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九、小说阅读网、阿九小说、李尧、尹千娇

阿九、小说阅读网、阿九小说、李尧、尹千娇

阿九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阿九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李尧,尹千娇

更新时间: 2021-07-12

更新内容: 阿九最新更新至第 171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阿九小说简介:
母后惨死,哥哥毒傻。她对天发誓,要踩着仇人的尸体,爬上属于她的位子。欺负她懦弱?她就扮猪吃老虎,将敌人一一虐杀。世人唾骂她是毒妇?她早做好与天下人为敌的准备。只是为何他对她不离不弃,一直陪在她身边?甚至他对天下人说:“谁敢伤她一根头发,我便杀尽他全族,踏平他全城。”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1章 冷宫公主
烟雨皇城,凤凰脱羽。

邵兴三十四年,裴后悬梁自尽,太子尹天骄思母心切,心智癫疯。史书上,简单而明了的一笔,唯有她知道。

她纯良的母后死于玉妃的毒害,父皇的伪善。她的哥哥太子尹天骄为救她,一口饮尽毒酒,九死一生,却从一个聪慧明世理的天才变成了一个受人欺负傻子。

她还小,缺乏羽翼,独木难撑,就是想要活下来,面对企图斩草除根的玉妃,冷漠无情的父皇,以是万难之事。

不过,她还是想要复仇,想要保全哥哥,血洗仇人。因此,不管前面有多难,她都必须活下来。

然而所有事情真正的原因却只有目睹了一切的女孩知道。

“孙女乃父皇第九位公主,习得百孝之书,望太后恩准孙女前往和庙为废后裴氏守孝。”大雨狠狠的打在她娇小的身上,毫无血色的脸上挂着一份不属于孩童的认真,口中还振振有词。

面对紧闭的宫门,她一遍一遍的重复着,直到宫女打开了大门。

“你叫什么名字?”尊贵的太后手握着佛珠,平静的立在宫门内。

“孙女没有名字。”

“你父皇没给你名字?”太后脸上终于有一丝变化,但很快的匿迹于云空中。

“父皇日理万机,怕是忘了。”

忘了?忘四年给这孩子取名字?太后想到废妃一案,看着女孩脸上的倔强,若有所思:“你哥哥叫尹天骄,你就叫尹千娇吧!还有,裴氏不是你的母亲,你的母亲是当今的皇后,你不需要守孝。你还是按照当今皇后玉后的安排,进落日城照顾禄太妃吧!”

“孙女谢过太后。”太后赐名,这算是一线生机吗?

太后看着尹千娇那双宛如琉璃的大眼睛,又道:“你去落日城后见到羽太妃,代本宫向她问候一声。回去吧!”

此后,太后命人关上宫门。可即使厚厚的宫门,也无法抹去印入太后脑海的那双漂亮、清澈、却有着藏不住的恨意的眸瞳。

太后数了一遍手里的佛珠,吩咐身边的宫女:“桂儿,你去皇子们住的地方,将废太子接来和本宫一块住。”

四年后——

尹千娇再次被噩梦吓醒。

掉进结冰湖里的冻伤,鞭痕火辣辣的刺痛,无处不在的饥饿……无一不企图把她拖进死亡的深渊。

可母后死的那一幕幕,哥哥被逼疯的那一幕幕,又拼命把她拽回来。

“我不能死,必须活。”尹千娇虚弱地抬起手臂,用力咬了下去。

瞬间,疼痛让她觉得自己更加虚弱,但是精神好了很多。

依稀间,她听见屋外宫女乐乐道:“太妃娘娘,您看是不是找郎中来看看九公主,她毕竟是皇后娘娘送来的,要是死了的话……”

禄太妃听了侍女的话,一口唾沫吐在她脸上,冷冷道:“这丫头片子还把自己当公主了不成。本宫早就听说她不过是个被皇帝踢了的白女,是个灾星,她克死了自己的母后,逼疯了自己的哥哥。虎毒不食子,若她是个好的,皇帝也不会叫皇后将她送来落日城当个下人。那臭丫头,现在又躲起来不干活。”

乐乐连忙说道:“是,娘娘说得是,奴婢这就去叫尹千娇那丫头。”

禄太妃气呼呼的把门甩上。乐乐则瞒着禄太妃到了厨房为尹千娇熬了热乎乎的粗米粥。

很快端着粥到了尹千娇住的柴房:“公主来喝些粥吧。等身体出了汗,公主的病就会好了。”

尹千娇盯着乐乐。从她来到落日城后,这里的每个下人对她不是打就是骂,唯独乐乐常常给她带吃的。

除此之外,还有太后叮嘱她拜访羽太妃。羽太妃对她温和,教她琴棋书画,歌舞、求生的医术,还有教了她学会如何擦言观色。不过,羽太妃一年也只有十六天在落日城。然而,那十六天是她过的日子最好。

“谢谢。”尹千娇努力张开嘴,喝下乐乐递给她的粥。

喝完米粥,乐乐端着空碗离开。却没想到出了门,禄太妃和四个宫女笔直的站在红廊的尽头,乐乐端着瓷碗,双脚不由的发抖。

“你好大的胆子,背着本宫给那贱人送饭。”

乐乐吓得双手发抖,瓷碗“哐当”落在地上。乐乐也顾不得那么多,一边讨饶,一边跪下去。

刚巧,她跪在碎掉的瓷碗上,瓷片割着乐乐的膝盖。顿时,鲜血染红了她的衣裙,血红夺目。

禄太妃冷笑:“你既然喜欢跪,就一直跪着吧!”

