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独宠丑妃、小说阅读网、李朔雪、张兴德

帝王独宠丑妃、小说阅读网、李朔雪、张兴德

帝王独宠丑妃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帝王独宠丑妃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李朔雪,张兴德

更新时间: 2021-07-12

更新内容: 帝王独宠丑妃最新更新至第 215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帝王独宠丑妃小说简介:
天生貌丑,出生之时,生母便将其弃之荒野。奈何天见犹怜,得一好心人收养长大。”十六年后,天不长眼,还未进门便被夫家休弃。”朝堂之上,神秘王爷,上门求亲,拜堂之时,发誓终生只得一妻。”天不犹怜,三年之后,王爷辞世,无盐王妃将何去何从……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1章 换子
月夜慢慢,今日的夜空很是清朗,漫天的繁星在夜空之中装饰着黑色的幕布,月亮偶尔从云朵儿后面露出来瞧一瞧星星们的成效,顺便招呼更多的星星一道装饰,勾勒出一幅美丽的图景。

“夫人,用力啊,夫人,就快看到头了,夫人用力啊……”一座深宅大院里,一间很是华丽的产房里,产婆正跪坐在床尾,对着床头的夫人用力的呼喊着。

“啊……啊……啊……”

床上的夫人已经浑身湿透,力气也快用尽了,但是这腹中的孩子迟迟就是生不出来,急得无论是产婆还是夫人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声男子的声音:“夫人怎么了?怎么生到现在还没生出来?”

听到老爷的声音,床上的夫人急了,要是自己这胎生不了男孩儿的话,那无论是自己还是腹中的孩子都不会有好日子过了,如今老爷有意要纳小妾,这是自己无论如何都不允许发生的。

只见夫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而后闭住气,紧闭双眸,手紧紧的攥住床上的锦被,浑身的劲儿都往肚子那儿使去了,突然一声大叫:“啊……”

“哇哇哇哇……”

一个粉嫩的团团从夫人的身下滚落了出来,产婆见此,忙将孩子抱了起来,用最柔软的布料将其擦拭了全身的血迹,而后包裹好送到了夫人的面前:“恭喜夫人,贺喜夫人,是位千金小姐。”

床上的夫人在听到这话的时候,面上一拧,不敢相信的看着身边的那个粉团:“你说什么,是小姐?”

产婆还头一次见到刚刚做了娘的人是这么个反应,以为夫人是太吃惊了,但还是有些疑惑的看着夫人道:“回夫人,这的确是位小姐。”

这下子,夫人的心一沉,也就在这时,外头的老爷听到里头没了动静,着急的冲着门里喊道:“孩子怎么样了?怎么没声音了?夫人如何了?”

听到老爷的声音,夫人忙回了神,看着站在那儿的产婆说道:“你去告诉老爷,就说本夫人生了个儿子。”

“什么?夫人,这?”产婆有些不明白夫人的意思了,看了看身边的小姐,这明明是个女娃子啊!

见此,夫人看了看身边的王婆,王婆是跟着夫人嫁过来的,也知道夫人如今的处境,见夫人的眼色便明白了,走到产婆身边,将一叠厚厚的银票塞到她的手中,语气阴冷的说道:“这是给你的银钱。”

看着手中厚厚的银票,产婆慌张的举着银票说道:“这,这,这太多了。”

“不多,”王婆看着产婆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是买你这根舌头的银钱,你去外头跟老爷说,就说夫人生的是个儿子,这些银钱就是你的,之后还会有更多的银钱送到你家去,只要你能管住你的这张嘴,今后我们夫人是不会亏待你的。但若是你管不住的话,我们也就只有割了你的这根舌头了。”

“呵。”听到王婆的话,产婆倒吸了一口冷气,看了看那一直以来都是笑脸相迎的王婆,再看看躺在床上冷冷的看着自己的夫人还有她身边的那个粉团,产婆低下头,看着手中的银票,而后无力的点了点头便出去了。

等到产婆离开之后,王婆连忙将原先就准备好的一个男婴与夫人身边的女婴儿做了对换,看着就要被抱走的孩子,夫人毕竟是个母亲,很是伤感的对王婆说道:“王婆,让我看一看我的孩子吧。”

闻言,王婆将孩子放到了夫人的手上,摸了摸孩子的头,心疼道:“夫人,您就放心吧,奴婢一定会照顾好小姐的,不会让小姐受一丁儿委屈的。”

夫人看着怀中只有一点儿大的女儿,心中百感交集,看到女儿额头上的那一抹艳红,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

听到夫人的话,王婆看了看小姐的模样说道:“夫人,这是胎记。”

“胎记?”夫人摸着那形似云朵儿的胎记,柔柔的说道:“孩子,你不要怪娘亲,娘亲也是逼不得已才这么做的,不过你放心,娘亲都已经计划好了,你的父亲有一个结拜兄弟,他家曾经与你的父亲有过婚约,约定两家的孩子长大之后结为夫妻,而且他家至今没有孩子,娘将你送到他家去,你定不会吃苦的,孩子,娘对不起你。”

“夫人,夫人,夫人……”突然,老爷的声音响起了。

听到这声,王婆立马将孩子抱了过来,看着夫人依依不舍的样子说道:“夫人,您现在这么做也是为了小姐好,夫人,您可要想清楚啊。”

听到王婆的话,夫人看了看她怀中的孩子,不舍道:“王婆,你定要将她送到李家去,不可委屈了她。”

“夫人,你就放心吧,奴婢知道怎么做。”说完,王婆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就在这时,老爷满脸红光的推门而入,看到床上的夫人时,脸上满是笑意:“夫人,你辛苦了。”

见老爷进来了,夫人也收起了悲伤,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看着老爷挣扎着想要起身:“老爷。”

“哎,”见夫人要起来,老爷连忙制止:“如今夫人刚刚生产,身体还是虚弱的很,这些虚礼就不必了,快,让为夫看一看我们的儿子。”

闻言,夫人将床内侧的孩子抱了过来,满脸慈爱的说道:“老爷,这就是我们的孩子。”

第2章 朔雪
京都里到处是一片歌舞升平的景象,如今女真屡屡犯境,边疆吃紧,但是在这京都之中,竟然丝毫没有因为边疆的战乱而起了变化,酒楼里、茶馆里、青楼里,到处是歌声飘起,烟雾缭绕,好不热闹。然而在这热闹的一处,总是一家欢喜一家忧。

李府

“老爷,要不您就娶个侧室吧?这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卧房里,坐在床边的年轻妇人倚靠在床边上,看着一边的愁眉苦脸的老爷,语气之中略带伤感的说着。

坐在那儿的老爷本是想着要不要明日再去为夫人请一个大夫瞧一瞧身子,希望夫人能够早日有孕,为李家传宗接代。可突然听到夫人这话,李老爷疑惑的看着夫人:“夫人,你这是在说什么?”

