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妃心机、小说阅读网、冷潇潇、爱妃心机小说

爱妃心机、小说阅读网、冷潇潇、爱妃心机小说

爱妃心机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爱妃心机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冷潇潇

更新时间: 2021-07-06

更新内容: 爱妃心机最新更新至第 610 章

小说导航:小说资源库 (www.xszyku.com)

爱妃心机小说简介:
一个二十一世纪最普通的女子,突然穿越到了一个想都没有想过的地方……”圣女?”太子妃?”皇后?”不当,通通不当,她冷潇潇可是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嫁一个古代男人?”不,她不会答应的,不过……这个冷冷的酷酷的王爷不错,不如就拐回现代吧!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1章 面见阎皇定生死1
当冷潇潇悠悠转醒的时候,虽还未睁开双眼,但是却也明显的感觉到了,她所处的环境发生了变化。

冷潇潇缓缓的睁开了双眼,看到了令她惊心的画面。

“冷潇潇,因你阳寿已尽,所以来到了阴间,该过完你的阴寿了,阴阳之和过百后,方可重新投胎到阳间的,明白了么?”潇潇这才看清原来……原来自己竟然已经到了传说中那个恐怖至极的地方——阴曹地府?

刚刚问自己话的似乎……大概……差不多……就是地府之皇——阎王。

“冷潇潇,你听清楚了没?听清了就上前来签了这文书,以证明你已同意接受我地府的管理,从此与阳间无任何干系了。”阎王见冷潇潇还迷迷糊糊的,赶紧出言道。

他是阎王,所以必须能够震得住每一个进入地府的人。

“啊?。。。。。。。啊!听……听清楚了,我愿意签下文书,从此脱离人间。”潇潇本还迷迷糊糊,可是反应了一下之后便也明白了。本就是她自己选择的死亡,选择的离开,所以也没有什么难以接受的了,毕竟那个地方,那些人自己再也不想看见了,就这样离开了,也算是一种满意的结果了。

“额……冷……冷潇潇,你可要想清楚啊,其实,你的阳寿也还很长,但是因为你自己选择了结束生命,所以其实我们地府也是不能接受你的,所以你的阳寿没尽之前,你就只能是一个孤魂野鬼,只能在阴阳两地的交界之地存在,还不能随意游荡,否则可能被有道行的人、或者仙,处以灰飞烟灭之刑,永世不得超生的。”

阎王尽职尽责的叙述着地府的法令,毕竟……虽然人世间已经把地狱形容的很是恐怖阴森,但是地府也还是有自己的规矩在的不是,正所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的么,任何管理都有自己的方式或方法的。

“啊?……阎王大叔,这个……我是不是想清楚了,我也已经死了,这个……也没什么可以选择的了吧!?”呵呵……原来这就是地府啊!似乎……也没有人间传的那么令人害怕啊,虽然……虽然这些东西也真的长得如传说中的那么难看罢了。

“哼!。。。。。。是这样的,我也说了,因为你的阳寿未尽,也就是说你没有把在阳间该承受的苦难全部受完,所以,你要先受尽地府地狱的酷刑才算与人间做了切结,而这一切又必须由你本身心甘情愿的接受方能有效,否则……嗯哼!反正就是你得先把在人间该受的全部补受完,我地府才能收你。”哼!小丫头,你不知道我地府的鬼仙都是可以读懂心之所想的么?居然说我们这些东西长得难看,你才是东西呢!额……你不是东西,哎呀,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们本身是不丑的啊,还是很英俊的呢,要不是为了能吓唬的住你们这些鬼魂,我们也不愿意变成这样啊!多有损我们地府的形象啊!哼……就使劲吓唬吓唬你。

“阎王,我意已决,不管受多少苦难折磨,我都愿意承受,反正,我是不愿意再回到人间了。”潇潇听阎王说自己在人间该受的还没有承受完,当下就心灰意冷了,还没有承受完?老天爷,你要玩儿死你孙女我啊?我是上辈子抢了你媳妇了?还是抢了你老公了?我一没有抢你媳妇,二更没有抢你老公,三没有抢你闺女,更没有抢你儿子吧!你这么折磨我?

