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掌风云小说txt完整版、免费小说阅读执掌风云萧峥陈虹

执掌风云

执掌风云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执掌风云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萧峥,陈虹

更新内容:执掌风云最新更新至第 418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执掌风云小说简介:从东南席卷而起的时代风云中,深处基层的萧峥无意中抓住一个机会,经历了从潜龙在渊到辉煌腾达的人生历程。


热门小说站点免费阅读

0 第1章 新的机会
本来分管副镇长会跟萧峥一起下村检查矿山安全,可计划赶不上变化,县里一个副县长临时要到一企业调研,副镇长被叫去陪同。

萧峥只好一个人赶到村里来。

没有分管领导的加持,村里的书记和村长,就没把萧峥当干部。非但没陪他上矿山,当萧峥一个人检查完回到村里指出问题的时候,村支书说有事先走了。村长跟一个水泥厂老板谈事情,让萧峥到外面等。

这一等就等了两个多小时,天色都已经暗下来了。

萧峥心想,村里的人都是势利眼,自己要是有个一官半职,看他们还敢这么冷落我?

可惜的是,在镇上整整干了七年,萧峥还是一般干部,也难怪人家不把他当根葱。

萧峥从村委楼里往外看,空气中已经飘着一丝水汽,自己是开摩托来的,没带雨衣,再不办完事往回赶,就走不了了。

萧峥忍无可忍,走到村长办公室门外,打算敲门。

没想到,门从里面打开了。村长和那个水泥厂老板,有说有笑地走出来。

村长瞧见门外的萧峥,一愣,故作惊讶地问道:“萧干部,你还没回镇上?”

萧峥心里不快,但嘴上还是道:“刘村长,你让我在外面等着的。”

“这样啊?”刘村长应付道:“今天时间晚了,你先回镇上吧。”

萧峥说:“刘村长,我本来也不想留在这里,可今天我在矿山上发现好几处安全隐患,必须跟你们讲清楚啊。”

凤栖村的石矿,前段时间连续发生安全事故,造成断胳膊断腿的惨剧,县里安全部门已经盯上了,万一要是发生死人情况,别说萧峥,就是分管副镇长可能都要吃处分,甚至有可能开除。

还有今天来的路上,他发现公路上一处山体,因为矿山开采植被破坏,很容易出现塌方。

这都不是闹着玩的事。所以,今天没有副镇长,萧峥也必须赶来。

可旁边那个水泥厂老板却道:“萧干部,现在都五点多了,我们都饿了,我现在要请刘村长吃晚饭去,你有事情明天再来谈。”

这个水泥厂老板也是一个势利的人,吃晚饭也不邀请萧峥,无非是觉得他是个小干部,请了也白请。

萧峥不理这个水泥厂老板,道:“刘村长,这事情真不开玩笑。万一石矿再出安全事故,我们可能都要被问责,搞不好要吃官司!”

水泥厂老板却说:“萧干部,你这种吓唬人的话,说给谁听啊?隔壁镇上的石矿,前不久死了人,还不是一样好好地开着?开石矿,哪有不出点事的?吃官司?吓唬谁啊!”

这水泥厂老板的安全意识完全不行,还在自作聪明。萧峥想要再对刘村长讲,没想到刘村长也说:“萧干部,你也别光拉着我了。你这些话,应该拉着你们金副镇长讲,拉着我们余支书讲。我们两个在这里皇帝不急太监急,有啥子用嘛!”

水泥厂老板竖起大拇指说:“刘村长说得对。这事情,今天就这样了。萧干部,你别耽搁我和刘村长去吃晚饭,有客人等着我们呢!再见,再见。”

说着,水泥厂长就护着刘村长往外走去。

萧峥知道,在村里,矿山和水泥厂关系密切,水泥厂老板请村干部吃吃喝喝也是正常的事情。

刘村长话都这么说了,萧峥再要拦着他们也拦不住,这只能怪自己没职务没地位,人家根本不理会你。

萧峥来到了村委楼房外面,天空已经开始弹落雨点来,萧峥一想到自己没有带雨衣,赶紧朝刘村长喊,想跟他借一件雨衣。

然而,刘村长却像躲瘟神一样,一听他的声音,马上钻入了水泥厂老板的桑塔纳,一溜烟地开走了。

雨猝不及防而来,这一下就是瓢泼大雨。萧峥只能等着,雨水太大了,将矿山上的泥沙冲下来,在村委楼房前汇成了黄泥汤。

这一下,竟然下了一个多小时,雨点才稍微小了点。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一看是女朋友陈虹。

萧峥一下子就想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今天是陈虹母亲的生日,说好了去给阿姨过生日的,他还在县城订了蛋糕,可因为安全生产的事情,都给忙忘了。

萧峥忙接起了手机,解释:“陈虹,对不起啊,我还在村里,今天事情太多了。”

陈虹的声音冷冰冰的:“没关系,我妈说了,让你不要来了。”

萧峥忙道:“不行啊,不行啊,我已经订好蛋糕了。”

陈虹道:“真的不用来了,蛋糕你自己吃。你就是来了,我妈也不会开门的。她听人说,你在镇上混得很不好,被领导安排到安监站工作,风险很大,如果矿山上出个事故,说不定就要砸饭碗。”

“谁说的啊?”萧峥还是很珍惜陈虹的:“只要管得严管得好,就没什么大事的。”萧峥只能自己骗自己。

陈虹却道:“好了,我们家要开始吃饭了,你在村里的话,再过来也来不及了,今天就这样吧。”

说完,陈虹就挂了电话。

萧峥默默看着简单的按键手机,心想,陈虹的老妈对自己有些误会,自己还是要去争取一下。首先,得去县城拿蛋糕,然后送上门去,对方或许会因为自己的一片真心,原谅自己迟到,并对自己重新认识。

萧峥骑上了被雨水淋湿的摩托,上了从村里到县城的公路。

下过雨的路面很滑,萧峥也不敢开慢,怕彻底错过了阿姨的生日。

天色是黑透了,路面也是湿透了,萧峥小心地盯着前方,忽然他看到前方空中一道巨大的闪电,犹如一头蓝色电光凤凰。

萧峥想到一个传说,这个“凤栖村”传说有凤凰来过。刚才的闪电,还真像凤凰神鸟!难道今天有凤凰降落村里?