听到老爷的话,夫人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垂眸看着手中的绣帕,幽幽的说道:“老爷,虽然妾身不希望你娶妾室,但是如今妾身的身子你也是知道的,已经有四个大夫说妾身不可能再怀孕了,老爷,妾身无法再为李家传宗接代,老爷,为了李家的列祖列宗,妾身愿替老爷另择佳人,为李家传宗接代。”

闻言,李老爷连忙走到夫人身边,握着夫人的手,一脸认真的说道:“夫人,你这是在说什么?你我是结发夫妻,上辈子的姻缘,为夫岂能因为这点就对不起夫人,夫人,这几个大夫说你不能有孕,那就不能了嘛。为夫不信,这天底下的大夫千千万,又不是他们都说过了。再说了,这几个大夫也不是什么医术高明之人,夫人不必伤感,为夫明日就重金悬赏,寻一名医为夫人诊脉,定要夫人为我李家开枝散叶。”

看着老爷一脸的深情,夫人动容了,与老爷成亲五年,期间也是怀过一次孩子,但却莫名其妙的没了,之后便再也没有怀过,就连自己都开始对自己的肚子失望了,可是老爷竟然没有。听到老爷这么说,夫人的眸中含着泪水,激动的说道:“老爷,我,我,我……”

“老爷,老爷。”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管家的声音。

听到这声,老爷回了神,看了看外头的天,已经这么晚了,管家这个时候来是所为何事?只见老爷带着疑惑对着门外唤道:“进来。”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管家站在门口,恭敬的对着屋内的老爷说道:“老爷,方才张婆婆在打扫厨房的时候发现了在后门处有一个被人遗弃的婴孩儿。”

“什么?”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坐在床边的李夫人,当她听到有婴孩儿的时候,忙起身来到管家面前,看着管家问道:“你说什么?发现了婴孩儿?那婴孩儿现在在哪儿?”

突然见到夫人,管家都是一惊,忙低头拱手道:“回夫人,张婆婆现在就在门外,孩子也就在张婆婆的那儿。”

“快,让张婆婆将孩子抱进来。”

“是。”

随后就见一头发花白的老妇人抱着一个红色的小包被走了进来:“老妇见过夫人。”

“张婆婆快快起来。”

当张婆婆一进来的时候,李夫人便一直盯着她怀中的那个包被,自己一直都没有孩子,难道她是上天派来送给自己做孩子的吗?

“快,让我瞧瞧。”

闻言,张婆婆轻柔的将孩子的包被打开,露出里头那粉嫩的一团:“夫人,这是个女娃子,您看她这小模样,粉嫩粉嫩的,煞是可爱呢。”

看着面前的孩子,身为女人心中最柔软的一处被触动了,只见李夫人伸出手,小心翼翼的看着张婆婆道:“张婆婆,我能不能抱抱她?”

张婆婆是夫人打小就一直照顾着夫人的,也知道夫人自从嫁给老爷到现在都没有孩子,如今见到了这么可爱的一个婴孩儿,夫人自是喜欢的很,只见张婆婆很是小心的将孩子放到了夫人的怀里,笑着说道:“夫人,你看她这粉嘟嘟的小脸,真是可爱,看的人心都软了。哎,也不知是哪个没良心的,将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子就这样丢弃了,外头下这么大的雪,老妇将她捡进来的时候,她浑身都冻的青紫了,原本以为她活不成了,可没想到这孩子命大,老妇抱着试一试的想法,用土方法救她,没想到她还真活了,这么大的雪她都能活下来,这是老天爷在救她啊。”

感受到怀里的柔软,李夫人的心也软了,再听到张婆婆这话的时候,心中更是舍不得了,这么可爱的一个孩子看来是老天赐给自己的:“老爷。”

早就已经来到夫人身边的老爷,在见到夫人怀中的孩子时,很是怜爱的摸了摸她,没想到这么一摸,她竟然对自己笑了,见此,老爷的心也软了,再看到夫人眼中的希望时,笑了笑说道:“张婆婆,既然这个孩子是在我李府门口被捡到的,那就说明她与我李家有缘,我们也很是喜欢她,既然如此就让她做李家的大小姐吧。”

“是,老爷。”

听到老爷这么说,夫人的脸上满是笑容,一会儿看看老爷,一会儿看看怀里的孩子:“老爷,你给这孩子取一个名字吧。”

闻言,李老爷仔细的看着这孩子一遍,再看到她眉心的那枚胎记的时候,李老爷的嘴角微微一笑:“世人都说长有胎记的孩子是上天对她的眷顾,希望在这茫茫人海之中能够一眼看到她,古有钟无艳长有胎记,稳固江山,今日这个孩子的眉心也长有一块似是云朵儿的红色胎记,看来她的命运也是不简单,既然如此的话,就叫她朔雪吧,‘寒云翳日,朔雪迷空’中的朔雪。”

“朔雪?”李夫人重复的叫了一下这个名字,看了看怀中的孩子,怜爱的摸了摸她熟睡的小脸说道:“朔雪这么名字好,让人捉摸不透,孩子,既然你来到了我的身边,我便会将我最好的一切都给你,绝不让你受半点的委屈。”

冬日里的雪下的很是厉害,不知是何种原因,昨日还是一片晴朗的夜空,今日一早便下起了鹅毛大雪,很是诡异。

第3章 庙会(一)
转眼间六年的时间过去了,又是一年的冬日,雪花还是大片大片的往下落,瘦弱的树枝受不了积雪的积压,没一会儿便听到“咔嚓”一声,树枝断了,惹得一地的雪花飞舞扬起。

“小姐,这是今年周记绸缎庄新到了一匹布料,老爷说让小姐你看看喜欢哪个,好让裁缝师傅给你做一身冬衣。”只见一头扎两个小童髻的女娃子蹦蹦跳跳的端着一堆颜色各异的布料放到小姐面前,笑脸嘻嘻的看着坐在桌案边的小姐说道。

听到丫鬟的声音,桌案边的小姐微微的抬起头来,看了看那个花花绿绿的颜色,眉头微微一皱,爹娘一直都喜欢这些艳丽的颜色,自己也早就与爹娘说过了,不要这些颜色,怎么又送来这些了?

“小姐,你每天那么用功做什么啊?你又不考状元?天天看这些书,头都大了。”说完,那个女娃子还用两根手指夹起一本书,倒着看了一眼之后,很是无趣的扔到了一边。

“你可别扔我的书,”看到被扔去一边的书,小姐很是心疼的拿起来,放到胸口唏嘘了几句:“二月,若是你觉得无聊的话,你就去外头玩雪去,不必在这儿陪着我。”说完,小姐还很是生气的将手指着门外的雪地。

那个叫二月的小丫鬟在听到小姐这话的时候,顺着小姐的手望去,很是无趣的摇了摇头道:“小姐,二月这次来是让你选布料的,你看看你一直在看书,什么时候能选布料啊?小姐,你身上的衣服都已经穿了快一年了,应该换一换了。”

“不换不换就不换,你啊,若是真的无聊的话,我求你出去玩儿吧,我不会告诉爹娘的。”被这个丫头搅的头都大了,低头看书的小姐就差要推她出去了。

看着小姐的样子,二月的眼睛滴溜溜转了一圈之后,忽然想到一个好主意,努力的凑到小姐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就见原先还只想着看书的小姐一下子来了精神,兴奋的看着二月说道:“你说的都是真的?”

