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嫡女翻身记、小说阅读网、重生小说、花槿露

重生:嫡女翻身记、小说阅读网、重生小说、花槿露

重生:嫡女翻身记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重生:嫡女翻身记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花槿露

更新时间: 2021-07-12

更新内容: 重生:嫡女翻身记最新更新至第 415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重生:嫡女翻身记小说简介:
“是我的我势必讨回!从今以后,宁做人人害怕的毒妇,也不做被人欺压的懦女!”被亲生弟妹迫害致死,含怨重生,她发誓要把前世受的苦十倍讨回。树威严,寻亲信,灭庶母……爱她的,她让他们富贵荣华,欺她的,她要他们挫骨扬灰!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1章 来世,一起死
“扑通!”后花园中,清晰的落水声响起,水花四溅,惊飞了一湖水鸟。

“为什么?”花槿露挣扎着浮上水面,才刚开口,浑浊的湖水便灌了进来。

花梅青俯视着水中的花槿露,那张美艳的脸蛋充满恶鬼般的凌厉:“因为,你的嫡女身份挡了我们的道!只要你们一死,父亲就会扶持娘为正妻,所以,你觉得我会让你活着?你们必须死!一个都不能少,必须死!”

“你——”花槿露想怒声斥责,方一张口,浑浊的湖水便再次涌入,呛得她连声咳嗽,苍白的脸顿时涨得通红。父亲虽然从小就忽视她,可绝对不会那么绝情的!不会的!不会的!肯定不会!

“不相信?哼!那你看看这是什么?”花梅青慢吞吞地从怀里取出了一个精致的锦囊,又慢吞吞地从里面取出了一个通透的翡翠镯子,她很享受这个折磨花槿露的过程,所以每一个动作都很慢,她脸上慢慢的浮现出狰狞的笑容:“花家世代通传的翡翠镯,还有这个香囊,既然你不相信,那么,你倒是猜猜,为什么会在我手中?”

花槿露刹那间如雷轰顶,脑海中被炸成一片空白。

她怎么可能不认得?那个锦囊和镯子是花家的传家之宝,是作为给嫡女的嫁妆,而现在这两样东西竟然在自己的庶妹手中!明明她才是嫡女啊!

爹知道吗?爹应该不知道。

花槿露拼命地抓住垒砌水池的鹅卵石,想要爬上去。鹅卵石滑溜溜的,抠的她指尖生疼。

花梅青冷笑:“怎么?你还期盼爹来救你?真是傻瓜。若没有他的允许,你又怎么会在湖里。又为何没人来救你?我告诉你,最想你死的不是我们,而是他!你最信任的爹爹!”

花梅青绣鞋向前一步,一脚狠狠地踩在花槿露救命的纤手上,还转动着脚拧了拧。

“不,不可能!这不可能!爹他不会的!”花槿露难以置信看着花梅青,手上的痛都没有察觉到。一定是花梅青骗她。爹不会这样的,他虽然不爱她,但也不至于对她到这般地步。

花槿露瞳孔猛地一缩,胸中的愤怒和疼痛暴涨,一把抓住花梅青近在咫尺的脚,死命地往水里拖,她活不成花梅青也休想活,花梅青必须死!

“啊!”花梅青没有想到花槿露会突然发难,一时心慌,尖声惊叫起来:“昭阳!救命啊!”

花梅青的弟弟花昭阳原本守在一旁,听到姐姐叫,立即跑了过来,花槿露眼睁睁地看着这二人将她的手指一根根地死命掰开,因为她握得太紧,她的手指被他们生生掰断,然后,再将她用力地推进湖水之中……

“哈哈哈……”看着眼前荒谬得近乎不真实地一切,花槿露突然笑了起来,声音渐渐拔高,到最后越发的凄厉,带着满腔的愤与恨,不甘与诅咒,令闻着颤栗!

她的笑声越来越尖锐,七窍竟然慢慢渗出血来,蔓延在苍白的脸上,带着能燃烧一切的眸子,宛如幽冥厉鬼,死死地盯着岸上的人,终于因为耗尽了力气,缓缓地沉入了水中,黑色的头发散落开来,水草像触角般攀爬上来,鲜红的血迹慢慢地浮上水面,层层的晕染开来。

至死,她的眼睛都盯着岸上的方向。死死地看着害死自己的人!

如果有来世……

就算是身入幽冥鬼界,化为厉鬼,永世不得超生……她也定会拉着这些人——一起下地狱!

残阳西斜,橘红色的余晖为这个幽僻的花园笼罩了一层血色……

第2章 重生,一一奉还
窗外的木槿花开了,淡淡的香气若有若无地传到了房中,让床上的花槿露猛地惊醒,她一个激灵翻身下床,再次打量着周围熟悉的陈设,终于确认,这几天不是做梦,她是真的重生了!回到了一年前,那个悲惨而糟糕的日子。

前世的花槿露一生都活在卑微和委屈当中,虽然身份尊贵,却因为生母从未受到过父亲的宠爱而受尽了欺凌和羞辱。那对庶出姐弟更是因为生母伍姨娘的受宠而嚣张跋扈,就因为花梅青看上了生母留给她的玲珑玉佩,竟然毫无廉耻地想要抢夺,在争执之下,竟然把自己狠狠地推到地上,正好花昭阳经过,竟然不闻不问,上来就给了自己两巴掌,然后二人合力把自己活生生地给溺死了冰冷的池水之中,那一年,花槿露记得很清楚,她院中的木槿花开得是如此的灿烂,就如她当初的生命一样,在最美好的年华,就这么赫然离开了。

是不是因为濒临死亡之时心中的那股子怨念和不甘,得到了上天的怜悯,又给了她再一次重生的机会,并把她送到了前一年?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这辈子,她绝不允许任何人把自己的生命当成草芥一般的随意践踏!

细细回想一遍前世种种,花槿露的心中渐渐有了计较。这一年的初冬,外祖父因触怒皇上以至全家被贬斥放逐,甚至因年事过高而在放逐途中溘然长逝。而那个冷血的父亲,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彻底放弃虚伪的表面功夫,从此对她们母女不闻不问。

自从花老爷怒气冲冲地推开母亲,甚至在临走之前不但给了母亲身边老嬷嬷一脚,还丢下了那么一句让母亲自生自灭的话后,府中所有的人都认为母亲这次算是彻底地完蛋了,再不可能重回主母之位了,所以一个个都放心大胆地欺负她们母女。

可是花老爷真的会对母亲不管不顾吗,真的会厌弃她们母女吗?

想起那一天花老爷一脚踢开老嬷嬷大怒而去的场景,花槿露不禁眉眼轻颤,薄薄地唇瓣勾起了一抹难以猜测的淡淡笑意。

这辈子,她会牢牢地抓住任何一个对自己有利的机会,就算是没有机会,她也会拼了命的创造机会,一切,就从明天开始吧,那些曾经有负于她的人,可要好好地等着她啊,一切才真正地开始!

窗外的天色刚刚露出曙光,便有人声喧闹的声音隐隐约约地传入花府后院正中位置的小院里,这是母亲作为大房和主母的优势,就算是她再不得宠,这个位置别人始终无法取代。

花槿露穿戴整齐之后推开门就看见晾晒了满满当当好几竹竿衣服被褥的小院,近身服侍母亲的老嬷嬷正靠在院子里一个不起眼的角落守着火炉上面的熬着的汤药。

淡淡的药味儿传来,惹得花槿露心下一酸。自己虽生为府中嫡女,却选择了隐忍委屈地过日子,不仅纵容了那些有心欺负自己的人,还导致自己的生母刘月琴病入膏肓而无人问津。

这一世,她在身份上虽然还是那个备受冷遇的嫡长女,但是无论如何她都会稳稳地站住这个“嫡长女”的位置,绝对不会让自己再度沦落到那个悲惨的下场,花槿露已经死去,现在的她不过是和魔鬼作了交易的人而已!

