骂,却感觉手臂一疼,身侧的许老,整个人仿佛炸了毛的猫一般,用力抓住张老教授的手,差点没跳起来:“玄气指!”

许老的呼吸都变得急促了起来,有些兴奋,有些激动,仿佛看到了什么稀世珍宝!

他直勾勾盯着苏寒,喉结滚动着,眼睛瞪圆了,连眨都不敢眨一下!

“老许?什么玄气指?”张老一阵诧异,见许老这般反应,也忍不住问了起来。

而许老盯着苏寒伸出的两根手指,盯着那手指尖淡淡的气息流转,整个人已经亢奋到了极点!

“玄气指,古医门的神通医术,传闻练到极致的人,连死人都能救活,真的是玄气指!竟然真的存在!”

苏寒转头,看了许老一眼,淡淡道:“你还有点眼力劲。”

本以为许老被苏寒这样一说,会暴跳如雷,可没想到,许老仿佛一个被表扬的孩子一般,显得十分高兴。

张老还想再说什么,却见苏寒已经开始动手,众人都不再说话。

中年男子安静地站在那,心中却是紧张不已,当他听到许老的话,看到许老那种反应之时,心中似乎突然多了一丝信心,或许这个年轻的小子,真的能救自己的父亲。

苏寒伸出一根手指,淡淡的气息环绕在手指头上,在老将军的身上缓缓划动,肉眼都可以看到,随着苏寒手指移动,老将军身上的肌肉都开始蠕动!

每到关节之处,甚至可以听到骨骼关节咔嚓扭动的声音!

如此玄妙而神奇的画面,让在场的人,都十分震惊,尤其是许老,连胡子都快翘起来了。

玄气指!玄气指啊!

苏寒的表情依旧平静,仿佛在做着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许久,他收回了手指,让小护士将老将军的衣服合上,随之轻声道:“可以了。”

话音刚落,心电图本已经变得平缓的线条,突然“滴答”一声,再度剧烈跳动了起来。

“扑通!”

“扑通!”

0 第4章:一个人情
安静的急诊室,只能听到滴答滴答的声音,坐在床上的老将军,缓缓睁开了眼睛,喃喃喊道:“小林?”

中年男子浑身一震,忙冲了过去,双眼通红,激动地语无伦次:“爸!我在这!我在这!”

他紧紧握着老人的手,眼泪止不住掉下来,一个大男人,也禁不住落泪,就差一点,就差一点天人相隔啊!

苏寒看了他们一眼,没说什么,转身就要走出去,许老忙跟了上去,跟此前不屑的模样相比,完全就像换了一个人。

“苏先生,刚刚多有冒犯,还请不要见怪,呵呵。”许老跟在苏寒的身后,突然显得有些拘束。

苏寒有这样的能耐,称呼他为先生,也不为过啊!

苏寒停住脚步,看了许老一眼轻声道:“许老教授,我是一名医生,所以能救别人的命,就是我最想做的事情,你们也是医生,病人都还没放弃,你们怎么能放弃呢?”

许老连连点头,面对一个精通古医玄气指的高手,他这个教授的名头算个屁!

“苏先生说的是,老朽也是糊涂了。”许老连连摇头。

站在一边的小护士都已经懵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许老教授竟然对着一个年轻的导诊男护士道歉?

开什么玩笑啊!

她感觉这个世界似乎突然变得疯狂起来。

“许老,你是前辈,还是叫我小苏吧,以后还有很多东西,得向二位前辈学习。”苏寒微微点头,没有丝毫倨傲,说完便转身走出了急诊室。

许老刚要走,张老便跟了上去:“老许,到底怎么回事啊?”

“这苏先生,是高人啊!”许老叹了一口气,压低声音道,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忙转头看着那俏丽的小护士,“小姑娘,你现在是在导诊台岗位上么?”

俏丽小护士一怔,木讷地点了点头。

许老笑了笑:“回头你去人事科交下材料,让那边安排你到临床科室去,就说是我说的。”

说完,许老便也走出了急诊室,而小护士依旧好像还活在梦里一般,临床科室……可是每个护士都想去的科室啊!

