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之我是大富翁继续追文、小说阅读网、罗华、陈琇真

重生八零之我是大富翁继续追文、小说阅读网、罗华、陈琇真

重生八零之我是大富翁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重生八零之我是大富翁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罗华,陈琇真

更新内容: 重生八零之我是大富翁最新更新至第 254 章

小说导航:小说资源库 (www.xszyku.com)

重生八零之我是大富翁小说简介:
劫后重生 雷声贯耳,恍然开眼。 漏雨小屋,土路大梁自行车。 难道,老天爷让我再写一次辉煌?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0 第1章 梦与现实
像是做了很长时间的梦,一个人的半辈子来回闪现,让罗华脑子现在涨涨的疼。

什么赌钱喝酒打人,自己一辈子没干过几次的事儿,梦里来来回回闪了个边,尤其最后赌钱输了掏不出钱,那打过来的当头一棍,代入感贼强,让罗华醒来后都有点儿回不过神来。

感受着额角的抽疼,他慢慢睁开眼。

“不会真是脑子出毛病了吧?”罗华自言自语。

前天公司医院检查,脑部CT说是有个阴影,看样子今天还得去看看!

他伸手揉揉额头,谁知放下来的瞬间,看见手上沾染了已经发黑的血痂。

罗华一愣,环顾四周。

“这哪儿啊?”

入目的不是自己今年新买装修完毕的大平层,反而是个十足混乱拥挤的小屋子,墙上的木板带着黑霉点,地上到处散落着酒瓶,还有乱七八糟的头发和纸。

罗华心里一慌,眼瞧见门后头露出半个角的镜子,跑过去袖口一擦,然后一看,瞬间傻了眼。

胡子拉碴、面容消瘦,皮肤蜡黄蜡黄的,看着快三十的模样。身上一件揉皱了的花格子衬衣,腿上牛仔裤还拉拉跨跨的。

“艹,这他妈谁啊!”

罗华猛地出声,手上下使劲儿在脸上、身上搓来搓去,可是奈何,感觉真切,再看看镜子里,蜡黄的脸都被搓的通红。

他后退几步,颓然倒在地上,刚才的梦和脑子里的记忆来回拉扯,让他一时间迷茫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外间传来了巨大的声响。

“砰!”

罗华开门,走出去。

“妈妈,他起来了!”

小女孩儿尖利的声音忽然响起。

罗华不由自主皱起眉头,小拇指伸出去勾了勾耳朵。

“你想干嘛!”

另一边很快跑出来一个年轻女人,注意到罗华不耐烦的表情,护在小女孩儿身前。

罗华看过去,对方是个身材高挑的姑娘,眉眼精致,此时正满含着怒意看着自己。

他脑子里一瞬间闪过了对方的名字——陈琇真。

不过连带着对方的名字,紧随其后的是一幕一幕真实的画面,是对方无助呼喊、缩在地上的身影,还有原主一拳一拳招呼上去的狰狞模样。

虽然不是自己干的糟心事,可是代入感太强,罗华还是难免有点儿心虚起来。

“你们好?”

陈琇真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过来,对上罗华的眼神,却很快低下了头,声音轻微还带着颤抖。

“家里没钱,我从门卫陈老爷子那里给你要了副药膏,你快点儿敷上去吧!”

被对方一句话提醒,罗华感觉自己的额头又隐隐作痛起来。

“谢谢啊!”

接过对方手里黑黑的药膏,罗华心里有些嫌弃,但还是道了声谢。

“谢谢就不必了,你以后别去赌钱了!”

或许是今天罗华态度好点儿,陈琇真鼓起勇气来了这么一句。

家里但凡有点儿钱,全部浪费在赌桌上,就算是家里有金山银山也不够花的,更何况现在是家徒四壁。

尤其赌输了,红着眼睛回来,手里酒瓶子往地上一敲,刚修补好的家具很快又是七零八落,对上自己又是一顿拳打脚踢。

这样的日子实在是受够了,要不是为了女儿小草,陈琇真早一口农药灌下去,直接一了百了!

