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重生之绝色艳后恋妖皇、小说阅读网、沈涵容

穿越重生之绝色艳后恋妖皇、小说阅读网、沈涵容

穿越重生之绝色艳后恋妖皇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穿越重生之绝色艳后恋妖皇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沈涵容

更新时间: 2021-06-25

更新内容: 穿越重生之绝色艳后恋妖皇最新更新至第 114 章

小说来源:穿越重生之绝色艳后恋妖皇

穿越重生之绝色艳后恋妖皇小说简介:
她是21世纪医学世家大小姐,穿越时空成为宰相嫡女; 她本是宰相嫡女,一场错乱惊人灵魂移位到青楼花魁身上。 她被闺蜜陷害,死后重生,替嫁病太子; 她大家闺秀,忽变风尘女,爱上冷血王爷。 当这两个渊源深厚的女孩子碰到一起会发生什么呢? 当恋人敌对,她们站在对立方,又将是怎样的伤害? 各自的爱情又将情归何处? 他是风华绝代风度翩翩的太子爷,风轻云淡,风雨不惊。 她是安之若素安不忘危的世小姐,安身立命,安家乐业。 他是冷语冰人冷面寒铁的四王爷,冷心冷面,冷冷清清。 她是桀骜不驯桀骜自持的宰相女,桀犬吠尧,桀骜不恭。 他们卷在同一个漩涡,痛苦,重生。 不想却是三世的纠缠,彼时的混杂。 那一天,他们情定九重天,那一天,他们被贬下凡间。 那一世,他错认她恍如烟,那一世,她怒气转世挂牵。 那一次,他们交错了千年,那一次,时空转换你容颜。 一场乱世风华,一瞬绝代烟花, 一人一物一代江山,一花一马一段天涯。 我是小御文艺范儿,生活无涯,期待与你共成长!

小说导航:小说资源库 (www.xszyku.com)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1章 小御跟亲爱的们说几句真心话,捎带着附上传说中的上架公告
这是小御第一本书,第一次不知道放弃,不知道忧伤,只知道要码字,要坚持。有时候总觉得不够,写得不够好,文章反馈不够,可是始终安慰自己,生活是公平的,你想要的,时间都会给你,你要等。我会等,在等待的时候,让自己变得更好!终于上架了,好像忽然之间得到了肯定,是大家给我的认可。生活无涯,是不是有人愿意陪着我成长?是的,我有了你们,我的读者,是我最大的幸福。

一路走来,真的要感谢所每一个看过本文的亲,无论你喜欢,或者不喜欢,我都感谢你曾在《绝色》中留下脚印,虽然不我知道你是谁,你也无意深刻了解我,但是毕竟在你看文儿那一瞬间,我们的陌路,是相通的。感谢你每一个推荐,每一份收藏,是你有意无意的举动,支持我走到今天,并怀揣着勇气,继续走下去。生活无涯,我会成长,你们也跟我一起走过,好不好?我爱你们!

第2章 穿越架空,死生一场
看着眼前古色古香房间,雕花精美的卧床,橱柜,和梳妆台,尤其是黄色铜镜里,长发及腰,略显妖娆,身穿雪缎长衫的自己,沈涵容惊呆了。摸着柔顺乌黑的秀发,沈涵容用力一抓,感觉到无比疼痛的时候,终于肯定,这不是一场梦,另外,她刚剪没几天的bobo头是真的瞬间长了不少,头上乌黑亮丽的秀发可不是假发。

难道自己真的穿越了?这也太神奇了吧?姚梦琪每天神神叨叨念叨着想穿越,试了好多种方法没成功,这次居然就糊里糊涂的成功了?

