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有毒:医妃药翻天、小说阅读网、王雅婷、轩辕倩

嫡女有毒:医妃药翻天、小说阅读网、王雅婷、轩辕倩

嫡女有毒:医妃药翻天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嫡女有毒:医妃药翻天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王雅婷,轩辕倩

更新时间: 2021-07-07

更新内容: 嫡女有毒:医妃药翻天最新更新至第 287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嫡女有毒:医妃药翻天小说简介:
名门嫡女惨遭灭门虐杀,再世为人,她要逆天而行,血债血偿。闺蜜白莲?扒开她的衣服将肮脏暴露在太阳下!庶妹腹黑?撕开她的华贵扔进垃圾堆!渣男野心?赏他个狗司令当当!挡她路者,神佛皆诛!谁知惹来了一只腹黑狼……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1章 嫡女重生
“啊!不要,不要啊!”王雅婷猝然睁开眼,神色疲惫不堪。

“县主又做噩梦了吗?”魏嬷嬷焦急地问道。

王雅婷眸色迷蒙,看着她,缓缓的点了点头,眼前的魏嬷嬷早已不是当年老态模样,而是精致的中年贵妇。

王雅婷低头看了自己一双粉嫩小手,她再次确定是重生了,在最幸福的年龄6岁!如今她是高高在上的县主,而不是被姨娘、庶妹挖眼断腕的不幸女子,更不是被夫君、闺蜜破腹杀子的可怜妇人。

“县主。”魏嬷嬷让王雅婷眼里浓浓的恨意吓了一跳。

王雅婷的眸色微微一动,回过神来,看着她,露出一抹天真的笑:“嬷嬷,我刚才做了好可怕的噩梦。我记不清梦到了什么,但是好可怕。”

魏嬷嬷叹了一口气:“怕是县主最近为了唐姑娘的事情,操碎了心。”

唐姑娘,唐火儿!

王雅婷突然心惊肉跳:“你快去阻止父亲,求他万不能让唐火儿入府。”

前世,就是这个唐火儿,最后害得她家破人亡!

魏嬷嬷一愣:“县主,这……”

“你莫多问,快去便是……”王雅婷扭过头,不再看她。

魏嬷嬷犹疑了一会,便应声出去。

屋子里安静如水,波澜不兴。

王雅婷沉沉的叹了一口,前世的事情,她哪能随便跟人说起,只能步步为营,不要重蹈覆辙。

突然间,门外传来一个清脆的声音

“县主,早膳已经备好了,请县主移驾膳房。”

倏然间,小清推门闯入。

王雅婷微微眯了眼,转眸看去,没想到这区区二等丫鬟都敢随意进出她的房间。

更何况她还是那个人的眼线……

王雅婷冷冷斥道:“大胆小清,未经准许,就随意进入主子房间,是谁给你的胆子?”

小清被“扑腾”一声就跪倒在地:“县主恕罪。”

王雅婷看着她,迟迟没有说话,如今,房间内静得窒人。

小清忽然瑟缩害怕起来,微微抬起头,瞥了她一眼,只见王雅婷眼里细碎锋芒,吓得她很快又低下头去。

王雅婷看着她,眼底的神色明明灭灭,过了好久,她突然微微一笑,道:“好了,我也只是说说,你去把小泉叫来为我梳洗。”说着,她坐到梳妆台前,背对着小清。

小清抬起头,看着她年幼的背影,心中惶恐,不敢多想,急急忙忙出去叫一等丫鬟小泉。

王雅婷很快收拾妥当,看着镜子中眉目清婉,犹带稚气,只是发髻上还少了点什么。

“小泉,去取我的宝蓝吐翠孔雀钗来。”

“是。”小泉应声答道。

可过了半晌,待她归来时,却吞吞吐吐道:“县主,钗子……钗子不见了。”

那钗子是生母安阳郡主生前最后送给她的礼物,是生平最爱!

