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是杀手、小说阅读网、王妃是杀手小说、柳如烟、苏瑾

王妃是杀手、小说阅读网、王妃是杀手小说、柳如烟、苏瑾

王妃是杀手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王妃是杀手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柳如烟,苏瑾

更新时间: 2021-07-12

更新内容: 王妃是杀手最新更新至第 239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王妃是杀手小说简介:
一朝穿越,两世为人!”来自21世纪的神秘女杀手,在执行任务时被人出卖,身中数枪魂穿到古代女子身上。”由于她的独特个性惹来了不少祸端,而后,又凭她出色的才艺与美貌,分别游走太子与四皇子之间。”她智斗群臣,只为辅佐心怀天下的君主!”他怒斩千军,只为红颜一笑!”此情,此愛,此恨,如何勾勒起三人之间的碎片?”宫斗,争嫡,争宠,又带给她怎样的人生?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1章 一封休书(1)
 “太子……太子,你去哪了?”柳如烟这时候走了出来,左看看,右看看实在是没有看到对方的踪迹!

 “怎么办!这家伙不是真的生气了吧!我怎么会真的收拾他呢?”正想着,突然她闻到了一股香气,而且,还有些炭的味道!

 她呵呵一笑,然后漫步轻盈的向着前面走去。“太子,你出来!我知道你在这里!出……”

 柳如烟一看,除了面前有一点火炭除外,连个毛也没有看见。

 “这个臭太子哪去了?哼……看我,非找到他不可,让你跟我玩躲猫猫!”

 花月楼,三楼第四个厢房中。

 “大哥,你记得我吗?”二皇子看着正在玩波浪鼓的太子道。

 太子看了他一眼,然后无所谓道:“不认识!”

 二皇子呵呵一笑,然后看向四皇子。“行啊四弟,这你都能搞的定?”

 四皇子将酒倒在杯子上,表情非常冷淡。“呵呵,这有什么行不行的?”

 二皇子将胳膊搂在四皇子的肩膀上,“四弟,我们这些当皇子的,难免会忍痛下手,要不,我替你砍了他!”终于,让四皇子看清对方的狐狸尾巴。

 “哎……二哥,你这也太心急了,一些宫女和太监都看见我把大哥带了出去,这要杀了他,那我该怎么说?一切嫌疑不是都在我这么?”四皇子冲着对方说道,其实他知道,如果现在除去太子的话,那么未免太早了!所以,还是晚点为妙。

 二皇子一听,对方说的也不是那么没有道理,也是!如果将太子现在杀害,那么最吃亏的也是他们,一旦皇上查出此事,必定追究下去。

 “还是四弟机灵,若不是你及时提醒,估计我已经坏了大事!”二皇子冲着对方说道:“四弟,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四皇子冷呵一声,然后看了一眼太子然后和二皇子道:“先去将此时告诉父王,然后,散布遥言,说太子以变傻子,无法继承皇位。”

 二皇子突然竖起大母指道:“高,实在太高了!我这就去……”说完,他便离开了这里。

 四皇子呵呵一笑,然后自言自语道:“二哥,你就是我手中的一颗棋子!等我找到了机会,一定将你除掉!”

 说完,四皇子将酒杯的酒一倒,痛痛快快的喝了下去。

 与此同时,柳如烟正趴在桌子上对着铜镜发呆。

 “太子,臭太子,你去哪里了?怎么还不回来?”柳如烟心里嘀咕着。

 “神医姐姐!”太子这时小心翼翼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太子,你去哪里了?”柳如烟急忙站了起来,然后向着太子面前走去。

 太子本能的躲开了,因为他实在是害怕对方打他。

 “别过来……”

 柳如烟停下了脚步,然后看着对方道:“怎么了?我问你,你到底去哪里了?”

 太子嘴一撅,然后道:“哼!我才不告诉你呢!这是个秘密。”

 “太子,你……”柳如烟一愣,然后冲着对方的兜里看去。“你的兜里装的什么?”

 太子笑了笑,然后递给了对方。便坐在凳子上喝起了茶水。

 柳如烟打开一看,犹如晴天霹雳一样,吧嗒那张信掉在了地上。怔怔的看着太子道:“为什么要休了我?为什么?我对你这么好,你竟然要休我?”