自己……就帮苏寒一个小忙,就能去临床科室了?天啊,幸福来得太突然了!

门外,苏寒刚走出来,刘主任就冲了上去,一把揪住苏寒的衣领,恶狠狠道:“不知天高地厚,你想害死医院么!你现在被开除了!懂么!你被开除了!”

“刘成,你给我放手!”

许老走了出来,见刘主任如此无礼,顿时大声呵斥起来。

刘成一怔,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许老怎么会向着这小子,看许老的表情,难道说……他把人救活了?这怎么可能!

“你这个主任怎么当的?小苏这样一个好医生,你安排他去导诊台?你是不是不想干了?”许老呵斥着,目露愠色。

刘主任彻底懵了,难道这小子真把人救活了?

此刻的苏寒,脸色依旧保持平静,仿佛刚刚只是做了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罢了,他看了刘主任一眼,淡淡道:“我想做的只是救人,医院?医院也是治病救人的地方,不能治病救人,那这医院存在的意义是什么?”

刘主任哑口无言,张着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这小子一定是运气好,他怎么可能把人救活呢,这不可能啊。

被苏寒这样教训,他心里不甘,却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敢再说什么,免得得罪许老等人。

苏寒说完,便要回到导诊台继续工作,急诊室内,中年男子疾步追了出来。

“苏先生,请留步!”中年男子走了过去,长长吐出一口气,刚刚他问自己父亲感觉怎么样,老将军竟然说感觉非常好,这让他真的快激动地哭了。

他走到苏寒跟前,郑重鞠躬:“苏先生,真的很感谢你,我欠你一个人情!以后在东城区遇上什么麻烦,我可以帮你。”

周围的人,见到中年人这般举动,更是诧异不已,董区长的一个人情?

可苏寒却是轻轻摇了摇头:“不必了,这不过是作为医生的职责罢了,算不上什么人情。”

苏寒话一说出,顿时让周围的人更是惊掉下巴,董区长的人情竟然都不要?开什么玩笑啊!

就连董林也有些诧异,他从不轻易给别人人情,苏寒若不是救了自己父亲性命,他根本不会说这样的话,可苏寒竟然丝毫不在乎?

“你父亲年轻时受伤不少,老来淤积在体内,一时难以化解,还需要再调理调理……”

“那你还不快给老将军调理!”苏寒话还没说完,刘主任连连喊了起来,“你知道不知道董区长是什么人?你知道不知道老将军是什么人?”

苏寒的脸色突然冷了下来,他扫了刘主任一眼,语气都变得冷淡起来,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忍让,可这刘主任却是一再欺压自己,呵斥自己,真当自己是好欺负的么!

“在我眼里,只有病人,没有身份,我想救就救,不想救,谁求我都没用!”说完,苏寒转身就走,没有丝毫拖泥带水,董林顿时就慌了起来。

他狠狠瞪了刘主任一眼,恨不得将他一巴掌打飞:“你想害死我爸么!”

董林一吼,刘主任顿时腿都软了,他只是想命令苏寒给老将军治病,给董区长一些好印象而已,可没想到……

许老也是摇了摇头,有些不耐烦看了刘主任一眼,满脸的失望,随之轻哼了一声,跟张老教授一起离开,只留下一脸呆滞,欲哭无泪的刘主任。

董林忙跟了上去,依旧十分客气,他知道苏寒可以救自己的父亲,哪里还敢有一丝不敬,能让许老跟张老都敬佩的人,绝非普通人啊。

“苏先生,你刚刚也说,是因为我父亲年轻时为国征战,而肯出手相救,还请好人做到底,为我父亲调理调理身体吧。”董林十分诚恳,对他来说,这辈子,父亲就是最重要的人。

苏寒站住,看了董林一眼,他能感觉得到,董林的孝心,刚刚急诊室门外一跪,更是让苏寒钦佩,一个大人物,膝下只跪苍天和父母,这样的人,帮他一次也没什么。

“令尊为国而伤,年老也应该有个安稳的晚年,这个忙,我可以帮你。”苏寒想了想,淡淡开口。

董林顿时激动了起来,一把握住苏寒的手,连连道谢,将自己的名片,送到苏寒的手里。

“苏先生,真的太感谢你了,这是我的电话,你若是有空,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我立刻派人来接你!”