最好,跪到死。若是死不了,她给她换另一种死法。

第2章 生来公主不如狗
“太妃娘娘您别生气,都是我不好,非要乐姐姐给我弄吃的。”尹千娇听见门外的吵闹,刻意戴上她母后送给她的琉璃坠子,虚弱地爬出门外。

尹千娇带的坠子晶莹透亮,黄金镶切,琉璃内部还有一只紫色蜘蛛,是上等的宝物。禄太妃一直垂涎的东西,她曾经添着脸向讨要了几回,可尹千娇从来不理会,最后被禄太妃叫人打得头破血流。

落日城本身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与皇宫比起来,还胜了几分,只要禄太妃一个不高兴,想出来的折磨人的法子,叫人恐怖万分,她曾受了她六件刑法,每一件都要了她的命,但是她还是死死硬撑的活了过来。

那一次是羽太妃救了她,那人说死物比不过你的性命?人若死了,要这东西还有何用处,也带不进棺墓,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尹千娇目光中闪过一丝冷光,脸上浮现讨好的笑颜:“这些年来多谢太妃娘娘对千娇照顾有加。千娇也没什么贵重物品,这琉璃坠就孝敬太妃娘娘吧,望娘娘息千钧之怒。”

禄太妃冷眼看了尹千娇:“你这丫头到是有心了,行了,本宫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大恶人,念你在本宫身边伺候多年就饶你一命,下次绝对不许在犯,尹丫头也去休息两日,在干活。”

尹千娇笑得温顺:“是。”

禄太妃宝贝这琉璃坠离开,乐乐歉意地看着尹千娇:“都是奴婢的不是,害得公主的坠子被太妃娘娘拿了去,奴婢该死。”

说着,乐乐正要去打自己的脸,却被尹千娇的小手给拽住了:“想死,就别让我看见,不然我会舍不得我母后留给我的坠子。”

“公主。”乐乐感激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尹千娇叹口气:“乐姐姐,如果有机会就逃出落日城,找个好男子嫁了,比在这落日城当个没有未来,日日提心吊胆活着的小宫女要好得多,虽然会不富裕,却是幸福的。”

尹千娇望着冷月。哥哥,你还好么?千娇一定会回来,你一定要等着千娇啊。

又过了几日,落日城门大开,宫人们在门前站齐了一排,朴素的马车停在大门正中央,小厮扶下一个宛如天仙的女子,眉如墨画,眉宇间还一颗红痣,顾盼神飞,墨色的长发间只挽着一枝莲花簪,女子一袭金玉箩环边的琉仙裙,益发显得她仙气之姿,清雅脱俗谈笑,就算她是羽太妃,世间也有不少男子为博她一笑倾尽所有,相传,林太傅之子林轩,为羽临凰害下九年相思,最后羽临凰嫁给尹天靇的父皇尹峰那一晚,他为再见羽临凰一面,夜闯皇宫被先皇捉住处以腰斩酷刑。

羽太妃每一次回来都会为她宫人带些吃的,所以她被宫人们爱戴着,但是她们都知道禄太妃和羽太妃不和,做了个墙头草。

“太妃娘娘,千娇以为您打扫好了寝宫,今晚就可入住。”尹千娇向羽太妃行了身为公主的礼数。

“你有心了,这是我给你们带的,你拿去分给她们。”

“是。”

你们!在禄太妃面前强调我是公主,不可如此对待,那您呢,何常不是将我与她们混为一谈。

接到羽太妃礼物的宫人没高兴得合不拢嘴,禄太妃站在她院子的门口冷眼望着羽太妃,“回来干什么?不在外面和情郎逍遥快活了?”

羽太妃和谦的笑道:“姐姐说哪里的话,本宫也是个太妃,知道轻重,更不会有损皇家清白,倒是姐姐今天怎会出来迎接本宫?”

“哼,死丫头你还在那做什么,还不快去干活。”禄太妃指着在羽太妃身后的尹千娇骂。

“是。”

太阳终于完全隐没,一道弯弯的月牙挂在满天新斗里,傲气的俯视着寸寸大地,今夜没有令人舒爽的凉风,屡屡的热气肆意的挥洒在整个落日城,花墙上的黑猫听见人的尖叫生躲进了草窝。

满天红光照亮了东面宫殿,救火的宫人提着盛满水的木桶焦急的跑向着火的寝殿,大火滔天,木梁在火中塌塌,华丽的丝绸灰飞烟灭,护城将领李尧赶到时,东华宫是一片废墟,禄太妃被烧得面目全非,空气一股烤肉的味道,令人发寒。

尹千娇冷漠的看着那具烧焦的尸体,李尧向所有人问道时,她不发一语,就在士兵调查是意外走火,禄太妃身边的宫女小浮放大了声音说道。

“我下午看见尹千娇将一桶油放在禄太妃院子里。”

“是你?”不惑之年的李尧一身黑装,剑眉黑眼,黑白分明,深黄色的肤色,高立的鼻梁,四十多岁成熟稳重,但是右半边脸上一道狰狞的疤痕醒目可见。

第3章 逆袭1
李尧看见一个长得灵秀动人的女子站在左侧,白净的脸上不挂任何喜怒,平静得事情好像与她无关,似乎也不把那宫女说的话当回事。李尧记得这位九公主,因为落日城宫女众多,他们男子不便在城内,他也只见过九公主两次,第一次是她来的时候,娇小得令人心疼,第二次是为了活下去和狗抢吃的,现在眼前的这位九公主,双眼一片幽暗寒谭,安静,他看不懂这个少女的心。

“今天下午,我看见尹千娇和管事的容姑姑要了一桶油,尹千娇还给了容姑姑一张银票,估计是收买她的,通常禄太妃对尹千娇刻薄尖酸,昨天因为她洗破了禄太妃心爱的衣裳,被抽了十六鞭子。”

这话够简介明白,因为经常被禄太妃打骂,因此怀恨在心,收买经常外出采办的容姑姑,让她为自己带一桶油,然后烧死禄太妃,解心头恨。

“容姑姑,她说的可是真的?九公主向你要了一桶油?”