 太子看对方这么生气,连忙来到对方面前道:“神仙姐姐,你怎么了?谁惹你生气了?”

 “别碰我!”柳如烟面目哭相,不停的晃着脑袋。

 “传,太后口谕,柳如烟被休,逐出皇宫!”一位太监道。

 “为什么!为什么!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说完,她唔住嘴巴跑了出去。

 “神仙姐姐,你等等我!”太子刚要出去,却被那名太监拦了下来。“殿下,太后不让您出去半步。”

 “我要找神仙姐姐……”

 而此时的柳如烟,跑啊跑!不停的跑!不小心被一颗石子拌倒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你要这么对我!唔……唔……”柳如烟不停的敲打着地面,突然,天空乌云密布,不多时却下起来了雨。

 “我为你付出那么多,为什么要休我!为什么!啊……”柳如烟应着雨水,向天长啸。

 “让我来保护你吧!”

 柳如烟只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不被雨淋!她站了起来慢慢转过来,看向身后。

 为她撑伞之人,便是四皇子!

 “我该怎么办?告诉我,到底该怎么办?”柳如烟突然双臂展开,抱向四皇子。

 “放心吧!不管以后怎么样,我都会在身边。”四皇子道。

 “啊……啊……”此时的柳如烟,哭声更是大了起来。

 “哭吧!”四皇子安抚道。

 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如烟被四皇子送回了柳府。

 一只烛光照亮了整个房间,还不曾从悲伤中走出来的柳如烟,正卷缩在床上发呆。

 柳丞相见自己的女儿这样,心里也是不好受,他不需要自己的女儿有多大的权力,只希望她幸福!

 “我女儿这一路上,真是劳烦四殿下了。”柳丞相冲着对方说道。

 四皇子摇了摇头,“柳丞相言重了!我向我大哥给您道歉,现在的他神智不清,做什么事也不会经过大脑!”

 柳丞相深深叹了口气,然后不停缕着自己的胡子道:“这样也好,自从我女儿进皇宫以后,怪事连连!老夫,真的很担心!其实,我是打心眼里不同意这门婚事,但是……哎……”

 四皇子装作深沉的样子。“天下父母没有不疼孩子的,先让如烟在家休息两天,我回去劝劝太后,看她能否收回诚命!”

 柳丞相秉手道:“那就有劳四殿下!”

 四皇子摇了摇头,“好说,好说!”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女儿,告诉爹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这样?”柳丞相坐在对方的面前道。

 柳如烟擦了擦眼泪,将整件事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柳丞相。

 “这样看来,太后看来的确有些问题!不过,这样也好!爹爹也不想你卷入后宫之争!”柳丞相看着对方说道。

 “爹,我不甘心!”柳如烟的双眸透露出一丝不服气的眼神。

 “怪爹爹,如果当时不把你带入宫中,那么你也就不会认识太子,接下来的事都不会发生。”柳丞相冲着对方说道。

 “爹,你别这么说!要怪,就怪女儿吧!如果不是女儿答应他,什么事都没有了。”柳如烟虽然这么说,心里还是有这些酸酸的。

 这个时候,张小蝶端着一个杯子,面带微笑的走了进来,得知柳如烟被太子给休了,她前来看看是否真有此事。

 “姐姐……你这是怎么了?”张小蝶装模作样道。

 “我……没事!”柳如烟看也没看她一眼说道。

 当然,张小蝶心里的乐开了花,对方已经没有太子妃的职称,那么要对付她来讲,现在是个很好的机会。

 “你看……姐姐,出了这么大的事,还装作若无其事?要说,太子可真够狠心的,我姐姐对他那么好,竟然还休了我姐姐!”话是这么说,但是,从张小蝶嘴里这么一说,却变了味道!换个人都能听到,这分明是嘲笑的话么!

 柳如烟没有说话,她知道自己和这种人辩解那么多,解释那么多有什么用?

 “小蝶啊!你先下去吧!让烟儿一个人静一静!”柳丞相看着对方道。

 “好的爹爹!”说完,她冲着柳如烟冷冷一笑,转身便离开了这里。

第2章 与父拜佛
 大靳国寺,位于苍茫之间,四周瀑布而下。

 此时,大靳国寺庙里前来香客甚是众多,都说这家寺庙许愿很灵,所以柳如烟带着太子过来上柱香,来祈祷对方有一天能够好起来。

 柳如烟这时在佛像面前,抽出一只签递给了庙祝。

 “小姐,您这签是下下签。”庙祝冲着柳如烟说道。

 柳如烟一愣,然后看着对方说道:“此话怎讲?”