正这么胡思乱想,那闪电坠落下来,打在了一个山体上,接着就是震耳欲聋的雷声,响彻寰宇。

萧峥差点就从摩托车上震了下来

好在他本来就小心翼翼,稳住了摩托的龙头,没有坠落。随之他又听到前面有什么重物砸落的声音。前面发生什么事?山体塌方?

等萧峥放慢速度,骑着摩托转过一片山脚,忽然看到前面两道灯光照射过来,刺眼,定睛一看,地面上都是碎石,一辆省城牌照的奥迪A6,抛锚在山体下,好像被塌方的山石砸中了,车顶都陷下了一半。省城来的车子,萧峥更加重视起来。

会不会有伤亡?

萧峥赶紧停下摩托,一边留意着山体,一边跑过去。如果有石头砸下来,恐怕自己也要粉身碎骨,可前面那辆车子里肯定有人,萧峥是一名镇干部,不能不管。

他一边跑一边喊:“有人吗?有人吗?”

“有。”一个柔软的女声,回应中却带着痛苦:“我的车子被山石砸了,动不了。”果然是出了塌方事故,伤到女司机了。

萧峥跑上去,模模糊糊中,也看不清车中人的伤势。萧峥便问:“你还好吗?能动吗?这里太危险了,我们得尽快离开。”

这个时候,生命是第一重要的。

女子回应道:“我被卡住了,动不了。”

就在这时,山体上又一阵石粉掉落下来,显然,二次塌方随时有可能发生。

萧峥忽然想到自己要去女朋友家,还要去取蛋糕,自己在这里耽搁,后果也很严重。可是,他就是没法丢下车里的人不管。

他赶紧跑到有人的一侧,用力拉车门,却拉不开,车体扭曲变形,车门卡住了。

又是几块石头,掉落,砸在车顶,里面的女子喊道:“可能又要塌方了,你别管我了。死两个,还不如死一个。”

萧峥心里也着急,但他冲里面喊道:“别胡说,我是镇干部,哪能见死不救。”说着,一声大喝,使出了蛮力,竟然一把将车门扯开了。

里面,女子被安全带缠着,萧峥一阵狠扯,也扯不开。

这时候,山体上方发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萧峥向上一看,心里瞬间咯噔一下!

糟糕,要塌了!

萧峥脑袋立马冷静,借着车灯,查看了下女子,然后道:“我要把你转个身,你要配合我,我抱你出来。”

女子听到一个“抱”字,微微有些羞涩,可如今生命攸关,这些小节还管他干嘛。女子点了点头。

萧峥搬动女子的身子,给她在车里转身,手碰到了她的身子,但他却完全没有任何顾忌。此刻,在他面前的,只是一条生命而已。女子的身体终于被转了过来,安全带不再缠着她了。萧峥赶紧抱住了女子,从车里拖了出来,向着摩托车的方向跑去。

在他们刚刚离开车子的时候:“哐当哐当”的巨响随之而来,女子的车子被砸扁了,并很快被“活埋”了。

萧峥将女子带到了安全地带,才发现女子的小腿受伤了,正在流血。萧峥道:“我要送你去县医院。但是,你得坐我的摩托车。你不会掉下来吧?”

女子看看萧峥的脸,点了下头说:“应该不会。”

萧峥上了摩托车,让女子也上来,她紧紧抱着他。

此刻,远离了生死危险,萧峥忽然敏感地感觉到了女孩温热而柔软的身体,这让萧峥的脸微微有些发烫......

0 第2章 现实骨感
到了医院,女子被安置在一辆板车上,送到了急诊。一阵忙乱之后,医生说女子并没骨折,只是皮外伤,打了破伤风,做好包扎,明天就可以出院。

萧峥终于松了一口气,说道:“你没事了。”

灯光下,他终于看清了女子的长相,瓷白的皮肤,精致的五官,竟是极其漂亮,但她的衣服是制装,虽然一番折腾,有些地方脏了,破了,但整个人依然显得很典雅,应该是职业女性。

萧峥是有女朋友的人,他懂得分寸,不会多看。他说:“你现在没事了,休息一下吧。我要去我女朋友家,今天她妈妈过生日。”

女子看着他,说:“那太不好意思了,耽误你了。今天谢谢你,你快去吧。”

萧峥挥挥手,便出了医院,赶往蛋糕店。

萧峥离开不久,女子就在护士的帮助下,去护士台打了个电话:“陆部长,您好,我今天运气不好,报到的路上遭遇塌方了,车子被砸了,我向组织报告一下。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是这里一个镇上干部救了我。”

那边陆部长听了很着急:“省里派你到安县担任书记,是委以重任,也是重点培养,不能出一点点意外!我现在要求你,以后出入都要坐专车,不能再开私家车了!”

陆部长的语气虽然严厉,但女子听到的更多是关心,道:“陆部长,我知道了。”

“你在哪个医院,我立刻让市里派人去接你,到市医院好好检查检查,我要确保你安全无事!”

