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妻不乖:BOSS独守空房、小说阅读网、乔小诺、杜奕修

鲜妻不乖:BOSS独守空房、小说阅读网、乔小诺、杜奕修

鲜妻不乖:BOSS独守空房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鲜妻不乖:BOSS独守空房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乔小诺,杜奕修,邓雪

更新时间: 2021-07-07

更新内容: 鲜妻不乖:BOSS独守空房最新更新至第 222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鲜妻不乖:BOSS独守空房小说简介:
一夜错乱,她睡了顶头BOSS!面对森然逼婚,她被迫嫁给本市NO.1金主!闪婚?隐婚?ok,她就当引领潮流了。可谁来告诉她,自己这个总裁夫人端茶倒水也就算了,晚上还要时常受魂淡男人的骚扰……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1章 还是个雏儿?
厚厚的窗帘遮住外面的霓虹彩灯,室内漆黑一片。

隐隐有着衣料摩擦的声音,和男女有些粗重的呼吸声,暧昧极了……

许久,随着男人的低吼,一切归于平静。

这时,刺耳的铃声响起。

满足过后的男人拿起手机,是一个备注为瑾的女人发过来的短信,上面只有简简单单的几个字:修,对不起,我们分手吧。

看到这几个字,在黑暗中的男人面上出现了一瞬间的诧异,然后凭借着手机微弱的光亮才看清了自己旁边的女人是什么模样,精致的五官透着些许的稚嫩,黑色的长发沾着汗珠披散在身上,娇小的身躯蜷缩在一起,脖上隐约可见青紫的印记,双眼紧紧闭着,微微皱眉,好似十分痛苦的样子!这陌生的女人虽然算得上有几分容貌,可是她却不是简瑾!

“shit!”男人低吼一声,眼神凶恶。

昨天他跟瑾约好的,等到半夜瑾也没有来,他刚刚躺下她才来。一来就钻进被窝里。他也没有多想,漆黑之下便把她办了,怎么会弄错人?

乔小诺醒来的时候,房间的窗帘已经被拉开,外面的天色已经大亮,温暖的阳光透过窗户撒在红色的实木地板上,带有着些许的温馨。

一瞬间,乔小诺还以为自己依旧在自己的小公寓里面,那时候毕成温柔地对自己笑,自己依偎在他的怀里,画面一转,毕成和另外一个女人在亲热的拥吻。这一幕把乔小诺美好的幻想全部打破!

这时,乔小诺突然皱起了眉头,这才感觉到浑身酸痛,身上的痕迹触目惊心,衣服更是扔的到处都是。

把被子一掀,乔小诺的脸色立刻黑了下来,自己没穿衣服也就算了,那一滩血是怎么回事?还有自己身上怎么出现这么多青紫!这明显是被人疼爱过的痕迹!

这这这是怎么回事?乔小诺眼睛瞪大,差点没瞪出来,接着就听到卫生间里传来的淅淅沥沥的水声,隔着磨砂玻璃,乔小诺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肉色挺拔的身影。

一瞬间,昨晚的记忆回到了乔小诺的脑海里,自己昨天被相处了两年的未婚夫背叛了,在乔小诺回到家的时候正好撞到了两人滚床单,乔小诺伤心地来到这家酒吧喝酒之后,记得自己喝的头好痛,就随便找了个房间休息……难道,她走错房将并且酒后乱性了?

这个想法让她愣了三秒,连忙用床单围住自己,看着散落一地的衣物,乔小诺欲哭无泪。

冷静片刻,乔小诺用被子围住自己,跳到地上,落到地上的一瞬间,乔小诺一咧嘴,太特么疼了!

忍着身上的不适,乔小诺一件一件地捡起地上的衣服,最后一件也就是最重要的小可爱被丢在浴室门口,乔小诺红了红脸,没想到昨天会这么疯狂。

乔小诺迈开步子连忙蹲下去捡,可这时,一个男人的大脚突然出现乔小诺眼前。

乔小诺的心中咯噔一下,然后缓缓抬起头看去,笔直的小腿,腰上围着浴巾,壮硕的上身,乌黑的头发滴着水,刀削一般棱角分名的俊脸,一双魅惑深邃的眼眸,眼底迸发出迫人的寒光。

他看都没看乔小诺一眼,直接走到了衣柜旁边,他只是简简单单的一个动作却透出一种咄咄逼人的贵族气息。

这个男人,天生就有一种慑人的气息!

乔小诺见男人走到了衣柜前也就是自己的旁边,立马向里面窜了一点,警惕地说道,“你想干嘛?”

杜奕修这个时候才看了一眼乔小诺,眯了眯妖魅的双眼,然后从衣柜里拿出了一套银色衣服。

男人就在乔小诺的面前,旁若无人地穿好衣服,乔小诺惊的张大了嘴巴,一个可以说是高贵与冷漠并存的男人在自己面前换衣服,这也太有眼福了吧!