王雅婷的嘴角挑起一弯弧度,闪瞬极逝。

“找,你一定要给我找出来!”王雅婷站起来,眼底含泪,一副极其委屈的样子,正是六岁孩童该有的天真模样。

“是,奴婢这就去办。”

小泉一直跟着王雅婷,如今心下也是急得很,转身即刻去办。

“等一下。”王雅婷一双眼眸深潭无波:“这件事情不要声张,父亲一个时辰后估计会回府,这期间,你去把把所有丫鬟、婆子叫到院子里。”

第2章 智斗庶母
关于发钗失窃一事,王雅婷前世的记忆里尤记清楚,如今院子里密密麻麻站满了人,王雅婷的目光扫了过去,唯独不见小清。

“小清呢?”

小泉道:“说是去秋姨娘那里了。”

“叫她来,这个事情,我要亲自审!”王雅婷眉目寂寂,神色间已然不像是六岁的孩子。

过了许久,小清总算是姗姗来迟,不过回来身后却跟着一个人。

那是数年后将王雅婷推入地狱,害死兄长的庶母,姨娘秋氏!

王雅婷看着她,眉梢挑出冷意。

“早上才听小清说,今早婷儿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娘这就来了,你有什么心事,尽管跟娘说。”秋姨娘笑脸盈盈,上前就想一把拥住王雅婷。

王雅婷向后一退,悄无声息的便躲开来:“小清是姨娘的人,这个我知道,日后还请姨娘多多管教于她,告诫她尊卑有别!”

秋姨娘冷不丁被说得措手不及,但很快,她明亮的脸上又笑开了:“婷儿放心,娘会为你做主。”

“娘?”王雅婷无声地笑,她瞥了眼秋姨娘,毫不掩饰嘲讽之色!

秋姨娘脸色骤然苍白:“小东西,我做你娘,已经是够给你面子了!”

“大胆!”

一声呵斥吓得秋姨娘哆嗦了一瞬。

王雅婷顺势“哇”的一声便哭了,她的眼角处已瞥见了来人。

“我的乖女儿,你怎么哭了?”

来人急忙将王雅婷拥入怀中,小心呵护。

这人正是她的父亲,当朝丞相王宗祖!

王雅婷眼里泪光闪动:“爹爹,早上小清没经过允许就擅闯我房间,我不过训斥了她两句,她竟辱骂女儿。”

小清的脸色苍白得怕人,随即大声道:“我没有,老爷她说谎。”

“你这是什么态度!”见小清竟敢以下犯上,若自己不在……王宗祖不禁失望的看了看秋姨娘:“这可真是你送进来的好奴才。”

听到相爷真的动怒了,秋姨娘惊慌跪下:“老爷息怒,妾身对今天的事情毫不知情,只是听说婷儿今早心情不好,就想……”

王雅婷打断她:“今早婷儿在训斥小清后,发现娘亲生前送给婷儿的宝蓝吐翠孔雀钗不见了,就让小泉召齐佣人们询问,唯独没有小清。”王雅婷有意停顿了一下:“婷儿就派人去叫小清,没想到姨娘也来了,还说了婷儿几句,弄得好像是婷儿不对似的。”

王宗祖此番的脸色已经冷了下来:“那个钗子找到了吗?”

“没有……”小泉在一旁低声道。

王宗祖勃然大怒:“赶紧找,这是安阳郡主的遗物!”

秋姨娘一愣。这是她嫁进来王宗祖第一次发脾气!

“魏嬷嬷。”王宗祖道:“你带着几个丫头嬷嬷去搜查小清的房间,我倒要看看,秋氏送来的丫鬟究竟有多忠心。”

“奴婢领命。”

第3章 计中使计
王雅婷眸色微微一动:“爹爹莫要气坏了身子,如今太阳起来了,爹爹陪女儿进屋子说说话,好不好?”

王宗祖望着她,一时满心都是温软:“好,我家的小婷儿果然是最贴心。”

说罢抱起王雅婷小巧的身体,走进楠婷院的大厅中。

王宗祖问道:“今天刚下朝便看到魏嬷嬷告诉我,说你不打算将唐家丫头买进府。能告诉爹爹,为什么吗?”