“那还有假,小姐,我可是刚从外头回来的,外头的庙会可热闹了,更何况今天观音娘娘的生辰,二月十九,这可是观音娘娘的真正的生辰日子,你不知道这外头可热闹了,人山人海的,我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么多人呢。”

“那,”只见小姐低着头想了一会儿说道:“那我们就去瞧瞧去。”

“恩恩恩,我就等着小姐这话呢。”

没一会儿这主仆二人便换了一身寻常人家的衣服,因为都是孩子,也就没什么华丽富贵之说了,只见小姐穿了一身素青色的袄衣袄裤,一头青丝用红绳扎了一个蝴蝶结,看上去很是显眼。而二月穿的是自己身上的衣服,看上去很是普通,不过因为那双灵动的眼睛,显得很有灵气。

就在要出门的时候,二月猛地拉住小姐,看了看小姐的额头,而后取出身上的绣帕,绑在小姐的头上,一边遮住小姐眉心的胎记,一边俏皮的说道:“夫人说了,小姐的眉心是福气,是不能让人轻易瞧见的,因此要好好的遮挡住了。”

看着二月的动作,听着她的话,小姐淡淡的笑了笑,其实自己早就知道这是胎记,也知道这脸上长胎记的女子被称作什么。但既然娘亲与爹爹都说这是福气的话,那就让他们这么说去吧。等到二月系好之后,小姐看着她笑了笑:“好了吗?”

“恩,好了,这下不会有人看到小姐的福气了。”二月拍了拍手,很是满意自己的杰作。

见此,小姐拉着她的手,一边跑一边说道:“若是再迟的话,估计就看不到观音娘娘了。”

二人还没到庙会,便听到那震耳欲聋的锣鼓声,还有鼎沸的人声。穿过一条街道,来到北京城的主道,二人便看到了信男信女们正抬着观音娘娘的金像向城中的寺庙走去。

“小姐,小姐,你快看,那是观音娘娘的金像哎。”二月兴奋的指着正在从自己眼前走过的队伍。

看着如此开心的二月,小姐也很是开心,嘴角一直笑着说道:“二月,我记得你也是二月里出生的?难道你与观音娘娘是同一天的生辰?”

闻言,二月看着小姐,想了一下说道:“我也不知道,我是被夫人捡回来的,夫人说当时捡到我的时候是在二月里,便将我取名为二月,希望将来若是我的爹娘在听到我的名字之后能将我接回去。”

听到二月的话,小姐一时之间哑口无言,本想着说些开心的事儿,没想到竟然提起了这件事,二月是被娘亲捡回来的,这件事自己是知道的,今日的自己也真是的,怎么会好端端的说起这些的?

“哎呀,小姐,你别多想了,二月现在在小姐家里过的就很好,老爷和夫人也从没将我当下人看待,只要是小姐有的,二月都是不缺的。”二月是个聪明的孩子,看到了小姐眼中的愧疚,忙岔开话题说道:“小姐,快看快看,那是什么啊?好大的一个男娃娃啊!”

第4章 庙会(二)
每年的阴历二月十九为观音诞生日,六月十九为观音成道日,九月十九为观音出家日,民间将这三日并称为观音菩萨圣诞,今日也恰逢二月十九的日子,全北京城的老百姓为了庆祝这位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的生辰,纷纷出钱出力为其置办盛宴。

“小姐,小姐,你快看啊,那是什么啊?怎么还有一个男娃娃和一个女娃娃啊?”二月兴奋的指着走过来的队伍。

顺着二月的手望去,小姐看到了在观音菩萨金身像之后,的确是有两个稍小的塑像,见此,小姐笑了笑说道:“那是金童玉女,是观音菩萨身边的侍应,金童就是传说中的善财,就是我们常说的善财童子,你看他的头上梳着三个小辫子,而玉女则说的是东海龙王的三公主,长得就像你一般,活泼的很,观音菩萨的全称则是南无大慈大悲救苦救难观世音菩萨,一生以救人为先。”

听着小姐的话,二月一脸崇拜的看着小姐:“小姐,你懂得真多啊!对了,小姐,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看着二月俏皮的眼睛,小姐一脸孩子气的说道:“平日里让你跟着我多看看书,可是你就是不愿意看,师傅让你背的文章你也不背,这下知道差距了吧。”

闻言,二月瘪了瘪嘴,笑嘻嘻的看着小姐说道:“小姐,我看以后你就将你知道的故事都说给我听吧,这样一来你也多看了一遍,而来我也知道了不少,这可是很划算的。”

听到这话,小姐很是无奈的摇了摇头,而后看着她一脸真挚的模样,笑道:“好了,以后若是有空的话,我便将我知道的都告诉你,行了吧?”

“哎,好嘞。”得到小姐的回答,二月的脸上笑得更开心了,满脸荣光的看着前面的队伍。

就在这时,一身穿传华丽服饰的中年妇人走了过来,直接站到二月与小姐的面前,没有一点儿表示,也丝毫不认为自己的行为很是不雅。

小姐倒是好脾气,觉得没什么,可是二月就不让了,凭什么她看的是花花绿绿的庙会,而我们就只能看她的大屁股啊:“喂,大妈,你挡住我们的视线了。”

听到这声,中年妇女很是傲慢的转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两个小娃子,不屑一顾的说道:“哼,挡住你们又怎么样了!小鬼。”

“你,”二月正要发飙,旁边的小姐连忙拦住她,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你打不过她的,别说了。”

二月最不喜欢的便是小姐的这副好人脾气,遇到自己吃亏的事儿总是不说话,真不知道小姐是怎么想的。只见二月一膀子甩开小姐的手,看着还站在面前的大妈大声吼道:“大妈,你的屁股太大了,挡住了我们的视线。”

“你,”被人这么大庭广众的叫喊着,那个中年妇女的脸色明显不好看,猛地转过身来,看着身后的两个孩子,一脸怒气的说道:“你说什么,有胆子再说一遍。”

见此,二月非但没有害怕,还很是得意的看着她,再次大声说道:“大妈,你的屁股太大了,挡住我们的视线了,大妈,是这句吗?”