杜奕修换好了衣服,直接走到了乔小诺身前,充满磁性的声音在乔小诺耳边响起,“说吧,是谁指使你进这个房间?”

是家里的老头子?还是那些想讨好自己的人?不管是谁,自己都不会轻易原谅。

乔小诺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你你,你在说什么?”

说着,乔小诺的身体更往里面退去,这个男人让她莫名地感受到害怕。

是在装傻吗?杜奕修在心里冷笑,看到洁白的床单之上那一抹红的时候,挑了挑眉,“还是个雏儿?”

什么?这个男人在说什么?乔小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自己的下巴就被勾了起来,乔小诺这个时候才算是和杜奕修真正的对视,对方漆黑的双眸有着藏不住的冷意,美丽而又危险。

“既然我睡了你,你要多少钱,开个价吧。”杜奕修的声音冷漠而又客观。

杜奕修冰冷的话让乔小诺的心一下子冷了下来,接着转为浓浓的愤怒,这个男人以为自己是什么?是来敲诈钱的吗?

然后在杜奕修的眸子中,本来被吓到的乔小诺嘴角突然勾起一丝冰冷的弧度,然后眼神也凌厉起来,直直地看着杜奕修,“既然我也睡了你,那你也开个价吧。”

杜奕修不带一丝感情的眸子突然有了微微的波动,他看着眼前的乔小诺,没想到刚才还那般惧怕自己的女人,此刻居然敢这么对自己说话。

最后乔小诺还是离开了,两人都没有说话。

走出酒店的乔小诺被太阳光刺得眯了眯眼,想到刚才那个妖魅的男人,那确实是一张让人难忘的脸,乔小诺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有见过那般俊美的男人,不过都结束了,两人应该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关系了,不过……

乔小诺勾了勾唇,自己还留在房间里一个东西,哼哼,这个死男人居然敢恐吓自己,自己绝对不要让他好受。

杜奕修离开房间,来到地下车场,正准备开车离开,酒店经理却突然跑了过来,拦住了杜奕修,脸上带着一脸讨好的笑容,“杜总裁,你忘了东西。”

杜奕修挑眉,看到酒店经理手上的五块零钱,又皱了皱眉,自己从来不会带零钱的,那这零钱就是那个女人故意留在房间里的?她这算是买下了自己的一夜?想出了乔小诺的意思,杜奕修的脸色一下子黑了下来,酒店经理还没明白过来怎么回事,杜奕修却不再看酒店经理一眼,直接上了他那台全市只有一辆的限量款跑车,疾驰了出去!

这个女人居然给自己留下了钱?这是在羞辱自己?杜奕修活到现在,还从来没有人敢这么对待杜奕修。好,很好,杜奕修嘴角缓缓出现一丝危险的笑容,这个女人最好祈祷她再也不要碰到自己!

第2章 负债累累的剩女
乔小诺回到了自己租的公寓。

公寓还存留着昨天的痕迹,茶几、沙发乱七八糟。

昨天乔小诺看到自己的未婚夫毕成和别的女人在一起时,亲手摔碎了茶几上的所有东西。

公寓里很静,想到以前自己和未婚夫在这里的甜言蜜语、海誓山盟,乔小诺觉得心痛的同时还有着可笑。

简单地收拾了一下公寓,乔小诺躺在了沙发上,双眼无神,脑袋放空,不想去思考任何事情。

“叮--”短信的声音让乔小诺拿起了手机,一看自己的信用卡居然欠了三万!乔小诺拿着手机一下子呆在了原地,自己这几天根本没有花钱啊,这三万怎么会出现的?而且这信用卡里面的钱可是乔小诺这几年所有的积蓄。

知道自己信用卡密码的有谁?除了自己就是爸妈,还有就是那个死男人!

那个死男人把自己的信用卡爆掉了!乔小诺的眼神一下子怨恨起来,所有的委屈、愤怒快要把乔小诺撕碎!

“靠!什么狗屁爱情!”乔小诺大吼了一声,现在的乔小诺可以说是什么都没有了,相恋多年的男友,自己的纯洁,多年的积蓄,都没了,什么都没了!

乔小诺大吼完之后,痛苦地抱住了脑袋,缓缓蹲在了地上,怎么办?自己该怎么办?

“叮铃铃--”又是手机的声音,只不过这一次是房东给乔小诺的电话。

乔小诺努力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正常一些问道,“怎么了?王姐?”

那边传来王姐爽朗的声音,“小诺啊,你这房租下个月可得给我了,我就是来提醒你一下。”

乔小诺苦涩地笑了笑,“好的,我知道了王姐。”

“那就好,和你的未婚夫好好的啊,我很期待喝你们的喜酒呢。”王姐笑着叮嘱。

乔小诺感到更加苦涩,然后没有多说就挂断了电话。

乔小诺一下子迷茫了起来,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两天灰飞烟灭。怎么办?现在的自己要怎么办?