王雅婷低下头,努力压抑住心中翻滚的情绪,王宗祖却不知道王雅婷正在压抑着近乎破体而出的滔天恨意。

她低语:“是女儿太过于任性没有为爹爹着想,唐家如今惹了天怒,婷儿实在不应该为了自己的小事,而麻烦爹爹去蹚浑水。”

王宗祖点点头:“想当年‘唐氏出宠妃’,好不荣耀,可却起了逆反的心思,如今惨遭灭族。陛下念及唐火儿年幼,便将其买进青楼,如今我们的确是不适宜出手相救。”

王雅婷紧紧环住王宗祖,将头埋在他的颈项间,迟迟不肯出来。

前世,她在如此局势之下,还不忘与唐家的情谊,搭救唐火儿,可唐火儿最后却还害得她满门抄斩!

“婷儿乖,爹爹知道婷儿心疼唐姑娘,以后爹爹一定想办法帮帮唐家姑娘,等过几年风头过一过,爹爹再将她买进府怎么样?这几年虽然委屈一些,但是爹爹向你保证,唐姑娘绝对不会受到玷污,爹爹会将她保护起来的。”

王宗祖以为王雅婷是心疼唐火儿。

两人说着话,魏嬷嬷已经带着几个粗使嬷嬷绑着小清进来了。

“怎么样了。”王宗祖眼睛扫过小清。

魏嬷嬷道:“回老爷,奴婢已经调查清楚了,县主近几日丢失的不光光是郡主留下的那支钗子,还有一些首饰,只不过那些县主不经常带,所以一时之间倒也没被发现。”

王宗祖怒喝:“还有些什么!”

魏嬷嬷拿出一列清单:“除了宝蓝吐翠孔雀钗,还有簪子五只,步摇三副,耳坠两幅,金银、翡翠镯子三对,珠钗一只,另外小金库里还丢失了数百两银子。”

王雅婷神色平静,指甲却攥进掌心。

魏嬷嬷在一旁继续汇报,她所说的一切都是王雅婷知道的,小清盗取金银首饰贩卖到外面,这些年赚了不少!

王宗祖震怒:“这样手脚不干净又胆大妄为的丫头,真是辱没了我相府的名声,打死太过于轻饶了,找个牙婆挑个片远点的地方发卖了吧。”

小清大惊,一下子脸色煞白,额头重叩在地上:“老爷饶命,饶命啊!”

王雅婷眸色微微转动,眼底划过一道意味不明的暗光:“爹爹,这人就交给女儿处置吧。”

王宗祖看她一眼,不知道她想做什么:“婷儿,这种人不值得你亲自来。”

王雅婷微微笑,一副乖巧可爱模样:“爹爹,这件事情本就是女儿引起的,如今这最后交给女儿,不也挺好的嘛?”

“你有什么打算?”

“请爹爹将小清贬为三等丫鬟,算是惩罚了。”

王宗祖眼中带着和暖的笑意:“我女儿真是宅心仁厚!”

小清却突然惶恐不安起来,王雅婷这般究竟是为了什么……

王宗祖离开后,王雅婷脸上的笑意也淡下来了。

“魏嬷嬷,三等丫鬟的月例银子是多少?”

魏嬷嬷答道:“一个月一两银子。”

王雅婷微微一笑:“那好,若是以每个月的月例银子来低亏空的银子大概需要多少年。”

魏嬷嬷道:“六年整。”

“很好。”王雅婷陡然高了声音,道:“传本县主口谕:在这七年里记得不要给小清发月例银子,若是看到她有了花销,立刻给我查明白出处。”

如今的王雅婷传出一种令人肃然的气度,几乎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

魏嬷嬷自然也是谨遵指示:“是,奴婢谨遵县主口谕。”

王雅婷站在小清的面前,居高临下的道:“小清,你可服气?”

“服,服。以后再也不敢了。”小清跪在地上唯唯诺诺的道,如今面对王雅婷,她有种难以呼吸的感觉。

王雅婷微微扬起了眉,慢悠悠道:“除此之外,责打小清五十大板,不过念在她女儿身的份上,五十大板分为十天,每天十板!”