听了这话,罗华之前梦里看到的场景在脑子里一一闪现,尤其是那一棍子,他脑子一下嗡嗡的。

那不是我!

他想开口,可是想一想这个荒诞的事实,还是压在了心里。

说句实话,罗华心里面还隐隐约约有着乐观的想法,或许现在这个才是在做梦呢?

陈琇真对上一句话不说、皱着眉头,表情阴沉的罗华,耸起的肩膀慢慢塌了下来。

还能有什么期望呢,自己真是做了白日梦了!

无声地叹了一口气,她牢牢护着身后的女儿,不让罗华看到对方一丁点儿,侧着身子慢慢走出去。

外头熬了稀饭,母女两个一人一碗,就着一丁点儿咸菜,就算是早饭了。

罗华看着手里的药膏半天也没敢往头上抹,最后扯了半截衣服往头上一包,然后跟着朝这边走过来。

小女孩儿看到他来,眼里闪过一丝恐惧。

陈琇真起身给他盛饭。

“小草儿,过来给妈妈拿碟子!”

小女孩儿松了一口气,从椅子上跳下来,跑去厨房里。

罗华看着对方如同远离恶鬼的表情,心里一叹。

这原主可真会作孽!

连自己亲生的闺女都对着他这么害怕,可见平时在家里头没少打人,这都快成心理阴影了吧!

陈琇真很快带着女儿出来了。

相比较起母女两个人简单的饭菜,罗华的显得丰盛了许多,还额外加了个白煮蛋。

罗华看看边上两个人的稀的不行的饭,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儿。

“喏,你吃吧,小孩儿得多补补才好看!”

罗华把鸡蛋往小草那边儿放。

陈琇真忽然眉头一皱,对方这个话让她心里不安,一颗心砰砰直跳。

“罗华,你不会还打着那个主意吧?”

看到对方对自己怒目相视,罗华心里疑惑。

主意?什么主意?

见罗华不说话,陈琇真以为是自己猜对了,只觉得眼前一黑,忽然坐倒在椅子上,缓了半天才缓过神。

“罗华,我告诉你,你要是敢把小草卖了,我这一辈子死也不会放过你!”

她说的咬牙切齿,言语间像是浸了鲜血一样。

小草也在边上忽然哭了起来,眼泪珠子一滴滴掉落。

“爸爸,不要不要我,我听话!”

罗华一惊,连忙对着抱成一团的母女两人摇头。

“没,没有啊,谁他妈说我要卖闺女的?我把这造谣的头给打烂!”

陈琇真看向他,似乎在仔细分辨对方说的是不是真话。

罗华真诚的眼神看过去。

陈琇真一时间沉入进去,竟有那么一瞬间觉得眼前的人或许真是可信的,但是很快摇摇头,把刚才的错觉甩掉。

“那正好,今天小草跟着我一块儿去工厂,也省的在家里碍你的眼!”

陈琇真饭也不吃了,抱着女儿就要出门。

罗华一愣,眼看着对方马上要出门,脑子一热,瞬间脱口而出一个问题:

“那个,今天几号啊?”

陈琇真愕然回头,看到对方脑袋上的包扎,心里一软,还是回答了一声。

“12号,七月十二!门边的日历摆着呢!”

等对方出去带上了门,罗华一个健步跑过去,手带着颤抖把遮在上面的衣服去掉,眼睛一眨不眨看着日历。

1988年七月十二日,周五。

这一睡睡到三十年前了?!

0 第2章 虱子来了
把震惊的思绪捋顺了,再瞅瞅周围的生存环境,罗华叹了口气。

他从小有记忆开始,家里条件就起来了,还真没住过这么狭小混乱的地方,闲着也闲着,干脆把乱糟糟的屋里简单收拾了一下。

这一收拾还真收拾出来点儿东西,隔着旧橱柜,有个夹层,里头塞着几块钱。

陈琇真人勤快肯吃苦,每个月临时工工资,加上杂七杂八的帮活儿下来能有三十多块,要是没有原主又赌钱又打人,肯定家里不会就剩这么些。

罗华感叹了一下,犹豫之后抽了一张票子出来。

早上没吃多少,现在饿得慌,中午厂里都有食堂,估计陈琇真两个不回来,自己总得吃点儿,外头小馆子是下不了了,干脆买回来自己动手!

