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吻999次:乔爷,抱、小说阅读网、叶佳期、乔斯年

蜜吻999次:乔爷,抱、小说阅读网、叶佳期、乔斯年

蜜吻999次:乔爷,抱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蜜吻999次:乔爷,抱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叶佳期,乔斯年

更新时间: 2021-07-06

更新内容: 蜜吻999次:乔爷,抱最新更新至第 7680 章

小说导航:小说资源库 (www.xszyku.com)

蜜吻999次:乔爷,抱小说简介:
京城出了大新闻:乔爷养了十二年的小媳妇跑了,跑了!连儿子都不要了!一时间流言四起:听说是乔爷技术差时间短、生活不和谐;听说是小媳妇和别人好上了;听说是儿子太丑。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0 第1章 腹中的小家伙
京城,冬季。

万物肃杀,白露为霜。

妇产科外的走廊上。

叶佳期一手拿着化验单,一手轻轻抚摸着隆起的肚子。

肚子里的宝宝已经七个多月了,等他生下来,她就带着他去国外。

这个小家伙来得有点意外——

二十岁生日宴上,她喝醉了,一不小心就爬了男神乔爷的床。

那一晚真是不堪回首,喝醉酒的她热情而狂野,妖娆如野猫。

明知是火,却非要扑进去。

义无反顾!

她啃着他的唇,扯掉他的纽扣,抽去他的皮带,缠住他的腰。

后来,也不知道是她压着他,还是他压着她。

酩酊大醉时,她连“老公”都喊了。

后来想想,妈的,够不要脸。

腹中的小家伙动了一下,叶佳期唇角上扬,浮起甜甜的笑意,露出两个小酒窝。

“小混蛋,你爸不要你咯。等你生下来,妈妈带你去新西兰,给你找个帅爸爸,你要乖乖的。”

叶佳期抚摸着肚子,小家伙不满地踢了踢她。

“嘶……”

叶佳期倒吸一口凉气,这小混蛋,还真毫不客气。

哼,她又没说他爸的坏话,他这么激动干什么!

还没生呢,就这么向着乔斯年?!

走廊上充满消毒药水的味道,一阵一阵,刺鼻难闻。

医院走廊的窗户上蒙着一层浅浅的水雾,透过水雾往外看,外头树影斑驳。

不知道为什么,叶佳期的眼皮子跳得厉害。

“就是她,带她去手术室!”

忽然——

身后传来冷漠而低哑的声音,没有等叶佳期反应过来,胳膊被拽住!

“唔……”

一块湿手巾捂住她的嘴巴,叶佳期惊恐地瞪大了眼睛,用力挣扎。

两个戴着口罩、穿着黑色外套的男人将叶佳期往手术室拖,不顾叶佳期的反抗。

“做掉她的孩子,动作麻利点!”

叶佳期被迅速按在手术台,手术室的门倏地关上——

一个女医生面无表情地站在手术台前。

“不,谁也不许动我的孩子!”

叶佳期歇斯底里,眼中是震惊和惶恐。此时此刻,叶佳期的爆发力是强大的!

她低头就去咬男人的手臂,眼睛猩红。

不,不行,她的孩子已经七个月了。

谁也不能动她的孩子!

谁也不可以!

浑身血液逆流,叶佳期眼睛通红,拼命挣扎。

“谁也不许动?如果是乔爷要做掉你的孩子呢?!”男人冷漠的声音响起。

“乔爷?不可能,不可能!”

她怀孕的消息瞒得很紧,乔斯年不可能知道!

他们睡了的那一晚后,乔斯年一句话都没有说,第二天天没亮就飞去了英国。

乔宅的老管家说,乔爷这是去英国跟女朋友负荆请罪了。

乔斯年在国外有个女朋友的事,她是听说了的。

如果没有记错,那个美人叫方雅。

听说很标致,很好看,乔爷可宠着了。

自那一晚后,她不敢再给乔斯年打电话,他也再没有给她打过电话。

男人忍着手臂的痛意,甩开叶佳期,伸手拨通了电话,开了免提。

尖锐而刻薄的女声从里面传来——

0 第2章 你娶我好不好
“叶佳期,你还不死心?”

“乔爷知道你怀孕了,可他不稀罕你生的小东西!”