沈涵容最后的记忆是她与姚梦琪一起站在悬崖旁边,看着下面的万丈深渊,悬崖峭壁,惊险万分,沈涵容有一瞬间的失神,然后有一双手伸向了她,她只感觉一股推力让她控制不住滑下去,感受着身体急速下降的压力,风凌厉的擦过耳边,沈涵容还来不及惊讶就被说不出的害怕吞噬,不由自主地闭上眼睛。

好像睡了好久,沈涵容才从昏睡中醒过来,没想到就然是在一个古色古香的房间里。

这里一点也不像是一个女子的闺房,倒是像一个读书人的书房,房间里摆着一排排书架,满满的摆着书,这些书有的蒙了尘,有的掉了页,有的缺了封皮,有的褪了色,看得出来它们被冷落在这里很久了。

沈涵容随意拿起一本,居然讲的是医学。她在现代主修的就是临床,看到这些医书,沈涵容好像沙漠中的旅人见到了绿洲,瞬间眼里放射出求知若渴的光芒。

一连几天,沈涵容都是呆在房间里,安安静静的看书的。确切的说,是她被囚禁在房间里,想要出去也难。不过沈涵容是个乐天派,她倒觉得,初到贵宝地,什么都不知道呢,还是老实呆着比较好。免得遇到什么人坏了什么事,招惹许多麻烦。反正生活无忧,吃的好喝的好。不过就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何被关着很郁闷。

沐浴和如厕就到隔壁房间,由两位年长的婆婆伺候着。那些佣人都缄默着口,一言不发,沉默地像一个个机器人。有一次沈涵容打算试探一下她们,起码知道些基本信息,但看到两位年长的婆婆抬着装满水的浴桶进来的时候,她什么心思都没有了。这体力,她敢逃,绝对出不了门口。何况,看着床外隐隐约约的高大的影子,沈涵容估算着,她的房间起码有6个人守着,所有门窗都在人家的掌控之中。

沈涵容心里疑惑哀嚎,自己这是造的哪门子孽啊?活得好好的被暗算,莫名其妙穿越了还落得如此境地。被幽禁,被看守,孤孤单单,凄凄惨惨戚戚。

一日三餐有人准时从外面送进来。来人总是一个看上去年纪与她相仿,干净素朴的女孩子,容颜姣好,恬淡温和。那女孩儿叫她“大小姐”,一开始女孩儿看她的眼神还是很害怕的,沈涵容本打算跟她套点话,但她一看到沈涵容要开口就赶紧逃之夭夭了。

于是沈涵容一直都没有机会问她关于这个年代的事。甚至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当然了,别说女孩儿名字,她连自己现在的名字都不知道。

不过几天下来,女孩儿仿佛看沈涵容一直都不说话,有些落寞,忽然就安静地给沈涵容请了个安。

沈涵容看着女孩儿戒备的神色,淡淡的应了一声,但心里是欣喜地,这么多天终于有人愿意跟她说一句话了。这女孩儿为什么那么怕她呢?她又不是什么豺狼虎豹。。。。。。女孩儿微低着头,不敢看沈涵容,明显一副惧怕的样子。若不是她长期受到原来这个人的欺压,就是被人影响,听到过什么关于她的传闻。但不管怎么说,这个身体的主人风评可能不太好,以至于给人的印象是这样的。沈涵容叹口气,穿越也不能给她一个好开始吗?

带着疑惑,沈涵容想着措辞,要怎么样才能不让女孩儿不起疑就套出点信息呢?

“咳,你为什么这么怕我?”沈涵容决定赌一次,赌这个女孩不是她身边的人,而是听说过她的什么,知道她,但是不了解她。

事实证明,她赌对了。

女孩儿一听沈涵容冷冷清清的话语,吓得一下子就跪在地上,边磕头边不住的求着饶,“小静不敢,小静对大小姐只有尊敬!小静不敢。。。。。。”

沈涵容看着女孩儿泛红的眼眶,泪水打着转,心里有微微的不忍。轻声阻止了她,“你起来吧,我就随便问问。你叫什么?”

女孩颤抖着站起来,断断续续的说着自己的名字,“奴婢名叫宁静,是夫人新派过来服侍小姐的。”

沈涵容对女孩的回答还算满意,接着套话,“为什么只有你自己来服侍我?”

