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价前妻不好惹、小说阅读网、毅君、杨蕊雪、杜诚

天价前妻不好惹、小说阅读网、毅君、杨蕊雪、杜诚

天价前妻不好惹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天价前妻不好惹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毅君,杨蕊雪,杜诚

更新时间: 2021-07-12

更新内容: 天价前妻不好惹最新更新至第 280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天价前妻不好惹小说简介:
“女人我想对你负责,你应该感到荣幸才对!”“荣幸你妹!”他是叱咤商场的顾家独子,堂堂顾氏总裁,一夜缠绵后,竟被一个小小经纪人嫌弃!这该死的女人,把他的世界搞的天翻地覆不说,还一边勾搭他的最好朋友,一边旧情人纠缠不清。他一定要教训教训这个太不知检点的女人!可是等等……为什么他们之间六年前就有了一张红本本?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1章 你丫不卖萌会死啊!
海德酒店,十九世纪中期就留下来的建筑,闻名于世。

古色古香的柱子上,镌刻着许多精致的浮雕。

大厅的中央,美轮美奂的水晶吊灯折射出异常耀眼的光芒。吊灯的挂台中央,一颗硕大的夜明珠熠熠生辉,柔和的光线衬出一片低调的奢华。

只是如今,海德酒店的门口却攒动着人头,闪光灯扑朔迷离,被酒店保全拦截住的媒体发出一声又一声的热潮。一位女记者正手执话筒,对着一个摄像头,满怀激情的慷慨直言。

与此同时,城西的一家咖啡厅里,些许阳光恰到好处的洒落进来,在明朗的白色窗帘上勾勒出一个完美的扇形。

巨大的水晶吊灯下,一个略显嗔怒的声音响了起来。

“杜诚!”

裴莉那看上去有些扭曲的脸蛋上,泛着一丝恨铁不成钢之色。

“你多大了?”

“二十八岁了唉!作为一个大龄剩女,你到现在还不打算嫁人的话,那你可就真的嫁不出去了!”

面对裴莉的爆发,杜诚紧蹙着眉头,时不时的吮一口果汁,显然对于这些老掉牙的话,早已生出了免疫力。

良久,她才勉强憋出了几个字。

“我知道了啦!”

她的嗓音听起来似乎有些粗糙,可能是昨夜没有睡好的原因,但却泛着一丝慵懒的性感。

“恩什么恩!你哪次不是说得好好的,一到相亲就开始各种无赖!你,你说从你回国到现在,我给你准备的相亲,哪一次不是被你给搅黄了!”

裴莉似是想到了什么,忍不住再度嚷嚷了起来,“那个赵安冉,多么彬彬有礼的一个居家男人啊!要钱有钱,要相貌有相貌,你说你怎么就看不上人家呢?”

杜诚沉默了半响,缓缓抬起下巴,凝视着裴莉。

透过白色窗帘投进她明媚眼眸的余光,似乎给人一种错觉。

那是一双充满智慧的眸子,一点灵动渗透在清丽之中,变成一股极致沉稳的美丽,异常夺目!

光芒隐没,她吮了一口果汁,才不情愿的说道,“不是我看不上他。”

裴莉瞪大了眸子,似乎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在极力压抑着自己的情绪。

“是……是他看不上我!”她有意的再次强调了一下。

砰!

裴莉的拍案而起,低声哼道,

“鬼才信!”

那犹如刀锋般鄙夷的目光毫不避讳的扫向她,杜诚被她的眼神看的浑身汗毛竖起,不由得双手环胸,又缩了缩身子。

这个小动作让裴莉心中一动,倾身向前,逼视她逐字逐句问道,“杜诚,你该不会……还对那谁,心存念想吧?”

裴莉眯起双眼,褪去了妩媚,墨玉一样的眼眸中寒光掠过,显得优雅而又霸气。

“谁?”杜诚疑惑的抬起眸子,一片迷蒙。

裴莉的心中大声的呐喊:你丫不卖萌会死啊!

“你说还能有谁啊,该不会是在国外呆的久了,把国内的事情都给忘了吧?”

“杜诚,我可得给你打一个预防针,你要是敢再和他有任何的瓜葛,那我们就,友尽……”

杜诚的大脑并未思索太多,旋转着手中的叉子,在自己的脖子上比划了一下,冲着裴莉道,“喏,到时候我就主动自刎,OK?”

裴莉朝着她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最好如此。”

说着,裴莉的手优雅的拉开了皮包的链子,从里面翻出了一张薄薄的名片,推到杜诚的面前。

“这是你第十一个相亲对象。硕士文凭,家风优良,现在是一名IT工程师……”

“IT?”

杜诚的大脑中迅速的浮现出了几幅秃顶老男人的画面,一群乌鸦呱呱从头顶飞过。

“那个,裴莉,我能不能……暂时的休息那么几天?”她的脸上带着那么一丝哀求。

但从裴莉那余怒未消的眼神中,却读出了两个字,“做梦!”

