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仙帝在都市最新章节、好看的小说推荐、主角:秦易苏沐夏

至尊仙帝在都市

至尊仙帝在都市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至尊仙帝在都市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秦易,苏沐夏

更新内容: 至尊仙帝在都市最新更新至第 1681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至尊仙帝在都市小说简介:
上一世,奸人陷害,他险些丧命,得遇恩人相救,一去修仙万年。万年之后,他放弃仙路,归来再见妻女,只为给她们最美好的人生!


热门小说站点免费阅读

0 第1章 归来
下午四点,青州郊外。

阴云密布,一道惊雷划过,山坡上一道脏兮兮的身影陡然惊醒。

秦易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埃,呢喃道:“成功了···修行万年,只为今朝,我真的回到了地球!”

他扫了一眼四周的环境,这里,正是青州西郊的紫云山!

三天之后,他就会被逼得跳楼自尽,是他的师尊救了他一命,带他进入了仙界。

可进入仙界,非他所愿,妻子和女儿都被丢在了地球,他当然无法安心,后来得知,唯有修行到至高,才有希望回到地球。

此后,他经历无数的生死历练,最终成就仙中之帝,万年的修行,让他得以问鼎仙道之上,但他却没有选择一步登天。

而是选择了破碎时光,重回故里。

“三天···这么说,今天岂不是韵韵车祸之日?!”

韵韵,正是他的女儿,今天就会出车祸,而车祸乃是人为,而非意外!

手机已经不见踪影,但他却记得韵韵会被送往哪个医院。

“王箫!”

秦易的眼中涌现可怕的杀机,这个名字,甚至过了一万年他都没有办法忘记,正是这个王箫,派人撞了他的女儿,还逼得他跳楼自杀。

他的女儿在这场车祸中,沦为了植物人!

王箫把他弄到了此地,又派人撞伤了他女儿,正是为了让他跟妻子因为这场车祸夫妻决裂。

而他的妻子苏沐夏···

想到妻子,他的心中有着无尽的愧疚,当初是她义无反顾的嫁给了自己,可自己却没能给她最好的回报。

大学期间内,王箫也追求了苏沐夏,但苏沐夏并不喜欢王箫,秦易的成绩很好,也算是优秀人物,跟苏沐夏走到了一起。

王箫爱而不得,愤怒之下,让秦易的每一份工作都做不到一个月,甚至秦易逃到外省都没用。

秦易也没那么容易被摧垮,王箫针对他上百次,他都没放弃,可随着秦灵韵的出生,秦易也开始顶不住了,他去找王箫和谈。

王箫却称,除非苏沐夏陪她十天,否则他永远不会放过秦易,他当然不可能答应这种要求!

而也从那之后,秦易就彻底找不到工作!一次次的求职失败,让他备受打击,曾经的意气风发,也被浇灭。

这一切,苏沐夏都不知道,只以为这才是秦易的真实面目,好吃懒做,混吃等死!

一时间,所有的生活压力,都落在了她身上。

要说秦易亏欠谁最多,自然是这个对她不离不弃三年的妻子!

秦易赶到了青州市医院,手术室门口,他看见了眼睛通红的妻子苏沐夏。

时隔万年,再次见到妻子,他的心里竟是有些紧张了起来,一声‘老婆’一时间没能喊出来。

他虽然没喊出来,但苏沐夏已经看见了他。

怨恨和愤怒的眼神,瞬间将他锁定。

“老···”

啪!

苏沐夏扬起手重重的一巴掌扇在他的脸上,然后吼道:“为什么被撞的不是你!你怎么还有脸回来?你连女儿都带不好,女儿在现场十几分钟才被好心人送到医院,你还有资格当韵韵的爸爸吗?”

苏沐夏泪如雨下,不少人都看向了秦易,眼中尽是鄙夷。

怎么当爹的?带着娃还不知道娃出车祸了?这什么奇葩的爹!太不负责任了!

秦易仿佛没察觉脸上的疼痛,心疼的看着眼前这个不辞辛苦养了三年家的妻子,是他秦易,亏欠了这个女人太多!

“对不起!”

秦易重重的说了一句,然后一把将苏沐夏抱住,苏沐夏脸上神情一愕,这是三年来,他第一次看见秦易这么认真的神色,还有···这么诚恳的道歉!