攥紧拳头,花槿露加快了脚上的步伐来到了老嬷嬷的身边蹲下,从老嬷嬷手中接过了扇子之后,小心翼翼的扇着炉火,仰头对着有些瞌睡地老嬷嬷笑了笑,然后说道:“您去休息一下吧,这里不是还有我嘛,我来看着就可以了。”

老嬷嬷是母亲陪嫁时候带过来的陪嫁嬷嬷,和府里其他奴才是截然不同的,对待母亲和自己,就像是亲人一般,她望着花槿露的脸庞,欣慰地说道:“小姐,你真是个好孩子,今早夫人咳得又厉害了许多,你先过去看看夫人,陪她说会话吧,这里我看着就行了!”看着花槿露如此地乖巧,老嬷嬷眉宇之间原本还有几分忧愁之色也随即冲淡了不少。

第3章 女人,还是要美
花槿露知道自己在这里也帮不了什么忙,想了想,笑着说道:“好的,我现在就过去看看母亲,陪她说说话。”说完就站了起来,转身走向了母亲的房间。

母亲此时已经起身儿了,正坐在梳妆台前梳理一头的青丝长发,花槿露看此情景,笑着奔上前去,从母亲的手里夺过了梳子,笑闹着说要为母亲梳理头发。

刘月琴看着女儿这副调皮娇憨地模样,笑了笑,说道:“就知道胡闹,你一个小孩子家家的懂得梳什么头啊,快别闹了,等会儿就要用早膳了,乖乖地在一旁坐着。”刘月琴只当自己的女儿在和她闹着玩呢,笑着从花槿露的手中夺回了梳子,却不曾想,她的动作是如此的灵活,竟然让她轻易地躲避了。

花槿露笑着说道:“母亲,不要乱动啊,被看着我小,这梳头的本事我还是有的,你只要好好坐着让我梳梳看就知道我的手艺好不好了,或许我还真的不比一般的梳头师傅差呢!”

刘月琴有些无奈地看着花槿露,这样的时光好像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了,眼里流露出了欣慰的神情,任由女儿为自己梳妆打扮。

花槿露抿了抿唇,拿着木梳子站在母亲的身后,看了看镜中面容姣好的母亲,又看了看被自己握在手中的青丝长发,像模像样的梳了起来。一边梳着,一边想着,母亲这样才情并茂的女子,就这样嫁给了父亲这样绝情绝义的男人,还真是暴殄天物了。

花槿露想不明白,为什么当初母亲会同意下嫁,外公又为什么会同意这门亲事呢,以母亲的才情要找一个门当户对的男子并不是件难事,难道是因为母亲深爱着父亲,所以愿意委屈?

刘月琴坐在镜前,透过镜影看着身后的花槿露,看到自己女儿满脸认真的模样,心中不由地升起了一股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欣慰之感。

等到老嬷嬷把熬好的汤药端进来的时候,见看到花槿露正拿着一只碧玉发钗插入刘月琴那云鬓高耸的发髻当中,不由得惊喜地笑了出来:“哎呦呦,咱们的小姐手还真是巧的很啊,看看这梳头的模样,真是像模像样了呢,竟然还真的就给夫人梳成了呢!”

花槿露回头望着带着一脸笑意的老嬷嬷,羞红着脸说道:“嬷嬷,你来得正好,快来帮我看看我有哪地方梳得不好的?”花槿露在前世从没有想过要在母亲的面前尽孝,永远都是哀叹命运的不公和怨怼母亲的失宠,可是,现在母亲虽然身体依然不好,但是她还是想要把前世从未做过的事情做一遍,就算是赎罪吧。

母亲刘月琴似乎也是很高兴,笑着说道:“还真是让你给梳成了呢?”说话间,母亲已经从花槿露托起的铜镜中清楚的看到女儿亲手为自己梳理的发髻,本以为她不过就是小孩子的心性,一时兴起罢了,没想到竟然梳得像模像样的,还真是出乎她的意料啊!只是在看到发髻上的步摇珠花以及那只翡翠如意芙蓉钗时,眼神微微黯然,抬手就要摘下,一边苦笑道:“好是好的,不过这样的发髻真不适合我呢,这也太复杂了一点,还有就是这些发饰也太过复杂了,母亲还是喜欢简单一点的好。”

看出了母亲的心思之后,花槿露赶忙出声阻止道:“母亲,我不允许你摘下来,我就喜欢看母亲你这么打扮,您正是青春年华、容貌姣好的时候,为什么不让自己活得精彩一些,打扮得好看一些呢。”

说完又从衣柜中找出一件绯红色的双锦绣花襦裙,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双手托着把它送到了母亲的面前,说道:“母亲,您再穿上这件衣裙,相信您穿上之后,一是光彩照人的,你尽看在槿露这么辛辛苦苦地为您打扮地份上,就穿起来试试看好不好啊,再说了,咱们这房也就只剩下这些东西了!”

第4章 那丫头,不错
花槿露看似清清淡淡地语气里却夹杂了些许地失落感,在加上她的眉宇之间微微地落寞神情,让花槿露整个人都看上去那么的无助,甚至花槿露知道,就是这样的自己,才能让母亲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委屈和哀求,她一定不会忍心拒绝。

果然,母亲在看到这件裙子的时候明显露出惊愕的表情,继而是淡淡的忧伤。这是那个无情老爷送她的唯一一件礼物。只是女儿那微微落寞的神态,让她终究无法说出任何的话来。

一旁伺候的老嬷嬷听了花槿露的这一番话,心里顿时涌上了一股酸水,为了怕自己的情绪影响到还在病中的花夫人,老嬷嬷强忍着不肯让那失落地情绪在脸上浮现出一丝一毫来,带着几分淡淡地笑意将衣裙从花槿露的手中接了过来,然后说道:“夫人,您看既然小姐高兴,您就这么打扮吧,奴婢看着您这样打扮觉得真是非常地漂亮呢,您就不要拒绝小姐的好意了,让奴婢服侍夫人您去把衣服换上吧。”说完就搀扶起了刘月琴去室内换衣服。

等到花夫人整个人打扮地焕然一新之后,走了出来对着站在一旁望着自己的花槿露招了招手说道:“这下可好?真就是个没有长大的小孩子,快别愁了,母亲这么是听了你的话嘛,好了,咱们高高兴兴的啊!”说完就抬起了手,轻轻地抚摸着花槿露小小的脸颊上,满脸温柔地看着她。

花槿露笑意盈盈地欣赏着母亲的身姿,看似慵懒繁复的堕马髻完美体现了母亲娇小玲珑,而这一身绯红绣花襦裙又是最能衬托出母亲洁白如玉的肌肤。

费心地将母亲打扮出了这份妩媚娇弱的模样,就是自己重生后整个计划当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或许在别人看来,自己利用了母亲,可是花槿露从来都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是有错的,她虽然大部分是为了自己将来的命运做打算,但是何尝又不是为了改变母亲的命运呢?

前世的母亲,因为父亲的绝情,和无法回应的爱,最终抑郁而死,而自己也因为这样,遭受了花梅青姐弟俩的毒手,这一世,她绝不会再让悲剧重演。

老嬷嬷看着眼前这对母女第一次相处地如此和睦融洽,感到由衷地高兴,她没有其他的愿望,只希望,小姐和夫人能够这样长长久久的和睦相处下去。

抬起头望了望天空,眼看着日头渐渐地就要到正午时分了,大院后厨到现在都没有奴才给她们这边送来午饭,老嬷嬷心中不由地暗暗叹了一口气,这样的日子是越发地艰难了,这些奴才原来还是暗地里使坏,现在确实明目张胆地苛待她们。停下了手中的针线活,抬眼冲着坐在一起依然还在说说笑笑的花夫人母女俩看了一眼,然后强颜欢笑地说道:“夫人,小姐,你们先聊着啊,奴婢先出去一趟!”

花槿露见到老嬷嬷站起了身来,心下了然,顿时松开了一直挽在花夫人臂弯中的手,站了起来,说道:“还是让我去吧,正好,昨天我出去玩的时候,在花园里碰上了在厨房里洗菜的兰花,她见到我身上佩戴的木槿花香囊甚是喜欢,就缠了我半天要我送于她,我也不忍拒绝。那个丫头到底也是知道感恩的,一定要我答应今天中午务必去厨房寻她,她帮咱们院里多准备一些佐餐的小菜呢。”

听了花槿露这番振振有词的话,老嬷嬷有些不相信,荷花是什么人啊,眼高手低、仗势欺人的小蹄子,怀疑地问道:“你确定兰花和你说好了,不是想着故意诓你过去的,好又想使什么坏,小姐,你可要多一个心眼儿啊!”