0 第5章:强扭的瓜不甜
苏寒点了点头,收下名片,淡淡道:“我还有工作要做,你先去陪你父亲吧。”

董林点头,忙又跑回急诊室。

医院里人来人往,这种场面似乎也引不起别人的注意,在医院,生离死别都只能算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苏寒回到导诊台,几个护士连围了上来,她们可都是听到,就连董区长都对苏寒客客气气呢!

“你真是医生?”

“你真的大学都没毕业?”

“你真的把那老将军救活了?”

苏寒刚走回来,便是一连串的问题,他只能连连摆手,笑道:“我只是运气好,是许老跟张老已经将人救的差不多了,我碰巧的。”

他也不想太过高调,免得招惹更多的事端,自己只是来实习的,等安安稳稳拿到实习证明,再想办法取得医师资格证就好了。

随便糊弄了几句,苏寒也不再说,免得这群小护士传来传去,反而把事情弄得复杂了。

他只是一个连大学都没能毕业的学生,谁又会相信,他的医术比许老他们都要厉害得多呀。

那个俏丽的小护士也走了回来,看向苏寒的眼神,变得十分复杂。

她轻轻抿着嘴唇,走到苏寒跟前,压低声音道:“你真的是神医?”

“你觉得呢?”苏寒对这个俏丽的小护士印象还不错,故意眨了眨眼睛,笑着说道。

两个人靠得很近,低声交谈,仿佛就是耳根碰着耳根一般,在外人看来,说不出的暧昧。

小护士脸色一红,还没开口,就听到同事背后一阵轻微的咳嗽声,她忙转头,便看到一张绝美的脸,似乎还带着一丝愠怒,是乔氏集团的总裁!

乔雨珊接到电话,说董区长带着老父亲来治病,特地来看看,哪知道一进大厅,就看到了苏寒。

小护士吐了吐舌头,更显得俏皮,忙转身,跟其他小护士一起忙去了,而苏寒看着走来的乔雨珊,脸色越来越不好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就是这么做实习工作的么?”乔雨珊有些生气,更是觉得失望,她知道刘成给苏寒安排了导诊台的工作,本想说一句,换个好点的岗位,可又觉得不如让苏寒认清现实,他跟自己的差距,真的太大了。

可刚刚一走进来,这混蛋,竟然跟小护士磨着耳朵说悄悄话?

想都这混蛋在大街上都敢调戏女人,乔雨珊更是心底一阵恼火:“一个男人,没有一点真本事,你以后能做什么?靠着耍嘴皮子,骗骗小女生么?”

苏寒张了张嘴,刚想解释两句,乔雨珊已经转身要走,他只听见,乔雨珊轻声说了一句:“我为什么要跟这样没用的人结婚?”

见乔雨珊要走,苏寒摇着头,道:“你误会了,我这次来,除了实习,就是来向乔老爷子退婚的,我并不喜欢你,所以也不会跟你结婚,强扭的瓜不甜,你也不用多想了。”

乔雨珊刚转过去的身子,又转了回来,瞪大眼睛,死死盯着苏寒,退婚?强扭的瓜不甜?

苏寒说他不喜欢自己,他说他看不上自己?

难道是自己死乞白赖要跟他结婚?

乔雨珊气得身子都颤抖了起来,手指着苏寒,银牙轻咬,眼睛一下子都红了:“你说什么?我多想?是我看不上你!”

她从小到大,都是在光环中长大了,现在仰慕她,追求她的人,从城西都可以排到城南,苏寒说他看不上自己?他还能再无耻一点么!

