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权门之腹黑千金、小说资源库、全文阅读

重生权门之腹黑千金、小说资源库、全文阅读

小说资源库推荐:★★★★★★★★★★

长篇小说:【重生权门之腹黑千金无广告阅读】

小说主角: 乔凌青,萧燃,周孜月,穆星辰

小说导航:小说资源库 (www.xszyku.com)

小说更新: 重生权门之腹黑千金最新更新至第 531 章

更新时间: 2021-06-17

文章来源:重生权门之腹黑千金

重生权门之腹黑千金小说简介:
一朝重生,成了帝京顶级豪门独生女!亲爸身处高位,亲妈手掌财团,爷爷更是帝京传奇。


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0 第一章 你是个玩物
静谧的月色下,乔凌青面色惨白的站在那里。

床上紧紧交缠在一起的两人,那气氛是明艳的热烈,唇舌是交缠的勾魂。

他们显然没有注意到自己,轻柔的女声在房内响起,“听说最近夏垣公司股票大跌,外界都在谣传,三少您准备收购它,是不是真的?”

乔凌青浑身一冷,这不是外公的公司?

萧燃望了一眼身边妖媚可人的女伴,唇边的弧度渐渐低了几分。

淡然地点了根烟,云烟缭绕中,他冷冷地注视着玄关处,嘴角掀起一道浅浅的弧度:“夏垣公司的确资产暴跌,不过,最危险的,还是因为一笔巨款从他们公司流出来,来向不明,警方怀疑夏垣为渡过难关,铤而走险洗黑钱。”

“股票下跌只是第一步,公司高层能不能保住命,都是个未知数。”

乔凌青再也控制不住,一个踉跄,浑身无力地跌倒地上,发出一声脆响。

“谁在那里!”

床上的女人吓得心神一震,搂紧床上的被子。

“萧燃,你想收购我外公的公司?”乔凌青一双黑瞳直直地望向萧燃。

女人这才看清玄关处赫然坐着的乔凌青,往日里被捧成萧氏未来第一夫人,此刻却狼狈至极。

“这公司名声臭了,我准备拆分了它,直接抛售。”

清冷的男声在房间里淡淡的回荡开来,没有一丝情绪波荡,他垂眼只看了她一眼,便似看见什么秽物一样,转开视线,再也懒得望上一眼。

乔凌青只觉得自己的心完全沉到了湖底,冰的全身都没有了温度。

业界向来传说他是决断毒辣的作风,她也不是第一次见识。

只是,历来他们身为统一战线,这一次,他竟然将矛头直接指向她!

五年,从最基层的员工,一直爬到了如今的首席操盘手,她一直尽心尽力地为他付出所有。那一晚他喝醉了,拉着她走进酒店,成为他那的女人的那一霎那,她以为自己是做梦,那么多年的愿望,那么多年的爱慕,终于开了花。

可他站得太高,看的太远,太过光芒万丈,她总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跟不上他的脚步。

即便成了他的人,她也丝毫不敢松懈。每天除了只睡5 个小时,永远在为萧氏创业绩!

她以为自己会成为他心中的“特别”。没有想到,今天,她竟然落得这样的地步!

“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她忍住难堪,攥紧自己的衣角,只想求一个真相。

下一刻,萧燃搂紧身边女人的软玉娇体,轻轻地扔掉指尖的烟蒂,就像抛掉与她往日的一切一般,淡淡道:“你和别人没什么两样,都只是玩物!”

毫无起伏的一句话,在乔凌青脑中一次次地炸开。

玩物!玩物!玩物!

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如同万把尖刀,将她插得血肉模糊!