“你,”再一次听到这个,中年妇女伸手就要掌那个女娃子的耳掴子,幸亏身边的一个男子一把拦住了,看着她一脸不屑的鄙夷道:“哎哎哎,你做什么啊?你要打孩子啊?你这么大的一个人了,竟然还打这么点儿大的孩子,你当我们都是摆设啊。”

只见那个男子一边说着,还一边对身边的人交流着。听到这个男子的话,身旁的人也附和道:“真是的,这么大的人了,竟然还跟孩子生气,真不知道你是吃什么长大的。”

“是啊是啊,孩子才多大啊,她们知道什么,你竟然要打孩子。”

“真是不知羞耻,若是你对这两个孩子动手的话,我们可不会让着你的。”

“就是就是……”

被一阵唾沫淹住了,中年女人也不敢多说什么了,低着头,灰溜溜的便离开了。等到她离开之后,二月很是俏皮的看着方才帮着自己的大哥哥笑着说道:“大哥哥,谢谢你,刚刚要不是你的话,我们可就被打了。”

只见男子低下身子,摸了摸二月那活泼的小辫子,笑着看着她说道:“放心,只要有我在,不会让那位大妈欺负你们的。”

听到他也叫“大妈”,二月很是不好意思的看了看他,而后笑嘻嘻的不理他了,继续看表演了。

站在一边一直没说话的小姐看着二月与男子的对话,一动不动,男子就要起身的时候,察觉到了这一幕,再次低下身子,摸了摸她的小辫子,发觉她的头发软的很,人们常说,头发软的人,心也是软的很。只是为什么她的额头要用方巾抱着呢?莫不是受伤了?想着,男子就要将她的头巾拿下来一看究竟。

“不行,”就在这时,小姐连忙护住了头上的方巾,握着眉心看着男子,孩子气的问道:“大哥哥,你成亲了吗?”

“恩?”听到这话,男子着实是一惊,这是个什么话?一个半大的孩子竟然问自己有没有成亲?今天的天很正常啊!

小姐以为他没有听到,保持着原先的姿势,再次问道:“大哥哥,你快说,你成亲了吗?”

这下,男子不能当做没有听到了,因为人家都已经说了第二遍了,只见男子看着面前的女娃子,笑了笑说道:“还未成亲。”

听此,小姐低着头想了一会儿,而后抬起头看着男子一脸认真的说道:“大哥哥,我叫李朔雪,你不要成亲了,等我长大了,我嫁给你。”

仪仗队还在继续前行,周围一片闹哄哄的声音,男子听到一个孩子对自己说这话,脑袋一懵,不知道说些什么好了,就这么看着她,伸手轻轻将她拼命捂住的额头搬开,当看到她眉心的那朵胎记时,不知为何,男子的心里竟将这枚胎记牢牢的印下了,仿佛这胎记是长在自己眉心一般。

第5章 责罚
眼看着天就要黑了,虽然二月很想再看看夜晚的庙会,但如今要是再不回去的话,被老爷和夫人知道自己将小姐都带出来这么长时间,那自己可就遭殃了。于是二月牵着小姐的手急急忙忙的向家的方向奔去,刚一进家门,便听到身后传来张婆婆一声奇怪的声音:“哟,舍得回来了?”

听到张婆婆的声音,小二月笑嘻嘻的转过身,露出一副乖宝宝的模样看着张婆婆笑道:“回来了,回来了,当然要回来啊,不回来的话,可就见不到张婆婆了。”

“你啊,就是那么疯,天都已经快黑了,你才将小姐带回来,老爷和夫人都已经回来了,正在前厅等着你呢,等一会儿你们去的话,估计又是一阵教训。”张婆婆看着面前两个可爱的孩子,这心就是狠不下来。

闻言,二月小大人似的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说道:“没事儿的,老爷和夫人最疼二月了,一定不会责罚二月的。”说完,二月蹦蹦跳跳的就向前厅跑去了。

看着二月的背影,小姐李朔雪问身边的张婆婆道:“今日爹娘回来时的心情怎么样?”

听到小姐的话,张婆婆看着已经六岁大的小姐,想到当初将她抱回来时的场景似乎就在昨天,时间过得真快。

见张婆婆正在发呆,李朔雪疑惑的看了看张婆婆,不解道:“张婆婆,怎么了?”

“哦,”张婆婆回了神,看着小姐答道:“老爷夫人回来的时候看不出有什么不同,应该是和平时一样,不过老爷的眉间似是有些烦恼,眉头皱的紧紧的。”

闻言,李朔雪想了想,看着二月离开的方向,一句话也不说的就跟了上去,看来二月这次是要遭殃了。

刚一进前厅,李朔雪便看到跪在地上的二月,见此,心中早就已经有了主意的李朔雪走到二月身边,对着爹娘跪下道:“女儿见过爹爹、娘亲。”

看着一身大红色袄衣袄裤的雪儿,李老爷没好气的哼了一句:“怎么舍得回来啊?不再外头多瞧瞧,多看看呢?”

身边的李夫人在听到老爷这么说的时候,瞪了一眼老爷,示意他不要再说话了,而后很是和蔼的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个人,轻声道:“今天都看到什么了?”

听到娘亲的声音,李朔雪抬起头看着娘亲答道:“娘,今日雪儿看到了很大的庙会,是雪儿这辈子看到的最大的一次庙会,虽说雪儿没有看晚上的盛会,但是能看到白日里的庙会,雪儿已经很满足了。”李朔雪说的那叫一个满足啊,听得坐在那儿的李夫人可是心疼不已,忙将两个孩子扶了起来,一边一个摸着她们的脑袋,心疼道:“是娘不好,娘没有多陪一陪雪儿,让雪儿一个人孤独了。”

“娘,”听到娘的话,李朔雪知道自己的目的达成了,看了看对面的二月,示意她不要说话,而后自己接着说道:“娘,今天是雪儿央求着二月带自己去看庙会的,娘,你就不要责罚二月了,好不好?”

“好好好,娘谁也不责罚,娘舍不得罚你们呢。”李夫人对这两个孩子的宠爱甚至超过了母亲的程度,有的时候她恨不得将自己能有的一切都给这两孩子。

听到夫人这么快就服软了,坐在一边的李老爷可不让了,闷咳了一声:“咳咳咳,虽说不责罚你们,但这件事要是不给你们一个教训的话,以后李家的家规还要不要了?”

窝在娘亲怀里的李朔雪与二月在听到这话的时候,二人齐刷刷的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一边的爹爹。

只见李老爷在见到这双眼睛的时候,忙闭上了眼,这件事可不能再心软了,不然以后自己在这两个孩子的心里还有没有威信了,只听李老爷一字一句的说道:“十日之内,将《弟子规》抄写百遍,若是抄不完的话,以后你们就等着天天待在府上,直到出嫁的那日。”

听到爹爹的话,再看着爹爹的动作,李朔雪知道爹爹不是在说笑,拉着二月走到爹爹的面前,语气很是失落的说道:“是。”

听到这么一声没精打采的声音,李老爷睁开眼,忽然看到面前的两个孩子,见着她们那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这心里就是不忍心,再他决定要将惩罚减半的时候,一边的李夫人打岔说道:“好了,好了,如今这罚都罚了,就别再这样看着孩子了,他们还小,别吓坏了她们。”

见夫人这么护短,李老爷也不好说什么了,自己的这个女儿,虽说额头上长了一个胎记很不美,但不知为何,这胎记长在她的脸上,总觉得是老天的有意为之,红色的胎记本就少见,而且随着雪儿的长大,这胎记也在变化着形状,一天一天的似乎是在说明着什么。

李夫人见老爷在盯着雪儿的额头看,担心孩子心灵上受到伤害,忙将雪儿抱在怀里,看着老爷说道:“老爷,你不是有事要说的吗?”