“谢谢陆部长。”女子报了医院的名字,回到了床上,脑海里不禁回想起当时被卡在车上的场景,那轰隆轰隆的巨响,还有那被砸扁的车子。

要是没有那个镇干部,她大概就那样被“活埋”在上任的路上了。

她靠在病床枕垫上,那个镇干部骨干又英俊的脸在她的眼前放大,他的眼睛黑亮之中还保存这一份单纯。

她是欠了他一份情的,这份情肯定是要还的,至于怎么还,她还得好好想一想。

萧峥离开医院之后,就直奔县城的那家蛋糕店。然而,蛋糕店却已经打烊了。

萧峥一看蛋糕店的门把手上,挂着一块黑板告示“本小店营业时间:上午8:00—晚上8:00。”

萧峥看了下手表,确实已经是晚上八点半了。这是,他才猛然想起来,当时订蛋糕的时候,蛋糕店的小姑娘就提醒过他,提蛋糕要在晚上八点前。的确是自己来晚了。

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若再去买别的东西,就更耽搁时间了,还是先去女朋友家再说,等会见了阿姨解释一下情况,毕竟自己是因为救人才迟到的,自己做的也是好事,应该能得到谅解。

夏天的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此刻雨已经彻底停了。萧峥骑着摩托急行了20来分钟,终于赶到了陈虹家。他匆匆跑上楼梯,敲响了门。

出来开门的是陈虹,看到萧峥,神色带着惊讶:“萧峥,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别来了吗?”萧峥之前在塌方路段救人,又冒雨骑着摩托赶医院,衣服大多湿了,裤子上还沾着一些黄泥,此刻看起来,很有些狼狈。陈虹看到他这个样子,不悦地皱了皱眉。

萧峥忙解释道:“陈虹,今天我不是故意来晚的,是因为村里有事。”

陈虹瞧了眼萧峥手上,竟是空空如也,神色又暗了下。萧峥意识到了,马上解释道:“我是提前订了蛋糕的,因为晚了,蛋糕店打烊了,所以暂时拿不到,明天再拿。”

“明天就不是我妈生日了,不需要了。”陈虹不悦道:“你快点回去吧,我们生日也快过好了。”

萧峥心想就这么走,肯定不好,坚持道:“陈虹,让我进去一下吧,我跟阿姨说一句‘生日快乐。’”

陈虹道:“真不用,没这个必要。”

“谁啊?”陈虹父亲陈光明的声音在里面响起来。

因为客厅是有玄关的,萧峥看不到里面,他忙说道:“叔叔、阿姨,我是萧峥啊。我是来祝贺阿姨‘生日快乐’的。”

陈光明没有回答他,反而是陈虹的母亲孙文敏道:“我已经听到了。萧峥,我们晚饭也结束了,你回去吧。”

萧峥很是奇怪,陈虹的父母竟然都不邀请自己进去坐坐,这不符合他们平时为人的那份客套劲。看来是真的对自己不满意了。

萧峥想,越是这样,自己越不能就这么走了。而且,他今天的确是特殊情况,救人毕竟是大事,陈虹的父亲陈光明也是领导干部,他肯定能理解,能原谅他。

萧峥坚持说:“陈虹,让我进去一下吧,我见见叔叔阿姨,说几句话就走。”

陈虹忽然急了:“真不用了。”但是,萧峥却脱掉了鞋,从陈虹身边挤入了客厅,他觉得这种场合还是有必要解释一下。

陈虹想拦也拦不住他,很不高兴地道:“萧峥,你怎么回事啊!”

此时,萧峥已经进了客厅,眼前的一切,却让萧峥愣住了。

餐厅里,除了陈光明和孙文敏之外,还坐着另一个人。

这人萧峥很熟悉,他就是镇上的党政办主任蔡少华。

蔡少华怎么会在自己女朋友家里?而且,陈光明和蔡少华的酒杯里都是白酒,孙文敏和陈虹的杯子中都是红酒,桌子中间还放着已经吃了一半的蛋糕。

在陈光明身后的酒柜上,还有两条赞新的熊猫香烟,一条都是一千以上,是萧峥一个月的工资。

傻瓜都能猜出来,蔡少华今天来给孙文敏过生日了!

萧峥隐隐约约地就感觉出了什么,他转身看向身后的陈虹道:“这就是你让我别来的原因?”

陈虹不知该如何回答,微微愣了下。蔡少华却上前,递上了一支熊猫香烟,笑着说:“萧峥啊,来,抽烟,这是熊猫烟,你平时还不一定抽得到。”

毫无疑问,这是在向萧峥暗示,酒柜上的熊猫烟就是他蔡少华送的。

“不用!”萧峥平时也抽烟,可他自然不会接这支烟。他再次看向女朋友陈虹,问:“陈虹,这就是你让我别来的原因吗?”

陈虹神情略显尴尬,求助似的看向自己的父母。陈光明从椅子中站了起来,望向萧峥道:“既然你来了,也好,咱们索性就把话说明白吧。我和你孙阿姨,都认为你和陈虹继续交往下去,不太合适。所以,我们觉得,你们还是好聚好散吧。”

孙文敏也道:“我也是这个意思。本来我是想让陈虹找个时间单独和你说的,可今天既然你来了,我们就一起把话说清楚吧。”

“为什么?”萧峥不敢置信,也很受伤:“我是真心对陈虹好的,而且我们已经交往9年了!”他和陈虹从大二就开始交往了,难道她父母忍心就让他们这么说算就算了?!

孙文敏道:“萧峥,你也知道已经9年了!一个女孩子,能有几个9年?而这9年,你有什么进步吗?读大学的时候不算,工作也已经7年了,你是买了房子?还是买了车子?还是提干当领导了?陈虹已经28了,她不能再等了!”