“嘭!”一声巨响,她摔门逃离这个地方。

乔凌青咬紧牙关,一路狂奔,七公分的高跟鞋一个踉跄,她绊倒在路边。

踢掉鞋子,就像个疯子,她发疯地往夏垣控股狂奔。

那么长的一段路,她连一口气都没有歇,竟是足足跑了半个小时,蓬头垢面,像是要饭的一样,穿着破烂的丝袜,赤脚跑到了公司大门口。

“作孽哦,这么大的岁数,还要跳楼!”一道尖锐的嗓音突然传入乔凌青的耳边。

她呆呆地喘着粗气,回头看去,却见一大片人围着公司门口,对着楼顶指指点点。

乔凌青抬头,看着灯光下隐约间立在楼顶的那个身影,心,漏跳一拍。那是……外公!

“外公!你不要吓我!”乔凌青眼泪唰地掉了下来,嘶哑的声音空洞得可怕。

可那楼是那么高,她的声音就像是一道风一样,瞬间就被吹成了烟灰。

下一刻,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年迈的外公纵身一跃,从六十六层高的楼顶跌落云端。

“嘭”——

他就在她的身边,脑浆迸裂,血液横流……。

这时一辆车冲了过来,直接撞到了乔凌青身上。

她站在外公尸体旁边怔怔发呆的时候,肇事司机开着豪车从她身上碾过的那一瞬,她就明白,这一辈子……完了。

过往的记忆如潮水般涌现,三年前,被叫到祖宅里,外公便是这样冷冷的叹息,带着对她的失望,无奈,以及恨铁不成钢。

“凌青,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你和那个萧家的人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

“今天他家那边来了人,萧老爷子都已经放话了,你还要执迷不悟到什么时候!”一声低低的叹息伴着空中渐渐消散的烟味在老宅子里散开。

“外公,我喜欢他。”漆黑的世界里,那个曾经的自己昂着头,满脸的忧郁却掩不住炙热的心,满含激动:“我这辈子认定了萧燃,除了他,我再也不会喜欢别人。”

那么纯粹,那么热烈,那么喜悦却忧愁。

“你走吧。希望,你以后不会后悔。”外公意兴阑珊地转过头,再不看她,她却听得分明,那是老人对她彻底的失望。

下一刻,景象瞬间变了。外公站在六十六层顶端,满脸的狼狈与疲倦:“凌青,外公保不住公司了,保不住了……”

她只觉得自己的脖子被什么狠狠掐住,发不出任何声音。外公满脸惨笑,却是纵身一跃——

“不!”一声凄厉的惨叫从她口中发出,这一次,她摆脱了那掐在喉咙上的力量,声音清冷而绝望,像是从地狱底层发出的怒吼一般。

身边的人吓得一个激灵,立马狂叫:“医生!医生!我女儿不舒服!快点来人啊!”

0 第二章 重生归来
乔凌青睁开眼,只觉得掉进了冰窟窿一般,浑身冷得透凉。

入眼是满眼的雪白,消毒水的味道浓得让她忍不住皱眉。

外公!

乔凌青死死地攥紧身下的被子,父母早逝,她从小便跟在外公身后长大。

曾经,她在那温暖的怀抱里肆意欢笑,可那一刻,高空坠落的身体就在离她两步的地方活生生地断了气,双眼紧紧地闭着,似乎再也不愿意看这个世界一眼。

一串冰冷的眼泪划过她的眼眶,乔凌青咬紧牙齿,至死,外公也再没有看过她一眼。

是不是在知道收购夏垣控股的是萧氏的时候,外公就已经恨毒了她?

引狼入室!

这便是他最亲爱的外孙女干出来的好事!

就在她陷入悔恨时,身边刚刚惊叫着医生的中年女子,却已经急切地捧起她的脸,细细地抚摸:“孜月,你吓死妈了。你怎么会掉到游泳池里面去的?要不是有人把你救上来,你让妈妈怎么办?”