第2章 面见阎皇定生死2
抬起头,露出一种决绝的表情,却没想到看见上座的阎王居然是一种像是吃了屎的表情,眉头皱的都能把一排蚊子给夹死了,当然要是地府有蚊子的话。果然鬼怪是没有良心的,居然看别人受罪这么幸灾乐祸。

阎王依旧听见了潇潇的心声,说自己没有抢人家老婆,没抢人家老公,真厉害还敢腹诽三界主管,胆子很肥啊!又腹诽说自己是像吃了屎,哼!你才吃屎,你全家都吃屎,看来不给你点厉害,你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啊,额,不是,是不给你点厉害,你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

“来啊,把文书给冷潇潇递上,让她签了。”阎王忽然正声道,把正在腹诽的冷潇潇下了一跳,老大!要不要这么严肃啊?你这一嗓子嚎出来,把人吓死了,哦,不,把鬼吓死了。

“是……遵命!”忽然从阎王身边发出了一种阴柔致死的声音,然后冷潇潇看见原本没有任何东西的案桌前出现了一个白到无法形容的东西,只见他手伸出来,掌心就出现了一张白麻纸,似乎上面还是用墨水写的字,离得远看不见都是些什么字,没事,一会儿签的时候一定知道写了些什么。

潇潇看着小白缓缓移动了一下,就突然不见了,却又忽然从自己背后传出了声音:“来吧,冷潇潇,签了吧!不过提醒你,签之前把上面的东西看清了并且一定要记在心中,否则签印是不作效的。”小白从身后出现,吓的冷潇潇下意识的一颤,然后,低头看着出现在自己掌中的白麻纸。

“额……白……白叔叔,还是你念吧!我……我也不懂啊!”潇潇在把那张纸反过来调过去上下180度,左右180度翻转之后,终于悲催的发现,上面的东西自己看不懂,所以只好转过头看着身后一旁站着的小白。

“恩。要我念也可以,不过你得给我一样你的东,我们之间不能私自帮人或者寻求帮助的。否则,这份情意会让你受罪的时候,更加痛苦。”白无常还是阴柔的说道。

没办法,地府规矩就是如此,不能有任何情谊的存在。

“额……好吧!不过我也没有什么东西能拿的出手啊!”听了小白的话,潇潇也觉得挺有理的,毕竟就是这个小小的情意也是一份债不是。

“这样吧,你交给我你的一魂一魄得了。”小白听了潇潇的话后如是说道。

“啊?魂魄?这个也是可以送出的么?”听了白无常的话很是惊奇,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啊,原来灵魂这个东西居然真的可以出卖的?

“恩,可以,人虽然有三魂七魄但是并不是全部的魂魄你都可以掌控的了,对于一些你控制不了的完全可以舍弃他们,也不会对你造成多么重大的影响。”

潇潇听完小白的话,想了想,然后果断的答应了:“行,就这么决定了。”潇潇心想,反正也不能回去了,魂魄是否存在也没有什么意义了,交出去正好。

这么想着,阎王却是让她的想法吓得冷汗涔涔啊,心想‘姑娘啊,魂魄这个东西是不能随便送人出的啊,这生生世世也就这三魂七魄是不会改变的啊,就算你再世为人的时候这个魂魄也还是要跟着你的啊,这辈子让灵魂不完整了,下辈子都补不回来啊!’但是心想归心想,这世间交易一向如此,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外人是不能插手的。

所以,阎王也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交易完成,看着白无常伸手从潇潇头顶处抽走了一魂一魄。

白无常收手之后,潇潇忽然间觉得自己似乎有些轻飘飘的了,后来一想也是,这魂魄本就是支撑着身体的,现在抽走了会感觉发飘也是正常的。

第3章 做选择决定重生1
“好了,交易完成,接下来我会帮你读完这文书上的条令,你可要仔仔细细的听着,并且一定要铭记于心。”白无常说完也不看地下跪着的冷潇潇是什么反应就径自读了起来:

第一条:斩断情丝,忘记一切恩月情仇。

第二条:割去舌头,不能说出关于你的一切。

第三条:喝下孟婆汤,忘却一起事物。

……

……

大约一刻钟后,小白不带任何感情的读完了纸上内容,将文书交到冷潇潇的手中,自己隐身离开,至少潇潇是看不见他了。

“好了,冷潇潇,以上内容全部读完,你可以签下了。”阎王又是悠悠开口。

“啊?这么多内容?而且还要受到惩罚?为什么?”潇潇听小白读完了以上内容有些反应不过来,妈呀!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不活了,选择了死,没想到却是这么个情况,真是应了那句话了:‘活着不好过,死了也不好过啊。’

她活着的时候是太虐心,没想到死了居然还要虐身??