“你不觉得你很不要脸吗?要不是乔爷,你八岁的时候就饿死在街头了。”

“你不知恩图报,还贪图乔爷的家产,年纪轻轻不要脸。明知乔爷有心上人,还爬了乔爷的床。”

“叶佳期,你就这么缺男人吗?”

“你要真缺男人你跟乔爷说啊,乔爷保证给你找几个壮汉满足你!”

一句一句刺耳、露骨的数落传到叶佳期的耳边。

她摇头,脸色在一瞬间苍白。

双手在颤抖,浑身发凉。

“你现在怀了个孩子,自以为就能威胁乔爷了?你听着,乔爷不需要你给他生孩子,想给他生孩子的人从京城南排到京城北,你算什么东西。”

“没名没分,未婚先孕。叶佳期,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听好了,乔爷让我告诉你,他不需要你生的孩子!”

“不需要!”

脑子里一片空白,到后来,她什么都听不清了,只听得到“嗡嗡”的声响。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多久,很快,戴口罩的男人按断电话。

“动手!”男人吩咐女医生。

“谁也不能动我的孩子!”叶佳期拼命反抗。

她也没打算让乔斯年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更没有什么分家产的想法!

但宝宝是她的,谁也不允许动!

他不要宝宝,她要!

“妈的!”男人被激怒,反手打晕了叶佳期。

脑袋钝钝的,眼前一黑,叶佳期昏了过去。

乔斯年,你的心真狠!

衣冠禽兽!

八岁那年,她被后妈赶出家门,十四岁的乔斯年用一根棒棒糖将她骗回了家。

自那时起,她就赖上了他。

走路跟着,吃饭跟着,就差洗澡也跟着。

那时家里上上下下都叫他“乔少”,她也没大没小地跟着叫。

后来的乔斯年权势滔天,身份矜贵,在京城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来来往往的人都叫他“乔爷”,她也跟着没大没小地叫。

十八岁那年,她第一次跟他表白,嘻嘻哈哈装作不在意:“乔爷,你觉得我怎么样?你娶我好不好?”

他俊眉微挑,头也不抬:“不怎么样。”

“可是我挺想给你生猴子的。”

“你这话已经说了很多遍。”

“可我只说给你一个人听。”

乔斯年并没有感动,从她的身边离开:“我不喜欢听空话和假话。”

“!!!”

后来,她就一脸挫败地跑走了,好几天没有理乔斯年。

第一次表白,就这么被拒绝了。

乔爷说话,还真不客气。

她明明是认真的,到他这儿就成了虚情假意。

她喜欢他,真得不是假的!

不是假的啊!

手术台上,叶佳期毫无知觉,脑子里断断续续地过滤着片段。

一点一点的记忆在脑中融化……

如果再给她一次选择,她宁愿没有遇见他。

永远都没有遇见。

女医生戴上手套,打开冰凉的仪器,脸色极其冰冷。

作为回避,两个男人走了出去。

仿佛,昏睡了整整一个世纪。

潜意识中,双腿间传来阵阵痛意,腹中有小生命在一点点抽离……

0 第3章 有钱人,真难伺候
三年后。

京城,兰斯特酒店。

6888包间里,烟雾缭绕,音乐声、媚笑声、骰子声震耳欲聋。

桌子前站着一个女孩子,与整个包间的气氛格格不入。

“小妞,你只要给爷示范下这安全套怎么用,我就全买了。”

男人一脸邪笑,吐了一口烟,眯起眼睛看着站在面前的小妞。

这妞儿,真水灵。

让人看一眼,就想上!

出来卖套?太可惜!

叶佳期也不紧张,笑得花枝招展:“爷,你真会开玩笑,这个还要我示范吗?您是老司机。”

“我是老司机你也知道?试过?”男人大笑。

“我就是小本生意,赚点生活费,您看行吗?今晚我给您买五送一?”叶佳期从背包里拿出全部的安全套,“像爷您这样的,一夜五个肯定用得上。”

“这妞嘴真甜,这么会说话!”

包间里的几个男人大笑,有人的手不自觉地往叶佳期伸过来。

叶佳期灵巧地躲过,小小的瓜子脸上依旧满面春风。

“那你陪我们喝一杯酒,喝完了,你这里的套我全买了!嫌少的话,你这人,我也买了!”男人财大气粗地吼了一声。

说着,他就往一只空杯子里倒满了酒。

这样的顾客,叶佳期见多了。

她也不拒绝,接过酒杯就喝。

但,她可不是真喝。

从前在学校不学好,跟着小混混们学了几招,只要用点障眼法,将酒偷偷倒进袖子里的海绵中就好。

沙发上,一个男人邪笑地拿起一只套套。

“小妞,这玩意儿,你用过吗?”

