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之狂婿战神完整版、都市战神叶锋洪青烟txt阅读

都市之狂婿战神

都市之狂婿战神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都市之狂婿战神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叶锋,洪青烟

更新内容: 都市之狂婿战神最新更新至第 673 章

小说导航:小说资源库 (www.xszyku.com)

都市之狂婿战神小说简介:
他曾血染河山,风华绝代。 不料遭逢大变,龙困浅滩,人人以为他是废物上门女婿。 金鳞岂是池中物,一代王者归来,以狂婿之名,战神之姿,横扫四境八荒,世界都在他脚下颤抖!


热门小说站点免费阅读

0 第1章 龙游浅水遭虾戏
“爷爷,您说什么,要我嫁给一个将死的残废?”

洪家大厅忽然响起一声凄厉惊叫,洪玉婷瞪大眼睛,满脸不可置信瞪着自己的爷爷。

虽已是深夜,江都洪家这座占地几千平米的院落仍旧灯火通明,所有洪家嫡系子弟聚集在此。

洪天集团的掌舵人,今夜将大家召集在这里,只为宣布一件事:要求自己的孙女,嫁给一个重伤在床甚至可能将死的男子!

“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那个男子,如今重伤在床不说,我们连面都没见过,就让玉婷嫁给他,这未免也太荒唐了?”

长子洪天明同样充满了震惊困惑。

半个月前,大家只知道老爷子带回一个人,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

这半月来,老爷子全部的心思都扑在那个人身上。

老爷子毕竟七十多了,家里人看不下去说要帮忙。

然而得到的结论是,任何人不得踏入后院,更不能探视那个男子,否则立刻逐出家门,情节严重者甚至当场处死!

洪老爷子是当过兵的,家法极严,没人敢违背。

所以这段时间,大家心中都充满了困惑。

然而众人万万想不到,今夜老爷子竟突然宣布,要自己的孙女,嫁给一个素未谋面甚至濒死的男子。

这简直就是荒谬!

“父亲,那个男子到底是谁,有什么来历?您总不能无缘无故,就让婷儿嫁给他吧?”

洪天明的妻子开口,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无异晴天霹雳。

洪老爷子虽七十多,但身子骨还相当硬朗,加上当过兵的缘故,标枪般挺立在大厅中央。

“关于他的来历,我不可能告诉你们,且这件事,没有商量余地!”

洪老爷子洪镇国虎目生威,瞪着自己的孙女洪玉婷,一字字道:“但我可以告诉你的是,能够嫁给他,不管他是残废还是即将会死,那都是你这辈子的荣耀!”

“我不可能嫁!”

洪玉婷咆哮起来:“爷爷,您怕是疯了吧?平白无故让我嫁给,一个残废或眼看就要死的人?”

“我洪玉婷好歹也是江都一枝花,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

洪天明妻子也道:“玉婷条件样样都好,要他嫁给这样一个人,这不是糟蹋她么?这事儿……”

洪老爷子剑眉一挑,眼看就要动怒。

就在这时,一道怯生生的声音在大厅响起来:“爷爷,要是可以,就让我嫁吧?”

众人寻声看去,立刻就看到角落边上一个柔弱女子。

鹅蛋脸很苍白,说完这句话后似乎已耗尽她全身的力气,所以,手必须要撑着椅子才不至于摔倒。

“对对,让青烟嫁,她虽然是捡回来的,但也是爷爷半个孙女,让她嫁也是一样的。”洪玉婷好似抓到了根救命稻草

“不错不错,青烟也是一样的,反正都是您的孙女!”

洪天明妻子连连点头,总之无论如何,自己的女儿是不能嫁的。

至少,也不能嫁给一个重伤残废甚至眼看就要死了的男人!

洪镇国看过去,眼神有些复杂:“你愿意嫁?”

洪青烟点点头:“我这条命是爷爷捡回来的,虽然我不明白爷爷,您为什么要这么做,但看得出来,爷爷遇到了难处,我就该分担。”

说完这句话,洪青烟兀自连连咳嗽起来,苍白的脸色忽然泛红,虚弱无骨的身子似已摇摇欲坠。

“你是个好孩子呀……”

洪镇国长叹一声道:“你身子虽然不好,但是你的命,很好!”