小清豁然睁大双眼:“县主饶命,县主饶命啊!奴婢真的不会有下次了。”

王雅婷一挥手:“拖下去!”

她的目光慢慢冰冻起来,前世害她之人,必当加倍奉还!

第4章 收揽人心
清晨,明媚的阳光投射进来,晶亮的光线匀染着王雅婷稚嫩的肌肤,看上去即甜美又可爱。

魏嬷嬷上前:“县主,燕姨娘已在外等候。”

听到燕姨娘这三个字,王雅婷身上一僵,眼中流露出几分愧疚。

燕姨娘曾经是她母亲安阳郡主身边最贴心的丫鬟,因为一次意外与王宗祖发生了关系,怀上了孩子,就被收做侧室。前世,王雅婷一直觉得是她抢了她母亲的爱情,因此恨透燕姨娘和她的女儿王雅楠,可没想到最后对她施予援手的竟是这对她怨恨多年的母女。

王雅婷微微叹息:“楠儿来了吗?”

“来了。”

“去小厨房准备些桂圆,记得三妹妹虽喜欢吃这个。”

魏嬷嬷一愣,以前王雅婷可是最讨厌燕姨娘母女,如今,怎突然关心起来?

“请她们进来。”王雅婷知道魏嬷嬷这个时候还不理解,因此也没有多说。

魏嬷嬷虽有些迟疑,仍旧照做。

燕姨娘带着王雅楠走进来,她一向低调,穿的衣服也是不显眼的褐色。

如今三个人见面,王雅婷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直到魏嬷嬷端着果盘走进来,放到王雅楠的手边,道:“县主得知姨娘带着三姑娘来了,立即叫人准备了果盘,记得三姑娘喜欢这桂圆,便多备了些。”

“楠儿,快尝尝,看喜欢不喜欢?”王雅婷语气中充满关切。

燕姨娘微微一愣,今天的王雅婷跟往日完全不一样。

王雅婷看着她,多少也猜出她心中所想,前世,是她误会了她们母女:“燕姨娘,过去是我不懂事,娘亲在世时,深信于您,如今我也信您!”

燕姨娘微微一愣,屋外清风拂面,竟也带下了她眼角的几滴泪:“婷儿……”

她梗咽出声,却又很快堵住了自己的嘴,她深知如今以她的身份是不能称呼王雅婷,即便是她心里一直视她如己出!

王雅婷的心中也无端的涌出些酸楚。

上一世的痛苦只要尝一次就够了,如今她愿用一生的时间,去补偿这些人。

就在彼时,一个丫鬟已经有些慌张的跑进来了。

“不好了不好了,丞相府门口已经闹开了。”

魏嬷嬷呵斥道:“不要大惊小怪,到底出什么事了?”

“是唐家姑娘,不知怎的从青楼偷跑出来,正在门口哭着不肯走,恳求县主念及姐妹情谊救救她,还说……”

“还说什么。”王雅婷的脸色已经黑了下来。

“说县主与她情同姐妹,要入青楼也是一起。”

王雅婷将茶杯狠狠往桌子上一摔。

所有人皆是一抖。

“魏嬷嬷。”王雅婷眸色冰冷:“你速去青楼,让老鸨拉她回去,但切记不要说是我们的意思!另外,燕姨娘……”

她微微一顿。

燕姨娘随即起身,道:“县主请吩咐。”

王雅婷微微点头:“待会你定要助我阻止她入府!”

燕姨娘微微一愣,要知道王雅婷应该是与唐火儿情同姐妹,如今……

然而这一切的一切王雅婷都没有同她们解释,只恳切一句:“请大家帮我!”

今天的王雅婷着实跟往日不同,燕姨娘与魏嬷嬷互看一眼,虽不明白,但却愿真心助她!

