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少强宠:神医娇妻太撩人、小说阅读网、池夏、夜爵墨

夜少强宠:神医娇妻太撩人、小说阅读网、池夏、夜爵墨

夜少强宠:神医娇妻太撩人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夜少强宠:神医娇妻太撩人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池夏,夜爵墨

更新时间: 2021-07-12

更新内容: 夜少强宠:神医娇妻太撩人最新更新至第 1641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夜少强宠:神医娇妻太撩人小说简介:
传言,帝国总裁夜爵墨的新婚妻子,医术超绝,惊才绝艳。结婚前:“放心,我从不碰女人!”结婚后:“老婆,过来亲亲抱抱。”然而每天早上池夏红着脸跑出房门,“夜爵墨你这个大骗子!说好不碰女人的呢?”“我只碰我老婆。”“滚!”某人一把将她抱在怀里,“老婆乖,赶紧给我生个儿子吧!”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0 第1章
“啊!”

一只滚烫修长的大手捂住了池夏的嘴巴。

“别说话!”接着一道冷冽的声音在她的头顶响起。

池夏万万没想到她在酒吧等陆逸尘的时候,被一个突然冲进来的男人拖进包厢。

这突然的变故让池夏被酒精麻痹后的大脑瞬间清醒了几分,她闻到了浓重的血腥味,来自她身后的男人。

“你受伤了?”

她的声音不大,因为醉酒之后带着一丝沙哑。

男人猛地松开手,踉跄的从池夏身后来到她面前。

他深邃俊朗的容颜冰冷至极,黑眸泛着血丝,看上去很是骇人,“安静!”

池夏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乖乖的点头。

她顺着这张惊为天人俊脸往下看,男人的的腹部黑色的衬衫已经被血浸湿了。

“你似乎伤的很重,我是医生,可以帮你包扎......”

池夏很小声的开口,说话间她的小手朝着男人的腹部伸了过去。

还不等她碰到,男人一把扣住了她的手腕。

欺身逼近,猩红的眼眸锁着池夏,男人冷漠出声,“别动!”

距离的太近,男人的压迫感很强。他身上的温度开始灼烫的吓人,周边的空气似乎都要点燃了。

“好,我不动。”池夏很小声的出声。

她扬着巴掌大的小脸看着男人,清澈的鹿眸如水。

男人冷锐的寒眉深皱,他猩红的眸子火热、危险,闪烁着异样的光芒。

“进去看看!”包厢外面有声音和尖叫声传来。

池夏猛地一惊,刚想开口,男人身体猛地贴近她,他抬起大手一把握住她的皓腕,猛地一拉。

池夏猝不及防的撞上他坚硬的胸膛。

这个时候,她意识到了危险。

她想要推开男人远离,却已经没有了机会。

下一刻,男人大力将她摔倒在包厢沙发上,黑暗中他危险的倾身压下,“帮我,你要什么我都会给你!”

他低头吻上她的唇,毫无章法,霸道而疯狂。

疯狂啃咬中,池夏尝到了他口中的味道,甘醇的红酒味混合着烟味......

他俊朗的容颜在昏暗的灯光下闪现,漆黑的眸子如一道漩涡,又如狂野的猛兽,似乎随时都要将她吞噬。

池夏用力的挣扎反抗,“放开我,我是医生,可以医治你的伤!”

她伸出手触碰男人的后脖颈,很快的找到了处穴位,只要她用力按下,男人必然会昏厥过去。

可就在她找到那处穴位的同时,男人一把制住她的小手,猩红的黑眸透着危险的寒光,“我需要你......配合我!”

接着,大手挥去她白色长裙......

“你这个混蛋,放开!”

池夏张嘴用力咬上男人的肩膀,牙齿进入皮肉,鲜血弥漫了出来......

男人微微睁开血红的寒眸,抬手毫无怜香惜玉可言的将池夏劈晕了过去。

这个时候包厢门猛的被人推开,几个黑衣人持枪冲进去。

看见房里一幕,数秒钟转身离开。

“主人,这......”

“撤!”

为首的带着黑衣人迅速离开酒吧,消失在无尽的黑夜。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男人侧身一倒昏睡了过去。

凌晨时分,池夏缓缓睁开眼睛。

她恨的不行,她想要杀了这个男人。

此时此刻在男人昏厥着时,她完全可以轻而易举的做到这一点,可最终她并没有这么做。

她只是选择狼狈逃离。

池夏离开后不久,包厢门被推开。

看着包厢内凌乱的一切和昏厥在沙发上的男人,来人大惊,“少爷,对不起,我来迟了!”