眼泪水一串串地从她眼角掉下来,她却舍不得把手从凌青脸上移开,一张保养得看不到一丝皱纹的脸上带着满满的惊疑与后怕,眼中却是满含着惊喜。

凌青神情有些浑浑噩噩,她还没有缓过神,对眼前的这一切依旧十分迷惑。

房间大门忽然被拉开,一群身穿白衣的医生,急急忙忙赶来。身前的识别卡上,都是标识着“京#医院”,又看了一眼特殊的房间,凌青明白这是医院特地预留给“特殊客人”的套房。

这样的地方,却不是有钱就可以住的。更何况外公的公司……

凌青满眼都是诧异,可看着一旁盯着她一脸庆幸的妇人,到底还是沉下浮躁的情绪,捂着头,低低道:“妈我头疼。”

张敏还没说话,身旁的医生们,顿时围了过来,帮她检查。

就在被一众医生围住的刹那,乔凌青的头“嗡”地一下,剧痛袭来。就在那一瞬,她脑子里忽然闪现了自己重生的这具身体的情况。

原主叫周孜月,是个嚣张跋扈的富二代,父亲身居高位长期涉外,母亲张敏原就是文艺团的舞蹈演员,年纪渐长后,演出也渐渐少了下来,但娘家那边生意做得十分大,所以经常去上海帮忙,公司里也有一个执行董事的位子,所以经常不在帝京。

因而自小大多是一个人呆在宅子里的周孜月养成了一生娇惯的毛病。

冷家……

她竟然重生到了冷家的独生女身上!

乔凌青简直不敢想象!

在帝京,豪门也是分三六九等的。

萧燃看不上她家的家世,却看上了她的能力,揽在身边一直当左膀右臂,一次次创造了萧氏财团的神话。可即便这样,依旧没松口向她求婚!

原因不过是——门不当、户不对!

可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重生到声名赫赫的冷家!

对比有商界霸主之称的萧家,冷家完全不遑多让!!

就在凌青,哦不,现在应该是周孜月了。就在孜月默默地消化这些信息的时候,医生们将她所有身体机能都检查了一遍,最后得出结论:“患者因为落水后极度缺氧,对大脑造成了一定损伤,具体后遗症因人而异,但只要好好调养,会慢慢恢复的。”

张敏一边心酸自己女儿遭了大罪,一边又庆幸捡回一条命,正准备和一众医生道谢,管家这时忽然走了进来,微微躬身,轻轻道:

“萧老爷子刚刚来做常规体检,也在这一层,夫人要不要去打个招呼?”

豪门之间,本来就是有来有往。只要关系不算恶劣,平时见面都会礼貌地打个招呼。

萧老爷子!

乔凌青心漏跳一拍,看向管家:“哪个萧家?”

张敏看她这么在意,忍不住一笑,轻轻摸了摸她的头:“还有哪个萧家,当然是城东的萧家。你以前还去做过客,一直跟着萧燃后面说要给他当女朋友,难道忘了?”

原主竟然和自己一样瞎了眼,看上了萧燃!

周孜月胸膛一阵起伏。

张敏以为女儿在害羞,赶紧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怪妈多嘴。你好好休息,我过去和萧老爷子打个招呼,马上回来。”

“我也去!”她忽然抬头,一脸坚定!

她到现在也不曾忘记,当初外公说的话——萧老爷子放话了,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他讥讽的不仅仅是自己,更是明晃晃地羞辱了她的外公!

“你这孩子!”张敏向来拗过不她。觉得女儿怕是想去碰碰运气,或许能碰到萧燃陪着他爷爷一起。于是,征询了医生的意见,确定出门走一走并无大碍,便顺了她的意。

母女俩跟着管家,一路来到整层楼最靠边的套房,轻轻敲了门。

门内,眉目英俊、孤高霸气的男人倏然拉开房门。

那张熟悉至极的脸,就这么猝不及防、出现在眼前!!!

周孜月浑身都忍不住颤栗!!!

萧燃!

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

萧燃敏锐地看她一眼。

冷家的这个女儿,似乎眼神和以往完全不一样。

周孜月倏然垂下眼帘,慢慢咬紧牙关。

老天怜悯我,让我重生一次。

这一次,即便你是商场上的“神”,我也会倾尽所有,将你踩到脚下,碾得粉身碎骨!