从中快步走出约三十多岁的女子,慌乱的跪在李尧面前,双腿发抖,“是,她向奴婢要了一桶油,还给了奴婢五十两银票,奴婢不知道九公主要这么多油干什么,就想着那也不干我的事,还能得到五十两银子,奴婢银票在这里,大人您看。”

李尧接过银票,看到银票上尹千娇的名字,面色发黑。

“娇儿,你怎可如此糊涂,就算你受了什么委屈告诉本宫,本宫一定会为你做主,你杀了禄太妃……”羽太妃凄凄艾艾的拂袖抽泣,倾城绝艳的脸滑下一行行清泪,谁都知道羽太妃疼爱这为九公主,教她琴棋书画,宫中礼仪,知善恶,明事理,现在尹千娇因为恨而杀了禄太妃,怕是让羽太妃对她失望了。

“九公主,你可认罪?”李尧看见这个九公主脸上还是没有颜色,这个九公主吓傻了不成。

“我原以为羽太妃会站在我这边,相信我是清白的。”尹千娇的一双寒潭的眼看向掩面哭泣的羽太妃。

羽太妃被她看的一愣,这孩子……

“我自然是相信你的,可是娇儿,人证物证都在,要本宫如何信,本宫以前教过你,‘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如今你好让本宫伤心,你只要认罪,本宫一定会向李大人求情饶你一命,你毕竟还只是个孩子,还有大好未来。”

“认罪?还会活?你们不是都要我死么,哥哥疯了,也不见得你们有放过他啊。”

认罪就能放了她?处心积虑想要杀了她,求李尧饶她一命,你会么?谁不会说空话,而且她还是大寰的公主,即便杀了人也要皇帝亲自审问,你们就想轻而易举的定一个公主的罪,然后先斩后奏。

你们未免把我尹千骄想得太简单了,我是杀了禄太妃,因为只有她死了,我就可以回到那水深火热的皇宫中,但我也叫你们没的变成有的,有的变成没的。

“我相信九公主没有杀禄太妃。”乐乐挡在尹千娇面前,不让那些士兵接近她半步。

“吕乐,禄太妃生前是怎么对你的,如今太妃娘娘死得这么惨,你怎么可以恩将仇报,包庇罪人吗?”小浮跪在地上,瞪着吕乐。

这个时候尹千娇没有想到站出来为她说话的是吕乐,尹千娇示意吕乐不要再说下去,整理了被风吹乱了的裙子。

“我没有罪,太妃娘娘要我如何认。”

“九公主,人证物证都在,你认罪吧。”

“容姑姑,这银票真的是我给你的么?”

“当然,这是九公主给奴婢的封口费,当时您说这事绝不能让第二个人知道,当时奴婢也发过誓,可是禄太妃对奴婢有恩,就算遭天谴也要将这件事说出去。”

“我那么有钱我自己怎么不知道,五十两可不是一笔小数目,平常人家若是得了这笔钱一辈子都不愁了,虽说我是公主,可也和你们一样领着少许的月钱,十年我不过才三十几两,可你们也知道,那些钱早就被禄太妃要了去,那么试问,这五十两我是从何处得来?且不说我给的是五十两,就这银票,我连落日城都不曾离开过,怎么可能到外面存钱?”

尹千娇一步一步走到容姑姑面前,拨开垂在容姑姑脸上的一缕碎发,“容姑姑发过什么誓?我怎么不知道,容姑姑,我在问你一次,这银票真的是我给你的么?”

“是……是的。”她越来越怕看尹千娇的眼睛。

尹千娇转过身来,凝视羽太妃,“我自会让太妃娘娘相信我。”因为你也是杀害禄太妃的凶手。

“李大人,污蔑皇族是何罪?”

“诛九族。”

第4章 逆袭2
“好,李大人,你可以拿着银票到周记银行查即可,看看我有没有再那里存过一分一毫。小浮,你说看见我把油桶放在了禄太妃的院子,这么说我有碰过油桶对吗?”

“是。”

“好,这可是你说的,碰过油油桶的人,她的手上定然占上了红木的凝液,现在的油桶都是红岭树的木做成,上面定有水不掉的凝液,只有三天后它才会自动消除,你说我有碰过油桶,可我手上并没有凝液,李大人,碰过油桶的人定是凶手。”她提桶的时候是戴着手套的,她的手当然不可能有凝液。

“摊开你们的双手。”李尧一声令下。

这时羽太妃看到自己的芊芊玉手吓得后退,宫女连忙扶住她,李尧不是蠢货,自然看出了端详,他走到羽太妃面前,“娘娘恕罪,请娘娘摊开您的双手。”

什么时候?羽临凰怒瞪尹千娇,绝色的脸布上一层狠厉,尹千娇什么时候使她的手沾上了红木的凝液,“太妃娘娘,娇儿以为您打扫好了寝宫,今晚就可入住。”想起了打扫过她寝宫的人,尹千娇说的话,她原来算计好了尹千娇,以谋害禄太妃之罪杀了她,没想道尹千娇先她一步,小小年纪,这等心机,凭借一张厉嘴力挽狂澜,真不该教她这些东西。

尹千娇面色无光,高贵的任立在桃花树下,黑发柔顺垂在玉背后,冰冷的双眼喜怒全无,你到底长成了如何模样,是我教了你,为什么从未读懂你?你的伪装怕是谁也破不了吧。

“谁都知道禄太妃与羽太妃不和,今天还在东宫门前吵了一架,众目共睹,只是没想到羽太妃会为此事杀了禄太妃,还要着两个奴婢陷害于我,您有恩于娇儿,娇儿早以把您当成亲人般看待,你当真要娇儿好失望。”尹千娇拂面抽泣,你会演我就不会?我可是你教出来的,羽太妃。

“大人,周记银行的老板说这张银票非他们所出。”

尹千娇冷笑,那个银票当然是假的,因为是她亲手刻出来的。

“好大的胆子,你们竟敢污蔑皇族,陷害九公主,将这两个贱婢刮刑五百,至于羽太妃,您也算皇室,只能由陛下亲自审问,将羽太妃关进大牢。”

宫女们望着被带走的人,像是看见了魔鬼一样的看着尹千娇,退避三舍,星空无月,寒风入股,吕乐为尹千娇披上一件衣服。

大牢内,羽太妃颓废的坐在一角,白色的琉仙裙摆沾上了土灰。听叫脚步声,抬头看向进来的人。

“你来做什么,看我的笑话,你可真是我的好孩子,亲出于蓝胜于蓝。”

“知道我为什么会害你么?您有恩于我,此生我当不会背叛于您,从容姑姑的口中得知,我哥哥尹天骄病危时我就怀疑,那人是不是做不稳了,非要我们死不可。这时您回来了,可你想想,你才刚走没两个月,又回来了,我自然就觉得奇怪。”

“是又如何。”

“我这人较为自私,我最恨的是背叛,因为尹天靇背叛我母后,她惨死于冷宫,因为书童王之书背叛了我哥哥,他生命垂危,最后被逼疯,您说我会喜欢背叛么,不过您再也无法说话了,羽太妃为赎罪,自杀于大牢。”

“你什么意思?”羽太妃惊恐的看着美丽的人,寒冷袭遍了她整个身体。

“您身上的含香和您今天吃的饭菜中的枸杞会变成剧毒,这中毒的人全身疼痛,通常都会疼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解脱。至少我要感谢你们,你们的尸体铺了一条我能回皇宫的路。”

“你认为不会被查出来?”