不敢迟疑,他立即悄无声息的将人带走,送去私家医院,男人腹部多处受伤严重,失血过多,危在旦夕......

另一边,池夏拖着破败的身子回到家中。

进入浴室,池夏一遍又一遍用冷水冲洗着身子。

直到擦的肌肤泛红,布满了血丝,她狼狈的跌坐在浴室冰冷的地板上。

搂抱住双膝,池夏无助、悲怆的失声哭泣着,原本以为外公外婆去世,家人欺她、骗她,未婚夫劈腿背叛,她已经失去了一切。

原来她还能失去更多!

她的清白......

她原本在酒吧和未婚夫陆逸尘约好相见,和他解除婚约。

可是没有等来陆逸尘,却遭遇这样的一场劫难。

该死的恶魔,她就应该杀了他的!

池夏将自己关在家中两天两夜,直到闺蜜明婉溪闯入,“夏夏,你怎么把自己变成了这样?”

将失魂落魄的池夏抱进怀里,明婉溪告诉池夏,“不就是陆逸尘劈腿了么?我们不要这样的渣男,走,我带你离开这里,领略大千世界。”

明婉溪以为池夏是和她的未婚夫陆逸尘分手了才这样糟蹋自己。

因为前几天池夏亲眼看见未婚夫陆逸尘和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在一起了。

还是明婉溪陪池夏一起去抓的奸。

再加上这几天应该是池夏外公外婆的忌日,所以她应该很难接受。

此刻的池夏像是失去灵魂一样,被明婉溪拉着一起离开冰城。

池夏不知道她前脚刚被明婉溪拉出家门,后脚就有人找上了门,他们是来找池夏看病的。

不巧的是池夏已经离开了冰城。

来人几次见不到池夏,只好回去复命。

冰城半山腰别墅书房,一身黑色衬衫的男人站在阳台上眺望远方,管家罗松小心翼翼的出声,“少爷,我们几次登门都没见到池博士的传人。”

“听说她前几天离开冰城了......是因为私事,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回来。”

停顿了下,罗松的声音更加的小心翼翼,“据说池博士的传人很神秘,一直研究着世间奇药,距我们的人调查,她研究的奇药,可以治好少爷你的病!”

“如果池博士的传人,愿意给少爷治病,您的病一定很快就能好。”

“可是我们去了几次她都没有回来,这都一个星期了,她该不会是不愿意给少爷你治病吧?”

屋内的气温随着罗松的话骤降,如同冰库。

冰冷刺骨的声音响起,“既然如此,把人给我抓回来!”

0 第2章
“是!”罗松领命,离开。

少爷的病不能再等了,最近少爷发病一次比一次频繁。

那些仇人乘着机会一次一次伤害少爷。

少爷的病一定要赶紧治疗。

远离冰城的池夏并不知道这一切,很快的一个星期过去,池夏的心情好转了些。

和明婉溪四处游玩,此刻她们站在热水河畔,眼前是景色宜人的秀丽风光。

“夏夏,陆逸尘那个混蛋不就是劈腿,背叛了你么?没什么大不了的!渣男配贱女倒也是绝配。”

明婉溪笑的风光明媚,“就咱们这万年难得一见的美人坯子,要什么样的男人没有啊。”

“你等着,姐姐可是混娱乐圈的。到时候小鲜肉啊,男人味十足的欧巴,性感大叔,但凡是夏夏你看的上的,我都给你网络来!”

池夏忍不住笑了,“我才不要呢,你自己留着。”

“我?哈哈。”明婉溪俏皮的吐舌,“还是算了吧,我现在要发展我的事业,要站在娱乐圈顶端,成为影后。”

“不管是小鲜肉,什么欧巴,大叔,本小姐一个都看不上。”

“嗯。”池夏点头。

看着好友明婉溪,她清澈的鹿眸黯淡,并没有什么光彩,“溪溪,能有自己的目标,朝着目标努力很好。”

“你也可以啊!”

明婉溪一改刚才的豪迈和调皮,“不要怕,夏夏,你还有我!”