“恩,这是因为你没有受完你在阳间该受的苦难却结束了自己的生命,这是不行的,所以对你的惩处就是将这十八层地狱中的种种极刑全部受过。”

停顿了一会儿,又接着说:“你死的时候是二十五岁,可是你的阳寿却是七十年,所以你要受四十五年的极刑,然后在我地府的狱中待上三十年方可重新投胎转世。”终于说完了。

“那么,我要是不签呢?”潇潇开口问阎王。

“恩?不签的话,你就只能在阴阳两界交界之地存在,阳界没有你的地位,阴间也不能收留你,遇到道行高深的还有可能把你打的魂飞魄散。”阎王第二次这么说了。

“额……我问一句,还有没有别的选择啊?”潇潇觉得哪一个选择都是太不好过了,既浪费时间还要受些酷刑。

听见潇潇这么问,阎王竟然还觉得松了一口气,潇潇无意中看见了,觉得很是奇怪。

潇潇的心声又被阎王听见了,阎王又紧张了起来,可千万别让这个小丫头知道自己的想法,否则……会很丢面子的。

“咳!”阎王故作严肃的咳嗽了一声说:“本来按照地府的规定是没有任何可以选择的,不过因为你们这么一类阳寿未尽又灵魂移位的,我们地府也有另外一种安排,就是你们可以选择去重生或者是待在地府受尽十八般酷刑。”阎王又假模假样的说出来让她重生这一条路,心中所想的是‘千万要选择重生啊,这样对你对我对大家都好啊。’

“恩……这个,你可以自己选择的嘛,当然我还要告诉你的是,这个重生可不是每个人都能成功的,成功率是极其低的,如果你够幸运的话也许能成功,但大多数选择重生的都已经在穿梭过程中发生了意外,已经……已经魂飞魄散再无重生之日了,你可要想清楚了再决定啊。”阎王一边说着一边观察潇潇的表情。

本来还在考虑该做什么决定的潇潇在听完阎王的这一席话后毅然的决定了要去重生,她为的不是成功,而是奔着不成功去的。

“我就选择重生了。”潇潇对着阎王坚决的说,可是,她似乎还没有弄清楚这个三界之中的游戏规则,往往越是自己希望发生的就偏偏不会发生,所以……

第4章 做选择决定重生2
阎王听了她的选择后,那张黑如炭的老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丝的笑意,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

“来啊,让冷潇潇签了同意走穿梭轮的文书,然后带她去吧!”阎王对着空气说,然后看见一个比他还黑的东西缓缓的……飘~了出来,这个可以肯定就是黑无常了。

小黑拿着那张文书又飘~向了潇潇,递给潇潇让她签。

过了一会儿传来潇潇特无语的声音:“你倒是给我支笔啊,不给我笔我怎么签啊?”那黑炭将文书交到潇潇手上后,就站在一旁装木桩,纹丝不动啊。

黑炭吐着快挨着地的舌头阴阴的说:“我们地府签文书不用笔,地府只有一支笔,是判官用来判生死的。”

“啊?不用笔?那让我怎么签啊?”潇潇惊奇的问。

“你必须用你的心头血签这文书才能有效。”小黑你不愧是和小白出双入对的啊,这语调,这气势,这……让人无语劲的。

“心……心头血?你……开什么玩笑啊?挖心会很疼的。”潇潇被小黑吓了一身的冷汗啊。

“我没开玩笑,还有心头血并不是挖心,而是从你左手中指流出来的血就是心头血,这个就可以了。”

潇潇松了一口气。

“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是挖心呢,你不早说,吓我一跳,不就是左手中指吗?这个好办,来,来,现在就签。”原来是割手啊,还以为挖心呢,吓了一跳,虽然割手也是很痛的,但是和挖心比起来还是好多了。

潇潇用牙咬破自己的手指,血液缓缓的流出,她蘸着自己的血在文书上大大的写上自己的名字。

呼出了一口气,看着手中的文书心想这个仪式总算是完成了。

小黑将文书收好,交给阎王,自己带着冷潇潇走出了大殿。

跟着小黑走到了一个白雾茫茫的地方,越是往前走白雾就越是浓郁,就连身边的小黑都看不到了,只能迈着步子一直向前走。

走了大概有半个时辰,也就是差不多一个小时的路程就看见了一扇门,一扇……很破很破的‘门’。

都见识过济公的扇子吧?这个门和济公的扇子有的一拼,总共没几个地方是能挡得住东西的,还那么矮?

