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残地缺之我辈风云、小说阅读网、小说、景浩

天残地缺之我辈风云、小说阅读网、小说、景浩

天残地缺之,我辈风云

热门推荐:★★★★★★★★★★★★★

长篇小说:【天残地缺之我辈风云小说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景浩

更新时间: 2021-06-25

更新内容: 天残地缺之我辈风云最新更新至第 194 章

小说来源:天残地缺之我辈风云

天残地缺之我辈风云小说简介:
威震七界的天界战神傲天,因受到天帝猜疑而莫名其妙的被打落凡间。转世在一个身无灵根的小乞丐的身上,无法修真的他将如何再临天界查清真相;或许是造化弄人、又或者是天降神罚,当机关算尽、费尽心机的他再次飞升登临天界的时候,发现自己体内的仙格居然已经变得残缺不全,自此,居然成为一名被天界所不耻,为七界所唾弃的残仙。

小说导航:小说资源库 (www.xszyku.com)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第1章 楔子
楔子

天界,皓月逐日、云海飞腾;一片片祥云、一道道彩虹,一座座仙山悬浮半空,一只只仙鹤异兽自由翱翔,一切都是如此的祥和、平静。

烟波浩渺的仙湖边上站着一名身着金袍身材修长的男子,只见这男子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被金冠高高的挽起,一双剑眉之下的双眼不经意间流露出叫人不敢小觑的精光。

他便是主宰七界统治玄黄的天上地下之第一人,天界的天帝。

然而今日,天帝那俊美的脸庞上却隐隐的带着一丝的阴霾,紧锁的眉头,看着平静的湖面,心中却暗暗的泛起丝丝的波澜。

就在不久之前,七界之中,最为不安的妖界再次对天界发难。

如洪水般的兽潮驾着黑气腾腾的乌云铺天盖地的向天界的南天门席卷而来,一排排身着精致战甲的天兵天将们列阵备战,脸上的神色凝重且严肃。

这已经不知是第几次它界的袭击了。

然而,就在这南天门千军万马的阵前却有一名男子负手而立,他没有如何凝重的神色,反而有些超脱世外的站在天界大军的前端。

此人身着一件银色战甲,一条游龙顺着左臂一直缠绕到他的肩头,一只栩栩如生的龙头便立在此人的左肩之上。乍一看都以为这龙是真的。

而他的战甲胸前却雕刻的一双巨大的翅膀,如飞鹰展翅翱翔天际,但是,这却是对凤翅,此战甲名唤:凤翅银龙甲。

看他那伟岸的身材,五官轮廓分明而深邃,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有些狂野不拘,他那立体无关如刀刻一般的俊美,整个人居然发出一阵威震天下的王者气势,此刻,他那俊美的脸上却带着一抹放荡不羁的微笑。