绝望的乔小诺决定给大学时期就很要好的闺蜜韩晓琪打个电话,韩晓琪和乔小诺就读的都是金融系,只不过韩晓琪比乔小诺不知道好多少倍,大学刚毕业就进了一家外企工作,现在是那家外企的总监,相较而言乔小诺就平庸多了,一份普通的工作,薪水还不高,在现在的情况之下,乔小诺只能问一问圈子广的韩晓琪,看看有没有什么高薪的工作。

电话打了两次才打通,韩晓琪略有些疲惫的声音传了过来,“小诺怎么了?刚才开了个会。”

乔小诺有些不好意思,她还从来没求过人,不过为了工作,乔小诺也只能拼了,再说对方是自己一直以来很好的朋友,求一下又有什么关系?

“晓琪,你能不能给我找个工作?”乔小诺说道,有着紧张。

韩晓琪反问道,“怎么了?你现在的工作不是很安稳吗?”

乔小诺像是被戳中了伤心事,含含糊糊地回答,“最近缺钱用,所以想换个薪水高一点的工作。”

“这样啊……那好吧,我今天帮你打听打听。”韩晓琪答应得倒也爽快,乔小诺露出了笑容,“谢谢你,晓琪。”

“咱们俩的交情,你还跟我说谢?工作妥了,你请我吃大餐就好了!”韩晓琪笑着说。

“嗯,好!”

“要是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就去忙了,你也要和毕成好好的啊。”韩晓琪的话让乔小诺的心情一下子跌入谷底。

万万没有想到韩晓琪这么有本事,第二天就把她的工作搞定。

C公司,本市最大的企业。虽然只是在里面实习,但是也够别人羡慕的了。

一大早上,乔小诺就去了卫生间,对着镜子画了个淡妆。

乔小诺其实是有几分姿色的,柳眉弯弯,唇红齿白,尤其是白嫩的皮肤几乎能捏出一把水来,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慕过乔小诺的皮肤,黑色的卷发一直到腰部,大大的眼睛十分明亮。

乔小诺挑了件相对保守的裙子,能把昨天的痕迹恰好遮盖住,踩上了一双高跟鞋,打了个车到了C公司的门前。

望着有好几十层楼的C公司,乔小诺不知怎地,心里突然升起一股雄心壮志,自己要是在这里能干好的话也算是成功,那么爸妈知道自己和毕成的婚约解除之后,打击也不会那么大了吧。

想着,乔小诺就露出一丝微笑,然后迈着自信的脚步踏进了C公司的大门!

乔小诺因为是金融系毕业的,所以很自然地就被分到了市场部,看着陌生的办公桌,乔小诺淡然地坐了下来,把自己的东西摆好。

整理好东西之后,乔小诺刚想打开电脑却听到其他同事窃窃私语的声音。

“她就是新来的啊,完了,又要被邓雪欺负了。”

“是啊,我看这个不过一个月就得走,毕竟能在邓雪手底下活过来的新人除了那个刘清,都被气得辞职了。”

“啧啧,我赌十天她就得走,你们别跟我争啊。”

“我赌七天!”

听着同事的窃窃私语,乔小诺皱了皱眉头,什么邓雪?自己会被欺负?

众人窃窃私语,乔小诺注意到她身边的女同事。女同事打扮很干练的样子,很用心的工作丝毫没有收到外界的影响,刚刚好像听讲别人叫她刘清来着。

乔小诺靠近刘清,小声问道,“新人有什么特殊照顾吗?”乔小诺指的特殊照顾当然就是被公司老人欺负,有些人就是仗着进入公司早,经验多,然后就毫不忌讳地欺负新人。

“恩。”刘清应了一声,态度冷淡得很。

乔小诺心中有点忐忑,新来的人真的会被‘特别照顾’,而且听他们的话,这照顾绝对不会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突然间,总监办公室旁边的小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女人!

“完了完了,新人要倒霉咯。”有一个同事的话传入了乔小诺的耳里。

第3章 让她吃瘪,痛快!
乔小诺抬头看着朝自己走来的女人,女人穿着时尚,大约三十的样子,画了浓妆,同样也把长发盘起,脸上带着自满的笑容。

乔小诺皱了皱眉,知道这位恐怕就是传说中的邓雪了,看来自己在劫难逃了,乔小诺暗中叹了口气,然后站了起来。

邓雪走到乔小诺面前对乔小诺微笑说道,“你就是新来的吧,我叫邓雪,是总监助理,以后你归我管。”

乔小诺点头,尽量使自己表现得很乖巧听话。

邓雪勾起一丝满意的微笑,“你刚进公司,什么事情都不太熟悉,我先交给你一些简单的活干,这三个月公司的账目需要清点,就全都交给你了。”

乔小诺听到原来是核对账目,松了一口气,可是当看到一个男同事从邓雪办公室搬出来的一个大纸箱子之后,乔小诺彻底改变了这个念头!