“虽然最疼爱你的外公外婆不在了,可我这个闺蜜,你的好姐妹,永远永远都在你的身边。”

“你可以追寻你的目标,去努力。不管你想要做什么,我都支持你。而且夏夏,你一定会成功的!”

因为有明婉溪这个好闺蜜的陪伴和治愈,池夏的心情好转了起来。

十多天的旅途和游玩很快结束,池夏的脸上又有了笑,她似乎忘记了所有烦恼,包括酒吧那一晚。

池夏和明婉溪一起回到冰城。

因为有工作要忙,明婉溪在机场匆匆告别,和等着她的经纪人一起进组拍戏去了。

池夏则自己乘坐出租车回到她的实验室,开始她的工作。

可她才刚穿上白大褂,开始自己的实验研究,砰的声巨响,几个黑衣人闯了进来。

“你们是什么人?”

没有人回答,黑衣人上前,不由分说的将池夏打晕劫走。

等池夏醒来的时候,是在一间昏暗的房间里。

她的面前坐着一个带着银色面具的男人,夜爵墨漆黑的眸光冷冽异常,面具上似乎凝结着层冰霜,让人不寒而栗。

“你就是池博士的外孙女?”

他声音低沉阴冷,仿若寒冰。

“是又怎样?”

池夏一脸的倔强和愤怒,她看着男人大声说,“不管你为什么请我来,你最好赶紧放了我,你这样的行为是不对的!”

“呵!”夜爵墨冷笑,狂妄,不以为意。

他就像是天生的王者、君主,掌握着生死和世间的一切,“给我治病,我给你所有想要的!”

“有你这样让人治病的?”

池夏看了眼抓自己过来的黑衣人继续说,“医者只给尊重自己的患者看诊!”

“你会答应的。”夜爵墨酌定出声。

他站起身来,身姿挺拔、高大,“看好她!”

冷冷的丢下这么一句话,夜爵墨离开了。

自此池夏被留在这里,整整三天。

而在这三天的时间里,有个叫罗松的男人,一直在对池夏不停的进行着游说。

“池小姐,为我们少爷治病你会获得意想不到的一切。被你父亲夺去的公司,欺辱你的亲人、还有未婚夫,我们少爷都会帮你报仇......”

“听说池博士留下的研究院池小姐的父亲和未婚夫也都很感兴趣,以池小姐现在的实力,能守住么?”

池夏看着罗松,他们是将她的事调查的一清二楚,断定她会答应。

外公留下的研究院,是他呕心沥血,倾尽一生心血的东西,怎么能落入外人之手?她绝不允许!

池夏思索着,点头答应,“好,我可以为你们少爷治病。”

“池小姐,我们少爷的病情不可对外人言。若是你能够治好少爷,你所想要的一切都可以轻松得到。”

罗松微微停顿之后继续说,“但你若治不好......”

池夏一怔,“怎样?他会杀了我?”

罗松笑着回答,“那倒不会,只是会留池小姐继续在这里做客,直到池小姐有办法能治好少爷的病情为止。”

池夏是医学世家的后代,没有别的本事,在医学上却是天才。

比起自己的外公池博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她相信男人不管有什么样的怪病,她都可以医治的好,但被人用这样方式‘请’来治病,她是很不爽的,“意思是我若是治不好,就要一辈子被你们留在这里?”

罗松又笑了,“池小姐也可以这样理解。”

“你们这样做考虑一个医生的感受吗?”

“那又如何?”

形势比人强,最终池夏也只能答应。

她被带去了治疗室,见到了他的少爷夜爵墨——那个取下面具的男人。

看到男人的脸,池夏震惊愤怒的不行,居然是他!

那天晚上在酒吧毁去她清白的恶魔!

池夏浑身发抖,愤怒、恨不得杀了这个男人,“混蛋,你这个人渣!就算是死,我也不会给你治疗!”

屋内的气压急剧下降,冰寒刺骨。

夜爵墨眯眸,声音冷冽骇人,“你说什么?”

池夏手指着他的鼻子,愤怒出声,“半个月前酒吧里的那个人就是你,是你毁了我清白!我说就算是死,我也不会给你治病!”

“我恨不得杀了你!那天晚上我就应该杀了你的!”

屋内的气温更冷了。

罗松被吓的瑟瑟发抖,“池小姐,你在胡说什么?少爷他怎么可能?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误会......”

“呵,误会?他就是化成灰我都认得!”