 庙祝看了看上面的标语,然后说道:“您看这写的,您是苦命儿!一生的坎坷很多,唯有坚持到底,不放弃,不抛弃。”

 “您说的这个是什么意思?”柳如烟这个人,事实上就个粗人,并不知道。其中的寓意到底是什么意思。

 庙祝呵呵一笑,然后看着柳如烟说道:“天机不可泄露,往往有些事都在于你念之间。”

 柳如烟听的却是一头雾水,“谢谢!”转头说道:“我们回……”

 这一刹那,她看到了什么?看到太子竟然站在那诛大佛上。

 “下来,你下来!”下面和尚冲着太子喊了起来。

 “这是谁家的傻子,怎么到这来?”

 “谁说不是呢?”底下的人说什么的都有。

 太子冲着人呵呵一笑,然后冲着面前那诛大佛的钻石扣了下来。

 “阿弥陀佛,真是造孽啊!快快住手!”一个大概已有五旬的老和尚,从外面走了进来。

 他是这家寺院的住持,发号,通天大师。

 “恩……假的,都是假的!”太子扣下来的每一个钻石都拿在眼前看了看,然后再扔向底下的人。

 柳如烟算是崩溃了,这么丢人的事,要是与自己牵连,那自己岂不是多尴尬?

 “不行,三十六计,走为上策!”柳如烟给完银子打算就要走,谁知刚走到门口,太子突然从半空中荡了起来,然后一下子将她扑到在地。

 “神仙姐姐,刚才衡儿在那边发现好多好多假宝石!你看!”说着,太子将手一摊开,送在对方的面前。

 “你……”柳如烟这个气呀!抬头一看,数多只眼睛投了过来。“我……我不认识他!”

 “我看她和这个傻子一起来的!”人群中,一个稍微偏胖的男人道。

 “阿弥陀佛,女施主!请随我到后院来。”住持摇了摇头,然后带着两人来到后院。

 “住持,真的不好意思……我相公他……”柳如烟尴尬道。

 “刚刚听到这位公子,说佛像的珠宝都是假的?这是怎么一回事?”住持冲着对方说道。

 柳如烟非常尴尬之极,然后望着对方说道:“住持,我相公他前几天脑子摔坏了,所以他说什么您也别太大意,刚刚损坏佛像是我们不对,需要多少我们赔。”

 “神仙姐姐,我没有撒谎,你不信我给你变个戏法!”说着,太子将那个珠宝叠在他的掌心之中,再装作发力一样,最后用手在上面不停的搓。

 “别闹了行吗?”柳如烟有些不耐烦。

 “神仙姐姐,你看……”太子将手一摊开,然后递给在柳如烟的面前看。

 惊讶的是,那几块宝石,在他刚刚那么一揉搓,竟然掉了色。

 “阿弥陀佛!看来施主真是好眼力,没想到这宝石竟然是假的!哎……”住持有些叹气道。

 柳如烟有些疑惑不解,问道:“住持,这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事情是发生在一年前,那时候老衲才接管本寺,当今朝廷,王治提督大人,奉皇上之命来监工修寺庙,并且再商言商说国家资源有限,所以他请了一个做宝石生意的朋友,来为本寺做修改!价格是便宜了一些,所以就听从王提督大人的命令了!哎!到头来这珠宝竟然是假货,如果让皇上知道了,那可是杀头的!”

 “可恶,怎么会有这样的人,剩下的钱一定是让这个什么提督大人藏了起来了该死的!住持您放心,这件事缘由根本不怪你,要怪就怪那个人!”

 “虽然话是不假,但是,这件事说出去谁也不会信,况且我们僧人怎与管斗,到头来,怕是死路一条!”

 “住持,您放心,这件事我们帮定你了!”

 住持叹了口气,然后道:“谢谢施主的好意,老衲在此谢过您了,不过,老衲不愿让你牵扯这件祸端。”

 “住持,你放心!我相公呢?与皇上相识,相信一定会给您这个面子的。”柳如烟面带微笑道。

 住持一听,这感情好哎!不过不知道是真是假。“施主,当真如此?”