“邓助理,这些都是?”乔小诺有点不敢相信,这么大的一箱子账目,自己得清点到什么时候去?乔小诺突然想起一首歌:等到一百年以后,世界早就没了我……

邓雪点点头,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对啊,你是新人,这么简单的活儿你应该能干好吧。”

“我……”乔小诺真想大吼一声我不干了,但是一想这份工作是韩晓琪特意给自己找的,自己也不能在第一天就辞职辜负韩晓琪的一片好心吧,而且自己确实也很需要这份工作。

深呼吸了一口气,乔小诺露出一个完美的职业微笑,“我能干好的。”

邓雪挑眉,没有看到预料中乔小诺会吃瘪的样子,邓雪最后也没说什么,对乔小诺点点头,转身就离开了。

乔小诺看着摆在地上的大纸箱子,自己用手把沉重的箱子拖到了自己的座位旁边。

数了两个多小时,乔小诺觉得自己的手指头都有些磨平了,刚想休息一下,却看到自己数了两个多小时只数了小小的一叠!

靠!这还怎么玩!两个多小时就数了这一小叠,那这一大纸箱子自己得数到什么时候?

这时,邓雪从办公室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咖啡杯准备去咖啡间那儿倒杯咖啡。

乔小诺虽然不喜欢邓雪,可乔小诺知道这一大纸箱子的支票数完,自己不一定得累成什么样子,握了握拳头,乔小诺快速地走到了邓雪的身边。

“邓助理,能不能给我换个工作?”乔小诺说道,看着那一大箱子的支票犯起了难。

邓雪露出一丝预料之中的笑容,脸上立刻换成了刻薄的表情,“我说你这个新人怎么这么没能力呢,这么简单的活你还挑三拣四,我还怎么放心把重要的工作交给你呢?”

邓雪刻薄的话让乔小诺不舒服地皱起了眉头,这女人的嘴还真够损的,难道她以为自己一定不能完成这个工作吗?那不好意思就要让她失望了。

“我没有挑三拣四。”乔小诺改变了主意严肃地说道,“请邓助理不要误解我的意思,我来是告诉你,我会很快完成你交给我的任务的。”

邓雪脸上出现了一丝错愕,似乎乔小诺的反应大大地出乎了邓雪的意料。

“好,那我就放心了,那就请你把这些账目在五天之内清点好吧,你办事我放心。”邓雪最后的几个字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人!

乔小诺再也不去搭理邓雪,挺直腰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而这些话却被办公室里的人听得一清二楚,一个个都看着邓雪。

邓雪这才注意到办公室的人的目光,立刻没好气地吼了一句,“看什么看!工作!”

说完,邓雪没有倒咖啡,直接气冲冲地走进了办公室。

听到邓雪办公室的门被‘嘭--’的一声关上,办公室的人才反应过来对乔小诺投来欣赏的目光。

“乔小诺,你真是好样的,居然能让那个女人吃了瘪,哈哈,真痛快。”一个男同事说道,接着别的同事都点了点头。

受到鼓舞的乔小诺,有点斗志昂扬。

“你先想想怎么能在这里继续工作吧。”刘清出乎意料地竟然主动和乔小诺搭上话来。

乔小诺皱了皱眉然后坚定地说道,“我肯定能干完的!”

“呵。”刘清轻笑了一下,她笑起来有一种冰霜的美感。

“我说的不是这个,你还没想明白吗?无论你数不数的完,你已经和邓雪结下梁子,如果你在邓雪手下一天,她都有机会找你的错误,然后让你离开公司。”刘清一番客观的话让乔小诺意识到了这个事实,没错,刚才的话无疑是和邓雪结下了梁子。

难道自己这份工作无论如何都保不住了吗?

“自尊心这种东西还是等到你有足够的实力再说吧。”刘清说完就把头扭到了一边。

乔小诺本来激昂的雄心经过刘清的一番话,彻底被浇灭了,刘清说的是乔小诺无法反驳的事实,自己只要在邓雪手下一天,自己就没有好日子过,唯一的办法就是转到别的部门,难道自己又要去麻烦韩晓琪?乔小诺在心里摇了摇头,这一次是自己做事冲动了,怎么好意思再去找韩晓琪?

越想越失落,乔小诺端起自己的杯子,准备去咖啡间接杯咖啡,让自己冷静冷静。

咖啡间离市场部有一条走廊的距离,乔小诺脸色不是很好地朝咖啡间走去。

走廊的尽头,公司总裁杜奕修皱眉接听电话:“今晚没有时间,周六?周六我要出差。”

对方似乎说了什么,杜奕修用的手指揉揉太阳穴,有点无奈的说:“爸,这个月第六次了!您有时间去打打保龄球,或者出去旅游一下,你就不要操心我的终身大事了……”