女孩似乎没想到沈涵容会这么问,脸色又变得恐惧起来,女孩结结巴巴说着,“因为。。。。。。因为,别人都。。。。。。不敢。。。。。。来服侍小姐。。。。。。”

“为什么?”沈涵容对这件事很感兴趣,这个身体本人该不会做了什么不法的事吧?该不会她穿过来就是为了给她顶罪的吧?那也太悲剧一点了吧。沈涵容专注的看着宁静惊恐的脸,让她继续说下去。

宁静迫于沈涵容的淫威,哆哆嗦嗦继续说着,“因为大小姐之前对仆人的责罚让很多人都惧怕了大小姐,夫人心慈,也不勉强众人,就派了我来。”

“你不怕我吗?”沈涵容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虽然战栗着,却还坚持表达完整的宁静,沈涵容觉得眼前的小丫头不简单。

“因为小静相信,大小姐其实心地很善良的,那年雪夜若不是大小姐送了我一条棉被,我和弟弟早就冻死街头了,”宁静回想起过去,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不自觉说出了自己的心声,“不过大小姐即使不愿意嫁给太子,也不应该拿下人撒气啊!”想到那一晚,沈涵容把清和苑所有的下人打到皮开肉绽,宁静一阵寒意从心底升起。

话说出口,宁静才反应过来自己说了什么,那样的语气不是对主子不敬吗?宁静颤抖着不敢看沈涵容,生怕沈涵容一个怒火降临到她身上。

“我叫什么名字?”沈涵容忽然问一嘴。

宁静又没想到沈涵容会是这样的反应,“呆呆地接了一句,您姓沈名涵容,小字婉儿。”说完了才觉得自己又造次了,直言主子名讳,刚要下跪,就被沈涵容呵止。

沈涵容没想到这个身体也叫沈涵容,且长相与自己并无不同,沈涵容很怀疑,难道这是自己的前世?现代的沈家是医学世家,自小受到父亲中医思想的影响,沈涵容对前世今生的轮回是敬畏的,但是心里是不甚相信的。不过而今都穿越了,那穿到自己的前世也未可知。

沈涵容看着宁静草木皆兵的样子很怜惜,很好,这一席谈话有很多收获。沈涵容笑笑,宁静看没看过沈涵容笑,沈涵容本就是绝色,虽粉黛不施,但这一笑自然地流露出妩媚妖娆,艳质绝绝,连女子见了都会忍不住心动,以后一定会嫁得如意郎君,备受宠爱。可惜圣命难违,一道圣旨,就要嫁给那个传闻活不了多久的病秧子太子。宁静心里又是一阵难过,看着沈涵容的眼神不由得温和起来,戒备也少了很多。

“我的名字这么温和恭谦的,人也该淡泊点才对,以后无不会再那么粗暴了,你多陪我说说话可好?”宁静没想到沈涵容居然对自己说这样的话,而且语气温和,面色恬淡,没有一丝怒气,宁静受宠若惊得点点头,连声应和。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沈涵容打着让宁静陪她聊天的幌子,从宁静这里套出不少的话。

整合一下,大约就是,这里是一个历史上没有的架空时代,沐氏沐云轩率领骑兵征战南北,最终建立南擎帝国一统天下,周围散着大小不一的国度都是南擎帝国的附属国。

沈涵容的父亲沈召齐是当朝一品宰相,一人之下,万人之上。沈涵容是沈家嫡长女,她还有两个哥哥,两个妹妹。大哥沈晗昱与沈涵容同为正妻吴和安所出,二哥沈晗衍是三夫人宋温雅所生,宋温雅本命宋和雅,为了避正妻吴和安的字,改名宋温雅,二妹沈涵言与三妹沈涵润则是二夫人龚明珠所生。古代男人三妻四妾,自然枝繁叶茂,儿孙满堂。好在吴和安治家严明,宽容大度从不争风吃醋,且一男一女皆是长孙,更奠定了她在沈家的地位,无需再争。主位安分,侧室自然不敢造次,沈家后院自是一片祥和。

不久前,圣上降下一道圣旨,给太子与沈涵容赐婚。这位传说中的太子天生体弱多病,从不曾出席过什么的活动,宫廷宴会也从来是缺席的。但皇帝对这位身体孱弱的儿子却极为宠爱,不仅封他太子之位,还赐婚宰相的女儿,这就意味着在向大家昭示,要宰相扶持太子,这是他未来的继承人啊。

