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情总裁、小说阅读网、夺情总裁小说、江若曦、冷焱

夺情总裁、小说阅读网、夺情总裁小说、江若曦、冷焱

夺情总裁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夺情总裁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江若曦,冷焱

更新时间: 2021-07-07

更新内容: 夺情总裁最新更新至第 988 章

小说导航:小说阅读网 (www.xszyku.com)

夺情总裁小说简介:
她不过还是个学生而已,却要嫁给一个从未见过面的男人,为了家族,她嫁也就嫁了。可是,那个所谓的老公,天天和不同的女人同进同出也就算了,却又时不时的来招惹她,对她动手动脚的,这摆明是欺负她嘛! 她惹不起,她躲总行了吧?嚣张的小三还光明正大地找上门来。 不错!这正合她的意,给他们让地方,她回自己的小窝,说有多惬意就有多惬意,他却登堂入室,霸占她的床,有这么可恶的男人吗?说什么没有她,他睡不着,才怪!他的身边从来都不缺女人。 果然,男人的话一点也不可信,一转头,就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 她要离他远远的!最好此生不相见!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1章 不许碰我
 美国纽约最豪华的凯利大酒店顶级的总统套房内,只散发着朦胧的灯光。江若曦一身艳红色的削肩晚礼服站在落地窗前,推开了落地窗户,迎面吹来了冷风,令她有些微微清醒。

 今天是她结婚的日子,可是,她却没有任何一丝丝喜悦,伸手探向了颈间,小小的手心握住了套在那条银链子下的心形吊坠。

 他,到底去了哪里?为什么没有任何消息?整整一年,连一个电话都没有。

 江若曦苦笑一声,现在,她都已经成了别人的妻子了,想他还有意义吗?

 伸手准备拿下手中的项链,一转身,看到了茶几上摆放着的各色水果酒,转身在沙发上坐下,端起了酒杯,一口饮尽,甜甜的水果味,带着淡淡的酒香,她不会喝酒,这是她第一次喝酒,原来,酒的味道是这样的。

 都说酒喝多了会醉,她现在也想醉,大醉一场,然后,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她在做梦,他的离开是假的,她的婚姻是假的,只要醒来,她还是原来的江若曦,一个只是还在上学的大学生。

 不觉中,一杯接着一杯,已经喝下了好几杯的水果酒,头有些沉,脸色变得更加红润,小小的身子陷进了沙发里。

 不知道多久后,房间的门被打开来,一抹高大欣长的男人身影走了进来,白色的礼服已经被脱下搭在手臂上,迈开步子走到了沙发旁,将衣服往沙发上一扔。

 江若曦听到了声响,费力地睁眼,看了看眼前的男人,“你,你……”

 冷焱微扬了扬唇,他还以为他这个新婚小妻子会乖乖地坐在房间里等着他,没想到,她竟然独自喝酒,茶几上的水果酒已经被喝了有一半了。

 江若曦站起身,头痛却阵阵袭来,才迈开一小步,身子不稳地跌进了冷焱的怀里。

 冷焱稳稳地接住她的身子,邪邪一笑,“老婆,看来,你很期待我,一看到我,就投怀送抱的,嗯?”

 “对,对不起!”江若曦挣扎着想要站起身,却更加无力。

 “老婆,你喝多了。”冷焱提醒着她一个事实,长臂却紧紧地将她揽进怀里。

 江若曦眉头蹙起,“没有,我没有喝多。”粉嫩的唇微微嘟起,伸出手抵着他的胸口,嘿嘿笑道。

 “是吗?知道我是谁吗?”冷焱淡淡地问着。

 “你?我不知道你是谁,对啊!你是谁啊?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是我房间。”江若曦眉头蹙了蹙,突然朝他大声地问道。

 冷焱轻笑出声,“错了,这不是你的房间,这是我们的房间,我们的新房。”说着,便将她拦腰抱起,走向了卧房,一片的红色映衬着整个房间。

 江若曦躺在了柔软的大床上,一个翻身,紧紧地拉着被子,整个身子缩了缩,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好困哦!”

 冷焱看着床上的江若曦,刚刚婚礼上,他能感觉到她的紧张,手心微微冒汗,连他亲她时,她都有些退缩,现在却醉成这个样子,是害怕了吗?还是有别的心事?

 转身走到了酒柜前,拿过了一瓶酒,坐在沙发上,倒了一杯酒,修长的手指轻拿着酒杯,站在落地窗前。

 “宇霆,宇霆……”床上的人儿呢喃出声,弱弱的声音传入了冷焱的耳中。

 一个转身,迈步走到了床边,将手中的酒杯往旁边一放,手指紧捏着她的下巴,“江若曦!”

 江若曦痛得睁眼,眼神迷离地看着冷焱,“好痛!”

 “看清楚我是谁了吗?”冷焱的声音传入她的耳中,深邃的双眸紧紧地盯着她。

 “你……”江若曦突地坐起身,用力地拉开他的手,缩在床边。

 冷焱轻笑一声,”看清楚我是谁了,那就要记住我是谁,以后,你的生命中就只能有我,我才是你的丈夫。”说着,长臂一伸,将她拥进了怀里,湿濡的吻落在了她白皙的颈间,大手抚上了她光洁的背。

 “不!不许碰我!”江若曦不停地挣扎着。

 “是吗?”冷焱看向了自己怀里的小女人,性感的唇凑近了她的耳旁,“如果我偏要碰呢?”