0 第三章 相逢修罗场
“是谁在外面啊?”一道苍老威严的声音忽然从萧燃背后传来,想来,那就是萧家老爷子了。

“是冷夫人和冷小姐。”萧燃收回目光。

可能是看错了。一个才二十多岁、刚大学毕业的女孩子,怎么会有那样仇恨的目光?

而且……

萧燃眼底闪过一抹轻慢。

周孜月在圈内的名声,向来就是个嚣张美人,长得的确不错,可惜脑子差了些。

他侧身让出门口的路,一边回答爷爷的话,一边坐回沙发,继续削苹果。

套房里,一应设施都是国内最顶尖的。每年,萧老爷子都会到这定点检查身体。倒是没想到,这次会碰上冷家这对母女。

“多日没见,老爷子依旧是老当益壮,神采飞扬。”张敏笑着拉着周孜月一道走过去寒暄。

坐在床上的萧博然满脸笑容地摆摆手:“哪里。要说身体好,谁能比得过你公公。对了,他最近怎么样?”

论资产,冷家不一定比得上萧家驰骋商界这么多年,但论背景,冷家可是又红又专。在帝京这样贵人云集的地方,都是让人惊叹的存在。

张敏的丈夫,身居高位只是其一。冷家的老爷子,更是这帝京经历无数风云的传奇人物!

“公公最近有点忙。之前还说,有空的时候,找您一起下棋呢。”张敏笑着应答。

萧老爷子点点头,又看向周孜月:“孜月怎么穿着病服?哪里不舒服?”

一脸长辈的关切,担心之意溢于言表。

张敏见女儿不吭声,心底有点诧异,面上却礼貌地回道:

“她呀,差点吓死我,不小心掉进泳池里。不过现在好了,医生检查过,没什么大事!”

冷家就这么一个闺女,从小宠到大。萧老爷子也就是问这么一句,并不是真的担心。

倒是,周孜月此刻忍不住在心底冷笑。

谁能想到,在她夏家面前,高不可攀、不可一世的萧家老爷子,竟然也有这样笑脸迎人的一面。

萧燃此刻,忽然抬头往她这边看了一眼。

已经是第二次了!

他觉得周孜月今天很不对劲。

以前,看到自己,她眼睛都不会转一下,恨不得天天缠着他。而且一定会在他爷爷面前卖乖。动不动就想着两家联姻

怎么今天,一直低着头、不说话?

“孜月大概是身体还没恢复吧,赶紧回房休息。等你身体好,再来我们家做客。我让李嫂做你最喜欢吃的双皮奶。”萧老爷子也发现了她的异常,不过这姑娘,在他印象中,除了爱仗着家世跋扈了些,其他都没什么。

之前,她口口声声要当萧燃女朋友的时候,他也曾动过这个心思。只可惜……

那个乔凌青不知羞耻、死缠烂打!

就在这时,周孜月忽然抬起头,一脸好奇地看向他:“萧爷爷,萧燃哥哥的女朋友是不是真的出了车祸、意外丧生?”

整个房间,顿时,万籁俱寂!

萧家祖孙的表情,倏然一变!

0 第四章 手撕渣男贱女
“你怎么知道的?”原本坐在沙发上的萧燃豁然站了起来,目光犀利地审视着她。仿佛她的每一丝表情,都被他纳入眼底。

周孜月眨了眨眼,装作一脸懵懂地看着他:“我看到手机新闻上写的,说是人被撞得面目全非了,身边还躺着她外公跳楼的尸体,好吓人。”

“哪家网站?什么时候发的?”萧燃整个人眉眼都阴沉下来,脸上神情满是风雨欲来。

明明事发当天,他就让人给主流媒体打了招呼。究竟是哪家小网站,为了搏版面,敢泄露消息!