原来都是为钱和地位,萧峥看向陈虹:“就因为这些物质的东西?”

孙文敏没等女儿回答,就插话道:“现在不是流行一句话吗?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萧峥,你要让一个女人幸福,物质是基础。你可能会觉得,有水饮水都饱,可是,你难道就想让陈虹一辈子只喝水?”

萧峥:“阿姨,你要相信我,这些以后我都会有的,我说过一定会让陈虹幸福,就肯定能让她幸福。”

孙文敏不由哼了一声道:“以后?以后是什么时候?难道你想让陈虹再等10年吗?”

萧峥发狠地道:“阿姨,我发誓,至多再等两年,我就会让陈虹拥有这一切。”

“萧峥,你这话说得有点大了。”一旁的蔡少华突然插话进来:“你发誓说两年之内,想要有房、有车、又提干,这就有点骗人的味道了!镇上现在谁不知道,你这个安全站岗位,搞不好哪天矿山上一出人命,你的饭碗就丢了!安全生产的追责,绝对不开玩笑。”

萧峥一下子就听出来了,之前陈虹说自己父母听说他的工作风险很大,原来是蔡少华在嚼舌根啊!

蔡少华为什么要这么做?

可下一秒,他脑中猛然想起。

“原来你是为了......”

萧峥攥紧拳头朝蔡少华走去!

陈虹的父亲陈光明,最近被提拔为县农业局局长了,这是一个重要岗位。蔡少华在镇上是党政办主任,只要再蹬下腿,就能进入副科级领导的序列了。陈光明在县里的关系,对蔡少华来说至关重要。

蔡少华是不是因为这个,才接近陈虹?要真是如此,就太卑鄙了。

可他刚想接近,就被孙文敏挡在身前。

萧峥想到自己和陈虹有9年的感情,肯定不能因为受点委屈,就拱手相让,他马上说:“陈虹,要是因为工作岗位的风险问题,我明天就去镇上提要求,调一个工作岗位!”

蔡少华嘿地笑了一声:“调一个工作岗位?萧峥,我不得不说,凭你和镇领导的关系,你想得也太简单了!”

萧峥道:“不管多困难,为了陈虹,我都会努力去办。”

陈虹的神情微微动了一下,毕竟她和萧峥交往了9年,这9年间,萧峥除了生活条件不好之外,对她是真的疼。她心里其实也不是很确定,换成是蔡少华,是否会一直对自己这么好。

蔡少华注意到陈虹表情柔和,担心陈虹对萧峥心软,赶忙道:“萧峥,承诺不是你随便做的。你说你能调工作,你什么时候调好?调不了,又怎么办?”

萧峥道:“一个礼拜,我保证一个礼拜就从安全生产岗位上调走!”

蔡少华道:“一个礼拜,太久了吧?”

“就一个礼拜吧。”陈光明毕竟也是领导干部,他知道自己女儿和萧峥还是有感情的,要让他们彻底了断这份感情,还是得给萧峥一点时间。到时候,萧峥办不到,让他们分开也就有了充分的理由,以后也不至于闹大。如何以最小的代价,解决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也是陈光明最拿手的。

孙文敏跟着道:“萧峥,一个礼拜,我们也算是给你充裕的时间了。到时候,如果你调不了工作,希望你说话算话,别再打扰陈虹了,给她寻找幸福的机会吧!”

萧峥朝陈虹看看,只见陈虹神情黯然。一看到陈虹这样,萧峥内心不舍。他心道,如果我调不了工作,处在随时都可能失业的状态,恐怕是真的无法给陈虹幸福生活。自己跟她在一起,不就是为了让她幸福和快乐吗?

这个社会太现实,没票子、没车子、没房子、没位子,是不可能让心爱的女人幸福的。

萧峥咬咬牙道:“好,如果一个礼拜我调不了工作,我不会再找陈虹!”

蔡少华心头一喜,道:“萧峥,你说话可得算话。”

陈光明和孙文敏也是互看了一眼,道:“萧峥,这件事不是开玩笑。你说了,可得做到。”

萧峥看着陈虹道:“如果我不能给你幸福,我不会缠着你。”说着,萧峥转身,从陈虹家里走了出去。

陈虹忽然感觉自己家人做得有点过分了,她想追出来,可孙文敏挽住了陈虹的手臂:“你别去。今天是妈妈的生日,而且,少华还在这里呢,他拿来的蛋糕,还没吃完呢,我们继续吃吧。”

在孙文敏看来,萧峥这次一去,估计以后是不大会来了。

萧峥从陈虹家跑出来,深深地吸了一口这潮湿夜晚的空气,一时有些怅然若失,竟然不知去哪里。

他骑上摩托,胡乱开了一阵,没想竟然又开回了医院。

之前他救的那个女子应该还在医院里,不知现在情况如何了?还是进去看看吧,虽然人家是省城人,还是开豪车的,但在这里毕竟人生地不熟,又受了伤。

萧峥跑进医院,找到先前的那个病房,可那张床上却已经没人了。

萧峥问了护士,护士说:“哦,那位年轻美女啊?她已经被人接走了。”

“哦,谢谢。”看来,人家在这边也有熟人,不用自己操心。

萧峥正打算转身离开,护士忽然问:“对了,你就是之前送那个美女来医院的吧?”

萧峥点点头:“是的。”

护士从抽屉里找出一张纸,说道:“她留了张纸条给你。”

萧峥接过纸条,上面的内容让他神情微微一动!