杜诚烦躁的揉了一把自己的头发,像是一只愤怒的小鸟。

空气仿佛瞬间凝固了起来。

突地,一阵刺耳的铃声响起,打破了裴莉所有的幻想。

她的脸上刹那间就变得异常精彩,杜诚却一下子来了精神,飞快的接过自己的手机,笑眯眯的说了声抱歉,便听起了电话。

“喂,我是杜诚……”她用眼角笑眯眯的余光告知裴莉莉,她的相亲计划又一次的落空!

电话那头的人不知说了些什么,让方才还一脸云淡风轻的杜诚瞬间就变了脸色。

清澈的水眸中掠过了一丝的惊慌,飞快的挂了电话,同时眼疾手快的将所有的东西都塞入了包中。对面的裴莉似乎早就料到了一个结果,正一脸淡然的看着她,让杜诚脚底生寒。

“那个,裴莉,我现在有些事,需要去处理,等我回来再继续和你说……”一边说着,一边手忙脚乱的掏出了两张毛爷爷,浅笑辄止,“这顿饭算我请的!”

话毕,杜诚拎着精致的小包,娇小的身影已经火速的冲了出去,脚底如同抹了油一样。

不仅仅是因为害怕裴莉逼着她相亲,也因为这件事确实非同小可。

“杜诚!你就准备单身一辈子去吧!老娘再也不想管你的破事了!”

冲着窗外闪过的靓影,裴莉几乎是竭嘶底里的吼叫了出来,咬牙切齿的瞪着眼前的两张钞票,试图靠自己的目光穿出两个窟窿眼来!

杜诚刚从计程车上下来,便飞奔向了海德酒店的后门,脸上的懊恼之情十分显著。

好在后门并没有什么人。

她一路畅通无阻,电梯直达海德酒店的第二十七层。压根就不需要她花时间去找套间,因为她远远的便瞧见了正杵在走廊上显得一脸焦虑连贝贝。

连贝贝,拥有魔鬼一样火辣的身材,一头乌藻一样的青丝很难不惹人注目,她穿着宽幅的蝙蝠衬衫,修长的大腿上是一条宝蓝色的铅笔裤,黑色的鸭舌帽遮住了她一半的脸颊,只露出了精致的鼻梁和红润的朱唇。

“杜诚,你总算来了!”瞧见自己的经纪人冲自己匆匆赶来,连贝贝的心中终于落下了一块石头,疾步的走到杜诚的身边。

“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杜诚摇头,吁了口气,“不太乐观!”

“媒体已经将海德公园堵了个水泄不通,我是乔装工作人员从后门溜进来的,他们不会注意到我,但如果你现在从后门出去,那是极易被发现的!”

连贝贝可怜巴巴的看着她,晶亮的瞳孔十分有神,长而浓密的睫毛微微的颤抖着,轻启朱唇道,“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的!你一定会有办法的是麽?”

杜诚是娱乐圈知名的金牌经纪人,她的手上就没有她化解不了的困难,这也成为了连贝贝心中的一块浮木。

而连贝贝不过是刚刚和华谊签约的女艺人,能够分配到这么优秀的经纪人,确实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杜诚,你帮帮我,我不能够让媒体报道这件事,否则我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连贝贝的声音听起来楚楚动人,白嫩的手指死死的抓着她,杜诚瞥了一眼自己红彤彤的手腕,意有所指,连贝贝这才将她松了开来,猛地后退了两步,紧张而又忐忑的看着她。

杜诚别开了视线,迟疑的看向连贝贝的身后,“没人了?”

绯闻的男主角呢?

连贝贝一愣,脸色顿时熏红了一片,“在,在里面……”

杜诚面不改色,沉稳镇定,举步就要绕过连贝贝朝着套房内走去,连贝贝慌乱之下,一把的将她拽住,手心早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珠,杜诚可以感觉得到自己手腕上的湿度,挑眉,“怎么了?”

“杜诚,对不起,我事先没有告诉过你这件事,我和他认识了很久了,我很喜欢他,但是我不想要外界对我的努力置喙,我想要靠我自己往上爬,不是靠毅君!”

连贝贝只是顺口吐出了那两个字,却无视了杜诚在听见了那句话之后,瞬间僵硬的手臂!

第2章 六年前的奸情!
毅君!

这两个字重重的砸在了她的心口处,压抑的她喘不过气来。

,她的呼吸一下子变得急促了起来,鼻子一阵酸痛。

原以为已经坚固的堡垒瞬间塌陷,她的心脏像是小鹿一样的乱跳起来。良久,她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呜咽得问,“你……你说他叫什么?”

双眸空洞的可怕,眼圈中似乎已经有泪水意欲喷涌而出。

连贝贝似乎被她的表情给吓到了,呆怔了一下,才喃喃道,“毅君啊,他叫顾毅君,就是……顾家的少爷。”

杜诚的大脑轰的一声炸开了,耳边全是嗡嗡的响声,那明媚的双眸,顷刻间失去了往日的莹亮,雾霭迷蒙。

“怎么了杜诚,你认识他?”看出了一丝的异样,连贝贝小心的出声问道。

杜诚这才回过神来,慌乱得捋了一把碎发,露出光洁的额头,故作淡然道,“你们,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

连贝贝正欲回答,一个低沉而醇厚的嗓音却在身后响起。

“杜小姐似乎对我的事情很是在意?”