夏垣公司的资金危机本来就是他做了手脚,为了就是能以最低价格收入囊中。如今,董事长跳楼自杀,外孙女横尸街头一旦被媒体闹大,有心人查出端倪,萧氏反倒会被牵扯其中。

不仅是萧燃,萧老爷子此刻表情也十分难看。

这个女人活着的时候纠缠不清,死了还后患无穷!

“是我的不对,不该提起萧燃哥哥的伤心事。”周孜月一脸无辜。她深谙一个道理——危机公关处理得再厉害,这世上,总会有百密一疏,更何况是这么离奇的同时死了两个人。总归会有其他媒体铤而走险去赚人眼球。

她脸上状似被萧燃吓到一样,不经意地往张敏身边靠了靠。

张敏的表情瞬间就不好看了。她就这么一个独身女,自小千娇百宠,怎么疼都不为过,没想到过来打个招呼,却被这对祖孙这样厉声威吓。她现在还大病未愈!

心结一起,原本脸上礼貌的笑容直接淡了。

这个时候门口忽然又一次响起敲门声。

“叩叩!”

“进来!”萧燃冷眼看向门口。

“三少。”一个妖娆美人推开房门,刚说出这两个字,在看到房内的情景后,顿时尴尬地站在原地。

一双勾魂狐狸眼,直直地落在萧燃身上,仿佛有无尽的话要和他单独说。

“你怎么来了?”萧燃微微蹙起眉峰。

“公司出了点急事,方总让我来找您。”美人低头,似乎别有苦衷,然而,还是强装出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

作为萧燃的秘书,她深知自己什么样子最吸引萧燃的目光。

如今,乔凌青已经死了,她才是离萧总最近的女人。登堂入室不过是迟早的事!

周孜月扫过这人,眼底泛出更冷的光!孙燕不过是靠着走后门进的公司,长着一张妖艳的脸,有着一颗绿茶的心。

她原以为萧燃看不上这种货色,直到那晚,自己亲眼看到这个女人和萧燃红被翻浪!!

孜月装作一脸惊讶地看着她:“萧燃哥哥,你女朋友车祸丧生的新闻上,我好像也看到这个妖艳大姐了。”

孙燕惊愕地抬头望去。

这个小姑娘是谁?

竟然喊她妖艳大姐??这跟当面骂她妖艳贱货,有什么区别?

然而,萧燃和萧博然的重点,则完全在周孜月口中的新闻上。

“怎么回事?”萧燃表情骤然阴沉,他冰冷地看向孙燕,丝毫不怀疑周孜月的话。因为,那天出事的时候,他的确是让孙燕和所有主流媒体打的招呼。

结果……

现在不仅消息被人曝光了,她还在现场被人拍了照?

萧燃眼底闪过一抹厌恶……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0 第五章 继承家业
孙燕看清了萧燃刚刚眼底那抹厌恶的表情,吓得脸色一白,使劲地摇头:“我,我不知道啊。”

她张口想解释,周孜月却忽然摸了摸头,一脸晕眩的样子。

张敏吓得赶紧攥住她的手,一脸紧张:“孜月,怎么了?是不是又头疼了?你别吓妈啊。赶紧回病房,让医生再帮你看看。”

张敏顾不得其他,赶紧和萧老爷子简单道别,拉着孜月的手,就急匆匆离开。

萧燃站起来,礼貌地送她们俩离开。

然而,周孜月转身的那一刻,他目光深邃地多看了她一眼。

他总觉得,今天她脸上的表情,像是透过薄雾一样,让他看不清……

孙燕不敢在病房里碍人眼,退出来的时候,恰好看到萧燃目送周孜月离开的眼神。

那一刻,她狠狠地攥紧了双手!眼睛怨毒地看着周孜月的背影!