乔雨珊冷哼了一声,对苏寒已经彻底失望,知道自己没本事,现在还想用这种方式来引起自己的注意?真的太让人失望了。

她不再说什么,也不等苏寒说什么,直接转身离开,她一刻都不想看到这个男人。

看着乔雨珊离开,苏寒无奈摊开手:“我只是说实话而已,她干嘛那么生气啊。”

他已经离开了天海市好多年,更何况当初第一次见乔雨珊的时候,他才十几岁,只是把乔雨珊当做朋友,对她能有什么感情?

这次来天海实习,苏寒也的确是想解除老道人跟乔家老爷子定下的婚约,两个人不熟悉,更没有感情,如何能结婚呀。

“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想到这,苏寒摇了摇头,也不想再多去考虑这事,等事情忙完,就去乔家,找乔老爷子说清楚吧。

看到乔雨珊似乎很生气地离开了,那几个小护士更是好奇了。

一个让董区长都得客气的导诊台男护士,现在又让乔氏集团的女总裁生气?苏寒到底是什么人呀。

“婉儿,你没机会啦,你的男护士哥哥,好像跟乔总裁关系不一般哦。”一个护士,看了一眼那娇俏的小护士,故意打趣道。

“瞎说什么呢!”李婉儿微微红了脸,偷偷看了苏寒一眼,对这个今天才来的实习医生,也是满心的好奇。

他真的是连大学都没能毕业的学生么?可他刚刚救老将军的样子,一点都不像啊,李婉儿知道,苏寒不想张扬,自己也不能到处乱说,免得给苏寒招惹麻烦。

似乎在心底,李婉儿已经有了苏寒的影子,一个女人,一旦对男人产生好奇心,那就扯不清了。

眼前的苏寒,依旧忙碌着,给患者做着解答,指导他们寻医买药,耐心而细致,那认真的样子,看着就很迷人。

好不容易忙到了下班,苏寒长长吐出一口气,导诊台的工作还真是有些辛苦啊。

不过看到那些病人能够及时找到医生,能够及时拿到药,自己辛苦点,那也不算什么。

到更衣室换好了衣服,苏寒背着包,便准备去乔家,把事情说清楚。

乔家,在天海市也是很有名气的家族,乔氏集团在天海市医药领域,有着极大的威名,而创立乔氏集团的乔建荣,更是将一生的时间,都投入到建立更好的医疗环境中去。

乔家名下的医药产业,并不全为盈利,而是将更多资金注入到科研和公益医疗上,在天海市也享誉盛名。

打车到了乔家大院,苏寒跟门卫说了一句,便迈步走了进去,走到院子里,就看到了乔雨珊那辆保时捷。

他走进屋子,乔雨珊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见苏寒突然出现,微微诧异了一阵,随之更是有些气愤。

这混蛋,是要故意上门退婚,来羞辱自己的么?

0 第6章:委屈
乔雨珊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一个平板电脑,正在处理公务,见苏寒站在门口,顿时怔住了。

这混蛋……真的上门来退婚?

想到这,乔雨珊顿时脸色有些难看,轻咬贝齿,眸子里带着一丝愤怒,立刻就站了起来。

“你来做什么?”她盯着苏寒,语气有些冷淡。

苏寒摊了摊手,显得有些无奈,没想到自己一来就碰到了她。

他笑了笑,道:“之前在医院跟你说了,我是来……”

“你到底想怎么样!”听到苏寒说这话,乔雨珊一下子仿佛被点燃了一般,这混蛋,竟然真的是来退婚的!

他看不上自己?

他竟然敢说看不上自己?

他一个没有毕业的大学生,一个一事无成,一个只会欺骗小女生的下流之人,敢说看不上自己?还敢来退婚!

乔雨珊真的怒了,甚至有些莫名的……不甘心。

苏寒这样的人,竟然还敢说看不上自己?自己是有那么差么?突然间,她的心里闪过一丝嘲弄,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般。

苏寒依旧很平静,认真看着乔雨珊,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人高高在上,在天海市都十分有名,不知道有多少追求者,宁愿花费巨大代价,也想一亲芳泽。

可他不是那些人,他是苏寒,只会遵从自己的本心,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几年都没有相处,也没有什么感情,谈何结婚?