叶佳期放下酒杯,笑了笑:“爷想跟我聊天的话,我们改天?今天就不陪您唠嗑了,我还要赶时间。”

“韩少,你这是被人家拒绝了。”包间里哄堂大笑。

“这他妈就尴尬了。”男人笑着摸了摸下巴。

“爷,您看,一共两千块钱,您是现金呢,还是刷卡?”叶佳期小心翼翼地问。

要不是卖这玩意儿利润高,她才不会来这种地方。

男人眯起眼睛,好整以暇地看着叶佳期。

他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

叶佳期被他看的浑身发毛,头皮发痒。

好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

“爷,都不行吗?都不行的话,那就……微信支付?”叶佳期陪着笑脸。

说着,她指了指背包上的二维码:“可以扫码。”

有钱人,真难伺候!

有女人妩媚地笑了起来:“这小姑娘花招真多,哄男人的本事可不小。”

包间里烟雾缭绕,气氛有些暧昧。

面前的男人迟迟不说话,脸部表情越来越僵硬,甚至……有些阴狠。

叶佳期倒退了两步,双手紧紧攥住背包系带。

一,二,三……

心中默数到“十”的时候,眼前被称作韩少的男人,一把拽过她的手腕,将她猛地拉到沙发上来!

“啊!”叶佳期头撞到了茶几,疼得皱眉。

这韩少掀开她的衣袖,发现了她藏酒的秘密。

“哄你韩大爷,本事可不小。”

男人吸了一口烟,捏着叶佳期的下巴,眼中闪烁着阴冷和愠怒。

他就说呢,这失身酒一分钟见效,到这丫头这儿,没用了。

0 第4章 我还没有训她
“不……”叶佳期想辩解。

拼命拽,拽,拽,但她挣脱不开!

心口如小鹿乱撞,砰砰直跳。

完了。

“放开她。”

门口,忽然传来一道冷漠、低沉而阴冷的声音。

同时裹挟而来的,还有冰窖一样的冷意。

这冷意,一点一点靠近,靠近……

叶佳期抬头,身子不由哆嗦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恐慌,她下意识地就要躲!

乔爷?

怎么会是他,她听说他已经三年没有回京城了。

她也听说,他会一直留在国外开拓事业,不会回国。

这男人跟三年前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身形伟岸,一张英俊的脸永远毫无表情。

乔爷就是乔爷,天生带着贵气和冷肃,器宇不凡,成熟、稳重。

黑色的衬衣勾勒出他完美的身材,最上边的纽扣解开,隐隐约约露出半截性感的肌肤。

叶佳期天不怕地不怕,但还是怕乔爷的。

尤其是生气时的乔爷。

包间里的人谁不认识乔斯年,一个个顿时噤若寒蝉,谁也不吭声。

那男人笑嘻嘻地放开叶佳期:“今天刮了什么风,居然把乔爷吹回来了?能为乔爷接风洗尘,幸会。”

乔斯年走近,四周气压陡然下降。

叶佳期的一颗心快要跳了出来,砰,砰……

乔斯年坐下,睨了叶佳期一眼:“倒茶。”

叶佳期只想跑,她摆手:“我、我不是服务生。”

韩少蹙眉,拍了下桌子:“让你倒你就倒,哪来那么多屁话。”

“不愿意倒给我喝?”

乔斯年看了她一眼,眉眼微挑。

叶佳期咬着唇瓣,是,她不愿意,很不愿意。

“哎呦,小姑娘还不乐意了,给乔爷倒茶,这可是天大的面子。知不知道乔爷是谁?你这得积多少的福分才能给乔爷倒茶啊。你这女人,真是不识好歹。哎呦,说你两句,你脸还拉下来了。”

一个女人娇声娇气地训斥着叶佳期,缓缓吐了一口烟。

她只恨乔爷叫的不是她,她可是想倒茶没得倒。

不识好歹的女人!

叶佳期咬着唇,脸色沉下。

刚想说话,乔斯年倒先开了口:“我还没有训她,你有什么资格?”