 太子突然插了一句,“神仙姐姐当然说话算数,因为皇上是我父……唔唔!”没等他将话说完,柳如烟冲着住持面带微笑的唔住太子的嘴。

 “因为皇上与我公公是好朋友,所以一定会给你面子!”柳如烟说道。

 “那……老衲谢谢两位施主了!”

 “别——别,刚才我相公大闹这里,真的有些过不去!”

 “唔……唔”太子不停的拍打着她的手,这让柳如烟才反应过来,自己的手还没有放下来呢!

 “别给我乱说话。”柳如烟眼神散发出冷冷的寒意,然后小声道。

 太子见柳如烟有些发火,连忙学乖,立刻点了点头。

 这时柳如烟瞪了他一眼,才把手拿开,然后冲着住持道:“住持,我们还有事,就不打扰了!先告辞一步。”

 “恩!欢迎施主再来本寺!”住持看着对方说道。

 “恩好的!”柳如烟回答道。

 “不要,我还要拆宝石玩!”

 “还拆什么宝石,快回家!不然的话,晚上不让你回床上睡觉。”说着,柳如烟的手一下子将太子的耳朵一扭,牵着他向着外面走去。

 “神仙姐姐……轻一点!”太子不停的喊着,不停的拨动对方的手“不行,谁让你闯祸呢?就应该受到惩罚,不然的话你一定不会记住的!”柳如烟那股蛮不讲理的劲,又像火一样点燃了起来。

 “衡儿不敢了,再也不敢了,救命……救命!”太子喊道。

 “救命也没有用,认命吧!走!”柳如烟长出一口气,然后再次用力揪着他的耳朵道。

 住持叹了口气,“阿弥陀佛,女施主,如果每个女人都像你这么有胆识,不嫌弃自己的丈夫!那么天底下的人都会有很好的爱情收获,实在是可喜可贺啊!”

第3章 女扮男装
 一道媚影从树上跳了下来,而后悄悄的潜入柳府中的仓库。

 无疑!这个人正是柳如烟。

 就在刚刚,喜儿偷了王管家的钥匙,急急忙忙的给柳如烟飞鸽传书,将她约出来交给她。

 此时,柳如烟打开以后发现这堆银子竟然不易而飞!

 不可能啊!怎么会?

 她望着仓库里的东西,除了一些字画以外,剩下的就是些首饰了!半个子儿也没有了!

 “老狐狸,果然是老狐狸!”柳如烟忽然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柳如烟哎呦一声,刚一抬手才发现在自己脚低下正放着一锭银子。

 “嗯?天助我也!”说着,她就要向外走,可谁知由于她的大意却将旁边的瓷瓶砰碎了!

 “谁,谁在仓库里?”一个家丁,突然跑了进来,左看看,右看看竟然没有忍?“这王管家真是的,拿完东西也不关门!”说完便莫名奇妙的离开了!

 扑通一声,柳如烟从房中的樑子当中跳了下来,然后拍了拍手道:“好险,好险!不然的话行踪就会暴露了!”

 离开后,柳如烟快马加鞭去找那个叫鲁城的男人!

 东城在这个国家当中,是一个,人美,景美的地方。这里,人杰地灵,又称之上有天有天堂,下有苏杭的第二的美誉!都说民以食为天,这句话说的一点没错。

 在东城的街道上,会有许多卖小吃的商主在这里摆摊,更有杂耍等……

 此时,早以进入夜色,东城的某个街道上,锣鼓宣天,鞭炮齐鸣!更有数十人身穿怪异的服装在人群中跳舞!

 原来,这是一年一度的游街的庙会!许多有老人和孩子都会到这里祈福。

 而距离这里不远的二楼上,正有一个员外向着下面的人说道:“小女,年芳二十八,待字闺中!今夜以抛绣球招纳贤胥,女儿……还不出来见见各位!”

 话语之间,一个身着红衣女子,拿着绣球漫步轻盈的来到员外的身边。

 “爹爹……”这一声温柔细语,叫的都可以腻死个人。

 员外点了点头,又缕了缕自己的看着下面的人,发现他们都眼睛直的差不多掉了下来。

 “女儿,开始吧!”员外冲着自己的女儿比划道。

 “是,爹爹!”红衣女子行礼过后,将身子背对着抛了过去!