皇帝是沐氏第3任皇帝,名为沐剑锋。有四男三女,分别是惠妃所出的太子沐昊苍和三公主沐之霏,庄妃所出的大公主沐之羽、二公主沐之婧,皇后所出的二王爷沐昊乾,祺贵人所出三王爷沐昊然,和贵妃所出的四王爷沐昊天。

大公主和二公主年长其他几位皇子公主,都已远嫁,与周边附属国联姻。大公主远嫁东城,二公主远嫁回疆,只剩下三公主沐之霏待字闺中,不过传闻此次北邑前来求亲,民间传闻三公主必嫁了。

北邑是与南擎相邻的一个小国,三面临海,造船业发达,水上贸易发达,近年来经济繁茂,两国贸易往来频繁,北邑虽弹丸之地,也敢以大国自居,前来天朝求亲。

天朝公主下嫁就意味着天朝对该国家政治、经济、军事实力的承认,北邑仗着航海的优势,也过于不自量力了。

不过近来南擎虽然以天朝上国自居,但农林牧渔都稍显落后,商人的地位在这里极为低下,且天朝上国的思想有些清代末期闭关锁国的味道,而邻国大兴贸易,经济繁荣昌盛,再过不久,如果南擎不改革,恐怕天下又要重新洗牌。

不过本来嘛,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沈涵容觉得自己与世隔绝了将近一个月,真是无聊到了极点,居然在这里思考着政事,极不文雅地打个哈欠,睡眼惺忪,心里埋怨着宁静,凌晨就把她叫醒,说是要梳妆打扮,准备婚嫁。切,盖头一蒙谁能看到她蓬头垢面啊!

宁静进来的时候,就看到沈涵容自嘲叹气的样子。看着手里鲜艳的红色喜服,华丽的装饰,宁静以为沈涵容是对成亲抱着恐惧与无奈。看着沈涵容好像一筹莫展的样子,宁静心下做出一个决定。

第3章 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大小姐,如果您真的不敢嫁的话,小静代您去,您快走吧!”宁静沉着的面容,略带颤音的倔强让沈涵容有瞬间的感动。

待嫁啊,在这封建帝国,待嫁会是什么罪名,会遭到什么样的惩罚,宁静一定比她更清楚,想着脑海里古代的酷刑,沈涵容无论如何也难以把那些惨绝人寰的事安插在眼前单薄的小姑娘身上。不过看着宁静认真的神色,沈涵容想逗逗她。

这几日她们也是混熟了,宁静这丫头也敢看着她说话了,看着宁静严肃的脸,沈涵容做出思考的样子,“代嫁?你怎么代我嫁?”

宁静似乎早就料到沈涵容会这么问,脸上微微露出小心,身子向沈涵容的方向倾了倾,小心翼翼地说:“大小姐换上我的衣服,我穿着喜服,反正盖头蒙着,谁也看不出,等一下会有喜婆来接新嫁娘,小姐就躲在幕后,让喜婆把我接走就好,然后小姐,你就,你就快逃吧!天下那么大,那么大……”

宁静说着说着哽咽起来,哽咽的时候还不忘偷瞄一眼窗外和门边,生怕隔墙有耳。

沈涵容看着宁静防范的样子,对她是又爱又恨,这小妮子有点意思。

看她的样子,若不是真的对沈涵容忠心耿耿,那便是别有居心,且用心不少。

沈涵容心下了然,眼里一片清明,看着宁静紧张的小脸,微微叹口气,“好啦,我逗你的!天下虽大,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我又能去哪?再则你代我去,可知是欺君之罪?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你去受苦?”

沈涵容还没说完,宁静早已泪流满面,神色悲戚,透着对沈涵容未来的担忧。

沈涵容看着她含泪的双眼,清澈透亮,找不到一点点瑕疵,一点点污垢,沈涵容相信,这样的眼睛的主人,不会是一个心机叵测的女子。

沈涵容慢慢站起来,对着宁静淡淡的一笑,风轻云淡,“小静,给我更衣梳妆吧!我不会让你待嫁,我不躲,也不逃,该来的总会来的!”