这时候物价他还依稀记得,猪肉才七毛多一斤,想想早饭时候的窘迫,他心里想着反正有钱,不如买点儿回来晚上也改善伙食,给她两个补补?

还有牛奶,小孩儿多喝点儿这个好,要不也订点儿?

这几个想法一出,罗华一愣。

这代入感极强的记忆对自己影响太大了,满心眼里都是愧疚,如今摸着钱在手,第一时间想法竟然是这个?

他深吸一口气,把这个想法压下去。

屁!老子还得回去呢!

罗华暗骂了一声。

这缺衣少食的日子,这禽兽不如的人渣秉性,谁要接手这样的生活?

他心里一边自我唾弃,一边出了门。

外头狭窄一条过道,左右堆着东西,仅留了一个人勉强过去的路。

刚出了大门,罗华三步没走下来,一下被一个人拉住。

“罗华,你小子今天怎么没来老地方啊?”

转头一看,罗华脑子里闪过对方的名字——车国豪,带着原主踏入赌钱这条不归路的就是他!

回忆一下,之前那一棍子打过来,这人似乎带着几个人就站在边上,看着原主挨打,还笑得可欢呢!

罗华微微皱眉,然后很快舒展开来。

这不是虱子来了,正好有人搔痒么?

他热情迎过去。

“豪哥,可巧你来了,中午吃了么,一起啊!”

车国豪心里暗骂了一声,还有这么上杆子的蠢货?

“行啊,饭馆走起!”

两个人勾肩搭背,脸上带着如出一辙的假笑走了。

饭馆里聚了几个人了,都是罗华平时那些狐朋狗友,好事儿一次没有,净带着罗华吃喝嫖赌,还花的都是罗华的钱。

桌上菜都点上了,边上还开着两瓶酒。

“来晚了来晚了,自罚三杯啊!”罗华眼睛一亮,逮着酒杯咕噜噜先下去了三杯。

一群人说说笑笑,罗华毫不客气,一筷子下去,半盘子菜没了,边上的酒也多要了好几次,这多加酒就得多加菜,很快满了一桌子。

一边儿的车国豪心里隐约觉得不对,拦下还准备再喝的罗华。

罗华酒量实际大得很,但是他喝酒上脸,现在一片红通通,眼睛看着都有点儿充血。

“是不是兄弟啊,喝口酒还磨磨叽叽的,不让喝直说啊!”

车国豪一恼,也不再拦着,酒价贵,要不是前天这罗华刚被打伤了头,今天他有点儿心虚,才不会多此一举想拦着点儿。

行吧,喝,爱喝多少喝多少,反正你付钱!

罗华环视了几个人一眼,眼神里闪过精光。

一群王八犊子,今天不喝死你们!

等喝得差不多了,罗华摆摆手,摇摇晃晃朝公厕过去,等转了弯,他不经意回头。

桌边上,车国豪跟那几个混混说说笑笑,眉眼间带着得意。

等着吧,鳖孙们!

罗华嘿嘿一笑,转头从边上小门出去。

过了一条街,前面一片杂乱,罗华抬起头,路边上聚集了一堆人,他好奇地围过去。

“叔,这怎么了?”

“小汽车啊,坏路边上开不动了,找人修呢,急得很!”一看热闹的老大爷指指点点道。

罗华心里一动,修车,我会啊!

他就一直痴迷汽车跑车,当初大学毕业连着家里还有自己的第一桶金下来,第一件事情就是买个车,然后自己琢磨着改装了。

只要不是太麻烦的问题,他自觉都能处理的妥妥的。

这么想着,罗华往前面挤过去。

“挤啥啊,要亲命啦?”边上一个中年妇女扯着嗓子不满的喊。

罗华捂着耳朵,这大妈的杀伤力果然就不一样。

里头一个平头整脸的男的,满脸的焦急,上下车启动了好几次就是打不着火。

这也不是自家的车,借了公家的想着顺路接媳妇充充面子,竟然遇到这个事,到时候要是牵扯到姐夫身上,姐夫非得把自己一顿削!