听到夫人的话,李老爷回了神,看了看夫人怀中的孩子,而后一手将身边的小二月也抱在了怀里,看着两个孩子说道:“明日你们哪儿都不许去,明日为父的多年好友要来府上一叙,顺便他说也要见一见你们,知道了吗?”

“是,二月知道了。”见老爷不生气了,二月的脸又恢复到了平日的欢畅了,回答的那叫一个快啊。

见此,李朔雪想了一会儿,也点头道:“爹,你就放心吧,明日我们不会出去的。”

第6章 母女
被老爷训斥之后,李朔雪与二月回到了闺房,刚一迈进闺房的门槛儿,二月就立刻变了个样子,一改在老爷面前的乖乖模样,变成了隔壁家的傻二姐的样子,猛地将鞋一甩,成功的飞入了软榻之下,而后一个翻身便躺在了软榻上,看着门口的小姐,很是委屈的抱怨道:“小姐,老爷怎么这样子啊!《弟子规》百遍,这不是要了我的小命了嘛,小姐,你去与老爷说说,看能不能减半,或者直接就不罚写了。”

坐到桌案前的李朔雪听到二月这话,很是好笑的看了看她,而后提起笔一边写着《弟子规》,一边说道:“你认为爹爹说的话什么时候有过回旋的余地的?还是你有什么法子能让爹爹改变主意的?”

听到小姐的话,二月的眉头皱的紧紧的,小姐说的对,老爷说话向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想到这个,二月很是无奈的深深的叹了一口气,而后四仰八叉的躺在榻上,看着屋顶幽幽的说道:“哎,看来这件事只能如此了。”

见着二月这般,李朔雪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后便继续书写了,今日的事儿若不是娘亲在,估计这不值这百遍的抄写了。

日月星辰,轮回转替,转眼一天过去了,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之时,第二天来临了,李府之中又开始忙碌了。

“夫人,你看看这是今日中午厨房要做的菜,你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要改的?”张婆婆将一张写有菜名的纸放在了夫人的面前。

看着面前的菜名,李夫人的脸上一直挂着满意的笑容,忽然看到一个菜名,摇了摇头道:“雪儿不喜欢吃海鲜,这道菜就别让厨房上了,免得雪儿看见了又会不舒服。”

听到夫人的话,张婆婆顺着夫人的手望去,看到了上面的名字,点了点头道:“还是夫人心细,老妇还没注意到这点呢。”

“好了,张婆婆,将这个交给厨房,你就去歇一会儿吧,今天你起得有些早了,如今你的年岁也大了,还是要多注意身体的。”李夫人看着张婆婆头上的白发,体谅的说着。

闻言,张婆婆很是动容的看着夫人:“多谢夫人,老妇不累的。府上很少有客人来,这次可是小姐出生后的第一次,而且又是未来亲家的人来了,这事儿可是一定要做好,不能有一点儿马虎的。”

见此,李夫人也不好说什么,看着她,关心道:“那也好,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也就不多说什么,不过要是觉得累的话,就要去休息,这府上这么多的丫鬟小厮的,有什么事儿就让他们去做。”

“是,老妇记下了。”说完,张婆婆便离开了。

等到张婆婆离开之后,李夫人忽然想到一件事,也紧接着就跟了出去,不过李夫人可不是去厨房的,而是想到了雪儿到现在都没有起床,想着去看一看她。

闺房内,因为昨夜一夜的用功,李朔雪与二月一个趴在桌案上睡着了,一个则趴在地上睡着了,二人睡的是那么的香甜,躺在白色的地毯上,就像两只小猫一样,看的门口的李夫人都不忍心叫她们了,幸亏房内铺了厚厚的地毯,不然这个天她们这么睡的话,非得染上风寒不可。

李夫人走进屋内,先将雪儿抱上了床,而后转身也将躺在地上犹如一只小花猫似的,窝在那儿的二月也抱上了床,想着如今的时辰让她们醒来还是有些早,便不急着叫她们。将被子盖好之后,便来到桌案边,想看看她们昨天晚上是因为什么事儿就那么睡着了,走到桌案前,将桌上的纸拿起来一看,心中明了了,原来是因为这个,走到软榻那儿,再看看地上的那一滩纸,仔细看看上面也写满了《弟子规》,看来这两个小家伙昨夜一定是通宵了,这个老爷也真是的,孩子还那么小,就让她们写那么多,看来得好好的与老爷说一说了。

“娘,”突然,一声犹如猫叫的声音从床上传了出来。

当听到这声,李夫人看到了侧身躺在床上,整个惺忪的睡眼,看着自己的雪儿。走到雪儿身边,俯下身子,看着她,柔声道:“醒了?”

“恩。”只见李朔雪慢慢的坐了起来,看着坐在床边的娘亲,呆呆的问道:“娘,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今天爹那儿不忙吗?”

看着眼前的女儿,李夫人忽然觉得有些愧对这个女儿,虽说她不是自己亲生的,自从雪儿懂事开始,她对自己的关心往往都超过了自己付出的,一个才六岁大的孩子能有这样的心,真叫连自己都惭愧的很,李夫人摸了摸雪儿的脑袋,柔声道:“今天娘亲哪儿都不去了,就在家中陪着雪儿。”

“真的?”听到娘这话,雪儿有些吃惊地看着娘亲,虽说声音不大,但是李夫人却听出了话语中的开心。

“真的,娘什么时候骗过雪儿。”

闻言,雪儿就要急着起身,一把将被子扔到了床里,急急忙忙的就要穿衣服,一边穿衣一边说道:“雪儿可要早早的起来,这样就能多些时间与娘亲待在一起了。”

听到这话,李夫人的心被震撼住了,看着已经要将衣服穿好了雪儿,李夫人走到她的身边,拿起一边的袄衣,轻柔的为她穿上,嘴唇始终是抿着的,不知道应该如何回应雪儿的这句话。

“唔,”就在这时,一声很是不悦的声音从那被子中响了起来。

第7章 逛街
“唔,”突然,床上传来一声很是满足的声音,而后就见那棉花被中伸出一只肉嘟嘟的小手,晃悠晃悠那个小爪子,之后就见一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冒了出来,那双犹如小猫一般的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正在说话的夫人和小姐,紧接着那软软的声音就出来了:“小姐,你们在说什么啊?”