0 第3章 第一转变
上面写着:“我已经没事了。明天晚上七点,安县国际大酒店,我请你吃个饭,以示感谢。不见不散。小月。”

“小月?”萧峥看着这个名字,心头有些喜感。这位开着豪车、长相极好、又气质不凡的女子,竟然有“小月”这么一个有点俗气的名字。

萧峥收起了纸条,对护士说了一句谢谢,走出了医院。

回镇上宿舍的路上,萧峥心想,那个“小月”是知恩图报的,还记得要感谢自己,请自己去吃大餐。

其实,萧峥也没有心情吃吃喝喝,最重要的还是要把调工作的事情办妥,否则自己和陈虹就得分道扬镳了。9年的感情,哪能说分就分了?不管多困难,萧峥也要争取一下。

第二天萧峥上班之后,就去找了自己的分管领导金辉。

金辉是副镇长,分管安全生产。昨天,金辉本来要跟萧峥一起下村的,可临时要陪一个副县长,就没去。

见到萧峥之后,金辉就问昨天检查凤栖村石矿发现了什么问题?萧峥记录得非常仔细,还打印了一张A4纸将问题列了出来。金辉一看,不由表扬了一句:“萧峥,不错,工作做得很细致,这个问题清单列得也很清楚,不错。跟村上沟通得怎么样?他们打算什么时候整改?”

“他们还没空听我反馈这些问题,整改就更别提了。”萧峥把昨天下午在村里的遭遇,村支书直接走了、村长让他等了两个多小时等等,都说了。

副镇长一听,脸色不好了:“凤栖村的老油条们,我不去,他们就不把你当干部了!等会,我跟你一起下村!他们凤栖村的问题不解决,后患无穷。”

萧峥想到了昨晚的事情,就把看到省城奥迪车被塌方石块砸扁的事情说了,当然他如何救了女子“小月”的事情,他没说,他不想故意炫耀自己见义勇为。金辉一听说省城的轿车被塌方“活埋”,一下子就着急了,立刻给村里打电话,问情况。

村里的反馈是,的确有一处地方发生塌方,可并没有什么省城的车子被砸的事。金辉让他们去查清楚,村里第二次来反馈,还是坚持没有什么省城车子的事故。金辉这才放心了,对萧峥说:“可能是你昨天在村里忙了一天,太累了,看岔眼了?”

萧峥坚持说:“这不可能啊。”金辉道:“不管怎么样,既然村里说没这事,我们就先不管了,没死人就好。我先处理点手头的事,等会喊你一起下村,一定要督促凤栖村整改矿山。”

“好。”萧峥答应了一句,可没有马上走。

副镇长金辉抬眼瞧了瞧萧峥,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萧峥尴尬笑了笑说:“金镇长,我有个现实困难,想要跟您汇报一下。”金辉在椅子里动了动身体,问:“什么事?”萧峥道:“金镇长,我想换个工作岗位。”金辉一愣,道:“换岗位?怎么可能!”

萧峥请求道:“金镇长,我真是遇到实际困难了。我女朋友家里,因为我在安监站的工作,担心我要承担安全生产责任丢饭碗,要我和女朋友分手。”

金辉瞅着萧峥看了一会儿,说:“萧峥,你的情况我很同情。可是,我帮不了你。你看,我不是也分管着安全生产工作吗?要是我有办法,我也早离开这个岗位了。我们的情况其实差不多,我在县里,资历浅、人脉薄,所以才会轮到分管这个吃力不讨好的活儿,你呢也一样,你在镇领导班子里关系不够硬,才会把你安排到安监站工作。咱们都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谁也帮不了谁,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工作干好,防止出事。好了,去做做你女朋友的工作,让她和她家人多谅解一下吧。”

萧峥道:“可他们不能谅解啊。”金辉叹了一口气:“那我也没办法。人事问题我说了根本没用,除非你自己去找宋书记。宋书记同意了,你就能换岗位了。”

金辉说的“宋书记”是镇党委书记宋国明。想到宋国明,萧峥心头就是一紧。宋国明是镇上的一把手,平时不苟言笑,习惯性板着一张脸,给人不怒自威的感觉。萧峥知道,自己在镇上的遭遇,跟宋国明其实很有关系。

正因为宋国明对自己不待见,所以萧峥4年前从党政办调到了安监站。他在党政办的岗位被蔡少华接任,不久蔡少华还提了党政办主任。

这种情况下,自己找宋国明,能有好结果吗?但如今事情涉及到了自己的终身大事,自己已经没有退路了。萧峥只能硬着头皮上,他对金辉说:“那我去找宋书记。”

金辉看着萧峥走出办公室,摇了摇头,心道,萧峥是不撞南墙不回头啊。

萧峥来到了宋国明办公室的门口,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些发悸,但他还是深吸一口气,敲响了门。

“进来。”里面传出一个沉厚的声音。萧峥迟疑了下,还是推门进去了。

宋书记的办公室很阔气,都是高档桌椅。宋国明正在喝茶、看报纸,抬头看到萧峥,有些意外,放下了报纸,也不叫萧峥坐,神情冷漠地道:“小萧?有什么事情?”

萧峥身体有些僵硬,表情也有些紧张,可还是把自己想要调岗位的事情对宋国明汇报了。

宋国明听后,没有说话,看着萧峥,拿起了手边的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说:“你来一下。”

萧峥有些奇怪,宋书记是要让谁来一下呢?

没一会儿,跑进来的正是党政办主任蔡少华。萧峥吃了一惊,宋书记把蔡少华叫来做什么?

只听宋国明道:“把小萧领出去。”

萧峥又是一惊,宋国明对自己提出的要求竟然视而不见,根本不予理会,还让蔡少华把自己领走。萧峥很没面子,他壮了壮胆,微微提了声音,说道:“宋书记,我在安监站岗位上也干了4年了。镇上总也应该轮轮岗吧,这样对干部太不公平了!”