见到老嬷嬷瞪大了眼睛,一副不相信自己说的话的样子,花槿露赶紧抬手拍了拍老嬷嬷的手背,给了她一个安慰地眼神,而后说道:“嬷嬷,兰花真的是这么和我说的,你放心好了,我自己会多加注意的,不会让人欺负了我去。”说完这话,也不等母亲和嬷嬷同意,就一溜烟地跑掉了。

第5章 连奴才都不如
花槿露脚步轻快地走出了院门口,花府那些花花绿绿、张灯结彩的装扮没能吸引她半分。上一世就是因为这些看上去美好的装饰点缀而看花了眼,竟然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触怒了庶妹花梅青,惨遭羞辱和打骂。这一世她会小心谨慎,不想因为这种无端的事情而破坏了整个计划。

一路上顺顺利利地来到了大厨房,站在大厨房门口的花槿露不禁想起了上被自己在这里面受到的各种各样的委屈和奚落。作为花府的嫡长女,她甚至连这些厨房里的下等丫头都不如。这些狗眼看人低的狗奴才们对她肆意奚落、嘲讽甚至是羞辱,这一切一切的痛苦,如今都历历在目。

但是,花槿露又深深地明白,既然上天又给了她一次重生的机会,那么她必然要善加利用这次难得的机遇。那些想要再欺负自己的奴才们,别想再像前世那样,在她的身上讨到一丝一毫的便宜,否则,她将会十倍、百倍的奉还他们!

刚一走进大厨房的院落,立马就有人看到了花槿露。

负责在厨房烧火的丫头荷花怀里抱着一大捆的柴火,咋咋呼呼地大叫着,“哟,我说这是谁呢?原来是大小姐啊,咱们这里的厨房可是重地,岂能是什么人想进就进,想出就出的地方,你当这里是窑子啊!还不赶紧地出去,妨碍到我们这里做事,要是李嬷嬷怪罪了下来,您担当的起嘛!”荷花一脸不屑地看着花槿露,仿佛她的身上长满了臭虫一样,让人觉得厌恶无比。

听到荷花对着自己这么不屑地吆喝着,花槿露顿时沉了沉脸,柳叶眉瞬间地往上一抬,黑色的眸子亮晶晶地看着这个奴婢,反问道:“这里什么时候成了禁地,我这个花府的嫡长女竟然不知?一个烧火的丫头也敢口出狂言的,还真当自己是花府的主子吗!”

听到花槿露如此毫不客气地对着自己大声呵斥道,荷花显然没有反应过来,心中不免浮起了几分诧异,这从没人看得起过的大小姐竟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场让人从心里感到敬畏,荷花甚至有些迷惑地看着花槿露。

就在荷花发愣地那么一会功夫,花槿露就已经越过了她身边,朝着忙忙碌碌、热火朝天的大厨房走去,眼看着就要达到大厨房的门口了,荷花这才反应了过来,赶紧丢下了抱在怀里的柴火跑到了花槿露的前面,伸手拦住了她的去路,口气不善地讽刺道:“连老爷都不管的地方,你一个不受宠的大小姐而已……”拖长了音,继续鄙夷道,“前段时间咱们府里养了几只贪嘴的老鼠,总是趁着人不注意的时候来到咱们这厨房偷吃的食物,更可恨的是,就在昨天,我们要准备给老夫人的一碗上好燕窝也被那几只可恶的老鼠给偷走了,所以厨房管事李嬷嬷才早早地发下了话说闲杂人等一律不得入内。我奉劝小姐还是不要进去的好,这万一要是少了什么东西,上面怪罪了下来,小姐自然也脱不了干系。”

这夹枪带棒的一番话听得花槿露心中一阵冷笑,一个烧火的丫头竟然也敢对着自己指桑骂槐、威吓奚落,还真是好样的!要是不好好地立立威,这些人还以为她是吃素的!

花槿露嘴角勾起一抹冷厉的弧线,下巴微扬,厉声质问道:“那她们呢?难道也是厨房里面的人?”

荷花顺着花槿露指的方向望了过去,看到正有几个穿着比较体面的丫头正穿梭于厨房之间,无比羡艳的深深看了一眼这才转过头来对着花槿露不屑地说道:“那可是跟在老夫人身边的一等丫头,就是李嬷嬷见了这些姑娘也是要礼遇三分的,自然也就不是什么闲杂人等!”荷花说得振振有词,完全忘记了眼前的花槿露可是花府正儿八经的嫡小姐。

第6章 打你是给你脸了
花槿露顿时冷笑了出来,好样的,今天还真是让她大开眼界了,前世的自己或许不觉得荷花这话有什么错的,但是今生的自己,绝不容于她一个小小的丫头如此势利成性,就算自己是一个不受宠的嫡小姐,也不允许她如此的猖狂放肆。花槿露眸光顿时清亮,口气冷然地说道:“一等丫头不是闲杂人等,我这个花府的大小姐倒成了闲杂人等?”

荷花仿佛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一样,干笑了两声,满眼不屑地嚷嚷道,生怕院子里其他人没有听见:“大小姐?呵呵,连我这个烧火丫头都不如,有功夫和我在这里废话的,还不如赶紧回去躺在床上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说完摆出一副随手驱赶乞丐一样的架势对着花槿露要往外赶。

花槿露顿时怒从中来,柳眉一紧猛地手腕一抬,对着眼前这个胆大包天的丫头用力地挥了过去。

“啪”地一声,只听见清脆地响声脆生生地落在了荷花的脸颊上,小丫头顿时就被打蒙了,捂着脸不敢相信这个平时人人都可以欺负的大小姐竟然能对自己下手,睁大了眼睛半天都没有回过神儿来。

这一个巴掌打下去确实是响亮无比,惹得厨房里忙碌的众人纷纷侧目。

看到众人错愕的眼光都聚焦在自己的身上,花槿露缓缓地抬高了头,眼里散发出不可忽视地强大气场,一字一句轻缓地说道:“这一巴掌是教你懂得尊卑有序,奴才就是奴才,永远都不可能爬到主子的头上作威作福,就算是死了,也不过就是贱命一条!”

缓缓扫过众人神色各异的脸,花槿露沉声说道,“以后给我摆放清楚了自己是什么身份,省得出了府门让人笑话花府的奴才没了规矩,凭白坏了花府的名声。”

这一番话,也是在告诫在场的所有人,你们这些人不过就是奴才而已,我,花槿露,才是你们真真正正的主子。

厨房里看热闹的人群中突然跑出来了一个身影,正是身材浑圆的和花娘,看着自己的女儿荷花捂着脸颊双眼含着泪心里顿时心疼得不知道跟什么一样,立即冲出了人群,气呼呼地指着花槿露说道:“你,你竟然敢动手打我的女儿?”

看见荷花娘气势十足地对着自己冲了过来,花槿露不仅没有害怕地躲避,而是气场越发强大起来,一双从容淡定的眼睛却是目光冷然的徐徐从围观看热闹的众人身上一一掠过,提高了嗓音字字清晰地说道:“就算是我花槿露在花府再不受宠,也不是你们这些下等奴才能比的。谁要是以下犯上,尊卑不分,就别怪我不留情面!”

“你,你……”半天荷花娘都说不出一句话来,起初她不满自己的女儿被一个彻底失去了宠爱的小姐打耳光所以一时愤怒无比地从人群中冲了出来,可是当站在花槿露面前,她那足以威慑众人的强大气场,以及刚才那些字字在理的话语,顿时让荷花娘有些慌张无措。这样的花槿露,她们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就仿佛换一个人似得,虽然皮囊还是一样,但是仿佛这副皮囊下住的确是另外一个人,一个可以睥睨众生的人,荷花娘此时在有多大的不满,在面对这样的花槿露时,还是忍不住心惊胆战。

已经回过神来的荷花,见到自己娘站在自己的身边壮胆,顿时无限的委屈涌上了心头,哭喊着说道:“娘,是李嬷嬷说的,不许闲杂人等随意地进出大厨房的,我不过就是拦着她不让她入内而已,结果她却动手打人,娘,我好疼呢,你可是要为我做主的啊,我脸都被她给打麻了,没有这么欺负人的!”