 “你无赖!你流氓!”江若曦没想到他会这么说,虽然她承认她已经嫁给他,可是,她却还是害怕他的靠近。

 冷焱松了松搂着她的手,“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我是不是要让你如愿呢?”说完,伸手拉下了礼服背后的隐形拉链。

 江若曦越是挣扎,冷焱长臂紧扣着她的腰,伸手拿起了她颈间的项链,“看来江家大小姐是看不上我送的钻石项链啊。”

 他早就注意到了,江若曦自始至终都没有戴上那价值上亿的钻石首饰,而只是戴了这条廉价的项链。

 江若曦这才想起,原本想要拿下的项链,还挂在颈间,“不是的!那项链太贵重了,我怕……”

 “你怕什么?你宁愿要戴这条破项链,也不愿意戴我送的,这条项链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话正说着,项链已经落入了他的掌心。

 “还给我!”江若曦伸手想要拿回,却被他避开。

 “你已经嫁给我了,有些东西就不需要了。”说完,将手中的项链扔出去,撞到窗边,掉落在了地上。

 “我的项链!”江若曦想要去拿,却被冷焱拉住,坚实的身子覆上她。

 冷焱的脸贴近她的脸,“江若曦,你要项链,我可以送你千条万条,但是,你必须要记住,你已经嫁给我了。”说着,吻已经落下。

 江若曦的挣扎对于他来说,只不过是多此一举,褪尽了身上的衣物。

 “你真的要这样吗?”江若曦明知躲无可躲,如果他强要她,那她也不可以拒绝,不是吗?

 冷焱看进了她眼底的落寞,他知道江若曦嫁给他不是自愿,一个不过才上大二的大学生,嫁给他这个从未谋面过的男人。

 而他娶她,不过是随他父亲的意。

 江若曦看他怔了怔,抿唇看着他。

 冷焱突然松开她,“不早了,睡吧!”说着,他走到沙发上躺下,闭上双眼。

 房间里只剩下昏暗的几盏壁灯,散发着朦胧的光,江若曦看了看沙发上的男人,拿了一件睡衣,轻手轻脚地走进了浴室。

 没多久后,走出浴室,站在沙发旁,这个男人,从今之后,就是她的老公了吗?见他闭着眼,好看的眉紧锁着,挺直的鼻子下的薄唇紧紧地抿着,这样的男人,又帅又多金,应该是很多女人心中的白马王子吧!可惜却不是她的,但却又不得不和她有了婚姻关系。

 迟疑了几秒钟之后,小小的身子走到了床边,拿过了一条小毯子盖在他的身上后,才转身躺回到床上,调暗了床头的台灯,留下一点点的光亮,她害怕整个房间里陷入无边的黑暗中。

 冷焱睁开眼,锐利迷人的双眸看着躺在大床上,蜷缩着娇柔身子的江若曦,没有出声,重新闭上双眼。

第2章 总裁夫人气势哪去了
 早晨暖暖的阳光透过薄纱窗帘洒进了房间,江若曦睁开有些沉重的眼皮,迷蒙的水眸扫过了整间偌大的卧室,已经没有了他的踪影,坐起身,揉揉有些发疼的额角,看样子,自己昨晚真得喝太多酒了,原来宿醉的后果就是头痛。

 下了床站在落地窗前,长臂一展,伸了伸懒腰,有阳光的日子真好,扬起了嘴角,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既然不能去选择,那么就该好好地去面对现在。

 随后走进了浴室,梳洗了一番,再看着衣柜里一大半都挂着女装,都是今年的最新款,可是太过于暴露的衣服不适合她,最后,江若曦挑了一套粉色的相对来说比较保守一点的纱裙换上,坐在沙发上,看看时间,才早上九点,可是,在美国,她连一个朋友也没有,也不认识路,无处可去,只能无聊地坐着发呆,手中的财经杂志翻了一页又一页,却一个字也没看进去。

 一个多小时之后,江若曦下了楼,走在大厅里,不觉绕到了酒店的休闲咖啡厅,一架黑色的斯坦威钢琴映入了她的眼底。才刚走了两步,咖啡厅的经理看到她,马上迎了上来,“少奶奶,您需要些什么?”经理关心地问道。

 江若曦眨了眨眼,他认识她啊?扁扁嘴,想也知道,昨天这么盛大的婚礼在这里举行,而且这里是冷氏集团旗下的酒店,认识她也不奇怪吧?