“跟我来!”洪镇国招手,转身走入内院,洪青烟勉强跟上。

随着洪老爷子背影消失,整个大厅瞬间炸开来。

“大家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无缘无故的老爷子为何突然,提出这样荒唐的要求?”

“老爷子八成不是疯了吧,要不就是被人蛊惑了?”

“老爷子不可能疯,至少刚才没有疯,那么问题很可能就出在,他带回来的那个男子身上!”

“对,那个男子到底是谁?”

对于这个问题,大厅没有人能回答得上来,当然尽管心中好奇,但也无人敢踏入后院去窥探。

因为后院,现在已足足有八名保镖守在那里,老爷子下过命令,没他允许,任何人踏入,当场打死打残!

穿过八名威风魁梧的保镖,洪青烟来到了最后边的一座小阁楼,这是老爷子平常居住的地方。

撑着扶梯,这个柔弱的女子耗费了全身力气才走上了二楼。

在推开门的刹那,她就看到了一个人,确切的说是看到一双眼睛,一双惊心动魄得足以让她毕生难忘的眼眸。

苍白平静,平静中带着坚毅,坚毅中透出恨意,恨意夹杂凌厉!

甚至于,凌厉当中还有浓浓的嗜血!

洪青烟发誓,她这辈子也没有看到过,一个人的眼睛会表现出,如此复杂多样的神色。

屋子里这人,浑身被白条裹成粽子,平躺在床上,他的一双眸子,就这么眨也不眨盯着天花板。

洪镇国惊呼道:“老天爷,您醒了,您总算醒了!”

这话还未说完,洪青烟就又看到她无比震惊的一幕,自己的爷爷,竟直接奔过去,直接跪在床前,整个人老泪纵横。

洪青烟内心实在惊骇极了!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您现在感觉怎样?身子好点了么?您有什么指示?尽管吩咐!”洪镇国一口气问了好几个问题。

床上男子,一双眼眸仍直直盯着天花板,并没转过来,只是忽然,喉咙缓缓发出两个字。

“电话!”

洪镇国一愣才反应过来,连忙从口袋掏出手机,忽然一想不对,又从床榻柜子掏出另一个手机。

“这手机是我在部队特制,不易被跟踪!”说完将手机递过去。

“放下,出去!”男子喉咙发出艰涩的四个字,虽是简短四字,但却蕴含无比威严气势,透露出一种不容置疑的命令。

“是是!”洪镇国连连点头,脸上仍难掩激动高兴,立刻转身,拉着洪青烟走出屋子,顺手将门关上。

整个过程,洪青烟都处在茫然中,这种种迹象都超出她的认知,床上男子,明明伤得被裹成粽子,伤势非常严重。

但他眸子,竟还如此平静凌厉,甚至还透露出冷酷与嗜血。

而他的话,虽然简短,但每个字都是在命令,语气充满威严霸道。

可偏偏爷爷对此欣喜若狂,甚至表现出一种敬畏之意!

这个男人,到底是什么人?

0 第2章 他是一个王者
阁楼寂静,可清晰听到外面下楼的脚步声。

床上男子,望着天花板出神,足足半刻钟,手指才缓缓移动。

手机就放在边上,摸索了好半天后,他摁出一长串奇怪号码。

电话通了,那边传来浑厚的男子嗓音:“喂,你是谁?”

“是我!”叶锋喉结发声,声音低沉。

“王……王爷,您是王爷?”

电话那端略微停顿,旋即惊喜交加的追问道:“谢天谢地王爷,您总算还活着,您还活着!”

喉结转动,叶锋艰难道:“北境现如何?”

“回王爷,北境现如今一片混乱,您出事后北境无主全军大乱,原来山鹰这组织一直都是帝都某些大人物的爪牙!”

电话男子略微沉吟,接着道:“您出事第二天,帝都派来铁甲军,说奉命接管北境军,盖九天首席军团长直接提着他的黑血剑,将这支铁甲军尽数诛杀,那一战引动他体内血气,不得不自封于寒潭!”

