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品纨绔妃:爷,本妃要休夫、小说阅读网、竺如烟、凌君曜

医品纨绔妃:爷,本妃要休夫、小说阅读网、竺如烟、凌君曜

医品纨绔妃:爷,本妃要休夫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医品纨绔妃:爷,本妃要休夫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竺如烟,凌君曜

更新时间: 2021-07-12

更新内容: 医品纨绔妃:爷,本妃要休夫最新更新至第 1294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医品纨绔妃:爷,本妃要休夫小说简介:
一纸诏书,她被封为郡主。千里和亲,初为王妃就已失宠。人人都以为她是任人摆布的柔弱千金。只有他知道,这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这哪里有柔弱千金的样子!可是为什么该死的吸引人!凌君曜觉得自己病了,还不想治,怎么办?“你已经被我休了!还来做什么!”某处客栈,某女子瞪着某王爷。“休书毁了!不作数!你还是本王的王妃!”某王爷一脸严肃。“……”“夫人,听说你想闯荡江湖?”“……”“夫人身娇体弱,为夫不放心,让为夫保护夫人吧!”某王爷还是一脸严肃!“……”某女子抓头!没完了!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0 第一章 和亲
乾元16年,平川之战,金翎国大胜,水幽国割地和亲,封其丞相之孙女竺如烟为安敏郡主,前往金翎国和亲。

十月十三,和亲队伍历时两月有余,才抵达金翎国帝都。

狼王府里婚宴正热闹,整个王府灯火通明,人头攒动,欢声笑语中,宾客络绎不绝。

此时的青瑶院,一扇朱红大门,将外边的热闹隔绝在新房外。

房内,铺着大红鸳鸯喜被的床上,正端坐着一个穿着大红嫁衣的女子。

那女子轻轻动了一下,大红盖头垂下的流苏随着金银玉饰相撞轻响。

只见那垂珠下,一双晶黑如宝石的眸子幡然睁开,细长如羽毛般的睫毛轻轻往上一扇,如同扑翅的蝴蝶般灵动。

那双本该噙着含羞喜悦的眸子,此刻流动着丝丝不耐。

安静只持续了一会儿。

只听得一阵呼气,那端坐在喜床上的新娘子抬手直接就将红盖头给掀开,一张清丽圆润的瓜子小脸露了出来。

桃花眼,柳叶眉,朱丹点绛樱桃唇,活脱脱如偷下凡间的仙子。

竺如烟灵动如脱兔的眼眸四下一晃,确定新房里头没有其他人之后,轻轻吐了一口气,将手中的红盖头往旁边一扔,立刻就站了起来。

哎——腰都要累死了!

她一边伸展有些僵硬的腰肢,一边摸着自己空空如也的肚子,朝中间的紫檀木大圆桌子走去。

本想随意寻些吃食填一下肚子。

结果,那紫檀木大圆桌子上,只有一壶合卺礼用的雕花鹤颈酒壶和两个杯子,其他吃食完全没有。

成个亲,竟然连饭都吃不饱!

竺如烟叹了一口气,转身打算去吃床上硌了她一个晚上的“早生贵子”!

谁知,门外突然传来了几个人喧闹的声音!

她吃了一惊!连忙小跑到床边,将红盖头迅速盖在头上,立即端坐回床上。

耳朵却不由竖起,静听外面的动静。

“三哥,你可得让咱们闹了洞房才能赶人,这般大喜日子,咱们几个可不能就这么轻易放过你。”

一个带着醉意的声音在喧闹声中响起,立刻得到一群人的呼应。

“就是就是,听闻王爷一开始就冲着这新娘子去的,可得让咱们大开眼界!”

又一个声音起哄道。

竺如烟忍不住抓紧膝盖上的嫁衣,手心竟是冒出丝丝细汗,饶是平静的心,也在这一刻忍不住砰砰跳动。

这时一道带着一丝醉意的低沉嗓音响起:“春宵一刻值千金,你们家底可够赔本王?”

“哎哟,赔不起,赔不起......”

一阵哄笑声响起。

“赔不起,那就滚!”

那低沉的嗓音带着一丝笑意,似乎很愉悦,清冷的嗓音也不由得带了一丝温度。

随着这一声“滚”,外面的嬉笑喧闹便稀稀落落散去,变得安静了起来。

可竺如烟却并没有因为这安静而放松下来,反而越发紧张起来。

门口传来一阵响动。

一道脚步声踏了进来,却又在门口停住。

过了好一会儿,那人才踉跄着朝她靠近。

偌大的新房里,除了她的心跳声,便是那踉跄的脚步声了。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之久,一双青缎粉底镶金边的靴子,进入了她盖头下的视线里。

竺如烟紧张得忍不住握紧拳头,呼吸也不自觉急促起来!

