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道龙皇小说最新章节、万道龙皇主角:陆鸣陆瑶

万道龙皇

万道龙皇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万道龙皇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陆鸣,陆瑶

更新内容: 万道龙皇最新更新至第 5567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万道龙皇小说简介:
少年陆鸣,血脉被夺,沦为废人,受尽屈辱。幸得至尊神殿,重生无上血脉,从此脚踏天才,一路逆袭,踏上热血辉煌之路。 噬无尽生灵,融诸天血脉,跨千山万水,闯九天十地,败尽天下英豪,修战龙真诀,成就万道龙皇。


热门小说站点免费阅读

0 第1章 血脉重生
夕阳西下,霞光漫天。

风火城外,翠云峰上,有一张石桌,桌旁,有石凳,一对少年男女相互依偎。

少年身材偏瘦,脸色略显苍白,面庞清秀。

少女一席雪白长裙,肌肤如玉,容貌绝美。

少女脑袋靠在少年的肩膀上,在夕阳的照射下,宛如一对神仙眷侣。

“瑶儿,真希望能一辈子如此!”少年脸上满是幸福的笑容,轻轻说道。

“鸣哥哥,当然可以了,我们可是说过要一生一世在一起的。”

少女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少年名为陆鸣,少女名为陆瑶。

看着陆瑶脸上的笑容,陆鸣眼神更是温柔,握住陆瑶柔弱无骨的玉手,道:“瑶儿,我虽然筋脉堵塞,不能凝练真气,但只要我能觉醒血脉,到时长老院就会购买灵药,为我疏通经脉,那我就可以修炼了。”

“我一定会成为一个武道强者,守护你一生一世的。”

“谢谢鸣哥哥。”

陆瑶眼中露出感动之色,又道:“鸣哥哥,曾经真的有测脉者测过,你遗传了你父亲的血脉吗?”

“是啊,瑶儿,所以将来你的男人,一定会是一个强者。”陆鸣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

陆瑶微微一笑,端起石桌上的酒杯,酒杯中,是著名的血舌兰花酒,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陆瑶闪电般的在陆鸣的脸上亲了一口,脸色羞红,端起酒杯道:“鸣哥哥,来,瑶儿赏你的。”

陆鸣接过酒杯,道:“瑶儿,你每天都请我喝一杯血舌兰花酒,我真的很感谢有你陪在我身边。”

言罢,端起酒杯,一饮而尽。

酒香在舌尖缭绕的,陆鸣的心就像是酒香一样甜蜜,但下一刻,他感觉有些天旋地转起来。

“瑶儿,我怎么有点晕?你这酒...”

陆鸣扶着石桌,看向陆瑶,但此时,他发现陆瑶的脸色有点冷。

“哈哈哈,陆鸣,瑶儿陪你三年,无非就是养脉,现在时期已到,把你的血脉贡献出来吧?”

此时,一个中年男子从一旁出现,是陆瑶的父亲。

轰隆隆!

宛如晴天霹雳,在陆鸣脑海中炸响。

“瑶儿!”

陆鸣不可置信的看向陆瑶,但陆瑶眼中尽是冷漠。

“为什么?我那么爱你!”

陆瑶冷漠的眼神,像是一把把尖刀,刺进陆鸣的心中,他大吼一声,向着陆瑶扑去。

但陆瑶只是微微一退,他便扑到在地上。

“玄元剑派端木麟,六岁修炼,半年打通两条神脉,跨入武士境,九岁跨入武师境,如今十六岁,玄元剑派四大天才之一,而你呢,体弱多病,经脉堵塞,说白了,你就是废物而已,就算你觉醒了血脉,也还是废物,你能和端木麟比吗?”

“这样的天才,才是我陆瑶的良配,想与之联姻,必须要觉醒强大的血脉,你既然那么爱我,不如成全我,以你的血脉,帮助我觉醒更强大的血脉。”

冷漠的声音从陆瑶口中发出。

碰!

此时,中年男子一脚踩在陆鸣的背上,手中出现一柄尖刀,叫到:“陆鸣,献出你的血脉吧!”

啊!

脊椎处,钻心的痛疼瞬间淹没了陆鸣,陆鸣嘶吼,声音中满是孤独无助以及绝望。

渐渐,陆鸣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

“陆瑶,我待你如挚爱,你为何要害我!”