说完话,杜奕修抬起头不经意地一瞥,却瞥到走廊里面走来的乔小诺……

第4章 被他的身份砸晕
“好了,我这边还有工作,先挂了!”杜奕修盯着乔小诺,对电话的另外一边敷衍道。

这个女人在自己的公司上班?杜奕修没有表情的脸破天荒地出现一丝神秘的笑容,走了过去。

乔小诺低落地走到咖啡间,倒好了咖啡,看着杯子中热气腾腾的咖啡,思绪一下子飞远,别人都说伤心的时候越能想到伤心的事,然后就更加伤心。

乔小诺也不例外地想到了毕成,乔小诺是不怎么爱喝咖啡的,但是毕成爱喝,所以乔小诺每天都会给毕成泡一杯咖啡喝,自己也渐渐对咖啡产生了兴趣,可是……

“怎么所有倒霉的事情都到我的身上了呢!”乔小诺颇不甘心地嘟囔一声,眼泪已经大颗大颗地掉了下来,自己两年的真心就在一天之间被践踏得支离破碎,所有的付出在那一刻都那么不值得,乔小诺连自己都不知道看到了那个画面的时候,自己是怎么撑过来的。

“你哭什么?”一个声音就这么突兀地在乔小诺身后响起……

乔小诺立马转过身来,看到的却是一张自己永远都不想看到的脸!

杜奕修斜靠在门口,可就算这样一个简单的动作,杜奕修做起来却有一种慵懒的魅惑。

“你怎么在这儿?你也是这家公司的职员?”乔小诺吃惊地看着杜奕修,又想到自己和这个男人的纠葛,自己该不会真的这么倒霉吧!上班第一天就能遇到这个男人!

杜奕修挑眉,没说是也没说不是,他只是有兴趣地跟了过来,可令他不解的是乔小诺为什么哭?是因为别人还是因为自己?想到这儿,杜奕修心一沉,忽然意识到昨夜好像是乔小诺的第一次。他上前,动作绝对不算温柔地把一张纸巾塞在了乔小诺的手里边,“跟我说话之前先把脸擦干净。”

乔小诺这才注意到自己的眼泪还没擦干净呢,肯定很丑!连忙接过纸巾擦了擦脸,该死!居然在这个男人面前出丑了!

擦好了脸,乔小诺拿起咖啡就想离开,杜奕修却堵住了门口,“我讨厌别人不回答我的问题。”

乔小诺听到杜奕修这样霸道的话就有些生气,语气重了些说,“什么问题?”

“你为什么哭?”杜奕修堵在门口,一副乔小诺不回答他就不会让乔小诺离开的架势。

乔小诺深呼吸了两下,知道自己不应付过去,自己就难以离开。抬起头简单明了地说道,“我被人甩了,好了吧?我要去工作!”

杜奕修挑眉,这女人原来不是因为自己而哭泣,不过这女人的遭遇和自己居然有些相似?

“不就是被甩了?值得你哭吗?”杜奕修语气中有些不屑,像是嘲讽乔小诺又像是嘲讽自己,这更激起了乔小诺的反感,心里的郁闷一下子全都朝着杜奕修发泄了出来,“你懂个屁!我为他投入了两年的感情,都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现在他说走就走,还把我的所有积蓄都花了,我怎么办?我不光要做剩女还要做个穷光蛋!”

乔小诺从前天开始就一直在忍耐着自己,刻意不去想毕成,不去想自己将来的婚事,默默隐忍着自己的情绪,可是在杜奕修的面前,乔小诺却不知怎地,把自己这几天受的委屈全都爆发了出来。

看着眼前一幅泼妇样子的乔小诺,杜奕修意外地勾了勾唇,“有个办法可以让你不做剩女。”

“什么办法?”乔小诺还留着怒气,恶狠狠地问道。

杜奕修对乔小诺露出了一丝暧昧的笑容,“明天和我去领证。”

杜奕修说完,按下了门把手,心情不错地走了出去。

这个男人又抽什么风?乔小诺完全当做杜奕修是脑袋抽风了才说的。

刚才发了一顿火的乔小诺,顿时感觉全身轻松了不少,果然啊,朝别人发火是解压的好方法,跟一个欠扁的男人发火更是解压的最好办法!

乔小诺拿着咖啡哼着小曲儿走出了咖啡间,看到的却是一大堆同事围在了咖啡间门口,好奇地看着乔小诺。

这些同事可不光是市场部的,还有别的部门的,男男女女都看着乔小诺,好像乔小诺是只国宝大熊猫。

“额……你们都要喝咖啡?”乔小诺有些摸不清现在的状况。

“你就是新来的吧?”一个女人上前,自来熟地拉起了乔小诺的胳膊。

乔小诺点点头,这女人的热情的态度让乔小诺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问你啊,刚才你和总裁在里面有没有发生什么啊?”女人低声问着乔小诺。

乔小诺大脑当时就死机了,什么总裁?刚才自己和总裁在里面?可是自己只和那个欠扁的男人在里面啊,难道?