 不过,这样更好。江若曦的唇角扬起了笑。

 “我,可以用一下钢琴吗?”江若曦指了指钢琴,小声地问道。

 “当然可以,少奶奶,您随便用。还有,您要喝什么,吃什么,只要您开口,我马上帮您准备。”经理笑着说道。

 江若曦摇了摇头,“不用了,我就想用一下钢琴。”说着,便走到了钢琴旁,掀开钢琴盖,纤长白嫩的手指滑过了琴键,随后,手指移动在黑白琴键上。

 那首理查德?克莱德曼的钢琴曲《梦中的婚礼》,一直是她的最爱,也是她心底一直的期盼,只不过,一切都只是她做梦而已,现在,梦醒了,一切都回归到了现实,一遍又一遍地弹着这首曲子,倒也吸引了不少的客人的注意。

 冷焱一身黑色剪裁合身的阿玛尼西服走了进来,远远地就看到了那抹粉色的身影坐在钢琴前,他早上不过出去办了点事,一回到酒店,发现房间里的人竟然不见了,要不是服务员告诉他,他还不知道她会跑到这里来。

 酒店经理一看到冷焱站在那里,“少爷。”

 冷焱摆了摆手,“你去忙吧!对了,送一杯咖啡和一杯牛奶到这里来。”说着,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向了江若曦。

 太过于专注弹琴的江若曦,根本没有注意到冷焱一直站在她的身后,直到一曲又完毕,她才注意到一抹身影,一转身,就看到了紧盯着自己的冷焱,微微一愣,没有说话。

 “怎么?不认识我了吗?”冷焱轻启薄唇,淡淡地问着,看到他,有必要这么吃惊吗?刚刚还一脸淡淡的笑意弹着琴,一面对他,就像只见了老虎的兔子,他有这么可怕吗?

 江若曦摇了摇头,站起身,“我只是,只是有些意外。”

 “是吗?”冷焱长臂一伸,将她搂进了怀里,“不乖乖地在房间里呆着,万一走丢了怎么办?”明明像是关心的话,可是,从他口中说出,在江若曦听来,有着明显的讽刺意味。

 “我又不是小孩子了,怎么会丢?”江若曦逞强地说着,要不是怕走丢,她早就想出去逛逛了,还会在酒店里瞎逛,更何况,这酒店大的要命,估计再绕几圈,她也会迷路吧?

 当初,提出要到她美国纽约来举行结婚仪式,不就是怕她逃婚吗?现在在人生地不熟的美国,她哪里也去不了。

 冷焱笑了笑,搂着她走到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服务员马上送上了一杯咖啡和一杯牛奶。

 “我要咖啡!”江若曦推开了面前的牛奶。

 “小孩子喝什么咖啡!”冷焱淡淡地说着。

 江若曦瞪了他一眼,“我二十岁了。”她哪里像小孩子了?

 冷焱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要是你不说,我还以为你是未成年。”

 他根本就是故意的,他敢娶未成年的她吗?虽然两人结婚是被逼,可是,她还是有她自己的想法的,不会因为嫁给他,她就要一切都听命于他。

 “我、要、喝、咖、啡。”江若曦一字一句地对着一旁的服务员说着。

 一旁的服务员为难地看着冷焱,而冷焱倒像是个旁观者一样,没有说话。

 “不换的话,我就开除你。”江若曦突然冒出这句话。

 对面的冷焱刚喝进去的咖啡差点喷出来,这个小女人还真有胆的,婚后第一天就开始拿出总裁夫人的权利了。

 服务员愣了一下,“是的,少奶奶,我马上给您换。”说着,以最快的速度拿走了牛奶。

 江若曦看向了对面的冷焱,白皙的脸微微一红,敛起眼眸,垂下头。

 冷焱看着她,突然大笑出声,“怎么了?刚才的总裁夫人气势哪里去了?”

 “要你管啊!”江若曦站起身,刚好碰上端了咖啡过来的服务员,“少奶奶,您的咖啡。”

 “我不喝了。”说着,便小跑着离开了咖啡厅。

 这时,贵叔走了过来,“少爷。”

 “你有事就去忙吧!我去看看若曦。”冷焱也站起身,露出了迷人的笑,迈着优雅的步伐跟上若曦离开的方向。

 只留下站在一旁发愣的服务员和贵叔,看着他们离开。

 江若曦走在花园里,铺着鹅卵石的小径踩上去很舒服,手轻抚着胸口,心跳加速着,刚刚她一定是脑子抽风了,才会说那样的话,该死的臭男人根本就是看好戏的。

 不行!她要回国!她要马上回国!说什么在美国举行婚礼,再顺便在这里度蜜月,他们根本都联合好了,欺负她一个人。

 可是,绕来绕去,江若曦就是没找到回酒店房间是在哪个出口,她总不好意思拉一个服务员来问吧?那岂不是很丢人。

 “没事干嘛把酒店建这么大。”小嘴里不停地嘟囔着。

 越想越郁闷,江若曦突然觉得委屈,坐在一旁的露天长木椅上,纤细的手臂曲起支着下巴,愣愣地看着湖里的游来游去的鱼。

 “我真羡慕你们。”轻声地对着湖里的鱼说着,眼里泛着一层水雾。

 冷焱从咖啡厅跟着她出来,也跟着她绕来绕去,直到她在长椅上坐下,无奈地摇了摇头,才迈开步子走向她。

 “走累了,就回房。”冷焱的声音从她的头顶上传来。

 江若曦抬起头,看着他,可怜兮兮地看着他。

 “还不回去吗?那你就在这里坐着好了,我回去了。”说完,冷焱便越过她,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等一等啦!”江若曦的步伐根本就跟不上他的大步,只能小跑着跟上。

第3章 根本是他强吻她
 电梯口,冷焱停下了脚步,江若曦一直低着头,没有注意到他停下,便硬生生地撞上了他的背。“痛啊!”