她同样听到了男人沉重而有些絮乱的呼吸声。

0 第二章 你是谁
许久,头顶才响起男人磁性的低喃声:“你可知,本王等这一刻,等了多久......”

那一声低喃,在竺如烟心头滑过一丝疑虑,却未等她细想,一双手朝她的红盖头伸来。

竺如烟微微一惊,整个人不由得僵直了身子。

头上的红盖头被缓缓地掀开,蜡烛的明黄亮光一点点进入她的视线。

青缎靴子,大红色纹龙长袍,一点点往上,那个她要嫁的人,落入她的视线中......

棱角分明的下颚,微微向两边轻扬的薄唇,高挺坚毅的鼻子以及......带着柔光的金色眸子!

竺如烟眼中闪过一丝吃惊和看到眼前男人容颜的惊艳,好一张惊为天人的脸!

饶是她见过无数的人,却从来没见过如此惊世绝艳的人!

只是惊艳未散,眼前那绝世笑颜却突然诡异地僵住,掀起的红盖头随着那人僵住的动作,掉落在地。

却只一顿,那男人金色瞳孔中的柔光瞬间退尽,取而代之的是骇人的冷冽和森寒!

下一瞬,还未等竺如烟没反应过来,眼前身影一闪,那男人忽然朝她压来!

宽大的手掌猛地拽住她的前襟,将她整个人从床上提起。

金色的眸子迸射出两道利剑,咬牙切齿的阴厉声音响起:“你是谁!”

竺如烟顷刻间,便彻底愣住了。

眼前的男人前一瞬明明还温柔如水,下一瞬却是变成了千年寒冰!

竺如烟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下意识愣愣地开口:“我......竺如烟。”

“竺如烟?”

男人金色的眸子睁大了一分,好看的剑眉紧紧拧起,蹙在眉心。

抓着她前襟的手越抓越紧,她甚至能看到他手背上凸起的青筋,语气却充满了怀疑。

“水幽国丞相竺秉延的孙女竺如烟?”

竺如烟一脸迷茫疑惑,以至于完全忽略了男人杀人的眼睛。

眼下什么情况她完全不明白,但也似乎知道,自己并不是他想要的人。

可是......她也的确是他指名道姓要的人啊!

“是。”竺如烟沉声应道,疑惑却更甚。

凌君曜忍着怒火探究地看着她。

只见她如黑宝石般的眸子通透清澈,直且认真地看着他,带着一丝疑虑,并不像在撒谎。

眼前女子柳眉红唇,两腮脂红,精致清丽的脸有些清瘦,偏向瓜子脸,却比瓜子脸要圆润一些,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

但......却不是她!

心底一股怒火涌上心头,凌君曜抓着她前襟的手青筋隐约暴动,金色瞳孔中闪过一抹杀意,面色森寒。

“你不是本王要的人!”

脑子一阵轰鸣!

呆愣的竺如烟完全没有看到他眼中瞬间汹涌上来的杀意,脑子只一阵阵回荡着那一句“你不是本王要的人!”

不是他要的人?

那他做什么要在朝堂上指名道姓要娶她?

下一瞬,竺如烟直接就被涌上来的愤怒给淹没了!

右手直接抓起头上的金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那抓着自己衣襟的大手狠狠地扎了下去!

混账!耍她呢?

怒火中烧的凌君曜还想着哪里出错了,完全没有料到,手里这个看起来柔柔弱弱的女人,会突然出手!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立刻松开了竺如烟,可惜还是迟了一步!

那金簪虽然不锋利,却用了狠劲!

他虽收手很快,却还是被那金簪划开了一道口子!

0 第三章 找打
“该死!”

凌君曜怒喝一声,金色眼眸杀意迸射,手腕一转,直直朝着竺如烟击去!

此时他的眼中,竺如烟根本不是他的王妃!

而是假扮成他王妃的水幽国奸细!

凌冽的掌风迎面而来,杀意逼人!

竺如烟心底一沉,面上一惊!

没想到眼前这个男人的掌风如此狠辣!

她眸光暗凝,身形更快!