一个不好的念头在乔小诺的脑海中闪过,乔小诺连忙问道,“姐,我是新来的,总裁长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呢。”

女人露出一脸疑惑的表情,然后掏出公司里面随处可见的公司简介的传单,指着传单上面那个帅气妖魅的男人说道,“喏,这个就是总裁了,就是刚才和你一起在里面的人。”

看到传单上,那个宛若冰山的男人坐在黑色的真皮沙发上,犹如帝王一般睥睨着,就算是拍照,他也不露一丝表情,照片底下还有他的名字:杜奕修。

乔小诺不知道是怎么回到市场部办公室的,她已经被杜奕修的身份砸晕了,那个被自己羞辱过,骂过的男人是总裁?完了完了,不说在市场部混不下去了,自己现在连公司都混不下去了。

难道自己现在就要写辞职信?乔小诺想了想,如果杜奕修以后封杀了自己,那自己岂不是死路一条?韩晓琪虽然是外企的总监,但是在杜奕修面前还是有些不够看,再说,乔小诺也不想把韩晓琪牵扯进来。

乔小诺静下心来,准备走一步看一步,无论怎么样,杜奕修如果真的针对自己的话,自己就算死也要先拽上他一起!

就这样,乔小诺结束了她第一天的上班,数了一天的支票,乔小诺的手指都酸痛了,连筷子都握不住,乔小诺也没有了吃饭的心情,直接趴上了床睡觉!

乔小诺以为杜奕修是脑抽了才会说出那句话,但是当乔小诺第二天打扮好准备再去上班的时候,看到普通的公寓楼下停着的那款深蓝色限量跑车的时候,乔小诺就知道这一切都不是梦了!

杜奕修戴着一个黑色的墨镜,他就坐在车里面,小区里的人都被这难得一见的车吸引了,一个个都围在了跑车的旁边,窃窃私语这种有钱人怎么会来到这种地方?

乔小诺看到杜奕修的第一眼就用自己的包包把自己的脸挡住,不让杜奕修看到自己,暗暗跺脚,该死,这个男人到底想干什么,这么一大早堵在自己家的门口?还是不要跟这个疯子计较,乔小诺这么想着,四处观察,准备溜走。

可也在这时,杜奕修却正巧看到了想要偷溜的乔小诺,这个女人想要逃跑?勾了勾唇角,想在自己的眼皮底下逃走也太小瞧自己了……

第5章 你这是私闯民宅
杜奕修满不在乎地将手拍到了喇叭的上面,刺耳的喇叭声立即响了起来!

乔小诺浑身一颤,这喇叭声久久不息,就像是刻意跟乔小诺作对似的,乔小诺不过来,这吵扰的喇叭声就不会停止!

这个脑袋有病的死男人!乔小诺把遮盖住自己脸的包放下,狠狠地瞪了一眼杜奕修,然后在小区里的人好奇的目光中,走到了车的旁边。

“杜奕修你是不是有病!我可以告你扰民的!”乔小诺也不管什么形象问题,也不管能不能在C公司混下去了,直接破口大骂,这个死男人为什么每次都能挑战自己的极限!

面对乔小诺义正言辞的控诉,杜奕修淡淡说道,“这你放心,白天居民区噪音是65分贝,这点法律常识我还是有的。”

靠!这意思不就是在说自己没有法律常识,自己是法盲吗?乔小诺撇了撇嘴,好像除了第一次见面自己用五块钱羞辱了对方之后,自己就再也没占过上风。

“你要干什么?”乔小诺问道,恨不得杜奕修快快离开。

杜奕修只抛出了两个字,“上车。”

上车?谁知道你这是贼船还是强盗窝?反正上了车肯定没什么好事,乔小诺没有动弹,站在车的外面,瞪着杜奕修。

杜奕修皱眉,这个女人就跟一只小野猫似的,无时无刻地对自己露出锋锐的爪子,从来没有一次让自己舒坦过。

“哗--”就在这时,杜奕修的车后,有好几辆车按起了喇叭,原来杜奕修车的位置正好堵在了小区门口的必经之路,此刻正是上班时间,好多车没有办法出去,在后面狠狠地按着喇叭。

“你在干什么?还不快把车开出去!”乔小诺听着嘈杂的喇叭声,着急的同时也有些心烦。

杜奕修却岿然不动,依旧坐在车上,摆明了乔小诺不上来他绝对不会开车的。

“你!”乔小诺生气地盯着杜奕修,听到后面车的喇叭声又响了几声,没有办法,打开车门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早这样不就好了?”杜奕修看到乔小诺上了车,有些讽刺地说了一句,乔小诺冷哼,把头扭到了旁边,不去看杜奕修。

看着乔小诺一副不服气的样子,杜奕修在墨镜之下的眼睛闪过一丝愉悦。

跑车发动,如同一根离弦的箭似的飞了出去,车内却十分安稳,轻缓的音乐使车内的气氛渐渐暧昧起来。

“痕迹还在吗?”杜奕修的话让乔小诺愣住,什么痕迹?