池夏情绪激动,眼眸中尽是愤怒,“半个月前他受伤严重,然后把我......”

夜爵墨漆黑的眸子如一道旋涡,此刻依然是暴风雨前的平静,“我从不碰女人!”

0 第3章
罗松点头,“对啊,我们少爷从不碰女人的!池小姐,还请你谨言慎行,不要对我们少爷无端污蔑......”

“我污蔑他?呵呵!”池夏冷笑。

她情绪激动,愤恨的出声,“就是他!我怎么可能看错!他居然还妄想着我为他治病,休想!”

“我死都不会给这个混蛋治病......”

池夏的话再也说不下去了,因为夜爵墨猛然逼近,抬手桎梏住了她的咽喉。

轻而易举的将她提离地面,他冷漠弑杀,极其的凶残、嗜血的说道,“你想死,很好,我成全你。”

铁钳般的大手收紧,再收紧。

池夏无法呼吸,脸涨的青紫可怕,生命在一点点流逝。

罗松在一旁急的不行,“少爷,一定是有什么误会!你先放开池小姐,你的病,只有她才能治,她现在还不能死......”

池夏以为她死定了。

在她瞳孔涣散,灵魂都即将飘飞出去的时候,男人将她甩飞了出去。

池夏被摔在地上,被砸的很疼,但她还活着,还能大口的、贪婪的呼吸新鲜的空气。

男人一身戾气的离开了,罗松看着瘫软在地上,死里逃生的池夏,“池小姐,你不该这么惹怒少爷的!”

池夏又被留在那间屋子。

她不愿意给男人治疗,很坚定,死也不愿意!

又过去半个月的时间,罗松一直在做池夏的思想工作。

“池小姐,我们少爷有很严重的洁癖,是不可能会碰任何女人的!不管你是如何认定是我们少爷,都绝对是误会!”

“给我们少爷治疗,你可以好好的活着,可以得到想要的一切,虐任何你想虐的人......”

池夏倔强的笑了,“我可以虐你们少爷么?”

罗松,“......”

这个世界上能虐他们家少爷的人,怕是还没有出生吧?

看着固执的不行,怎么都不肯为他们少爷诊治的池夏,罗松问她,“池小姐难道就真的甘心这么死了,或者一直留在这里一辈子?”

“你若是死了,你死去外公的遗愿谁来为他完成?他应该会很伤心吧?而你若是一直被这么留在这里,你外公的研究院......”

“呕......”池夏突然毫无征兆的呕吐了起来,很严重。

罗松不觉得他说的话有什么问题,最起码不会让人听了就呕吐吧?

“池小姐,你这是怎么了?”

他赶紧给她端来一杯水。

“喝点水吧。”

池夏愣怔的看着杯子里的水,她被留在这里有一个月了,加上她和明婉溪出去游玩的半个月就是一个半月。

她的好事还没来,再加上她这几天吃东西也没胃口,起初她一直以为是被留在这里她心情不好,可现在看来......

意识到什么,池夏立即摸上自己的脉搏。

下一秒她惊愕不已,脸色煞白,她竟然怀孕了!

怀上了那个混蛋的孩子!怎么会这样?!

胃里翻搅着,很难受。

池夏捂着心口,猛烈的狂吐着,眼泪都出来了。

“池小姐,你这到底是怎么了?”罗松再次担心的询问,在没有给他们少爷治好病之前,她可千万不要出事啊!

池夏吐了很久才停下。

脸色煞白的她擦了擦嘴,虚弱的笑了,“放心,死不了。”

罗松不由得松了口气下来。

可他这口气还没有松完,池夏接下来的话就跟着响了起来,“我怀孕了,是你们那个混蛋少爷,是那个人渣的种!”

怀孕?少爷的种?

池夏的话在耳际回荡,罗松震惊的无以复加,“不可能!我们少爷是不可能碰任何女人的......”

“呵!”池夏冷笑。

看着罗松问他,“你们少爷不是男人么?”

罗松,“......”

“既然他是男人,功能齐全,怎么就没有可能?

池夏的眼睛里满是恨意,“他就是那晚毁了我清白的人,而我肚子里的,就是他留下的罪证!”

池夏说的酌定,她眼睛里的怨恨很真实,不似作假,而且被留在这一个月她一直在坚定的说她是被少爷给......