不知何时,套房的门口,一个冷傲卓绝的男人走出。

这个男人仿佛天生有着聚光的能力,一身银灰色的西装包裹着颀长的身形,精雕细琢的脸上,更是寒气四溢,如同黑宝石一样耀眼的瞳孔,闪着一丝英瑞之气,看似平静的眼波下,早已经是暗流涌动!

杜诚浑身一怔,目光不由自主的越过连贝贝,落在了不远处的男人身上。

顾毅君眯起狭长的眸子和她对视,冷淡的眼风凝视着这个打扮略显的成熟精干的女人。

杜诚化了淡妆,留着一头利索的短发,乌发黑亮柔顺的搭在肩头,包裹着她精致的鹅蛋脸,乍一看到不怎么吸引人注目。

但细细看来,皮肤却是白里透红,如同羊奶凝乳一样,她有一双晶莹剔透的水眸,清澈泓亮的如同碧水,而如今,更是覆上了水雾,有些泪蒙蒙的。

是他!竟然真的是他!

杜诚浑身的细胞几乎都叫嚣了起来,双肩止不住的颤抖着,跃动的目光让顾毅君感到了不适,“怎么,杜小姐认识我?”

戏谑的语气让杜诚迅速的恢复了冷静,平复下了不安的内心,纤长的指甲几乎嵌入自己的掌心。

她怀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回国,却不想竟然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就看见了这个人!

她知道,当初她那么对他,他一定恨极了她,他绝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可以折磨她的机会。

不行,杜诚,你必须冷静下来……

杜诚深吸了一口气,毫不避讳的撞入那双充满倾略性的雄鹰般的眼眸中,强迫着自己挂上一个毫无破绽的笑容。

“怎么会不认识?顾氏雷厉风行的顾总裁,久闻大名。”

她的笑藏匿的很深。

深藏着清冽和魅惑,让顾毅君微微挑了挑眉。

“顾某也久闻杜小姐的名声,更庆幸杜小姐成了贝贝身边的经纪人,根据杜小姐以往的惯例来看,您身边的艺人是拥有成为国际巨星的希望,若是贝贝亦是如此,顾某定当感激不尽。”

轮廓深邃的英俊面庞上携着一抹慵懒的笑意,杜诚很可耻的心跳又加速了一倍。

倒是连贝贝,先是用娇嗔着说了顾毅君几句,随后看着面前的杜诚,亲昵的挽着她的胳膊,“先别说了,你一定有办法把我带出去对不对,快说说!”

杜诚眸光一怔,刻意的忽略了那道正落在她身上的打量的视线,轻声道,“稍等一下。”

话毕,她飞快的转身离去。

不多时,等杜诚回来的时候,手上已经拿了一件深灰色的酒店员工的服装,脸上的红晕已然褪去,“将这个换上!”

连贝贝紧蹙着眉头,捧过衣服,不知所措的看着她。

顾毅君双手环胸,脸上透着一丝冷峻的笑意,高挺的鼻梁下薄唇紧抿,紧紧盯着杜诚。

第3章 攀上大总裁
或许是这个女人刚开始的表现太过于突兀,本能的让他升起了一股似曾相识的感觉。

可当他在大脑中飞快的回忆时,却找不到有关她的任何片段!

这很不对劲!

“你将这个换上,就呆在酒店里头,我换上你的衣服,和毅……一会和顾总从后门走出,等我们吸引了媒体的视线后,你再找个机会穿着工作服偷偷溜出来,我会从公司派人来接你的。”

或许增加的刻骨铭心,有些习惯,总是不经意的表现出来。随后,不等连贝贝出声,她已经开始动手褪去自己的衣服。

突地,杜诚似乎觉得哪里有些不对。

她的动作在半空中戛然而止,尤其是注意到那灼热的视线,正落在她刚刚暴露在空气中白皙的脖颈上。

杜诚轻咳了几声,强压着内心的情绪,淡淡的笑道,“顾总,麻烦您转过身去。”

连贝贝亦是一脸的茫然,迟钝的看向还杵在门口不见动静的男人。

过了片刻,恬静优雅的淡笑,“毅君,听见了没有,我们女孩子换衣服,难道你还要看麽?”

语气亲昵的如同情侣,或许,他们之间本就是情侣关系。

杜诚低下了头去,呼吸倏然变得沉重了许多。

果真如杜诚所料,她穿上了连贝贝的衣服和顾毅君从侧门走出,刹那间便被蜂拥而上的记者团团围住。而打扮成海德酒店员工的连贝贝,却光明正大的从正门离去,一切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原先的娱乐新闻全被换下,一夕之间转变成,“顾氏总裁顾毅君月薪百万包养情妇,灰姑娘亦有凤凰梦!”

而连贝贝进出酒店的事情也同时被人淡忘,毕竟顾毅君也是A城叱咤商场的大人物,难得会有这么劲爆的新闻,各大媒体都是卯足了劲的宣传。

“杜诚!你还敢说你和他之间没有关系,这样的报道都出来了,你到底要狡辩到什么时候!”