第5章 笑里藏刀
所有的人聚集门口。

“婷姐姐。”唐火儿急忙跑上前要保住王雅婷。

魏嬷嬷眼疾手快拦住了唐火儿:“姑娘莫要冲动,县主知道你受了委屈。”

唐火儿看着王雅婷,她始终站在魏嬷嬷身后,面上无喜无怒,也没有开口安抚她的意思。

反倒是燕姨娘笑了笑:“这不是唐家姑娘吗?前些日子听说你在青楼,怎么回事?”

唐火儿眸色一颤。

当下人群中就纷纷扬扬起来,唐火儿本是大家闺秀,如今因为家道败落,入了青楼,这可真真惨淡可伶。

王雅婷冷冷发笑,她上前两步,待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她已然换做一副哀伤模样:“我亲爱的火儿妹妹,你怎么样了?”

唐火儿紧紧握住她的手:“婷姐姐一定要帮我,将火儿买入府吧。”

说罢她人已经跪在地上。

王雅婷急忙扶她起来,但唐家这桩案子,无论是谁都碰不得,眼下唐火儿这般请求无意是将王雅婷往火坑里面推!

一旁的魏嬷嬷道:“县主知道唐家出事后,食不下咽、夜不能寐,但是如今……”

“如今怎样?如今凭借你们家的身份和地位,要我一个人还有难处不成?”唐火儿瞪了魏嬷嬷一眼。

好个只顾自身利益的小人!

王雅婷微微蹙眉,却依旧温言莞尔:“火儿妹妹不用着急,你的事情,我自然放在心上,还请妹妹多等几日。”

“还等?”

唐火儿甩开王雅婷的手,定定看她,眼角处有怨毒寒芒迸出:“你口口声声说当我为姐妹,如今我落难,你居然不愿及时搭救我?”

“是啊,这哪里还像是姐妹。”

远站在门口的秋姨娘缓缓而来,眉梢微挑:“县主何时变得这么冷漠?”

“就是!”秋姨娘的女儿王雅君也跟在她的身后:“说什么‘柳下笙歌庭院,花间姊妹秋千’,看来在婷儿姐姐这里都是屁话了。”

王雅婷眸色微微一动,这样的词韵不像是不学无术的王雅君能说得出来。

她回眸,以一种幽沉的目光瞧着王雅君,如今她面上绘了浓妆,妆面竟是从未见过的。

就好像一夜间,她也变了一个人!

燕姨娘看着秋姨娘母女,似笑非笑:“正是因为是姐妹,做妹妹的肯定不能明知会害了姐姐,还要为难姐姐。”

王雅君冷冷一笑:“什么叫做为难?有些事情明明只是举手之劳罢了。”

她的口气也不像是一个孩子。

王雅婷看着她,心下升起一些疑惑来。

燕姨娘摇摇头:“君儿,你还小。”

“君儿也是你能叫的吗?”

秋姨娘当下一声重哼。

突然间,听到一个尖锐的声音。

“哎呀,你这个小兔崽子,怎么跑到相府来了,害得我好找!”

众人闻声望去,只见来人是青楼的老鸨子。

她跑到唐火儿面前,狠狠拽住她的耳朵,王雅婷见势暗中甩掉唐火儿,不声不响的向后退了一步。

唐火儿被老鸨子拽得耳根生疼,不免哇哇大叫:“你快放我,我姐姐在这,你好大的胆子!”

经她这么一说,老鸨子瞥了一眼王雅婷,心下就虚了几分。

王雅婷幽幽笑着:“您的人跑来的人到了我的府上,如今惹得众人围观,我真真是难做。”

老鸨子随即意会:“打扰到县主,是我们的不是,我这就带她走。”

唐火儿一听就怕了,她嚎啕大哭道:“姐姐救我,姐姐救我!”

老鸨子冷哼一声:“救什么救?你的卖身契还在我手上,你就是我的人,谁也救不了你!”

王雅婷看着她们,似漫不经心道:“卖身契可否给我一看?”

“当然可以!”老鸨子从怀里拿出卖身契递给王雅婷:“县主可看清楚。”

白纸黑字上写得清清楚楚。

王雅婷叹口气:“可怜我的火儿妹妹,这卖身契确实属实,眼下也只能委屈你几天。”

第6章 男女平等
唐火儿盯着她,那眼光好像带着毒:“王家姐姐怎可如此对我!说好姐妹情深,恩义似天的呢!”说罢一把将王雅婷推倒在地。

“好大的胆子!”