可是为什么通过门都看不见后面是什么样的呢?

一鬼一魂到了那门边的地方停了下来,小黑说:“好了,就是这个门,冷潇潇你自己走进去吧,进去之后是什么样的都不要回头,因为后面也没有路,你只能向前走。”然后小黑就转过身离开了。

“额……你这就走了?”看见小黑离开潇潇问了一句,小黑也没回答就飘走了,留下潇潇一个。

潇潇只能自己走向了那扇门,推开门迈步进去,还是什么都看不见,白茫茫的一片……

———————分割线———————————

小黑回到地府大殿看见小白也在,而阎王和小白的脸上却都是很凝重的表情,小黑走上前,阎王将刚才冷潇潇签过的文书给他看,顿时,额头留下一滴冷汗。

“这……怎么会?她居然就是那个……”

小白匆匆的打断小黑的话自己接着说。

“是,就是她,我们刚刚发现,幸亏……”

阎王又急忙问道:“黑无常,你看到她进了穿梭大门没有?”

黑无常心虚的说:“禀报阎王,我没有,在送她到门口的时候我就回来了,我想她自己会进去的,所以……”

“你怎么可以不看着她进去呢?她要是临时反悔你就等着我冥界大乱吧!快去看看她进去了没有,没有的话就……帮她一把,绝对不要让她留在我冥界,听明白了没?”阎王气急败坏的说道。

“是。”黑白二人同时应声道,然后两人同时飘出了大殿又一次走向了那白雾茫茫的地方。

第5章 重生不见天日1
当黑白无常到了穿梭轮的大门前看到的却是……某女人一脚在门里一脚在门外的那么歪着——睡着了?

走到跟前看的更仔细了,原来那个女人不光睡着了,还……流哈喇?奇葩啊!

“哎,她睡着了怎么办啊?都现在这个点了要是再不快点把她弄走,让上面的知道了她在我们地府,我们可是要遭殃的啊!”小白转过头看着小黑问道,虽然这个奇葩女人一直是他们听过没见过的那个传奇人物,但是现在她的存在让他们的生命受到了威胁,就不是欣赏偶像的时候了。

小黑听见小白的问话也是转过头看着小白说:“还能怎么办,快点把她给弄走呗,还能怎么办?别忘了,我们现在这个样子都是被她给害得,唉……”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现在她睡着了,我们也不能把她直接给弄下去吧?这个是不可以的。”

两人嘀咕了一会儿,小黑趴在小白的耳朵旁说:“那这样,我们……”

“这个……不好吧?”小白皱着眉头看着小黑说。

小黑:“有什么不好的,她多呆一分钟我们就多一分钟的危险啊,就这样办,快点!”

“哦。”

“喂、喂、你醒醒!”小白拍着冷潇潇的肩膀。

“恩?怎么了?”潇潇还是迷迷糊糊的呢。

小白说:“你怎么在这里睡着了?你快点走啊倒是,要是晚了你就不能去了。”

“啊?真的?我还想等着你们……啊~~~~”潇潇还在嘟囔着和小白说话呢,可是忽然传来一阵力,她就这么……连喊带叫的下去了。

“好了,终于放心了,我们走吧!”小黑把冷潇潇推下去之后直起身对小白说。

“啊!没想到你真的这么做啊?这样也太……缺德了吧?”小白没想到小黑刚才对自己说的方法他竟然真的要做啊。

“我缺德?你可别忘了我们为什么会成为黑白无常,还不是被那个女人给害得?还有我们现在只能做鬼不能重新投胎转世也是拜那女人说赐,虽然……这次是我们不小心把她的魂魄抓来的地府,但是我是不会对她产生愧疚之心的,哼~”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

阳间。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冷家小女儿,在被其夫家向大众宣告死亡两年后,居然又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中,正当人们都在纷纷猜测为什么冷家小姐明明没有死可是她的夫家会说她死了呢?