慢慢的,随着天空的日光被乌云渐渐的遮住,兽潮愈来愈近,天兵们的脸上的表情也开始慢慢的变化着,由凝重慢慢的转化为紧张,然而那紧张之中还带着一丝的兴奋。

而那名负手在前的男子依旧风轻云淡的看着眼前杀气腾腾的兽潮。

成千上万只妖兽奔腾着,撼动了传承不知多少万年的天界。

突然间,就在兽潮将要接近南天门的时候,已经可以隐约的看清前排妖兽的模样,那名身着凤翅银龙甲的男子右手轻轻的抬起,只见一柄镗状的仙器飘然升起,上面带着丝丝的金光。

随着那男子白皙的双手轻轻的挥动之下,那镗状的仙气陡然间金光大盛,如同九天烈日般的耀眼。

天兵们不约而同的微微低头闭眼,尽力躲开那夺目的金光,而那兽潮前方的妖兽们也是不由的止住脚步,可是后排妖兽却不能及时停下,“轰隆!轰隆!”的撞在一起。

紧接着,那镗状仙器立即幻化成数十丈长,只见那男子依旧是那般的微笑,左手照旧一挥,那数十丈的镗状仙器竟朝着兽潮横扫过去。

霎时间,金光大作,风起云涌,等那一阵金光散尽之后且原本犀利且有力的嘶吼声渐渐漠落下去,原本如洪流决堤般袭来的兽潮已经烟消云散。

祥云代替黑云、烈日代金光,所有的天兵天将们也都松了一口气,纷纷收起手中的武器带着崇敬的眼神看着那身材伟岸的男子。

那男子轻轻一笑,理了理身上的战甲,微笑着走进南天门。

此人便是名震七界的天界第一战神傲天,身着凤翅银龙甲,使得仙器便是那吞天逆神镗,一身修为丝毫不比天帝来得逊色,且为天界百万年的江山打下基业,功高天庭、名动七界。

然而,就是因为他功高震主,所以引起天帝的猜疑与不安,眼下七界除人界与龙界以及佛界,其余几界都是动荡不安,尤其是魔界与妖界三番两次袭扰天界。

所以天帝开始对这傲天的态度也是漂移不定,若是天界失去了这般的中流砥柱,魔界与妖界乘机发难,再加上一个一直默默无闻的冥界,天帝怕天界没有人能够抵御这三界的侵袭,然而傲天修为太高,且功高盖主,在天界颇得人心,天帝开始隐隐的担忧自己的地位。

所以天帝去佛界面见佛主,释迦摩尼,天帝进了佛界之后只半天时间便出来了,可是却没有人知道他与佛主之间的对话内容,可是看到天帝一脸的沉重之色,便可猜的一些关于那些事情。

七界之中,佛界永远都是正义的一方,惩恶扬善的一方,能分清是非对错的一方。

天帝来到这仙湖边上,盯着湖面看了许久,终究还是叹下一口气,摇摇头,暗然一笑而后便往天庭的方向走去了。

飘然而起的金袍透露出一股高贵的气质,然而从他的背影里似乎可以看出,天帝突然之间,似乎有些苍老。

就在天帝面见佛主之后的第二天的傍晚,在那满是闪雷以及空间裂痕的七界漩涡边上,突然间乌云滚滚,雷声轰鸣,但是不久之后又恢复了平静,七界之中没有人提起,似乎也没有人知道那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自那之后,战神傲天便在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天界。

第2章 乞丐
第一章乞丐

玄黄大陆,是人界所统治的一片延绵不知几千万里的陆地,虽然这里也有不少的妖兽以及魔修。

大陆共分为九洲一百八十城,其实这一百八十城都是延绵百里的大城,至于小城是多如牛毛、不计其数。

大陆北至天缘山脉,东部便是东海,西部以及南部,一处是云梦古泽,南部则是苗蛮之地。

其实这些都是人界的已知世界,其实外面的世界还很大,只不过,由于人界的弱小而无法探寻罢了。

玄黄大陆东部的淮洲内有这么一座小城,它不属于玄黄一百八十城,可是叫凡人望去这用巨大青石砌成的高大城墙也可以叫他们叹为观止,这便是玄天城。

玄天城内,街道交错、商铺林立,来往的商贩行人络绎不绝,然而在距离这繁华地段数里开外的城外,有一座被风雨所侵蚀的歪歪斜斜的老屋,看这屋子的大致轮廓以及坍塌一半的院墙或许能猜出这原本是座寺庙之类的建筑。

至少那屋前还躺着一座通体斑驳的香炉。

屋内散发着一股难闻的味道,里面到处是干燥的柴草,只见那屋内围着一群衣衫褴褛的人,似乎很紧张的围在什么周围。

“哟!这是怎么了?臭小子好好的怎么会被“猪三娘”给打死呢?”一名中年乞丐摸着乱糟糟的头发对着旁人发问。

“谁知道?那“猪三娘”可不是什么善人,平日里讨饭都得绕着她走。”