在红灯处停下,杜奕修的手伸向乔小诺脖子上带的纱巾。

“你干什么你!”乔小诺身体本能地往后窜,但没窜多远就被车门挡住。

杜奕修灵巧地解开乔小诺的纱巾,露出的是还没褪下的青紫,杜奕修挑眉,露出一丝玩味的笑容。

乔小诺这时候才知道杜奕修的意思,心里突然有一种被耍了的感觉。这个男人是在刻意羞辱自己?

“你离我远一点!”乔小诺狠狠地说道,如果杜奕修再做出什么举动,自己肯定会下车离开。

杜奕修没再做什么举动,只是盯着乔小诺脖子上的青紫,那是只属于自己的痕迹,乔小诺是一个从外到内完全属于自己的女人……

车继续开动,车内的气氛因为刚才的事情更加暧昧,闻到令自己心安的花香味道,杜奕修不禁开口问道,“你用的是什么香水?”

“什么香水,我从来不用香水那种东西。”乔小诺说道,香水那种东西,没有钱去买,久而久之也就没有喷香水这个习惯。

“那你的花香是哪来的?”杜奕修还是第一次见到有女人不喷香水的,跟简瑾在一起的时候,简瑾几乎每三天就会换一款新的香水。

“花香?”乔小诺想了想,然后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可能是洗发水吧,我一直用那个牌子。”

原来只是洗发水的味道?杜奕修突然觉得自己问的这个问题有些愚蠢,不过乔小诺这个女人有些地方好像真的和其他女人不一样。

“对了,我们到底去哪啊?”乔小诺见车越开越远,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杜奕修妖魅一笑,“领证。”

What?乔小诺诧异地看着杜奕修,虽然这个男人昨天确实是跟自己说过领证的事情,但那不是开玩笑说的吗?可是这个男人现在是想干嘛?认真的?

“可是我必须得上班!”乔小诺想借口要离开,开玩笑,自己怎么可能跟一个只见过几次面的男人领证?

杜奕修瞥了一眼乔小诺,淡淡说道,“今天你请假了。”

“谁说的,我还没告诉我上司一声呢。”乔小诺想也没想直接把话说出了口。

杜奕修立刻露出一种‘你是笨蛋吗’的表情看着乔小诺,“乔小诺,我问你,你最大的上司是谁?”

最大的上司,应该就是C公司的总裁吧,不过这个传说中最大的上司好像现在就坐在自己身边……乔小诺意识到自己的错误,低下头说道,“明白了。”

杜奕修挑了挑嘴角,看到乔小诺吃瘪,心情意外地有一丝愉悦。

这一路上乔小诺想了各种理由想要离开,但是杜奕修总能给乔小诺不同的答案让乔小诺哑口无言,这个男人是不是什么都知道啊!最后找不出理由的乔小诺愤愤地看着杜奕修,奈何,杜奕修一路上都只留给乔小诺一个冷峻的侧脸。

到了民政局,乔小诺突然想到了绝妙的一个借口,“我身份证和户口簿都没带,你让我回家拿一下。”乔小诺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哼,要是回了家自己肯定就不出来了,看你怎么办。

乔小诺刚露出得逞的笑容,可当看到杜奕修手中熟悉的身份证和户口簿的时候,笑容彻底凝固在了脸上。

“杜奕修!我可以告你私闯民宅!”乔小诺瞪着杜奕修,该死!他是什么时候拿到自己的证件的?

杜奕修拿着乔小诺的身份证和户口簿对乔小诺说道,“难道你忘了你的身份证和户口簿留在了公司作登记用吗?”

乔小诺一愣,这时候才想起来自己因为刚进入公司需要办理手续,身份证和户口簿都上交给了公司做登记用,公司也对乔小诺说过会在三天之内返回,杜奕修是公司的大老板怎么会得不到自己的身份证和户口簿!

第6章 别想要我搬过去!
乔小诺深呼吸,知道自己这一次是斗不过杜奕修了,收敛了脸上的表情,乔小诺严肃地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这个男人真的想跟自己领证?乔小诺才不相信,既然如此,杜奕修肯定是为了某种目的。

“你需要个稳定的工作。”杜奕修的第一句话就吸引了乔小诺的注意,这句话可以说是讲到乔小诺心坎里去了。

“而我需要个女人结婚来应付家里,所以我们结婚对于我们两个人都是有利益的。”杜奕修客观而又理智地分析。

乔小诺皱眉,仔细考虑起这件事的利弊,不得不说杜奕修的话对乔小诺的诱惑很大,自己确实需要稳定的工作来还清信用卡债务,经历过数支票那件事之后,邓雪已经跟自己结下了梁子,自己能不能混下去还是个问题,如果杜奕修许下承诺的话,自己一定会留在C公司的,但是……

乔小诺抬头看向杜奕修,“多长时间?而且我告诉你,就算我们结婚你也不能禁锢我的人身自由。”

杜奕修面对剑拔弩张的乔小诺,冷静地说道,“六个月的时间,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我不会干涉你,当然契约到期时,你也不会拿走我任何财产。”