难道,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新闻在被炒的最热的时候又发生了一件事,冷潇潇——服毒身亡了。

当晚,闻讯赶来的不光是大批的警察,还有——黑白无常二人组。

他们到的时候冷潇潇的魂魄都已经离开了身体,所以他们不费吹灰之力的带走了冷潇潇的魂魄,乐颠颠的回地府了。

回去了之后一查生死薄,原来冷潇潇的阳寿还没有过完,所以她本来是不能死了。

可是现在魂魄被带走了,冷潇潇的身体也就真的死亡了,而他们就只能想个办法弥补了,所以他们才和阎王演了那么一出好戏,而白无常更是平白得了冷潇潇的一魂一魄。

第6章 重生不见天日2
潇潇被重力推下去之后身体就急速的下坠,身体还像是被什么东西拉扯,似乎要把她给撕碎,身体很痛,头也很痛。

脑子里像是演电影一样的出现了很多的画面,里面的人物,服饰,发式,言语都不相同,她本来是当作电影在欣赏,后来画面越来越快,直到……

“靠!断片了?搞什么?”潇潇忍不住的爆了一句粗口,怎么似乎无论是什么事情都老是和她做对啊?

刚开始下坠的时候,身体上的疼痛让她几乎承受不住,她想着也许就是这个时候她会魂飞魄散,还在等着更厉害的疼痛降临,可没想到后来居然慢慢的没有了感觉,只是脑海里的画面越来越多越来越清晰了,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不会是这就重生成功了吧?

潇潇扭转身体看着她现在所处的地方,刚才她明显感觉到自己已经着陆了,而且脑海里的画面也消失不见了,看来确实是撞了狗屎运,居然成功了。

真是的,想死都不让啊?

“啊~”看完周围的环境她惊吓的喊了出来,这个……怎么会这么黑啊?而且怎么会有个人躺在那里呢?看上去还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女人?不,准确的说是个小女孩,看上去她只有十三四岁,难道她在这里睡着了?

慢慢的走上前去,仔细的看了那个女子一下,才发现她不是睡着了,而是……死了?所以她现在是和死人处在一个环境中吗?

太……太……太可怕了。

冷潇潇战战兢兢的往后退了好几步,离那个躺着的女子远了一点,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摸着周围的墙壁,显然是石头砌起来的,但是忽然一道光刺向她,让她不得不把手收回来,仔细一看,这墙壁上都是一些……金光闪闪的‘符?’

她连着在那个很大很大的地方转了好几圈,但是显然每一处的墙壁上都划满了那种‘符’所以她走不掉了吗?

走又走不掉,可是和一个死人在一起她又害怕,后来她又想了想才反应过来,她似乎现在是一个……灵魂,所以,似乎她本就已经是让人害怕的东西了,她自己就是死人又何必再害怕呢,这么想着她也就平静了下来,还能静下心来仔仔细细的观察一下那个美丽的女子。

后来,她把这里面能翻看的东西都看过了,也没有找出什么有用的东西,倒是发现了,她们所处的地方是一个——坟墓,对,没错,就是坟墓,很大很大的一个坟墓,里面只有这个女人自己,不过现在也有她了。

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了,潇潇都记不清了,刚开始她会不厌其烦的查看这个地方企图找到出去的路,但是在经历了无数次失败后她就放弃了。

无聊的时候她会对着那个躺着一动不动的女子说话,实在没的说了,她就和那个女子同床而眠。

刚开始的时候她也就是睡那么一会儿就醒了,但是因为永远感觉不到饿,感觉不到冷,什么都感觉不到的时候,她也就会自动的延长睡眠时间,所以她这一觉睡下去,也许有可能是几年或者是几十年。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潇潇从睡眠中醒来,看着一成不变的环境,心中开始出现了烦躁的情绪,任何有感觉的东西被困在一个地方都会不舒服吧,虽然她曾经求死,但是现在这个情况不是她想要的啊!

扭头看着旁边依旧美丽的女子的容颜心中不禁嘀咕,为什么感觉过了这么长时间了,这个女子的身体一点变化都没有呢?后来想不到原因也就不了了之了。

有一天,她又醒了一次,不过这一次为什么和以前有些不一样呢?为什么感觉身体这么重呢?不会是生病了吧?想想又好笑,自己是个灵魂又怎么会生病呢!但是,为什么眼睛都睁不开,感觉像是被粘着一样,想要抬起手臂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是为什么呢?