尹千娇一笑,“不会,因为当他们看到您没了舌头时,只会认为您是咬舌自杀而已,谁还会调查你是否中了毒呢。”

“你……好狠的心思。”

“彼此彼此,我只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尹千娇沉声片刻当着吕乐的面说道:“太妃娘娘,我隐忍了十年,整整十年韬光养晦,就是在等这一天,我尹千娇定要会到皇宫报仇雪恨,害死我母后的人,逼疯我哥哥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是你们一步步将我逼上绝路,怪就怪你们当初没能杀死我。”

羽太妃,好好享受这种痛吧,撕心裂肺的痛,他日我定会在您的坟前多烧两柱香。

在落日城停留了十六天,李尧特意安排了两个丫头,陪同尹千娇一路从落日城进大寰京都。马车是宫中安排的,车幔挂着玄色琉璃串,红色的锦缎坐垫上绣着精致的出水芙蓉,靠枕软而华丽,边缘留坠明珠,华丽的车外跟着六个护送的侍卫。

第5章 公主翻身
尹千娇冷眼一看,表面上告诉别人她玉后不会亏待尹千娇,实际上,这么华丽的车,山匪会不惦记?也只有她尹千娇明白玉后的心思。

这才刚刚开始。

陪同的宫女中还有吕乐,她曾让吕乐离开落日城,可吕乐抱住她的脚死活都不肯离开她。吕乐小心翼翼的在云木茶几上为尹千娇倒了杯茶水,害怕自己做错什么尹千娇又叫她离开,悄悄的看了一眼闭目眼神的尹千娇。一路上九公主就没说过一句话,车内安静得发慌,另一个宫女紫画更不敢出声,呼吸也是小心翼翼的。

也难怪,任谁见了尹千娇的手段后不会害怕的。

“公主快醒醒。”乐吕乐小声的唤着尹千娇。

尹千娇睁开了眼,吕乐扶她做直了身子,揉了揉太阳穴,说到:“怎么啦?”

吕乐笑得可爱:“咱们到皇宫门口了。”

尹千娇瞧向窗外,金黄色的大门敞开,们外只有四个士兵把守,她还在把守士兵们的脸上看到了嘲讽,北城门!宫中下人们进出的大门,高官贵人们一般都是从南城门进宫参加晚宴,身为公主她她理应从南城门进,玉后却让她进北城门。

尹千娇轻步踏出车门,叫来一名侍卫,然后娇掌扇在了侍卫的脸上,十四岁的女子力气不小,这么扇过去也叫他脸上落下红印,向护送她的侍卫厉声问道:“你瞎了眼了,将北城门认成了南城门?当我堂堂大寰九公主是下人不成。”

“小……小的”侍卫跪在地上发抖,头也不敢抬,他是宫廷中一个小小的门卫,负责从落日城接九公主回宫,玉后叫他从北城门进入,并没有叫从南城门啊,“小的这就掉头往南城门。”

短短的一时间,嘈杂的马蹄声又开始拉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马车又停了下来,男性声音温和的隔着车子进入:“九公主,进宫了。”

马车在一座锦棉堂皇的慈宁宫殿停下,侍卫将脚凳放好,吕乐和紫画先后踩着脚凳下了马车,然后转身一起扶着尹千娇下了马车。

进了宫殿大门,太后面容慈祥的在和玉后说话,玉后一身华贵的凤腾出云服,头盘凌云鬓,戴九天凤瑶钗,端庄华贵的笑不露齿,两妃妃九嫔则梳望仙鬓和参鸾鬓,穿戴的华服鲜艳,却不减应有的贵气,可玉后与她们这一比对,远远生出。

太后见到一个白衣胜雪的女子款款而来,灵秀的娇颜上还有一双非常漂亮的眼睛,轻盈的步伐,步步生莲,女子上前朝太后盈盈一拜:“孙女尹千娇为太后请安,祝太后笑口常开,福寿安康。”

太后平静的看了尹千娇一眼,眉如墨画,长大后定是个美人,这孩子在外头十年,到底学了什么回来?她阅人无数,什么样的人没见过,而这九公主娇笑可爱,一双如寒潭的眼,深邃,看不清。太后突然对尹千娇慈颜一笑,“你回来啦?”

“是。”尹千娇再朝太后一拜。

“快起来让哀家看看,长得多标志的女孩,千娇刚回来,你们呀要掏腰包楼。”太后搂过尹千娇,仿佛她们是最亲密的亲人。

月妃凤眼一咪,悄无声息的打量着尹千娇,那孩子锋芒暗藏,虽然知道羽太妃和禄太妃的死不是她造成的,可也和她脱不了干系,月妃打笑:“瞧着这孩子定是个有福气的,哪像我们那调皮的,整日教人头疼。去把我那个千年人参拿来,给这孩子补补,这一路啊定是累坏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沁人心肺的花香,此香便来自绝色倾城的雪妃身上,尹千娇有心无意的看着,雪妃和月妃一向不和,虽不和但也不会在私下争斗,因为还有一个不能小瞧的玉后,夏妃死后,第三位妃子画玲珑还没有进宫,得知的消息是尹天靇在春游时对那女子一见钟情,宫中四妃,还有一妃会在选秀中诞生,尹天靇子嗣太少,太后为他举办了三年一次的选秀。而那画玲珑也会在那时候进宫。

雪妃一身蓝白色的广袖流仙裙,她的美貌也只有已经死了的羽太妃可以披靡。

“我那有一块汝温石,放在寝宫里冬暖夏凉,千娇在外多年身子骨娇弱,那石头放在你的宫中,不出三日娇儿定活蹦乱跳的。”雪妃的声音动听委婉,十二分怒气的人听了也气意全无。