众乞丐不由感到一阵心酸,个个垂头丧气,然而大家虽然很可怜臭小子,但是乞丐都是过得食不果腹的生活,尽管大家都为臭小子的死感到难过,不过毕竟还是缠不过肚子里的“饿虫”,已过正午,大家也都渐渐的散去,各自为生活“奔波”去了。

硕大的屋内只剩下一个面黄肌瘦、毫无生机的小乞丐。

在乞丐们走后不久,突然那小乞丐眼皮动了动,接着手好像触电似得斗了几下,紧接着胸口开始起伏,有了呼吸。

他竟然活过来了。

小乞丐吃力的撑起身体,坐在地上,好奇的看着四周,眼神里闪出一丝迷茫,空气中弥漫着的一股潮湿的霉味使得小乞丐立马清醒了许多。

“这是哪里?”

小乞丐看着周围的环境,脸上满是迷茫之色,甚至有些感到不可思议。

“我怎么会在这里!”

小乞丐吃惊的喃喃自语道。

同时感到浑身一阵酸疼的小乞丐伸出手想要揉揉特别疼的后背,然而在伸出脏兮兮的小手的一刹那,小乞丐立即呆若木鸡。

“这、这是谁的手啊?”

小乞丐努力保持镇定,慢慢的伸出两只手来,看了又看,黑漆漆的指甲,瘦的快剩下皮包骨头的臂膀,在低眼看看自己一身破烂得就剩下几根完好的布条而且还带着一点臭味的衣衫,这一切都直接将人引向一个词:乞丐!

“这、这怎么可能,我明明在天界,怎么会这样。。。。。。”

“小乞丐”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的此刻的着装,他明明记得,他就在不久之前刚刚击退妖界对天界的有一次袭扰,而且天帝对他愈加青睐,可是现在为什么会。。。。。。“小乞丐”试着想要动用体内的仙力,努力了半天,体内哪来的什么仙力,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小乞丐”沮丧的捂着脸,一个他不能接受的事实回荡在他的脑中,他已经被打落到下界。

这现如今的“小乞丐”便是在天界,威震七界、曾今为天帝立下赫赫战功的天界第一战神傲天。

可是,此刻却只能叫他“小乞丐”。

“小乞丐”毕竟不是凡人,并未因为自己现如今转世在人界,而且失去修为,但是他的记忆却是较为完整的保留了下来。

他努力的回忆着事情的前因后果,希望能够找到他被打落人界的线索。

首先,在击溃最后一次妖界的袭扰时,天帝还对他赞许有加只是后来突然佛界的观音大士来到天庭,似乎对于傲天的做法存在些许的不满。

具体就是,每次魔界或者妖界对天界袭扰的时候,傲天总是对他们斩尽杀绝,从未留过活口,以那观音大士的话来讲就是缺乏慈悲之心。

傲天本就不信佛教,而且对于佛界之人极为反感,观音如此说话就好像保护天庭不受侵扰倒变成傲天的不是。

傲天负手立于满是仙人的天庭之上对于观音的话表示极为不满,冷哼一声转过头去对观音道:“那观音大士,你的意思就是要我等放任魔界与妖界不管,任由他们胡作非为,将来在取代这天界的地位么?”

顿了顿,那观音还未开口,傲天俊美的脸庞上露出一抹不屑且莫名的笑看着观音,道:“还是,你佛界自始自终就与那魔界妖界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今日你是来说和来了?”

此言一出,天庭立即议论纷纷,有的则指责傲天,说话有失偏颇,有的则保持沉默,有些鄙夷的看着站的比天帝还高的观音。

本来说话风轻云淡表情古今吴波似乎不带任何感情的观音此时有些急了,只见她的脸立即沉下来,看着傲天,沉声道:“傲天!你如此讲话怕是有些放肆!我佛界……”

“你才放肆!”傲天大怒,剑眉横竖,俊美的面部肌肉居然都有些扭曲。

傲天伸出左手指着踏着五彩祥云的观音,怒道:“你一个小小的南海观音居然敢在本座的面前口出狂言!信不信本座在顷刻间叫你灰飞烟灭!”