宁静听着沈涵容的话,看着沈涵容风轻云淡的样子,想着沈涵容云淡风轻的话,大小姐是真的变了,不过这样的变化依然是好的。这几天总觉得大小姐和以前不一样的,但究竟是哪里不一样,宁静也难以说清,但就在刚刚,她一下子就抓住了脑海飘过的词汇,淡然。

大小姐似乎比前更淡然了,对人对事没有过去的张扬跋扈,整个人温和了许多。宁静走上前为沈涵容更换喜服,沈涵容嫁到太子府沈大人、沈夫人虽然准备了丰厚的嫁妆,但是无人陪伴,定会孤苦无依,无人照抚,宁静心里一动,“大小姐,你带着奴婢吧?”

“嗯?”沈涵容没想到宁静会这么说,不由得多看了宁静一眼。沈涵容这次没有问宁静为什么。只是沉了声音问她,“你可想好了?”

“想好了!大小姐带着奴婢吧!”宁静看沈涵容这么问,立刻表决心,严肃认真。她想要陪着沈涵容去太子府,呆在沈府可能会更安逸,但是前方未知也好宁静希望能为沈涵容做一些事,回报她当年救命之恩。虽然沈涵容可能不觉得那有什么,但对于宁静,确实一生里不可多得的温暖。

沈涵容点点头,狡猾一笑,“那我有个条件!”

“大小姐请说。”宁静心有疑惑,但更怕沈涵容反悔。

“以后在我面前不准自称奴婢,我们都是人,生命都是平等的!你伺候我是职责,但不低于我,知道吗?以后在我面前就自称我!”

沈涵容说的慷慨激昂,宁静听得心惊胆颤。不自称奴婢岂不是对主子不敬?但看着沈涵容难得认真的神色,宁静为了不让她反悔,硬着头皮点点头。大小姐是从哪听到生命生而平等这种话的?这大大超出了宁静一个受封建思想荼毒15年的思维,但是却真真的说到了宁静的心坎里。

从来,都是下人命贱,人人皆可践踏,从来没有人说过,生命都是平等的,下人也是人的话,宁静看着沈涵容的窈窕背影,更加深了对沈涵容的忠心。

沈涵容没想到自己随口的一句话居然收买了宁静这个小丫头的心,并在后来,多次受到宁静的帮助,逃脱难关,走出重重困境。

此时,沈涵容穿戴完毕,宁静手巧,为她盘了一个飞云髻,几枝簪花装饰,简单大方,又透着高贵典雅。略施粉黛,唇红齿白,宁静看着铜镜里的绝世美人心下一阵慨叹。沈涵容看着她悲戚的样子,好像自己今天不是成婚,而是奔丧一样,不觉好笑。

话说今天本是她的大喜之日,虽然这对她来说都是一场乌龙,可是对于婚礼,每个女孩子都是忐忑期待的。虽然知道未来夫婿情况特殊,可是对于婚礼本身,沈涵容还是觉得神圣崇拜的。而且现在的情况也不是她不想嫁就可以不嫁,倒不如顺其自然,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呗!

如果太子真的早逝了,那她岂不就活脱脱成了富婆了?!那也不错啊!太子的资产一定很可观的!想着金山银山在等待她挥霍,沈涵容心里不自觉冒出一些幻想小泡泡,好像她已经置身各种各种风景名胜,身边跟着一大群帅哥伺候着,而她笑的张扬。

想的热闹,忽然觉得窗外似乎太冷清了。虽然新嫁娘要早起梳妆,她起的比较早,但是今日当朝太子迎娶宰相嫡女,大喜之日应是张灯结彩,热闹非凡的,但为何感觉不到丝毫的人声鼎沸的气息呢?安安静静的院落与平常并无区别。沈涵容忽然想到什么,闪过淡淡的疑惑,希望不要是自己猜想的那样!