 “地上有钱给你捡吗?”冷焱转过身来问着她,刚刚在转角处的玻璃前就看到她一直低着头紧跟在他身后了。

 江若曦扁了扁嘴,“那你干嘛突然停下来?”不服气地回嘴。

 冷焱退一步,和她并排站着,长臂一伸,将她揽进怀里,“那这样呢?”

 “很多人在看,你就不能君子一点吗?”江若曦想要拉开他的手,却怎么也拉不开,她有些恼怒地瞪着他。

 “你是我老婆,有什么关系?”冷焱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可是,江若曦可一点也没这么觉得。

 这时,刚好电梯的门开了,江若曦便没有再开口,任由他搂着自己走进了电梯。

 而电梯里出来的洒店经理一脸的笑意,暧昧地看着他们俩,朝他们微微颔首。在电梯门合上的一瞬间,冷焱看到了站在一旁角落里的贵叔,唇角的笑带着冷意,令人发寒。

 电梯里只剩下他们两人,江若曦抬头看着他,只见他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从侧面看去,深刻的五官更加的迷人,长得倒是挺帅的,就是脾气不太好。

 冷焱一转头,就直直地对上了她注视着自己的眼眸。“看够了没有?”他淡淡地问着。

 江若曦慌忙地别过头去,看向了一旁。

 “既然想看我,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说着,伸手紧捏着她的下巴,四目相对,不让她有逃开的机会。

 “我哪有看你?自作多情。”江若曦别开脸,就是不愿意看他。

 冷焱笑了笑,在她还未有任何反应之前,唇直接覆上她柔嫩的粉唇。

 “唔……”江若曦挣扎着,小手握成拳,捶着他的胸口。

 许久之后,他才放开她,江若曦反射性地甩手给了他一耳光。

 啪的声响在电梯狭小的空间里显得更加的响亮。

 “刚刚你不是也很沉醉的吗?你敢说,你不喜欢我吻你吗?”冷焱一点也没在意被江若曦甩了一耳光,好像也是在他意料之中。

 江若曦退开他一步远,用手背抹了抹唇,沉醉?才怪!根本就是他自己强吻她!

 “江若曦,你觉得你这样擦得掉吗?”冷焱靠近她。

 叮的一声,电梯终于在顶楼停下,江若曦靠近门边,在电梯门打开的一瞬间,快步地跑出了电梯,跑进了房间。

 冷焱悠闲地跟着进来,看到江若曦坐在沙发上,背对着自己,也没有看她,转身走向了另一间房间,打开了笔记本,开始了工作。

 江若曦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虚掩着的门,里面传来他说话的声音,隐约听到了他在谈公司的事,看来,他真的是个大忙人,既然这么忙的话,那她提个建议,他应该会同意的吧?

 这样想着,江若曦的心情突然变得很好,站起身来,走到了落地窗前,刚一站下,就感觉到脚下踩了什么东西,移开脚,而映入她眼底的是那条被他扔掉的项链,弯身捡起,握在手心里。

 看着无名指上的钻戒,她都结婚了,这个她还需要留着吗?或许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在发什么呆?”冷焱的声音突然出现在她的身后。

 江若曦转身,就看到了他近在咫尺的俊容,后退了一步,头毫无预兆地撞上了玻璃窗上。

 “你很怕我?”冷焱一手支着玻璃窗,一手撑着墙,江若曦被他紧锢在身前。

 江若曦握紧了手中的项链,摇了摇头,“是你自己突然出来吓人。”

 换作别人试试,总是不声不响地突然出现,不被吓到才怪。

 “那就是我的错了?”冷焱挑了挑好看的眉,问着她。

 “是你说的,我可没这么说。”江若曦用力所有的力气推开他,再这样面对着他,她一定会窒息的。

 冷焱走到了沙发上坐下,看到江若曦离他远远地坐在床边,连看也不愿意看他一眼。

 偌大的房间里,什么声音也没有,除了蔓延在两人之间有些僵凝的气氛。

 突然门铃声响起,门铃响了好几声,冷焱依旧一脸平静的靠在沙发上,没有要去开门的意思。

 “我去开门。”江若曦走到了门边,手才刚刚碰到门把手,小手就被一只大手握住。

 冷焱长臂一伸,扣住了她的腰,将她揽进了自己的怀里,两人紧紧地贴着。

 “你干什么?放开我啦!”江若曦一脸的迷茫,小小的身子不停地挣扎着,想要离他远远的,可是她终是敌不过她的力气。

 冷焱一扭动随后打开了房门。

 “少爷,少奶奶,您要的餐点。”一名服务人员推着一辆手推车站在门口,而推车上放着两份牛排和一瓶红酒。

 冷焱点了点头,“嗯,拿进来吧!”他可没有点什么餐点,当然,江若曦也没有。

 江若曦抬头看了冷焱一眼,再看了看面前的餐点,她怎么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点了餐。

 冷焱从钱包里拿出了几张百元大钞递给他,“出去吧!”