“第二军团长冷无名,察觉到了山鹰要对军团下手,主动出击,击杀山鹰几位天字号杀手,但自己也受重创,断了一臂!”

“冷无名军团长断臂后,暂退山中修行,他说他会等王爷归来,继续追随您征战天下!”

电话陷入短暂沉默,叶锋问:“可有谁背叛?”

“第五、第六以及第八军团,如今已前往帝都表忠心去了!”

正所谓患难见忠奸,这话着实半点不假。

电话里男子恨恨不已道:“这段时间以来,我和其他几位军团长,一直在找您下落,我们始终坚信,王爷您不可能这么容易就被害死,真是苍天有眼!”

“对了王爷,您现在何处,我这就去找您!”

“不用,蛰伏,待吾归来!”

叶锋浑身都是伤,说话艰难,只能喉咙发生,声音沙哑而低沉,语气愤怒难当。

“是王爷,不过王爷,您如今重伤在外,属下终究放心不下您,这段时间我不方便出面,我派一名绝密护卫过去……”

男子的话还未说完,电话就传来了嘟嘟的忙音。

冷漠的眸子重新望向天花板,阁楼恢复了寂静,然而在寂静之下,却汹涌着叶锋内心的滔天怒火。

北境军多少忠勇战士,马革裹尸异国他乡,用生命镇守万载河山。

可帝都那些所谓国士,为一己之私残害忠良,置国家安危于不顾。

刚刚经历一场恶战的北境军团才回归故土,甚至连伤都没养好,就被陷入一场帝都权力争夺的阴谋当中。

帝都以封赏为由,引叶锋入京,却在京畿外设下惊天埋伏。

“山鹰,待吾伤愈,必将你连根拔起!”

“帝都,国士小人,吾归来日,便是尔等死期!”叶锋心中怒吼。

那一战,面对山鹰八大护法,还有帝都十八名强者,他寡不敌众,身上七十二根骨头被打断。

拼着重伤,他一路南下,逃掠千里到了江都,这个他长大的地方。

也许命不该绝,他遇到了十年前自己还是军团长时的护卫队长,也就是现在的老爷子洪镇国。

叶锋缓缓闭上双目,长长吐气后接着又深吸,一吐一纳间他胸膛,似乎以某种规律上下起伏。

渐渐的,肉眼可见的白雾汇聚,徐徐进入他体内,修复他伤势。

夜深了,周围静悄悄的,阁楼外边,洪老爷子仍笔挺地立在那里,洪青烟站在身旁不敢出声。

尽管有满心疑问好奇,但爷爷不说,她不敢问。

洪青烟终还是忍不住:“爷爷,他伤这么重,为什么不送医院?”

“不方便!”

“就算不方便,那至少也要请医生来看看吧?”

“用不着!”

洪镇国语气短促有力,在部队时他地位就不低,也练就了些威严。

洪青烟只能沉默。

洪镇国看了看自己孙女,只得解释:“他身份比较特殊,昏死前,他就交代过,不去医院,不看医生。”

“可是……”

“好了青儿,爷爷知道你有满心的困惑,但现在不是问的时候,爷爷之所以要你嫁给她,也是出于安全信任考虑,这段时间你的任务,就是全心全意照顾好他,听明白了吗?”

“是爷爷。”洪青烟低头应了一声。

洪镇国伸手拍了拍自家孙女的头,笑道:“虽然你被父母遗弃,但上天总算垂怜你,你可能还不知道,你今晚做了个多么正确的决定。”

“爷爷苦心,以后你就会明白了。”

就在这时候,上方阁楼忽然传来轻微的喊声:“来人!”

听到这两字,洪镇国就好像听到了圣旨似的,嗖的一声蹿上去,洪青烟只得一步步往上爬。

“王……”洪镇国话刚出口,忽然意识到不对,于是连忙改口:“您有何吩咐?”

“水!”床上的叶锋只说了一个字。

“是,我这就去准备!”洪镇国很激动,既然想喝水,那就表示,他身体已有好转的迹象。

“家里有只千年人参,我这就用来熬参水,应该对你身体有用!”