那话语里带着不可抗拒的威严,响彻七界。

观音听闻此言,脸色发青、眼睛发绿,指着战神傲天“你、你、你”的半天没吐出一个字。

这时,一直不曾开口,坐在宝座上眯着眼睛似乎对于外界的情况不太关注的天帝,有些慵懒的睁开眼睛。

“若是无事,大家都各自散了罢!”

言毕,甩了甩金色的袖袍,转身便离开了,只剩下众仙呆呆的站在天庭,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

想到这里,此刻的“小乞丐”托着下巴想来想去,除了对观音狠了些之外,其他倒也没什么,不过在天界他一直未曾给过佛界之人什么好脸色。

而且,“小乞丐”最后的记忆,残存于和天帝一起来到了满是空间裂痕与雷电的七界漩涡前。

自天庭训斥观音之后,天帝一直不曾露面,直到有一天突然叫来傲天,并且带着傲天一路无话的来到七界漩涡。

至于后来,“小乞丐”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要说是佛界之人,“小乞丐”依稀的记得,自观音离开天庭之后,便一直再未遇到过佛界之人,那么此事就有些匪夷所思。

到底为什么自己会被打落到下界。

现如今,自己不但修为尽失,而且转世在一个乞丐的身上,就算遇到曾今的旧识,谁又会认出他来。

就算认出他,在天界他曾今是高高在上的玄仙,天界最高的仙位,而且修为与那天帝相比也未必显得逊色,如今自己这般模样,就算有仙人能够顶着雷劫下凡估计也不会为他做什么了。

那么看来只有靠自己了。

然而再次环顾自己所处的这个破落的屋子,此刻依旧无人,不过那堆在墙角的破烂的棉被以及已经发霉的食物,还有还冒着烟的火堆,一切都说明,这个乞丐窝里的乞丐不久之后便要回来。

“小乞丐”长舒一口气,不过他还记得他曾今在天界修炼的功法,于是便艰难的爬到一处角落里,想要尝试着看看能不能够再度修炼。

不过他的心里也是没底,毕竟他前世的出生极好,在天界,而且修炼的是上界功法,不知现如今在下界是否能够修炼那种功法。

于是“小乞丐”立即凭借记忆,像前世那般盘膝坐起,两手平摊,然而便试着引气入体。

片刻之后,“小乞丐”再次呼出一口长气。

“唉!失败了,我就知道!”

他曾今修炼的功法是上界功法,是需要以仙气最为媒介使其化为仙力进入体内,现如今他身在人界,人界有的也只是天地灵气,而且还极为稀薄,通常人界的修士要么拜入修真门派,因为修真门派所在的山上灵气都比较充裕。

就算不在门派修炼,修士们也需要手握灵石进行修炼,佛则吸纳灵气的速度实在太慢,要么就是以药物辅佐,否则凭借自己一点一点的吸纳拿点灵气想要飞升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这下完了!”

“小乞丐”有些垂头丧气的托着脑袋,现如今他被打落人界已经变成不争的事实,此刻他心中所想就是如何再回天界。

他在天界的一些书籍中看过关于人界的阐述,人界也是需要通过修真来提升自己的修为,然而达到渡劫飞升天界。

然而,如今“小乞丐”对于人界的修真是两眼一抹黑,什么也不知道,这叫他如何是好,而且现在“小乞丐”所面临的最重要的问题就是,他饿了。

的确,前世的他早已经跳出七界外不在五行中,与天地同寿、日月同辉,可现在的他只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小乞丐。

夜幕降临,乞丐们也三三两两的带着一点被施舍的食物回来了,众人的脸上似乎还洋溢着“幸福”的微笑。

“小乞丐”看着众人回来,看着那些乞丐手里拿着的食物,不禁吞了几口口水,呆呆的看着破落的大门。

“看!臭小子醒来了!”