 “我的!这个绣球是我的!”

 “凭什么是你的?应该是我的!”

 “不……是我的,美人等我!”

 刹时间,一群男人正先恐后的抢着那只绣球,甚至大打出手,谁也不想让红衣子落入他人手中。

 “还给我……”

 “我的……”

 “是我的!”

 “啊……”

 原本抢绣球的这个几人,见其中一人捡到了,纷纷叠成罗汉把他压在身底。逗的二楼上的父女,顿时眉笑眼开!

 “女儿,你看这其中哪一个才是你的如意郎君?”

 红衣女子美美一笑,然后向着下面看去,这时他看到一个手拿铁剑,长像俊俏的帅公子,俯下身子捡起绣球拿在眼前不停的打量着。

 二楼上的红衣女冲着柳如烟,嫣然一笑,然后冲着员外道:“爹……就是这位官人了!”

 员外笑道:“好,好好!不魁是我的女儿,眼光很不错!这个年轻人,气质不凡,又有侠义风范,嗯……来人,把这位公子请来这里来,老夫要有重要的事和他商量!”

 “是,老爷!”

 与此同时,下面的柳如烟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什么名堂!这么多男人来抢这一个破球?

 “还给我们!”众人齐声道。

 柳如烟撇了撇嘴道:“切,还给你们!”说着,她把那只绣球扔了过去,就要走刚好被那个下人喊了下来。

 “有什么事吗?”柳如烟转过身来,打量着对方疑惑道。

 那下人微微一笑,恭维道:“公子,我家老爷有请!”

 柳如烟一楞,然后向着二楼看了一眼又道:“是楼上的那个吗?”

 “是的!公子请随我来!”

 “哦!”

 柳如烟这时一头雾水的,跟着那个下人到了二楼!

 “公子,好福气啊!能接到我女儿抛出的绣球!”员外十分高兴道。

 柳如烟没有弄清什么情况,只好实话实讲。“我只是运气好罢了!”

 “不知,公子怎么称呼!”员外看着她道。

 柳如烟眼睛一转又道:“柳……絮!”

 员外笑了笑,然后他的眼神看向红衣女子。“女儿,打个招呼!”

 “是的,爹爹!”红衣女子脚步轻盈,来到柳如烟面前娇羞道:“见过柳公子!”

 柳如烟尴尬一笑,“姑娘,我还有事儿!你看刚才那个绣球,都给别人了,所以……在下告辞!”说完,她没等两人明白过来,便跳入窗台,大步一垮,顺着屋顶走去。

 红衣女子一愣,脸色出现又喜又惊的表情。“爹,官人他跑了,您想办法给我追回来!”她向着员外撒娇道。

 员外一看自己女儿看样子是动心了,干脆喊了许多下人叫他们一定要打听到对方的消息。

 “我的乖乖,这么高这么远他都能跳下去!嗯……我女儿的眼前还真不错!”

 不知道过了多久,柳如烟这才从上面跳了下来。

 “嗯!柳如烟啊柳如烟,你干嘛捡那个绣球呢?真是多此一举!那个人还没找到,盘缠也没有了!好饿哦!”柳如烟揉着自己的肚子,没好气道。

 “咕噜……咕噜……”

 “拜托,不要叫了,我知道你很饿,可是我也没有办法,拜托你别叫了好不好,在人多的地方这样子真的很丢人的!”柳如烟不停揉着肚子,在心里想道。

第4章 暗路劫杀
 柳如烟与苏瑾彼此沉默!

 “好了,闲话不多说,让我帮什么忙?”香儿格格,看着二人说道。

 “朕,想向西域借兵,不过,只能借合亲之事,才能开口去借。”说道此处,苏瑾就有些不太好意思!

 毕竟,二人当时也发生了一点儿小暧昧,后来因为某些事两人处于模糊的状态!

 “对呀!香儿妹妹,现在只有你能帮助国家渡过这个劫难了。”柳如烟看着对方说道。

 香儿格格深深叹了一口气,然后视线看向苏瑾说道:“我答应你!”

 不止是柳如烟,就连原本低着头的苏瑾很是惊讶!

 她?怎么会这么容易答应了?难道还是在生我当年的气?