洪镇国屁颠屁颠离开,这位洪家老爷子,江都洪天集团掌舵人,此刻像极了个奴仆下人。

千年人参水很快熬出来,洪镇国将碗交到洪青烟手中:“青儿,你来喂他,当心点!”

洪青烟接过碗,拿起勺子,一勺勺送到对方嘴里。

只是整个过程,床上男子,一双眸子都在眨也不眨盯着天花板,不说谢谢也就罢了,甚至连看都不看她一眼。

洪青烟心里不免来气,虽说自己身子弱,但长得并不丑,甚至,在江都也算得上是个美人。

可床上这男子竟全然将她给无视!

洪镇国在旁笑着解释:“忘了介绍,她是我孙女洪青烟,以后,她就是您的人了,绝对可以信任,这点您放心!”

床上的叶锋没有吭声,眸子仍还是盯着天花板,半晌后他才道:“可以了,我要休息。”

“是!”洪镇国点头,对他的话百分百去执行。

只是临到门边,洪镇国又回头:“对了,出于信任和方便照顾,在下斗胆,已将青烟许配给了您。”

“这段时间,她会一直照顾守候您,还请不要见怪!”

叶锋已缓缓闭上双目,进入一种有规律的吐纳中。

0 第3章 江都第一美人
“你说什么,老爷子把千年人参都熬了,就为给那人疗伤?”

“疯了疯了,老头子完全是疯了,千年人参可是咱们的传家宝,价值连城宝贝呀,老头说熬就熬了?”

“简直糊涂,我看老头八成是被蛊惑了,鬼迷心窍!”

“这样不行,我们走,今日无论如何都得看看那人!”

洪家大厅里,众人七嘴八舌的,气急败坏朝内院冲去。

只是到内院,看见那八名威武挺立的保镖后立刻就怂了。

“你去试试,我就不信,老爷子真敢把我们打死打残!”

“还是你去,这我可不太敢……”

就在这时候,里头阁楼二层的门忽然咯吱一声打开。

然后大家就看到,洪老爷子拉着轮椅,洪青烟在后面推,就这样,两人总算一点点将轮椅挪下来。

轮椅上,则坐着个男子,年纪其实不大,看起来也就二十四五岁。

国字脸,棱角瘦削刚硬,脸上胡子拉碴,谈不上多帅,但很特别,尤其是他的一双眼睛,初看起来很平静,但细看之下,好似一把刀。

一把已开锋的刀,锋芒锐利,仿佛只要他瞪你一眼,立刻就要在你心头剐上一刀似的,让人望之胆寒。

原本喧闹的众人,立刻就安静下来。

洪青烟推着轮椅,缓缓朝这边走来,她速度很慢,刚才推下楼,几乎已耗尽全身力气。

轮椅徐徐推过去,整个过程,轮椅上的男子并不曾看大家一眼,他目光始终平视远望,俨然将周围这些洪家人当成了空气。

洪天明终忍不住,问道:“父亲,这就是那个人?”

“不错,就是他!”洪镇国微笑,看起来很高兴。

整整一个多月时间,男子伤势总算有了初步好转,今日破天荒的,提出下来散散步,这让他很高兴。

“爷爷,这人到底是谁?”洪天明儿子洪伟问道。

洪镇国面色一沉,当场就要发怒。

洪玉婷翻白眼道:“你管他是谁,跟咱们又有什么关系,本来,我还以为他有什么三头六臂,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

“最重要的,还是个残废!”

洪伟跟着道:“不错,还好姐姐没有嫁给他,否则嫁给一个残废,姐姐的终生不都给毁了。”

“嫁给他?他也配……”

啪!

洪玉婷话还未说完,洪老爷子一巴掌就抽了过去。

“爷爷你……你竟然打我!”

洪玉婷捂着红肿的脸咆哮:“你为了一个外人,为了个残废打我?我可是你孙女,堂堂江都第一美人,你……”

“给我闭嘴,你个不知所以的东西!”老爷子一声怒吼,一跺脚,急忙忙朝前面的轮椅追去。

“妈,我不活了,我不想活了呀!”