门外一个看似与“小乞丐”年纪相仿的乞丐兴奋的指着转世的傲天,如今的“小乞丐”。

“臭、臭小子?”

“小乞丐”颇有些惊诧的低头扫视了自己一番,而后便自嘲的笑道。

“臭小子,的确还挺适合我的。”

众乞丐对于臭小子的“起死回生”并没有多大的兴趣,只道能活着就好,但是也有人说如今他们这般还不如死了。

有好心的乞丐分了些食物给臭小子,臭小子实在对着已经馊了的食物有些无法下口,不过还是被饥饿折服,捏着鼻子将那食物吃下肚去。

夜凉如水,乞丐们奔波一天,或许真是累了,各个倒头便睡,唯独臭小子,呆呆的坐在门口看着挂在空中的残月发呆。

第3章 逃脱
第二章逃脱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驱散了天边最后一丝黑暗,整个玄黄大陆又开始了兴兴向荣的一天。

玄天城内,商贩们又开始了他们以往所叫惯了的吆喝,希望能吸引更多的客人,城内不少的居民也开始了他们忙绿的一天。

“呵!天亮了!”

臭小子首先起身,伸了个懒腰,看着满屋子横七竖八的依旧躺着熟睡的乞丐们,臭小子轻轻起身走出了屋外。

深吸一口这个陌生地上的新鲜空气,顿时叫他觉得神清气爽。

看着天边渐渐升起的朝阳,臭小子眯着眼睛,感受着阳光轻抚着自己的脸庞。

一夜过去,臭小子依旧对眼前的环境显得极为陌生,乞丐们总是忙于自己的事情,一大早起来便又各自端着破碗,拿着根破棍子出去了。

臭小子看了看空荡荡的乞丐窝里此刻又只剩下他一人了。

“反正不能修炼,还不如出去看看,说不定能有什么机缘也说不定。”

抱着这种想法,臭小子也随着乞丐们走了出去,不过要他那个破碗,他也实在是放不下架子、撩不下面子。

臭小子随着乞丐们来到城内的街道上,看看嬉闹的人群,有身着长衫的书生、有穿着华贵的贵人也有俊俏美丽的姑娘,总是光是人群便是目不暇接。

臭小子在人群里穿梭而行,他很小心的试图避免碰到任何人的身上,毕竟他此时身上的味道却是有些不堪入鼻。

虽然他昨晚在乞丐窝旁的小河便使劲的洗了个澡,而且把衣服顺带也揉了好几遍,然而由于缺乏工具,以及这衣服或许穿在今世的身上实在太久,那股子味道终究还是挥之不去。

于是臭小子也免不得遭人不少的白眼。

突然,自城北的方向传来一阵整齐的脚步声,而且还伴随着一声声的呵斥。

与此同时,原本喧嚣的街道上也出现了极端的变化,摊贩们停止吆喝,行人们止住脚步。

同时,北门传来一声洪亮的声音:“朝阳宗上仙驾临,凡夫俗子立即跪拜!”

这时,行人商贩,不管衣着如何,尽数都如善男信女一样虔诚的跪拜在地,深深的低着头。

“朝阳宗?上仙?”