 苏瑾对此深深疑惑,如果说按照剧情发展,应该不是这个样子!不是应该哭一场,闹一场,然后在屋中的房梁上栓一条白凌,上吊么?这不就是前百年来,女人而总结下来的一哭、二闹、三上吊么?可是,这眼前的情景和他所想到的完全是两个概念!这是什么情况?

 “喂,发什么愣啊?喂!”香儿格格用手在对方的眼前晃啊晃!

 “啊?”苏瑾不知道他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总是出神,回神后他道:“怎……怎么了?”

 香儿格格看了看她自己,然后视线放在柳如烟那里。“皇嫂,你看皇兄又好不正经,从他进门的第一眼,就看香儿看的不停,弄的人家怪不好意思的!”

 柳如烟见对方竟然这般开朗,心中也便踏实了起来。

 “香儿,你放心!皇嫂,回去一定会好生伺候皇上。”柳如烟看着对方说道。

 “你……”苏瑾闭口无言。

 “怎么了?皇上?”柳如烟冲着对方冷冷一笑。

 苏瑾不语。

 “皇兄,你说的是不是西域,现任唯哈王?”香儿格格看着对方说道。

 “是!”苏瑾想了想说道:“香儿,你怎么会知道!”

 “那是因为……”说道此处,时间倒回当时。

 那一日,是个雨天,玉林山外陨落下来倾盆大雨般的雨滴。

 这时,影像渐渐清晰,在雨中一个娇媚的身影从山中走出,原来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香儿格格。

 只见香儿格格,表情中略带一丝恐慌,身抱一块玉枕,突然摔在地上。

 “哎呀——好疼!”这一摔还真是不轻,她下意识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愕然是一块血迹,点点流出。

 正在她准备要拿玉枕的时候,她却感觉到头顶突然没有了雨,她抬头一看,竟然是一个长的妖孽,俊俏的男孩!最让人能够不理解的便是,他那双蓝色眼睛。

 “姑娘……”说罢,这人冲着香儿格格伸手在眼前。

 香儿格格,握起对方的手后,便缓缓拿着玉枕起身。

 “姑娘……你没事儿吧?”男人冲着对方说道。

 香儿格格不好意思摇了摇头,顺便将自己的手抽了回来。

 男人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多么失礼。

 “姑娘,看这雨势应该不会下太久,不如我们到那处亭子避一下雨,怎样?”男人看着对方说道。

 “好!”香儿格格甜甜的一笑,犹如春风拂面而来,甚透人心。“公子,请……”

 二人相挤在这个伞中,步步向着亭苑走去,不知为何,在这一瞬间香儿格格的心却如此频跳不堪!这种感觉好奇妙,好紧张。

 “姑娘……你为何出现在这里?”男人看着香儿格格说道。

 “我?”香儿格格一直抱着玉枕不放松的说道:“我去为自己修这玉枕!”

 男人微微一笑然后视线却放在这玉枕当中道:“这玉枕……是玄玉石做的?”

 香儿格格听完却是一愣,“公子好眼力,不知你是哪里的人,叫什么,哪里去?”

 男人呵呵苦笑了一番,然后看着对方说道:“我是西域人,名子叫南勒普拉!之所以我会在这里出现,就是想看看你们中原的景色!”

 香儿格格嘟囔了一句,然后看着对方说道:“南嘞普拉?那,南嘞索塔是你什么?”

 男人本是一愣,最后还是笑了起来。“他是我父王!”

 香儿格格蹬时一愣,倒退两步。“你……你……你是现任国王,唯哈王?”

 南勒普拉向着对方致敬,西域最崇高的礼节。“姑娘,你说的没错!”

 香儿格格愣了下,然后看着对方说道:“等等……你要是西域国王的话,你应该身后有许多随从的,怎么会?”

 南勒普拉一本正经的说道:“胡娘,你有所不知,西域有规定,凡是自行出门,不是见其他国家的皇上与大王,其他的随从是不允许跟在君主身后的。”

 香儿格格忽然笑了起来,“要说,你们西域的规矩还真不和我们一样!”