天不遂人愿,当沈涵容梳妆打扮好,喜娘把她领出去直接带进轿子里,当她连看一下这个住了一个多月的院落都没有机会,当她出嫁,父母都没有出现,除了宁静一个家人相送都没有的时候,沈涵容确定,这桩婚姻悲剧了。

不明不白穿越也就算了,不明不白替人被囚禁也就算了,不明不白嫁人也就算了,连婚礼都不明不白省略了,沈涵容穿越以来第一次感觉这么无力,这么悲剧,这么懊悔。也是一个月以来,第一次感觉这么悲哀。

哀伤感染了负面情绪,勾起了许多沈涵容刻意忽略的回忆。比如为什么会穿越。那一天感觉到的推力究竟是什么,沈涵容心知肚明,下落的一瞬间,她听到姚梦琪撕心裂肺的哭喊,带着决绝。她说:“我终于可以得到哲瀚了!”

王哲瀚,沈涵容青梅竹马的未婚夫。姚梦琪,沈涵容从小玩到大的闺蜜。

事实就是这么残酷。不过她没有经历死亡,忽然就穿越了,好像做了一场梦,淡化了仇恨,只是感觉到背叛的余韵。但沈涵容不得不接受,不得不消化。无可奈何,也要强迫自己,不去仇恨。你自精彩,上天自有安排。坏人自有坏人磨,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沈涵容不懂为什么姚梦琪如此极端,喜欢王哲瀚就一定要害她性命,但是沈涵容知道的是克制自己。

不能让自己变成心怀仇恨的丑陋的人,反正穿越了,就重新活一次吧!

这是沈涵容这一个月的沉淀。

从迷茫,愤慨,苦闷,懵懂,醒悟,到淡然,沈涵容觉得自己现在绝对是思想上的高人,几乎能够成仙的程度,淡然出世,超凡脱俗。

坐在喜轿上,沈涵容微闭着眼,想着未知的未来,前途迷茫,思考者下一步该怎么做。怎么在复杂莫变的局势中保全自己,是沈涵容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

皇家帝王之争都是历史上更迭最大的事,太子府,一个围绕着皇权的地方,定然不是什么安稳之处,虽然太子病重,但皇帝嘱意,必然会引来其他皇子的嫉妒,纠缠。何况皇帝赐婚沈涵容,代表着将宰相的权利归于太子一脉,更会引起皇子们的心绪动荡,恐怕现在的太子府,草木皆兵,稍微的风吹草动都可能是致命的。

沈涵容不懂,这皇帝到底是爱大儿子,还是恨大儿子呢?一个重病的皇子,先天不足,后天孱弱,却给他这么多无上荣光,无疑是将他送让风口浪尖。而这位太子......

摇摇头,这些都不关她的事儿,沈涵容想着既然是这样静静悄悄地嫁入太子府,那么就让她安安静静的做个太子妃吧!到了太子府,就小心谨慎,做个隐形人就好。太子府应该也不缺女人,太子不会注意到她。

沈涵容想着要藏匿光芒,但太子沐豪苍可不是这么想,此时的沐昊苍一身白衣,飘然若仙,长发垂肩,柔顺飘逸,一双桃花眼泛着异常的光亮,闪着黑色的漩涡,引人入胜,薄唇微抿,唇色更显粉嫩,与苍白的脸色形成巨大的反差。但病体孱弱不影响王者风范,整个人透着俯视天下的霸气,高高在上,矜贵非凡。

沐昊苍看着静谧的暗夜,月光皎洁,树影重重,忽然,眼眸一闪,好像听到开门声,接着稀稀疏疏的一阵脚步声,脚步声渐行渐远,大门也落了钥。

想来是太子妃嫁到了。沐昊苍淡淡一笑,“里邡,回书房。”

被称为“里邡”的男子一身黑衣,一身冷漠,仿佛融入了黑暗,只见他从不远处走过来,恭敬施礼,“殿下不回房吗?”他武功高强,内力惊人,刚刚门口的动静听得一清二楚,而太子的武功在他之上,定然听得明白。太子妃嫁到,太子应当在卧房等候。