一直站在门前的王宗祖终是忍耐不住,他大声呵斥道:“我女儿与你交好,许诺你不日将接你进府,你竟还不知道好歹!”

王雅婷跌坐在地上,脸上却有了一丝冰凉的笑,片刻后,她抬起头来,说道:“爹爹莫要动气,火儿妹妹也是情急之下,才伤到女儿,女儿相信她本意是好的。”

魏嬷嬷将她从地上扶起,王雅婷叹了一声:“还请您带火儿妹妹回去。”

老鸨子一笑,很快拽着唐火儿就往青楼拖去。

王雅婷回身,不经意间,竟撞上了王雅君的怨毒目光。

她究竟是怎么了?

虽说日后王雅婷与这位妹妹交情颇差,但是眼下这个时候,姐妹俩不应该生出这般怨恨,莫非……

王雅婷心下一颤。

王宗祖见门口闹剧已散,便责令让众人回去。

彼时,王大婷突然叫住他:“爹爹。”

王宗祖回头看她一眼。

王雅婷微微一笑:“婷儿今日见三妹已初长成,想来也该请宫中的引导嬷嬷来调教些规矩,如此这般,就算是庶女,有了皇家的教养,他日也能找个好的归宿。”

“还是婷儿想得周到!”王宗祖大为欣慰。

可秋姨娘却觉得不妥:“老爷,这怕有所不妥。”

“目光短浅!”

王宗祖斥责道:“从即日起,就让君儿学些规矩,免得整日跟着你些不三不四的东西!”

秋姨娘和王雅君面面相觑,王雅婷将她们神色间的一点一滴都看到眼底,她要找人来调教王雅君,一来是的确不想她日后跟秋姨娘学坏,二来她要确定一个事情,王雅君究竟还是不是以前的那个她?

王雅君缄默片刻,道:“爹爹,女儿觉得男女平等,不应该要受繁文缛节的束缚,他日不管嫁给什么人,或者嫁与嫁,都应该是女儿的事情。”

平等?

这个年代讲平等?

王雅婷活了两世都不曾听过这样的话,如今她倒真觉得新鲜了。

王宗祖毕竟是文人出身,哪里听得来这些,他扬手就是一个耳光掴在王雅君:“逆子,你在哪里学的这些!”

“我从小就受这样的思想教育长大,怎么不对!凭什么女的就该做男的附属品,凭什么男的可以三妻四妾!”王雅君越说越急,她仰着头,一副不服输的样子。

可越是这样越是让王雅婷觉得奇怪,看来眼前这位三妹应该也不是真正的三妹,莫非已经真的变成了别人?

自从王雅婷重生回到了六岁,她开始对这个世界所发生的各种不可思议的事情,慢慢信服。

“混账啊!混账!”

王宗祖气得面色通红。

王雅婷连忙上前劝解:“爹爹莫要生气,女儿择日进京,同皇帝舅舅要来几个引导嬷嬷就好。”

“好!你去!”

第7章 进宫面圣
三日后,王雅婷带着、带着二十多侍卫,乘着马车浩浩荡荡地向皇宫进发了。

这几日里,她除了思量唐火儿的事情,就是在想王雅君,她虽自小跟着秋姨娘刁蛮任性惯了,但那种新奇的思维倒是真怪。

“县主!到宫门口了。”

这时候马车外的侍卫高声道。

魏嬷嬷撩开马车的帘幔:“请县主下车。”

“恩。”王雅婷点头。

侍卫拿来马凳,魏嬷嬷搀着王雅婷下了车。

皇城威严赫赫,王雅婷颇有些颇有些缅怀之意,她已经有将近十年未入宫了,前世自从皇帝发落了唐氏一族,王雅婷便一直赌气不入皇宫半步。

王雅婷一行路经御花园,突然迎面撞上了一位姑娘,她大声呵斥道:“哪个不长眼睛的混蛋,竟敢冒犯本公主!”