每个人都在打量她,她岂会不知道,尹千娇又朝玉后跪拜,露出的笑显得无比可爱,“女儿给母后请安,祝母后容颜永驻,安康吉祥。”

第6章 丑陋的皇家
玉妃连忙扶起地上女子,从手上退下一个刻着百花争艳图的翠玉镯,套在尹千娇右手上,“母后没有什么贵重的礼物,这小小物件千娇就收下吧。”

小小礼物,两位妃子和九嫔听到这句话,差点气得吐血,她那玉镯是福禄仙山的千年翠玉经过十年锤炼而成,千金难换,不知道她前世造了什么福,皇帝派人寻来送给了她。如果说她的玉镯是件小物,那她们送的岂不是什么也不是。

一一谢过送她东西的妃子和宫嫔,她自然知道玉后那玉镯的贵重,但她也要表现得什么都不知道的懵懵懂懂模样。而且这九玲珑本就尹天靇寻来送给她母后裴氏的,后来玉妃喜欢上,非要皇帝将玉镯送给她。为了在众妃上留有面子,当然会送一件价值不菲的东西,而且必须是能比过妃子们送的。

尹千娇瞧了一眼着脸上挂笑的玉后,你以为你不表露出来,我就看不见了么,现在你一定很心疼吧,亲手将自己喜欢的礼物送给别人。

“你的名字真好听,又与你哥哥的相仿,陛下果然文韬武略样样精通。”

“父皇心思朝政,忘了给女儿取名字,幸得太后垂爱给孙女点了名。”

玉后眼中闪过一股怪异的光芒,雪妃喝茶的动作停顿了一下,月妃平静把玩自己的头发,但是尹千娇知道,她的心中定滑过什么心思。

太后眼睛一沉,除了尹千娇谁也没有看见,“好啦好啦,千娇一回来你们就不消停,今天就到这里,你们都回去吧。”

众妃子朝太后跪拜,快步退了出去,尹千娇走在最后,步伐也慢,她在等,等太后会叫住她。

“丫头,你留下,哀家有话问你。”在太后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条白色的狸猫。

“太后所问何事?”

“你告诉她们你的名字是哀家取的,难道不是在告诉她们你是哀家的人。”

“千娇只想有个依靠。”

此时的太后将怀里的猫丢在地上,脸上带着丝丝怒气,“你凭什么认为哀家会成为的依靠?”

尹千娇嘴上挂着精明的笑,“太后让羽太妃教我学识,难道不是认为我能帮太后么?”

“你能帮哀家什么?”

小时候,裴后喝醉酒,那次她与哥哥回来,裴后悄悄告诉了他没一个惊天动地的秘密,尹天靇非太后亲生,太后一直不想要尹天靇做皇帝。尹千娇明白太后为什么会让羽太妃教她学识时,就想到了尹天靇。

寒水无波澜的眼睛仿佛已将太后望穿,轻快的吐出明亮的七个字:“帮太后,李代桃僵。”

一座深红的宫殿像从地上长出来的一样,头上飞檐一条金爪灵龙,被雕刻得活灵活现,欲腾空而飞,在朝阳的荧光下,照耀得格外金碧辉煌,挂着的八角宫灯轻轻摇曳,地上铺上光滑如镜的金砖,玄门梨花雕木,雕工精巧。皇族家宴就只有皇家人能够参加,最上做坐着一身金色龙袍的俊美男子,也就是大寰的皇帝。

端庄高贵的玉后,面色荧光,一双媚眼不知道在盯何地方,最后放在了儿子身上。皇帝废了尹天骄就不曾在立太子,聪明一世的玉后也看不清皇帝的想法是什么。

太后身体欠安,就由刚进宫的九公主代参加。

尹千娇随宫女一行人来到宴场,就看见貌似玉后的女儿,尹仙瑶,玉后大女儿,一出生便迎来花园的百蝶围绕,群花开放,宫中曾经流传七公主是花仙子下凡,皇帝为她取名为仙瑶,得号花卉公主。

尹仙瑶面色白皙,樱桃色的粉蠢抿着,一身粉蓝色的云秀裙显得她娇俏玲珑,配着梳上流仙鬓,头带莲花珠钗,一颗颗云珠两边垂下。姐姐貌美如花,弟弟俊朗非凡,不过十皇子的脾气容易冲动,做事不过大脑,也不计后果。

“你就是那野丫头?”正想着,你看,这十皇子尹明朗就坐不住了。

皇帝瞥了尹千娇一眼,只见这十四年来没见过的孩子,白衣盛雪,清秀的容颜白得不真实,那双眼睛里仿佛有一滩死水,面对尹明朗的挑衅也无波无澜。十四岁的年纪,个头却没有十岁的尹明朗高,想到这十年这孩子在外生存的环境,尹天靇眼色一暗,是愧疚,却也是一点点的愧疚,很快他又恢复的模样。

将尹明朗晾在一边,尹千娇一一向皇帝皇后行了宫中礼仪,动作行云流水,一点也不像在外过活的乡野丫头,脸上的一撇一笑恰到好处,每一个动作都不失公主的高贵,仿佛她与身俱来就富有这种气质。

“回来就好。”

回来就好,尹千娇冷笑,你真的希望我回来?

第7章 希望归来?
“朕听母后说了,千娇这名字挺好,你就叫千娇吧,号盛平公主。”

尹千娇假装感激的抬起头,笑得可爱,“谢谢父皇。”

这种宴会自然少妃子之间的卖弄,她的位子按排号来坐,皇帝与宝座,皇后他的左侧,下来第一排是宫中两妃,第二是宫嫔,第三才是按数字排位的皇子公主们。

沈千娇位号九,第八位是她哥哥,不过看到空空如也的位子,心中惶惶不安起来。

对于同胞哥哥的不见,尹千娇面色平静的喝着茶,四皇子尹素玉走到八皇子的位子上坐下,“不喜欢看跳舞?”