臭小子愣在原地,疑惑的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臭然而当他见到行人都齐刷刷的跪在街道两边,自己现如今的身份也不可能避免,于是乎便趴在地上,小心的自人缝里朝外面张望。

臭小子还发现,跪在地上的人似乎对这将来之人十分的惧怕,个个都低着头,不敢抬头去看那所谓的什么朝阳宗的上仙。

渐渐的,自北门外走进一对人,足有上百之多,个个都是衣着华丽,走在最前面的是几个穿着盔甲的官兵在一路开道,遇到什么碍事的,不管是人是物就这么命令手下拖到一边去。

随着队伍渐渐进入城内,原本繁华的街道开始变得鸦雀无声,只见一身着白袍的男子,眯着眼,赫然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坐在一匹高头大马上悠哉悠哉的进城。

看他脸上那副不可一世的表情,似乎眼前都是些卑微的蝼蚁,不值得他抬眼瞄一下。

跪在街道两边的人们无人敢稍微的抬头,甚至连呼吸都要尽量的平缓。

臭小子微微的抬起头来,瞄了一眼,突然间一道黑影对着他的脸飞来。

还没来得及看清来得是何物的,臭小子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疼,整个人身不由己的便飞了出去,“碰!”的一声落在街边的一个小巷口。

臭小子甚至还没来得及惨叫,便躺在那里不动换。

跪在地上的众人无人抬头,依旧那么跪着。

“哼!臭要饭的,上仙的尊容岂是你能偷窥的,不知死活!”

只见那打人的官兵,一脸横肉,左半边脸上还留下道长长的伤疤,为他这原本就凶神恶煞的脸平添了几分狰狞。

“嗯?”那朝阳宗的“”上仙突然勒住马,停下来好奇的看向臭小子,脸上的微笑足以现实他的不怀好意。

那名军官见到“上仙”突然停下,生怕他发怒,于是立刻崔马过去,急忙赔不是。

“上仙息怒,这小叫花子不识好歹,属下这便过去将他抓起来任凭上仙发落!”

“上仙”立即将头调转向那军官,眼神里凶狠之色一闪即逝,而后自顾的朝天空仰望,嘴里默默的念叨:“我辈修真之人当上体天心,他做乞丐已经够可怜了,你怎么还能如此的为难于他?”

军官急忙点头称是,同时下马走到臭小子身边一把提起脸部因疼痛而有些扭曲的小乞丐,对他呵斥道:“听到没有,上仙居然都可怜你,算你福气!”

而后军官面具表情极为快速的转变过来,换做一脸的讪笑对着那“上仙”颇为讨好的问道:“上仙,那您说该怎么处理他?”

那“上仙”伸出白皙的手,托着下巴,眼睛来回转着圈,一看就知道是个奸邪之人。

臭小子捂着脸上的痛彻心扉的血痕,虽然低着头,在那军官手中好像只小鸡子似得被提着,样子颇为狼狈。

不过他的心底却是引发了对这什么朝阳宗的怨恨。

“混账,我你都敢打!迟早我要你朝阳宗付出代价!”

其实这朝阳宗不过只是饶洲境内的一个小门派,山门在玄天城境内的西池山上,西池山据说也有几处小灵脉,灵气虽不够充裕但是比起普通地方倒也好上许多。

朝阳宗宗门内只有宗主才不过结丹前期的修为,其他的就是筑基长老三个,炼气期弟子也不过几十人,总之整个朝阳宗上上下下加起来人数不过超过五十。

这种门派可谓修真界最最低阶的门派,因为在稍微大些的门派内至少都有一位元婴老祖坐镇,而且筑基修士也不可能会成为一派的长老,这朝阳宗如此这般还不是缺人么。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在修真界可以说是不值一提的小门派,在世俗界他也可以作威作福,因为一个普通的炼气弟子他便可以休息低阶的五行法术,什么火球术、水箭术、缠绕术等等,或者使用什么符录之类的,这一切在世俗之人看来,那是只有九天之上的上仙才能做到这般。

这个在玄天城内作威作福的被称作“上仙”的男子名曰:张阳,炼气六层修士,由于这资质在朝阳宗这等小派也算是上好的资质,所以门派也就仍由他在玄天城胡闹,而且世俗界的城主、太守之类的是很愿意与修士打交道,希望可以求得一两枚所谓的“仙丹”多几年活头。