几乎是凌君曜动作的同时,莲步后移至床边,右脚往后一撑!

手中金簪方向一旋,一个反转,犹如匕首握在掌中。

尖锐的金簪直直迎上那直逼而来的骇人掌风!

她倒要看看,是她的金簪硬!还是他狼王的手硬!

凌冽掌风迅猛袭来,却在几乎迎上那金簪的时候,手腕一转,化掌为爪,朝着那如雪的皓腕抓去!

不好!

竺如烟吃了一惊,手上传来的力道,几乎要捏碎她的手腕!

手腕传来的痛楚将她求生的本能,一下子就激发了出来!

在被整个人往凌君曜扯过去的同时,强忍着那骇人力量,她用力一转手上的金簪,再次朝着那只大手刺去!

那抓着竺如烟的手松开之时,竺如烟脚用力一撑,借力一个旋转,朝着凌君曜的胸口一脚踹去!

“嘭”

一身闷响!

凌君曜胸口实实接了竺如烟一脚!

胸口血气涌了上来,被他硬生生憋住!

一张惊世绝艳的脸怒火灼烧,冷冽骇人!

他往后退去的同时,掌风成爪往上,直接就抓住了竺如烟的脚腕!

往后惯性飞去的竺如烟为了挣脱凌君曜的手,身子半空中一旋,另一只脚朝着凌君曜的脑袋横扫而去!

凌君曜侧身避开竺如烟这一脚,不想又抓着她下坠的脚,身子不由得失去了平衡!

“啊!”

只听得一声惊呼!

竺如烟拖着凌君曜,两人双双往那床撞去!

“扑嘭!”

一阵响动,撞过去的力道震断了撑着纱帐的柱子!

两个人摔到床上的时候,那断掉的柱子随着纱帐掉落下来,将两人给缠盖在里面!

“你给我放手!”

“找死!”

纱帐下,两人动作不停,招招直取对方命门。

却谁都没有注意到,那纱帐在动作之间,不知不觉就将两人缠绕住了。

而此时,新房外的侍女随从们,一个个全都低垂着脑袋。

似乎在憋着笑,耳朵,却一个个都竖起来,偷听房间里头的动静。

这王爷和王妃的洞房花烛夜,可还真是......激烈!

“你们几个,去那边候着!”

凌君曜的贴身侍卫霍七面色冰冷,伸手指了指离新房这边有一段距离的地方。

主子的墙角,岂是他们想听就能听的?

待那几个侍女随从离远了,霍七摸了摸鼻子,也自觉地站远了一些。

主子这次动静的确挺大,不过也难怪,毕竟憋了这么久了......

他不由得默默同情了这新进王妃一把。

殊不知,这里头的情况,完全跟他们想象的干柴烈火不一样!

此刻纱帐下的两人,十分诡异而别扭地僵持住了。

不知何时开始,那纱帐已经将他们两个紧紧缠住。

等他们两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凌君曜在上,竺如烟在下的缠绕局面。

一人手掌成爪抓着另一人的颈动脉,一人紧握金簪直抵另一人的命门!

怒眸相视,毫不相让!

紧紧缠着的纱帐让两人动弹不得,距离又那般的接近,甚至呼吸间都能感受到彼此的气息。

0 第四章 真好笑
女子的馨香与男子的酒气纠缠在一起,说不出的旖旎......

凌君曜绝世俊颜黑沉如墨,一双金色眸子怒火盈动,死死瞪着身下的竺如烟!

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忽略掉鼻尖萦绕不去的淡淡女子清香,以及身下女子的酥软娇柔!

该死的!不过喝了一点酒,自制力就这般弱不禁风了!

竺如烟一样好不到哪里去!

忽略掉两人之间的剑拔弩张,她生平头一次和一个男人离得这么近!

还是眼前这么一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尤物!

简直是,美色误人!

“咕噜!”

咽口水的声音,在静谧诡异地气氛中,十分的响亮!

竺如烟一张小脸忍不住就跃上了两朵红云,以及恨不得一巴掌呼死自己的尴尬!

她脑子抽了,竟然这时候咽口水!

整得好像多么渴一般!

她却不知,自己这模样,落在凌君曜的眼里,是一副多么诡异迷人的画作......

此刻的竺如烟,两腮带红,眸眼微颤,眼波流转之间,妩媚无骨入艳三分,绽放出令人窒息的勾魂摄魄之态。

饶是凌君曜见过无数美色,却也不由得被眼前的人夺去了神识!