沈涵容嫁过来了,意味着宰相站过来了,那么,二王爷沐昊乾也快出手了吧?毕竟,沈涵容是与他中意已久的女子。想到沐昊乾时常挂在嘴边的沈婉儿成为了太子妃,沐昊苍就要一种狂笑的冲动,鹤儿,你也觉得世事好笑吧?真是轮回循环,报应不爽。

“呵,沐昊乾现在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吧?可是父皇,你到底是怎么想的呢?”沐昊苍对于皇家纷乱复杂的故事不感兴趣,却被迫卷进漩涡中心,即是刻意隐蔽自己这么多年,依然处在风口浪尖。

一个身体孱弱,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逝世的皇子,霸着太子之位,迎娶宰相之女,享受着皇帝无微不至的宠爱,天下羡艳,但只有沐昊苍自己知道,这份殊荣意味着什么。

“父皇,您实在是太过于宠爱我了,儿臣有些受之不起啊!”

沐昊苍看着东方渐渐泛红的天空,破晓了,天亮了,其实,玩儿什么,他都可以奉陪,只是小时候,为求自保,从前,心系佳人,而现在,佳人已不再,他也成人,再也不是任人宰割的沐昊苍,没有了牵挂,谁也不能奈他何。这天下,他要,唾手可得,他不要,颠覆了又如何?

若问世间什么人最强?定是没有心的人。

看着南苍院落的方向,沐昊苍微微勾起嘴角,淡淡的弧度不知道嘲讽着现在正在向那里前进的沈涵容一行人,还是嘲讽着此时跳脚的沐昊乾,嘲讽此时算计筹划的皇后,嘲讽虎视眈眈的众皇子,嘲讽25年来的悲欢荣辱,嘲讽月黑风高于无声处隐匿的自己,或者嘲讽着操控这一切的天子,嘲讽这满天下对于太子的嘲讽。

里邡看着沐昊苍缓缓踱步,走出明熙圆,不懂为什么主子要在黑夜里对月神思,但主子的一向心思难辨,里邡只是摇摇头,默默地跟上去。

第4章 忽而今朝,命运环绕
八抬大轿还算平稳,沈涵容不知道什么时候到达的,还是宁静喊她醒来,才知道自己到了。

宁静看着沈涵容毫无形象的躺在轿内的榻上,睡得香甜,一阵叹息,小姐比从前淡泊,连作为大家闺秀的规矩也淡忘了吗?不过看着沈涵容欢快的脸,宁静倒觉得现在的小姐更加亲和更加可爱了。

沈涵容在宁静的搀扶下走下轿,花容月貌瞬间惊艳了在场的所有人,宁静是小丫头不懂,沈涵容初来乍到自然也不懂,不过喜婆可是婚礼资深专家,看着沈涵容没戴盖头,就这么走出来,可是惊吓一番。新娘的盖头要新郎来揭,新郎要看到新娘的第一眼,否则视为不忠。

像沈涵容这样名晃晃的走出来,那不是光明正大的给太子爷戴绿帽子吗?喜婆悲剧了,苦着脸迎回沈涵容,好说歹说让她把盖头又蒙了回去。才微微放了心,继续领着她走向内室。心里止不住的忐忑,希望这事儿不要传到太子爷耳朵里,否则又要生出许多的事端。

终于安顿好沈涵容,宁静在一旁小心伺候着,喜婆躬身行礼,飞快地走出门了。

远远地看着那些轿夫还傻站着,不由得怒火中烧,“看看看,你们一个个榆木脑袋,看什么看?那是太子妃,你们也敢看?也不瞧瞧自己长几个脑袋?”喜婆越骂声音越大,轿夫们也被挑起了怒火,不由得吵起嘴来,“看了又怎么样?太子妃再漂亮还不是要嫁给病太子?太子病重难以迎亲才不得不取消成亲典礼的!嫁给这样的夫婿,沈小姐也是可怜!......”