第7章 世上已千年1
突然的改变让潇潇有一点心慌,不管这样的改变是会让她就此消亡或者是重生,都是一件让她高兴的事,无论是哪一种都可以让她脱离现在的困境。

像是与什么东西大战了一场后,本来躺在石床上的女子的睫毛竟是微微的颤了颤,然后缓缓的睁开了,可以看见她的眼睛居然是……绿色的!没错是绿色的,就像是湖泊一样的纯粹的绿,像是能把人吸进去一样。

潇潇转动着眼睛看着周围的环境,失望的叹了一声,原来,是没有什么变化的啊?

抬起手,揉了揉眼睛,好像睡得时间太长了,身体各部分都不怎么听使唤了,而且眼睛还……

潇潇急忙的坐起身,看着周围的环境的确是没有变化的啊,突然就又像是想明白了什么似的惊叫着。

“啊~~!我……我……我怎么会感觉累呢?我明明是个灵魂的啊,以前无论睡多长时间都不会累的啊,难道?”

急忙转头看着本来应该躺在自己身边的那个女子,又是惊叫了一声“啊!”这个怎么回事?为什么明明是不会动的人怎么会不见了呢?难道这次睡的时间太长了,所以那个女子的尸身已经坏了?但是也不该什么都没有了吧!

“唉?不对啊?这就算是坏了也不会连那件大红的嫁衣都跟着没了吧?”这个显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只有一种可能。

她和那个女子融合在了一起?

潇潇看着自己伸出的手,显然这是一个人的手,有皮有肉的手,那双手白白嫩嫩的似乎还有一点点胖吧,手掌伸展可以看见手背上那深深的窝窝,很是可爱。

事实证明,冷潇潇她确实已经发生了变化,她的重生迟了几千年?

不管了,现在她又是一个完整的人了,想要出去应该就不是那么困难了吧!以前自己是一抹灵魂是会被那一道道的‘符’困住,现在自己是个人了,应该就不会受那个东西的束缚了吧?

缓缓的伸出手摸向划着‘符’的墙壁,“啊!”惊叫了一声,为什么还是会被伤到啊?难道自己注定了不能离开这个地方了吗?

狠下心,不管了,既然注定不能活着离开,那么死就是唯一的选择了。

狠狠的撞向了墙壁,顿时被金光刺向全身,快承受不住的时候忽然被很大力的甩了出去,直接撞到了对面的墙上,顺着墙壁又滑了下来,不知道身体碰着了什么东西身体突然间疼痛难忍,比起当初她重生的时候都痛上几百倍。

过了一会儿疼痛又是加剧了一般,让她彻底受不了了,渐渐的失去了知觉……

再次醒来的潇潇是被……饿醒的,对,就是饿醒的,潇潇也彻底接受了这个现实,她和那个美丽女子成了一个人,但是却又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她能指使这具身体,可是却好像这具身体并不能接受她的灵魂啊!

“呜……呜……为什么,到底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老天你总是不肯放过我,你已经让我失去了意儿,让我再也看不见他了,为什么还不放过我啊!”

忍了那么长时间的泪水终于在这一刻流了下来,纵使是自己死的时候她也是没有哭的,可是现在却怎么也忍不住了。

想起她来不及说‘对不起’的儿子,她的眼泪又流出来了,模糊了眼眶:“对不起,意儿,对不起。”

第8章 世上已千年2
如果眼泪能够让我们的心舒服一点,没有人会介意哭出来,但是……显然,眼泪除了让我们感觉出自己的软弱外,别的没有任何意义。

所以,但潇潇排毒似的哭过一气儿后也就慢慢的缓和了下来,她明白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不是软弱的时候。

扶着墙壁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抚摸着被撞痛了的胸口,“恩?”疑惑的恩了一声,似乎……胸口处有什么东西?

从那件大红嫁衣里掏出来,没错,确实是有个东西,看着此刻躺在自己手掌中的——一个小瓶,看上去就像是看过的武侠电影中的人物,他们总是有个小瓶子,里面放着什么毒药或者是解药,还有可能是什么有价无市的仙丹?但是,这个小瓶里应该是没有什么东西吧!

攥在手中,轻轻的摇晃了一下,恩……感觉没错,还真的没有东西啊,不过看上去这个瓶子不错,应该是玉质的吧!

管他呢,先收着吧,说不定还有用呢,现在,不是在乎这些的时候,重要的是赶紧找到出去的方法,可不能让等待了千年的结果是……饿死?