蔡少华拉了一下他,说:“萧峥,宋书记让你出去,你就出去,别在这里胡闹。”萧峥道:“我不是胡闹!我是来提合理要求的!”宋国明对他的诉求如此视而不见,把萧峥心里的不甘和不服给激发出来了。

宋国明抬起头来,望着萧峥道:“小萧同志,你别忘了,谭小杰是怎么进去的,就是因为你他才会进去!”

萧峥当然知道谭小杰的事,他解释说:“谭小杰是因为他自己接受了人家的好处……”

“我不要听你辩解!”宋国明不给他说话的机会:“我现在实话告诉你,只要我还在这个位置上,你萧峥休想离开安监站,除非两种情况。”

萧峥还抱着一丝希望,问道:“哪两种情况?”为了调动岗位,就算让他认错、道歉,他恐怕也会做的。

宋国明道:“第一种情况,就是你自己主动辞职;第二种情况,就是安监上出问题,你被开除!”

萧峥终于彻底感受到了宋国明对他的极度不满,再说下去,恐怕也毫无意义。这时,蔡少华又在旁边催促:“萧峥,你再不走,我让纪委书记和组织委员过来了!”

萧峥真想跟宋国明吵一架,可他想到自己的女友陈虹,吵了之后,自己调动岗位的事情,肯定更加无望了。萧峥努力克制着内心的愤怒,从宋国明的办公室走了出来。

刚到走廊上,发现副镇长金辉正等在外面,一见萧峥就问:“怎么样?宋书记同意了?”

萧峥内心无比苦闷,也有些不耐烦,但还是摇摇头道:“没。”

金辉终于轻松地笑了:“我就说,宋书记怎么可能同意。要是让你调了岗位,我手下可就没人了!”这话很现实,人都是为自己考虑的,就算萧峥没女朋友,金辉也不想看到自己手下没兵。

萧峥心里有气,也不理会自己的分管领导,朝自己办公室的方向走去。副镇长金辉在后面喊:“萧峥,等会跟我下村。”

“我不去。”萧峥扔下一句。

副镇长金辉看萧峥正在气头上,也不强迫他,道:“昨天是你一个人下村,今天我也一个人下去算了,明天我们一起下村。”金辉在所有镇领导班子成员里,算是“和顺”的一个人,他不敢跟主要领导争,也不敢对手下太凶,怕手下狗急跳墙不干事。

哎,好人总是被欺负啊。萧峥不想“欺负”金辉,最终还是转过身来,道:“走吧,我陪你下村。”

金辉脸上露出了笑来,过来拍了拍萧峥的肩膀:“这才对嘛。你女朋友那边,多骗一骗哄一哄,她肯定还是能接受你的。”

萧峥道:“没你想得这么简单。”

萧峥陪着副镇长金辉下村,村支书和村长都见了,但说到要让村里整改矿山,村里就倒苦水,说没钱,除非镇上给钱。镇上哪里有钱?磨了半天,中午村支书和村长请他们吃饭,给金辉灌了半斤白酒,金辉也就不缠着矿山整改的事了。

萧峥看在眼里,为什么工作做不下去,就是因为金辉跟村支书和村长太混成一片了,都没法拉下脸来。这样下去肯定是要出事的。

下班之后,萧峥想到与“小月”之约,本来是不想去的。可今天受了一天的气,萧峥莫名地想换个环境。

萧峥骑上了摩托车,到了县城。

安县国际大酒店是今年新开的大酒店,准五星级,在安县也是出了名的,是安县达官贵人出入的高端场所。萧峥只是一介镇干部,荒饭店经常去,安县国际大酒店这种地方跟他无缘。

到了酒店,被高挑漂亮的女服务员引到了包厢之中。这是一间装潢典雅大气的包厢,可以坐十个人,结果包厢中却只有“小月”一个人等着他。

今天的“小月”身穿简单的白衬衫和蓝色休闲裤,束着干净利落的马尾,还真看不出她到底有几岁,初看比他大,再看似乎跟他差不多,细看又觉得比自己年龄还小。这个女人,让萧峥有点看不懂。

“小月”让萧峥落座,服务员忙着给萧峥上茶,斟酒,菜也就上来了。两人相互自我介绍了下,女子让萧峥称呼自己“小月”,萧峥也把自己的名字和工作单位告诉了她。

萧峥看看这包厢的环境,道:“你很有钱啊?”

“小月”笑笑说:“一般般,不能算有钱。”

萧峥审视了她一眼,又问:“你是做什么的?”

“小月”道:“差不过就是开公司的吧,不过是个分公司,我差不多就是个分公司老总吧。”“小月”说得轻描淡写。

萧峥回想她那辆被“活埋”的奥迪,再看看这包厢的排场,说她是公司“老总”倒也蛮符合的,萧峥点点头:“怪不得。既然你是老板,请我在这么好的酒店吃饭,那我就不客气了。”

“小月”说:“是不用客气。”上了一瓶红酒,萧峥对红酒的好坏没有概念,只是知道这味道很“紧”,应该不会差了。

两人喝了一杯之后,“小月”切入正题:“今天请你吃这个饭,主要还是感谢你。现在,你说吧,需要我怎么感谢你。我尽量满足你。”

萧峥听“小月”这么说,目光不由落在她的身上。尽管看不出她的年龄,但她的身材和容貌可以说比自己的女友陈虹是略胜一筹的,特别是一双眼睛,格外黑亮,仿佛暗夜里的星星似的。

萧峥笑了笑说:“不管我提什么要求,真的都能满足我吗?”