这家里好不容易求来的位子,别到时候又弄丢了!

周围围着的多是些大爷大妈,见是见过,但是都没摸过这玩意儿!

在边上听了半天这动静,罗华心里隐约有了点儿数,他朝前一步,声音硬朗。

“你这车,我会修!”

对方迟疑了一下,眼见着没人再出面,还是让罗华试试。

现在这个时候,像是扳手之类的车上一半都有点儿,罗华从后备箱拿出来,三两下打开了车前盖,不知道拨弄了一下哪里,拿着个零件出去到边上洗洗干净,然后又重新装了回去。

“好了!”

对方心里一咯噔,脸都拉下来了。

这是修车,这是玩呢吧?

罗华故意仰着脸,露出不耐烦的模样:“你要不信,开试试!”

对方闻言,半信半疑看了罗华一眼,上了车,启动,他挂好档,脚踩油门,车子缓慢开动起来。

“还真好了!”

“人家这是真有本事的,这是找着病灶了啊!”边上人看着稀奇。

对方下了车,脸上带着喜气。

“老哥,多亏了你了,要是弄不好,我饭碗都得没!”他拉着罗华,“我叫张建,在边上第一纺织厂手下管着几辆车,老哥您贵姓呐!”

这人一看就懂行,现在会开车的多多少少都会修点儿,自己弄了半天没整明白,对方光是听,就找着毛病,那水平可不浅了!

罗华听着心里一动,但还是维持着面上的倨傲。

“张建啊,我姓罗,你叫我罗哥就行!别的不说,你那手底下的车以后要是有什么问题,找我保准能好!”

张建眼睛一亮,跟罗华说话更带了点儿亲切。

三两句话谈下来,两个人很快开始称兄道弟起来。

就在这时,饭店里觉着不对,终于发现被坑了、忍着气结了账出来的车国豪那几个出了饭馆。

“妈的,让这小子阴了!”车国豪脸上阴沉沉的,然后转脸看着边上几个弟兄,眼神不怀好意。

一个人算是多了,多分摊一下不就好了?

他正想说话,边上一个个子瘦小的连忙开口转移话题,指着街那头聚着人的地方。

“豪哥,边上闹什么呢,过去看看?”

0 第3章 洗心革面
刚走近一些,几个就瞧见里头跟着人勾肩搭背的罗华。

“罗华!”车国豪一嗓子叫起来,脸拉着,上来就要算账。

刚一顿饭,一个多月工资打了水漂儿,这小子趁着机会还不跑,在这儿招摇!

罗华回头,看见车国豪,笑着打招呼,然后对着边上张哥笑说。

“这是我弟兄车国豪,大气啊,刚请了一顿馆子,吃喝随意,爽快的很!”

然后对着车国豪又介绍张建,拍了拍张建的肩膀,十足大哥大的模样。

“这是咱这儿纺织厂的张建,手底下好几辆大货车,月月来回跑着呢,本事的很!”

“没有,罗哥您这才是真本事,我这都小打小闹!”张建连忙说着。

纺织厂的张建,他姐夫就是厂长,车国豪也见过对方,之前有一次跟着厂里领导上去打招呼,人理都不理。

这罗华什么时候踩了狗屎运认得人家了?

对方还对着他这么客气?

车国豪心里忽然有点儿慌。

罗华面上笑着,心里更乐,尤其看着对面几个龟孙儿伏低做小的样儿,舒坦!

这几个家里都没啥大背景,不过混混日子,最出头的车国豪也就是边上一卸货的工头,平时街面上一块儿晃荡看着势大,实际上真是不值一提。

聊了几句,张建觉得没意思,这几个都是没本事的。

“行了,罗哥,今天先聊到这儿,赶明天您别忘了之前说的事儿!”

“嗳!”罗华笑着应声。

一伙人在边上看着张建上了车,油门一踩,打着招呼走了。

“罗华,你小子不地道啊!啥时候认识的,之前都不介绍介绍?”车国豪皮笑肉不笑。

“嗐,今天不赶巧儿见着了,都是兄弟,今天忙,改天再正是介绍你们!”