可是,一想起医生说韵韵可能一辈子醒不过来,她就止不住泪水。

“对不起有用吗?对不起能让韵韵醒过来吗?秦易,你这次真的太让我失望了。”

苏沐夏一把推开了他,秦易心中苦涩,心中却暗暗决定,不管说什么都一定要保护好母女二人!

“秦灵韵的家属是吧?麻烦去交一下医疗费用,不然无法进行后续治疗。”

“好,好的!我尽快去交!”苏沐夏脸色苍白,十三万,她上哪里凑这十三万?

苏沐夏一脸的绝望,失魂落魄的坐了下来,唯一的老公靠不住,她还能奢望谁?

“姐!”

一个声音忽然传来,秦易拧眉看了过去,正是小姨子苏沐晴,在苏沐晴身后,还跟着一个看起来不像善类的男子。

秦易眼眸森寒,这男子,正是王箫的手下,名为金彪!

三天后,就是这个金彪,逼得他跳楼自杀!

“沐晴···你怎么来了?”

苏沐晴责怪的道:“我外甥女出事了,我能不来吗?”

苏沐夏勉强笑了笑:“沐晴,你···你那里有钱吗?能不能借我一点,韵韵的医药费,我不够了···”

苏沐晴一脸为难,道:“姐,我也没多少钱了···”

她太清楚姐姐家里的状况了,秦易那个废人还得靠姐姐养呢,要是借出去了,死了都不一定能还给她。

苏沐夏沉默了下来,只是一颗心沉入谷底。

苏沐晴仿佛没看见秦易似的,笑道:“姐,我虽然没钱借给你,但我带了个人过来,他有钱借给你呀!”

苏沐夏抬起头来,错愕的问道:“你说谁?”

“金先生!”苏沐晴扭头喊了一声,一脸平淡的金彪就走了过来。

“苏小姐你好,我是王总王箫的手下。”

“王箫?”苏沐夏一脸的惊愕,这个名字,哪怕是毕业之后这么多年,她也时常听见。

毕竟,王箫在青州,已经被封为杰出十大青年企业家!

“这张卡里有二十万,我们王总说了,借你应急。”金彪淡淡的道。

苏沐夏脸色微变,眼神挣扎不已,王箫···她当然明白王箫这是打了什么如意算盘!

这二十万若是拿了,以后,她岂不是任由王箫宰割?

苏沐晴眼珠子转了转,一把将卡抢了过去,笑嘻嘻道:“我替我姐姐谢过王总了!劳烦你回去告诉王总,我姐姐非常感谢他,今天晚上请他去酒店吃饭!”

苏沐夏咬了咬牙,想要拒绝,可想到病房里的女儿,她却怎么都无法开口。

就在这时,一道身影却突然上前,夺过了苏沐晴手里的银行卡!

“我的女儿,不需要别人的施舍!”

正是秦易!

0 第2章 假药方?
“姓秦的!你有病吧?!这是韵韵的救命钱!”

苏沐晴一不留神被抢走了银行卡,反应过来后一脸的气愤,咬牙切齿的模样,仿佛抢走了她的钱一样。

这也由不得她不上心,人王总都说了,只要她能帮他把姐姐弄到手,就给她五万奖金!

被秦易这么一破坏,她自然是气极了。

秦易冷冷的瞪了她一眼,这个小姨子,三年来一直千方百计的想要让苏沐夏跟他离婚,甚至使出了各种下作的手段。

虽然都没成功,但也让苏沐夏对他的耐心越来越差。

苏沐夏此刻也松了一口气,她看了一眼金彪,道:“多谢王总的好意了,但这笔医药费,我们会自己想办法的。”

“姐!”苏沐晴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家姐姐,她愤恨的道:“姐,你竟然到现在了还维护这个废物吗?三四年了,你还没看出来,这废物根本就是烂泥扶不上墙!”

“王总慷慨相助,这可是难得的机会,难道你要看着韵韵死吗?”

苏沐夏沉默不语,金彪则是淡淡的道:“苏小姐确定不接受王总的帮助?”

苏沐夏抬起头,客气的笑道:“我老公的话,就是我的意思!”