裴莉几乎是愣生生的撞开了她的门,杜诚正穿着宽大的睡袍,蜷缩在沙发的一角,目瞪口呆的看着娱乐版面的头条,标红的字体更是让她愕然。

百万年薪?这些媒体也太能吹嘘了,要是她真有百万年薪,她还会缩在这个几十平米的公寓中么?

裴莉早已经恼羞成怒,不由分说的夺过了她的报纸,拧成一团之后,啪的一声就丢在了地上。

一把的拽住了她的手臂,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神色。

“干什么?”杜诚的胳膊被拽的有些生疼,茫然的看着她。

“你还嫌他害你害的不够么?你还想要再被他害一次么?”

“杜诚,我裴莉从六年级开始,就在心里发誓!这辈子,我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负你,伤害你!可是偏偏,只要遇到了他,那个聪明伶俐的杜诚就会变得傻里傻气,我拦都拦不住!”

“我和他真的没有什么,这次的事情纯粹是个意外,我们以后不会再有任何的瓜葛,求求你,别闹了!”

那天,她准确无误的从那个男人的脸上看见了一丝的漠然,就算再深切的感情,也总会随着时间而飘散。

她还有什么理由让自己沉浸在过去?

毕竟,整整六年了……

“意外?”裴莉仿若听见了什么笑话,身子晃了晃,“媒体都报道出来了,你以为,以后的生活还会是一汪清潭么?从今天开始,你的一切,都时时刻刻的和他相关。杜诚,你是真傻还是假傻!”

杜诚忽的就沉默了下来,卷翘的睫毛在眼睑下留下了一层薄薄的剪影,轻轻的吐出了四个字来,“我有分寸……”

裴莉凝重着脸色看向她,只恨眼前的这个女人太过于善良,太过于软弱,即便行事上雷厉风行,也依然改变不了温顺的本性。

裴莉的声音隐含着哭腔突地有些竭嘶歇斯底里底里起来,“那好,我就带你去见他,我要把那件事告诉他,我要告诉他那件事的真相!”

话毕,裴莉猛地将她拽起,拖着杜诚就要朝外走去,杜诚手一伸,抓到了茶几。

“裴莉!你!”

眼瞧着裴莉动了真格,杜诚死死的抓住了茶几,不愿再挪动一步。

话毕,裴莉猛地将她拽起,拖着她就要朝外走去,杜诚杜诚甚至来不及穿上拖鞋,冰清的玉足紧贴着透彻凉的地板,引起了她阵阵异样的颤栗。

一声嗟叹,又如同气恼的低吼。

裴莉回眸看她,“他若是真心爱你,早就该去国外找你,又何至于整整消失了六年,何至于换女人如换衣服,连贝贝早已不知道是他第几任女朋友。而且你知不知道,顾家老太还给他准备了一个未婚妻!”

杜诚闻言,身子微微一震,却是变得有些颓然起来。

她这么一副样子,裴莉也只能暂时的打消了自己的念头,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故作轻松的呼出了一口气来,“对了,你应该还没有去看花姨吧?”

杜诚依旧保持着原先的动作,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恩,过几天就去。”

“也好,我陪你一起去!”裴莉交叠着修长的双腿,轻嗤一声,“免得遇见什么不该遇见的人。”

“……”

裴莉的腔调已经意有所指,杜诚只能将沉默是金的美德发挥到极致,默默的转身,轻声道,“你饿了吧?我去给你做饭……”

她艰难的挪动着脚步,步子如同灌了铅一样,每走一步,后背就会渗出细密的冷汗。

盯着杜诚略显得憔悴的娇小身影,裴莉的心中说不出的心疼,这些年,她一个女孩子在国外求生,一定遇到了许许多多的困难,即便性子依旧,沉稳的脸上也挂着不少的沧桑。

都是该死的顾毅君!

如果不是他,他们家杜诚,何以至于落到这样的境地?

第4章 曾经流产?
而现在,这个男人居然还好意思云淡风轻的出现在他们家杜诚的身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难道杜诚的出国,杜诚的一切,不是他害的么!

当然,也少不了他那个万恶的老母,一副菩萨外表恶魔心的老女人。

裴莉越想越是来火,若不是抗议的肚子正嗷嗷直叫,她一定现在就提着两把大刀冲到顾家!

只是还未等裴莉暗骂完,前方的身影晃了三晃,如同断了线的珍珠,潸然落地……

“杜诚!”

杜诚感到自己头昏脑涨,腹部一阵一阵的刺痛冲击着她每一处的神经,她蜷缩着身体,思绪好似迟缓了一拍,脑海中尽是一片空白。

好像是溺了水的人在海面上沉浮着,却怎么都抓不到一块浮木,那种感觉,令人绝望。

医院中,消毒水的味道刺激着她的鼻尖。耳边,却是传来裴莉和医生对话的声音,虽然两人都刻意的压低了声音,但是还是有些许字眼依稀的传到了她的耳中。

“堕胎……”

“孩子……”

“什么?”在听见了医生的话之后,裴莉震惊的几乎尖叫起来。

此刻,诧异和震惊都已经不足以形容她的表情,“这不可能!”