 南勒普拉看着对方说道:“你们中原人的女子还真是比我们西域女子美丽。”

 香儿格格脸色忽然红了起来,将身一扭竟然害羞了起来。

 他在说我漂亮么?应该是吧?可是他为什么不直接说我漂亮呢?香儿格格纠结了起来。

 “哪……哪有……”香儿格格娇羞的说道。

 “真的,我们西域人不说假话。”南勒普拉看着对方的背影说道。

 “好了,好了!我相信你了。”香儿格格看着对方说道。

 “姑娘……”南勒普拉道。

 “别姑娘……姑娘的了,我有名字!”香儿格格看着对方说道:“你叫我品香就好了。”

 “品香?好名字……”

 轰隆——天空中赫然一道电光,破空照亮。

 香儿格格忽然尖叫一声,一下子撞到了南勒普拉的身上。

 还好南勒普拉连忙将,香儿格格腰搂住,这才将她身型稳住。

 一股,世俗间没有的体香味道,不时的侵进他的鼻子里。

 南勒普拉与香儿格格四目想对,随即,南勒普拉嘴唇慢慢向着对方靠近。

 就在关键时刻,雨停了。

 二人暧昧气息,浑然不见。

 香儿格格连忙推开对方,然后就要走开。

 “品香,我们什么时候还可以见面!”南勒普拉问道。

 “若有缘,一定会相见……”

 香儿格格,从回忆中醒来。

 “若有缘,一定会相见……”不知不觉,香儿却如痴如醉了起来。

 “香儿,香儿!”柳如烟喊道,她这个郁闷啊!今天这俩人是怎么了?都出神?

 “啊?”香儿格格看着人苏瑾说道:“怎么了?”

 “你发什么呆?”苏瑾看着对方说道。

 “有么?”香儿格格问道。

 “当然,有了!”苏瑾看着对方说道:“香儿,你真的同意么?”

 香儿格格点了点头,“同意!”

 柳如烟完,在一旁小声道:“这也太随便了吧!”

 香儿格格看着对方说道:“皇嫂,你在说什么?”

 柳如烟愣了一下,然后看着对方说道:“没……没什么!”赫然,一只豆粒般大小的汗滴,从脸庞划过。

 “香儿,今日与朕回宫,明天向西域出发怎么样?”苏瑾看着对方说道。

 “好!”香儿格格应声道。

 晚上的时候,苏瑾在观赏台,仰望那一仑明月。

 “皇上,你为何不睡?”柳如烟看着对方说道。

 苏瑾转过身来道:“如烟,你不也是一样!”

 “臣妾,知道你在想什么!”柳如烟看着对方说道。

 苏瑾看着对方问道:“朕,倒想看听听。”

 柳如烟看着对方说道:“你在想,香儿嫁入西域的事儿?”

 苏瑾不语,只是点了点头。

 “皇上,其实你可以不必在意的,我们误打误撞将香儿嫁入西域,这就是正给南勒普拉和香儿撮合的机会!”柳如烟看着对方说道。

 苏瑾长出一口气,然后看着对方说道:“话是这么说,可是朕的心里还不不太好受。”

 柳如烟一撇嘴,然后看着对方说道:“怎么了?还旧情未了,还想破镜重圆不成?”

 苏瑾连忙说道:“哪有次事?如烟,你不要乱说好不好?”

 柳如烟没好气的说道:“我乱说?好……好……好,你说的都是真理好了吧!”本打算,转身就要走,可谁知对方却拉住了她的手,将至拦在怀里。

 “你……你要干嘛?”柳如烟咽了下口水,看着对方说道。

 “把你吃干净!”

 “不要……”

 第二日,太阳初起,公鸡啼鸣。

 从延安城出发,整个一十百行的送亲兵,护航而过。

 自苏国建立起来,这便是第一次,浩浩荡荡的出发送亲。

 车厢内,柳如烟一直望着窗外的风景。

 “咔——”突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

 “怎么回事?”柳如烟突然道。

 “娘娘……不好了,我们马车的车胎坏了。”外面的马夫道。

 “怎么会这样?”柳如烟从里面跳了出来,然后看着眼前那车胎竟然破裂。她抬头望着前面的人,早以不见只剩下她和后面的那十多个的官兵。

 “快到晌午了,本宫徒步走吧!”柳如烟冲着对方说道。

 刚走第一步的时候,柳如烟忽然感觉到有些地方不对,果然,在一阵草动之后,一群十来个蒙面黑衣人持刀杀上。

 柳如烟连忙退后,将身后那名官兵的铁刀拔出,准备最后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