与此同时,周孜月回到病房后,赶紧阻止亲妈兴师动众,以防她再把一群医生全部召回来:“妈,我没事。就是刚刚一下子有点喘不过气,现在好多了。”

“真的?”张敏摸了摸女儿的头,还是有点担心。

周孜月有点良心过不去,于是,赶紧转移话题:

“妈,我想过了。你之前不是一直说要让我学习公司管理嘛。我今年刚好毕业,正好没事做,要不,你让我接手公司吧?”

张敏听到她突然提到对公司感兴趣,一脸狐疑。

张氏公司在上海,也是著名企业。然而,她父母年事已高,基本上完全放手让她经营公司。之前的确有和女儿说过,让她学些企业管理的知识,继承家业,但女儿从来都是推脱。怎么今天突然改口了?

周孜月轻轻摇了摇她的手臂:“我都二十二了,总不能一直在家混日子吧。”

萧燃不是最以商界成就自豪吗?她就直接继承张氏家业,在商场上,全方位击垮他!

向来宠女儿没原则的张敏,见她这样,哪有不高兴的。简直差点欣慰地谢天谢地了!把女儿当个毫无心思城府的小公主养着固然好,但是,她肯迈出步子,成就自己的一份天地,更让她欣慰!

至于商界打拼的麻烦……

张家和冷家,会一并帮她扫除!

“好!你要什么,妈妈都答应。只要你先养好身体。”张敏笑着抚了抚她的脸颊,一脸温柔:“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家举办宴会,把你正式介绍给商界的那些人物。放心,家里一定帮你铺出一条康庄大路!”

周孜月的呼吸一顿!

之前在商界摸爬滚打那么久,她比谁都了解“人脉”的重要!

人人常说,如今十年寒窗苦读根本比不上人家一个富二代。

但世人怎么不想想?富二代头上父母数十年的积淀,怎可能是简简单单的寒门十年苦读就能超越的?

有冷家和张家同时铺路……

这一次,她简直是新手上路就直接开了挂!

因为心情顺遂的缘故,周孜月觉得时间几乎是一闪而逝。在月末的这天,医生再三向张敏保证,她的情况已经非常稳定,不需要再住院了。孜月终于迎来了出院的日子。

张敏特意将晚宴定在她生日这天!

几乎是全帝京,有头有脸的人物都应邀出席了宴会。

周孜月穿着高定礼服,缓缓从二楼拾级而下的时候,只见偌大的宴会厅已是人山人海,满眼奢华。衣香鬓影、富丽堂皇!

这是帝京最上流的聚会!亦是她正式步入商界的敲门砖!

萧燃作为萧氏如今的掌舵人,自然也在受邀嘉宾之中。此刻,他晃着杯中的红酒,目光深深地仰头看着她一步一步走下台阶。纨绔千金忽然变了心思,想要经商,谁知道她唱的是哪一出!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一阵喧嚣!

“峤少来了!”

四个字,恍若石破天惊!

整个宴会厅一下子就炸翻了!

0 第六章 贵不可言的峤少
峤少……

这个称呼,几乎成了帝京最贵不可言的特指。

如果说,萧氏是整个帝京商界的不败之王,冷家是又红又专的世家之族,那么,峤家则是操控整个帝京风云的那只手,凌驾于所有豪门世家之上!

而穆星辰,是峤家这几代最杰出的继承者,向来神秘、很少露面,前几年都在国外,没想到,今天竟然会出现在冷家这个独生女的生日宴上。

这一瞬,所有来宾的眼神都变了!

张家有财,冷家有权,如今,竟然连穆星辰都和她家关系匪浅……

原本一众帝京家族只当是出席一个年轻后辈的生日晚会,如今,心理却是再三思索……

怕是,之前自己都想得太简单了!