金彪眼神一冷,孩子都已经生了,在这表演什么清纯玉女?如今害得他无法给王总一个满意的交代!

“能让苏小姐这么忠贞的男人,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吧?”金彪目光转向秦易,伸了出手,一脸客气的表情:“腾王集团,保安部经理,金彪。”

秦易也淡淡的伸了出手,与之握在了一起:“王箫对我不陌生,告诉他,感谢他这三四年对我的照顾。”

金彪手掌正要用力捏碎秦易的五指,然而,一股令人骇然的力量,却先一步爆发!

他神色微变,却发现,竟然无法挣脱,这让他惊骇的抬头看着秦易。

只见秦易一脸的风轻云淡,他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王总口中的那个废物?

金彪五官都扭曲在了一起,秦易则是倏然松开了手,金彪微微喘息,随后,秦易随手一甩!

金彪抬手接住了银行卡,咔嚓,手臂上一阵剧痛蔓延,他的手臂无力的垂下,他心头据颤,深深的看了一眼秦易,眼中有着几分恐惧。

“苏小姐,若是改变了主意,随时联系我们王总。”

说完,金彪逃也似的走了。

苏沐晴指着秦易的鼻子,怒骂道:“你这个废物,我看你就是不想救韵韵!我姐当初真是瞎了眼,竟然嫁给你这种人!”

“沐晴!”苏沐夏脸色难看,这话,哪怕是她都没说过,她也曾经后悔,可毕竟,秦易是她选的男人。

“哼!姐,你看看他,有男人样吗?人家王总愿意借钱,他还要面子了?拒绝了王总,这十几万的医药费你们从哪里来!”

苏沐晴抱胸冷笑:“姐,就他这种没本事还要尊严的本性,你不会真指望他还能有所改变吧?”

“钱的事情我会想办法,你先回去吧。”苏沐夏脸色难看的道。

苏沐晴气愤不已:“行,你等着后悔吧!”

秦易心中愈加的愧疚,哪怕到了如今这个份上,苏沐夏都还维护着他,得妻如此,夫复何求?

他想了想,道:“韵韵的医药费,我会有办法的。”

苏沐夏闻言,眼神微冷,讽刺的道:“你有办法?卖肾还是卖血?”

秦易语塞,片刻之后,他道:“能不能···给我两百块钱?”

苏沐夏错愕了一瞬,随即,眼眶中泪花翻涌,怨恨的道:“秦易,家里还有多余的钱让你挥霍吗?你能不能有点父亲的担当!”

“够了!”苏沐夏哽咽一声:“你不要在我面前烦我了,滚远点!”

秦易苦笑不已,他就是想要点钱,去给韵韵买点护体的药,不然他怎么用灵气给韵韵治疗?

“滚啊!”

苏沐夏几乎情绪失控,秦易连忙起身,慌张的道:“我回去给你煮点东西!”

说罢,他快步离开了医院,看样子,这买药的钱得自己搞了。

出了医院,秦易找了当地最大的一家中草药店铺。

“你好,请问您需要什么吗?”看起来好像是刚毕业的女药师问道。

秦易拿出一张方子,问道:“我能用这张方子换你们一些草药吗?”

女药师愣了一下,翻了个白眼,道:“大哥,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青州吴记药铺,我们会缺药方吗?”

秦易淡淡的道:“你看一眼,若是没有那个价值再说。”

女药师被逗乐了,“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呢,竟然跑吴记药铺来卖方子!”

说着,她拿起秦易的方子看了一眼,冷笑道:“你是在寻我开心吗?这里面有两味药性质相冲,你这方子,能把人吃死!从哪里找来的垃圾方子!”

秦易蹙了蹙眉,这小丫头,恐怕认不得这方子,解释了也没用。

女药师估计也是看出了秦易的难处,她不希望这个药方流落在外害人,撇撇嘴,道:“行了,这药方我收了,你要什么,说吧!”

秦易松了一口气,点了一些药材,女药师打包好,没好气的叮嘱道:“以后如果有什么药方,不要胡乱用啊!等等吃死了都不知道!”

秦易笑了笑也没说什么,转身便是离去。

女药师则是看了看手里的药方,越看越不对劲,虽然有两味药草相冲,但其他的药草,好像符合中医的道理···

不多时,一个老者回来,正是这吴记药铺的老中医。

“爷爷,您回来了!”