‘咦?刚才自己是怎么站起来的?想一下,想一下,啊!知道了,是扶着墙站起来的,而且还没有被蜇到的感觉,也就是说……”

她不怕那些‘符’了么?呵呵!试一下。

又是慢慢的伸出手摸向墙壁,“咦?真的没事了?”手又是在墙上来回摸索着,高兴的就差跳起来了,看来刚才撞到墙上的结果是彻底把她的灵魂和那具身体给结合了,因祸得福啊。

拖着孱弱的身体,第一次认认真真的把所处的环境给看了一遍,希望能够找到出去的办法,每一个地方都仔细的找了一下,连一个缝隙都没有放过,还真别说,真让她给找到了。

把手伸进那个四四方方的缝隙中,感觉到里面居然很是光滑,看来这个就可能是了,毕竟如果是个没用的地方也不会有人这么无聊吧!再把手使劲的往前伸了一下,摸到了一个……

“啊~~”惊叫出声,刚才她摸到了什么?凭感觉怎么这么像是……一个人的手啊?会不会感觉错了,好吧,决定了,再摸一次!

又是把手缓缓的伸了进去,这次压着心中的胆颤,硬是没有再因为惊吓把手缩回来,仔细的摸索了一下,可以确定这就是个人的手,和现在自己占用的身体一样是富有弹性的,可以感觉出来,这个手的手指纤细,骨节修长,骨架很大,也许是个男人的手。

把整个手臂都伸了进去,抓到了那个手的手腕,哇!皮肤真好,感觉很绵柔啊!真想把这个手给拉出来看一看,这么想着她也还真的这么做了,“哧”的一声给拉了出来。

看着手中攥着的一整条手臂,居然是个真人的手,手中还有一样东西,用力把那东西从手中抠出来。

“卡!”的一声,从背后那面墙上传出来,接着轰隆隆的声音接二连三的传来,听见声音潇潇转过身,忽然抬起手臂遮住眼睛,对于外面射进来的光线,她的眼睛突然被刺激了,有些接受不了突然的亮光,在黑暗中待了也不知道多少年了,都忘了光明是什么样的了。

等着眼睛适应了,她就向着那扇打开的石门走了过去,“呼……”终于走出来了,以后不用再生活在黑暗中了。

走出来后,先是四处看看地形,然后……

“啊~~”又是一声惊叫。

第9章 如此高调是哪样1
潇潇看着自己面前的那个大型建筑,她毫不怀疑自己看到的是个——“皇宫”。

只是……显然这个‘皇宫’是没有人居住的,至少从自己惊叫出声到现在这么长时间之内没有见到半个活物就能确定了。

难怪在里面的时候就可以感觉出这里的庞大,只是再怎么说也是让人难以置信。

所以——现在这个地方只有自己,也就是说她是这里理所当然的主人了?

绕着这个巨大的皇宫,她走了一圈,也找到了一些让她疑惑的地方,比如:为什么这个地方虽然大,但是却并不是多明亮的呢?还有,似乎就连这些亮光也并非是承借太阳所得,而是由……头顶的那一排排的‘夜明珠’所发出来的光照亮的?

由此可见,也许这个地方就和曾经看过的电影一样,是个——“地下皇宫”。那么,现在自己就必须要找到出去的地方,毕竟就算是个皇宫对于现在的潇潇来说也是没什么用处的,又不能吃不是!

都说困境能激发人的潜能,这句话对现在的潇潇来说是再合适不过了,要是平常别说是这么大个皇宫,就连一个小小的房间中隐藏的秘密她也是找不到的,可是现在在这个地方,她居然又一次的找到了‘生命的钥匙’。

扭转那颗看上去比别的大一些的夜明珠,就看见脚下的一块儿黄金般的砖块缓缓的升起,潇潇赶紧的站在那上面,随着那块儿砖越来越快的速度不一会儿她就出现在了一个破旧的房间里。

等到脚下平稳了,她看着自己站着的地方,不得不说真是神奇,现在再让她划出刚才移动的地方她都是不能确定是哪里的。

——————分割线——————————

从那里出来已经有好几天了,现在的她住在一个普通农户的家里,当初她从那个破旧的地方出来,走了大约十几里的山路,才到了一个不算是很大的集市上,当时的她拖着几近昏倒的身体,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引起了众人的注意。

当然能引起众人注意的并不是她的孱弱,而是她那一身色彩鲜艳异常的衣服,还是一件大红的嫁衣,看上去这件嫁衣并不是普通人家结婚能用的,这可是大户人家都不一定能置办的起的。