 “谢少爷。”服务员走出了房间,将门重新关上。

 在房门合上的一瞬间,冷焱松开了江若曦,嘴角流露出的是一抹冷笑。

 那老头子人回去了,倒还派个人监视着他们。

 江若曦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冷焱在沙发上坐下,点燃一根烟,悠闲地抽着,而犀利的双眸连看也没看面前牛排一眼,随后拿起了电话,拨出一个号码,“贵叔,帮我备车。”

 “你要出去吗?”江若曦看着他,小声地问着。

 冷焱站起身,淡淡地看了一眼江若曦,没有回答她,拿起了挂在沙发上的西装外套,准备往外走。

 “等一下,”江若曦叫住他,“你还没吃午餐。”

 “你吃吧!”冷焱站在门边,头也没回地说着,随后打开了房门,走出了房间。

 江若曦看着房门自动合上,叹了一口气,看了一眼面前的餐点,“不吃还点两份做什么,这么浪费。”虽然她不爱吃牛排,可是,她现在还真的是饿了。

 冷焱下了楼,贵叔坐在黑色的宾士车内,“少爷,您现在要去哪儿?”说着话,下了车,打开了车后座的门。

 “我自己开车去就行了。”冷焱站在车旁。

 “少爷,我陪您去吧!”贵叔看着他,虽然将手中的车钥匙递给了他,可还是开口说着。

 冷焱看了看手心的车钥匙,再看看一脸紧张的贵叔,“好吧!”重新将手中的车钥匙递给了贵叔,坐进了车后座。

 黑色的车子驶离了酒店,消失在长长的公路上。

 一整个下午,江若曦独自窝在单人沙发上,电视虽开着,可是,却是什么也没看进去,直到天色暗下,冷焱还是没有回来,有些犯困地眯起了双眼。

 冷焱去分公司开了一下午的会,回到了酒店时,天已经黑了,贵叔将车停在了酒店门口,“少爷。”

 “你去停车吧!我上去了。”冷焱依旧冷冷地说着,打开了车门,下了车,迈开步子走进了酒店的旋转大门。

第4章 不知道怎么叫他
 冷焱坐电梯回到了顶层的总统套房,一打开房门,就听到了电视传来的声音,而江若曦则是躺在沙发上,已经睡着。

 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外套,随意扔在了一旁的单人沙发上,走进了浴室,换下了一身衣服,打开了莲蓬头,水流声从浴室里传来。

 江若曦听到声响,睁开了双眼,看见了沙发上的黑色西装外套,他,回来了吗?快速地从沙发上起身,走进了卧室,就看到浴室的门关着,里面传出水声,将手中的西装外套挂在衣架上。

 江若曦坐在沙发上,等着冷焱出来,她还有话要跟他说。

 冷焱一身白色的睡袍走出了浴室,淡淡地扫过了坐在沙发上的江若曦,转身想要走出卧室。 “呃,那个……”江若曦犹豫了一下,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叫他。

 “喂!”江若曦见他没有理她,继续往客厅走去,叫了他一声。

 冷焱这才停住脚步,转过身,看着江若曦,“你这是在叫我吗?”

 “当然啦!难道我是傻子,自己跟自己说话吗?”江若曦明明想好好跟他说话的,可是,两个人一开口就没什么好语气。

 冷焱看了一眼站在自己面前的江若曦,伸手一拉,江若曦已经跌进了他的怀里,“江家大小姐是这么没教养的吗?”修长的手指滑过她的脸颊。

 教养?她比这个总喜欢动手动脚的男人要有教养多了。江若曦在心底暗忖。

 “我又不知道该叫你什么?”江若曦小声地嘟囔着。

 “叫我焱或者老公。”冷焱笑了笑,放在她腰间的手收紧,让她紧贴着自己,“还有,以后,说话应该要大声一点,这么小声地说话,万一我没有听见或者没有听清,就没有办法回答你了。”

 江若曦只能手抵在他的胸前,让自己和他保持一定的距离。

 焱?老公?让她这么叫他,她可叫不出口,一想到就觉得全身起鸡皮疙瘩。

 “你能不能先放开我啊?”江若曦被他紧搂着,觉得自己的呼吸都萦乱了,更何况她的挣扎只是徒劳。

 冷焱一点也没有松开她的意思,“有什么话你就说好了。”

 江若曦抿了抿唇,不放就不放,反正她还是可以和他打商量的。

 “我们什么时候回国啊?你不是很忙吗?”江若曦小声地问着。

 “你想回去了吗?”冷焱看着她,她的样子好像是迫不及待要回去,他怎么会如她的意呢?

 江若曦点了点头。

 “可是,我现在还不想回去,怎么办?”冷焱邪邪一笑,伸手抚上她的脸,“你是不是很失望?”

 江若曦要不是被他紧搂着无法动弹,真想狠狠扇他一耳光,他根本就是故意的,早知道她就不说了,现在倒好,他要是心情不好,要是在这里呆上一年半载的,她会闷死,无聊死,而且,她还要上学。

 冷焱笑了笑,“你生气的样子还挺可爱的。”说着,捏了捏她的粉颊,随后松开了她,

 江若曦一离开他的钳制,马上站起身,离开他最远的距离,“以后,我们就保持这种距离,不许再靠近我,也不许对我动手动脚。”她虽然很大声地说着,可是,天知道她是鼓起多大的勇气才敢朝他这么喊。

 冷焱只是看着她微笑,没有再说话。他的这个小妻子太天真了!