语气如淬了冰一般,透着杀气。

女人一呛,不敢吭声了。

叶佳期也吓着了,拿起茶壶,往空杯子里倒了茶。

手,有些抖。

“乔先生,请喝茶。”

叶佳期不敢抬头,她哪里敢看他。

这个男人,脾气一点都没变!

“叫我什么。”乔斯年不接,冰冷的目光落在她的脸上。

“乔爷,请喝茶。”叶佳期立马改口。

乔斯年慵懒地倚靠在沙发上,眼睛微微眯起,一直看着她:“喂我。”

“!!!”叶佳期抬头扫了他一眼!

乔斯年面不改色,包间里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叶佳期的身上。

叶佳期双拳紧握,乔斯年,你脸呢?不要了?

过了好一会儿,叶佳期才定了定神,缓缓开口。

“乔爷,我不是这儿的服务生,我只是个做生意的,喂茶我不会。”叶佳期呵呵道,“不过,我学习能力比较好,您要是照顾下我的生意,说不定我就会了。”

0 第5章 这生意,她不做了
乔斯年嗤之以鼻,伸手拿过一盒套。

叶佳期连忙介绍:“这是超薄款,无色透明,易佩戴。”

“嗯?”乔斯年挑眉,“看来,你很有经验。”

一旁的韩少赶紧拍马屁,呵呵笑道:“可不是,我也觉得这妞是老司机,稳。乔爷要是看上了,带回去。”

乔斯年上上下下打量了叶佳期一遍,在某些特别的位置,故意多停留了几秒。

叶佳期胸口一紧,白了他一眼,不要脸!

乔斯年倒是不屑一顾,嗤笑道:“韩少,这身材,你睡得下去?”

韩少一怔,拍了一下大腿,继而又哈哈大笑:“是是是,乔爷说的对,我瞅着这妞身材也不行,跟飞机场似的,我们乔爷肯定不喜欢这一款。我这儿有肤白貌美大长腿、前`凸`后`翘爱撒娇的,您要吗?”

“我让你说话了?”乔斯年扫了一记冷眼。

“……”

叶佳期气急,飞快地卷走桌子上的全部安全套,胡乱地往背包里塞。

这生意,她不做了。

就在快要收拾好的时候,叶佳期像是想起了什么。

面无表情地从背包里拿出一盒,“啪”的一声扔在了桌子上。

“送给乔爷的,不谢。”

说完,叶佳期拔腿就跑。

乔爷不发话,谁也不敢追。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半晌后,目光又全部落在桌子上的那盒东西上。

Size:小号?

小号!

众人大气不敢出,纷纷后退一步。

乔斯年盯着这盒东西,脸色越来越黑,十分难看。

如狂风骤雨前的天空,阴沉得厉害。

走廊上——

叶佳期一路直跑,跑得飞快。

她没有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见乔斯年,她以为他们再不会见面了!

跑进电梯,叶佳期左手按着胸口,弯腰喘气,脸色发白。

右手扶在冰凉的电梯壁上,眼前不停地冒着金星。

叶佳期承认,她怕他。

这些年,她没少梦见乔斯年!

但……

她从未想过会在这种地方跟他重逢!

特么的,她还背着一包的不可描述物品。

她这么怕他,当年是怎么有勇气跟他睡的?

叶佳期揉了揉脑袋,又想起了不该想的事。心口那个地方,如有东西在碎裂。

电梯里一个人都没有,很安静。

生意一单都没有做出去,叶佳期很苦恼,只好拍了拍电梯键,去别的楼层兜售套套。

这一次,她学乖了,不再进包间,而是站在门口兜售。

效果果然好了很多,背包很快就空了一半。

叶佳期拖着疲惫的身体,揉了揉太阳穴,扶着墙壁往电梯口走,“啪啪”拍了几下电梯键。

正是夏季,电梯里满是香水的味道。

叶佳期皱皱眉头,嗅了嗅鼻子。

脚底又疼又冷,磨出了好几个水泡。

今天的生意不算好,现在已经快十点,她该回去了。

电梯里没人,叶佳期贼兮兮地放下背包,清点背包里剩余套套的数量。

“一盒,两盒,三盒……”

忽然——

就在她一手拿着一只不可描述物件的时候,“叮”的一声,电梯门开了。

一阵冷风吹进,气温骤降!

两道冰冷、刺眼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