陆鸣大吼一声,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压的楠木制作的床一声‘嘎吱’响。

陆鸣满头大汗,原来是一场梦。

不,那不是梦,这一切怎么可能是一场梦呢,那是三天前发生的事实。

陆鸣,风火成陆家主脉传人,他父亲是陆家家主。而陆瑶,陆家第一支脉大长老的女儿。

两人同宗不同脉,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可以说是形影不离,私下里甚至已经山盟海誓,私定终身了。

陆鸣怎么也想不到,陆瑶会和大长老对他出手,夺他血脉。

“实力,一切都是因为我实力不足,如果我天赋超凡,实力强大,他们怎么敢这么对我?”

陆鸣双拳紧握,浑身颤抖,双眼满是血丝。

废物!

这是陆瑶对他的称呼,陆瑶三天前的话仿佛还在耳边回响。

吱呀!

这时,房门被推开,走进一个身体柔弱的中年/妇/人,看着床上的陆鸣,关切的问:“鸣儿,你又做噩梦看吗?”

这个美妇人,是陆鸣的母亲,李萍。

三天前,就是李萍担心陆鸣的安危,出去寻找,才救了陆鸣,不然陆鸣已经死了。

自从六年前传出陆鸣的父亲在外面游历被人击杀后,他就与李萍相依为命。

陆鸣看着李萍,眼神变的柔和起来,道:“娘,没事,只是一个梦而已。”

看着陆鸣苍白的脸色,李萍坐在陆鸣床边,摸着陆鸣的额头,心痛的道:“已经三天了,你每次都大叫陆瑶害你,鸣儿,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你的伤是因为陆瑶...”

陆鸣道:“娘,没什么,你听错了。”

陆鸣并没有告诉李萍是陆瑶与大长老干的,因为李萍并没有修武道,告诉了李萍,反而会害了她。

李萍踟蹰了一下,道:“鸣儿,以后在他人面前,不能直呼陆瑶的名字了,两天前,陆瑶觉醒了五级血脉,还打通了一条神级经脉,现在已经获得了长老院的认可,两个月后的族会上,将执掌陆家,成为陆家之主,直呼家主之名,恐怕会被人说为不敬。”

“什么?陆瑶要执掌陆家?她休想。”

陆鸣发出低沉的怒吼,眼睛充血,牙关咬的咯咯作响,牙齿都要咬碎了,鲜血都流出来。

陆鸣的父亲六年前传言被人击杀后,这六年来,陆家一直由长老院管理,并没有立新的家主。

看到陆鸣这个样子,李萍吓得六神无主,只是抱着陆鸣的头,眼泪不断流下,道:“鸣儿,你不要吓娘啊,娘已经失去了你爹,不能再失去你了。”

“爹...你到底在哪啊,鸣儿相信你不会死的,如今,鸣儿无能为力,连家主之位都要保不住了。”

陆鸣紧紧的握着脖子上的一个挂坠,由于太用力,指甲都刺进了肉里,鲜血不断渗出。

这个挂坠,青铜所铸,蚕豆大小,是陆鸣的父亲出事之前,托人从外面送回来的,这六年,陆鸣一直带在身边。

手掌的鲜血渗出,流向了青铜挂坠。

嗡!

忽然,青铜挂坠轻微的抖动起来,并且变的滚烫。

陆鸣还没反应过来,青铜挂坠一震之下,居然化为点点粉末,往陆鸣手心一钻,进入到手心中消失不见。

接着,陆鸣便感觉,有一股滚烫的能量,从他的手心,顺着手臂,一只往上,一会之后,便停留在眉心的印堂穴中。

“九龙不死,血脉重生!”

突然,一声巨大的吼声在陆鸣的脑海中响起,震的陆鸣脑海嗡嗡作响。

“九龙不死,血脉重生!”

“九龙不死,血脉重生!”

......

连续的吼声,不断的在陆鸣脑海中响起,随后,一股炙热的气息,从眉心中出发,涌向陆鸣的脊椎骨。

下一刻,吼声消失,但脊椎骨上,却有一阵阵麻痒传出,全身变的滚烫。

“怎么回事?”