回神,凌君曜一张俊颜更森寒了。

“你到底是什么人!”

咬牙切齿的声音,掩饰着自己片刻的失神。

“呵,真好笑,我是什么人,狼王殿下不是比任何人都要清楚吗?”

竺如烟冷笑了一声,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这个该死的王爷居然还敢问她是谁?

掠夺了他们水幽国两座城池,指名道姓让她前来和亲的人不就是他!

她人都来到他的狼王府了,他竟然还睁眼说瞎话,问她是谁?

凌君曜剑眉微蹙,森寒的目光死死盯着竺如烟,想要从她的脸上找出端倪。

眼前的女子只嘲讽地瞪着自己,一双桃花眼眸里擒着怒火,柳叶眉飞扬,娇媚之间带着几分英气和狠辣。

可面前这张脸和他所知道的竺如烟并没有重合!

虽然两人眉宇间有些相似,但眼前这个人绝对不是他所认识的竺如烟!

更何况!

这女人的身手,哪里像是丞相府的大家闺秀!

凌君曜眸眼里的寒光更甚,额头的青筋隐约跳动。

“本王就是太清楚了!才会问你是谁!竺如烟乃相府的大家闺秀,怎么可能有你这样的手段!你再不说实话,本王有的是手段对付——!”

话未说完,他体内的内力竟然瞬间如潮水退去,瞬间消失无踪!

凌君曜脸色一阵大变!想直接取了身下这女人的性命!

却未出手,如丝抽去的内力竟让他连力气都使不出来!

抓着竺如烟颈脖的手一脱力,他整个人就径直地倒在了竺如烟的身上!

“你!”

倒下的瞬间,眼前只晃过竺如烟那一双狡猾的桃花眼和渗着丝丝戾气的笑!

“呼!这药效可还真是够慢得可以,看来还得改良改良......”

竺如烟皱眉轻哼,抓着金簪的手直接朝着那缠着他们两人的纱帐划去!

一阵裂帛声响,大红色纱帐破裂!

竺如烟伸手直接将压在自己身上的凌君曜往旁边一推,自顾自地拍了拍嫁衣上的褶皱,站了起来。

而缠着破碎纱帐的凌君曜,在她推搡之下,狼狈地往床里边滚了两圈,才停下。

那一张惊世绝艳的脸,早已黑如锅底。

0 第五章 死局
金色眼眸里杀气与怒火疯狂叫嚣,声音冷蛰蛰如地狱爬上来的恶鬼!

“你对本王做了什么!”

竺如烟细长柳眉轻轻一挑,她拍了拍手,在凌君曜旁边蹲下。

一双晶亮的桃花眼半眯,葱白素指上的金簪轻轻一旋,嘴角擒着一丝笑意。

“这金簪浸了能麻痹人体的药物,可惜放置太久,药效没那么强了。浪费了我不少时间呢!”

清脆的声音里,带着一丝愉悦。

却让凌君曜寒毛都竖了起来。

这女人!是有备而来的!

“你想要做什么?”

凌君曜那滔天骇人的杀意和怒火,瞬间退尽。

一双金色眼眸冷涔涔看着竺如烟,暗暗沉沉的脸让人看不出一丝情绪,却危险莫名。

此刻分明难堪狼狈,那张脸却在这晃动的烛火中,更显妖冶邪肆。

“我能做什么?”

竺如烟桃花眼微垂,眉宇间似有一丝愁郁划过,指尖金簪朝着凌君曜点了点,语气嘲弄无比。

“王爷一句话,就让小女子我不得不遵从皇上旨意,前来金翎国和亲。”

一声叹息,似有千愁划过,最后只余无奈。

“想着,圣旨不可违,那便认命吧。嫁人生子,不就是这女子的一生嘛......”

话音一顿,那一双桃花眼却倏然一狰。

竺如烟拔高的嗓音森森响起!

“可王爷一句,‘我不是王爷要的人’倾翻所有,小女子也很想知道,既然我不是你想要的人,那王爷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指名道姓要人的是他!

人到了跟前,说不是这个人的也是他!

这世间所有,还真当他一人说了算了?想得可真好!

凌君曜金瞳里闪过一抹怔愣,剑眉微蹙,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嘴角勾勒出一道嗜血的冷笑。

“本王要你们皇帝一个交代,若不能给本王一个满意的答复,本王不介意再生战乱。”

竺如烟微微一震,不可思议地看着凌君曜。

轻飘飘的一句话,是一场生灵涂炭的战争!