第7章 大小姐的样子
“好孩子,别哭,别哭啊,咱们这就去找李嬷嬷,咱们严格遵守厨房的规定,却平白无故地遭人毒打,这天下到底还有没有公理了啊!”荷花娘看着荷花脸上红肿的巴掌印子,心里将花槿露骂了不止千遍万遍了,可是脸上却一点都不敢表露出来,毕竟此时的花槿露气场太过于强大,和以前那个任人欺负的花槿露完全就是判若两人,荷花娘心里虽然心疼女儿,但是还是忍不住惴惴不安起来,暗想,莫非是花老爷又去了大院看望花夫人,所以花槿露才能又忽然横了起来?

听着荷花娘三言两语颠倒黑白,在场的人却没有一个人觉得不对。毕竟这位大小姐一贯安静隐忍,只是不知是否是因为被欺负怕了,才猛然爆发。此时整个大厨房院中安静得出奇,没有一个人敢动,更没有一个人敢吭声的,越发衬得荷花那委委屈屈的哭泣声清晰可见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身影从厨房外头急急忙忙地走了过来,看到厨房的场景明显地愣了一会,随即便将目光滑到了花槿露身上,然后扬声问道:“哟,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啊?一个个竟然也敢跑出来偷懒,厨房里面的事情都不用做了?等明儿个我一个个好好收拾你们去,省得你们这些懒骨头就知道耍懒偷滑!”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厨房的管事嬷嬷,听到她这么一吆喝,原本还站在厨房大院看热闹的众人顿时就赶紧散开了,平时李嬷嬷在他们中间可是树立了威信的,众人绝不敢忤逆。

瞬间场中央就只剩下了荷花母女抱在了一起。见李嬷嬷来了,荷花娘顿时像是见到了救命稻草一样,拉着怀里不断哭泣的荷花直奔向李嬷嬷而去,涨红了的眼眶对着李嬷嬷说道:“嬷嬷,您老人家可要为我们做主啊!可怜我们荷花这么小的孩子……”

“行了,行了,都给我安分一点吧,今天花府有大事,你们却还在为着这一点小事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子!”不等她将话说完,李嬷嬷就直接打断,不耐地抬手挥了挥示意荷花娘退后。

荷花娘立马意识到李嬷嬷这是见到了硬茬,心里明白今天这事李嬷嬷肯定是不会为她们母女出头了,这个亏她们也就只能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吞。迫于无奈,只能满脸委委屈屈地搂着自家的荷花站在了一边。

李嬷嬷是花府伺候了多年的老人了,早已精明到了骨子里去,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说,她是一清二楚。

一进来看到荷花脸上那明显的巴掌印子,在看看立在院落中一脸淡然娴静的花槿露,当下心里知晓了几分,虽然心中也很是疑惑,平日里柔顺隐忍的花槿露今日怎么突然间转了性子,脸上却半点不动声色的对着花槿露说道:“小姐,您若是没有事情的话还是早些回去吧,咱们这后厨房里是又脏又乱的,您一个大小姐的往这里跑也不像话的,要是真有什么事情,派一个丫头奴才的过来和奴婢说一声,奴婢立马帮您办就是了,也不能劳烦您亲自来这里啊,要真是出了什么事的话,咱们这些做奴才的可真是吃罪不起啊!”

李嬷嬷自认为自己这番话是给足了花槿露体面了,毕竟花夫人自从嫁到花府来,别看着是下嫁,可是却从来不受老爷待见,更何况,现如今有因为母家失势进而触怒了花老爷落得个彻底失宠的地步,这个名义上的嫡小姐连他们这些奴才都不如。现在自己叫花槿露一声小姐,也算是给足了她面子了。身为花府里伺候多年的老人,可不是任人搓扁揉圆的。

听着这番自以为是的论调,花槿露不易觉察地皱了皱眉,笑着开口说道:“谁说我来厨房是没事闲的啊,不要说你这厨房了,要是没事,我是连踏都不愿意踏进来的,嬷嬷还真是会开玩笑了呢,我既然今天来这里,自然是有正经事要做的了。”

第8章 别拿人寻开心
“哦?那老奴敢为小姐一声,不知道小姐来这里有什么正经事要做呢?”李嬷嬷嘴上淡淡地称呼了花槿露一声小姐,心里暗嗤,俗话都说落地的凤凰不如鸡,还真把自己当那么一回事了。

看出了李嬷嬷虽然嘴上对自己小心地尊称着,其实眼神中却流露出了不屑与轻慢之色,花槿露笑意更深了:“哦,我不过是看已到了晌午了,可是厨房还没有送饭到大院,我只能是亲自跑一趟过来去大院的午饭了。”

“老奴当是什么事情呢,原来就是这点小事啊,那就还是先请小姐回去吧,咱们府上明日有贵客来临,老爷吩咐下来要为明日的宴席做准备呢,那可是一点都不能怠慢的啊,等厨房这些事情忙完了,老奴自然会派人给您那边送饭过去的。”李嬷嬷说到这里,不禁暗笑起来,还以为是什么正经事呢,原来只是来要一顿饭菜啊,这哪里是花府的小姐啊,简直就和路边要饭的没两样。

花槿露根本不把李嬷嬷的这些托词放在心里,她既然来了,就没有做空手而归的准备,要是她连一个厨房的奴才都震慑不住的话,那根本不要谈要为自己找回尊严,保护母亲的事情了,于是花槿露紧紧地盯着李嬷嬷的眼睛,一字一句慢慢地说道:“李嬷嬷还真是贵人多忘事啊,竟然忘记了你亲口答应要我这个时辰过来的,还说精心为大院准备了各色菜肴,并让我务必过去取。”

听到花槿露这么一说,李嬷嬷的眉头顿时一皱,先是失声一笑,想着,这个小姐不会是饿糊涂了吧,竟然想做这种可蒙拐骗的事情,更加不屑地说道:“小姐可是糊涂了啊,老奴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了?您还是不要拿老奴寻开心了,这可不是闹着玩的啊!”说完就有些不悦地回望了过去,正好对上了花槿露那双清澈无比的晶亮眼眸,看到那双眼眸之中充满了从容淡定、胸有成足的神色,李嬷嬷莫名地感到心口一悸,这样的小姐,真真让人觉得有些心里发寒!

见到李嬷嬷愣愣地望着自己,原本充满了不屑与讽刺嘲笑的眼神也在看到自己神态自若的时候而浮起了狐疑惊讶之色,花槿露不慌不忙地含着一抹笑意地开口说道:“这么说来李嬷嬷还真是忘记了你曾经亲口对我说过什么了,即使如此,那我就好好提醒提醒李嬷嬷吧,也省得李嬷嬷年纪大了,很多事情记不清了。”

花槿露说完之后,望了望依然愣在哪里的李嬷嬷说道:“当时李嬷嬷和我就站在距离大院不远的小树林里,说的时候李嬷嬷身边还有一个不满五岁的小孙子,长得确实可爱,虎头虎脑的,真是讨人喜欢的很,不过依我看,你那孙子确实是和能吃的,要不然粉嘟嘟的脸蛋不过也就是巴掌一般的大笑,怎么可能身子却是胖乎乎的活像个肚子里面装了个大西瓜一样,圆乎乎……”

听见这慢条斯理的一番话,李嬷嬷原本波澜无惊的老脸之上先是额头上青筋不受控制地微微跳动了几下,然后便是紧紧地皱着眉头脸色千变万化,阴晴不定,最后不等花槿露把话全度说完了,双手就猛地一拍大腿,脸上顿时也堆满了浓浓的笑意凑近了花槿露的跟前,柔声地说道:“哎呦呦,您瞧瞧老奴这个记性,怕真的是年纪大了,不中用了,竟然连这头等大事也给忘记了,真是该打该打啊!要不是小姐这么细细的一番话提醒了老奴,怕是老奴真的要做那种失信于人的事情了,确实有这么一回事,确实有的啊!真是幸亏了小姐提醒啊!否则这怎么得了啊!”