吴老点了点头,瞥见了她压着的药方,问道,“那是什么玩意儿?”

“哦,一张害人的假药方,多亏了我收下来呢!不然流传在外,太危险了!”

吴老拧了拧眉,走过去拿起来扫了一眼,片刻之后,脸色大变,捏着孙女的胳膊,急忙问道:“这药方的主人在哪里?!”

···

秦易回到家,一边煮粥,一边提炼药液,一个多小时以后,他也出了一点汗渍,修为低下,提取药液都变得困难许多。

“一勺的药液,应该够用了。”

秦易这般想着,然后把粥装好,走向了医院。

苏沐夏的气也消了一些,他趁着苏沐夏到外面去吃晚饭,偷偷的把药液滴在了韵韵的额头上,药液蔓延开来,仿佛形成了一层薄膜。

秦易则是将手放了上去,灵力注入,这个过程,至少要持续两分钟。

他刚刚结束,脸色有些苍白,苏沐夏却凑巧回来,看见韵韵脸上的一片青色,她惊慌的吼道:“秦易!你在干什么!”

秦易看了她一眼,解释道:“我就是想试试唤醒韵韵···”

苏沐夏泪水夺眶而出:“你懂什么啊你就唤醒她!你在她脸上擦了什么?”

“一个老神医给我的药液,说是很管用···”

苏沐夏心头一震,差点没晕过去,她气得颤抖,“你,你怎么可以随便相信别人!韵韵要是出了什么意外,我跟你···”

“妈妈···”

这时,一声呓语响起。

病床上的韵韵,醒过来了!

0 第3章 神迹
虚弱的喊声,让苏沐夏喜极而泣,她连忙上前,紧张的看着女儿:“韵韵,妈妈在!你,你感觉哪里不舒服吗?”

医生都说韵韵这辈子恐怕都无法醒过来了,现在突然转醒,简直就是上天给了她一份最好的礼物。

韵韵看着苏沐夏,柔柔的道:“妈妈不哭,我不疼,你不要骂爸爸。”

“不骂不骂,韵韵醒了就好!”

苏沐夏说着,回头瞪了秦易一眼,没好气道:“你还愣着干什么!去叫医生过来给韵韵做个检查啊!”

秦易点了点头,趁苏沐夏转过头去,冲韵韵眨了下眼睛,小丫头也嘴角上扬。

自韵韵出生以来,秦易就一直在家中洗衣做饭带娃,毕竟,王箫让他没有办法找到任何的工作。

父女二人的关系,自然是相当亲密的,默契也是相当的足。

而对于秦易来说,虽然他已经离开上万年,但这毕竟是他的亲骨肉,又怎么可能忘记?

现在的他,对这个女儿唯有疼爱!

很快,医生过来给韵韵做了个检查,负责主刀的医生惊异的道:“这也太神奇了,怎么忽然就醒了?”

“确实,难道我们的诊断出错了,这小孩子脑部其实没有受到那么严重的损伤?”

“别鬼扯了,手术的时候我们都在场,分明伤到了脑部神经!”

几个医生在那喋喋不休,仿佛恨不得再把韵韵解剖进行研究。

苏沐夏虽然听不懂这些专业术语,但也基本上明白,她女儿已经脱离了危险。

不过,她也有些疑惑,对于医生的诊断,她当然是相信的,可韵韵的清醒也是事实···

她想到了秦易给韵韵抹上的那些怪怪的药液,难道是那些药液的作用?

等到医生们都出去之后,她面无表情的道:“刚刚的那种东西,你是哪里来的?”

秦易笑着解释道:“我不是每天出去买菜么,一次帮助了一个老中医,这次就是求助了那位老中医。”

苏沐夏眉头微微一皱,道:“什么中医不中医的,这次算你运气好,以后不许胡乱给韵韵用药了,尤其是中药!大多是骗人的东西!”

秦易笑道:“我知道,我会注意的。”

“爸爸,韵韵饿!”

小丫头已经很长时间没吃东西了,虽然打了营养液,但那玩意儿又填不了肚子。

苏沐夏有些吃味:“妈妈在这呢,你跟妈妈说不行?非得找你爸爸?”