眼前这个人是多么的冷血无情,才能如此轻易说出这样的话?

“如此说来,我的下场,不容乐观了?”

竺如烟轻笑了一声,一双桃花眼却是冷沉了下来。

“你今天,所做的事情,足够本王将你碎尸万段,挫骨扬灰!”

凌君曜深晦难测的目光落在竺如烟脸上,声音却带着浓烈的煞气。

“这般啊......”

竺如烟幽幽地叹息,若有所思的目光落在凌君曜的身上,手中晃动的金簪突然抵在了凌君曜的心口处。

凌君曜面色一沉,森然盯着她。

“王爷啊......那咱两,这可就是死局了。”

竺如烟一手托着下颚,脑袋一歪,嫣然一笑。

“我这人啊,记仇得紧。我若下地狱,定得拉个垫背的。”

她桃花眼轻轻一眨,一副天真烂漫的模样,只是这话,森寒彻骨。

“你敢!”

凌君曜眸光阴鸷射向竺如烟,从牙缝中挤出两字。

竺如烟柳眉一挑,手中金簪朝着凌君曜的心口戳了戳。

“王爷啊,你可别轻易激怒于我。到如今,你都没有喊人,不就是还没摸透我的性子吗?”

看着凌君曜的脸色愈发难看,她嫣然一笑,语调一转。

“王爷放心,我这个人呢,惜命得紧。若有一线生机,谁愿意,去见阎王呢?”

凌君曜眸光暗沉,沉默盯着竺如烟,似乎是想看看她要如何。

0 第六章 求生
见他这反应,知道是有戏,竺如烟态度一百八十度转变,咧嘴就是灿然一笑。

“不若这般,你我各退一步,给自己留条活路?”

竺如烟说完,紧紧盯着凌君曜。

见他仍旧没说话,只当他默认,继续道:“你跟皇帝的恩怨,你两自个儿解决,与我半点关系也没有!说到底,我只是一个无辜受累的可怜女子。”

说着,竺如烟还故作一副可怜的表情,仿佛她当真很可怜一般。

凌君曜嘴角隐约抽搐,金眸闪过一抹怪异。

“小女子我只求能平平安安过自己的小日子,实在是不想掺和到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当中。”

“虽然王爷想要的人不是我。可说到底,从水幽国风风光光,八抬大轿,抬来金翎国的人是我。即便王爷不承认,可我,还是你明面上名正言顺的王妃。”

竺如烟虽然不想要这王妃的头衔,可她知道,自己不得不要。

她是皇帝亲封的安敏郡主,是为了两个国家的和平,和亲到金翎国的!

就算她心中一点都不在乎两个国家如何,她却不能不顾她爷爷!

即使,爹娘去世后,爷爷变得没有那么疼惜她了,可那终究是她爷爷。

所以,她再不喜这个头衔,她也不得不将这个王妃头衔抓在手里!

至少,现在不能丢。

“谋害本王,且不是本王要的人,你还想安生占着本王王妃的位置?本王看起来,是如此好说话的人?”

凌君曜冷涔涔看着她。

竺如烟一双桃花眼无辜睁大。

“王爷此言差矣。纵给小女子一万个胆子,也是不敢担下这谋害王爷的罪名。”

说着,她呵呵一笑,“眼前状况,不过是被逼无奈,自保罢了。”

凌君曜剑眉微挑,金眸森寒,嘴角深晦不明,冷笑一声。

“既已如此,王爷若能绕过小女子一命,小女子定然安分守己,谨小慎微,安安分分待在这一方院子当中,绝对不给王爷惹任何麻烦!王爷觉得如何?”

竺如烟桃花眼满是期待,直勾勾盯着凌君曜。

也不知是她这笑太刺眼,还是这眸太灼热。

凌君曜微微移开视线,金瞳暗芒浮浮沉沉,许久,才沉声道,“解药。”

眯眼灿笑的竺如烟一愣,回神一双桃花眼更睁大了几分!

似乎没料到,凌君曜竟然会这么轻易就同意了!

许久没回过神来。

“解药!”

凌君曜眉头微蹙,语气擒着丝丝寒意,又沉声重复一句。

“啊,哦!”

竺如烟回神,一惊一乍跳起来。

才站定,似想起什么,她又立马蹲了下来,一双眼眸纠结地盯着凌君曜,却并没有将解药拿出来。

“这口说无凭,若王爷得了解药,却反悔了要杀我可怎么办?”