 转身走到了客厅,随手拿起了一份财经杂志看着,江若曦也不敢招惹他,自己一个人躲在卧室里。

 过了许久之后,她才站起身,走到卧室的门口,看着冷焱,却还是没有开口,又回到了卧室。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屏幕闪了闪,冷焱拿起了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喂。”

 “少爷,您还没吃晚餐,要不要我来准备?”贵叔的声音响起。

 “好,我们马上下去。”冷焱挂断了电话,唇角微微一勾,放下了手机,起身走进了卧室,就看到江若曦坐在沙发上,双手支着下巴,看着窗外的月色。

 借着朦胧的月光,江若曦看到了长长的黑影出现在了她的视线里,抬起头来,看向了站在身后的冷焱,“呃,冷……”

 “我们下楼吃饭。”冷焱丢下一句话,便拿起了一套衣服走进了浴室。

 等江若曦回过神来,看到冷焱已经换上了一套白色的休闲服走了出来,“怎么?你还不饿吗?”

 “哦。”江若曦站起身,跟上他。

 房门一被打开,冷焱已经将江若曦搂进了怀里,站在门口的贵叔,一看到他们出来,恭敬地弯了弯腰,“少爷,少奶奶,请。”

 江若曦不安地扭捏着,可是,在看到贵叔一直在看着他们,却还是停止了挣扎。

 一楼的餐厅里,一长排的服务员恭敬地站在餐厅门口,一见到冷焱和江若曦过来,整齐地九十度鞠躬,“少爷,少奶奶。”

 江若曦虽然别扭,可是,她却没有任何的抵抗,默默地接受,这种,就是她身为冷家大少奶奶应该要面对的,她不再是江家无人在意的大小姐,在心里微微一声叹息,再抬头看了一眼依旧冷峻着脸的冷焱。

 整间豪华的金色装饰餐厅像是已经被包下了,没有任何一个客人在用餐,一张长形的餐桌上,摆满了酒店的特色招牌菜。

 冷焱绅士地拉开了椅子,让江若曦坐下,随后自己才走到对面的位置坐下。

 一群服务员还有贵叔,守在一旁。

 江若曦有些别扭,手中拿着筷子,却一直没有夹菜。

 冷焱眼眸微眯,看着坐在对面发愣的江若曦,夹起了其中一道菜,放到了江若曦面前的碗里,“快吃吧!发什么呆啊?”

 “哦。”江若曦这才点了点头,“可是,能不能让他们出去啊?被这么多人盯着,这哪叫吃饭啊?”

 冷焱轻笑出声,“他们愿意看就让他们看,我们吃我们的。”说着话,继续为她夹着菜。

 江若曦看着冷焱,刚刚在房间里还一副不想见到她的样子,现在,为什么又对她这么好?真是个奇怪的男人,再看看那些服务员,埋头吃着碗里的饭菜。

 冷焱倒是优雅地吃着晚餐。

 直到一顿饭结束,服务员才一个接一个上来,将餐桌上的菜一一地搬走,再送上了一杯咖啡和一杯果汁分别放在了冷焱和江若曦的面前。

 而服务员也全部都退下了,整个餐厅里,只剩下了冷焱和江若曦,还有站在一旁的贵叔。

 江若曦看着坐在对面的冷焱,面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只见他小口地喝着咖啡,她也没有开口,喝了一口果汁。“冷……”

第5章 该看不见的还是没看见
 冷焱放下了手中的咖啡杯,看向了她,脸上的笑淡淡的,根本就是皮笑肉不笑。

 “怎么了?你也要喝咖啡吗?”冷焱的眼眸扫过了他面前的咖啡,再抬眸对上她的视线。

 江若曦摇了摇头,“不要!”

 冷焱站起身,走到了她的身边的位置坐下,“你,你要干什么?”江若曦一看到他靠近来,就想退开,身子差点滑下了单人椅,幸好冷焱拉住她。

 “我不会对你怎么样的,更何况你是我老婆,就算我想对你怎么样,也是天经地义的,不是吗?”冷焱笑着说道,可却让江若曦觉得全身发寒。

 江若曦轻轻推开他,“我,我想上楼了。”

 “好啊!走吧!”冷焱扬起了笑,揽上纤腰,走出餐厅。

 “我自己能走。”江若曦抬头看着他,小声地说着。

 冷焱没有理她,反而转头对着贵叔说道,“贵叔,你也回去吧!”他的话一说完,贵叔收回了刚迈出一步的脚,“是的,少爷。”

 冷焱搂着江若曦走过长长的过道,最后站在电梯门口。

 两人一走进电梯,冷焱才松开她,江若曦也退开一步,避开他。电梯里安静地气氛凝在他们之间。

 直到电梯在顶层停下,江若曦看了一眼冷焱后,走出了电梯。

 冷焱后一步跟上,转个身,走进了书房,江若曦刚想开口,就看到冷焱已经合上了书房的门。

 江若曦只能回到卧室。

 冷焱坐在书房的椅子上,桌上的笔记本才刚打开,一旁的手机便响起,拿起了手机,点开了简讯,焱,什么时候回来?我去接你。

 冷焱唇角一扬,回拨了一个号码,“想我了?我现在可还回去不了。等我把分公司的事处理好了,我就会回去。”

 “哦。知道了,现在很晚了,你还不休息啊?”电话那头柔柔的声音传来。

 冷焱脸上挂着难得的笑,“乖,你也别太累了,等我回去。”

 挂断了电话之后,坐在书桌前,开始处理着事情,一直到天色亮起,他才站起身,刚一走出书房的门口,就碰到了从卧室出来的江若曦,只见她长发微微有些凌乱,睡意朦胧地走着,在看到冷焱时,愣了愣,“早,早啊!”