陆鸣完全摸不着头脑。

此时,脊椎骨上的麻痒更加剧烈了,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生长。

“鸣儿,你怎么了,不要吓娘啊。”

感受到陆鸣身上的异常,李萍更怕,有些手足无措。

“血脉重生?难道我真的能血脉重生?”陆鸣心里疑惑。

古籍有记载,只有非常少的人,血脉被剥夺后,或者因为其他原因损坏后,能够血脉重生,重新生长出一道血脉。

但是重生的血脉,大部分等级都很低,没有大用。

但也有极少极少的一些人,能够破而后立,破茧重生,于毁灭中崛起,超脱过去,觉醒至强血脉。

但这几率小到可以忽略不计,古籍记载,古来都没有几例。

超脱过去,觉醒至强血脉,陆鸣没有去想,那毕竟几率太小了,他只要能觉醒出血脉,就非常高兴了。

有了血脉,他就能修炼武道了,改变自己的命运。

这时,身上异样慢慢消失,陆鸣脸上露出了笑容,道:“娘,我没事!”

“你干什么?这里是主府,你不能硬闯。”

突然,外面传来一声娇喝,陆鸣听的出来,是李萍的贴身婢女秋月的声音。

“啪!”

“滚开!”

一声冷喝,夹带着一声巴掌声,随后一个脸色有些阴沉的青年走了进来。

“夫人,少爷!”一个十六岁左右的少女跟了进来,脸上红肿,浮现出一个巴掌印,正是秋月。

“陆川,是你?你想干什么?”

陆鸣起身,一声冷喝。

来人名叫陆川,乃是陆瑶的大哥,比陆瑶大三一岁,今年十六岁。

陆川看到陆鸣,眼中掠过诧异之色,似乎有些惊讶陆鸣居然没死,随后便是一声冷笑:“陆鸣,你在正好,我妹妹陆瑶,将执掌陆家,入住主府,所以这主府,你们已经没有资格住了,赶紧搬走吧。”

李萍脸色一白,她虽然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李萍惨然一笑,道:“陆川,鸣儿身上有伤,等过两天鸣儿伤好了,我们这就搬走。”

“过两天?今天就要搬走,你们想赖在这里,以为我不知道吗?”

陆川冷笑。

“今天?可鸣儿身上有伤啊,今天都这么晚了,让鸣儿休息一夜在搬吧!”

李萍有些哀求道。

“休息?他一个血脉都不能觉醒,经脉堵塞的废物,有什么好休息的,不如死了算了,好了,反正今天一定要搬走。”陆川一脸冷漠道。

0 第2章 战龙真诀
陆川背负着双手,脸色冷漠,看向陆鸣,露出不屑。

“可鸣儿他...”

李萍还想再说什么,但被陆鸣打断了。

“娘,我们不用求他,搬走便搬走。”陆鸣道。

“鸣儿,可是你的伤还没好,这大晚上的,万一着凉了可怎么办啊!”李萍关切的道。

陆鸣固执的摇了摇头道:“娘,我没事,我们搬走吧,但迟早有一天,我们会搬回来的,主府,是你和父亲的成婚之地,谁也夺不去。”

“那好吧。”李萍一叹,叫秋月一起收拾东西。

陆川背负着双手,冷笑的看着,扫视四周,忽然眼睛一亮。

“等一下,这把剑你们不能带走。”

陆川向着李萍走去,李萍手中,正握着一把剑。

李萍脸色一白,下意识的紧紧握住手中的长剑,哀求道:“这把剑是鸣儿他父亲留下的唯一信物,将来留给鸣儿用的,你不能拿走啊。”

“既然是前任家主留下的,你更不能带走,那就是陆家的公物,要拿去充公,而且,陆鸣连真气都不能修炼,留着这把长剑干什么?浪费吗?”

陆川冷喝,眼中露出火热之色,他看的出来,这把剑很不凡,是灵兵。

“不行啊,陆川,算我求求你。”李萍抱着长剑,舍不得放。

陆川眼神一冷,喝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陆川!”

一声大吼。

陆鸣眼睛通红,双拳握的咯咯作响。

“陆川,剑,你可以拿去,但你给我记住,迟早有一天,我会亲手拿回属于我的东西,而且是十倍,百倍的拿回来。”

陆鸣眼神无比冰寒,死死的盯着陆川。

被陆鸣这眼神一盯,陆川感觉浑身一冷,但随后嗤笑一声,道:“陆鸣,就凭你这个血脉都不能觉醒的废物吗?也想让我十倍百倍奉还?哈哈,我等着。”

这三年来,陆瑶每一天都会在陆鸣喝的酒中下可以抑制血脉的阎罗花粉,所以,三天前,陆鸣在众目睽睽之下觉醒血脉失败,失败后,陆瑶与大长老才趁机出手的。

“娘,给他吧!”陆鸣道。

似乎被陆鸣坚定的眼神感染,李萍有些依依不舍的把剑给了陆川。

随后,东西收拾完,李萍扶着陆鸣,走出了陆家主府大门。

陆鸣回首望了一眼陆家主府。

“终有一天,我会回来的。”

......