即便手中紧紧的抓着那张薄薄的病例单,她也不肯相信,杜诚,竟然会这样伤害自己的身体!

直到医生耐心的将事情讲述完毕,裴莉才隐约开始承认一个事实,只是大脑的思绪还没有完全回过来,所以并没有留意到病床上女人的变化。

杜诚僵硬的身体突地放松下来,睫毛微微颤抖着。

痛苦的闭上了眼睛,无声的泪水从眼角流出。这是六年来,一向坚强的杜诚,所没有表现出来的另一面。

只因知道,有些事情,是时候应该坦白了。

就好像是当初她忍受不了爱情的背叛,忍受不了那些将她刺激的体无完肤的话语,而固执的背井离乡,跑去人生地不熟的异域,却意外发现自己怀了身孕。

可是她无亲无故,一个女孩子本已经难以生存,她不想要能够让自己的孩子一出生就跟着自己受苦受累。

万般无奈之下,她独自的去药店买药,亲手的扼杀了那个孩子!

而那段时光,是杜诚一生中最最痛苦的时光,她几乎每天都靠着酒水来麻痹自己,要么就是在自己租的公寓中醉生梦死,如同行尸走肉一样……

裴莉随着医生下去取药,在医院的走廊上,医生停了下来。

摘下了眼镜,语重心长的叹了一声,“裴小姐,真是抱歉,当年病人的堕胎都并非是在大医院中操作的,事后的调养也不得当,恐怕这辈子,都无法受孕了!”

闻言,裴莉的瞳孔骤然紧缩,浑然不觉报告单已从指缝间倏然悄然滑落。

裴莉回来的时候,特意买了许多补品,零零散散的一箩筐。

她还特意的在病房的门口守了一会儿,将所有的情绪都敛在漆黑的瞳孔中之后,才伸手将门推开。

只是空空如也的床上,哪里还有半分人影?

糟糕!

杜诚几乎是踉跄着冲下楼梯的。

无措、恐慌、悲痛、爱恨,杂乱的交织着,让她无所适从。

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迎面走来,而杜诚的身体,毫不自觉的撞入了一个温暖厚实的怀中。

依稀听见稀里哗啦的声响,男人怀中的药全打翻在地,滚落到她的脚边。

“对……对不起!”她头也不抬,弯下腰,一双小手在地上拼命的摸索起来,悉数装好,然后送入男人的怀中。

“抱歉,我不是故意的……”

她的嘴角抽搐了几下,强忍着痛苦和委屈,将剩下的话都哽咽在喉咙中。

她也不知道还要再说些什么,正转身便准备离去,却在这时,一只有力的手掌却突地扣住了她的掌心,将她整个人扳了回来。

“杜诚?”男人皱起了那对好看的剑眉,凝视着她红肿的眼圈。

杜诚闻声抬头,清晰的在一双乌木般的黑色瞳孔中找到了自己的影子,“邵铭南?”

“春宵”酒吧。

传说中的不夜之城,灯红酒绿,觥筹交错,四处都是攒动着的迷乱的人影,邵铭南点了一份果汁,还有一杯威士忌。

吧台旁的女人像是一只瘪了气的气球,修长的手臂拦在了调酒师面前,“我要一杯白兰地!”

“杜诚!”邵铭南出声制止了她的胡闹,“白兰地度数高,你是女孩子,不能喝!”

站在她面前的男人,一身黑色的西装修衬着高大的身影,高挺英俊的鼻子下,红唇诱人,斜飞的刘海也遮不住有棱有角的轮廓,果然,邵铭南还是那个被无数女生追捧着的帅哥,只是依然如同数年前一样,喜欢多管闲事。

她却不知,邵铭南的多事,只针对一个女人,那就是——杜诚。

杜诚眯起了一双凤眸,似乎有意的在将伤痛抛离脑海,“你的女朋友呢?”

果然,转移话题是杜诚的强项。

邵铭南坐在了她的身边,干涩的回应了一句,“你怎么知道的?”

“我出去的第二年,听裴莉说的,她长得很漂亮,也是大家闺秀,你们很般配!”

调酒师已经将酒推来,杜诚顺势接过,优雅的端详着杯中朱红色的液体,凝视着那在灯光下诱人的色泽,露出了一抹苦笑。

“当时你走的悄无声息,我怎么都找不到你,那段难熬的时光,是她陪着我一起度过的……”他的心思很简单,至少让自己的心里能够有一丝的寄托。

杜诚漠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为什么会忽然回国?”邵铭南问道。

他晶亮的黑眸犹如摄像头般紧盯着她的每一个神情,好像要捕捉到些许的痕迹。

杜诚垂眸,想都没想,苦笑一声脱口而出,“想大家了呗。”

不平不淡的四个字代表了她太多的感情,红色的闪光灯恰好的打在了她侧面的轮廓上,柔化了小女人刚硬的轮廓,但是红唇阖动。

杜诚,你知道么,你说谎的时候,最无意识的就是撇嘴。

邵铭南眸光微沉,想要再说些什么的时候,杜诚却一把的抓过了酒瓶,在他甚至来不及去阻挡的时候,大把的灌入自己的腹中,冰凉的酒水刺激着喉咙,刺激着全部的神经……

几欲疯狂!