罗松看着恨意浓烈,在说完那句话后又趴在那剧烈呕吐着的池夏,突然就有那么些不确定了。

一个多月前他在酒吧包厢内找到少爷,当时包厢内很凌乱,浓重的血腥味中似乎真的夹杂着股奢靡的味道。

仔细回想,难道......

罗松不敢迟疑,立即跑去找到夜爵墨,“少爷,池小姐怀孕了!会不会真的是您…”

吞吞吐吐的,罗松也没敢说出自己的怀疑。

夜爵墨冰冷的黑眸看着罗松,“想说什么?”

罗松汗流浃背,一咬牙,索性说了出来,“会不会真的是少爷的孩子?”

“荒谬!”夜爵墨冷笑出声,而这一刻屋内瞬间凝结成冰,空气逼囧的可怕。

罗松身上的汗流的更凶猛了,身体抑制不住的打着摆子,就连牙齿都在咯咯打颤,“池,池小姐说是您的孩子......”

“她说你就信,嗯?”夜爵墨问。

他寒潭般的眸子冰冷,杀气昭著,“她还说我毁了她的清白,你也信?”

“不!少爷怎么可能是?!”

罗松立即否定,实事求是的接着说道,“就凭少爷的身份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只是少爷您身份高贵,不屑于碰她们。”

“呵!”夜爵墨冷笑。

站起身来,夜爵墨去了关闭池夏的房间。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考虑的如何,什么时候开始为我治病?”

池夏虚弱的坐在椅子上,愤恨的看着夜爵墨,咬牙切齿,“你休想!我说了就算是我死,也绝不会为你医治!”

夜爵墨寒潭的眸子看向池夏腹部,突然询问,“听说你怀孕了?”

池夏没有回答,只死死的看着夜爵墨。

“罗松,去叫医生过来!”

“啊?”罗松有些跟不上节奏,“是要给池小姐检查身体么?也是,池小姐虽然吐的特别厉害,但也不一定是怀孕了。”

说完这句,罗松还很小声的嘀咕,“我居然相信池小姐怀孕,还居然信了就是少爷的......”

罗松的声音很小,但并不妨碍夜爵墨和池夏听到。

池夏看向罗松,“不用请医生,我自己就是医生,而且这孩子就是他的!”

带着血丝的眸子骤然看向夜爵墨,池夏伸手指着她,愤恨的说道,“是他那晚毁了我的清白,留下的孽种......”

一瞬间空气中弥漫出森寒的弑杀之气,浓烈骇人。

夜爵墨寒潭般的眸子黑瘆瘆的,声音冰冷,如同来自修罗地狱一般,“真以为我不会杀你?”

0 第4章
池夏和夜爵墨对视。

他的气势是她从未见过的,很吓人。

不过面对夺去自己清白的仇人,她更恨!

“你就是个......”

罗松快要吓死了。

他惶恐的不行,赶紧出声道,“池小姐,求求你可千万别再乱说话了!我们少爷是不可能会碰你的,强迫你更是绝对没有可能!”

那些可疑的奢靡味道也许是在少爷受伤进入包厢前,就被别的什么人留下的,毕竟少爷从不碰女人......

越想越觉得自己犯蠢了!

根据调查到的资料,罗松接着出声道,“就算池小姐你怀孕了,也有可能是你那个未婚夫的......”

“我说了,是他的种!”池夏看着夜爵墨说的斩钉截铁。

“呵!”夜爵墨冰冷的笑了,“我的孩子不是什么人想怀就能怀上的!”

他冰冷弑杀,毫无感情的继续,“别说你不可能怀上我的孩子,就算是,也只能被打掉!”

那双幽潭的眸子凝视着池夏的小腹,夜爵墨冷冷告诉她,“想要留下孩子就乖乖治病,不然我会让你的孩子立即死!”

池夏不敢置信的看着男人,骤然冷笑,“呵呵,你果然是不折不扣的恶魔!虎毒尚且不食子,你居然要打掉这个孩子!”

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被男人强迫失去清白后才有的孩子,池夏也不想要,但她尊重生命。

“你凭什么打掉孩子?你没有权利!”

“就算你不承认是你的种,但他是我的孩子,是条无辜的小生命!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看着眼前冷血弑杀的男人,池夏问他,“你到底是谁?”

她倒要看看什么人居然这么的恶毒冷血,居然连自己的孩子,连一条还未出生的小生命都不放过。

“夜爵墨!”