所以,理所当然的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一时间关于她的身份成了大家津津乐道的话题。

看着围在自己周围越来越多的人群,以及他们指指点点的交头接耳的议论声,本就饥饿的快要承受不住的潇潇彻底昏倒在了众人的‘包围圈’中。

再次醒来的时候,她庆幸自己终于不用再在黑暗中苏醒了,伴着光明醒来让她感觉到了无比的幸福,这光明意味着她的重生,也意味着她新生活的开始。

“姑娘,你醒了?”一个轻柔的脚步走到了她现在躺着的床前,那人的身影挡住了照在潇潇身上的暖暖阳光,潇潇不自觉的拧了拧眉头,转过头,看着刚才说话的人,是一个四十多岁的妇人,无论是从穿衣打扮还是说话语调都可以看出是普通的人家。

第10章 如此高调是怎样!2
“恩……你是谁?我在什么地方?”潇潇似是反映过来自己现在的境况了,看着这个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潇潇有些不知所措了,以前每次醒来都不会有任何东西的,现在忽然有人同她说话,她不知道自己该是有什么反应了。

“姑娘,你是在我家,这里是姑苏城,我是姑苏城乡下的一户农家,那天你在集市上晕倒了之后,好久都没有看见有人来接你,四周问了以后也没有人说认识你,我看你可怜就把你带回家了。”那农妇面带慈笑的对潇潇说,对于潇潇话语中的冷淡与防范,也不知是她没有听出来,还是她不在意,总之她是对潇潇很是善意。

看出这妇人似乎对她并没有恶意,她也放下了心里的警觉,对着妇人开口说:“哦,大……大娘,是这样的,我是在城外约十几里的地方醒来的,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什么都不记得了,因为实在饥饿的不行,才拖着身体走到了这里,真是谢谢大娘了,要不然我也不知道现在是不是已经死了。”面对善良的大娘,她不知道该怎么说了,不能告诉她自己是谁,况且现在的她就连她自己都不清楚她到底是谁,所以这么说应该也并没有错吧!

那妇人听见潇潇这么说心中顿时溢出了怜悯之情,听到潇潇是因为饥饿才来到这里的,才想起叫她赶紧起来去吃饭:“真是可怜的孩子,现在感觉怎么样了?快起来,大娘刚才做了一些饭菜,现在正好去吃点!”。

听见有饭吃,潇潇本就饥饿的肚子适时的发出了“咕……咕……”的叫声,让潇潇感觉到又羞又恼,低头抠弄着自己的手指,不好意思看那妇人。

“呵呵……”那妇人看见潇潇的动作,发出憨憨的笑声说:“姑娘,快起来,咱们去吃饭了。”然后上前扶住潇潇,让潇潇靠在自己身上,扶着她两人走出了房间。

院子里摆放了一个小木桌,上面摆放了三四盘菜,菜色并不是很丰盛,看上去里面似乎最多的东西也就是田地里挖来的野菜。

但是……对于已经很多年没吃过一口饭的潇潇来说,这些不会比以前吃过的任何好东西逊色,相反却让她有扑上去全部消灭的欲望。

狼吞虎咽的吃完后,看着面前的桌子上几乎已经空了的四个盘子,不好意思的对着那妇人抿嘴笑了笑。

那妇人也吃完了,潇潇站起身本欲帮着她收拾桌上的碗碟,那妇人却是抬手制止说:“不用了姑娘,你就在这儿坐着歇息一会儿,大娘自己来就行了。”说罢端着盘子走到了那个茅草搭建的灶台去洗涮了。

看着妇人将一切收拾妥当,拉着她的手坐下,潇潇对着她说:“大娘,今天真是麻烦你了,要不是遇见你……我现在说不定都已经死了,以后我会报答您的……。”

“哎,姑娘你可千万别这么说,大娘今天带你回来可不是为了你的报答,你呢现在就安心的在大娘家住下就行了,大娘虽然没有好茶好饭给你,但是粗茶淡饭还是能管的起你的。”妇人对潇潇说,看的出来她的确是个朴实到不能再朴实的人了。

潇潇见妇人这么说,心中一阵温暖,有多长时间她没有感受到这样的温暖了,她几乎都快忘了这种人性的关怀是什么样的了,心中立下誓言一定会好好报答她的。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