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阴差阳错,她喜欢邵铭南的时候,邵铭南不喜欢她,当她真的心中容纳了旁人,邵铭南却疯狂的爱上了她。

这就好像是个魔咒,所有人的命运,早已在遇见的那一刻注定!

一连串刺耳的刹车声,嘈杂的酒吧气氛完全被破坏,众人转头朝酒吧门外望去。

第5章 顾少,桃花不断好潇洒呀
酒吧的大门口,接二连三的奢华跑车如约而至,拉风到让人失声尖叫,而紧随其后的,却是一辆锃亮的黑色劳斯莱斯,像是沙漠中的雄狮,高贵的无与伦比。

一行人簇拥着正中央如同神祗般身材颀长,举止优雅的男人,他穿着米色的休闲西装,修长的无名指上,一枚亮闪闪的钻戒,瞬间闪瞎了不少人的眼睛。

“顾少,你这桃花运也未免太多了一些吧。一个娱乐圈知名的女星做情妇不够,家里头有一个待嫁的未婚妻也就算了,怎的又莫名奇妙的跑出了一个娱乐圈的经纪人,据说叫……”

一个如同妖精般美丽的男人轻笑出声,碎碎的刘海恰好的遮住了眉眼,细长的丹凤眼上挑着,与旁边一个人对视了一眼之后,伸手搭在顾毅君的肩上,只是下一秒就被顾毅君略有嫌弃的避开,脚步不由得快上了几步。

“好像是叫杜诚吧……”立刻就有人插话说道,“那天顾少不是还对着镜头,阿诚阿诚……叫的多亲切啊!”

几声令人发嗲的呼唤声引得众人都纷纷大笑了起来。

顾毅君的脸却骤然变得阴沉,一巴掌拍在了说话人的肩头上,“臭小子,再多嘴,我让你翔宇项目血本无归!”

在他们之中,敢这样和顾毅君搭话的,也只有郑辰习,他是世家里的公子哥,而郑家和顾家又交好,顾毅君也自然不会多说什么。

“哎哟……顾少,您老人家可千万别拿我开刀,您要是在A城震一震,谁还敢放一个屁啊!”

大家相视一笑,在服务生的带领下朝着包厢的位置走去。

顾毅君打量了一眼人影晃动的迷乱舞池,抬起修长的腿来,转移了视线。

就在这个时候,琉璃般的黑瞳若有若无的掠过了吧台的某一个角落,而他眼帘之中,可以看到的恰好只有那个女人的侧脸。

顾毅君的脚步无意识的慢了下来,单手插在裤兜里,好像周围刹那间都变得寂静了下来。

而他的眼中,只剩下了那抹靓影。一时间,许多模糊的画面都涌上了脑海,又呼啸着闪过。

他皱起了剑眉,总觉得这种感觉,似曾相识。

“喂,顾少,看什么呢?”紧随着的严绍峰轻拍了他几下,循着他的目光朝前看去,却什么都没有看见,“别让大家久等了,走吧……”

顾毅君的眸光定格在了女人那扬起大笑的脸颊上,而在她的身边,还坐着一个成熟的男人,两个人的关系看上去很好的样子。

严绍峰又在他的耳边嘀咕了几句,眼瞧着前面已经走过去的郑辰习等人都回头看他,他才彻底的收回了自己的视线,但是紧锁的眉头却似是上了一道锁,含有无穷无尽的心事。

“对了,这是什么?”杜诚口中喃喃着,目光放在了吧台上的袋子中,略有困惑,刚要伸手去碰,邵铭南却慌乱中一把的抓住了她,“小诚,我和蕊雪之间的事情,你不要误会。”

杜诚打了一个饱嗝,指尖已经从药袋上抽离,擦拭着嘴角的酒渍,笑的瘫在了桌上。

“误会?”

“邵铭南,那是你的女朋友,你和她之间的事情,怕别人误会做什么?你该不会是要告诉我,你心里并不喜欢你这个所谓的女朋友,仅仅是为了缓解自己的孤独和寂寞吧?”

迷蒙的眸光勾魂摄魂,醉意显著,看似酒后的调侃却看的邵铭南一阵心虚。

邵铭南的手在空中顿了一下,原想着抚摸她的头发,见杜诚斜睨向了自己,慌乱中猝然收手,尴尬的握住了酒杯,“那个……杜诚,你知道我有喜欢的人,那就是……”

未等邵铭南说完,杜诚已经摆了摆手将他的话打断,小脸蛋凑近对方调笑了一声,“邵铭南,你会不会跳舞?”

邵铭南无辜的摇了摇头,下一秒,小女人已经一把的抓住了他的手臂,“那正好,我们跳舞吧!”

“杜诚,我不会啊!”

“我可以教你啊!”