“没想怎么样,只是想,这样对我们两个人都好,你也不会为难,我也不用……”

苏寒话还没说完,乔雨珊已经噔噔噔走到了他的面前,脚下踩着的白色拖鞋上,还有一个小熊猫的图案,显得十分可爱,但此刻却似乎正在发怒。

“苏寒,你给我听清楚了,”乔雨珊的语气很冷,看着苏寒,显得十分不服气,一字一句道,“要退婚,也是我来退婚,是我看不上你!是我看不上你!”

乔雨珊的声音变得很大,带着一种不甘心。

“雨姗!”

苏寒还没说完,突然,身后传来一声威严的声音,苏寒转头看去,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一脸怒容,手里拄着拐杖,缓缓迈步走了进来。

苏寒点了点头,喊道:“乔爷爷。”

乔建荣看着苏寒,脸色稍微缓和,点了点头,可看向乔雨珊时,顿时脸色就冷了下来:“哼,是不是我说的话不管用了?是不是你现在长大了,可以不听爷爷的话了!”

他盯着乔雨珊,从未有过这样生气,让乔雨珊都呆住了。

从小到大,爷爷什么时候生过自己的气,什么时候这么严肃,这么生气地跟自己说话,就因为这个刚回到天海的苏寒?就为了这么一个一无是处的苏寒?

乔雨珊怔怔地站在那,眼睛微红,心里一股委屈,莫名地泛起,为什么,为什么啊!

“这婚约是我定下的,你还认我这个爷爷,就不要对苏寒无礼!”乔建荣冷声呵斥道,“你想退婚?等我死了再说!”

乔雨珊浑身一震,差点没站稳,爷爷竟然……对自己说这么重的话。

眼前这个苏寒,难道比他这个亲生孙女还要重要?

“爷爷……”乔雨珊委屈,眼泪都已经快要压不住,她想求情,她想让爷爷收回这些话。

“不要叫我爷爷!你眼里还有我这个爷爷么?”乔建荣声音也大了起来。

乔雨珊咬着嘴唇,眼泪已经在眼眶中打转,她看了一眼站在那,一脸无辜的苏寒一眼,心底的怒气和怨恨更多了几分,转过身,再也忍不住,哭着跑上了楼。

为了这么一个外人,爷爷竟然这么呵斥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啊!

“乔爷爷,何必呢。”看着乔雨珊一脸委屈上楼,苏寒也是摇着头,显得有些无奈,事情为什么要弄到这个地步。

乔建荣看着乔雨珊哭回了房间,也深深叹了一口气,转头看着苏寒,略带歉意道:“苏寒,雨姗还小,不懂你的好,你别介意。”

别人不知道,他怎么会不知道,苏寒的优秀,哪里是一般人能理解的,当初飘然若仙的老道人救他乔家一家人的性命,他为报恩,才定下这婚约,而能让老道人信任的徒弟苏寒,乔建荣又怎么会有丝毫怀疑?

苏寒开口想说这婚约的事,可见乔建荣那神情,也只得暂时不说,免得老爷子又不高兴。

“我们有很多年没见,也陌生许多,突然有这婚约,她不高兴也可以理解。”苏寒开口道。

乔建荣顿了顿,道:“来日方长,我相信雨姗会想清楚的,你刚来天海,还没安顿下来吧?”

见苏寒点了点头,乔建荣直接道:“就住乔家吧,我让吴妈给你准备好房间了。”

苏寒笑了一声,刚想拒绝,却见乔建荣已经开了口:“这事你不用拒绝,听我的。”