那种谄媚恭敬的样子,不知道的还真以为她欠了自己多大的一个恩情呢,花槿露微微地笑了笑,说道:“看嬷嬷这个样子,是想起来了?既然想起来了,那我也就不继续提醒下去了,嬷嬷和我心里清楚是怎么一回事就好,否则还误会了我,凭白无赖了嬷嬷你呢!”

第9章 是人就要识相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呢,不劳小姐在提醒老奴了,不劳不劳了!”李嬷嬷不住地点着头,然后转眼对着身边看得满头雾水的荷花母亲眉毛一挑,冷声地呵斥道:“没有眼力劲儿的奴才,不知道那边灶火间早就没有了柴火了嘛?还不赶紧滚回厨房做事去,亏得小姐向来都是个心眼软和的,不和你们这些蹄子们计较,要不然那今日得罪了小姐的事情,就算是小姐不计较了,嬷嬷我也是万万容不下你们的,还不赶紧地去做事,还杵在这里干嘛!”

荷花母女不是傻子,心里顿时隐约明白,肯定是李嬷嬷有什么把柄被花槿露给拿住了。不敢多问什么,母女俩只能心有不甘地对视了一下,然后乖乖地掉头就走,至于之前被花槿露打的那一巴掌也只能是自认倒霉,绝口不提了。

看着荷花母女有些悻悻然的走远了,附近也再没有人敢把目光和注意力往这边投的时候,李嬷嬷这才笑眯眯地走到了花槿露的面前,说道:“还是请小姐站在那边的树荫底下等上一会儿,老奴现在就吩咐厨房里的人给大院那边准备精致的菜肴送过去。”

面对李嬷嬷这么小心翼翼地讨好自己,花槿露也不是那么不识相的人,语气和架势上也不再盛气凌人了,不过还有的小姐气势花槿露还是一样没少,淡淡地轻笑了一声,点头说道:“那就要麻烦李嬷嬷了。”

李嬷嬷现在哪里敢在花槿露面前流露出半分的不耐烦,连连摇头谄媚地说道:“哪里,哪里,伺候主子是奴才的本分,哪有麻烦不麻烦的到底啊,小姐这么客气,是折煞了奴才了。”说完就立即转过身去,一路小跑地走向厨房,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暗自懊恼着当日做事实在是太不小心了,竟然让自己的把柄落到了这个破落户的小姐手上,只怕花槿露日后必定少不得拿这个把柄来威胁自己了。

交代过厨房之后,李嬷嬷又小步地跑了回来,笑眯眯的那手当做扇子为花槿露扇着凉风,同时小心翼翼地说道:“小姐您放心好了,老奴已经将夫人和小姐爱吃的口味都交代给了厨房,不如还是由老奴先送小姐回去吧,等会儿饭菜妥当了,老奴自当会送到大院去的。”

“那也太麻烦嬷嬷你了什么时候做好了,我什么时候回去,也省得我回去之后等着急了,而你们也做得着急了。”花槿露摇了摇头,望着老嬷嬷在自己面前一脸小心的模样,生怕触怒了自己,微微一笑道:“对了,我刚才听李嬷嬷说明日府里有重要的客人要来,所以现在忙着做打宴席,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听了花槿露的话,李嬷嬷以为是花槿露在怪罪自己怠慢了她,于是赶紧解释道:“听说是京城中的世家公子和小姐都要过来做客,所以老爷才亲自交代下来让我们多准备些各式各样的吃食,就因为这样,厨房里一整天都在忙活着,要不然老奴怎么敢轻易怠慢了大院那边的午饭啊!”

看着李嬷嬷一脸紧张,花槿露笑了笑,说道:“嬷嬷说的这些我当然是明白的,大局为重!嬷嬷想来是个做事分明的人,自然是明白的。”说道这里,花槿露顿时话锋一转,状似无意一般地轻声说道:“毕竟明日来咱们府上的那些公子都是身份显赫的贵人,文韬武略自是不凡的,而且说不定将来皇上钦点的武状元都是要从明天入府做客的这些世家公子之后脱颖而出的呢,咱们府上既然是主人,当然也不能怠慢啊,嬷嬷如此谨慎那是必然的。”

“是是是,小姐说得在理,说句不中听的话,老奴其实也不愿意府里这么忙,这奴才们自己累一点是小事儿,但是耽误了各院的小姐夫人们用饭,到底也是老奴对后厨管理不当!”

第10章 孩子真可爱
花槿露也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有再说,只是安静地站在树荫底下等待着李嬷嬷精心为大院准备的各色菜肴,也没有多大的一会儿功夫,厨房里就有人提着两只装着食物的多层食盒走了过来。

“来来来,我来就可以了,你们去做自己的事情吧。”看到有人将大院的饭菜都送了出来,李嬷嬷赶紧迎了上去,伸手将两只大食盒接了过来,就立马掉头走来,对着花槿露满脸对着笑容,讨好地说道:“小姐,您看大院的饭菜都已经准备妥当了,老奴这就送您过去行不?这正晌午的,日头正大着呢,省得小姐晒伤了皮肤,那还不是老奴的罪过了。”

花槿露笑了笑,不置可否地说道:“嬷嬷不必这么客气,食盒还是我来自己来提吧。你还是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就不必送我过去了。”花槿露伸出手去想要将食盒接过去,可是却被李嬷嬷匆忙地躲避了过去。

“这怎么使得啊,小姐您可是千金之躯,这种粗活本就该我们这些做奴才的人做的,您就不要客气了,这是奴才的份内之事。”李嬷嬷对着花槿露说话的语气小心翼翼的,就怕不小心触怒了花槿露,自己的把柄被她给抖了出来,就这模样的李嬷嬷,看在花槿露的眼里,顿时觉得可笑至极,她仿佛全然忘记了,就在半个时辰之前,她面对自己的嘴脸。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李嬷嬷了。”花槿露淡淡地轻笑,心中明白李嬷嬷不过就是想要借着帮自己提食盒送到大院里顺便和自己攀攀关系,于是花槿露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再争抢,大大方方的让李嬷嬷拎着两只大食盒,而自己确是轻轻松松的跟在一旁,娴静淡定地走出了大厨房的院落。

果然如花槿露之前所预料的一样,刚刚走出院落不远,李嬷嬷就左右张望了几眼确定周震没有旁人止呕,这才凑到了花槿露的身边,小心翼翼地脸上挂着慈爱的笑说道:“之前小姐提起的老奴孙子家宝,其实的确是个能吃的孩子,左不过就是四五岁的年纪,一个人足足能吃掉一个大人的饭量呢,可是老奴家就这么一个孙子,家里人是满心满眼的心疼着,就算是平时多吃了一点,咱们也只是觉得孩子吃饱了饭肚子圆鼓鼓的跟个西瓜一样,看起来甚是可爱!”

“哦?这样啊,那你们家家宝还真是个人福气的人呢,竟然有你这么慈爱的奶奶疼着宠着的。”花槿露微微侧目,花槿露心里泛起了冷笑。看到李嬷嬷眼神闪烁地望着自己,心中顿时明白李嬷嬷的这一番话是在试探自己那日到底看到了多少,还真是个老狐狸!

既然有心要将这个管事婆子给收拢到身边为我所用,花槿露自然不会在这件事上打马虎眼,于是柳眉轻轻地一挑,淡淡地说道:“才这么四五岁的年纪就这么能吃,可见不是天生的,应该是家传的吧,找这样看来,嬷嬷家中出了家宝能吃之外,只怕是儿子媳妇儿也不是个省事,应该也是挺能吃的吧,可见真的是家传渊源了,那些东西裹在布袋之中藏在绕在家宝的肚子上好让家宝避人耳目的带出府外去!为的就是府外那些特别能吃的家人不至于一张嘴巴就将家当给吃得精光了。”她说完这句话看着李嬷嬷笑了,“嬷嬷,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啊?”