与此同时,周孜月睁大了双眼,浑身都忍不住颤栗。

她以前也曾听过穆星辰的名声,但,那离她原本的世界实在是差得太远了,一直只当是传说故事里的人物,没想到,自己重生这一次,这样的人竟然会亲自出席她的生日宴。

她忍不住握紧手心,下一刻,张敏忽然微笑地拍了拍她的手背,侧身,轻轻道:“别紧张。峤少是你爷爷的棋友,只不过,他们都没对外说过。你爷爷去南边开会,特意邀请他来帮你撑腰,你只管过去打招呼,其他什么都别担心。”

周孜月对冷家宠女儿的印象再一次刷新了认知!虽然亲爹和爷爷都有公务在身,没法出席她生日宴,但这不妨碍他们给她最大的排面啊!

冷家、张家两大豪门开道还不算,竟然还把峤少这样的人物都请来震场!

这哪是什么康庄大道,这简直就是锦绣前程!!!

然而,面对所有来宾窥探的眼神,孜月没时间多想,深吸一口气,顺着张敏的指引,往宴会厅的门口走去。

离得近了,等看清了那位峤少的容貌时,她一口气顿时悬起来,整个人都僵在原地。

怎么会有人长得这么极致!

斜眉入鬓,带着天生的尊贵与疏离。高挺的鼻梁像是山峰,曲直分明,那鼻下的一双唇,性感得几乎让人色授魂与,似乎只要微微勾起一个弧度,就可以让人呼吸停止。一双笔墨不能形容的眸被一层密密的睫毛盖着,神秘得像是一个深渊。

此刻,对方微微侧头,看向她,神色疏朗,眉间带着淡淡的打量。

“生日快乐。”声音磁性中带着一丝丝低哑,竟然还递来了一个精装礼盒。

随着他话音落下,四周喧闹的声音,顿时一静。

那可是峤家最出色的继承人,平时连见到一面都不容易,今天,竟然会一反常态,送人生日礼物?

倒吸一口气的声音,几乎是此起彼伏。

就在众人不淡定的时候,周孜月反而镇定下来了。

她一脸从容地接过礼盒,微笑抬头,朝他粲然一笑:“谢谢。”

声音清脆,镇定从容。不谄媚、不骄横,尺度拿捏得浑然天成!

那一瞬,整个宴会厅倏然一静!

被邀请来这的,大多数和冷家或张家都有来往,对于这个骄纵上天的冷小姐,大家几乎都清楚。资质普通、成绩平平,大小姐脾气说来就来,除了那张脸,是真的让人惊艳、过目不忘,全身上下,就没有任何优点可言。

可今天?

在峤少的面前,竟然这般神色自若、气质沉淀?

放眼全场,也没有几个人敢说自己能做到!可周孜月却偏偏做到了!

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一个人会有这么大的变化!

一时间,会场里,人群中充斥着阵阵惊疑声。

与此同时,穆星辰眉梢忽然微微一挑。

他和冷家老爷子是棋友,只不过这几年来,自己事务繁多,已经很少和对方下过棋。

每次闲聊时,对方一直感叹自家孙女就是个直肠子,一点都没遗传到她老子的弯弯绕。

如今一看……

穆星辰淡淡一笑,冷家老爷子怕是走眼了!

0 第七章 两男一女名场面
神龙见首不见尾的穆星辰,竟然会特意来参加生日宴,还备了礼物!!

然而更令全场所有人惊愕的是,冷家这个独生女,站在穆星辰的面前,竟然淡定自若、仪态优雅,和以前那个跋扈无知少女,仿佛压根就不是一个人。

这事,简直就是枚炸弹,几乎将现场所有来宾都轰得目瞪口呆!

可此刻,穆星辰毫不在意四周窥视的目光,只是目光深深地看着周孜月。

冷老爷子阅历非同一般,又是她亲爷爷,朝夕相处,都能看走眼。

这一趟来的,倒是有点意思。

周孜月忍不住轻轻捏紧自己的手心。穆星辰这样的人,这样的颜,就这么在众目睽睽之下,目光专注地只看着她一个人。

特别,她还注意到站在一旁的萧燃那深邃的眼神。

讲真,身为女孩的自尊心是得到了空前的满足,但是!