她的声音隔着震耳欲聋的音响声传入耳中,如同多年前一样的清丽,邵铭南的心一阵悸动,反手扣住了她,准备将她整个人拽入怀中。

杜诚喝多了酒,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全是熏红的暧昧笑意,灵动着脚步跳跃着,在他的身边闪过,恰好的让邵铭南的手臂落空,而她已经转身没入了茫茫的人流之中。

杜诚的乐感一向很好,华尔兹,恰恰,伦巴,几乎所有的舞蹈她样样都会,娇小的身影随着音乐的起伏而来回的扭动,丰满的臀部微翘,及肩的短发疯狂的甩动着,修长白皙的手臂在空中舞动。

身姿妖娆的几乎让所有的男人疯狂。

而此刻的她,却仅仅只是发泄着她内心所有的痛苦,恨不得一次性的全部倾倒出来,医生和裴莉的谈话恰好的被她听见,那个瞬间,她几乎可以听见自己心碎的声音。

不到片刻的功夫,周围的人群都停止了律动,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纷纷的成了围观的观众。

而邵铭南也停了下来,以一种欣赏而又宠溺的目光凝视着场地中央跳得起劲的女人,心中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叫嚣,“我爱杜诚!原来我一直都爱杜诚!”

第6章 你个贱人!
喧闹的世界好似已经和奢华的包厢分离,只是暧昧的气息依然四处的攒动着,坐在中央的男人交叠着西裤下笔直修长的双腿,晃动着高脚杯中纯正的法国红酒。

这里多半的男人都是在近几年才和顾毅君交好的,多半都是因为集团合作上的事务,酒过三巡,几乎都围绕着近期将要在A城大规模展开的项目合作进行讨论。

“顾少,顾少!”一声急唤打破了包厢内的谈话。

门忽然被推开。

来者一头金色的短发,碧蓝的瞳孔犹如宝石般崔璨,此刻正不停的喘着粗气,脸上时不时的有错愕和震惊闪过。

郑辰习蹙眉,“陆泽,嚷嚷什么呢?没看见大家正讨论事情么,和见了鬼一样!”

陆泽艰难的咽了口口水,指了指包厢外头,目光直接的望向正轻抿着酒水的顾毅君,“顾少,舞池可热闹了,大家都在看一个女人跳舞,跳的可好了……”

“那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小子没见过女人么?改明儿我折腾几个到你的床上,保管你一夜销魂!”

郑辰习一脸坏笑,左耳一枚光亮的钻石耳钉给他增添了一分顽劣和不羁,慵懒的倒在身后柔软的沙发上。

而顾毅君的眸光,却在此刻突地抬起,掠向门口站着的陆泽。

“你想说什么?”微凉的嗓音穿过了喧嚣的包厢,蛊惑而又醇厚。

“那个女人……那个女人就是我在报纸上看见你们两人携手的,杜……杜……”

砰!

玻璃重重的打在桌面上,在众人万般诧异的眼神之中,顾毅君已然起身,利索的弹了弹身上的粉尘,挑了挑眉轻笑道,“包厢太闷了,出去走走……”

“……”

大门无声的自动合起。

从万般震惊中回过神来的众人纷纷扶额,又面面相觑了几眼,郑辰习懊恼的拍了拍自己的大脑,喃喃道,“这风向,不对啊!”

顾毅君几乎是刚出包厢,耳边就响起了雷霆一般的掌声,重重的人海挡住了他的视线,他不由得朝着那个方向多走了几步。

高大颀长的身影在众人之中十分显眼,冷漠的唇角紧紧抿着,深黑色的瞳孔跳跃向了远方,一眼便看到了五彩灯下尽情绽放的女人。

白皙粉嫩的小腹在她转圈的一刻暴露在了空气中,修长的大腿线条优美,清澈明亮的瞳孔中染上了让他看不懂的错乱神色,长长的睫毛颤动着,双唇如同玫瑰一般,让人看了便挪不开眼。

他本能的察觉到,今天的她,心事重重!

“好!跳得真好!”人群中,不知又是谁惹来了一阵躁动。

杜诚划出了一个优美的舞姿,最后以一个鞠躬完成了自己的舞蹈,但错乱的脚步却让她险些跌倒。

就在这时,从旁边立刻突地蹿出了一个人影。

来人正准备一把将她拦腰抱起,杜诚却是熏红着脸,微微推了他一下,恬然一笑,“没事,我没事。”

“你喝多了小诚,这里人多,我送你回去。”邵铭南的手习惯性的揽在她的腰间,让杜诚感到一阵不适,扭捏了半响,却也摆脱不了他的禁锢,只能死死的拖着不肯挪动双脚低声道,“我不要回去!”

刚刚从那个冰冷桎梏的噩梦中逃离出来,找到了生命的活力,她不想再一个人面对那片白墙,面对六年来频繁上演的噩梦……

血色弥漫了她的世界,哇哇啼哭声不断的扰乱着她的思绪,她亲手的扼杀了自己的孩子……

她以为这六年,她应该可以看淡这件事了,可是当今天从医生的嘴中亲耳的听见,她的世界好似又崩塌了一隅!