听到杜奕修这样的保证,乔小诺才算放心地点点头,不干涉自己的自由,自己也不会拿到杜奕修的财产,这场婚姻对于两人来说很公平也很有帮助。

“好,协议达成。”乔小诺看着比自己高一头多的杜奕修,认真地说道,乔小诺其实也不想这么草率就决定自己的婚事,可形势所逼,自己的信用卡危机和房租问题都需要钱来解决。

现在的乔小诺最缺的就是钱,而杜奕修最不缺的就是钱。

杜奕修露出满意的目光,“我最喜欢听话的女人,进去吧。”说着,杜奕修朝乔小诺第一次伸出手掌,想牵起乔小诺。

乔小诺却一下子把杜奕修的手掌拍开,冷笑着说道,“别跟我来虚伪的,我们之间只有利益。”

杜奕修眯了眯眼,这个女人就这么想要跟自己分清关系么?

签完字,拍了照,直到那红色的本子真正拿到乔小诺手中的时候,乔小诺突然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复杂而感慨。

原本是想和毕成结婚的,乔小诺也幻想过和毕成拍结婚照的时候要露出什么表情,但现在翻开结婚证,上面只有一个冷如冰山的男人和面无表情的自己,怪不得刚才摄影师说自己和杜奕修不像夫妻呢,不过事实也确实不是夫妻。

“没事的话我就回家了,难得休假。”乔小诺和杜奕修走出了民政局,乔小诺说罢就想打车离开。

“家?难道作为妻子的你不应该和我回家吗?”杜奕修理所当然的声音在乔小诺身后响起,乔小诺立马转过头惊讶地看着杜奕修。

杜奕修挑眉,“我可不想被别人说我的婚姻生活不幸福。”

乔小诺这个时候才明白过来杜奕修的话是什么意思,当即皱起了眉头,“杜奕修!别想我跟你同居!”

乔小诺立刻皱起了眉头,刚才杜奕修的话是什么意思?想跟自己住在一起?这个男人是在开玩笑还是什么?不过不管怎么样,自己是绝对不会跟一个陌生男人住在一起的。

这么想着,乔小诺抬起头看向了杜奕修。

看着坚定的乔小诺,杜奕修挑了挑眉,没有再说什么,对付这个女人好像不能采取直接的方法。见杜奕修不说话,乔小诺以为杜奕修放弃了这个想法,在心里松了一口气然后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民政局门口,杜奕修斜靠在车门旁,拿着手里的结婚证,有了这个红本,老头子就不会再啰嗦自己了,不过……

杜奕修看了看乔小诺离开的方向,想到乔小诺住的普通的公寓,不管如何,乔小诺现在以及将来的六个月就是自己的妻子,乔小诺以为自己会让自己的女人住在那样一个破破烂烂的公寓?

看来这个女人还是要施展迂回战术,杜奕修掏出手机,拨通了王助理的电话,电话很快就被接通,杜奕修淡淡开口,“帮我把……”

第7章 上车,我收留你
回到公寓的乔小诺松了一口气,无精打采地趴到了床上,没想到自己就这样结婚了,不过这是假的,只不过是一场协议而已,熬过六个月之后,自己就会和这个叫做杜奕修的男人没有丝毫关系,自己的信用卡也会还清,自己也能离开C公司换个工作了。

想到六个月之后的美好生活,乔小诺不禁愉悦了起来,看了看天色,才是中午,不如睡个午觉?反正自己今天请了假,乔小诺偷偷笑了笑,不得不说这种别人上班自己休假的日子真的非常爽!

乔小诺没过一会就进入了梦乡,在梦中,乔小诺梦见自己当上了C公司的总监,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个冰山总裁一年也几乎都是出差,整个C公司都差不多在自己的手上,乔小诺想让邓雪干什么,邓雪就得干什么,最后乔小诺嫁给了一个父母推介的人,乔小诺连见都没见过,新婚之夜,乔小诺推开房门,见到的却是一张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冰山脸!

乔小诺一下子被惊醒,拍了拍胸脯,怎么可能?自己怎么会嫁给那个冰山,难道是自己和他领证,所以就做了那样的梦?

乔小诺舒了口气,看了看时间,想不到自己这一睡居然睡到了晚上八点,自己是有多能睡啊!

“叩叩--”敲门声传来,乔小诺疑惑,这个时间怎么会有人来找自己呢?

乔小诺打开了门,原来是房东王姐,王姐四十岁上下,穿着一件深绿色的裙子,眼角已经出现了皱纹,她待人热情,笑起来很和善。

“王姐,这么晚你怎么来了?”乔小诺对王姐也很客气,笑道。

王姐一反常态地有些忸怩,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乔小诺不禁问,“王姐,怎么了?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王姐这一次倒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小诺啊,不是王姐不喜欢你,只是王姐这房子没办法再继续租给你了。”

什么?乔小诺惊讶了一下随即说道,“王姐,我这个月的房租可是交了的,你就算赶我也得下个月吧。”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