而朝阳宗的张阳则是借此机会利用玄天城的城主大肆在玄天城内搜刮可用于修真的一切东西,比如带有灵气的灵石,当然这在世俗界都是极少的。

可是由于西池山实在没有什么像样的灵矿,朝阳宗灵石极为缺乏,所以各弟子都中意在世俗界的城池内搜刮一些世俗之人无意间得来的一些带有些许灵气的灵石。

此时,那“上仙”正摸着下巴,皱眉思考,似乎很是为眼前这个小乞丐的生活而担忧似得。

这时那军官小心的上前几步恭敬道:“上仙,您不是在城南建生祠么?咱们这次正好去那里,您可怜这要饭的,不如将他带去坐坐苦……咳咳!额,劳力,这样也好为他谋些衣食不是?”

张阳一听,立即大喜,连连点头赞同,并大夸军官办事得力。

然而此刻,在不经意的时候,跪在街道两边的行人都不自觉的将头低得更低,生怕这张阳上仙一高兴把他们也抓去当苦力。

要知道,为这官府做苦力可是九死一生的差事,吃不饱、睡不好。没日没夜的干活,被打死的、累死的、饿死的,都直接被扔在荒山上喂狼。

臭小子不知不觉已经被带入虎口,不过他此刻除了极力压抑自己内心的愤怒也别无他法,如今的他还能怎样呢?

“哼!这帮道貌岸然的混账朝阳宗!本座你也敢抓,本座早晚铲平你们!”臭小子在内心愤怒的咒骂着。

张阳率先策马,接着军官又是借此机会大肆的宣扬了一番什么“上仙好!上仙体贴民情”之类的话。

臭小子则是被一个官兵给托着往城南走去。

张阳所建的生祠也城南的城外,所以依旧是要经过城外的护城河,臭小子听到那军官说什么待他去做劳力。

劳力?要知道,臭小子可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小,他可是傲天转世,虽然不幸转世在小乞丐的身上,不过他的心智却还是如曾今那般。

臭小子心里清楚那朝阳宗的“上仙”是个什么样的人,叫他这般小小年纪去做什么劳力,根本不是善茬,而且方才在街道上,他只是偷偷在人缝里偷偷瞄了一眼就被那军官一鞭子给抽得头晕眼花。

再有,生祠,生祠是干什么的,是要那些世俗的百姓们天天要去进贡的,臭小子虽未在人界待过,但是有些事情凭借猜测还是可以想出来个大概的。

队伍浩浩荡荡的走出南门,终于也是到了护城河的桥上,臭小子眼瞅周围没人注意他,于是乎机灵的穿过看着他的那名士兵,纵身跳进河里。

“噗通”一声,水面溅起一阵水花,打破了平静前行的队伍,众人转头朝河面看去,只见河面只是荡漾起一圈圈的波纹,没什么其他东西。

那军官走过去,看着那名看着臭小子的士兵有些手足无措的站着。

军官恶狠狠的瞪了那士兵一眼,举起皮鞭“啪”的一声凑过去,将那士兵抽滚出老远,爬起来时候还不敢动作,只是偷偷捂着脸,低着头不敢吱声。

“人呢!你个废物!”

军官刚要举起皮鞭,突然张阳轻声慢语道:“算了,逃了就逃了罢,何必拿下属撒气,赶紧走罢!”