萧峥看自己的目光:“小月”不是感觉不到,那里面包含着男人那种强烈的欲望:“小月”怎么可能不懂?但她还是很镇定,微笑着点点头:“是啊,只要你提,我都会尽量满足。”

萧峥瞧着“小月”的眼眸。

“那你就做我女朋友吧!”

0 第4章 小月承诺
“小月”一笑道:“我本来是可以答应你的,只不过我已经结婚了。”萧峥故意面露失望之色,苦笑一下道:“我就知道你不会答应的。我这种人,就是典型的失败者。我跟你说实话吧,我是有女朋友的,不过我在乡镇的安监站工作,安监工作就是个不定时炸弹,我随时都有丢工作的风险,所以我女朋友父母对我很不满意,大概还有一个礼拜的时间吧,我和女朋友就要分手了。”

带着点酒意,又是面对自己救过的陌生女子,萧峥感觉自己没什么好隐藏的。他的失落感,在“小月”看来,是真情实感,装是装不出来的。

“小月”在上层接触的人,都是衣冠楚楚、端着架子的,把自己包裹得很好,轻易不会把自身的弱点暴露给任何人,更不会把情感的失意主动告诉别人。可眼前这个镇干部,就很不同,很坦率,对她不设防。

小月好奇地问道:“为什么你们要一个礼拜之后才分手?”萧峥憨憨一笑,端起了酒杯,自顾自一口喝了,对服务员说:“麻烦给我再倒一杯酒。”

女服务员来给他倒酒的时候,萧峥很客气地对女服务员说感谢。

在小月看来,这个人的心地其实很善良,对服务员这样的人也注重礼节。很多底层人,自身没什么本事,但对服务员等服务人员却会呼来唤去,以显示自己高人一等。这种劣根性在萧峥身上却是没有。

正在小月观察萧峥的时候,萧峥兀自将自己在女朋友家的遭遇,以及在镇党委书记宋国明那里的遭遇,都对小月说了。

小月听后,道:“我已经结婚了,所以我不能做你的女朋友。不过,你要调个工作岗位的事情,或许我能帮忙。”

萧峥抬起眼,有些吃惊的瞧着她:“你能帮我?你跟我们镇上的领导熟悉?就算熟悉,恐怕还是不行。我现在知道,我们宋书记对我很有意见。”

小月道:“我跟你们镇领导不熟悉,但因为我们办企业嘛,跟县里的领导熟悉。有些事情,在你这个层面可能很难办,但对高层次的人来说,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真的?”萧峥看小月说的如此轻描淡写,或许真能帮到自己,不由生出了一丝希望:“如果真能办到,我也就不需要你做我的女朋友了。”

小月笑着道:“看来,你在乎的还是你的女朋友。”萧峥道:“我跟我女朋友,已经谈了9年了。”

小月听后莫名问了一句:“所以说,在你的心里,我比不上你的女朋友?!”问了之后,她自己都有些奇怪,为何要这么问?好似自己吃醋一般,不过,她都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什么心态。

萧峥道:“其实,之前我让你做我女朋友的事情,是开玩笑的。你这样的女孩,这么优秀,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你是开奥迪的,我这点工资,给你加油都不够。”

小月说:“你找女朋友,一定要给对方很多钱吗?我看不见得吧。女人也可以赚钱,也可以当领……”小月本想说“当领导”,可担心暴露自己的身份,就没再说。萧峥却道:“你不知道,男人没钱,没地位,就不能对女人负责,也无法让女人过上好日子。”

小月审视萧峥一眼:“我看你各方面条件都不错,应该也是大学毕业吧。工作了几年,本来钱和地位都该有了。”

萧峥摇摇头道:“我啊,要是早点知道现实的残酷就好了。我的大学其实是985中的名牌大学,杭城大学。当初之所以回来考乡镇公务员,其实就是想为家乡建设做点贡献。可没想到,几年混下来,却把自己混成了这样……现在,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杭城大学,的确是国内位列三甲的名牌大学,萧峥现在的状况,对他个人而言是惨了点,对组织来说是人才埋没。小月心里就记了一笔,然后说:“今天,我们也喝了不少,聊了不少。不管如何,你救了我一命,我肯定是要报答你的。你想要调动工作岗位的事情,我会去找熟悉的人帮忙。当然,成与不成还说不好,但我保证尽力。”

萧峥笑笑说:“我先谢谢你啦。”萧峥主动举杯敬酒,小月浅浅喝了一口,并没喝完。

或许是因为酒好,萧峥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倒也不觉得头疼啥的。他想:“小月”真是有钱,吃饭能到国际大酒店那种高档地方去。假如自己也能这么有钱,经常请陈虹和她父母去这种高档场所,就算自己岗位不好,他们应该也能接受自己吧?

可自己要和“小月”一样有钱,那根本是痴心妄想。

当初大学毕业的时候,因为他的专业优势,杭城的机关和企事业单位都向他伸出了橄榄枝。可当时单纯的可以,一心想为家乡做点事情,同时陈虹也回了县城,他没多想就回来了,心想基层肯定也有自己的用武之地。现在匆匆七年过去,自己曾经的优势也都已经消失殆尽了,走仕途没路子,想发财的话更别想了。

在去单位的路上,萧峥不由想起昨天“小月”承诺会帮自己调动工作。这事会不会真能成?

人都是如此,只要还有点希望,都希望它能实现,尽管这希望其实渺茫得可怜。

到了镇政府,萧峥去水房打水。水房相当简陋,就是在楼梯间安放了个热水炉,大家都拿着热水瓶到龙头上取水。

萧峥忽然听到有人走上楼梯,还在说话。这声音,萧峥很熟悉,就是镇党委书记宋国明的声音:“章委员,今天早上我要去县里参加领导干部大会。”章委员道:“宋书记,听说新的县委书记到了。今天您参加的领导干部大会,跟县委书记到任有关系吧?”