四皇子话音一落,尹千娇就抬起了头,看见一个高大俊美,锦衣貂裘的年轻男子坐在了她哥哥的位子上。

自他一来,她周围的黯然消退,殷离也不复存在。他菱角分明,五官俊美,墨黑的眼睛含有冷厉和莫名的认真。身上散发出一股沉稳内敛的华魄,她认得此人,四皇子尹素玉,月妃的孝顺儿子。

尹千娇笑魇如花道:“千娇眼睛不太好,远了就看不见。”

这笑是真还是假?尹素玉疑问。

妃嫔们在寒暄,尹千娇也冷眼瞧着,尹素玉唇畔始终带着轻轻浅浅的笑意,如果看不懂他的心思,真情还是假意,你就会因为他的一丝温柔认为他是一个美丽的神,“为何不找太医看看?”

“千娇妹妹一早就去过了。”一把抱过尹素玉手的女子坐了下来,拿起一块糕点就吃。

女孩一头如云的秀发,光可见人,青河水色的裙摆上坠着许许珍珠,雪白的面孔微微放出红光,配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灵动可爱,又是个标志的美人儿。此女是和熙郡主,尹天靇兄长的遗孤,从小就在尹天靇身边长大,倍受他们这些皇子公主都得不到的父爱。

“那庸医没治好就罢了还问千娇姐姐有没有银两买药,若千娇妹妹手头紧的话本公主可以送你几百两银子。”像是在炫耀,炫耀她有多得宠,让她来的怕是尹仙蕙吧。

没个脑子。

“自是有的,谢郡主关心。”尹千娇低头谢过。

尹素玉在这一处见到尹千娇平静的脸上笑容,牙齿洁白,眼帘闪亮,就这一晃,心魂仿佛被带了去,更令他发慌。

皇帝有些疲惫的柔了柔眼睛,玉后见状关心问道:“陛下可是看这些舞蹈花了眼?”

“恩。”

“那就先撤下舞蹈,难得今日的家宴,陛下何不考考皇子们的功课,一来奖励努力用功读书的,二来警告皇子们不可为玩乐荒废了学业,您一直在关心他们的。”

“你看着办吧。”

玉后神不知鬼不觉的扫过尹千娇身上,明明只是个威胁不了自己后位的小喽罗,为什么每次看到她,就会觉得不安?吩咐身边的小李子将写好的对联拿了下去。

不是对付沈千娇,而是为了对付四皇子尹素玉,他的存在威胁到了她儿子。

小李子将玉帛拿下来那刻,月妃明帘闪过一丝情绪,你就不能安安分分坐你的皇后,太子之位早晚也是你家那小儿子的,不,不是,尹天靇不会把位子传给十皇子。

雪妃在一旁看戏是的看着,一切都与自己无关,宫嫔们各有所思。

“父皇,儿臣有事先行离开看望太后,父皇望恩准。”站出来跪拜的少女不卑不亢,声色明亮有劲。

皇帝看向尹千娇,知道这孩子不想参加这宫廷争斗,性格类似于她母后裴氏,就点点头。

“带朕也看看。”

“谢父皇恩典。”

尹千娇只是太担心尹天骄了而已,宫中的尔虞我诈,对她来说是个好机会,即使知道玉后对付的不是她,留下来也能了解到玉后的手段,想要击垮一个对手,只有了解她,然后一步一步将她狠狠的踩在脚下,血流三尺。

但是尹天骄确实她最重要的亲人,机会有许多,尹天骄却只有一个,失了性命也要保护这唯一的亲人。

踏步生莲,独特的含香从从空气中谈去,小小的声音环绕在尹素玉的耳畔:“小心玉后。”

星空很美,夜晚的皇城灯光斑斓,宴会的乐音入耳,令人欢乐。紫竹林中走出一个身上穿着浅绯色的修罗裙,削肩细腰,身段惹眼,她是沈千娇身边的宫女吕乐,随后又出来一个和吕乐穿着一样的宫女。

偌大的皇宫,能关人的地方,尹千娇一个不落的找过,吕乐也说竹林中假山的那个洞没有尹天骄,那尹天骄会去哪里?且不说他是自己走丢的还是被人掳去的,不管哪种她都无法保证尹天骄的安全。

第8章 唯一的温暖
桂嬷嬷说过,尹天骄经常背着他们离开慈宁宫,着十年来不知道发生过多少次这类的情况,他们也让人找过,只要尹天骄愿意出现,那就谁也找不到他。但是每次尹天骄回来时都是邋遢,脏兮兮的,见到东西就吃。

她找了所有地方,连玉后的寝宫都找了,就是没有,他去了哪里?失去太子之位,尹天靇从未关心过一个傻皇子的死活。

见尹千娇愤怒的一拳狠狠打在桃花树上,鲜血从她手里的溢出,滴入尘土中,成为残花的养分。吕乐心疼的拉过她的手,小心翼翼的为她擦干手中的血液,然后轻轻的为她包扎。

“你说,他会在哪里?”

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她只是想打理了宫中的事后就来找他,可他却不见了,怎么也找不到。

尹千娇漂亮的深瞳里悲伤浓烈,泪水浮出,这份她仅有亲情,解不掉,化不开,葬不了。吕乐从未见过这样的尹千娇,即使被恶毒的禄太妃用涂了辣椒的鞭子鞭打,她都咬牙一一忍着,一声不吭,眼泪也没有,即使被羽太妃背叛,她都不曾忧伤一丝一毫。

却为了哥哥尹天骄,狼狈、若弱、流泪、悲伤。

“一定还有地方没找,公主在好好想想,殿下会去的地方。”

他能去的地方,哥哥会去的地方,尹千娇深深吸了一口气,平静心神,一步步回想,一丝光亮在脑海中闪过,睁开眼,一声厉道:“我母后的陵墓,和庙。”

十年前,道士说裴氏戾气太重,不愿过奈何桥,轮回投胎。尹天靇就将裴氏的骨灰送入了和庙,日夜听大日如来咒,洗净身心戾气,尹天骄一定认为她母后在和庙,所以去了哪里。

“我们去和庙。”

一路尹千娇就扫了一眼吕乐身边的宫女,见她神色不对,甚至还有一些惊慌。宫女连忙在尹千娇面前跪下:“九公主,现在这么晚了,怕是和庙已经关门,再则,虽然和庙里皇宫不远,可是山上不免路滑,也看不清,不如我们明天再来找,八皇子在和庙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尹千娇停下了步伐,打量着跪在她面前的宫女,微迷双眼,遮住眼中一现的凶光,在宫女面前半蹲,一手抬起了宫女的下颚,笑得亦幻亦美。

宫女见尹千娇停下,心中窃喜。却听见尹千娇话中的狠厉:“你怎么知道本宫要找的是八皇子,本宫不记得有告诉任何人才对?”