 “你今天怎么起来这么早?”冷焱脸上虽然有着倦容,可依旧冷冷地说着。

 “我起来喝水。”江若曦晃了晃手中的玻璃杯。

 冷焱淡然地点了点头,“要是在这里呆着无聊,想出去走走的话,跟我说一声,我派个人带你去。”

 江若曦摇了摇头,“不用了。我不出去。”就算出去也不能让他派人跟着,一点自由也没有。

 冷焱看了她一眼之后,就走进了卧室。

 他又要出门了吗?江若曦看了看时间,现在才七点,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重新走进卧室,却看到冷焱躺在床上睡着了。

 他这个怎么这样啊?江若曦皱了皱眉,走到了床边。

 冷焱突地睁开眼,“九点钟叫醒我。”然后一个翻身,重新闭上眼。

 江若曦迟疑了几秒钟后才哦了一声,才在沙发上坐下,端着手中的水杯发呆,许久之后,才拿起了沙发上的一只靠垫抱在怀里,半躺在沙发上。

 冷焱再次睁开眼时,看了看腕间的手表,差不多九点,再看了一眼窝在沙发上睡着的江若曦,让她叫他,她倒又睡着了,双眸冷冷地瞥过江若曦裸露在外的白嫩双腿,身上的粉色真丝睡裙缩到了她的大腿根,差一点点就走光了。

 冷焱刚一起身,江若曦一惊,突地睁开眼,“现在几点了。”一坐起身,才发现自己身上还穿着睡衣,使劲地往下拉了拉裙摆,抱紧了胸前的抱枕。

 “放心吧!该看不见的还是没看见。”冷焱说完话便走进了浴室,没一会儿,便传出了水声。

 江若曦快速地走到柜子前,拿了一件薄外套披上。

 冷焱换上了一身正装,坐在沙发上,拿起了沙发上的电话,“贵叔,我要出门,你到我房间来一下。”

 没一会儿,贵叔便出现在了房门口,冷焱开了门,“把车钥匙给我,今天我一个人去公司就行了。”

 “可是,少爷。。。”贵叔有些不愿意。

 “今天,你陪少奶奶,她想去哪里,你就带她去哪里。”冷焱说着话,转头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江若曦。

 贵叔这才从口袋里掏出了车钥匙,递给了冷焱。

 冷焱拿过了车钥匙,转身走到了江若曦的面前,将她揽进了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老婆,乖乖在这里等我回来。”说着,便走出了房间。

 江若曦回过神来,冷焱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她的视线里。

 贵叔朝她微微颔首,“少奶奶,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我在外面候着。”说完话,退出了房间,带上了房门。

 江若曦看了一眼空旷的房间,一脸泄气地坐回到沙发上,这才过了几天,还不知道在美国要呆上多久。

 江若曦还是没有出去,一整天呆在房间里,看着无聊的电视,再是翻翻杂志。直到傍晚,冷焱才出现,“若曦没出门吗?”站在门口,冷焱问着依旧守在门边的贵叔。

 “是的。少奶奶除了吃午餐时间去了趟餐厅外,今天都没出门。”贵叔老实地交代着。

 “嗯,知道了,晚餐也送到房间里来吧!”冷焱交代完,就打开了房门,走进了房间。

 江若曦趴在沙发上认真地翻看着手中的琴谱,脸上有着浅浅的笑,纤长的手指在沙发边缘轻弹着,看上去心情挺好的。

 “你心情挺不错啊!”冷焱一边说着,一边脱下了身上的西装外套。

 江若曦坐起身,拍了拍身上的衣裙,伸手顺了顺长发,“你,你回来了。”

 冷焱点了点头,伸手扯着颈间的领带,走进了卧室。

 “我都笑脸迎人了,干嘛还板着一张脸?”江若曦重新坐回到沙发上,嘟囔地说着。

 直到冷焱从浴室里出来,一身白色的睡袍,走到客厅,“有什么话要跟我说吗?”这个小丫头一向看他不喜欢,今天反而笑着对他。

第6章 这么胆小,还一个人跑出来
 “没有。”江若曦摇头,他看出什么来了吗?

 “我给你说的机会,你不说就算了,可别没说我不给你机会。”冷焱淡淡地说着,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

 江若曦犹豫了几秒钟,“你好像工作很忙,那个,我可不可以提前回国啊?”