洪玉婷瞬间梨花带雨,嘶吼道:“这个老东西,到底发的什么疯,先是让我平白嫁给一个外人残废,现在又为了这残废动手打我!”

洪天明沉声道:“父亲这次做得太不像话了!”

“何止不像话,简直就是疯了,玉婷可是咱们洪家的宝贝千金,将来是要嫁豪门的,怎么可能嫁给一个残废!”

老爷子大女儿,也就是洪玉婷大姑,同样愤愤不平。

“好在洪青烟出面,顶替咱们婷儿,要不然真不知道这老东西,还要发什么疯!”洪天明妻子张玉曼撇嘴。

“洪青烟本就是咱们洪家捡来的,理应为咱们分担!”洪伟道。

“这个捡来的野种,还是个脚跛,跛子嫁残废,倒也般配!”

洪玉婷咬牙切齿的,眼神里充满了愤怒与恶毒。

洪天明挥手:“行了,大家先回去,这个男的有古怪,我看八成,老爷子被蛊惑了,必须派人查一查。”

再说此时的叶锋,已由洪青烟推着轮椅走出内院,只是他的听力,远超常人,里面众人的对话一字不落听了进去。

也就是这时,叶锋才注意到,洪青烟的脚,原来是跛的。

“你的脚?”叶锋忽然开口。

洪青烟一怔,这还是半月以来,这家伙第一次主动问她问题。

“没事儿。”洪青烟笑了笑,用力推着轮椅,左脚先是往前一步,后脚这才缓缓的靠过去。

穿过长长的走廊,两人来到一片平静如镜子的湖泊,春风拂来,午后的阳光打在身上,有种说不出舒适。

叶锋眯着眼眺望,忽然问:“听说你爷爷已把你许我,你作何想?”

洪青烟怔了怔道:“我听我爷爷的。”

“我现是个残废,你也愿意?”叶锋再问。

他的话通常不多,兴许久伤在床,今日难得出来透气,且天气好,所以就多问了几句。

“你是个残废,我不也是个跛子。”洪青烟笑了笑,不过是苦笑。

叶锋看在眼里,道:“这段时间,谢谢。”

洪青烟嫣然一笑道:“想不到你这人,竟还会说谢谢,我以为……”

只是她话还未说完,叶锋已转头,眺望前面平静的湖泊了。

画面忽然安静下来,对方不说话她自然也不敢多说,只是从侧面,静静打量着对方的脸。

这张脸初看起来,似乎没什么特别,但配上那双眸子就非常凌厉,凌厉得好像看穿一切,有时冷漠得却又无视一切。

尤其是这半月来,洪青烟每天都给他擦洗身子,看到了他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伤疤。

她怎么也想不到,一人的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疤痕。

记得很小的时候,爷爷偶然说过一句话,他说军人,身上的伤疤,是他们最高的荣耀。

那么这个人身上,密密麻麻甚至堪称触目惊心的疤痕,他这一生,得有多少荣耀啊!

叶锋忽然收回目光问:“你叫什么名字?”

洪青烟一怔,脱口道:“我名字,爷爷不是早告诉过你了?”

“我没注意。”

“好吧,我叫洪青烟。”说完她撇撇嘴,心里不免有些来气。

这半月来,自己几乎每天给他擦洗身子,细心喂他人参水燕窝粥,照顾得无微不至,甚至都已算他半个未婚妻了。

可是他倒好,竟然连自己的名字都记不住!

叶锋道:“对了,我叫叶锋,叶锋的叶,叶锋的锋。”

“……”洪青烟直翻白眼。

0 第4章 废物上门女婿
夜深人静,月光如流水。

洪家内院,叶锋独坐在轮椅上。

按照吩咐,洪青烟已去前院准备清淡的素食晚餐。

若仔细看,这时可看到叶锋的胸膛,正上下有规律起伏。

他憋着气,双目紧盯十米外一片拇指大小的树叶。

忽然之间,嗖的一声,叶锋张嘴,吐出一口气息。

气息成箭,笔直飞射出去,直接将十米外那片树叶打出一个洞。

“万幸,功力并没有废掉,总算有了些自保之力!”叶锋暗叹。

便在此时,黑暗中忽有破空声传来,一道黑影如灵猴翻墙而入。

“谁?”叶锋冷喝,正要吐气发力。

“拜见主上!”黑衣人话未说完,直接就跪在了地上。

叶锋压下气息,目光如刀:“你是谁,何人派你来此?”