宫女吓得发抖,“奴婢……奴婢见九公主心思着急,若是为了太后,就不会到处行走,直接去慈宁宫便好,奴婢心想会不会是担心经常失踪的八皇子。”

尹千娇站起身来,绕着宫女走,林中灰暗,如果不熟悉路的人一定会迷路,然后颠倒摔伤,目光看到高堆下被砍掉的金钱竹,又问道:“你又怎么知道,八皇子今天不会在自己的寝宫?”

“奴婢,啊……”

吕乐见尹千娇一把将宫女推下去,坚韧的竹桩插进宫女的脑袋,再也一动不动。

“乐乐,别怪我心狠手辣,她不死就是我们死,玉后将她安放在我身边监视我的一举一动,若是让她知道我的心思,我们将会死得比她还要惨上百倍,我只能变得比玉后还要狠辣,才能击败她,保护你们。”

“是,天黑路滑,为找八皇子,她失足不幸死于竹桩下。”谁死都与她无关,豁出性命她也要保护尹千娇毫发无损。

和庙大门被尹千娇缓缓推开,就见庙堂正央躺着一个人卷缩着,而且呼吸沉重,显然是被人打伤了,在这个人身边还站了两个太监。

一名太监将地上的人拎起,还随手扔到了石梯上,仿佛什么毒物一样,那眼神相当的嫌恶。

黑眼血红,紧紧的握着双手,大声怒道:“都给我住手,你们可知道他是谁?”尹千娇跑去紧紧抱住浑身血债的尹天骄。

“谁不知道他是傻子八皇子。”一个太监懒懒的回答“你好大的胆子竟敢也闯和庙。”

“那你们可知道我是谁?”

“你……你是谁?”

乐乐上前,两巴掌各扇在两位太监身上,“瞎了你的狗眼,大寰九公主,你们都不认得。”

九公主!这时他们这才想起来,前天回朝的九公主,倍受太后疼爱,连皇后都要让三分的人,他们到底得罪了什么大人物!

“奴才该死奴才该死,有眼不识泰山。”

“行了,念你们初犯就且饶了你们,这和庙还有人么?”

见九公主饶了他们,大喜回道:“两年前,僧人们出游,至今还未回来。”

“我一路从山下赶来,有些渴了,你们去屋里倒些茶来。”

“是”

第9章 依然是棋子
待两个太监走后不远,吕乐也跟了上去,他们一进屋,吕乐就将屋子锁住,任他们怎样叫喊,都不会再有谁听见,然后拿出火折子,点燃了屋外的黄色帘子。

深知尹千娇的话中之意,这两个人必死无疑。

大火然饶,尹天骄缓缓睁开眼,见到火光,尽全力的挣开尹千娇,向火中跑去时被尹千娇死死的拽住手腕。

“母后,母后还在里面,你放开我,我要去救母后。”

母后还在里面!你每天来这里,不惜被那两个太监打,你也要来这里。

“哥哥。”尹千娇歇斯底里大喊,似乎想要将他喊醒过来“母后已经死了,她死了十年了,是你送她入棺的。”

“没有,没有,母后没有死,我天天看见她了,你和他们一样都是坏人。”拉过尹千娇小小的手腕一口狠狠的咬下去,又是一片腥味。

吕乐上前阻止,却见尹千娇向他摇了摇头。轻轻抚摸他毛茸茸的脑袋,尹千娇温柔道:“哥哥,妹妹回来了。”

从八皇子的朝阳宫回到了自己的寝宫,宫女微儿盈盈走上来:“九公主,太后请您去一趟慈宁宫。”

尹千娇含笑点头,目光微微一转,看到悄悄跟着她来的尹天骄立刻躲在了一棵桃花树背后,吕乐皱了皱眉头,并未开口说话,八皇子想干什么?一晚上不让九公主离开他的寝宫,要求听他眉飞色舞的故事。偏偏他还是个痴儿,又不懂女子彻夜未归会有什么后果。

尹千娇笑开了花,对吕说道:“乐乐,微儿就陪我去慈宁宫,你就准备下桂花糕招呼咱们的八皇子,他啊,喜欢吃桂花糕呢。”

微儿是太后身边桂嬷嬷的侄女,回到宫时太后将微儿赐给了她,去慈宁宫她自然也要跟着。

“是。”吕乐与这些宫女不同,因为是和尹千娇一起从落日城来,所以尹千娇对她格外的亲近。

带着四个宫女一路到了慈宁宫,刚到宫门便看见慈宁宫的百庭院里宫嫔两妃一后,还有三位花样年龄的公主,尹天靇一共有十一位孩子,大公主尹子楼嫁给了青龙国四十多岁的皇帝为后。

二公主尹惜雅是夏妃的女儿,不过已经被玉后害死。

三皇子尹凡殊是雪妃的大儿子,常年在边外驻扎,少许回来,一生无妻无妾。

四皇子尹素玉,被尹天靇关进了大牢。

五公主尹仙瑶,绝色倾城,尹千娇还真没有见过那位男子见过尹仙瑶之后会不喜欢的。

六公主尹繁锦,十五岁,未曾许配,估计尹天靇在计算着她的婚事。

七皇子尹夜离,被太后恩宠于一身的幸运儿,她要倾尽所有要保护的人,因为只有如此,太后才会答应她的条件。

女眷们笑声传出老远,个个面带喜色,十分的欢乐,似乎有什么喜事降临。

尹千娇快步走进了进去,没有进大厅,到是在庭院里停下脚步,太后则看见刚走进来的尹千娇,便笑着站起来,拉着尹千娇的手道:“娇儿,你瞧你皇帝姐夫给你们带了好些漂亮的布匹。”