那人跌倒在地,原先跟在她后面的人纷纷上前将她搀扶住。

王雅婷细细观察她,想来她应该是淑妃所生的大公主轩辕嫣儿!

“臣女见过大公主,大公主万福金安。”王雅婷趁势叩首。

“你这个小贱蹄子,看本公主不扒了你的皮!”轩辕嫣儿从地上爬起来后,就怒气冲冲的向踹王雅婷一脚。

魏嬷嬷急忙上前挡住:“公主息怒,我家县主此番进宫是为了求见皇帝陛下,不小心撞见公主,还请公主见谅。”

轩辕嫣儿哪里听得进这么多,她抬脚又踹:“好你个贱奴,竟敢对本公主无理!”

魏嬷嬷被她踢倒在地。

王雅婷脸色微寒:“堂堂公主如此对待下人,是不是太过粗鲁了?”

“好大的胆子,你是什么东西?”轩辕嫣儿双手撑腰,扬眉怒斥:“你信不信本公主让父皇灭你九族!”

“九族?”

轩辕嫣儿的身后突然传来一阵冷笑:“当朝丞相的九族,你可知到底有哪些人?”

王雅婷闻声望去,暗中失笑,这位不是别人,正式轩辕嫣儿命中注定的克星,舞雅皇后留下的双胞胎之一的二公主轩辕齐灵。

轩辕嫣儿越发不乐意:“你!大胆,怎么跟皇姐说话的?”

轩辕齐灵冷冷一笑:“皇姐没有皇姐的样子,让我这个做妹妹怎么学?”

“贱人!”轩辕嫣儿突然冲出来,一巴掌打向了轩辕齐灵。

王雅婷反应最快,一把将轩辕齐灵推开,王雅婷高出轩辕齐灵许多,着向着轩辕齐灵脸上的手打在了王雅婷的胸口上,轩辕嫣儿虽然年幼,但是这一巴掌用了很力气,让王雅婷一个趔趄倒在地上,手上一阵刺痛。

轩辕齐灵自小与王雅婷交好,看到她摔倒在地,一时情急:“快来人啊,大公主疯了!”

“大胆!”

忽然一声怒喝让全场都肃静下来。

所有人不约而同的看向声音的出处然后齐齐跪倒。

来人正是皇上轩辕越熙,年不过二十三岁,却是威仪天成。

他怒喝道:“皇家公主胆敢在公主胡闹,成何体统!”

第8章 殿前直言
“父皇。”轩辕嫣儿愣住了,竟然忘记行礼。

“别叫朕父皇。”

皇帝冷冷一瞥,去了王雅婷身边。

王雅婷刚从地上起来,身上有些脏乱,右手的伤口触目惊心,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婷儿这是怎么了?”

王雅婷并没有说话,只是缩在魏嬷嬷的怀里十分委屈。

轩辕齐灵开口道:“父皇做主,是大皇姐要打灵儿,婷儿表姐替灵儿挡了一下,就摔倒在地。”

“为什么不传太医!”皇帝看到王雅婷的伤势,神色间显然十分心疼。

魏嬷嬷一听,即刻去找太医。

轩辕嫣儿见此形势,随即跪倒在地:“父皇……”突然之间,她就梗咽起来。

皇帝回头看她:“从今往后,你去舒贵太妃哪,跟她好好学学女子典范!”

王雅婷低垂,神色淡淡,再看不出喜恶。

皇帝将她抱起,满心疼爱:“你母亲走得早,朕曾答应过她,要好好照顾你。”

王雅婷低眸浅笑:“婷儿没事。”

皇帝将她和轩辕齐灵代入宫殿,随后吩咐宫人请来了雅嫔慕容清婷!

王雅婷前世见慕容清婷的次数不多,但是每一次相见都有种母女般温暖。

皇帝等王雅婷上好药膏之后,问道:“婷儿一向很少入宫,今天来想必有什么事情吧。”

王雅婷跪在皇帝面前,轻轻启齿:“臣女此行是为了唐家幼女而来。”

皇帝一听,眸色一凝。

王雅婷细细说道:“前些日子,唐家的幼女来我府上,喧嚷了很长一段时间,最后被青楼的老鸨子拖走,这事才罢了。”

皇帝深深一眼看去:“竟有此事!”