东厢偏院的一座小院落,本来是下人居住的地反,有三间房间,一个小院子,此时,陆鸣三人搬来这里。

深夜,冰寒刺骨。

陆鸣坐在院子中,双拳紧紧的握在一起。

“实力,这个世界,实力决定一切,我就是没有实力,才被陆瑶与大长老挖去了血脉,也是没有实力,连主府都保不住,父亲留下的长剑也保不住。”

“这个世界,没有实力,只能受尽屈辱,没有办法反抗,如今,我能感觉到,我血脉已经慢慢的重生了,就算重生的血脉再低级,只要我比别人努力十倍,百倍,我相信,我不会比别人差,终有一日,我可以真正掌握自己的命运,保护自己的亲人。”

背后传来脚步声,李萍拿着一件长袍,为陆鸣披上,道:“鸣儿,外面冷,房间已经收拾好了,你快进房休息吧。”

“娘,你也早点休息。”陆鸣微笑道。

回到房间,坐在床上,陆鸣依然难以入眠。

“我的血脉,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完全重生,生长出来呢?”

陆鸣心里思索,然后将心神沉入到脊椎处。

他想好好感受一下还未生长出来的血脉到底什么情况。

此时,脊椎处有产生一些麻痒的感觉,一道朦胧的红光闪现而出,红光中,隐约有一条手指大小,小虫一般的身影。

不过有些虚幻,看不真切。

“我的血脉还没完全生长出来,居然就能显现而出了?”陆鸣有些惊异。

一般只有完全觉醒的血脉,才能显现出来的。

“既然能够显现出来,那就看看能不能像正常血脉一样修炼。”想到这里,陆鸣开始运转陆家每一个人都会的基础功法《聚气功》。

立马,空间中的灵气不断的向着陆鸣的身体汇聚而去。

“这个吸收灵气的速度,简直能与二级血脉的相比了。”

感受着四周汇聚而来的灵气浓度,陆鸣心里大喜。

神荒大地,武者分为普通武者和血脉武者。

但普通武者和血脉武者完全不能相比,血脉武者,觉醒体内血脉,不仅战力能有增幅,修炼速度更是普通武者不能比拟的。

不过血脉武者数量极其稀少,几十人当中,都不一定能有一人觉醒血脉。

而现在,陆鸣的血脉还没有完全生长出来,吸收灵气的速度就能比得上二级血脉了,那要是完全生长出来,会怎么样?会有什么样的效果?

陆鸣心中无比的期待起来。

灵气不断的汇聚,被陆鸣吸收,渗透进体内。

一个时辰后,陆鸣睁开了双眼。

经过一个时辰的修炼,他感觉伤势已经好了一些,原本体弱多病的体质,也得到了些许改善。

“照这样下去,用不几天,我的伤势就会痊愈,体质也会慢慢改善,到时,修炼速度还会增加。”

陆鸣思索着,不由伸手摸了摸脖子,脖子那里,只有一条丝线,青铜挂坠已经不见。

“我能够血脉重生,应该和那青铜挂坠有关,现在那青铜挂坠跑到了我的眉心,不知道有什么效果?”

陆鸣想着,心神向着眉心沉入,想感应一下。

就当心神沉入眉心时候,他眉心处散发出一圈圈光晕,随后光晕化为一个旋涡。

旋涡不断变大,将陆鸣全身笼罩。

下一刻,一阵天旋地转,陆鸣发现他到了另外一个地方。

陆鸣大吃一惊,连忙四处打量起来。

此时,他站在一块平整的石台上,石台长宽十米左右,石台的三个方向,都是一片混沌。

只有一个方向,有着一排石梯,石梯斜向上,一共九十九阶。

九十九阶石梯之后,也是一个平台,那个平台向前,又是一排石梯。

一层又一层,不知道有多少,而石梯与平台的最上方,则是一座宫殿。

由于距离太远,陆鸣看不真切,只能隐约的看到宫殿的大门似乎是开着的,朦胧之中,似乎有一个身影盘坐在那里,一声声诵经的声音从宫殿中传来。

诵经的声音传入耳中,陆鸣感觉精神一阵,一切的烦恼好像都消散一空,身心陷入空灵,头脑无比的清晰。

“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这又是哪里?咦,那里有一块石碑,还有一个黑铁箱子。”