二十几人活脱吵出了闹市的声音,沈涵容端坐在内阁都听得一清二楚。想着来时九转回廊,喜娘和宁静扶着她似乎走了不远的路,这群人要有多大的嗓子才能把声音喊到这儿?还是说着太子的八卦。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的道理她都懂,那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更应该了解才对。可是光天化日,好吧,拂晓将至,他们居然胆敢在太子府说太子的坏话,除非他们疯了,或者,就是有人刻意地安排。不然哪里来的胆子,这样说话。

安排他们说这些话。有演员自然就要有观众,那么观众,自然就是自己了。可是谁想要自己知道这些呢?又有什么目的呢?是太子吗?想让自己知难而退?还是其他的皇子?想要挑拨她和太子的关系?

但无论是谁,沈涵容都觉得这一招儿过于拙劣了。好像小孩子过家家一样。

不过对于太子不在皇宫里住,而是自己拥有一座府邸,沈涵容很不理解。按理说太子应该住在东宫,与皇帝一起生活在皇宫里啊,而且既然这位皇帝对太子表现得如此宠爱,又怎么舍得让他远离自己呢?

沈涵容理不清其中缘由,不管怎么样,她都感谢这个原因,否则她就要嫁入皇宫里面了,那更是牢笼。

沈涵容看着窗外渐渐亮起来,那些吵闹的人群似乎也被太子府的巡逻士兵赶走了,心情也渐渐放晴,不管怎么样,先保全自己最重要!

“不像是一个好的开始啊!”沈涵容自言自语着,不理会一旁听了吵闹声后,就一脸忧愤的宁静。

沈涵容忽然想起刚刚喜婆惊吓的样子,她分明在她眼里看到了笑意。刚刚自己的行为可能是有不妥,所以喜婆尽本分,要提醒自己盖好盖头,但是她那别有深意的笑是怎么回事呢?难道喜婆有问题?

沈涵容万万没想到,今天的这一举动会在后来惹下那么大的祸事。后事暂且不表,先说沈涵容在丑时,即凌晨两点左右就被宁静叫醒,开始梳洗,现在太阳才露出一点光辉,也就5、6点的样子,折腾了半夜,本应隆重庆祝的太子大婚却像小门小户纳妾一样简单,随意把她抬过来。话说这真的是太子的婚房吗?没有佣人伺候也就算了,冷冷清清,没有人气,没有一丝红色点缀,完全就是平常的卧房模样,太子殿下可真是不把这门婚事当回事啊!

沈涵容折腾累了,没心思计较,哈了个哈欠,毫无形象地横躺在床上,宁静看着沈涵容不羁的睡相,既不忍直视,又担心太子忽然驾到,看到她这个样子,会责怪。不过看着沈涵容恬静的睡眼,想着这一晚上的劳累,她都乏了,何况娇生惯养的大小姐。

想着,宁静揉了揉沉重的眼皮,最终没熬过沉重的睡意,靠着喜床旁边的小榻睡着了。

第二天,沈涵容是被一群女声吵醒的,尖锐的声音余韵悠长,在沈涵容脑袋里开始了无休无止的循环,沈涵容本不想理会,但人声鼎沸,沈涵容不得不起身察看。“为什么太子府的人嗓门都这么大啊?”沈涵容,感慨着,一个月以来她都自己安静惯了,到了太子府反而生活环境过于喧闹了。

身上还还穿着新娘的喜服,大红的颜色,与她俏脸的苍白形成突兀的对比,更显地她楚楚可怜,但沈涵容可不是让人可怜的人,微微拍拍脸颊,神志也清醒了许多。

烛台上红烛燃了一半,剩下一半兀自耸立着,蜡烛上雕龙画凤,果然,皇家出品,必属精品。沈涵容看着那活灵活现的龙凤,微微出了神。

一道红纱幔帐将卧室与外厅隔开。宁静在门外回廊处与不请自来的女孩儿们周旋,“请各位夫人不要在内室吵嚷,待太子妃梳洗好后会召见大家!”

这一些不速之客正是太子的妾室,因为被太子宠幸过,所以在府中被称为“夫人”。莺莺燕燕共11位,琴棋书画,针织女红,各有所长。仗着太子的纵容与宠幸,这些女人明争暗斗的同时,早已把自己当成了太子府的女主人。更有野心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