罗华就当感觉不到,跟大人物视察一样拍拍他的肩膀,哈哈笑着暗示。

“行了,这也不早了,我先回去,你嫂子不定啥时候到家,我赶着回去呢!”

车国豪闻言,只好跟着哈哈假笑。

等罗华晃悠走了,他表情阴沉不定。

难不成之前真看走眼了?

这小子背景不简单?

罗华赶着到了自由市场,要了小半条猪肉,连带着买了点儿菜,打了点儿三级酱油,路过订牛奶的地儿,想半天,先要了点。

不得不说,这时候钱的购买力是真强,这么些东西,就下去一块多点。

兜兜囊囊回了家,开了门。

独居久了,连外卖都懒得订,罗华有时候也会自己动手。

睡一觉起来,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罗华把肉切成片,下锅一翻炒立马滋滋作响。

筒子楼不隔音,做饭的炉灶又都在门边儿,更隔绝不了味,一家炒肉,整个过道两边都闻着肉香。

陈琇真带着小草正一路过来,小草吸吸鼻子。

“好香啊!”

陈琇真鼻子一酸。

“等妈妈这个月工资下来,给咱们小草也炒肉吃!”

小草眼里满是渴望,却摇摇头。

“妈妈,我不喜欢吃肉!”

边上一家闻着味儿好奇探头出来看看的女人,闻言一下讥笑出声。

“还吃肉呢,有钱吃肉,你倒是把钱还了呀!”

陈琇真低下头:“芬姐,等发工资了,我一定还!”

对方拧着腰回去,在走道里大喊了一声。

“大家可都听见了,陈琇真要还钱呢,都记着了,把账理清楚了,别到时候少要了!”

过道里一多半儿人家门半掩着,有人跟着出来。

“琇真啊,你要钱我有啊,找他们借干啥?”一头一个挺着小肚子的油腻男人笑呵呵开口。

这人不是个好东西,大姑娘小媳妇儿能摸上手的从不放过,揩油占便宜一把好手,但凡惹上关系,名声就得臭!

不少媳妇儿看到他出头,啐了一口扭头门就关上了。

芬姐倒是笑了,意有所指看着陈琇真。

“陈琇真,你那临时工反正转不了正,一个月就这几个钱,够你家罗华赌的么?有省心来钱的机会,你就该抓紧!”

孩子还在这儿,对方却这么说,陈琇真带着恼怒看过去。

“我再穷,也不会做那种下三滥的事儿,让家里孩子都瞧不起!”

芬姐一下恼了,上来一巴掌打来。

之前就听到了楼里的动静,只不过灶边离不开人,现在把菜放好,罗华一开门,正好见到这一幕,一个健步上前,抓住了芬姐举在半空中的手,用力一甩。

罗华刚才被做饭的烟熏的狰狞着一张脸,额头边上的血痂还十分明显,看得芬姐心里一虚。

“干啥?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她强自嚷嚷着。

“欠债还钱,但从来没有说欠债还巴掌的吧!”罗华挡在陈琇真母女面前,冷冷道,“想打人,行啊,改天我叫一帮弟兄过来,大家一块儿比划比划!”

芬姐不自觉后退一步,跳着脚看后面的陈琇真。

“我,我才不跟你们这种混混计较,陈琇真,欠我的钱你都别忘了!”

话说完,转头进了门。

罗华嘲讽一笑,欺软怕硬的东西!

“走,回家!”他转头拉着陈琇真,抱起小草,三两步迈进家门。

一进门,肉味儿更浓了,陈琇真都忍不住吸吸鼻子,小草更是先一步围过去,看着肉直流口水。

“是你做的肉?”陈琇真带着满脸的不可置信。

这人真是转性了?

罗华一笑。

“尝尝看我的手艺!”

“爸爸真好!”小草眼睛圆溜溜亮滚滚的看过来,看得罗华心里一软。

饭吃到一半,陈琇真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心里一惊。

“你哪儿来的钱?”

她转头跑向橱柜。

“罗华,这是我们家接下来一个月所有吃饭的钱,你又拿去赌啦?”