黑衣人跪在那,低着头道:“牧大人,他命属下前来!”

“他派你来的?”叶锋眉头随之舒展。

如果说这世上,他还有可信任的人,这人便是牧天。

半月前刚醒来,叶锋第一个打电话通知的就是此人。

两人是多年出生入死的同袍手足,拥有过命的交情!

记得当时,牧天说会派一名绝密护卫前来,想来应该便是此人了。

“起来说话!”

“是!”这人领命起身,身板魁梧壮硕,肢体动作一板一眼的,看起来似乎很僵硬,但浑身气势凛然。

叶锋没有问这人具体来历,因为只要知道是牧天派来就已足够。

“你叫什么名字?”叶锋发问。

“属下没有名字,不过主上以后可叫我十七。”十七低头站在那,说话期间,他身子不曾有丝毫移动,每一根神经都在紧绷。

这就好像,一头虎豹,一头仿佛随时出击致人死地的猛兽!

单凭这点,叶锋就已看出,此人受过严格训练,且是牧天卫队,最为严厉的魔鬼化训练。

十七忽然拱手弯腰:“属下这条命,今后便是主上的了,我可死,主上必须活,主上若死,我绝不独活!”

叶锋一双凌厉眸子盯着此人不语,他在沉思。

按理来说,牧天能通过电话号码,追踪到他的下落,这并不为奇,因为这本来就是牧天的强项。

叶锋真正感到震惊的是,牧天所培养出的这些所谓的绝密护卫,如今看来已不单纯只是护卫,几可说是死士。

这种死士,若是一两个,问题还不大,若人数多,那就……

就在此时,一阵很特别的脚步声,忽然打乱了叶锋的思绪。

这种脚步,先是一步往前迈出去,然后是长长拖地的声音。

这正是洪青烟特有的脚步声,脚跛子的走路方式。

洪青烟手拎着个精巧的食盒,转身入内院。

看到叶锋身后站着个陌生人,她先是一愣,不过什么也没问。

这段时间,爷爷曾反复叮嘱,关于叶锋的一切,绝不许她多问,只需她全身心照顾好对方就行。

“叶大哥,这是你吩咐的晚餐。”洪青烟晃了晃手中食盒。

叶锋微微点头,正打算返回阁楼,只是耳力惊人,听到前院那边,传来阵阵喧闹声。

“青烟,前院为何如此嘈杂?”

“今天,是爷爷的七十大寿,来了好些客人,所以就喧闹了些。”

“洪老爷子七十大寿?”

叶锋一怔,旋即问道:“那你怎么不过去?”

洪青烟道:“因为爷爷要我留下来照顾你呀……”

尽管她尽量让自己表现出一副轻松状,只是语气多少露出些酸楚。

洪青烟毕竟还是个少女,而且爷爷将她捡回来,于她有养育之恩,在爷爷七十寿宴上,她又何尝不想过去磕个头道句祝福。

叶锋看出来了,挥手道:“走,推我去。”

“推你去,去哪儿?”洪青烟一时没反应过来。

“前院!”

“好的!”洪青烟顿时开心极了。

穿过一条林荫走廊,再转过几栋别墅,就到了前面院落。

洪家经过三代经营,在江都商道有名,尤其到了洪老爷子这代,几乎已成了江都的豪门。

今日是洪老爷子七十大寿,来祝寿的人自然络绎不绝。

前院的迎客主厅灯火辉煌,觥筹交错声不绝于耳。

洪青烟正要推着叶锋进去,恰巧这时,洪玉婷洪伟领着几个人,从外面有声有笑走进院子。

几个年轻人衣着华贵,看样子应该都是江都商道的名流子弟。

“哟哟哟,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咱们二小姐呀,怎么今天晚上,打算带你这个残废未婚夫出来见见世面,顺便给爷爷祝寿?”