尹千娇顺着太后的眼睛望去,宫女们将一匹匹料子铺在一层层的木梁上,江州的锦绣、蓝帆的绫罗,还有白帝城的丝绸,足足摆放了三十几架,在庭院里被阳光照耀得闪闪发光。

楼后一笑,端庄的坐在太后的作为旁边,“这些都是陛下令人从各国寻来送给给位妹妹的,若有妹妹喜欢的,请不要和姐姐客气,取去便好。”

雪妃笑迷了眼:“青帝送来的都是好东西,平常贵族还穿不上这么好的锦缎呢,你瞧这江州的锦绣,颜色亮丽,色泽更是天成,绣工又是天下一绝,繁花又栩栩如生,听说这一匹要几十两黄金呢。”

尹千娇谈笑,这青龙皇帝送来得东西固然是好的,只是这心思,醉翁之意不在酒啊。

这里最是玉后的女儿,大她两岁,尹仙瑶拥有一张国色天香的脸,不管她穿什么锦缎,都是那么的出尘脱俗,精致娇贵。

尹仙瑶与和熙郡主深受尹天靇的宠爱,而尹仙瑶凭借倾城绝色的美貌,受所有人喜爱,想要什么都能得到。不像尹千娇,想要什么就得去争去抢,哪怕不择手段,手染鲜血。

太后一直拉着尹千娇,尹千娇的性子,她至今也没摸透,你说她一直对你恭恭敬敬,好似她只是在扮演一个孝顺的孩子,你说她满腹仇恨,回来就是为了报仇,可也不见她有什么小动作,太后心里也是二十分的清楚,她和尹千娇都在演戏,演给众人看。

第10章 棋子又如何
尹繁锦脸上露出喜色,谢了楼后,然后去挑那匹蓝色薄纱的绫罗,进入慈宁宫时她就看见这匹独特典雅的匹料,正巧碰到刚伸出手来的尹仙瑶的手,尹繁锦装得可兮兮的:“五姐姐,这丝绸最合适我这年纪的孩子,你不可以和我抢,前几日,父皇不是为姐姐做了件白色的浣纱裙么,裙的流边是天蚕丝环绕,玉珠更是天宫镶嵌,这些货色姐姐应该看不上吧。”

尹仙瑶的表情不是很情愿,那条裙子是她跳揽月舞时要穿的,闲暇日子哪能穿,在听到尹繁锦的话,尹仙瑶得意一笑,对,她什么都会有,自要她想,父皇就会什么都给她,尹仙瑶笑道:“妹妹说得对,我想要什么,父皇都会寻来给我的。”

尹繁锦面色难看,对尹仙瑶她是满肚子的妒忌和不甘,为什么父皇那么偏心,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她。

难得太后召见她们,自是要让太后欢喜,所有尹繁锦立刻面带微笑,坐回了自己的位置。

九嫔也开始挑选起来,每每见她们挑了较为漂亮的料子,在一旁什么也没挑尹千娇闲适的喝着清凉的茶,薇儿说过,女子少喝茶为好,喝多了对身体有害,哪知道她死性不改,独爱喝茶,有时候还自个煮茶。

当所有人都将好看的料子都挑完了,尹千娇还坐着喝茶,太后关心的道:“你的衣服太少了,身为一国公主,一连几天都不见你有哪几套像样的,去拿几匹喜欢的,在做几套漂亮的衣服,过不久就是满月节,各国皇族、使臣都会到宫里参加一年一度的宫宴,莫要让人家看了笑话去。”

各国皇族和使臣!她明白了,按照惯例,公主们的吃穿用度这些事交给皇后来办就好,今天太后大动干戈,亲自要见公主们挑选的布匹,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郡主们也得了一些料子。

满月节前三天,各国皇族、使臣都会进京都,这时候,小到富商家小姐,大到王爷府上郡主,都会在这三天打扮漂漂亮亮的出门放河灯,要是被皇子王爷看上,最好的会成为王妃要么是测妃、要么是贵妾,第四等则是使臣们的妻子,若小到使臣的小妾,怕是没几个姑娘愿意。

连郡主们都出动了,皇家里的公主们自然也被要求加入。

太后的心思,显然不是要她以美色去拉拢这些人,因为已经有个尹仙瑶在,尹仙瑶的美貌可是名扬三国,谁不知死活的会和她比。如果太后要尹千娇出嫁的话,尹夜离的事就难办了。即使她是太后,也是皇帝会盯着的人,在背地里有一点小动作也终有一日会被皇帝查到,知道她护着的人是尹夜离,知道她的心思,尹夜离就必死无疑。

尹千娇都了解那个皇帝,太后会不了解?所以太后需要她,当然不会让她嫁人。

“是。”站起身来,走到一款桃花红的料子边,这款料子,纺织细腻,秀着桃花瓣,栩栩如生,仿佛是落在上面一般,这秀工高超,芊芊玉指轻滑过料子的表面,对着薇儿说道:“就这匹吧。”

“是。”薇儿拿过料子,退到一旁。

之后,楼后又让人拿出了三十六个首饰盒子,精致的木盒子打开,金光闪闪,各式各样的首饰,众人眼球都闪花了去,尹千娇倒是看见了好几件价值不菲的女子配饰,绿珠宝钗,蕴意生机,云色项链,荧光生辉,玲珑剔透,碎雾抹额珠,云里雾里,额珠里似有一仙女在云中跳舞,最后定格。七重耳坠,由七颗鲛人泪,经过精工打造制成,这些东西,比起那些料子,贵重得多了。

楼后没让人去选,都是按照长幼顺序,和地位高低发给了她们,等到了尹千娇这里就得了些金银打造的手镯耳环。

一结束,众人离开,尹千娇却留了下来,当这些公主郡主欢欢喜喜的幻想着满月节时,却不知道,其实她们都在太后的算计之中。

每一个都将会成为垫脚石,为尹夜离铺出一条道路来。

“你知道该怎么做么?”

“请太后放心,三小姐是您精心培养的孩子,她断不会让您失望。”

回到凤曦宫,玉后让宫女们全部退下,转身一巴掌扇在了尹仙瑶的脸上,她从一个小小的宫女爬上了美人,从美人爬上了贵妃,然后又从贵妃爬到了母仪天下的皇位,她心狠手辣,冷血无情,一路艰辛,为了不再任人宰割,她杀了欺她嘲笑她的人,只要挡在她面前,杀。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