每个月的钱,刚拿到手就要先还出去一大部分,都是从前欠的债,还得预留一点儿这个月吃饭,怕被罗华搜罗到,陈琇真每每藏在橱柜后。

罗华从来不做饭,不管饭,一直都没发现。

陈琇真伸手一摸,顿时松了一口气,还在。

看着陈琇真回来,罗华沉声道。

“我已经反省了,痛定思痛,咱们日子不能再像以前那样继续过下去!”

谁知道这什么时候才能回去,下午睡了一觉也没反应,在这边儿也不能总吃苦,天天白水煮粥,一点儿荤腥都沾不到。

陈琇真听到这话,心里一颤,可又带着不敢相信。

“你说真的?”

罗华郑重点了头。

陈琇真没忍住,眼泪一下夺眶而出,熬了这么久,终于像是有了一丝希望了!

“好,我前两天才听说厂里边儿缺个搬砖的,明天我去问问主任!”陈琇真像是抓着最后一根稻草,迫不及待开口。

“不用,我有别的门路了!”罗华连忙开口。

这时候,机会多的是,搬砖能有什么出息?

陈琇真闻言,刚热乎起来的心顿时凉了一半儿。

还别的出路,赌钱么?

0 第4章 旧物拼新
对方眼神一下子灰暗下来,没了半点儿光彩,罗华忽然有点儿心疼。

“就咱这儿的纺织厂,我就去那边儿,你要不信你明天可以来看!”

看他言之凿凿,陈琇真擦干净眼泪,忽然自己觉得矫情起来。

“你说真的?”

罗华点头。

这时候小草在边上夹了两块肉,给他们一人碗里放了一块。

“爸爸、妈妈,吃肉!”

陈琇真看着碗里的肉,心里忽然间有些安定了下来。

再相信这一次……

罗华看着对方开始吃饭,心里也放松下来,慢慢开始思量起明天自己要做的事情。

第二天一早,罗华起身,桌子上摆了饭菜,用笼盖着,陈琇真连带着小草都已经没了踪影,估计是跟着一块儿上班了。

他苦笑一声,还以为昨天那话能够赢得信任,现在看来还是不放心。

不过也难怪,罗华就着桌子上的咸菜,把白粥喝了,换了身齐整的衣裳,转头出了门。

昨天说话就看出来了,张建那边儿有事儿呢,要不然话说了半天,最后还特意叮嘱了一句让自己找他?

棉纺厂办在城里,一开始规划的时候都没规划好,现在污水就排在河里,走远点儿都能闻到味儿。

罗华跟底下守门的问了一声,很快张建出来了。

“罗哥来了!”对方眼睛一亮,领了个临时出入证,拉着罗华进去。

这是小县城,可这纺织厂可不小,连着这一厂,下面还有二厂、三厂,是这附近规模最大的棉纺织厂,每个月来来回回地拉货,不过这车开多了,就会磕磕绊绊,无可避免的事情。

到了场地,罗华上了大车,开了两道,倒车拐弯都顺畅的很。

张建笑着。

“罗哥,要不然咱一块儿开车,这厂里头司机,一个月六七十呢!前两天小刘还摔断了腿,正好空个位置出来!”

罗华心先一动。

这年头厂里的司机,每个月拿的工资都是有数儿的,不过这一行干过的都明白,大头不在这上头。

司机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两地来回跑,每回当中夹带些东西,这边买了那边卖,这才是真正来钱的大头。

罗华看对方只说了司机的工资,压根儿就没提起这当中的道道,心里就明白,这要是真想掺和一脚进去,还得露点儿真本事,要不然人无缘无故凭什么带你,多个人就多个风险也少些利润!

他一转眼看到边上几辆已经报废的车,来了心思,压低了声音。

“我看你们这车还是少,都不够来回运货的,要是能多匀一辆车出来,来回带点儿别的,这才够赚!”

张建闻言,眼睛眯起。

“我就知道罗哥你省事儿,门门道道都明白,有主意?”

“我看边上这几辆看着都还好啊!”罗华笑起来,上边是用指关节敲敲打打,“拼拼凑凑不又是一辆车出来了?”