听到二月的声音,李夫人与李朔雪都掉过头来,看了看床上的小脑袋,活像一个毛球,见此,李夫人很是不给面子的“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而后走到床边,蹲下身摸了摸床上的小脑袋,柔声道:“原来小二月也醒了,既然醒了,那就快些起来吧,一会儿我们去外头逛一逛,想必昨日庙会的一些物品摆设现在还没有撤,兴许你们还能看到一些。”

“真的吗?”听到夫人这话,二月“噌”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夫人,两眼瞪大的问道:“夫人说的都是真的吗?”

闻言,李夫人就疑惑了,方才是雪儿问自己是不是真的,这下二月又问自己是不是真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难道自己就那么不值得信任吗?想到这点儿,李夫人忽然有些郁闷,看着小二月点头道:“当然是真的,难道夫人还骗过你们吗?”

“嘻嘻,”得到肯定的回答,二月开心的从床上站了起来,手舞足蹈的说道:“太好了,太好了,还是夫人好,夫人比老爷好,老爷只会让我们抄写什么《弟子规》,而夫人就不同了,夫人会带我们出去玩儿,真好。”

见她这般,李夫人实在是担心她会跌个跟头,忙一把拽过她,有些微怒的说道:“跳的这么厉害,万一摔在哪儿了,疼的可是你自己,快,将衣服穿上,若是晚的话,可就看不到了。”

听到夫人这话,二月几个动作便将衣服都穿好了,毕竟是孩子,心思都是单纯的很,如今她们最想的便是看一看庙会的遗下物品,因此连早饭都没吃,便拖着夫人出去了。

刚一踏入大街上的街道时,二月的心就已经飞了,若不是李夫人将她的手紧紧的拽着,估计她能一下子飞出去了。而一边的李朔雪则是乖乖的待在娘亲身边,紧紧的握住娘亲的手,虽然对街上的一切也很是惊奇,但也没有二月的那般欢快。

看着身边如此懂事儿的女儿,李夫人指着前头的一个卖纱巾的摊铺说道:“雪儿,我们去那儿看看,好不好?”

“恩。”

走到摊铺那儿,二月便乐呵呵的拿起一块大红色的纱巾围在了脖子上,展示给李朔雪道:“小姐,小姐,你快看看,这个好不好看?”

见此,李朔雪仔细看了一眼之后,点了点头道:“恩,你戴着正合适。”

“真的?”

“恩,真的。”

闻言,二月缓缓的将纱巾取下来,而后走进小姐,轻轻地将纱巾系在小姐的额头,虽说小姐今日依旧是在额头上系上了东西再出来,但是二月还是将那方红色的纱巾系了上去,等到系好了之后,仔细的打了一个蝴蝶结,二月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恩,真的很好看。”

看着二月的一系列动作,李朔雪很是惊奇的看了看她,不明白她为什么要这么做,怎么这个纱巾又到了自己的头上了?

似乎是察觉出了小姐的不明白,只见二月笑脸嘻嘻的看着小姐说道:“我听张婆婆说过,红色的东西能给人带来好运,这个纱巾正好是红色,二月希望它能给小姐带来好运。”

听到二月这番话,站在一边的李夫人心里猛的一怔,虽说她只有六岁,但是能对雪儿这般,真的很让人感动,看来自己将她留在雪儿身边是对的。只见李夫人拿起摊铺上的另一块红色纱巾,绑在了二月的脖子上,柔声道:“这块纱巾给二月,让我们的二月也有个好运气,能够健健康康的长大。”

看着脖子上多出来的红纱巾,二月的嘴角咧的很开,朝夫人甜甜的一笑,而后牵着小姐的手,一左一右的走着。

不远处的茶楼上,一双温柔的眼睛看着那个摊铺前发生的一切,微笑的对身边的随从说道:“你看那两个小女娃哪个更漂亮?”

一边的随从在听到主子的话,看了看那两个女娃,有些疑惑的看着主子,心想:主子到现在都没有成亲,难道是因为主子有这方面的爱好?平日里怎么都没看出来啊!

见他不说话,那人自顾自的接着说道:“我看你也不知道,虽说那个将纱巾系在脖子上的小女娃长得很是水灵,但她的眉宇之中少了一份灵气,而那个眉间系纱巾的女娃,虽然看不到她的眉间,但我想她定是不简单,而且小小年纪就能有沉稳,长大之后定是不简单。”忽然,那人想到一件事,对着身边的随从吩咐道:“你去帮我好好查一查这两个孩子的情况。”

闻言,随从虽说心中的震撼不可言喻,但还是拱手道:“是,属下遵命。”

第8章 婚约
李府

“娘,这个糖葫芦真的好甜啊,也很酸,酸酸甜甜的,很好吃。”一手牵着娘亲的手,一手拿着一根糖葫芦的李朔雪笑着看着娘亲说道。

听到女儿的话,李夫人的嘴角也是微微的笑着:“只要你喜欢就好,若是今后再想吃的话,娘还带你去买,好不好?”

“恩,好。”

就在这时,张婆婆朝夫人这儿走来了:“夫人,张府的人已经来了。”

“什么?人已经到了?不是说中午才到吗?”听到张婆婆的话,李夫人很是吃惊地看着她。

“可不是嘛,老妇也是奇怪的很,夫人,你还是快去看看吧,人就在厅堂里。”

闻言,李夫人理了理身上的衣服,而后牵着雪儿便向厅堂走去。身后的二月见此,也要跟上去,幸亏张婆婆手快,一把将她抱了过来,点了她的额头道:“你啊,夫人与小姐这是去见客,你去做什么?”

听到张婆婆的话,二月不开心了,撅着嘴巴看着张婆婆,委屈道:“我是小姐的贴身侍女,是要跟在小姐身边保护小姐的,不让别人欺负小姐的。”

见此,张婆婆也不好说什么,一边抱着她向厨房走去,一边说道:“现在小姐的事儿不用你费心了,有夫人在,不会让其他人欺负小姐的,你现在就跟着婆婆去厨房忙活吧,今天你就乖乖的待在婆婆身边,听到了吗?”

看着小姐离开的背影,二月虽然很不开心,但还是点着头,闷闷的说道:“哦,听到了。”

刚一迈入厅堂的李夫人在见到坐在一边的张夫人的时候,忙笑着说道:“张夫人,没想到你这么早就来了,方才听下人说的时候,我还是吃了一惊呢。”

听到声音,张夫人回了头,在见到李夫人的时候,起身迎着她走来:“想着早些与李夫人多说说话,因此便早来了,不过这来得实在是不巧,恰巧李夫人带着千金出去逛街去了。”说完,张夫人饶有深意的看了看李夫人身边的那个女娃子。只见她的额头上用一方纱巾包裹住,看不到她额头上的印记,因此也就不知道她到底是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了。

察觉到张夫人一直在盯着雪儿看,李夫人有些奇怪的看着她问道:“怎么了?张夫人是觉得哪儿不妥吗?”