不远处,有一双黑眸正微微眯起,乌黑色的发丝遮挡住了他的额头,只是眼眸中的寒光熠熠闪烁,增添了一分冷漠。

邵铭南最终拗不过她,放缓了语气,“那我扶你坐到那边的沙发上……”

杜诚刚想要点头,眼帘中却好像有一道影子飞快的闪过!

“你个贱人!”

一声尖锐的女音响彻了酒吧的上方,而伴随着的却是啪的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将沉迷在舞蹈中的众人拉回了现实,顾毅君的脚步情不自禁的上前了一步,垂着的双手已经咯吱咯吱的攥紧,而杜诚的脸上,却出现了五个清晰的掌印。

耳中嗡嗡作响,一股血腥的味道在唇腔弥漫着,也打醒了她麻木的内心,倏的抬头,对上了一双愤怒而又通红的眸子。

站在她面前的女人,有着洋娃娃一样的面孔,穿着一身鹅黄色的洋装,波浪似得卷发垂至腰间,只是那张脸蛋正不断的抽搐着,以一种捉奸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她面前相拥着的一男一女。

眼瞧着对方的手再度的朝着杜诚的脸上打来,邵铭南率先的将杜诚拉到了自己的身后,腾空抓住了女人扬起的手腕,紧蹙着眉头怒吼,“你干什么!”

“干什么?”

女人刻薄的冷笑一声,随即上上下下打量起杜诚来,口中桀桀的碎碎念。

“果然长了一张我见犹怜的狐媚模样。邵铭南,我还就打她了,怎么样?我今天非打死她不可!”

说罢,女人一个箭步冲了上来,试图用身子将邵铭南撞开。

邵铭南的动作却更加迅速,一面用手臂紧紧的将杜诚护在身后,紧抵着女人疯狂的冲撞;另一只手反扣住女人不安分的手臂,暴怒的低吼一声。

“闹够了没有!”

杜诚擦拭着嘴角的手顿了一下,敏感的从话中听出了这两人的关系,笑容不免显得有些僵硬。

杨蕊雪,邵铭南的女朋友。

“我闹?是我闹还是你闹!邵铭南,你还有没有良心?我的身体,本身受孕的程度就不高,好不容易怀了孕,你竟然要我打掉!好,我听你的,我不要这个孩子,那是因为,至少,你还在我的身边!”

杨蕊雪的话一出口,瞬间就引起了一片轩然大波。

第7章 莫名成了小三
杜诚的酒意此刻却早已在挨巴掌之后烟消云散了,大脑愈加清醒起来,目光愣愣的望向杨蕊雪的小腹。

杨蕊雪一面哭述,一面护着自己小腹的模样,让她知道,杨蕊雪并没有撒谎。

那是一个母亲对自己孩子本能的一种呵护!

她的心,刹那间却是犹如针扎般轻轻疼了一下。

难怪刚才,她想要看一下邵铭南买的什么药的时候,他会本能的拦住她。

原来,那竟是堕胎药?

一股寒意由尾椎骨蔓延开来。

她不敢相信,自己曾敬重,深爱过的邵铭南,竟会变成一个这样绝情决意的人,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能放弃!

杨蕊雪早已哭红了眼睛,变得愈加竭嘶底里起来。

“如果你还有点良心,就请你扪心自问,我杨蕊雪究竟是哪一点对不住你!要不是今天我在这里找到了你,我还真不知道,向来冷酷绝情的邵铭南,竟然也会有这么宠溺女人的时候,告诉我,她……”

女人的话音一顿,猛地抬起了纤细的手臂,笔直的指向邵铭南身后的杜诚,歇斯底里的吼了出来,“是谁?”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顿了一样,整个舞厅静的可怕,落针可闻。

良久。

“杜诚……我叫杜诚。”

沉寂的舞池中,所有的人都以一种异样的眼神看着眼前这明媚却又柔弱的女孩。

邵铭南回头看她,眼眸中闪过一丝的错乱。

“杜,诚!”

杨蕊雪的身子猛地一怔,手臂上的力气仿佛突然被人抽走一般,只是那惶恐不安的瞳孔中却隐现一抹嘲讽的笑意。

“邵铭南,她就是那个你连梦中都忘不掉的杜诚?”

“那个让你单相思了整整六年的杜诚?”

“那个让我做了整整六年替代品的杜诚!”

听着耳边的嘶吼声,杜诚忽然觉得,自己很累,痛苦和累交织着,她踉跄着脚步想要转身。

邵铭南的脸上却是青白相接,狠狠的将女人的手臂甩开,一把的拉过了身后的杜诚,沉声道,“我们走!”

她被邵铭南的力道一拽,身子本能的倾斜了一分,脚步情不自禁的就被带动。

他拉着她,在重重人海中穿梭着,她可以清晰的感到自己身后一直紧随的一道怨恨目光。

“邵铭南,你走啊!有本事你们就远走高飞!我诅咒你们,诅咒你们不得好死!”

恶毒的诅咒不断从杨蕊雪的嗓子里蹦出,她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面对着众人的指指点点,却丝毫不以为用的犹如泼妇般谩骂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