张建苦笑:“哪有这么容易?”

虽说坏的都不是一个地方,可是真正懂里边儿构造的人真是不多,这儿是纺织厂,也不是机械厂,只能堆在这儿。

“要有地方、工具,能行!”罗华手里捏着工具,掀开前盖,每个上去看了看,拍了拍,心里有数了。

张建一下笑开。

“兄弟,你要是真能把这做成,往后这车里的但凡用的分三成归你!”

三成,这张建倒是大方!

罗华笑呵呵应了。

地方工具不是一时半会儿找得到的,这也不是小件儿,最好还得要个机床,这些留给张建百爪挠心准备去吧。

罗华从纺织厂出来,转悠到回收站来。

刚才也是提醒他了,这大件儿弄不好不是还有小件儿么?从这上头赚点儿本钱出来,然后跟着车跑才能多赚点儿。

像是收音机、电视机之类的,买的新鲜,坏了会修的少,最后都回收到这里。

看回收站的是个中年男人,腿脚瘸了,脸上还带着疤,看着不简单,坐边上小凳子上看过来。

“你这儿有那旧收音机的不?我想跟你做个交易!”罗华笑着。

“啥交易?”

“一个能用的收音机换你五个旧的坏的,不过得我挑!”

对方回过味儿来。

“你会修这玩意儿?”

罗华有些惊讶看过去。

“来吧!”中年男人引着罗华进去,屋里头桌上,一个拆开的收音机放着。

“叔您还研究这个呢?”罗华笑了。

“你来,你成这交易就成!”中年男人板着脸。

罗华有心试探,上去拿了边上的螺丝刀,一边上几个坏的也都拆开,把受潮或者氧化的原件零件分分换换,三个竟然拼了两个出来,也是走了运了!

调波段,按声音,都没问题!

中年男人围过去。

“叔,那我挑几个走了?”罗华趁机开口。

中年男人摆了摆手,让罗华自己挑去。

罗华毫不客气,刚修出来两个,自己就该挑十个,另要了一个麻袋,全装进去了,掂掂重量,扛在肩膀,回家里去。

从楼底下门卫大爷那里,借了螺丝刀之类的,上去拆拆换换,先弄了五个好用的出来。

品相最好的就留在家里,平时听听也行。

收音机的声音在楼道里响起来,有好奇的就过来了,门开着,一打眼看到桌上摆着三四个,各自还放着不同的声音。

“罗华,你这从哪弄的呀?”有人就问。

“管我从哪儿弄得呢?”罗华侧过脸甩了一句过去,“没偷没抢,合理合法,任谁来问都不怕!”

这话出来,有人心里就有谱了,那这就是不怕查,不怕告。

“你这么多也用不了,不如便宜卖一个?”隔壁姓刘的男人笑问。

罗华转过脸,笑了一下,把门关了。

门口有不懂的骂了一声就走了,有稍微明白事儿的心里就有数,过会子一个个过来敲门。

楼道里乱糟糟的,要是不特意出门,压根儿就不知道是谁来往。

刘有才进来的时候桌上就剩一个,他咂咂嘴,还以为来的够早,能挑一下呢!

“四十一个不二价。”罗华道。

“罗华啊,邻里邻居住了这么久了,你这也都是二手的,算便宜点儿呗?”刘有才笑着。

罗华瞪过去一眼。

“这还不算便宜呀,我这相当于是折了半儿,我收过来不要钱吗?”

下一秒,他就伸手想把这收起来。

“不要拉倒,有的是人要!”

刘有才拦住他:“就说笑两句,你怎么还当真了呢,要!”

他有些肉疼地抽出几张毛票来,塞给罗华,罗华也不点,笑着把东西给人。

“都是好用的,要有点儿啥毛病,你过来找我!”

刘有才一下笑起来,拎着走了。

等刘有才一走,罗华一笑,从柜子后面又直接拎了一个出来,单个放在桌上老神在在往边上一坐,等下一个人来。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

重生八零之我是大富翁继续追文、小说阅读网、罗华、陈琇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