洪玉婷走过来,她把残废咬得极重,脸上尽是戏谑之意。

洪青烟想反驳,只是因为生气,加上身子弱,连连咳嗽说不出话。

随行一名身穿白色西装的高大男子惊愕道:“怎么玉婷,这人,轮椅上这个残废,是青烟小姐未婚夫?”

“可不是么,老爷子亲自定下的!”

洪玉婷越发得意,扬起嘴角笑道:“一个脚跛子,嫁给一个残废,这倒也真是,天生的绝配呀!”

那白色西装男子感叹道:“二小姐天生纵有缺陷,但长得不差,而且还是洪老爷子半个孙女,总不至于找个残废女婿吧?”

随行几名年轻男女也道:“洪家可是豪门,只要洪老爷子发话,江都那些二三流家族子弟,只怕打破脑袋也要,争着娶洪青烟联姻。”

“洪老爷子如今找了这么个残废女婿,这不是平白让人笑话嘛?”

“真不明白洪老爷子怎么想的,即便这孙女是捡来的,但也不能,如此糟蹋委屈吧,这事要换我打死也不同意!”

“今夜之后,只怕洪家这残废上门女婿,就要成为江都的笑话了!”

众人有说有笑,全然没有将叶锋放在眼里,尤其是那白西装男子,似乎为了讨好洪玉婷,语气更是刻薄。

“幸好玉婷,你没有答应嫁给这个残废,否则你这辈子就毁了!”

“嫁给他?就凭他,也配娶我江都一枝花?”洪玉婷满脸不屑。

整个期间,叶锋只是冷冷看着不说话。

而他不动,身后站着的十七也没有动!

0 第5章 他动了我的轮椅
看着轮椅上的叶锋,洪玉婷恶向胆边生,上次爷爷非但要求她,嫁给这个残废,甚至还因为这残废当众打了她一巴掌。

她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羞辱。

“你这残废,还有你这个捡来的野种跛子,还愣在这里干什么,滚,立刻给本小姐滚蛋!”

洪玉婷咆哮怒喝:“一个残废,一个跛子,偏还要出来丢人现眼,自己不嫌丢人,我们洪家的脸面都让你们给丢尽了!”

长孙洪伟一步上前指着叶锋鼻子,一字字道:“你给我听清楚了,我们洪家大门,狗与残废不得入内!”

叶锋冷冷看着他,心中忽然想笑,曾几何时,自己这个北境之王,竟然还会被人拦在门外。

放在以往,别说这小小的江都商业豪门,就是帝都那些权贵们,在知道自己要登门,哪个不是战战兢兢扫榻亲自出来迎接。

“你听清楚了,这天底下,还没人敢拦我的路,马上给我滚开,看在洪老爷子面上,我不与你追究!”

叶锋语气平淡,因为在他眼中,如洪伟这等纨绔商道豪门子弟,根本就有如蝼蚁爬虫。

若与蝼蚁计较,只能平白降低自己的身份!

洪伟当场炸毛:“你什么东西,竟还想让本少爷滚?”

“你们两个上,把这残废给我丢出去!”

两名保安自然是认识这位洪家大少的,二话不说直接挺身上来。

叶锋岿然不动,就眼前这些人,如蝼蚁般的人,他还不屑出手。

眼看两名保安,抓着轮椅就要甩出去……

“放肆!”

十七动了,高大的身躯如猛虎扑过去。

砰砰两声,两名保安直接倒飞出三米。

门外的动静立刻把大厅里的人惊动了,洪老爷子虎步款款走出来,身后还跟着个二十七八岁玉树临风的青年。

“怎么回事?”

“爷爷,这个残废,他动手打人!”洪玉婷当场叫嚷起来。

“胡说,明明你们阻拦,还动手要把叶大哥丢出去,叶大哥被逼,才还手反击的!”

洪青烟争辩,只有爷爷在场的时候,她才会理论,因为也只有这时候争辩才有效。

洪伟怒喝道:“给我闭嘴你这个野种,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该闭嘴的人是你!”