乔建荣将吴妈喊了过来,让她带着苏寒去房间,苏寒也只好闭嘴,不再说。

“姑爷,这边请。”吴妈年有五十,看过去十分慈祥,笑着道。

“谢谢吴妈,你喊我小苏吧。”姑爷这两个字,要是让乔雨珊听到,非得更生气不可。

苏寒也有些无奈了。

吴妈带着苏寒进了房间,交代了苏寒有事尽管吩咐她,便先忙去了。

苏寒进了房间,才发现,这并不是乔家的客房,反而好像是主卧,看来乔老爷子的决心也很重,自己开口提退婚,怕也会惹得他不高兴啊。

“师父,你可真是给徒弟出了个难题啊。”苏寒苦笑了一声,他的师父老道人说了这么一纸婚约,可真是让苏寒为难了。

既来之,则安之,苏寒也不想那么多,心想着等时机合适了,再跟乔老爷子把事情说清楚吧。

整理好了自己的东西,苏寒冲了个澡,将自己一身的疲倦都冲洗一空,双腿盘起,便坐在床上开始练功。

从跟着老道人开始,他每天必修课就是练功,已经将《天经》已经练到了极高的层次。

苏寒也不知道这《天经》是从哪里来的,老道人只是告诉他,这经书跟自己有缘,《天经》一共分为三个篇章。

其中地之卷,主修医术,苏寒的玄气指,便是从中学来,而人之卷,主修古武玄气,如今苏寒的实力,可是已经超过了他的师父老道人,强悍到什么地步,就连苏寒自己都不知道。

因为从来就没有人,能让苏寒使出全力!

0 第7章:大小乔
至于第三篇天之卷,直到今天也依旧是空白,苏寒不知道这天之卷里到底是什么内容,老道人同样不知道,只是说机缘到了,苏寒便会知道。

这次离开老道人的目的之一,也是为了寻找这个机缘。

苏寒盘腿坐在床上,闭着眼睛,让自己身心都完全沉寂下来,仿佛进入到了一种玄妙的空间,身心清灵,没有一丝杂念。

而此刻,乔家院子里,横冲直撞进来一辆火红色的跑车,门口的保安似乎都已经习惯了,见怪不怪喊了一声:“二小姐回来了!”

乔雨蔓从车上下来,脚上的靴子,叮叮当当响个不停,身上的衣服显得有些另类,按照她的话来说,这叫时髦,一般人不会懂的。

她下了车,哼着曲子便进了屋子,敏感地嗅到了什么不一样的味道,手指在耳边脆落的紫色头发上一捻,眸子如同顽皮的精灵一般,满是狡黠。

“吴妈,”乔雨蔓的声音糯糯的,让人听到,都会骨头发酥,她见吴妈走来,蹦蹦跳跳过去,挽着吴妈的手,好似撒娇一般,“晚上吃什么呀?”

吴妈满脸宠溺,哪怕这个二小姐顽皮不已,她也在发自心里将乔雨蔓当做自己的孙女来疼:“你想吃什么,我就给你做什么。”

“嘻嘻,吴妈你真好!”乔雨蔓嘻嘻笑着,弯起的眼睛,好似一轮月亮,美得迷人。

她小鼻子动了动,又压低声音道:“吴妈,我怎么感觉家里的气氛,不太对呀?”

吴妈没有说什么,只是眼神看了看楼上,乔雨蔓这个机灵丫头顿时就明白了,松开吴妈的手,立刻就窜上了楼,冲进乔雨珊的房间。

“姐,我回来啦!”乔雨蔓轻轻敲了门,扭开门把手推了进去,她嘻嘻笑着,还想跟自己的姐姐开玩笑,却听到里面传来一声轻微的啜泣。

乔雨蔓跑了进去,看到乔雨珊红着眼睛,一脸的委屈,顿时有些着急起来:“姐,你怎么了呀?谁欺负你了?我给你报仇!”

看着自己的妹妹,乔雨珊心中委屈,听到她担心自己,说要给自己报仇,又有些感动,摇着头苦笑着:“是爷爷教训我,你敢去报仇呀?”

听到是自己的爷爷,乔雨蔓顿时脸色耷拉了下来,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啊!

她心中一动,爷爷对她们这大小乔两姐妹可是宠溺得很,怎么会教训姐姐呢?

乔雨珊知道自己的妹妹疑惑,只得摇着头,将事情跟她说了一遍,刚说完,乔雨蔓就跳了起来。

“姐夫?我有姐夫了?开什么玩笑!”乔雨蔓瞪着眼睛,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大学都没毕业?还是通过关系进我们家医院的?这样的男人,你要嫁给这样的男人?我都不同意!”