小丫头才多大,哪想得到那么多的弯弯绕绕,咕哝道:“妈妈不会做饭,不好吃!”

苏沐夏:“···”

她的脸微微有些泛红,之前倒是有一次秦易不在家,她亲自做了一顿饭,厨房不说烧起来吧,但也是一片狼藉。

关键是确实···那做出来的饭菜,连她都无法下咽!

她有些羞恼的道:“妈妈可以给你买!以后饿了跟妈妈说!”

以前没发现,这会儿她倒是注意到了,这闺女心都快全跑到她爸身上了!

秦易笑道:“爸爸先给你买点蔬菜粥可不可以?”

现在回去做的话,等弄好韵韵都饿扁了估计。

“嗯!”

秦易去打包了一份蔬菜粥,他正打算要喂,苏沐夏却抢了过去,道:“毛手毛脚的,我来喂!”

秦易愣了愣,旋即哑然失笑,也不戳穿她的小心思:“行,你来,正好我也累了。”

吃过之后,韵韵也沉沉睡去,苏沐夏也挺累的,在床边趴着睡着了。

秦易趁机探查了一下韵韵的身体,随即眉头紧皱:“骨骼受损,即便恢复也不如原先,看样子得想办法找点对应的药材,帮韵韵重塑骨骼。”

想到这,他的杀意更加浓烈,若不是王箫,他秦易的女儿,又怎么会有如此一劫?

秦易悄无声息的离开医院,当下得找个灵气浓郁的地方提升一下修为,修为越高,为韵韵重塑的骨骼也就越强劲。

另一边。

金彪从医院回到了腾王集团,他的左手臂骨骼开裂,仅仅是因为他接了秦易甩出来的银行卡!

一张小小的银行卡,震得他手骨裂开,这可能吗?若非亲身经历,他绝不相信!

“王总,苏小姐不接受您的援助。”金彪将银行卡放在桌上,沉声道。

一个身着西装,戴着无框眼镜,仿若一位成功人士的王箫微微低头瞥了一眼银行卡,不屑的道:“苏沐夏拒绝的?”

金彪道:“那倒不是,是她丈夫拒绝的。”

“呵呵,秦易那个废物么?无能的东西,为了一点自尊,这么不自量力?”

金彪听到‘废物’二字,想要提醒一下王箫,可一想到王总的性格,他又把到嘴的话咽了回去。

真要说了,指不定王总怎么骂自己废物呢?

“十几万的医药费,秦易除非卖掉身上的器官,否则根本没能力凑到···”

王箫轻蔑的一笑:“跟黑市那边说一声,秦易如果要卖器官,谁都不许收,若是收了,便是跟我王箫作对。”

金彪点了点头。

王箫又道:“医院那边,劳烦郭副院长重点关注一下苏沐夏的女儿,医药费催一催,最多给二十四小时的时间。”

“明白了,我这就去办。”金彪转身离去。

王箫缓缓站了起来,走到落地窗前,望着窗外的景色,心中冷然一笑。

双管齐下,他不信苏沐夏能顶得住这等重压。

迟早会主动爬上他王箫的床!

“苏沐夏,我王箫绝对让你后悔当初的选择,你跟秦易的贱种,是这世间最肮脏污秽的产物!由我来替你清除!”

···

晚上七点多,秦易来到了北边的一片大山中,这里,他感受到了相对浓郁的天地灵气。

“就这个地方了,这些灵气,应该足够我突破到炼气四重!”

秦易正要开始修行,忽然山中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吸力,所有的灵气不要命的朝着那个方向汇聚。

秦易眉头一挑,这是谁修炼出了岔子?功法暴走,这么大量的灵气吸入体内,不出两分钟必定爆体而亡!

“算你运气好,救你一命吧。”

随即,秦易盘腿坐下,刹那间,所有朝着山里汇聚的灵气都调转了方向,转而被他吸纳。

不过他并没有任何的不适,犹如鲸鱼吸水,附近的灵气,都被他独自吸收!

两个多小时以后,秦易缓缓睁开了眼睛,有些不满的嘀咕道:“小小的炼气四重,竟然花了我两个小时,这要是传到仙界,不得让其他同僚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