 “别的可以,这个免谈。”冷焱看也没看她一眼,直接拒绝。

 早知道是这个结果了,算了,反正她只能认命地呆在这里了,直到他忙完,直到他回国。

 贵叔派人送来了晚餐,而江若曦一赌气,一口也不吃,独自窝进了卧室里。

 冷焱也不逼她,这个女人不仅无知,还任性,答应了在美国度蜜月,怎么连一星期都没到,就回去,至少,他要利用这个时间把要处理的事全部都处理了。

 一连着一个多星期,冷焱一大部分时间去公司,偶尔在书房里打电话,或者只是坐在沙发上,江若曦每天只能呆在酒店里,几乎都是在房间里发呆,除了偶尔到咖啡厅弹弹琴。

 下午茶时间,江若曦坐在咖啡厅里,喝了一口果汁,双手依旧支着下巴,双眸看向了窗外,满脸的愁容,无聊,真的是无聊之极,而那个可恶的男人却没有一点点想要回去的意思。

 看着天色还早,江若曦晶亮的双眸看了看四周,那个时不时跟在她身边的贵叔今天也没在,应该是忙什么事情去了,突然站起身,拿起了手提包,离开了咖啡厅。

 站在酒店门口,没一会儿,一辆出租车停在了她的面前,江若曦迟疑了一下,还是坐进了车里。

 到了市区,江若曦打开了钱包,却发现自己带的钱不多,刚好够付车钱。

 下了车,站在陌生的街上,看着和国内不一样的街景。既然出来了,其它的先不管了,漫步走在街头,脸上扬起了甜美的笑。

 市区的公园里,一对对情侣亲密相拥热吻,江若曦反倒有些不习惯美国人的这种开放程度。

 沿着江边的大道走着,吹着微微凉爽的风,累了,便在一旁的长椅上坐着。

 天色渐渐暗下,江若曦才有些担心,拿出了包里的手机,才发现,手机已经没电,更何况,她也不知道他的号码。

 冷焱一脸的冷峻,坐在酒店的大厅上,这时,一名中年人走了过来,“少爷,整个酒店都找过了,没有找到大少奶奶。”

 “继续找!”冷焱的声音冷冷地,脸上有着难掩的怒意,“我让你看着若曦的,你干什么去了?”

 他不过去公司开了个会,回来就看不到她,她在这里,一个认识的人也没有,会跑去哪里?

 “对不起,少爷。”贵叔低下头,他不过是去给老爷打了个电话,没想到,大少奶奶就不见了。

 冷焱冷峻着脸,“跟我说对不起有用吗?赶紧找人!再找不到她,误了航班,我看你怎么给我交代。”

 “少爷,我们查了监控,看到少奶奶坐上出租车离开了酒店。”酒店经理走过来战战兢兢地说着。

 冷焱突然站起身,迈步走出了酒店。

 “少爷!”贵叔快步地跟了上去。

 “你不用跟来,帮我查若曦坐出租车到了哪里。”说着便开车疾驰而去。

 贵叔看着车子驶离了视线,这才捏了一把汗,看来少爷对少奶奶还是很关心的,他回国也对老爷有个交代。

 江若曦坐在江边的长椅上,看着亮起的霓虹灯,小嘴嘟起,她现在要怎么回去啊?连走路回去的可能性也没有,因为她根本就不认识路。

 江若曦站起身,看着四周,分不清东南西北,可她也总不能一晚上都呆在这里吧?他找不到她,会不会来找她啊?他一定不会的!他们这一个多星期,说的话也不上十句,他怎么会担心她呢?

 用力地甩了甩头,不去想他,走向了另一头,江边的冷风吹来,让她用力地搓了搓手臂,再在掌心呵了呵气,“这晚上真冷。”

 突然有一辆车停在了她的身边,“美女,一个人吗?要不要我送你啊?”车窗被摇下,一名剪着平头的黑人,吹着口哨,朝她打着招呼。

 江若曦一个退步,忙摇头,“不需要了,谢谢!”说着赶紧走开。

 江若曦不过才走了两步,纤细的手臂已经被抓住,“别这样嘛!我开车,送人很方便的。”那个男人笑着说道,露出一口白牙。

 “不需要啊!快放开我!”江若曦不停地挣扎着,却被他用力地抓痛。

 “走吧!”江若曦被男人拉到了车前,还未上车,便有一辆黑色的宾士房车停下。

 “放开她!”冷焱冷着声对着那名男人说着,双眸却看向了江若曦,只见她的眼眸中泛着泪光,小脸上还有着惊恐。

 那名黑人看着下了车的冷焱,一脸的怒气,让他松开了抓着江若曦的手,“误会误会!”随后,马上离开,坐进车里,疾驰而去。

 江若曦看着冷焱,他,还是来了,他是特意来找她的吗?

 “怎么了?吓到了?”冷焱迈开步子,走到了她的面前,伸手抚上了她的一头黑发。

 江若曦眼眸一眨,两行泪滑下了她的脸颊。

 “怎么哭了?”冷焱突然柔声说道。

 “我以为你都不来找我,我以为我今天晚上要一个在马路上过夜了,我以为。。。。”江若曦呜咽出声。

 冷焱将她拥进了怀里,“这么胆小,还一个人跑出来。”

 江若曦靠在他的胸口,许久之后,才抬起头来,“我一个人跑出来,还不是因为你。”

 冷焱看着她,微眯起双眸,“是吗?我现在好心来救你,你不谢我就算了,反而怪我。”

 江若曦从他的怀里挣开来,抹了抹脸颊的泪,“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啊?”

 “不重要,走吧!”冷焱打开了车门,“请吧!江家大小姐。”

 江若曦坐进了车里,扭过头去,不去看他,只是看着窗外飞驰而过的风景。

 冷焱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专注地开着车。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