第10章 孩子真可爱
花槿露也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有再说,只是安静地站在树荫底下等待着李嬷嬷精心为大院准备的各色菜肴,也没有多大的一会儿功夫,厨房里就有人提着两只装着食物的多层食盒走了过来。

“来来来,我来就可以了,你们去做自己的事情吧。”看到有人将大院的饭菜都送了出来,李嬷嬷赶紧迎了上去,伸手将两只大食盒接了过来,就立马掉头走来,对着花槿露满脸对着笑容,讨好地说道:“小姐,您看大院的饭菜都已经准备妥当了,老奴这就送您过去行不?这正晌午的,日头正大着呢,省得小姐晒伤了皮肤,那还不是老奴的罪过了。”

花槿露笑了笑,不置可否地说道:“嬷嬷不必这么客气,食盒还是我来自己来提吧。你还是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就不必送我过去了。”花槿露伸出手去想要将食盒接过去,可是却被李嬷嬷匆忙地躲避了过去。

“这怎么使得啊,小姐您可是千金之躯,这种粗活本就该我们这些做奴才的人做的,您就不要客气了,这是奴才的份内之事。”李嬷嬷对着花槿露说话的语气小心翼翼的,就怕不小心触怒了花槿露,自己的把柄被她给抖了出来,就这模样的李嬷嬷,看在花槿露的眼里,顿时觉得可笑至极,她仿佛全然忘记了,就在半个时辰之前,她面对自己的嘴脸。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李嬷嬷了。”花槿露淡淡地轻笑,心中明白李嬷嬷不过就是想要借着帮自己提食盒送到大院里顺便和自己攀攀关系,于是花槿露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再争抢,大大方方的让李嬷嬷拎着两只大食盒,而自己确是轻轻松松的跟在一旁,娴静淡定地走出了大厨房的院落。

果然如花槿露之前所预料的一样,刚刚走出院落不远,李嬷嬷就左右张望了几眼确定周震没有旁人止呕,这才凑到了花槿露的身边,小心翼翼地脸上挂着慈爱的笑说道:“之前小姐提起的老奴孙子家宝,其实的确是个能吃的孩子,左不过就是四五岁的年纪,一个人足足能吃掉一个大人的饭量呢,可是老奴家就这么一个孙子,家里人是满心满眼的心疼着,就算是平时多吃了一点,咱们也只是觉得孩子吃饱了饭肚子圆鼓鼓的跟个西瓜一样,看起来甚是可爱!”

“哦?这样啊,那你们家家宝还真是个人福气的人呢,竟然有你这么慈爱的奶奶疼着宠着的。”花槿露微微侧目,花槿露心里泛起了冷笑。看到李嬷嬷眼神闪烁地望着自己,心中顿时明白李嬷嬷的这一番话是在试探自己那日到底看到了多少,还真是个老狐狸!

既然有心要将这个管事婆子给收拢到身边为我所用,花槿露自然不会在这件事上打马虎眼,于是柳眉轻轻地一挑,淡淡地说道:“才这么四五岁的年纪就这么能吃,可见不是天生的,应该是家传的吧,找这样看来,嬷嬷家中出了家宝能吃之外,只怕是儿子媳妇儿也不是个省事,应该也是挺能吃的吧,可见真的是家传渊源了,那些东西裹在布袋之中藏在绕在家宝的肚子上好让家宝避人耳目的带出府外去!为的就是府外那些特别能吃的家人不至于一张嘴巴就将家当给吃得精光了。”她说完这句话看着李嬷嬷笑了,“嬷嬷,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啊?”

第10章 孩子真可爱
花槿露也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有再说,只是安静地站在树荫底下等待着李嬷嬷精心为大院准备的各色菜肴,也没有多大的一会儿功夫,厨房里就有人提着两只装着食物的多层食盒走了过来。

“来来来,我来就可以了,你们去做自己的事情吧。”看到有人将大院的饭菜都送了出来,李嬷嬷赶紧迎了上去,伸手将两只大食盒接了过来,就立马掉头走来,对着花槿露满脸对着笑容,讨好地说道:“小姐,您看大院的饭菜都已经准备妥当了,老奴这就送您过去行不?这正晌午的,日头正大着呢,省得小姐晒伤了皮肤,那还不是老奴的罪过了。”

花槿露笑了笑,不置可否地说道:“嬷嬷不必这么客气,食盒还是我来自己来提吧。你还是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就不必送我过去了。”花槿露伸出手去想要将食盒接过去,可是却被李嬷嬷匆忙地躲避了过去。

“这怎么使得啊,小姐您可是千金之躯,这种粗活本就该我们这些做奴才的人做的,您就不要客气了,这是奴才的份内之事。”李嬷嬷对着花槿露说话的语气小心翼翼的,就怕不小心触怒了花槿露,自己的把柄被她给抖了出来,就这模样的李嬷嬷,看在花槿露的眼里,顿时觉得可笑至极,她仿佛全然忘记了,就在半个时辰之前,她面对自己的嘴脸。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李嬷嬷了。”花槿露淡淡地轻笑,心中明白李嬷嬷不过就是想要借着帮自己提食盒送到大院里顺便和自己攀攀关系,于是花槿露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再争抢,大大方方的让李嬷嬷拎着两只大食盒,而自己确是轻轻松松的跟在一旁,娴静淡定地走出了大厨房的院落。

果然如花槿露之前所预料的一样,刚刚走出院落不远,李嬷嬷就左右张望了几眼确定周震没有旁人止呕,这才凑到了花槿露的身边,小心翼翼地脸上挂着慈爱的笑说道:“之前小姐提起的老奴孙子家宝,其实的确是个能吃的孩子,左不过就是四五岁的年纪,一个人足足能吃掉一个大人的饭量呢,可是老奴家就这么一个孙子,家里人是满心满眼的心疼着,就算是平时多吃了一点,咱们也只是觉得孩子吃饱了饭肚子圆鼓鼓的跟个西瓜一样,看起来甚是可爱!”

“哦?这样啊,那你们家家宝还真是个人福气的人呢,竟然有你这么慈爱的奶奶疼着宠着的。”花槿露微微侧目,花槿露心里泛起了冷笑。看到李嬷嬷眼神闪烁地望着自己,心中顿时明白李嬷嬷的这一番话是在试探自己那日到底看到了多少,还真是个老狐狸!

既然有心要将这个管事婆子给收拢到身边为我所用,花槿露自然不会在这件事上打马虎眼,于是柳眉轻轻地一挑,淡淡地说道:“才这么四五岁的年纪就这么能吃,可见不是天生的,应该是家传的吧,找这样看来,嬷嬷家中出了家宝能吃之外,只怕是儿子媳妇儿也不是个省事,应该也是挺能吃的吧,可见真的是家传渊源了,那些东西裹在布袋之中藏在绕在家宝的肚子上好让家宝避人耳目的带出府外去!为的就是府外那些特别能吃的家人不至于一张嘴巴就将家当给吃得精光了。”她说完这句话看着李嬷嬷笑了,“嬷嬷,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啊?”

第10章 孩子真可爱
花槿露也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有再说,只是安静地站在树荫底下等待着李嬷嬷精心为大院准备的各色菜肴,也没有多大的一会儿功夫,厨房里就有人提着两只装着食物的多层食盒走了过来。

“来来来,我来就可以了,你们去做自己的事情吧。”看到有人将大院的饭菜都送了出来,李嬷嬷赶紧迎了上去,伸手将两只大食盒接了过来,就立马掉头走来,对着花槿露满脸对着笑容,讨好地说道:“小姐,您看大院的饭菜都已经准备妥当了,老奴这就送您过去行不?这正晌午的,日头正大着呢,省得小姐晒伤了皮肤,那还不是老奴的罪过了。”

花槿露笑了笑,不置可否地说道:“嬷嬷不必这么客气,食盒还是我来自己来提吧。你还是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就不必送我过去了。”花槿露伸出手去想要将食盒接过去,可是却被李嬷嬷匆忙地躲避了过去。

“这怎么使得啊,小姐您可是千金之躯,这种粗活本就该我们这些做奴才的人做的,您就不要客气了,这是奴才的份内之事。”李嬷嬷对着花槿露说话的语气小心翼翼的,就怕不小心触怒了花槿露,自己的把柄被她给抖了出来,就这模样的李嬷嬷,看在花槿露的眼里,顿时觉得可笑至极,她仿佛全然忘记了,就在半个时辰之前,她面对自己的嘴脸。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李嬷嬷了。”花槿露淡淡地轻笑,心中明白李嬷嬷不过就是想要借着帮自己提食盒送到大院里顺便和自己攀攀关系,于是花槿露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再争抢,大大方方的让李嬷嬷拎着两只大食盒,而自己确是轻轻松松的跟在一旁,娴静淡定地走出了大厨房的院落。

果然如花槿露之前所预料的一样,刚刚走出院落不远,李嬷嬷就左右张望了几眼确定周震没有旁人止呕,这才凑到了花槿露的身边,小心翼翼地脸上挂着慈爱的笑说道:“之前小姐提起的老奴孙子家宝,其实的确是个能吃的孩子,左不过就是四五岁的年纪,一个人足足能吃掉一个大人的饭量呢,可是老奴家就这么一个孙子,家里人是满心满眼的心疼着,就算是平时多吃了一点,咱们也只是觉得孩子吃饱了饭肚子圆鼓鼓的跟个西瓜一样,看起来甚是可爱!”