洪老爷子怒眉挑起,指着洪伟道:“你个狗东西,叶先生是贵客,你阻拦不说,还敢把他丢出去,活腻歪了你!”

说完扬手就要一巴掌抽过去。

身后那名青年见此忙上前道:“董事长,今日是您的七十大寿,客人们看着呢,这样做有失体面。”

洪老爷子想想大概觉得也对,于是放下了手,转身对叶锋笑道:“实在对不住叶先生,先前也不知您要过来,要不早就亲自去请您了。”

叶锋道:“无妨,我也是一时兴起,主要陪青烟过来。”

洪老爷子瞥了洪青烟一眼,问道:“怎么样,刚才那个两不懂事的下人没伤着你吧?”

叶锋抬头看着他,反问:“你觉得,凭他们两个,能伤得了我?”

洪老爷子听了,顿时哈哈大笑起来。

然而叶锋忽又道:“不过,他们刚才手碰到了我的轮椅。”

洪老爷子笑声戛然而止,陡然挥手:“来人,把这两保安丢出去,打断双手,付三倍安家费,让他们滚蛋!”

随后,老爷子走过来,亲自推着轮椅,缓缓走入大厅。

大厅里的客人早已注意到门外的动静,此刻看到洪老爷子竟然,亲自推着个年轻人进来,一个个顿时惊呆住了。

而始终跟在洪镇国身后这名英俊青年,看着叶锋的背影,其脸上,不由缓缓露出了耐人寻味之色。

“不可思议,真不可思议,你们家老爷子这是怎么了?着魔了?还是被人蛊惑了?”门外几名豪门子弟纷纷惊呼。

“该死的,这个残废,他凭什么,就算娶了洪青烟,也不过只是,我们洪家上门女婿,爷爷凭什么那样对他?”洪伟怒吼。

洪玉婷咬牙道:“这个羞辱,我记下了,姓叶这小子,终有一天,我要让他跪在我面前磕头道歉!”

那身穿白西装青年摇头道:“其实,你们想要当众羞辱那废物,乃至将他驱赶出洪家,大可不必如此的。”

洪伟立刻问:“楚天歌,你有办法?”

楚天歌笑道:“办法那自然是有的,既然洪老爷子如此护着他,那你们大可绕过老爷子……”

“绕过老头子?”洪伟皱起眉头,显然他智商不够用。

洪玉婷沉声道:“楚天歌,我知道,你们楚家一直想跟洪家联姻,而你对我也有想法,那我就给你个机会。”

“今晚,我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必须给我狠狠羞辱姓叶那废物,最好让他彻底滚出我洪家,能做到,第一道考验就算成功!”

楚天歌眼睛一亮:“此话当真?”

洪玉婷冷笑着道:“我洪玉婷江都一枝花,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

洪伟走过来拍了拍楚天歌肩膀:“那姓叶的废物,如今已算是我们洪家半个女婿,你要也想做我们洪家女婿,总不能连他都比不过吧。”

楚天歌笑了:“一个废物?你拿他跟我比?他配么?”

此刻洪家大厅灯火明亮,三三两两西装革履的江都商道上流人士,手端着高脚酒杯在交谈。

尽管大家都对洪老爷子亲自推进来的那个青年感到好奇,不过,老爷子似乎没有要向大家介绍的意思,所以自然没人贸然打搅。

叶锋坐在最里头角落的一张餐桌,不紧不慢吃着洪青烟做的素食。

尽管大厅有各式美味佳肴,还有各地珍藏的好酒,但他都不要,只是吃着白粥配白菜。

洪青烟看不下去,道:“要不叶大哥,我去给你弄点好吃的来?”

叶锋摇头:“不用,这里所有的饭菜,都没有你的白粥白菜好吃。”

洪青烟听到这话,顿时高兴极了,心想着自己的付出没有白费。

叶锋忽然想起了什么,问:“对了青烟,你好像都还没吃晚饭吧?”

“没……”洪青烟低头弱声道。

“那怎么还不去?”

“爷爷有过命令,一定要我先服侍照顾好你……”

都市之狂婿战神完整版、都市战神叶锋洪青烟txt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