“不不不,”听到李夫人的话,张夫人忙回了神,看了看那个女娃子,笑道:“只是忽然觉得与你的这个女儿很是有缘。”

“哦,原来是这样啊,”李夫人与张夫人坐下后,李夫人笑着看着自家的女儿说道:“我的雪儿的确是很好,虽然年纪小,但却让我们省了不少的事儿。”李夫人满眼幸福的看着雪儿,而雪儿却在聚精会神的吃着手中的冰糖葫芦,丝毫没有注意到娘亲的动作。

张夫人也盯着雪儿看,忽然张夫人想到一件事,笑着问道:“李夫人,不知令千金为何在头上绑着一个纱巾呢?”

这件事是整个李府的人都知道,但却闭口不言的事儿,因为小姐一出生的时候额头上便长有胎记,一个形似云朵儿的胎记,有人说长胎记的人都会很丑,但是小姐的这个胎记在她的脸上却有着画蛇点睛的作用,红色的胎记印在眉间,衬得小姐就像是从天上下来的仙子一般。为了不让这点暴露出,李夫人从小的时候便为女儿系上了这个丝巾,久而久之整个李府的人也就见怪不怪了。

不过当张夫人听出这个问题的时候,李夫人的面上稍稍有了一些不悦,不过随后也笑着说道:“这是孩子们之间的玩儿法,雪儿身边的丫鬟二月亲手系上的,说是两个小姐妹之间的乐趣。”

“哦,原来如此。”听到李夫人的话,张夫人虽然想让她摘下纱巾给自己看看,但还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于是便岔开话题说道:“对了,今日我来之前,我们老爷说,我们两家联姻的事儿什么时候有个正儿八经的文书一类的东西才好呢。”

其实当前些日子张府的人前来递贴子,说是要来府上一叙的时候,李夫人便大体能够猜到他们是为了什么了,如今李家的生意是越做越大,家财也是越来越多,虽然张家是官家的人,但是他家的钱财却不如自己,因此她才急着要定下这件事,从前李家和张家之间有过口头上的婚约,但也没做什么具体的事儿,而且这些年来,那些生意上的伙伴,还有达官贵人也纷纷前来提亲,也不介意雪儿现在才六岁,一个个都说等雪儿长大之后便完婚。因此当李夫人听到张夫人这话的时候,嘴角微微一笑,看着身边的雪儿道:“张夫人太心急了,如今两个孩子还小,这件事定的也太有些急了,而且这将来的事儿谁也说不准,孩子们的心性也是说不定的,因此这件事还是过几年再说吧。”李夫人没有直接退了这门婚事儿,而后委婉的说着。

不过坐在那儿的张夫人在听到这话的时候,心中已经有了想法了,尴尬的笑了笑道:“呵呵,李夫人说的也对,我也是这样与我家老爷说的,说他太心急了,这件事实在是急不得的。”

“娘,”就在这时,门外传来了一声孩童的声音。

第9章 夺食
正坐在那儿悠闲的吃着冰糖葫芦的李朔雪忽然听到了这声很是张狂的声音,轻轻停下了手中的吃食,顺着那声音看去,没一会儿,就见一个身穿蓝色绢服的男孩子仰着头,大摇大摆的从外头走了进来。

“娘,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孩儿还要回去玩儿弹弓呢。”男孩儿走到张夫人的身边,看都不看一边的李夫人,直接对这娘亲很是不满的说着。

正与李夫人说着话的张夫人在听到孩子这句话的时候,面子上有些搁不住了,轻轻拍了一下孩子的手背,微怒的看着他说道:“娘正在与你的李伯母说话,你一个孩子插的什么嘴。”而后笑脸看着一边的李夫人介绍道:“让李夫人见笑了,这是犬子张国德。”

“原来是令公子啊,这个时候的孩子调皮也实属正常,无妨,无妨的。”李夫人虽然表面上说的那叫一个无所谓,但是在心里对他的印象已经坏到了几点。

听到娘的话,男孩儿丝毫不惧怕娘的威仪,看都不看娘亲,也不看李伯母,起身走到一边正在吃着冰糖葫芦的李朔雪面前,看着她手中的冰糖葫芦,怔愣了一会儿,而后摊开那肉嘟嘟的小手,很是霸气的说道:“给我。”

此话一出,不单单是坐在他面前的李朔雪愣住了,就连一边的两个大人也是惊讶的看着他,尤其是坐在那儿的张夫人的脸色越来越不好看,这个臭小子简直是丢尽了自己的脸了,李夫人看着他的举动,再看看自家的女儿,心中对这个未来的姑爷是越来越不喜欢了,不过面上还是笑意盈盈的。

坐在那儿的李朔雪见他还在张着手,丝毫没有收起的意思,看了看手中的冰糖葫芦,再看看他,想着这是娘亲买给自己的,他要就能给他吗?将冰糖葫芦小心的护在胸前,看着他一脸的不屑:“不给,要吃的话让你自己的娘亲给你买去,这可是我娘亲买给我的。”

“你,”男孩儿见自己的话没起作用,顿时就来气了,走到李朔雪身边,一把就要将她手上的冰糖葫芦夺去了,可李朔雪像是要与他对抗上了,死命的捏住手上的那根冰糖葫芦,就不愿意放手。

一边坐着的两个大人在见到这番场景的时候,连忙上前去拉开两个孩子,首先理亏的张夫人一巴掌打在男孩儿的脸上,怒气冲冲的说道:“国儿,娘平时是怎么教你的,你竟然抢女孩子的东西,雪儿妹妹比你小,你当真是太让娘失望了。”

被娘亲打了一巴掌,毕竟还是孩子,张国德也没有了往日的趾高气昂了,泪水不停地在眼眶里打着转,扬起那高贵的头,看着娘亲大吼道:“娘,你竟然为了一个别人的孩子而打我,等我一会去就告诉爹爹,让爹爹罚你。”

闻言,张夫人心中的怒气也上来了,这么小就这样对自己,那长大了还得了,只听“嘭”的一声,张夫人一个巴掌就将张国德打在了地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威严的说道:“父母乃是要尊敬之人,你竟然敢这么对你的母亲说话,当真是我平日里太宠爱与你了,才让你养成了今日的德行,张家的列祖列宗在上,今日张门媳妇要教育儿子,还望各位能够体谅,来人。”

此时的张夫人犹如一只威风无比的狮子,冲着外头的家丁唤道:“将少爷送回张府,立即关进后院的柴房之中,没有本夫人的命令,任何人都不得将少爷放出,也不许给少爷吃的,就连一口水都不许给,就算是老爷也是不允,若是让本夫人察觉到你们有违本夫人的意思,那就别怪本夫人心狠手辣了。”