“哦?这样啊,那你们家家宝还真是个人福气的人呢,竟然有你这么慈爱的奶奶疼着宠着的。”花槿露微微侧目,花槿露心里泛起了冷笑。看到李嬷嬷眼神闪烁地望着自己,心中顿时明白李嬷嬷的这一番话是在试探自己那日到底看到了多少,还真是个老狐狸!

既然有心要将这个管事婆子给收拢到身边为我所用,花槿露自然不会在这件事上打马虎眼,于是柳眉轻轻地一挑,淡淡地说道:“才这么四五岁的年纪就这么能吃,可见不是天生的,应该是家传的吧,找这样看来,嬷嬷家中出了家宝能吃之外,只怕是儿子媳妇儿也不是个省事,应该也是挺能吃的吧,可见真的是家传渊源了,那些东西裹在布袋之中藏在绕在家宝的肚子上好让家宝避人耳目的带出府外去!为的就是府外那些特别能吃的家人不至于一张嘴巴就将家当给吃得精光了。”她说完这句话看着李嬷嬷笑了,“嬷嬷,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啊?”

第10章 孩子真可爱
花槿露也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有再说,只是安静地站在树荫底下等待着李嬷嬷精心为大院准备的各色菜肴,也没有多大的一会儿功夫,厨房里就有人提着两只装着食物的多层食盒走了过来。

“来来来,我来就可以了,你们去做自己的事情吧。”看到有人将大院的饭菜都送了出来,李嬷嬷赶紧迎了上去,伸手将两只大食盒接了过来,就立马掉头走来,对着花槿露满脸对着笑容,讨好地说道:“小姐,您看大院的饭菜都已经准备妥当了,老奴这就送您过去行不?这正晌午的,日头正大着呢,省得小姐晒伤了皮肤,那还不是老奴的罪过了。”

花槿露笑了笑,不置可否地说道:“嬷嬷不必这么客气,食盒还是我来自己来提吧。你还是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就不必送我过去了。”花槿露伸出手去想要将食盒接过去,可是却被李嬷嬷匆忙地躲避了过去。

“这怎么使得啊,小姐您可是千金之躯,这种粗活本就该我们这些做奴才的人做的,您就不要客气了,这是奴才的份内之事。”李嬷嬷对着花槿露说话的语气小心翼翼的,就怕不小心触怒了花槿露,自己的把柄被她给抖了出来,就这模样的李嬷嬷,看在花槿露的眼里,顿时觉得可笑至极,她仿佛全然忘记了,就在半个时辰之前,她面对自己的嘴脸。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李嬷嬷了。”花槿露淡淡地轻笑,心中明白李嬷嬷不过就是想要借着帮自己提食盒送到大院里顺便和自己攀攀关系,于是花槿露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再争抢,大大方方的让李嬷嬷拎着两只大食盒,而自己确是轻轻松松的跟在一旁,娴静淡定地走出了大厨房的院落。

果然如花槿露之前所预料的一样,刚刚走出院落不远,李嬷嬷就左右张望了几眼确定周震没有旁人止呕,这才凑到了花槿露的身边,小心翼翼地脸上挂着慈爱的笑说道:“之前小姐提起的老奴孙子家宝,其实的确是个能吃的孩子,左不过就是四五岁的年纪,一个人足足能吃掉一个大人的饭量呢,可是老奴家就这么一个孙子,家里人是满心满眼的心疼着,就算是平时多吃了一点,咱们也只是觉得孩子吃饱了饭肚子圆鼓鼓的跟个西瓜一样,看起来甚是可爱!”

“哦?这样啊,那你们家家宝还真是个人福气的人呢,竟然有你这么慈爱的奶奶疼着宠着的。”花槿露微微侧目,花槿露心里泛起了冷笑。看到李嬷嬷眼神闪烁地望着自己,心中顿时明白李嬷嬷的这一番话是在试探自己那日到底看到了多少,还真是个老狐狸!

既然有心要将这个管事婆子给收拢到身边为我所用,花槿露自然不会在这件事上打马虎眼,于是柳眉轻轻地一挑,淡淡地说道:“才这么四五岁的年纪就这么能吃,可见不是天生的,应该是家传的吧,找这样看来,嬷嬷家中出了家宝能吃之外,只怕是儿子媳妇儿也不是个省事,应该也是挺能吃的吧,可见真的是家传渊源了,那些东西裹在布袋之中藏在绕在家宝的肚子上好让家宝避人耳目的带出府外去!为的就是府外那些特别能吃的家人不至于一张嘴巴就将家当给吃得精光了。”她说完这句话看着李嬷嬷笑了,“嬷嬷,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啊?”

第10章 孩子真可爱
花槿露也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有再说,只是安静地站在树荫底下等待着李嬷嬷精心为大院准备的各色菜肴,也没有多大的一会儿功夫,厨房里就有人提着两只装着食物的多层食盒走了过来。

“来来来,我来就可以了,你们去做自己的事情吧。”看到有人将大院的饭菜都送了出来,李嬷嬷赶紧迎了上去,伸手将两只大食盒接了过来,就立马掉头走来,对着花槿露满脸对着笑容,讨好地说道:“小姐,您看大院的饭菜都已经准备妥当了,老奴这就送您过去行不?这正晌午的,日头正大着呢,省得小姐晒伤了皮肤,那还不是老奴的罪过了。”

花槿露笑了笑,不置可否地说道:“嬷嬷不必这么客气,食盒还是我来自己来提吧。你还是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就不必送我过去了。”花槿露伸出手去想要将食盒接过去,可是却被李嬷嬷匆忙地躲避了过去。

“这怎么使得啊,小姐您可是千金之躯,这种粗活本就该我们这些做奴才的人做的,您就不要客气了,这是奴才的份内之事。”李嬷嬷对着花槿露说话的语气小心翼翼的,就怕不小心触怒了花槿露,自己的把柄被她给抖了出来,就这模样的李嬷嬷,看在花槿露的眼里,顿时觉得可笑至极,她仿佛全然忘记了,就在半个时辰之前,她面对自己的嘴脸。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李嬷嬷了。”花槿露淡淡地轻笑,心中明白李嬷嬷不过就是想要借着帮自己提食盒送到大院里顺便和自己攀攀关系,于是花槿露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再争抢,大大方方的让李嬷嬷拎着两只大食盒,而自己确是轻轻松松的跟在一旁,娴静淡定地走出了大厨房的院落。

果然如花槿露之前所预料的一样,刚刚走出院落不远,李嬷嬷就左右张望了几眼确定周震没有旁人止呕,这才凑到了花槿露的身边,小心翼翼地脸上挂着慈爱的笑说道:“之前小姐提起的老奴孙子家宝,其实的确是个能吃的孩子,左不过就是四五岁的年纪,一个人足足能吃掉一个大人的饭量呢,可是老奴家就这么一个孙子,家里人是满心满眼的心疼着,就算是平时多吃了一点,咱们也只是觉得孩子吃饱了饭肚子圆鼓鼓的跟个西瓜一样,看起来甚是可爱!”