“夜—爵—墨!”池夏咀嚼着这三个字,突然她想到了什么,“是你!你就是那个冰城人人惧怕的活阎王?”

夜爵墨并未多言,转身离开。

罗松跟着离开。

不过在离开前,他看着池夏说道,“既然知道我们少爷的身份,池小姐以后还是不要再惹怒少爷了。”

寂静的房间里只剩下池夏一人。

她呆坐在那里,是怎么也没有想到,她竟会惹上冰城人人惧怕、唯恐避之不及的活阎王的!

冰城有四大家族,夜家,慕容家,苏家和陆家。

夜家很神秘,一年前住进冰城,被称作四大家族之首。

据传就是苏家、慕容家和陆家联合在一起,其权势也很难撼动夜家一二。

夜爵墨正是这一代的夜家掌权人,据传其容貌丑陋,性格暴戾、凶残,极其的嗜血,杀人不眨眼......

只是想想冰城流传着的那些有关于夜爵墨的传说,池夏就本能的胆寒,浑身发冷、瑟瑟发抖的厉害。

惹上活阎王夜爵墨,莫说是被囚禁了,就算是被杀了又能如何?他要她三更死,她又能活到几更?

“欧欧~”窗外有海鸥的叫声传来。

透过窗子看去,蔚蓝色的大海翻滚着浪花,海鸥展翅飞翔,碧波如洗。

外面的景色很好,可被囚禁起来的池夏却没有半分心情去欣赏,她想到自己的处境,想到了外公外婆......

一年前是她十八岁的生日宴,外公外婆为她举办了成 人礼之后,生日宴的游轮突然发声爆炸。

外公外婆被救上岸时已经奄奄一息。

外公拽着她的手,在咽下最后一口气前,牵挂的还都是她。

“夏夏,好好的活下去,以后外公外婆不能陪着你了,夏夏要坚强,外公外婆还有妈妈会在天上看着夏夏......”

池夏六岁失去了妈妈,是外公外婆将她养大。

然而他们却在她十八岁离开了她。

她又想起了明婉溪,她的好闺蜜,“夏夏,不要怕,你还有我!”

“虽然最疼爱你的外公外婆不在了,可我这个最好的闺蜜,你的好姐妹,永远永远都在夏夏你的身边。”

几天前她和明婉溪抓、奸和她从小定有婚约的未婚夫陆逸尘,他居然在和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在他们准备结婚的婚房里滚传单......

那个曾经虚假疼爱过她的父亲叶恒居然告诉她,“你是姐姐,既然妹妹已经和逸尘有了这样的事,你就让让妹妹,而且感情的事情勉强不了,逸尘明显不爱你......”

早已撕破虚假面具的继母余欢更是阴阳怪气,“夏夏,你整天就知道泡在实验室,逸尘会喜欢上你妹妹还不是因为你自己不争气......”

若是她一直就这么被关着,若是她死在了这里,外公外婆一定会很伤心,婉溪一定会很难过,而那些人呢?

他们只会笑,还会庆祝!

父亲对她的死活漠不关心,他要的只有权势和利益。

她的那个继母和妹妹,他们更是巴不得她能够早点死,这样他们才好抢占她所有的一切......

看着外面广阔的天空,池夏告诉自己,“我不能死,不能让亲者痛仇者快,我必须要想办法逃离这里!”

夜爵墨,我不会被你这么关着的!

站在窗边,池夏仔细的观察着。

很快的她发现这里应该是处私人岛屿,因为站了半天,她并没有发现任何往来的船只,而且据她这一个月的观察这里应该并不属于冰城。

想要离开这里,从活阎王夜爵墨手中逃离应该很难,但不管到底有多难,她都一定要想办法逃离!

打定了注意,池夏等待着。

第二天,罗松带来了一个医生。

随后走进来的是戴着面具的夜爵墨。

池夏微微怔楞,这个男人晚上见她的时候没有戴面具,白天总是戴着这块银色面具。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个活阎王怕光!

难道这就是他的病?

夜爵墨看着她若有所思的脸,“给她检查身体,必要时打掉她的孩子!”

他不想任何东西影响这个女人给他治病。

“......”医生一脸纠结,但是不敢违背。

“我不要,我自己就是医生,不需要你的医生。”

池夏对着夜爵墨大吼。

“那你能给自己打胎?嗯?”夜爵墨冷冷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