“是,小的明白。”得了夫人的命令之后,四个家丁将少爷抬着出去了。

这一幕被坐在一边的李夫人与李朔雪看得是清清楚楚,李朔雪虽然早慧,但毕竟是被家人捧在手心里长大的,因此在见到张夫人这般神情的时候,李朔雪紧紧的贴在娘亲的怀里,已经被吓的一句话都不敢说出了。

察觉到雪儿的害怕,张夫人眨眼间就恢复到往日的温柔模样,笑意盈盈的看着李朔雪笑道:“雪儿不怕,张伯母只是在教育国儿哥哥,张伯母最喜欢雪儿了,是不会对雪儿生气的。”

看着面前笑脸的张伯母,雪儿愣了愣,窝在娘亲的怀里,看着张伯母说道:“张伯母,你为什么要对国儿哥哥那么凶啊?他只是想吃糖葫芦。”说完,雪儿还将手中的糖葫芦放到她的面前。

见此,张夫人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自己之所以要对国儿那般,而对雪儿好,这件事也只有自己与王婆婆知道,也是最不能说的:“雪儿还小,有些事雪儿还不明白,等雪儿长大了,雪儿就会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了,张伯母很喜欢雪儿,不希望别人欺负雪儿。”

听到张夫人这话,抱着雪儿的李夫人心中起了警惕了,看了看张夫人,而后搂了搂雪儿,柔声道:“雪儿不怕,娘在这儿,张婆婆。”说完,李夫人对着门外高声唤道。

“老妇在。”府上发生了一件大事儿,张婆婆早就在门口等着了,一听到夫人的话,连忙走了进来。

“张婆婆,雪儿有些困了,你抱着她先去休息一会儿,让二月陪在她的身边。”李夫人将雪儿交给了张婆婆,看了看张婆婆怀中的雪儿,有些心疼的说道。

“夫人,你就放心吧,老妇一定会将小姐照顾好的。”说完张婆婆便将雪儿抱了下去。

看着雪儿离开的背影,张夫人的眼神之中透露出了落寞的情绪。

“张夫人,我想与说一说关于我们两家的婚事之事。”李夫人一掉头便直接对张夫人说了这句话。

第10章 十年
李朔雪被张婆婆抱回了闺房,刚一入闺房,小二月便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见张婆婆是抱着小姐回来的,很是担心的围绕在张婆婆腿边,仰着头看着怀中的小姐,就差哭出来了:“张婆婆,小姐这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跟夫人去前厅就成这样了?是不是有人欺负小姐了?张婆婆。”

张婆婆走到床边将小姐轻轻地放在了床上,听到小二月的问话,而后将小二月也抱到了床边,摸了摸她的额头道:“二月不哭,小姐没事儿的,就是方才那个张府的公子吓着小姐了,不过只要有二月陪着,小姐一定会没事儿的。”

听到张婆婆的话,小二月原先担忧的脸上立马浮现出了另一片云彩,看着床上的小姐,轻柔的说道:“小姐,你不用怕,有二月在,二月会一直陪着小姐的,绝不让小姐再被人欺负的。”

其实李朔雪本没有什么,只是娘亲先是将自己抱到了张婆婆的怀里,之后张婆婆又将自己给抱了回来,完全将自己当成了一个瓷娃娃了,也难怪二月见到这样的自己时会担心,换成自己的话,也是会担心的。看着二月眼眶里的晶莹,李朔雪扯了扯嘴角道:“二月,我没事儿的,只是手脚有些凉而已,你若是能够拿一个手炉给我就好了。”

听到小姐说话了,二月先是愣了一下,不过立马回过神来,跳下床来,连声说道:“好好好,小姐,你等着,我这就去准备手炉去。”

看着二月忙碌的背影,李朔雪看着站在一边的张婆婆,笑了笑说道:“张婆婆,我没事儿的,你先去忙你的去吧,家里来了客人,估计前厅后院都是忙的很,也是需要张婆婆打点的,我这儿有二月就行了。”

闻言,张婆婆看了看小姐的样子,应该也是无事儿了,便福了福身子道:“好,既然小姐没事儿了,那婆婆就先出去了,若是小姐有事儿的话就叫一声,在外头我会一直派两个丫鬟伺候着的。”

“恩,谢谢张婆婆。”

等到张婆婆一离开,二月便将手炉准备好了,来到小姐的床边,小心翼翼的将一个手炉放到了小姐的脚头,另一个则塞到小姐的手心里,摸着小姐冰冷的双手,很是心疼的说道:“小姐,以后你别去夫人那儿了,你看看你一去夫人那儿,这手就是冰冷的很,还是待在屋里的好。”

听到二月的话,李朔雪笑了笑,实在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要说自己的手凉,那是因为一直在吃冰糖葫芦的原因,手一直露在外头能不凉嘛。不过看到二月这么用心的样子,李朔雪也不好凉了人家的心,只有笑了笑点头道:“好,以后我就待在屋里了。”

李朔雪这儿是其乐融融,一会儿就与二月开心的聊了起来。可是在前院的厅堂里却是在发生了一件很是不愉快的事儿:“李夫人,这可是我们两家多年前就定下的,现在孩子们还小,很多事儿都说不准的,你可不能因为这件事就取消两家的联姻啊。”张夫人听到李夫人说要退婚的话,着急的都开始语无伦次了。

见状,李夫人紧抿了抿嘴,而后说道:“张夫人,我知道这是我们两家早就定下的,我也知道这将来的事儿谁也说不准,不过方才在见到令公子那般的行为时,我的心里实在是不放心将来将女儿嫁给这样的人。”

张夫人知道李夫人的意思,但是雪儿很有可能是自己的亲生女儿,自己是绝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再到别家的,只见张夫人的眼睛在眼眶里转了一圈,脑中灵光一闪,看着李夫人提议道:“李夫人,我知道犬子让夫人失望了,不过孩子毕竟还小,现在都是小孩子心性,做不得数的,还望夫人能够再等上十年,若是那时候犬子还是这般的话,那我便不再强求,自当亲自上门退婚,到时候男婚女嫁再不干涉。”

闻言,李夫人也不好再说什么了,人家已经将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李夫人便点了点头道:“好,就按照张夫人的意思来办。”

听到李夫人同意了,张夫人的心放下了,想到方才雪儿的样子,不知道她将头上的纱巾取下会是个什么样子,或许那枚胎记会将她衬托的更美,自己的女儿长大了也一定是个如画的美人儿。

风儿吹起了,春天来了,眨眼间枝头的花蕾也要开放了,一场春雨之后,花儿们都开了,蜜蜂也来采蜜了,蝴蝶在花丛中飞舞着,一个优雅的转身,树叶变成了金黄色,一片一片的渐渐落下,回归了大地,秋风吹过,冬姑娘迈着轻盈的脚步来了,带着雪花纷纷落下,铺在了稻田上,给庄稼盖上了厚厚的棉被,等待着来年的丰收。春来秋去作谁家,一年四季春来到,十年风雨凭川渡,女儿回眸百媚生。

“小姐,小姐,小姐,你在哪儿啊?”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