王雅婷点点头:“我与那唐家的幼女交好,她以此要求我即刻买她入府,但关于唐家之事,臣女知道事关重大,不可妄动。”

“那你的意思……”皇帝眸色微微凝重。

王雅婷从容叩拜:“臣女此番进宫是想求一道恩典,臣女自知此事极其不妥,那唐家有如今下场也是理所当然,但是臣女也毕竟与那唐家幼女相交数年,如今她落难,臣女也不能袖手旁观。”

“呵,你居然要朕放她?”皇帝忽而一笑。

王雅婷低下头去,态度温文卑逊:“臣女求陛下允许臣女买她入府,世代为奴也好,只求不要一个姑娘家留在青楼。”

皇帝看了一眼雅嫔,问道:“你怎么看?”

雅嫔微微一笑:“既然县主心善,陛下就允了吧。唐家四代为奴、为婢其实也是一种责罚,虽说日后要近丞相府,但也毕竟是奴婢,生生世世亦是如此。”

皇帝细细一思,便说道:“小东子,拟旨,罪臣之女唐氏有悔过之心,朕甚欣慰,册封为多罗县婢女,侍奉在郡主左右。”

“皇上,这郡主……”小东子偷瞟了一眼王雅婷,不知如何是好。

皇帝忽而一笑:“再拟一道圣旨,县主王雅婷,德贤兼备,深得朕心,晋封郡主。”

王雅婷微微一愣,这种册封是前世从未有过的,难道命运已经在悄悄转移了吗?

雅嫔在旁浅笑如嫣:“陛下,这册封了郡主,可是要封号的。”

皇帝点头:“还是你思虑周全,婷儿的母亲是安阳郡主,那婷儿就封为平阳郡主吧。”

“谢陛下……”

王雅婷俯地叩首。

第9章 遭遇刺客
王雅婷从宫中回来,心中突然徒增了几分不安生。

突然间,她好像总算想起了什么:“传令,走民道。”

可魏嬷嬷不理解:“民道上万一冲出个山匪流寇,冲撞郡主可如何是好。”

“难道官道就是十步一哨吗?”王雅婷莫名的烦躁,语气也有些严厉。

“可是……”

“没有可是,赶快传令。”

魏嬷嬷无奈,只得传令下去走民道。

这件事情,只有王雅婷自己心里清楚,前世这个时候,安王世子正式在这附近遇刺身亡!

今世她既然是路经此处,定然要救下他!

改走了民道后,延绵在山间的小路,满是落叶,马车走在上边,发出微哑的声响。

前方不远处果不其然出来一连串的厮杀声,王雅婷撩开马车的窗帘,眼神幽幽:“快去找人相救。”

魏嬷嬷对王雅婷这番举动完全不明所以,她迟疑了一瞬。

王大婷呵斥道:“快去!”

魏嬷嬷点头,即刻去吩咐侍卫不消片刻,便将人救下。

王雅婷下车一看,果不其然,正是安王世子!

“郡主,他……”魏嬷嬷也察觉出这人身份,看着王雅婷,面色担忧。

王雅婷微微皱起眉头:“你先为简单的为他处理一下伤口,先前面不远是战王府,我们速去。”

“郡主,他的伤口在右臂上,可能伤及了经脉,怕……”魏嬷嬷欲言又止。

王雅婷转眸看她:“带着本郡主的腰牌去找傅太医!”

山林中落叶飘零,王雅婷一行赶往战王府,没想到战王世子亲自站在门前迎接。

王雅婷急急忙忙道:“快扶我下去,怎么能让大舅舅等着。”对于战王府,她前世有着极大的愧疚……

“婷儿!”一声沉稳成熟中带着关切的声音传到王雅婷的耳朵里。

“大舅舅一切可好?”王雅婷微微俯身,眼里泪光闪动。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