军官怒气冲冲的转过脸去,转而又是换上一副笑脸,对着对他冷漠无任何表情的“上仙”又是一通溜须拍马。

虽然那张阳如此大方的放过了臭小子,不过,臭小子可没有打算就这么放过朝阳宗,还有那什么“上仙”。

战神傲天虽然不是睚眦必报,但是却有仇必报,尤其是对那些欺善怕恶、欺软怕硬的恶徒败类更是深恶痛绝。

在东海的极深之处,便是龙族的地盘,龙族的族长此时正坐在闭关室内打坐修炼,突然间就在闭关室内的一个圆圆的透明的水晶似得圆球内突然在一阵金光闪过之后,上面显现出一个几行龙族的文字。

龙族族长听到动静,立即起身,脸上闪过几分凝重以及恭敬之色。

龙族族长将双手慢慢放在那水晶球上,抛开杂念,闭着眼睛,片刻之后,脑中响起了龙神的神识传音。

听完这龙族特有的神识传音之后,龙族族长的脸色愈加的沉重,心中似乎有千斤重的重物压着。

背着手在闭关室内来回的踱步,不时的停下看着那枚水晶球,嘴里喃喃自语道:“究竟是什么人,要我亲自派心腹之人去找?还有老祖亲自发话?”

对于龙界的龙神对他所发布的这条命令,龙族族长感到疑惑不解。

第4章 景浩
第三章景浩

臭小子跳进河里之后拼命游着,时而潜入水底,时而浮上水面,忍着全身的剧痛,拼命游着。

过了不久,感觉似乎已经远离了南门,于是立即爬上岸,拼命往城外的荒山跑去。

在玄黄大陆,其实每座城所管辖的实际范围是有限的,一个洲的大部分地方都是一些生有各种妖兽的大山森林或者湖泊。

臭小子一直朝着西边跑去,跑着跑着,不知不觉的疲倦了、累了,一不小心脚下一软便躺在地上半睡半晕的迷迷糊糊。

不知不觉,正午已过,太阳渐渐的向西边偏去。

落日西沉,渐渐的已经看不见,漫天的星光如寒冬的冰霜铺在绿油油的旷野之上,臭小子已经昏睡大半日了。

在迷迷糊糊间,臭小子似乎听见不远处有人,于是便睁开眼,忍着一身的疼痛慢慢爬起来。

“方兄,你看此处夜景也是怡人得很吶!”

一个身着正统书生长衫的男子,笑眯眯的指着天边的银河对另一人说道。

“嗯!孙兄,此处景色的确不错!若是在白天那说不得更有一番滋味!”

说话的这人身着宝蓝长衫,也是一副书生的模样。

“咦!那里有个人?”

二人相视片刻,于是一齐朝着臭小子走去。

臭小子先是一惊,但看到二人一副温文尔雅的模样也就放下心来,在天界阅人无数的他相信自己应该不会看错。

臭小子吃力的站起来劲量装出一副茫然的模样,看着两书生向自己走来。

这两书生,一人叫做方耀东一人叫做孙效法,都是离玄天城不远的新城的人。至于来此的目的却是无从知晓。

二人走到臭小子跟前,方耀东微笑道:“请问这位小哥,此地便是玄天城么?”

看着眼前这书生,一脸笑意,丝毫不因自己的乞丐身份而露出半点的鄙夷之色,臭小子心中顿生好感,于是道:“这位先生,玄天城就在前面。”

两书生看到眼前这乞丐模样的小子也就不过十来岁,可说起话来却是不温不火的,与他那肮脏不堪的穿着倒成了鲜明的对比。

看着眼前这两书生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臭小子心中也是明白了几分那微笑所隐藏着的寒意。

这时,孙效法走前几步,道:“请问这位小哥尊姓?”

臭小子心中暗道:“人界像那些人渣一样的士兵还是少数。”想到此处又朝着来时的方向张望一番,也不知糟老头子他们怎么样了。

可是此时,臭小子却是不敢回去。

不过想到这书生问起自己的姓名,臭小子可不敢讲自己叫傲天,说不定天界的顺风耳正到处打探他的下落,于是尴尬的一笑,道:“不瞒二位先生,小子自小便流落街头,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哪里有什么名字。”

“没名字?那么,小哥,在下为你取个名字如何?”方耀东道。

臭小子心中一喜,那再好不过了,叫他自己取个人界的名字还真不好取,毕竟天天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