为什么,她感觉自己像是一本摊开的书,被穆星辰在细细打量?

“峤少在看什么?”要不是早过了怀春少女的花季,穆星辰这专注的眼神,几乎会让她误以为他对她有别的意思。

穆星辰缓缓地勾了勾唇,微微弯腰,见她瞳孔微微紧缩,但呼吸却很镇定,丝毫未变,忍不住侧在她耳边,轻笑道:“你怕我?”

虽然面上不显,但手心都已经捏红了,是怕他揪出她的小狐狸尾巴?

“怎怎么会?”周孜月觉得今天整个世界大约是玄幻了!神秘莫测、冷淡疏离的穆星辰竟然贴着这么近的距离,和她耳语???

这,这难道也是她爷爷要求的?

关键是,这个人的气息,离得这么近!

饶是她自诩自己定力非凡,都有点上头。

“那就好。”穆星辰点点头,在所有宾客或震惊、或诧异的表情中,慢条斯理地直起身。

眼见他恢复社交距离,周孜月缓缓地吐出一口气。这人的存在感真的是太强了,她刚刚竟然情不自禁地屏住呼吸。

就在这时,宴会厅里的乐队开始奏乐。悠扬的华尔兹,缓缓响起。

张敏身为宴会主人家,特意过来和穆星辰寒暄,旁边顿时不少人也围了过来。

然而,就在这时,人群中“嗡”地一下突然嘈杂了起来。

所有人表情微妙地看向周孜月的方向。

而她此刻,眼睁睁地看着萧燃径自朝自己走过来!

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他竟然在她面前轻轻伸出右手:“跳支舞?”

一双漆黑的双眸,直直地落在她的脸上,带着连他自己都未察觉的探究。

周孜月今天的表现,实在有点出乎他意料。之前掉进水里差点淹死,结果如今整个人气质仿佛都变了?

冷奕瑶还没有反应,四周的人群就已经开始议论纷纷。

年长的倒还好,一个个都是老狐狸,沉得住气。但年轻的那一拨,脸上都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萧少不是从来不在社交场合跳舞的吗?”

帝京名流圈就这么大,所有人几乎瞬间想起当初这个冷家小公主曾经和萧燃关系挺亲近,不过萧燃那个时候有女朋友。

可最近萧燃的女友意外身亡。

所以,这是要在周孜月生日宴上,正式追她的节奏?

周孜月收起脸上的惊讶,站在众人瞩目的中心,看着眼前递来的这只手,神色淡淡,压根就懒得搭理他。

呵,多大的脸?以为他邀舞,她就一定会答应?

然而,还不待她开口,人群中传来了更惊愕的一阵嘈杂声!

穆星辰竟然这个时候,也转身朝她走来。

黑色的西装将他身材衬得伟岸至极,尊贵得无人匹敌。下一刻,他停在她和萧燃的面前。

空气像是忽然被凝固了一般。

就连向来镇定自若的萧燃,此刻脸上也罕见地露出一丝诧异的表情。

下一秒,众目睽睽之下,穆星辰压根没看站在旁边的萧燃一眼,直接牵住了周孜月的手,轻轻一个用力,周孜月整个人便随着惯性直接靠向他身边。

她下意识地仰头看进他的眼底,这个被水晶灯映得宛若神邸的男人淡淡一笑:“刚刚忘了问,第一支开场舞和我一起跳吗?”

这一瞬,周孜月心跳直接漏跳一拍。

全场直接陷入一片诡异的静谧!

如果说,刚刚看到萧燃邀舞的时候,大家议论纷纷是出于风花雪月的好奇心,那么此刻,看到向来神秘、不占女色的穆星辰竟然同时邀舞,所有人惊得差点忘记自己身在何处!

特别是在场的所有名门淑女!

此刻,一个个眼红地看着周孜月,恨不得立马和她换个位置!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