凌君曜一张俊脸黑沉如墨,低沉嗓音渗着丝丝戾气,咬牙切齿,一字一句。

“本王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空口无凭,不行。”

竺如烟想也没想,直接就反驳,完全没去看凌君曜那一张狰狞无比的俊脸,圆溜溜的眼珠子上下扫了凌君曜一眼,却突然动起了手。

“你做什么!”

凌君曜声音有些失控地沉喝一声!

这个该死的女人,疯了不成?

竟......竟然!

只见竺如烟两只爪子在凌君曜的身上一通乱摸,完全忽略掉了那张杀人的脸。

甚至都没有察觉,自己这般上下动手,有多么不妥。

0 第七章 凭证
“王爷啊......没有凭证,小女子我实在忐忑啊!”

竺如烟一边翻找摸索,一边故作叹息。

余光忽而瞥见一物,竺如烟眸光倏然一亮,爪子朝着凌君曜腰间抓了过去。

那是一枚被破碎纱帐缠绕着的,通体浑白的龙凤玉佩,触手间竟还带着浅浅暖意。

竟还是一枚暖玉!

竺如烟眉眼一挑,眸光锃亮,笑眯眯朝凌君曜看去。

“王爷对这物件可稀罕?”

凌君曜冷森着脸朝竺如烟手中的玉佩看过去,眸眼微沉。

那是他的贴身玉佩。

他这反应,让竺如烟嘴角地笑意更深了。

她直接将手中的玉佩放入怀中,还煞有其事地拍了拍玉佩的位置。

“这玉佩,就当做凭证了!”

凌君曜金眸闪过一道暗芒,面上深晦难测,语气却森寒无比,“解药。”

“啊......解药啊。”

竺如烟突然朝着凌君曜一耸肩,眼一眨,眯成两条缝。

“我没有解药!三个时辰之后,药效自然就褪去。”

凌君曜黑沉的俊脸,在那一瞬间,崩裂了。

若是眼神可以杀人,竺如烟此刻已经尸骨无全了。

不过,某个小女人一点自觉都没有,眯眼意味不明地看着凌君曜。

“王爷啊......接下来可能还要委屈你一下。”

凌君曜微怔,一股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还未明白这委屈是什么,竺如烟一记手刀突然袭来,他脸色一变,“霍......”

“七”字还未出口,他眼前一黑,便晕了过去!

昏迷前的一刻,他发誓一定要好好整治整治这个胆大包天的女人!

胆大包天的竺如烟确定凌君曜昏过去之后,扫了一眼狼狈不堪的新房,重重呼了一口气。

便起身将床上那已经塌下来的纱帐,和断掉的柱子推向一边。

弄好这一切,她目光又落在了昏迷不醒的凌君曜身上。

眼珠子贼兮兮地转溜一圈。

她倏然咧嘴露出一个坏笑,人已经蹲下,伸手直接将凌君曜的大红锦缎袍子扯开。

凌君曜本就凌乱的衣袍被她一拉扯,就露出了健壮的胸膛。

那精炼的线条仿佛能灼烧人的眼睛,竺如烟有些尴尬而心虚地移开视线。

目光落在不远处的梳妆台上,她眸眼一亮,跳下床快步走到梳妆台前扫了一圈,将那唇脂拿起,回到凌君曜身边。

葱白纤指捻一丝唇脂,便在凌君曜脸上动起了手脚。

半盏茶功夫,竺如烟手上的动作停下。

她满意地欣赏了一下自己的杰作,这才转身走到梳妆台前。

左右看了一眼铜镜里的自己。

她吸了一口气,柳叶眉低垂,露出娇弱温柔的表情,转身朝门口的方向走去。

“嘎吱”一声响动。

正在不远处守卫的霍七听到动静,转头就看到紧闭的房门开了一个口子,一个圆溜溜的脑袋伸了出来。

那小脑袋两下一转,才朝他这边望过来,随之一只葱白小手伸出,朝着他的方向勾了勾。

霍七仅楞了一下,立即恭顺朝那人走去。

“王妃有何吩咐?”

“你去寻一副笔墨过来,再收拾一间偏院出来,让人布好膳,本王妃一会儿过去。”

清脆柔和的嗓音响起,霍七这才想起,王妃自入府还未用膳,王爷一来,还被祸祸了这么久,这会儿也该是饿极了。

他暗暗想着王爷也真是不会怜香惜玉!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