宋国明道:“章委员果然是组织委员,政治敏锐性是可以的。今天的领导干部大会,就是来宣布县委书记任命的。上午会议之后,有可能的话,我想去新书记那里转转,所以今天应该就不回来了。”

组织委员章清马上道:“要的,要的。宋书记,您这个才是大事,镇上的事情您就放心吧,我们都在。”宋国明道:“好。另外,昨天那个萧峥,嚣张得很!跑到我办公室来要求调工作,态度很不好,被我吼出去了!”章清道:“有这种事情?他有什么资格,跑到书记这里闹!我要找他,好好教训教训!”

宋国明却道:“那倒是不用了,我跟你说这个事情,也不是让你教训他。他这种人,你教训他也是浪费口舌。就让他在安监站待着吧……”章清道:“宋书记,我明白你的意思了。这种人就活该一辈子待在安监站。”

热水瓶里的水都满溢了出来,溅到了萧峥的裤子上,烫得萧峥条件反射地跳开了。

无意中听到的这席对话,让萧峥太寒心了。

宋国明对自己有意见那是他知道的,但没想到,组织委员章清竟说要让他“一辈子待在安监站”。平时,章清有时候见到自己会笑呵呵地问一句“最近怎么样啊?”有时候还鼓励一句“你是大学生,要好好干!”可没想到,今天他在宋国明面前,竟这么说话。

人心隔肚皮,你永远猜不到人家是怎么想的。

一个党委书记、一个组织委员,竟然都如此对待自己,那自己在镇上的处境想要有所改善,恐怕是难于上青天了。

萧峥不由地又想起了“小月”对自己的承诺,会在他调动岗位的事情上帮助他。今天意外听到了宋国明和章清的谈话之后,他是真心希望“小月”能够帮助自己。

可是天荒镇是宋国明的地盘:“小月”能动员县里哪位领导替自己说话呢?难,真的很难。

但萧峥还是抱着希望的,毕竟有希望会让人感觉好受些。

上午,萧峥去了副镇长金辉的办公室,他问金辉要不要去凤栖村?石矿安全隐患还存在着,事故随时都可能发生,萧峥认为必须提醒金辉。可金辉的答复是,今天不下村了。

萧峥说:“金镇长,我们不能因为昨天吃了他们一顿饭,这个事情就这么过去了。问题不整改,就永远是问题。”

金辉道:“这我知道。”萧峥又道:“金镇长,既然你知道,我们就得想办法督促他们整改啊!如果他们不整改,我们甚至可以让他们停矿!这是事关矿工生命的事情,我们不能马虎啊。”

抛开自己的岗位和金辉的乌纱帽不提,这凤栖村的矿山问题,直接危及矿工的人身安全,还会造成公路旁的山体塌方,这些都不是小问题。萧峥无法坐视不理。

可金辉道:“你说的我都明白,可有些事情急是急不来的。我们明天再下村吧。”萧峥还是坚持道:“金镇长,你今天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吗?没有的话,我们还是今天就去吧。”

金辉有些不耐烦了,抬头看着萧峥道:“哎?我说了今天不去了,你还唠叨个啥?到底你是领导,还是我是领导?”

萧峥无奈,只能道:“你是领导。”金辉道:“那就听我的!”

凭良心说,金辉平时不怎么在萧峥面前摆架子,今天却把“领导”的架子端出来了,萧峥很有些诧异,他不想跟金辉急,便不再多说,就从金辉办公室走了出来。

这几天来,除成功救了“小月”一命,其他真没什么事是顺利的。萧峥心情郁闷,不想回安监站办公室,就从镇政府那扇生锈的铁门出去,绕着围墙,来到了后面的山坡上。

初夏的阳光有些晃眼,他爬上山坡,在一株老茶树的阴影里躺了下来,上方就是蓝蓝的天空和一朵朵飘过的白云。

这老茶树是一株野茶树,每年清明前会长出鲜嫩的茶叶,虽然也没多少量,不过做了茶,泡出来的味道却是非常润口。镇上的女同志,每到明前,都会跑来摘茶叶,拿回家去炒制,再拿回办公室当饮料喝,有时候萧峥也能喝到一杯,茶汤美不可言。

只可惜现在没有茶喝,萧峥便摘了一片茶叶,放在嘴巴里咀嚼着,一种又苦又涩又清爽的感觉,在嘴里弥散开来。头顶的蓝天白云,从茶树间吹来的一丝清风,让萧峥心里的郁闷被吹散了不少。

这个地方不由让萧峥想起了老家屋后的山坡,可现在老家凤栖村绿水自然村,已经因为开矿而烟尘蔽日、噪音满山,绿水青山不知去向。萧峥心里很不认可这种生产方式,开矿赚了点钱,可把人类赖以生存的自然环境给破坏了,这是得不偿失的事情。当然,他的这种想法,没有人当回事。

人微言轻,在系统里,没有位置,你什么都干不成,也没人把你当回事。

一路走来,七年过去了,萧峥才终于醒悟了,在系统里生存,一定的位置是必须的。他也开始想要获得一个位置,来做一些事情,同时也可以让陈虹父母放下对自己的担忧和怀疑。然而,事已至此,想要改变又谈何容易!

正在萧峥看着蓝天如此感慨之时,他那台简陋的诺基亚响了起来。谁找自己来了?

萧峥瞧了一眼狭窄的手机屏幕,微蓝屏幕上显示着“宝贝陈虹”四个字。

执掌风云小说txt完整版、免费小说阅读执掌风云萧峥陈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