这片平台一侧,只有一块石碑和一个箱子。

石碑上写着四个字:至尊神殿。

除了这四个字,别无其他。

随后,陆鸣又把目光投向了黑铁箱子。

箱子不大,宽半米不到,长也不到一米。

陆鸣把箱子打开,发现里面有三本书,以及一个玉瓶。

玉瓶上,写着三个字:洗髓丹。

“洗髓丹?居然是洗髓丹?”

陆鸣狂喜,连忙打开玉瓶的盖子,顿时,一阵浓郁的药香扑鼻而来,玉瓶中,一颗火红色的丹药,指尖大小,晶莹剔透。

洗髓丹,相传能洗精伐髓,让人脱胎换骨,大大增强武者的体质,这可是万金难求的灵丹,风火城上千年来,也没有出现过几次。

“有了洗髓丹,我体弱多病的体质,和经脉堵塞的问题岂不是能大大改善。”

陆鸣心中无比火热和激动。

深吸一口气,把玉瓶盖好,小心的放在一边,接着拿起三步书籍看了起来。

这是三本功法武技。

《战龙真诀》《炎龙拳》《龙蛇步法》。

陆鸣首先翻开《战龙真诀》。

《战龙真诀》,神级功法,修炼到顶峰,有战龙之威,战力无双,横扫天下。

“神..神级功法?”

陆鸣眼睛瞪得滚圆,呼吸加粗。

功法武技,一般分为五个级别:天,地,玄,黄和不入流。

而每一个级别,又分为上下两品。

天级最高,不入流,顾名思义,最低,不入品级。

但是在天级功法之上,其实还有一个级别,那就是神级。

但是神级,那只是传说而已,陆鸣从来没有听说谁有神级功法武技的。

据他所知,陆家最高的一部功法,也才黄级上品而已。

而现在,却有一本神级功法摆在陆鸣面前,陆鸣如何不惊?如何不激动?

可惜的是,这本《战龙真诀》只有第一层的心法,只能修炼到通脉层次,而下一个境界的修炼,需要第二层的功法。

而第二层的功法,在九十九阶梯后的第二个平台那里,那里,也有一个箱子。

陆鸣一页页往下翻,翻到最后一页,发现有一行字。

‘想要修炼《战龙真诀》第二层,需要打通三条神脉,若没有打通三条山脉,强行修炼第二层,定会经脉炸裂而死。’

陆鸣倒吸一口凉气,这修炼要求也太高了吧。

武者修炼,分为通脉,武士,武师,大武师,武宗,武王...

通脉层次,是武者修炼的基础,也是最容易的。

人体有九条经脉,八十一个穴道。

前三条称为人脉,中三条称为地脉,后三条称为天脉。

武者只要打通了‘天地人’九条经脉,就能突破到下一个境界,武士境,成为一个真正的武者。

但其实九条经脉之上,还有三条经脉,被称为神脉。

但能打通神脉的,实在太少太少了。

陆瑶,只是打通了一条神脉,就惊动了整个风火城,而长老院直接拍板,让她执掌陆家,由此可见一般。

“为了神级功法,我一定要打通三条神脉。”

陆鸣握了握拳头,接着看起其他两本秘籍。

另外两本,一本是拳法,黄级下品武技,一本是身法,也是黄级下品武技。

虽然是黄级下品武技,但就算是陆家,也拿不出几部来。

放下几部武技,陆鸣又拿起了洗髓丹,打开瓶盖,一口将洗髓丹吞入口中。

强大的药力在体内化开,渗透进陆鸣肌肉,骨骼,内脏之中,开始改善起陆鸣的体质。

陆鸣甚至能听到体内骨骼震动的声音,也能听到肌肉蠕动的声音,他浑身发烫,一丝丝黑色的杂质被排出体外。

他的身体,不断的变的强壮起来,本来堵塞枯萎的经脉,也变得活力生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