“哦?这样啊,那你们家家宝还真是个人福气的人呢,竟然有你这么慈爱的奶奶疼着宠着的。”花槿露微微侧目,花槿露心里泛起了冷笑。看到李嬷嬷眼神闪烁地望着自己,心中顿时明白李嬷嬷的这一番话是在试探自己那日到底看到了多少,还真是个老狐狸!

既然有心要将这个管事婆子给收拢到身边为我所用,花槿露自然不会在这件事上打马虎眼,于是柳眉轻轻地一挑,淡淡地说道:“才这么四五岁的年纪就这么能吃,可见不是天生的,应该是家传的吧,找这样看来,嬷嬷家中出了家宝能吃之外,只怕是儿子媳妇儿也不是个省事,应该也是挺能吃的吧,可见真的是家传渊源了,那些东西裹在布袋之中藏在绕在家宝的肚子上好让家宝避人耳目的带出府外去!为的就是府外那些特别能吃的家人不至于一张嘴巴就将家当给吃得精光了。”她说完这句话看着李嬷嬷笑了,“嬷嬷,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啊?”

第10章 孩子真可爱
花槿露也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有再说,只是安静地站在树荫底下等待着李嬷嬷精心为大院准备的各色菜肴,也没有多大的一会儿功夫,厨房里就有人提着两只装着食物的多层食盒走了过来。

“来来来,我来就可以了,你们去做自己的事情吧。”看到有人将大院的饭菜都送了出来,李嬷嬷赶紧迎了上去,伸手将两只大食盒接了过来,就立马掉头走来,对着花槿露满脸对着笑容,讨好地说道:“小姐,您看大院的饭菜都已经准备妥当了,老奴这就送您过去行不?这正晌午的,日头正大着呢,省得小姐晒伤了皮肤,那还不是老奴的罪过了。”

花槿露笑了笑,不置可否地说道:“嬷嬷不必这么客气,食盒还是我来自己来提吧。你还是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就不必送我过去了。”花槿露伸出手去想要将食盒接过去,可是却被李嬷嬷匆忙地躲避了过去。

“这怎么使得啊,小姐您可是千金之躯,这种粗活本就该我们这些做奴才的人做的,您就不要客气了,这是奴才的份内之事。”李嬷嬷对着花槿露说话的语气小心翼翼的,就怕不小心触怒了花槿露,自己的把柄被她给抖了出来,就这模样的李嬷嬷,看在花槿露的眼里,顿时觉得可笑至极,她仿佛全然忘记了,就在半个时辰之前,她面对自己的嘴脸。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李嬷嬷了。”花槿露淡淡地轻笑,心中明白李嬷嬷不过就是想要借着帮自己提食盒送到大院里顺便和自己攀攀关系,于是花槿露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再争抢,大大方方的让李嬷嬷拎着两只大食盒,而自己确是轻轻松松的跟在一旁,娴静淡定地走出了大厨房的院落。

果然如花槿露之前所预料的一样,刚刚走出院落不远,李嬷嬷就左右张望了几眼确定周震没有旁人止呕,这才凑到了花槿露的身边,小心翼翼地脸上挂着慈爱的笑说道:“之前小姐提起的老奴孙子家宝,其实的确是个能吃的孩子,左不过就是四五岁的年纪,一个人足足能吃掉一个大人的饭量呢,可是老奴家就这么一个孙子,家里人是满心满眼的心疼着,就算是平时多吃了一点,咱们也只是觉得孩子吃饱了饭肚子圆鼓鼓的跟个西瓜一样,看起来甚是可爱!”

“哦?这样啊,那你们家家宝还真是个人福气的人呢,竟然有你这么慈爱的奶奶疼着宠着的。”花槿露微微侧目,花槿露心里泛起了冷笑。看到李嬷嬷眼神闪烁地望着自己,心中顿时明白李嬷嬷的这一番话是在试探自己那日到底看到了多少,还真是个老狐狸!

既然有心要将这个管事婆子给收拢到身边为我所用,花槿露自然不会在这件事上打马虎眼,于是柳眉轻轻地一挑,淡淡地说道:“才这么四五岁的年纪就这么能吃,可见不是天生的,应该是家传的吧,找这样看来,嬷嬷家中出了家宝能吃之外,只怕是儿子媳妇儿也不是个省事,应该也是挺能吃的吧,可见真的是家传渊源了,那些东西裹在布袋之中藏在绕在家宝的肚子上好让家宝避人耳目的带出府外去!为的就是府外那些特别能吃的家人不至于一张嘴巴就将家当给吃得精光了。”她说完这句话看着李嬷嬷笑了,“嬷嬷,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啊?”
1

第10章 孩子真可爱
花槿露也只是笑了笑,什么也没有再说,只是安静地站在树荫底下等待着李嬷嬷精心为大院准备的各色菜肴,也没有多大的一会儿功夫,厨房里就有人提着两只装着食物的多层食盒走了过来。

“来来来,我来就可以了,你们去做自己的事情吧。”看到有人将大院的饭菜都送了出来,李嬷嬷赶紧迎了上去,伸手将两只大食盒接了过来,就立马掉头走来,对着花槿露满脸对着笑容,讨好地说道:“小姐,您看大院的饭菜都已经准备妥当了,老奴这就送您过去行不?这正晌午的,日头正大着呢,省得小姐晒伤了皮肤,那还不是老奴的罪过了。”

花槿露笑了笑,不置可否地说道:“嬷嬷不必这么客气,食盒还是我来自己来提吧。你还是去忙你自己的事情吧,就不必送我过去了。”花槿露伸出手去想要将食盒接过去,可是却被李嬷嬷匆忙地躲避了过去。

“这怎么使得啊,小姐您可是千金之躯,这种粗活本就该我们这些做奴才的人做的,您就不要客气了,这是奴才的份内之事。”李嬷嬷对着花槿露说话的语气小心翼翼的,就怕不小心触怒了花槿露,自己的把柄被她给抖了出来,就这模样的李嬷嬷,看在花槿露的眼里,顿时觉得可笑至极,她仿佛全然忘记了,就在半个时辰之前,她面对自己的嘴脸。

“既然如此,那就麻烦李嬷嬷了。”花槿露淡淡地轻笑,心中明白李嬷嬷不过就是想要借着帮自己提食盒送到大院里顺便和自己攀攀关系,于是花槿露也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再争抢,大大方方的让李嬷嬷拎着两只大食盒,而自己确是轻轻松松的跟在一旁,娴静淡定地走出了大厨房的院落。

果然如花槿露之前所预料的一样,刚刚走出院落不远,李嬷嬷就左右张望了几眼确定周震没有旁人止呕,这才凑到了花槿露的身边,小心翼翼地脸上挂着慈爱的笑说道:“之前小姐提起的老奴孙子家宝,其实的确是个能吃的孩子,左不过就是四五岁的年纪,一个人足足能吃掉一个大人的饭量呢,可是老奴家就这么一个孙子,家里人是满心满眼的心疼着,就算是平时多吃了一点,咱们也只是觉得孩子吃饱了饭肚子圆鼓鼓的跟个西瓜一样,看起来甚是可爱!”

“哦?这样啊,那你们家家宝还真是个人福气的人呢,竟然有你这么慈爱的奶奶疼着宠着的。”花槿露微微侧目,花槿露心里泛起了冷笑。看到李嬷嬷眼神闪烁地望着自己,心中顿时明白李嬷嬷的这一番话是在试探自己那日到底看到了多少,还真是个老狐狸!

既然有心要将这个管事婆子给收拢到身边为我所用,花槿露自然不会在这件事上打马虎眼,于是柳眉轻轻地一挑,淡淡地说道:“才这么四五岁的年纪就这么能吃,可见不是天生的,应该是家传的吧,找这样看来,嬷嬷家中出了家宝能吃之外,只怕是儿子媳妇儿也不是个省事,应该也是挺能吃的吧,可见真的是家传渊源了,那些东西裹在布袋之中藏在绕在家宝的肚子上好让家宝避人耳目的带出府外去!为的就是府外那些特别能吃的家人不至于一张嘴巴就将家当给吃得精光了。”她说完这句话看着李嬷嬷笑了,“嬷嬷,你说我说得对不对啊?”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