自己的姐姐那可是天之娇女,从小到大就是自己的楷模跟偶像,要让一个连大学都没能毕业,还要通过走后门才找到工作的人来做自己的姐夫?

别说乔雨珊,她这个小姨子都不同意!

呸!什么小姨子,这不可能!

乔雨珊无奈,只是摇头,她很清楚,爷爷决定的事情,谁也更改不了,这是爷爷唯一一次要求自己,她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

不等她开口,乔雨蔓已经一脸不服气,哼哼着像一只要爆发的小母豹,转身就走出了乔雨珊的房间:“姐,你别怕,我帮你教训他!”

她风风火火离开乔雨珊的房间,直接奔着苏寒的房间而去,浑身好似散发着一股火焰,能将苏寒活活烧死!

“砰砰砰!”

乔雨蔓没有丝毫客气,直接用力敲着门:“姐夫!姐夫!快开门啊!”

房内的苏寒,早就听到了乔雨蔓的动静,收敛了气息,走过去将门打开,看到一个跟乔雨珊长得有几分相似的女孩,便知道是乔雨蔓。

乔家姐妹并蒂莲,人称大小乔,皆是美到一种极致,只是乔雨珊成熟稳重,清雅端庄,而乔雨蔓更像一个小魔女,机灵狡黠,聪慧不已。

“我还没跟你姐结婚,你喊我名字就好了。”听到那一声姐夫,苏寒感觉比听到吴妈喊自己姑爷还尴尬,只得解释着。

可在乔雨蔓听来,可不是这么个意思。

“哼,喊你姐夫是为了修理你!你丫的还做梦想娶我姐姐?休想!”乔雨蔓心里想着,脸上却是绽开笑脸,仿佛盛开的花朵,大眼睛弯成了月亮,可爱至极。

“迟早的事嘛!姐夫,你应该知道我是谁吧?”乔雨蔓故意眨了眨眼睛,显得十分俏皮,眸子深处更带着一丝狡黠,“我是雨蔓呢,刚知道姐夫来了,赶紧过来认识一下,嘻嘻。”

“我知道,我是苏寒,你喊我名字就好了。”苏寒点了点头,乔雨蔓那么用力敲门,他可没觉得这丫头来找自己,是有什么好事。

“嘻嘻,姐夫刚来天海,都还没出去玩过吧?我姐工作忙没空,我有时间呀,”乔雨蔓嘻嘻笑着,伸手拉着苏寒,“走,姐夫,我带你去玩,走嘛走嘛!”

不由分说,乔雨蔓可不管苏寒拒绝不拒绝,她今天非得好好教训这个家伙不可,癞蛤蟆还想吃天鹅肉?不让他看清自己跟姐姐的差距,那怎么能行?

不等苏寒说什么,乔雨蔓已经将苏寒拉进了自己火红色的跑车中,她一屁股钻进驾驶位,转头看着苏寒,笑得有些狡黠:“姐夫,我刚拿到驾照,开得不好,你系好安全带噢。”

话音刚落,乔雨蔓发动汽车,脚下油门轰鸣,跑车飞快倒退,划了一个圆弧,整个车身都猛地摇晃起来,丝毫不给苏寒系安全带的时间。

正当乔雨蔓转头想看苏寒尴尬出丑,害怕的模样时,却见苏寒一本正经坐在那,哪怕没有系安全带,却也稳如泰山!

她心中一动,这怎么可能!

苏寒看了她一眼,就仿佛定在副驾驶座上一般,身子没有丝毫歪斜,不急不慢地拉过安全带,扣了上去,淡淡道:“没关系,开得还算稳。”

乔雨蔓心中哼了一声,露出两颗虎牙,有些不甘心,可她脸上还是可爱的笑脸,脚下油门轰鸣,嘻嘻笑着:“谢谢姐夫鼓励,那你坐稳咯!”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最新小说、苏寒乔雨珊小说无广告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